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反转
    年华的话让美女的脸抽搐两下,不过她马上就恢复过来,恨铁不成钢叹道:“我知道你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可是你犯得错误实在是太大了,就算你怎么消极抵抗也没有办法了!”

    美女的话说完,年华皱着眉头刚要说话,美女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年华,你现在就跟我回去,不要这里丢人了。”说着就要去拉年华的手。

    年华任由她拉住,可是没想到这人拉住她后,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然后就看这个女人哎呀一声,自己往后倒去,就跟被年华用大力甩开一样!

    一屁股坐在地上,美女眼睛含泪言语凝咽:“你,你,年华你……”然后又叹了一口气。

    虽然其他的话没有说,可是地下的广大学生还是自己脑补了后面的话,一时间对年华仅有的一丝丝的同情也没有了,反而是对年华的指责。

    一位比较愤青的直接站起身指着年华道:“你这个女人白长了这么漂亮的脸蛋,心思怎么这么狠毒!”,

    有一就有二,很多人都在那里指责年华。还好都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虽然是指责,但是语言都还控制的住,没有说太过的话。

    院长看着地下的嘈乱的常年,皱皱眉头,拿过旁边的话筒,“都静一静,同学们都静一静!”

    在院长的督促还有班导师的训斥下,这些情绪比较激动的同学都平静了一些!

    点点头,院长转头对年华李碧道:“你们两个还有什么要说的,尤其是你,年华,虽然这是你们的家务事,可是我还是希望你把你姐姐给扶起来,然后说声对不起!”

    年华看了眼那个又在那里装相的女人,心中暗哼一声,脸上却是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走到这个女人面前,不好意思道:“真是不好意思这位姐姐,我在这里想你道歉。”

    美人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容,可是当抬头的一瞬间却变成怜惜,“没关系,姐姐知道你心情不好,也是姐姐不对,等一会儿事情都完了后,我带你回家,你跟你爸爸妈妈好好说说,他们会原谅你的。”

    “谢谢,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声,你到底是谁呀,不好意思,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年华的话让美人的笑容凝固住,然后就看年华掏出手机,嘴里嘀咕着,“我还是给我爸爸妈妈打个电话吧,还是让他们亲自来一趟,不要麻烦你了!”

    这个时候,这个女人慌张了,赶忙道:“年华,你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再说这件事被你父母知道的话,也不好啊!”

    年华非要打,这个女人非得不让打,两人之间的争吵让坐在旁边的玉鑫有点纳闷,也发现一点疑点,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想她自己说的是年华的表姐的话,在看到年华要跟自己父母坦白的时候,肯定持肯定的态度,肯定不会像现在一样,还去阻止。

    玉鑫都能看出来,院长怎么能够看不出来呢,院长第一次对这个女人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挥手叫过年华。

    年华走到院长跟前,“院长!”

    院长指着那个女人问道:“年华你真的不认识那个女人?”

    年华犹豫了一下,然后回答道:“院长我也不知道!”

    院长一听就皱了眉头,“什么意思?认识就是认识,不认识就是不认识!有什么好犹豫的。”

    “我看着这个人眼熟,应该有过一面之缘,可是我实在是不知道她到底是谁?”年华赶紧回话。

    听了年华的话,那个女人跑到年华旁边狠狠的瞪了年华一眼,气急败坏道:“你个小白眼狼,你跟你爸爸一样,你爸爸是白眼狼你就是小白眼狼!”

    年华听完心里暗笑,脸上露出不知所措的样子,“你,你到底是谁,你可以骂我不可以骂我爸爸!我可以告你诽谤!”

    女人漂亮的脸蛋开始变得狰狞起来,伸手就要去抓年华的脸,可是却被年华灵活的躲了过去,看年华躲过去后,女人的嘴开始不干不净,骂骂咧咧的,哪还有刚才那种气质美女的样子,根本就成了一个泼妇。

    两人就在主席台上,一个抓一个躲,整个主席台都被弄得一片狼藉。

    地下的人看的那是相当的津津有味啊!

    院长在被女人的手提包砸到脸之后,终于爆发了,起身怒吼道:“都给我住手,你,你,你,赶紧将那个泼妇给我拦住。”

    几个老师把还在张牙舞爪的女人拦住,年华则是躲在院长的身后。

    偷偷摸摸的看看时间,年华皱了皱眉毛,如果还没有人发现的话,自己就要自己想办法去弄了。

    就在院长打算将女人还有年华都弄到后台去问话的时候,主席台下传来一声惊呼,院长正好有气没出发呢,怒道:“谁,开会的时候这么没有规矩!”

    如果平时的时候,肯定没有人回答,反正这要没有明确指出来到底是谁,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可是这次这个人非常的自觉,而且自觉的过头了,拿着手机的跑到了主席台上。

    院长刚要说他两句,就见这个学生脸上惊讶的表情,将自己手里的手机塞到院长手里,并激动道:“院长,你看看这个帖!”

    院长被他弄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可是看这个学生一脸真诚应该不是开玩笑的,视线放到了手机上。

    其他老师同学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有激灵的人,看他们在看手机,灵机一动,掏出手机登上了学校论坛。

    上去就看到一个被标注了蓝色字体的帖子,帖子的名字叫“警告同学不要上当受骗!”

    当进入到里面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不啊的!

    就见里面也是一张一张的图片,图片上面还有视频!

    图片上的女孩子不就是今天的主人公么!

    第一张是一个男人,能够看出是偷拍的,还是从远处偷拍的,而地点就是在一个小树林!

    里面那个男人虽然有点看不清楚,可是他本人就在站在这里呢,而且还穿的跟那天一模一样。

    图片下面写着字,大家小心,这个人就是打着卖卷子的旗号,来骗钱的骗子,我们跟他不是特别的熟悉,只知道他姓孙!

    看到这里大多数人都觉得事情好像不太对劲,立马去看发表的时期,发现竟然是一个星期之前,就是被曝光两个女孩子买卷子的时候!

    那个曝光人明确说明时间,而这个帖子的时间只比那个曝光人说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罢了!

    院长看完图片后,直接把手机还给了这个同学,让他下去后,转头对操作电脑还有投影仪的老师命令道:“现在马上上网,就登陆咱们学校的论坛!”

    那个老师一听没有过多问,直接登了上去,很快投影仪上就出现了学校论坛!

    就在其他不知情的老师还有同学有点摸不到头脑的时候,这个老师按照院长的命令点进那个帖子,然后播放那个视频。

    视频的开始就是在一个小树林里,旁边还有两个女孩子的声音。

    就听一个女孩子说:“咱们再过去一点!这里完全看不到对方啊,咱们过去听听那个人到底在跟谁联络。”

    而另一个女孩子则有点迟疑道:“这样会不会打草惊蛇啊?”

    “嗯,也是,那咱们就往前面走一点,对了那边不是正好有个小亭子么,咱们就躲在亭子的后面,那里正好能够听清楚他们的话。这些人实在是太可恶了,不管这些卷子是真的还是假的,咱们都不能任由这种事情发展!”

    “没错,咱们可是来这里上学的,不是来这里学习作弊的,我可要对得起我那不菲的学费呀。”

    在座的所有人都听清楚,前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就是台上的年华的。而另一不用说也知道是李碧的!

    就看到画面有些晃动,明白是两个女孩子拿着数码相机跑呢,很快,就到了亭子后面,两人从猫着腰躲在亭子后面,这里正好能够看到树林里的孙飞!

    一开始的画面里人有点小,在经过调距后,看到是非常的清楚,就见孙飞看看左右没有人,爬上旁边的一棵树,从上面拿下一样东西。

    这个时候,就听到年华惊惧的声音,“你看,他拿的应该就是摄像头,这小子肯定也是怕咱们去告发他,就要把这些都录上去。以后肯定要拿这些东西来威胁咱们!这块怎么办啊?”

    李碧的声音也透露着惊慌,“这可怎么办,要是他用要把这份东西交给学校来威胁我们做些不好的事情该怎么办啊?对不起,年华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想要将这些人曝光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这个时候在场的师生都对年华跟李碧抱有一种同情,这两个女孩子长得这么漂亮,如果孙飞怎么可能不垂涎,肯定会用这些视频来威胁她们了。

    这些畜生,实在是太可恶了。

    这个时候就听到年华坚定的声音,“没关系,咱们先把咱们的这份东西曝光不就行了,同学老师们的眼睛都是火眼金睛,肯定能够分辨出到底谁对谁错了!”

    李碧听了年华的话也同意了,不过“这些卷子怎么办啊?”

    “你就不想看看么?”年华的声音充满揶揄。

    李碧冷哼一声,“不要这么小看我,我李碧虽然学习不好,但是我可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好好美少女,当然不能干这种事了。”然后话锋一边催促道:“你赶紧拿走赶紧拿走,不要在我面前诱惑我啦!”

    然后画面上就出现了,两个女孩子看孙飞走后,将所有的卷子一张不剩的烧了的画面。

    而画面上的日期时间显示跟都跟那天非常的温和。

    然后视频戛然而止,虽然画面终止了,可是人们的心里却是有种难言的感受!

    原来这才是事实真相,原来这两个女孩子不是想去不劳而获买卷子抄,而是想将这件事给曝光出来。

    原来这件事上最受委屈的就是这两个小姑娘。

    玉鑫闭上眼睛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如释负重的笑容,果然她们两个都是无辜的!

    而看到这一幕的孙飞则是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被这两个女孩子给算计了!

    本来被另外的人拍到已经算是自己的错误了,现在竟然出了这种事,那,那……

    孙飞一是承受不住嗷的一嗓子喊了出来,朝着年华跟李碧就扑了上去,“你们两个小JIAN人,竟然敢骗我,竟然敢骗我,我要杀了你们两个!”

    因为主席台上的大多数人都还陷在不敢相信跟自责中,等听到孙飞的吼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眼睁睁的看着孙飞扑到年华的身前。

    年华看这个人竟然自己来找死,眼光一闪,躲过他的一抓,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将她脚边的一个掉在地上的瓶盖踢到他脚下,孙飞整个人一时受不住,扑到了主席台下,正好砸在主席台下的花盆上,当场不省人事!

    年华尖叫一声捂着耳朵瑟瑟的蹲了下去,“不是我弄得,是他自己不小心扑下去的。”

    现在这个画面是无比的混乱了,院长一看不行,赶紧拿过话筒让老师带着自己班的学生们离开这里,赶紧回各个班级等待下面的命令!

    他自己掏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了110跟120,现在这件事学校必须要让警察介入了。

    同学们虽然都想知道后面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可是院长已经发命令了,他们只能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

    很快整个礼堂只剩下院长几个老师,院学生会的干部们还有年华他们班上的同学,程莲跟屈绯红激动的看着年华跟李碧,心里暗道就知道这两个家伙不会瞎搞。

    最后院长也让他们离开了,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年华眼睛的余光看着某位学长偷偷摸摸的动作,心里那是乐开了花。

    实在是太好了,好极了!

    当学生们走光了,老师们都上了主席台。

    这个时候有个已经被遗忘的人的人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可是刚走到门口就被早就注意着她的玉鑫叫住:“这位‘表姐’,你现在可不能离开。”

    女人一听拔腿就要跑,可是却被正要往里进的两个人给堵了个正着,这两个人就是去而复返的程莲跟屈绯红。

    看这个女人想跑,给逮住了。

    当两人将这个女人推到主席台中间的时候,一开始还有点害怕,可是很快就挺起胸脯,“我看你们能够拿我怎么样!”

    说着还找了一个座位坐下,“我告诉你们我的身份说出来吓死你们,你们赶紧现在就把我给放了,如果不放我的话,我告诉你,你们这些人吃不了兜着走。”

    年华冷哼一声,“我当时谁呢,现在才想起来,你还真的是我表姐,对了你叫马丹对么?”

    马丹斜视着年华,“小JIAN人,你现在就赶紧把我放了,要不然我把你的所作所为都告诉外公,外公一定会把你们一家逐出年家的!”

    年华听了不由摇头叹道:“你放心吧。”说着将嘴凑到她的耳朵旁道:“你放心吧,你现在的一举一动已经被我给录下来了,看到时候爷爷会相信你这个本来就满嘴胡言的外孙女的鬼话,还是相信我这个孙女。”

    年华轻轻的把头移开,可是马丹的脸上已经被吓出汗来了,她当然知道自己外公不太喜欢自己,不过因为自己老妈的关系,而且自己是第三代唯一的女孩子,而对自己还算是不太忽略。

    可是当年华他们一家出现之后,情况就改变了,自己老妈年建兰因为反对年建国认祖归宗而被年家厌弃,而自己更是不能进年家的门了,这都是年华一家造成的,都是他们。

    可是现在自己的把柄捏在年华的手上呢,要是被外公知道的话,自己这辈子就更不要进年家的家门了。

    没有了年家巨大光环的加持,光凭马家的实力,自己的未来肯定达不到自己希望的那个样子。

    想清楚后,马丹马上坦白,“那什么,年华我也是听人听说的,当看到照片里的人的时候,就知道是你,我过来了。再说了我也是为了你好啊,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你是被冤枉的啊!”越说越小声。

    年华皱皱眉头,问道:“你听谁说的?”

    马丹想了想然后道:“对了,我是听京城市教育局局长公子刘恒说的。”

    刘恒?年华想了想,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啊,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李碧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我认识这个刘恒。”

    院长也听到了她们的谈话,刚要过来,就听到120跟110都到了。

    120先将晕迷的孙飞抬上救护车,110在了解一些情况后,派人跟在救护车后面,等到孙飞清醒后,要进行询问的。

    警察到了后院长松了一口气,将几位警察请到自己的办公室,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先说了一遍。

    带队的队长听完,皱皱眉头,一听到这种官二代的事,他就头疼,之前他也曾严办过几个嚣张的家伙,可是最后造成的结果是自己被骂,然后对方拍拍屁股就走了。

    自己老婆也曾劝自己不要这么耿直,要不然不会四十多岁了还是一个副科长,可是他就是看不惯这些人因为父辈的某些权利横行霸道的。

    虽然心里告诉自己糊里糊涂的就行了,可是自己的良心让自己不要跟其他人一样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

    想清楚后,这位薛豪薛队长对院长道:“现在就让年华小姑娘进来吧!”

    院长点点头,出去让年华进去。

    当年华看到薛豪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碰上了位少有的刚正无私好警察!

    薛豪为了不让眼前的小姑娘过多的紧张,先跟年华谈了几句学生时代的趣事,然后在转入正题。

    ……

    刘满是京城市的教育局局长,京城的所有大中小学都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可以说是权利不小,可是人都是不知足的,看看市长书记一呼百应的威风,再看看自己,哪里能够满足啊。

    可是他也知道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可能就是在这个岗位上终老了,而且自己也五十多岁的人了,也没几年了。

    不过最让他不省心的则是他那纨绔的儿子,那是抽烟喝酒赌博玩女人,没有一样是他不精通的,趁着自己还在位的时候也要为自己老两口还有儿子的后半辈子多努力了。

    中午快要下班的时候,秘书脸上带了丝慌张的走了进来,“刘局长,公子出了点事。”

    刘满一听就愣了,然后很快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秘书凑到他耳朵跟前,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说了一遍。

    刘满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秘书点点头,“没错,跟那个老师说的一丝不差,对了那个老师就是上次通过您的进到师范大学的。”

    刘满也想起来了,几乎每个大学都有他的人,这是为了更好更快的知道学校里发生的事情。

    而那个人因为老实还跟自己有点沾边的亲戚被自己放到了师范大学。

    “这小子就知道给我惹事。”刘满拿起电话给一个人打过去电话。

    “是老冯么,我是刘满啊,对对对,对了上次你不是说,想让我帮你女儿找个工作么?……哈哈,没错没错,我现在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不过……”

    对面的冯局长赶紧问道:“您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只要我能够办到,肯定二话不说帮您办到!”

    听了冯局长的这句话,刘满大笑道:“我就知道你冯局长是个爽快人,是这样的。”就有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首都师范不是在你所管辖的范围内么,老哥哥我没有办法只能找你了!”

    冯局长皱皱眉头,没有说话,说实在的一听是薛豪在那里办案,他就有点不愿意管,毕竟薛豪是出了名的老倔,油盐不吃啊。

    刘满感觉除了冯局长的犹豫,“没关心,冯局长如果为难的话,就算了。”

    冯局长从他的话里听出了意思冷意,知道如果自己回绝的话吗,自己女儿的工作是肯定没有办法了。

    赶紧道:“刘局长,我怎么会不答应呢,我这不是再想怎么办呢么!”

    刘满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那你想好了么!”

    冯局长道:“刘局长你放心,这件事我肯定让你满意,就包在我身上了!”

    刘满这才满意了,有了刘局长的保证,他放下了心,虽然冯局长只是那个区的局长,可是县官不如现管啊。

    冯局长放下电话后,叹了口气,拨打了薛豪的电话,不出冯局长的所料,薛豪坚决要把这件事查到底,根本不管冯局长的命令。

    虽然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可是冯局长还是火冒三丈,叫上一队人马开车去了首都师范大学。

    ……

    年华出来后,接下来就是李碧,年华拍拍李碧的胳膊,低声安慰道:“你不用太过紧张,那个警察叔叔,虽然看着挺可怕的,但是事实上非常的和蔼,你就放心吧。”

    听了年华的话,李碧放下了点心,点点头推门就去。

    而年华看她进去后,站在门外等着她。

    这个时候,屈绯红跟程莲偷偷溜了进来,看大年华后眼前一亮。

    屈绯红关切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年华看看四周,带着她们两个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然后才道:“这件事完全就是那个叫刘恒的公子哥弄出来的。”

    程莲跟屈绯红对看一眼,异口同声:“不要卖关子了赶紧说呀!”

    从年华的口里程莲跟屈绯红才知道,原来这个名字叫刘恒的家伙竟然是李碧的高中同学,那个小子在高中的时候就不学无术,什么不好干什么,那个时候李碧在她的班级里就非常引人注目,刘恒就看上了她。

    可是李碧虽然有时候有些二,但是在不被刺激的情况下还是比较明白的,坚决不同意跟刘恒处!

    刘恒一看诶呦,你看不上我,我还就看上你了。

    从那天起对李碧那是用尽了一切的正当手段,就在他厌烦这种软绵绵的手段后,想要对李碧用电违禁用品的时候,人家李碧的父母被派到外地,不放心李碧,也将李碧带在身边,人家转学了。

    慢慢的李碧也就将这个讨厌的人给忘了。

    可是李碧忘了,刘恒却是没有忘,两年后,李碧考到京城,而刘恒的父亲刘满也将放在老家的儿子接到京城。

    正好十一之后放假回来,李碧出去逛街的时候,被带着女朋友逛街的刘恒看到了,马上就认出来,这不就是那个让自己在伙伴们面前丢脸的那个李碧么。

    打定主意一定要想方设法的道李碧,这不就想出了这种损招,并且用金钱收买了孙飞,让他扮作李碧的老乡去接近李碧,然后取得李碧的信任,然后想办法然李碧身败名裂,到那个时候绝望的李碧一定会被自己俘获的。

    当然了,这些都是年华根据李碧的话推断出来的,不过年华推测出来的这些事不能说百分百符合,也是百分之九十五的正确率。

    程莲跟屈绯红听完,不由叹道:“李碧实在是太倒霉了,竟然有这样的同学,实在是太变态了。”

    “对了,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啊?”屈绯红想起那个一直自称年华姐姐的女人。

    年华冷哼一声:“她还真算是我表姐!”

    “你说什么?”程莲眼睛瞪大溜圆。

    屈绯红也是一脸的疑问。

    年华回答道:“之前我没认出来,是因为我们两个真的只见过一次,当时家里闹得还非常不愉快,我当然不会去注意她了。”

    程莲问道:“她怎么知道你的事的?”

    “哼,马丹跟那个刘恒是一路货色,在刘恒用手机上网查咱们学校论坛的时候,正巧被她给看到了,等她会去上咱们学校论坛仔细一看,不就知道了么!她为了报复我,就跑到这里,闹了这么一出。”年华都不知道马丹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不去改善跟年家众人的关系,反而去做让人厌恶的事情,真是无了奈了!

    三人这个时候听到门开的声音,赶紧过去,正赶上李碧一脸菜色的出来。

    薛豪站在门口对她们道:“我要问你们的事情,一定都问完了,你们可以去宿舍休息了,不过手机时时开着,要不然我找不到你们。”

    年华李碧点点头,刚要离开,就又被薛豪叫住。

    薛豪嘱咐道:“如果有人威胁你们的话,不要害怕,该怎么做就怎么做,邪不胜正。”

    说完这句话,薛豪带上手上的帽子迈开大步离开了。

    李碧眨眨眼,“他说的什么意思啊?”

    年华则是眯眯眼,已有所思。

    回去的路上,年华对三人道:“我要给家人打个电话,你们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去追你们。”

    程莲点点头,“你去吧!”

    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年华的脸冷了下来,拿出电话拨通一个号码。

    等年华回到宿舍的时候,程莲跟屈绯红正在追着问李碧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看到年华回来的时候,李碧长出一口气,跑到年华身后,然后探头道:“还是让老小告诉你们吧。有些事我也搞不太清楚呢。”

    年华坐在椅子上,咳嗽一声:“嗓子有点紧!”

    屈绯红赶紧帮她倒了杯水,“您请用水!”

    年华一口干了进去,舒服的打个嗝,受到嫌恶的白眼三对吼,这才道:“其实当我听那个人给李碧打过来的电话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不对劲,不过那个时候李碧疯了一样想要买卷子,我怕发生什么意外,才跟着过去的,可是当我到了那个小树林,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就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

    年华马上发现树上的那个摄像头,但是当时她并没有声张,而是偷偷打开手机,打开录音,将她们的话都录了下来。

    而那个照相的人,年华也知道,可是她当时以为那个人是跟孙飞是一伙的,为了不打草惊蛇并没有去阻止那个人。

    当年华拉着李碧离开后,年华跟李碧说了那个人身上可疑的地方,一开始李碧并不相信,年华就跟她说:“既然这个样子,那现在你就跟我演场戏好了,我现在就把词告诉你,你背过来,如果到时候那个人真的没有事情的话,咱们就当玩了,可是如果咱们真的发现什么的话,这也算是证据。”

    李碧一听还挺好玩的,也没有多想就跟着年华录了起来,而年华之所以拿着数码相机,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毕竟李碧的面相告诉年华,这丫头有灾,可是又有贵人相助,能够逢凶化吉,那么这个贵人应该就是应到自己身上了。

    因此年华为了以防万一就把数码相机也拿上了,反正对她来说,这东西也不占地方。

    当李碧看到孙飞上树摘摄像头的时候,心那是咯噔一声,后怕的不得了,幸亏年华长了个心眼,要不然自己就完蛋了。

    接下来年华让她做的每件事情,她都按照吩咐去做。

    烧完卷子后,两人就回宿舍登陆学校论坛,同时年华找公司的电脑高手,将帖子沉到大海里,不让其他人注意到。

    然后就一直等待着,自己跟李碧买卷子这件事爆出,然后自己再做接下来的事。

    说完后,程莲屈绯红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年华,不由同时竖起大拇指,赞道:“年华,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年华对这些赞扬是全盘接收,然后道:“那什么,我出去给我男朋友打个电话。”

    收获无数暧昧的媚眼,“去吧,快去吧。”

    年华含笑出了宿舍,就到了公用的洗手间,进去后,看没有人,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隐身符”还是怎么好用啊,年华隐身出了宿舍楼,不一会儿就到了薛豪审问孙飞的地方,可是那里关着门呢。

    孙飞在苏醒后,被医生断定已经没有事情后,就又被带了回来。

    虽然关着门但是这个难不住她,凭空画了几下,一个“傀儡符”打在一个警察身上,警察突然眼神有些呆滞,不过一会儿就恢复了神采。

    年华控制着他去找了杯水,帮薛豪送进去,年华也趁机进去。

    到了里面孙飞正嚣张的道:“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科级的小警察罢了,你可知道我背后的人是谁么,……”

    孙飞突然不说话了,可是如果仔细看孙飞的眼睛,就能看出他眼神里那巨大的恐惧。

    年华站在孙飞的身后笑了笑,然后离开。

    薛豪看那个警察帮自己送水后,没有离开也没有多说什么,这个警察是自己心腹爱将。

    将注意力从新放到孙飞的身上,板着脸问道:“你到底为什么想要卖卷子给李碧,是不是有人指使你,你要如实交代!”

    孙飞当然不可能回答了,要不然自己那三十万的好处费不就飞了么。

    “的确是有人指使我。”

    一个声音在屋子里想起,孙飞觉得这个声音怎么熟悉啊,仔细一听这就是自己的声音么,可是我并没有说话啊。

    “指使你的是谁?”薛豪继续问道。

    “是教育局的局长刘满的独子刘恒。”孙飞瞳孔瞬间收缩,竟然真的是自己说的话,可是自己并没有让自己说话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可是不管孙飞怎么样,薛豪问的问题他不但都回答了,还把其他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当他看到薛豪旁边的那个年轻警察拿着手机录像的时候,心里更是绝望了,坏了,自己把什么都说去了,这下子不要说上学了,就是刘恒答应给自己的那笔钱也没用了。

    还有更让他恐惧的是,好像有人操控着自己的嘴,让他将埋藏在心里的那些事情都给说了出来,实在是太可怕了,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中邪了。

    想到中邪,孙飞不由打了个寒战,心也开始咚咚咚的急速跳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孙飞只是中了年华的符箓罢了,年华只是让他实话实说罢了。

    而且这个效用还可以持续很长时间。

    达到自己目的的年华又赶紧回了宿舍。

    ……

    薛豪刚从那个教室出来,就看到一群人在院长的带领下大步走了过来,薛豪对带头的人非常的熟悉,他就是他们区公安局的正局长姓冯。

    虽然对冯局长不感冒,可是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快步过去,“冯局长,你们怎么来了?”

    冯局长笑着问道:“薛豪你要去哪里啊?”

    薛豪心里一突,难道现在消息已经透露出去了?那冯局长就是刘满搬来的救兵了。

    想到这里,薛豪道:“局长你是来给刘恒当说客的么?不好意思,我已经让人去带刘恒了。”

    冯局长本来带着笑容的脸马上拉了下来,怒目道:“没有确实证据,你怎么能够随便抓人呢,而且抓人需要的逮捕令你有么?”

    薛豪摇摇头,相比冯局长的怒气冲冲,他则是相当的镇定,淡淡的道:“我只是请他过来接受调查,又不是抓他,不需要逮捕令。”

    薛豪的话,让冯局长噎了一下,刚好命令薛豪将人叫回来,就听到拐弯处,传来怒吼声:“你们这些人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老爸可是教育局长刘满,跟你们公安局的局长冯局长可是好友,我告诉你们不要吃不了兜着走。”

    传过来的声音,让冯局长的脸时又白又青,难看的不得了,可是听声音,就是刘恒的声音。

    很快三人出现在他们视线中,两边是英姿飒爽的公安,中间被夹着的那个染着一头红黄绿三种颜色,就跟大公鸡一样斑斓。

    当刘恒看到冯局长的时候,脸上露出胜利般的笑容,对两旁的警察得意洋洋的道:“你看我说的没有错吧,你们冯局长肯定是来带我回去的,你们这些人等着吃瘪吧!”

    ------题外话------

    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