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元旦
    知道程家跟荀家不好后,年家的人心里舒服了不少,开始说说笑笑的。

    十二点的时候,真是开饭,这个时候年夏也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哎呀,睡了个好觉!”

    沈茜道:“你小子不能喝酒不喝呗,呈什么英雄啊!”

    年夏笑嘻嘻的道:“老妈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宿舍的都喝倒了,我还算最好的那一个!他们几个我出来的时候,还昏睡这呢!”

    沈茜还要在说,感觉自己的腿被碰了一下,知道是年华捅了她一下,非常干脆的闭了嘴!

    年华剥了个橘子递给年夏,同时微笑着道:“你说的没错。”

    年夏一听心里那个高兴,跟他老妈挑了挑眉毛。

    “可是老妈说的也对!”年夏眨眨眼,这是什么意思啊!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年华继续道:“而且我更同意老妈的观点,既然这样,那么不好意思了,你下半年的零花钱减半!”

    “……”年夏多么希望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啊,零花钱减半?这是不让人活的节奏啊,哀嚎一声:“老姐饶命啊!”

    年夏可怜的样子让其他人哄堂大笑,笑声飘出屋子,屋外的雪花飘的更欢了!

    时间到了十二点,准时开席,菜都是年奶奶还有周文沈茜做的,虽然年奶奶想自己一个人做,可是当媳妇的当然不能看着自己婆婆在厨房忙碌,而不去帮忙的。

    还好周文沈茜都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尤其是沈茜,做饭做菜是非常有一套的,最后桌子上有一半都是沈茜做的。

    吃过饭,帮着收拾好桌子,年华穿好衣服出门了,自己师父还在四合院呢,自己作为徒弟,怎么能不去看看呢!

    到了四合院,发现四位大师吃完了饭,正在……

    年华的嘴角抽搐:“师父,你,你们在干什么啊?”

    周大师毫不在乎的道:“你没看到么,我们正在打麻将呢!”

    年华心道,我当然知道你们是在打麻将,可是你们这些平时严肃的奇门大师们,突然给我来这么一副画面,我当然有点hold不住了!

    “年华,你赶紧进来,这点热乎气都让你放跑了!”田抱朴正好坐在门口处,一股冷风进来让他打了个寒战,“你师叔我,可没有你抗冻啊!”

    年华赶紧进来,将买的东西放到桌子上,拉了个小板凳,搬到自己师父后面观战!

    这几位大师也是玩钱的,看着几位大师面前一毛一毛的硬币,年华真的不知道是说他们没有追求好,还是应该赞扬他们视金钱如粪土!

    经过观察,年华发现四个人面前,数田抱朴的硬币最多,然后是师父,接着是沈玄刚,最后是宋史预!

    平时镇定沉稳的宋史预,宋大师这个时候是汗流浃背啊,旁边放着一小盒抽纸,是不是抽出一张擦擦额头上的汗,现在他面前已经只有,一,二,三……年华数了数才剩下五个,眼看就要干了,怎么不让他着急。

    看着看着年华的手指头也挺痒,跑到宋史预身边,自告奋勇道:“宋师叔,我帮你玩几把吧,保证能够把钱都赢回来!”

    宋史预大眼一瞪,咬牙切齿道:“不行,我就不信了,我就一次都赢不了!”

    年华这个时候才知道宋史预竟然一次都没有赢过呢!

    田抱朴缕着胡子,笑道:“老宋,你把地方让个年华,让她帮你玩一会儿,说不定,一会儿就把你的老本个捞回来了!”

    “啪!”宋史预一拍桌子,“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赢一下!不赢了你我誓不罢休。”

    看着老人家怒发冲冠的样子,年华耸耸肩,也不去捏他的虎须了。

    刚想将自己买来的水果洗一洗,给他们放旁边就感到一道炙热而又难过的视线一直注视着自己,年华有点好奇,转头看了过去。

    当看到一双小黑豆眼的时候,心终于轰隆一声,想了起来,自己把图狼跟海东青一直放在这里,她就说自己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呢!

    海东青看到自己的主人终于注意到自己,迈着小短腿扑棱着小短翅膀,扑向年华。

    年华赶紧过去抱了起来,海东青就跟个小孩子一样,翅膀搂着她的脖子,嘴里叽叽的叫着,眼泪都把年华的衣服给沾湿了。

    把年华给弄得有点摸不到头脑,这是怎么了,赶紧将海东青从肩膀上往下摘,可是海东青是一百个不愿意,年华也不敢用大力气就怕伤到它,最后也就算了,抱着海东青到了里屋,里面有一个大的穿衣镜。

    年华站在穿衣镜前面,发现海东青的后背没有收到损伤,而翅膀爪子应该也没有问题,抱着自己脖子的翅膀,还有踩着胸口的爪子,那是相当的有力气了。

    眼睛没有问题,嘴巴更没有问题了,它到底怎么样了。

    年华不知道,低头看看蹲在自己脚边的图狼!

    图狼慵懒的躺在自己的脚边,发现自己的主人看着自己,抬起头跟主人对视!

    ‘它是被那四个人给吓得,他们说过要将它解剖再研究,海东青信以为真了,这才害怕的要死要活的!’

    年华大吃一惊,前面的这段话竟然是她从屠狼的眼神里看出来的,自己什么时候能够看得清楚动物能够想什么了?

    强忍住心中的激动,年华用巧劲将海东青从肩膀弄下来,当她跟海东青的小豆子眼对视的时候,从里面看出了:‘主人,你实在是太坏了,竟然将海东青仍在这里不管,他们说要将海东青解剖,不要啊,主人救命啊!’

    顺便还告了个状:‘主人,图狼在一边竟然根本不去阻止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我被四个老头虐待!呜呜,主人,海东青好可怜啊!’

    可怜的海东青根本不知道,虽然它告状了,可是它的话它的主人是听见了,可是由于吃惊太过,根本没有记住,因此它是白说了!

    年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够看得懂动物眼神的意思,可是上次她送它们过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她真的有点震惊了,“难道跟我这些天才恢复的精神力有关系?”她喃喃道。

    突然想起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专家呢,赶紧将意识进入胸口的玉符里,里面的袁天玄正在自己跟自己下棋,当看到年华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有点纳闷,“你怎么进来了!”说着摸了摸盘在他膝盖上的花猫。

    而花猫在看到年华的时候,瞄了一声,钻到袁天玄的袖子里,瑟瑟发抖。

    不过它跑了,它孩子可是没有跑,年华从棋盘的一角上拿起那个还有她手掌大的小猫咪,小猫咪睁开眼睛,喵喵叫了两声,闭上眼睛又攒在一起又睡了过去,就跟一个小绒球一样。

    袁天玄放下棋子,无奈的道:“难道你进来就是吓唬妙妙的!”

    年华真的受够了大花猫的名字,“我说老袁,不过是只花猫罢了,叫什么妙妙,如果其他人听到还以为是个美女的名字呢!”

    年华说完这句话,就知道说错话了,赶紧用手捂住嘴。

    袁天玄落寞的摇摇头,“除了你,还有谁能听到我的声音呢?”

    “对不起,算我错了还不行么?”年华马上道歉。

    “算了,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袁天玄这么长时间已经习惯了,他也知道自己出不去了,更何况,现在还有了妙妙母子陪伴自己,就算妙妙它们都是猫也一样!

    袁天玄放下自己的难过,抬头问道:“你到底进来是干什么的?”

    年华这才想起来自己进来的初衷,“我今天发现我竟然能够看明白我那两只宠物眼睛里的意思,可是前些天还没有办法呢!”

    听了年华的话,袁天玄也开始郑重起来,闭起眼睛开始寻找原因,年华在一边等待着。

    不一会儿,袁天玄睁开眼睛,看着年华的眼神非常的炙热!

    年华感觉袁天玄的眼神都要照进自己衣服里面,皱着眉头。

    袁天玄看到年华警惕的眼神,哭笑不得,“我说,我现在都是现在这个样子了,我还有那种想法么,我是想到了一个非常不可能的可能!”

    年华听完瞪大眼睛追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赶紧说啊?”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之前你发动”紫宵降雷“的时候,雷不但清理锻炼了你的躯体,同样对你的精神力进行了一番淬炼!你的精神力由此发生了异变,虽然精神力由此从一缸变成一小碗,可是当时因为你躯体受伤太过严重,精神也没有出什么问题,毕竟就算精神力变得非常的少了,可是质量确实天翻地覆了。你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精神的变化!”

    年华点点头:“你说的没错,你之前说过我的精神力已经饱和了,因此我并没有运行你给我的那篇功法,也是我自己这些天松懈了!”

    袁天玄笑道:“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之前你绷得太紧了,现在轻松下来了,就算你不去刻意的运行功法,你的精神力也在缓慢的恢复增长,你之前没有差距到不同,是因为你最后的精神力还没有成型,现在你再去看看你的精神力!”

    年华听了袁天玄的话,出了玉符,进入了大脑中,在眉宇之间发现一个闪动着紫色光芒的紫水晶般小圆球,在自己的大脑中不停的旋转着!

    这是什么?实在是太漂亮了!

    当年华将自己看到的画面告诉袁天玄的时候,袁天玄的脸上五味参杂啊,真是羡慕嫉妒啊!

    “千年难得一遇的事情被你遇上了!你脑袋里的那颗珠子就是你的精神力形成的魂珠,而它之所以是紫色,就是因为它沾染了雷的力量!如果之后再发展下去,你,唉,完全就是一个行走的紫雷了!”袁天玄叹道。

    年华听完哼了一声,“我这可不是幸运,我可是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才得到这些的,谁不服气,我免费帮他们”紫宵降雷“!”

    袁天玄想起当时年华的惨状,知道她是冒了天大的危险,暗自问自己如果是自己会不会做跟年华一样的选择,他想了好久都没有结果。

    年华终于知道原因在哪里了,心情更加的好了!

    看着袁天玄也更顺眼了,“行了,谢谢你了要不是有这么学识渊博的你,我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袁天玄笑了笑道:“那以后你要经常过来看看我,就是对我的报答了!”

    年华能够从他的眼里看到那一丝丝的落寞,点了点头,又安慰道:“那什么,以后看到漂亮的女鬼的话,我帮你抓一个进来,就算不能做什么嗯嗯啊啊的事,但是看看也好啊!”

    说完年华就闪了!

    “喵!”妙妙凄惨的叫声叫醒了袁天玄,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掐住了妙妙的腰,赶紧松了力气,跟妙妙道歉:“好妙妙,我弄疼你了是不是,我帮你吹吹,都是那个死年华,说些不着调的话,下次她来的时候,咱们不搭理她!”

    年华出来后,跳下床,直接坐在地上,跟图狼对视!

    跟图狼这么一交流年华发现自己简直就是弱爆了,人家图狼对自己突然能够看懂它说话,它自己能够看懂自己眼里的意思那是相当的淡定,弄得年华都不好意思不淡定了!

    在跟图狼的交流中年华知道了为什么海东青看到自己这么激动,原来被是拔了一堆毛,放了一小碗血,可是每次都是海东青它自愿的,几位大师诱惑它每次拔完毛,或者放完血后,都会有美味食物。

    海东青一听美味,每次都经不起诱惑,可是每次再吃完东西后,它只觉得自己被拔毛被放血实在是太可怜了,自动将那些美食抛之脑后了!

    年华都对海东青无奈了!拎起坐在年华肩膀上装乖的海东青,跟她对视!

    果然如图狼说的一样,它根本只是提自己有多么的痛苦,多么的难受,完全不跟年华说,它根本就是经受不住美食的诱惑,直接被引诱过去的!

    年华看着在她手心里不停翻滚要安慰的海东青,真是满头的黑线:“得了,我已经知道原因了,如果你不再这么撒泼的话,我可以现在就把你带走,如果你非要满嘴跑火车的话。”

    冷哼了一声,年华威胁道:“那你就继续跟四个老爷子在一起共同生活到海枯石烂天荒地老吧!”

    海东青吓得一骨碌从年华的手上爬了起来,扑腾到年华的肩膀上,一小脑袋磨蹭着年华的脸,一脸的哀求!

    可是年华还是板着脸根本不理它,最后海东青感觉年华是真的生气了,垂头丧气的跳到地板上,那可怜的小身影,让年华的心都酥软了,刚要过去抱抱它,跟它说原谅它了。

    就见海东青,扑腾几下翅膀飞到柜子上面,从上面叼下来好几样的东西,放到年华面前,当看到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年华的眼睛都值了!

    女人的胸罩、男人的剃须刀、孩子的画笔、老花镜,竟然还有一本黄色小说,还有乱七八糟的其他东西。

    “你这是从那里来的?”年华问道。

    经过海东青的诉说年华都无语了,原来这些东西都是它晚上串门子的时候,自己带回来的纪念品。

    “你就没有被人家给逮到,被人家给做成烧鸡吃了?”年华都气乐了,这小东西也太大胆了,竟然敢出去偷东西。

    而海东青还挺自豪呢,拍着自己的小胸脯,昂首挺胸,叽叽的叫着。

    ‘主人,这些都是我的收藏,你看上的东西随便拿!’可是海东青的大方换来的却是年华的脑瓜崩!

    海东青这次真的别打懵了,它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拿出最最珍藏的东西来讨好主人,主人反而生气了,委屈之极的海东青,不知不觉间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刚才看着海东青嚎啕大哭的时候,她没有心软因为她知道那是它再假装的,可是看着现在海东青委屈之极的小眼神,年华心里非常的不好受。

    年华突然发现因为海东青实在是太过聪明了,因此她下意识的会把它当成一个人,可是事实上它不过是一只不知道种类的鸟而已,而且还是一只幼鸟,看它那身黄色的绒毛,就知道在它们族群里,它根本还非常的幼小!

    自责,年华非常的自责,她发现不是海东青做的不好,做的不好的其实她这个主人,蹲下身,双手轻柔的捧起海东青,年华用脸轻轻的蹭了蹭它的小脑袋,“是主人不好,海东青给我的东西,我很喜欢!”

    年华清楚的看到海东青眼里闪过惊喜!

    年华继续道:“可是我更希望海东青送我一朵花,或者一片树叶什么的,那些东西都是人家的,我不喜欢,海东青你也要记住,以后不可以拿其他人的东西!只能拿没有主人的物品,知道么?”

    海东青这才知道主人为什么生气了,偷偷摸摸的看了年华一眼,发现她并没有生气,这才放了心,扑到年华的怀里一个劲的撒娇!

    期间年华出去了一趟,买回来一个大一点的包包,里面还放了一些海面做的小垫子,让书包底部非常的柔软,海东青进去试了一下,非常的舒服!

    离开的时候,年华直接背着包包走了,而图狼也被她牵在手上,反正年泰也帮图狼办了狗证,虽然京城不让大型犬办狗证,但是年泰有办法。

    年华牵着藏獒走在大街上,那个回头率是百分之百!

    年华也发现图狼并不喜欢到人多的地方,虽然图狼在烦躁的时候不像其他狗狗一样狂吠吵闹,可是那低垂的尾巴说明它心情的低落!

    年华干脆给年泰打电话,年泰一听是图狼的事,赶紧开车过来!

    当看到坐在街边的一人一狗的时候,年泰赶紧下车。

    听了年华的疑虑,年泰摸了摸图狼的脑袋,“你说的没错,一是图狼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还有就是如果经常见不到另外的犬的话,它也会寂寞的,这样的吧,还是将图狼放到我那里去吧,那里狗狗多,它的伴也多!”

    年华听完后,觉得年泰说得对,不管屠狼怎么懂事,它毕竟是一只狗狗,用人的想法来衡量它,对它也不公平。

    年泰跟年华直接将狗狗送到了,年泰的那个养狗场,为了让图狼吃的更好一点,年华不但给图狼买了一些吃的,还帮里面喂狗的工人带了不少东西!

    等两人回去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一家子在一起正在捏饺子!

    更让年华吃惊是,捏的最好的竟然是年老爷子,就见年老爷子一手拿皮一手拿筷子,用筷子在馅盆了一挖,将陷放到皮里,然后一捏一抿,一个形似元宝的饺子就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年华拿起一个吃惊的问道:“爷爷,你这也太厉害啊,是怎么练出来的啊?我看我奶奶都不如你捏的速度快,品相好!”

    年老爷子自豪的不得了:“这是你爷爷当兵的时候练出来的,那个时候都不讲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么!后来……”

    “后来”年奶奶接口道:“当年我刚生你大伯的时候,正处在那场大动乱最厉害的时候,我跟你爷爷在乡下,只有你爷爷在我们身边,那个时候我坐月子,你爷爷就伺候我,虽然那个时候物资缺乏,但是你们爷爷还是换着方法给我做。”

    年奶奶叹了口气,“有一次我跟你们爷爷说想吃饺子,没想到过了几天,你爷爷竟然弄来了肉,菜,还有白面,瞒着我给我捏了一顿饺子。”说着温柔的看着年老爷子,嘴角含着笑:“那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饺子!”

    年老爷子被年奶奶温柔的眼神,温柔的话语说的都不好意思了,挥挥大手:“你跟孩子们说这些干什么,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都忘记了!”虽然说是这么说,可是看他那怀念的眼神,就知道事实肯定不跟他说的一样。

    年奶奶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忘了就忘了,只要我记得就行了!”

    他们老两口一边包饺子一边斗嘴,小辈们听得那叫一个欢乐,可是还得忍着笑,不让两位老人知道,要不然战火就要到他们头上了。

    欢乐中,饺子已经包好了!年奶奶沈茜周文端着去煮,年老爷子发话了:“等咱们除夕的那天,还一起包饺子,你们这三个小东西回去也要练一练,到时候谁包的最好,我就送谁一个神秘的礼物!”

    年泰年华年夏三人当然同意了,不要说有礼物了,就算没有他们也愿意呀,这可是增进家庭成员之间感情的好机会!

    煮饺子非常的快,很快好几盘就上了桌子,一家人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什么吃饭的规矩都放下了!

    年建国看着电视道:“现在的电视节目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元旦晚会一直不行,人家电视台的工作都放到春节晚会上了,这个元旦晚会,其实跟平时那些节目差不多!”年泰说完吃了一口菜。

    年华吃饭的速度非常的快,一会儿两盘子饺子就吃进去了。

    年建党笑着打趣道:“幸亏年华自己能够赚钱,要不然光是吃,就要把你老爸给吃垮了!”

    年华嘻嘻笑道:“没关系,老爸养不起我,我就找个有钱的男朋友!”

    话一说完,其他人都笑了!

    年泰摇头道:“幸亏,青云没有在这里,要不然年华你完蛋了!”

    年华白了他一眼,吃过饭后,年华光明正大的拿了一盘饺子回了自己房间,其他人看到也没有再说什么,他们都知道年华练武,消耗的能量要比他们大的多。刚才年建党跟年泰的话,也就是跟年华开个玩笑罢了。

    不过他们都想错了,年华拿回去并不是给她自己吃,而是给海东青吃,今天她一回来,就把海东青放到了自己房间里,到现在海东青还没有吃饭呢。

    当看到主人拿着饺子回来的时候,趴在年华的床上无聊透顶的海东青马上活了过来,扑到年华的肩膀,叽叽叽叽的催着年华。

    年华将饺子撕碎放到一个小盘子里,年华是撕一个海东青吃一个,最后竟然吃了整整一盘!

    “吃了这么多,你没事吧?”年华有点担心的问道。

    而回答她的是一个打饱嗝,“嗝!”听着这一嘴的饺子味,就知道完了,它已经吃撑了!

    为了不让它难受,年华只能帮它按摩消化食!

    “下次吃不了的话,就不要吃了,省的撑了不好受!”年华念叨着!

    海东青小眼睛里含着泪珠点点头,它现在也很难受,谁让它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饺子了,这么长时间没有吃,当然要吃个够本了!

    在年华的按摩中,海东青慢慢的睡着了,年华将海东青放到她的枕头旁边,转身出了房间。

    当天晚上年华就跟海东青一起睡觉!

    第二天海东青睡醒后,找不到主人有点难过,可是当看到旁边睡过的痕迹,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主人刚才就睡在自己身边。

    2015年的第一天,年华迎着鹅毛大雪跑步,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锻炼完身体回年家吃饭,吃完饭,两位领导又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了,而沈茜跟周文就陪在两位老人身边。

    年夏跟年泰也在年家陪着他们,不过年华还有事情要做呢。

    怎么也要去展家去看一看,买了一些东西,拎着去了展家。

    展家只有两位老人在家里,展中将去慰问战士们,邹红波早早的就去了医院,虽然今天是新年第一天,可是医院的工作还是不少。

    展青云叔叔一家还在夏宁没有回来!

    而且现在又不是春节,虽然也有来看他们的人,不过也不多。今天几乎没有没有什么了,年华这么一来,两位老人那是高兴的不得了!

    “哎呀,年华来了,赶紧坐,赶紧坐。”展奶奶看到年华过来那是眉开眼笑。

    年华赶紧道:“不用不用,奶奶,我又不是第一次来,我自己坐就行了!”

    展奶奶看年华坐下后,也坐到年华的身边,拉着年华的手,“这几天青云有没有跟你联系啊?你说他大元旦的也不会来!”

    年华笑道:“奶奶,青云不来陪你,我来陪你们不就行了。”

    展奶奶笑开了花,“对对,年华你以后啊,要经常过来看看奶奶!”

    年华点头,正在这个时候,展老爷子从楼上下来,他老人家听到年华的声音就下来了。

    说起来他对年华这个孙子媳妇那是相当的满意了!跟年华说了几句话后,就又回了书房。

    年华在展家待到下午,中午饭就陪着展老爷子跟展奶奶吃的!

    临走的时候,展奶奶将年华叫住。

    “年华,你等一下。”展奶奶叫住年华后,从卧室拿出一个小手绢包着的东西。

    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对向着红蓝宝石的镂空银手镯,银子不值钱,可是这镂空的雕工确实十分的难得,而且韵味十足,而那些红蓝宝石那是更加的昂贵了,大的都有年华无名指的指甲盖大小,小的也比黄豆大,而且保养的非常的好,年华一眼就喜欢上了。

    展奶奶当然看出年华的喜爱,心里那是更加的得意加高兴,她老人家知道年华手里不缺钱,那些金啊银啊的,人家不一定能够看得上眼,可是这个手镯就不一样了,这个镂空的雕工那是相当的出彩了,就这雕工就非常的值钱,再加上这些蓝红宝石,而且这对镯子还是祖上传下来的,据说是清康熙年间制作而成的,是一位王爷为自己最喜欢的女儿制作的,当做嫁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镯子最后到了展奶奶的父亲手里。

    这副镯子是展奶奶最喜欢的,只在重要的场合才带出去过,这次送给年华,这寓意是不言而喻了!

    年华看老人家的态度非常的坚定,也没有说什么虚话,接了过来,“谢谢奶奶,我非常喜欢这副镯子,您放心,我知道这是您的心爱之物,我肯定会好好收藏的。”

    展奶奶摇摇头,“干嘛要收藏啊,我一个老太婆带这样的东西出去不合适,可是你一个小姑娘带着它出去那是相得益彰。不要省着,这银子是越带越亮,你如果经常不带的话,肯定会黯然失色的。”

    听站奶奶这么说,年华当即将一个镯子带上了手腕,将另外的那个又裹好放到手帕里,然后贴身藏了起来,“我先带一只!”

    展奶奶笑着点点头,“这才是好孩子!”

    等年华回到年家的时候,手腕上多了一个镯子。

    其他人没有注意,可是年奶奶跟周文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年奶奶惊讶道:“这不是展老夫人只在重要场合才带的那个手镯么,怎么到你手里了?”马上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是展老夫人送给你的?”

    年华点点头,“嗯,是青云的奶奶的送的,怎么样?漂亮吧!”

    周文羡慕道:“当然好看了,我记得前两年有一个香港大富豪的妻子要花好几千万买她这副镯子,展老夫人都没有卖,现在竟然归你了,真是想不到啊?”

    年泰插言道:“这是好事将近的节奏么?”

    周文横了他一眼,“你这是什么话啊?”

    “这不是连聘礼都送了么!”年泰缩缩脖子小声道。

    年华道:“大哥你放心,等你有嫂子的时候,你看我怎么说!”

    元旦过后,还有不长时间就要考试了,年华也回归了学校生活,唯一的改变就是背后总是背着一个包包,不管去哪里虽然包包的样子什么的都会不同,但是相同的是大小,相同的是都是双肩背包!

    背包里的当然是海东青了,这些天它一直跟着年华跑来跑去的,竟然乐不思蜀了!

    如果哪天年华不愿意带它出来,海东青就会有点难过,年华也曾经就此咨询过专家年泰,可是年泰只是说,等过段时间,海东青就不会这么粘人了,这样的日子过久了,它也会更加的喜欢自由的日子。

    果然当考试的前一天,海东青有点蔫蔫的,一问,竟然是有点想图狼了,这样年华哭笑不得,这两个家伙在一起的时候会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的,现在不经常见面了竟然还想念。

    而年华对此是十分的高兴,赶紧将海东青送到了年泰那里,当海东青跟图狼见面的时候,两只小动物那是非常的亲热。

    不过据年泰晚上打过来的电话说,到了晚上两人又开始爆发战争了,原因,原因不明!

    不过年华倒是挺开心的,这两个家伙能够追逐打闹就说明身体精神什么的都没有问题,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么的活泼。

    “天啊,老天爷啊,帮我收了吧,这么多书,我怎么看得过来啊。”李碧都要郁闷死了,一开始她认为考试的时候老师一定会给他们划重点的,因此上课的时候听的就不是那么认真,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虽然是划重点,可是这重点也太多了点吧。

    有点任课老师甚至有把整本书再加上笔记都当成重点的想法!

    就这样李碧这样的临时磨枪党中枪了,没有办法只能一点点的开始从头复习,程莲经常参加社团活动,尤其是元旦这些天,到处参加COSPLAY的活动,几乎也没有怎么复习。

    倒是已经有了男朋友的年华跟屈绯红倒是认真复习了,年华是展青云不在身边,最多打打电话,而屈绯红则是跟男朋友一起复习功课,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程莲有点没底,而李碧则是相当的没底,没有办法,如果不想挂科,只能另寻他径了。

    李碧谄媚的对年华笑着:“老小啊,考试的时候就拜托你了!”

    年华从书里抬起头,轻轻的摇摇头。

    李碧脸色有点难看。

    “不过只要你请我吃两顿肯德基,凡是好商量!”年华的话让李碧是喜出望外!

    李碧吼道:“年华你实在是太敞亮了,不要说两顿了,四顿我都愿意。”

    说完李碧跑到年华身边,按着她的肩膀要帮她放松身体,“那什么,是不是所有的考试都包括啊。”

    年华能够感觉道李碧的紧张,故意沉吟了一会儿,这才道:“谁让咱们市室友呢,那我就跳楼大甩卖了。”

    李碧松了一口气!

    年华的座位跟李碧连着,李碧来求年华。

    而程莲的座位跟屈绯红连着,程莲看年华这么痛快的答应了,心里也挺痒痒的,可是自己跟年华隔得太远了,远水解不了近火啊!

    最后去求屈绯红,一开始屈绯红有点犹豫,毕竟之前从来没有考试做过弊,可是自己宿舍的好姐妹求自己,哪里能够拉下脸来,只能点头答应了。

    程莲脸上的紧张也消退了。

    年华看她们两个看书有点懈怠不由道:“我说你们两个赶紧多看一点是一点,万一,这次监考特别严格,甚至采用监控的话,咱们所有的人可就挨上了。为了以防万一,你们还是两手准备吧!”

    听了年华的话,程莲跟李碧也有了危机感,年华说的没错,听说有的时候某个教室会随机的安装一台摄像头,万一轮到自己考试教室那就完蛋了。

    不要说程莲跟李碧就连屈绯红也不得不抓紧时间看书,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

    最后年华发现竟然是她最先躺下的,那三位还在秉烛夜读呢!

    第二天考第一科,年华宿舍一行人早早的到了教室,一开始李碧跟程莲还挺开心,自己教室没有安监控,可是高兴的时候没有多久,一台监控器就被安在了他们头顶,所有人的动作时一览无遗的,这个时候,李碧跟程莲更加的感激年华。

    临时磨枪不快也光啊,虽然只有短短一天加半个夜,可是对这个比较简单的科目来说已经足够了。

    不过她们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很多人都没有这种心里准备,年华就看到不少赶紧将小抄撕毁的同学,那密密麻麻的字迹简直到了人类书写的极限了,实在是太厉害了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