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三十七章 陷害
    年华虽然早早就答完了,不过为了宿舍小姐妹们的情绪着想还是等到有几个人交卷后,这才起身交卷。请使用访问本站。

    因为上午只考这一科,而且考试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敢年华出来食堂已经开饭了,年华干脆帮姐妹们打好饭等她们。

    当这三人过来的时候,有点低落的情绪在看到红烧小排的时候,瞬间高涨起来。

    “天啊,红烧小排,我好长时间没有打到这个了。”李碧这个吃货马上就把答得不太好的卷子抛到天边了,当看到红烧小排的时候,眼里已经没有其他了。

    就连一向对吃不太打紧的程莲也是开心的不得了,含笑对年华道:“年华幸亏你出来的早,要不然赶我们出来红烧小排早就没有了!”

    屈绯红嘴里叼着红烧小排,也是不住的点头!

    红烧小排是食堂的招牌菜,做的那是相当的好,虽然稍微贵了那么一点点,可是也挡不住这些学生的馋嘴,如果不提早去食堂等着你是打不到的!

    “行了,赶紧吃吧!对了。”年华将一个保温罐拿了过来,打开,一股浓郁的鸡汤的香味飘了出来,“咱们一人一碗。”将鸡汤盛出来,正好一人一碗。

    李碧口水都流出来了,赶紧端过来喝了一口,却烫到了舌头,吐着舌头使劲的扇风。

    年华都无奈了,“你没看还冒着热气么,这是我奶奶让人刚帮我送来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好了些的李碧这次学乖了,用勺子一点一点的喝,那一脸的幸福呀!

    “喝到这么美味的鸡汤,烫死我也值了!”

    程莲敲了她一下,“看你这个出息,赶紧吃吧,咱们下午还要赶着复习呢,咱们明天的确只有一科,可是后天有两科。”

    李碧听完哀嚎道:“老大,你实在是太坏了,我这里正在回避这个问题,你竟然张口就说了出来,我要死了!”

    说是说,可是李碧愣是将所有的米饭都吃完后,看还剩下一点红烧小排的汤,又去要了一份米饭,直接倒在汤里,和了和了又消灭掉了!

    吃过饭,四个姐妹回宿舍取了书本,直接找了一间自习室去复习功课。

    年华找了一个位于她们视线死角的位置,打开一本笔记,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如果有人过去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她看的根本就不是明天考试的内容,而是一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反正一般人是看不懂的!

    不过她坐的这个位置,没有人能够突然冒出来,年华看的十分安心。

    而且她将几本笔记都包上了相同的书皮,当然了平时年华的这些玄学笔记是不会跟上学记得笔记放在一起的,防止被其他人不经意的拿去,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不必要的麻烦还是要避免。

    可是平时的时候,就像现在她将笔记打开,其他人都以为她实在看上课的笔记,谁也不知道年华的笔记本里是别有洞天的。

    正在年华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李碧出去接了一个电话,等她回来的时候,脸上的兴奋是溢于言表!

    坐下后,想要跟年华她们说,可是发现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只好找借口将几个人都拉了出来。

    程莲年华还有屈绯红有点摸不到头脑,不过也知道李碧虽然有点活泼过头了,可是从来不是一个不知道分寸的人,在这个复习的紧要关头,如果不是有重大的事情,她肯定不会打扰姐妹们的复习的。

    跟着李碧回了宿舍,李碧最后一个进去,关门的时候,还专门望了望四周,看没有人路过,这才关上门。

    程莲看李碧来,就赶紧问道:“李碧你叫我们回来到底有什么事情,你赶紧说,我们还等着复习呢!”

    年华做到自己床下面的书桌旁的椅子上,眼睛看着李碧,看她到底有什么事!

    屈绯红也是疑惑的看着李碧,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

    三人就看李碧听到程莲的问话后,脸上的笑容就更大了,可是声音确是故意放小,“我说姐妹们,我们不用这么辛苦的复习功课了,我现在有个好消息,你们要不要听?”

    看李碧还在那里卖关子,屈绯红无奈的道:“我说老二啊,你赶紧的吧,咱们的时间不能浪费在这个上面,你不要忘记了,咱们现在只考了一科,后面还有不少呢!”

    “就是,就是。”程莲也道:“你赶紧的吧,我告诉你要是因为你的打扰,我考试不及格补考的话,我找你算账!”

    李碧一听赶紧举手投降,“好好,我现在就说!”咽了口吐沫后这才神秘的道:“我告诉你们啊,刚才我接到我一个老乡的电话,他说能够帮我弄来这次考试的所有卷子,问我要不要!”

    年华一听笑了,“李碧,你一定是上当受骗了,哪个老师不把自己的卷子捂得严严的,还能让你这同学得到,就算能够能到,也不过是一份两份的,要是都弄到的话,咱们这个学校还要不要了!再再说了,就算他真的能够弄到,你们不过是点头之交,他能够将这些卷子都白送给你?”

    李碧摆摆手,“你听我说啊,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他都说了,这是一位厉害的学长弄出来的,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年了,而且不是无偿的,必须要付一定的费用,而且买的人一定要有担保人,要不然买回卷子人到处宣扬这种事,这位学长也就完了,那位学长也是凭着各位导师对他的信任才能够做这种有风险的事!”

    “而且叮嘱我不告诉你们,可是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你们。”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钱也没有多少,到时候我买来后,咱们就可以都看看了,到时候还做什么弊啊,直接咱们照着抄了!”

    李碧是信心满满,可是宿舍的其他三个人则是对视一眼,那是相当的不相信啊。

    哪里有这样的好事能够被她们给碰上了,几率也太小了吧!

    李碧看她们不相信有点着急了,“你们不要这个表情,我告诉你们,我这个老乡跟我非常的不错,自从我来了学校之后还请我吃了几顿饭呢!”

    年华听了李碧的话那是相当的无语了,对你好就是请你吃饭?要不要这么肤浅啊大姐!

    “行了行了。”年华在无语过后劝道:“我奉劝你,虽然你那位学长对你挺不错的,可是事实上你跟他不是多熟,而且如果是全部卷子,并且全部都是真的的话,花费肯定不像你刚才说的那样低,就算不是天价,最低也要一两千。”

    听了年华的话,李碧虽然有了点怀疑,可是对不用复习功课的诱惑实在是太过强大了,散发着强烈的诱惑气息,引诱着年华!

    程莲将刚才脱下的衣服穿好,又戴好帽子围脖,等穿戴好了,站在李碧的面前,拍拍李碧的后背劝道:“李碧,还是算了吧,我也觉得不靠谱,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去看会书,虽然优秀有点困难,不过及格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程莲走后,屈绯红也走了,虽然她并没有说什么可是那表情还是告诉李碧,她也是不同意的!

    等两人都走后,李碧撅着嘴,感觉到有点受伤害,自己明明是好心好意想要帮宿舍姐妹们,可是一个个的不领情不说,还说了自己一顿。

    生了一会儿气候,才发现自己面前还站着一个人,抬头瞪着年华道:“你怎么还不走啊!反正不管你们说什么,我是买定了!”

    年华本来面无表情的脸挂上了一丝笑容,“你不要这个样子,我们都是关心你么!”想了想又道:“既然你非要去买那些卷子,那我就跟你一起去吧!”

    说完就走到门口,穿鞋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后没有动静,年华回头看向李碧:“走啊,我都说了跟你一起去了。”

    李碧听年华这么这么一说,喜出望外:“太好了,那我现在就给我那个老乡打电话!”说完兴高采烈的拿出手机,拨了过去。

    年华就靠在门上听着他们的说话声,静静的听着!

    过了一会儿,李碧放下手机,穿好衣服,拉着年华欢天喜地的去了她跟她老乡订的地方!

    十分钟后,两人到了约定的地方,湖边的小树林里,平时的时候有不少情侣就把这里当成约会的地方,可是现在这里树叶都掉光了,荒凉一片,加上地面上都是凝结的冰也不好走,室外的温度又到了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当然没有人过来这里了。

    现在的小树林几乎是一个人都没有,为什么说是几乎呢,就是因为,前面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不过由于树木的阻挡,看不太清楚!

    等年华跟李碧小心翼翼的到了那个人身边的时候,年华看李碧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就知道,就知道和个人就是目标!

    “老乡,你怎么选了这个地方啊,实在是太难走了!”李碧抱怨道。

    而那个老乡则是含笑道:“没有办法啊,现在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实在是太困难了,只有这里没有人来,而且就算有人来,我也能够看够及时看到!”

    当他的视线转移到年华脸上的时候,年华清楚的看到他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狂喜,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啊!

    而他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年华觉得不对劲,就听这位老乡将那丝狂喜瞬间掩盖住后,脸马上沉了下去,质问李碧:“我跟你不是说了,只能你一个人来,为什么你有带来一个外人?如果你这样的话,我不认为我还能跟你达成这次交易了!”

    李碧的脾气也不小,她什么时候让其他人这么骂过,就连她父母都没有,可是想想刚才跟程莲屈绯红不相信自己的眼神,一时间咽下这口气,强撑起一脸笑容:“孙哥,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再说了,年华跟我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敢对天发誓。”说着李碧的食指中指并在一起,指着天上,“我跟年华不会跟其他人透露一点消息,更不会说将孙哥你的名字说出去!”

    听了李碧的话,对方的脸色好了不少,语气也缓和了,“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原谅你这一次。”眼睛又从李碧的脸上转向年华:“而且我看年师妹也不是那种人!”

    李碧听了猛点头,“没错,没错,就是这个样子!孙哥你就卖给我们吧,好不好么!”

    孙哥犹豫了一会儿,李碧从他的脸上看到挣扎,心里对这位老乡更加的相信了,而年华冷眼旁观,发现这位孙哥的挣扎跟李碧想的可不一样。

    最后孙哥终于下定决心,“那好吧,既然咱们都是老乡,关系还不错,那我就卖给你了,不过……”

    “不过什么?”李碧赶紧问道,脸上的紧张溢于言表,就把对方不卖给她!

    年华暗叹了一声,这天真的孩子啊,总是这样单纯的话,以后上了社会还得让人家给骗了。

    一拉李碧的胳膊,将李碧拉到自己身后,年华走到孙哥的对面笑着道:“孙哥的意思是不是要加钱啊?你说个数吧,虽然卷子很重要,但是我们也不能因为一份期末卷子就去卖血卖肾什么的呀!”

    听了年华的话,孙哥的表情僵了一僵,不过马上又恢复原状,“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因为那位把加钱给提高了,我也没有办法啊!”

    年华点点头,“我们知道你的难处,你就说吧,我们现在的时间也很赶,如果你出的价位太高,咱们达不成交易的话,我们两个还要回去复习功课呢,可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耽搁!”

    李碧中间两次想要说话,都被年华从胳膊上掐了一下,掐了两次后,她就撅着嘴不说话了。

    孙哥一听年华有点想要打退堂鼓的意思,着急了,赶紧道:“我这话还没说完呢,我的意思是虽然那位把加钱给提高了,但是我跟李碧是老乡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呢,我就算自己吃点亏,也不能让我李碧吃亏啊,再说了,李碧就跟我小妹妹一样,我爱护都还来不及呢。”

    说着又叹了口气,落寞的道:“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家庭条件不好,我哪里会要李碧的钱啊,直接送给她了,可是我……唉,一言难尽啊!”

    年华虽然脸上也露出跟李碧那样的同情表情,可是她的注意力却没有放到孙哥的身上。

    果然,年华的眉头挑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了然的表情,可是马上又换回了同情,不但身后的李碧没有看到,正对着她的孙哥也没有注意到。

    孙哥马上又坚强的恢复了微笑,“这样吧,两位学妹就给我一千五百块钱就行了,我也不多要。我相信凭我的面子,他应该也不会多说什么的。”说着将一套卷子从包里掏了出来,一张一张的正面朝上弄平。

    而李碧看孙哥这么够意思,赶紧将钱给了孙哥。

    孙哥也将卷子给了李碧!

    三人又说了几句话,孙哥道:“你们先走吧,我一会儿再走!咱们要分拨离开,要不然被人看到的话,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李碧谦让道:“孙哥还是你先走吧,我们有了卷子晚走点也无所谓!”

    “不,不!”孙哥根本不同意这个提议,“你们先走,我是一个大男人怎么都行,可是你们两个这么娇滴滴的,被冻坏了怎么办,赶紧回去吧。”

    李碧还要说什么,年华赶紧跟孙哥道别:“孙哥那我们就走了,下次再见。”说完就拉着李碧走了。

    李碧:“诶诶,老小你慢点慢点啊!我都要赶不上你了!啊,我要被你拽倒了!”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孙哥的脸上露出奇异的笑容!

    时间过的很快,一个星期的考试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经过残酷的考试,马上就要放寒假了,放假的开心掩盖了考试之后的忧虑。

    反正补考什么的也要到下个学期了,还早着呢,不需要去考虑。

    可是就在学校同学们享受这个学期最后的学校时光的时候,学校的网上爆出了一件大事!

    屈绯红出去跟乔北一起自习的时候发现乔北有点欲言又止,屈绯红问怎么了的时候,他还不愿意说。屈绯红就有点不高兴,可是人家不说自己又没有办法,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更何况自己不过是他女朋友又不是他老婆!

    不过马上屈绯红就发现,好多认识自己的人看到自己的时候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跟自己打招呼而是,捂着嘴在那里窃窃私语,这让屈绯红感觉到费解,这是怎么回事啊?

    马上又想到乔北的异状,知道乔北肯定知道什么,目光锐利的看向乔北。

    乔北这个时候也不再躲闪了,叹了口气道:“你去看看咱们的论坛吧!”

    屈绯红一听这话,赶紧用手机上了学校的论坛,刚刚进去,就看到一个置顶的帖子,标题用红色的斜体字表明:“大一新生买期末试卷!”

    屈绯红一看就知道坏了,难道李碧真的去买试卷了?

    点了进去,上面是一堆图片,看了没有两页,更加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李碧在里面不奇怪,一开始坚决反对的年华竟然也跟她在一起。

    帖子里说,发帖的人说他是一个路过的人,正好看到这副画面就随手拍了下来,当这两个女生走了后,他亲耳听到那个男生跟别人通话说,试卷卖了一千五百块钱。

    而那两个女生是某系某班的年某跟李某。

    楼主十分的气愤,可是为了全体师生在考试期间不被打扰,等到考试结束后,才放了上来。

    然后在这一夜加半天的时间里,这个帖子是火了,在广大同学的人肉下锁定了年华跟李碧,而那个男生是大二的孙飞。

    就这样年华跟李碧的名字在她们不知道的情况下是一臭千里了,而跟她们同宿舍的屈绯红跟程莲也成了被殃及的池鱼,同样被暴漏在全校师生的脸上了。

    “碰”屈绯红手用力的拍在桌子上,起身跑走了。

    乔北愣了一下也赶紧追了上去,“绯红,绯红,你等等我。”

    当屈绯红还有已经知道的程莲跑回宿舍的时候,年华跟李碧正在宿舍,两人凑在年华的电脑跟前不知道再忙什么,两人还窃窃私语,一点都没有被流言蜚语打扰的摸样。

    程莲跟李碧互看一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莲作为大姐,走到她们两人身后,拍拍她们肩膀,年华跟李碧回过头来,“程莲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

    听了这两个人没心没肺的话,程莲的脸上都爆了青筋,屈绯红从后面走过来,怒道:“你们难道不知道为了什么么?”

    看两人一头雾水的样子,屈绯红的气倒是消了些,叹气道:“其他的到没有什么,以后你们怎么在学校生活下去啊。”

    而其实已经明白怎么回事的年华,看到她们两个的样子,倒是笑了,“谢谢你们的关心,我们知道你们是关心我们。”

    程莲白了她一眼,“你知道就行。”又叹道:“都怪我这个大姐没有当好,如果当时阻止你们前去的话,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

    屈绯红咬牙切齿道:“都怪那个孙飞,怎么那么大的胆子敢倒卖试卷。对了还有那个拍摄的楼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年华跟李碧对视一眼,同时猛点头,异口同声道:“没错他们都不是好东西。”

    屈绯红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突然觉得这两个人的表现非常的不正常,不像因为犯了大错被曝光的人该有的表现啊,正常表现一定是惊慌失措呀。

    就在这个时候,年华的手机响了。

    “你好……”年华刚说了两个字,就被对方粗鲁的打断了。

    “我不好现在你就跟你同宿舍的人到我的办公室来!”说完没给年华反应的时间就把电话给挂了。

    年华眨眨眼,对方还没有说到底去哪里呢!

    正在思考要不要打过去的时候,那个人呢又打来了过来,语气还是那么的不好:“都被你们的事给气坏了,你跟你们宿舍的人赶紧来我的办公室,我是你们院长!”然后又不等年华提问又挂了电话。

    这个时候宿舍的其他人已经听到对面的话了,谁让对方的声音那么的大。

    宿舍的四姐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李碧低下头小声道:“都是我不好!对不起!”

    良久程莲叹道:“算了,要说不怪你们也挺假,不过咱们姐妹一场,什么都不要说了,有什么事一起面对吧。”

    屈绯红也在一边点头。

    年华低垂的脸上眼睛已经弯成了月牙。

    虽然她们没有去过院长办公室,不过年华却知道地方在哪里,不要忘了年华还担着班长的职务呢,虽然这个班长非常的不称职,所有的几乎一切的工作都交给了团支书班杰文去做,可是有些班长必须参加的会议,还是不能躲懒的。

    当她们下了楼的时候,乔北正在下面焦急的等着,当看到四个人完好无损,脸色虽然都有点难看,但是都没有失去理智的时候,心松了下来,就怕这几个女孩子在突然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失去理智到时候就更不好收拾了。

    “你怎么还在这里啊?”屈绯红没有好气的道。

    乔北一点都不在乎的她的语气,依然笑嘻嘻的道:“我这不是怕你突然想见我,我还要从宿舍跑到这里有点远么。”

    乔北的话让屈绯红失笑出声,可是马上有板起脸来,“好了,我已经看到你了,你可以走了,我们还有事情呢。”

    “哦,我知道了。”乔北非常乖巧的让开道路,可是当年华她们走出几步后,回头就会看到乔北还跟在她们身后。

    从年华她们的宿舍所在的宿舍楼道院长所在的办公室不过十五分钟的时间,可是这十五分钟,四个女孩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多的关注。

    这些人虽然说话非常的小声,可是那眼神中的鄙视还有憎恶却是非常明显的。

    而年华跟她们不一样,她的耳朵非常的灵敏,他们的窃窃私语,她听得一清二楚。

    “你看到了没有,最高的那两个就是买卷子的。”

    “我也认出来了,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多不要脸的人啊!”

    “我猜啊,她们两个能够考到这个学校说不定都有什么猫腻呢,你看这这两人的小腰扭得,也不怕扭掉了。”

    还有人道:“我说这两人长得这么漂亮,要我说她们也是傻,如果她们两个去诱惑她们任课的老师,那肯定一试一个准啊。”

    “不是她们傻是你傻,不要忘了老师可不都是难得,再说了你们也把教书育人的园丁们想的太过龌龊了。”

    “嘿嘿,你说那两个把卷子买回去,其余的那两个看没看啊?”

    “那还用你说,肯定得看啊,怎么说都是一个宿舍的。”

    “那你一定是不懂女孩子的小心眼,她们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怎么会让别人白白占便宜呢。就算给看也一定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怎么也要出一半吧!”

    不光是学生们,就连路过的老师们,对年华她们也是“另眼相看!”。

    当她们跟乔北到了院长办公室的外面的时候,年华看到班学文正在院长办公室的外面踱步,当看到年华她们的时候,赶紧迎了上去。

    看着年华的眼睛,班学文小声嘱咐道:“一会儿,你们进去的时候,就把一切的责任推给那个孙飞,就说你们是被威胁的,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承认自己买过期末卷子知道么?”

    年华只是道:“你放心,我知道怎么说。”

    班学文让开了门,可是看着年华眼神还是那么的担心。

    年华对她点点头,伸手敲门。

    “进来!”一声压抑着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

    推门进去,年华一眼就看到站在桌子前面,面红耳赤的辅导员玉鑫,在那里争辩:“院长您再好好考虑一下,事实到底是什么到现在根本还不知道呢,您不能光凭一方面的说辞就认定年华跟李碧真的去买卷子。”

    院长冷哼道:“不需要了,现在证据确凿。”

    “怎么是证据确凿呢,说不定是PS的呢,再说了也说不定是她们谁得罪了人了,不过是平时同学之间交换卷子看,就被有心人看到了,还不怀好意的饿传到网上。毕竟没有人能够指出这件事就是在考试期间发生的,有没有时间,就凭那个人在图下面解释的那几句话就要认定是年华跟李碧买卷子也有点,有点太过夸张了。”玉鑫努力的劝道。

    “更何况就算是真的,也是那个男生去诱惑她们的,要不然她们两个女孩子怎么能够想起去买卷子呢,更不要说其中的年华,学习成绩非常的不错,每次抽考都是最好的那个。”

    院长听了也有点纠结,他之前跟玉鑫也是一样的想法,可是现在证据确凿,他也没用办法了。

    因为前些时候,一个视频已经出现在那个帖子的下面了。

    而这个帖子能够清楚看到是什么卷子,虽然内容看不清楚,可是能够认出卷子的名字,果然是年华他们班级考试的科目。

    而且时间非常的清楚,就是考试的第二天。视频上面的画面跟帖子上的画面正好能够对上,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院长将手提电脑转向玉鑫,玉鑫点开那个视频看了起来,年华她们四个人正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的,年华能够认出,正是自己两人跟那个孙飞交易的场面。

    “年华李碧你们两个也过来看看到底是不是你们两个人!”院长看到站在那里的四个人,努力压制自己的怒气道。

    年华跟李碧互看一眼,走到玉鑫的身边,不用说,正是那天的情景。

    虽然没有声音,可是看几个人的动作跟表情,就知道她们三人到底在干什么。

    玉鑫的拳头越握越紧,猛地回头看到身后的年华跟李碧两人,脸上的表情非常的痛苦,深吸一口气,问道:“你们告诉老师,你们是不是被威胁的?”

    年华低下了头,李碧看年华低下头也跟着低下头,两人一言不发,玉鑫的眼里闪过一丝的失望。

    可是经过这么多时间的相处他们师生早就有感情了,大大咧咧的李碧跟学习努力但是身体不是太好经常请假的年华,都是他非常喜欢的学生。

    “院长,就算她们做错了,可是她们也是怕考砸了,也没有什么坏心,您能不能原谅她们一次!”

    院长猛地回头看着玉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都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护着她们,你这不是帮她们这是再害她们,更何况你知道她们这件事对学校的影响有多么大么?如果我们不严肃处理,学校的好几十年的声誉就毁于一旦了!”

    “可是……”玉鑫还有点不死心。

    “没有可是!”院长大手一挥:“咱们学校庙小可是容不下这两位大神。”

    玉鑫还想说什么,这个时候,一位老师推门进来,看了年华跟李碧一眼,凑到院长耳边说了几句话。

    院长挥挥手,叹道:“行了,现在我们就去礼堂吧,在学院全体师生面前将对年华跟李碧的处理宣布。”

    院长在路过年华跟李碧的时候停下脚步,望着她们两个道:“希望你们两个人能够正视自己的问题,出席这个人全体大会,当然如果你们不出席的话,我也不会多说什么,你们可以现在及收拾铺盖走人了。”

    说完这番话,院长带着后来的那个老师走了。

    玉鑫看着年华跟李碧一会儿,一脸的无奈:“一会儿,你们还是过去吧,在全体师生面前好好承认错误,说不定到时候,院长的心一软,你们也许会被从轻发落,就算落到一个留校察看也是好的。”

    玉鑫说完就往外走,路过程莲屈绯红的时候,叫着她们一起。

    屈绯红拒绝道:“老师您先走吧,我跟李碧年华一起过去。”

    “我也一样!”程莲也道。

    玉鑫感慨道:“还是你们小姐妹们的感情深啊,那你们也赶紧过去。”

    “知道了!”几人异口同声。

    等玉鑫也出去后,四个小姐妹对看一眼,程莲道:“走吧,咱们也过去!”

    李碧屈绯红还有年华点头同意,缓慢的往礼堂走去。

    这次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可是当年华她们到了礼堂门口的时候,发现这里聚集了非常多的人,本来非常喧哗的场景,在看到年华她们过来的时候,瞬间安静下来。

    年华分开人群带头往里走,走到半路上的时候,竟然还有一个校园记者拿着话筒要采访她,被她给拒绝了。

    当四个人进到里面后,喧哗被挡在门外,她们才松了一口气。

    找到自己班级的位置,年华她们坐了进去,因为年华她们是从后门进的,因此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动静,可是坐在她们旁边的班级,都看到年华她们进来,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全体师生都知道她们已经到了。

    年华刚刚坐下,班上的一个女生将一个信封交给了她。

    年华有点不明白,可是当在她的示意下将信封打开,拿出信的时候,一向坚定的年华,眼眶有点湿润了,竟然是一张请愿书。

    下面还写着全班女生的名字们,一个名字上面一个鲜红的手印,而且她发现不只有她们班的,竟然还有别的班的,年华仔细看了一遍发现都是在一起军训的那些女生的名字,除了自己宿舍的四个人其他一人都不缺。

    她真的被感动了,她从来不知道有这么多人默默的关心着自己,说实在的年华这个人重生前重生后都不是特别热心的人,虽然她有时候也会打抱不平,可是她也跟普通华夏人一样,只管她眼前的事,看不见却发生了那些事,她只是在电视上网上看到的时候谴责或者遗憾一下,有时会捐一些钱,可是仅此而已!

    可是她现在真的是被感动了,她几乎不去参加班级的活动,可是班级上的女生们还有其他的那些女生都把自己放在心上,年华突然感觉道好好开心好好高兴。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孙飞也上了台,一副悔恨莫及的样子,在那里诉说着他跟年华李碧的交易经过,然后道:“我知道我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现在已经在申请退学了。我没有脸呆着学校里!”

    说完一脸惭愧的要离开,可是这个时候,一人进了门大声道:“你不需要走,我已经知道我妹妹做的事情了。我现在过来就是要带她离开的!”

    所有人都望向说话的人,人们只感觉眼前一亮,以为气质清纯容貌美丽的绝色美女走了进来,那皱着的眉宇间有着淡淡的清愁!

    这个美女到了主席台,眼睛带着忧郁:“我算是年华的表姐。我在这里向学校的老师还有同学说声对不起,是我们没有教育好年华,不管学校给年华什么处分,我们家里都没有怨言。”

    院长点点头,“你们家里人知道就好,也应该明白我们学校的顾虑!”

    美女强颜欢笑道:“您放心吧,我舅舅全权让我处理了!”

    院长还要说什么,就听有人道:“对不起,我能够打断一下么?”

    所有的人都看了过去,然后眼睛都瞪大了,这不就是其中一个主人公么,都在那里指指点点的。

    院长也看到年华,看在她这个通情达理的姐姐的份上,尽可能的心平气和道:“行,你有什么事都可以说,对了你姐姐也在这里,你过来跟你姐姐站一起吧,马上就要宣布对你跟李碧的处罚了!”

    年华起身看了一圈,对班上的女生露出一丝笑容,这才慢慢的穿过人群向主席台走去。

    这一路到了那里都会引起无数人注视,说实在的年华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么多人的瞩目,虽然这些目光里大多都是不太友好。

    当年华上了主席台后,说的第一句话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她说:“你好!我看着你也有点眼熟,不知道你是谁呀,我们认识么?”

    年华的话一说完,整个场面一下子就安静了!

    ------题外话------

    改一下错,年华他们班的班长是年华,班学文是团支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