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惊惧
    “冯叔叔救命啊,他们这些抽条子要抓我去暴打啊,您可一定要救救啊!”刘恒看到冯局长眼睛就亮了。

    冯局长都被这小子给气疯了,虽然自己一过来,明眼人肯定会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但是自己不明说,明白人也不会到处嚷嚷的,可是现在他这么一嚷嚷,谁都知道了他来的目的了,这就从暗处直接给推到阳光下了。

    尤其是现在国家抓这些抓的还挺紧的,自己跟冯局长在自己各自的摊子是老大,管着地下一帮人,可是在人家上面的大领导面前那就是个渣啊!

    万一被抓了典型,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冯局长狠狠瞪了刘恒一眼,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遍在场的人,还好,除了几位老师剩下的都是警察内部人员,可是当他看到挺直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薛豪的时候,那种侥幸消失了,这老小子比其他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好对付。

    自己还是谨慎一点为好,想到这里冯局长板着脸喝道:“你还知道我是你冯叔叔,如果不是你平时不谨慎分不清好人跟坏人的话,怎么会被孙飞那小子欺骗呢?”

    如果是聪明一点的人一听冯局长的话,就知道是要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孙飞那小子身上,反正那小子就是一心想着发财梦的普通小子,那小子也是脑袋不清醒,换了别人都要考虑一下用那张空头支票换自己辛辛苦苦考上的大学。

    而刘恒平时不怎么用的大脑突然间灵光凸显,他开了窍,弄明白后,他是马上点头,一脸委屈的道:“冯叔叔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去结交那些狐朋狗友,这件事根本不是我指示的,都是他小子哀求我说,让我帮他这个忙,说我因为我老爸的关系,最后肯定没事,我看他那么可怜我就答应了!”

    冯局长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这小子还没有傻得太过分,还有点明白,叹道:“既然你已经认识到错误了,以后一定要看清楚什么人可以相信,什么人不可以相信知道么?”

    刘恒听他这么一说,眼角眉梢都露出喜气,连连点头,“冯叔叔,你就放心吧,从今天开始我一定跟他们那些个狐朋狗友都断交。”

    刘恒的脸色也缓和下来,眼睛扫了眼薛豪,看薛豪没有动静,心里咬牙,暗道,早晚有一天我把你给弄下去,省的在我面前碍眼!

    既然薛豪不说话,刘恒只能自己发话,指着刘恒对架着他的那两个警察道:“刘恒已经承认了是孙飞的主事,他最多只算是知情不报罢了,赶紧把他放了。”

    冯局长的话音落下,那两个警察根本不动手,而是看向冯局长斜后方的薛豪。

    一看这种情况,冯局长牙都要咬碎了,实在是太可恶了,自己这个局长竟然连自己局里的人都致使补上了!

    刀子一样的额目光看向薛豪,“薛豪,你赶紧让人把刘恒给放了!”

    薛豪抬眼看着他道:“真是对不起,我不能如您所愿!现在所有的一切证明都是刘恒指示孙飞行动的,当事人承认之前跟刘恒有过矛盾,而且孙飞的笔录也指向刘恒。只要在找到一些证据,就可以确定,指使人就是刘恒。冯局!”

    说着走到冯局长身边,“真是对不起了,恕我不能按您的吩咐做。”

    冯局长脸色变了变,还有什么比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自己的属下撅回来更尴尬的,差点被气了个仰倒!

    虽然最后冯局长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让自己没有太过失态,可是那紧握的双拳,不断颤抖的嘴唇,还是说明了他心里不平静!

    “好!好!好!”一连说了三个好,冯局长脸上是皮笑肉不笑,“那我就要看你薛豪,薛队长能够弄到什么物证!”说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招手将一个人叫道身边,跟他耳语几句。

    当那个警察快步离开后,冷哼一声,就站在薛豪旁边寸步不离!

    薛豪根本不去管身边的冯局长,而是按部就班,转向左边正跟冯局长的视线对了个正着,冯局长冷哼一声,扭过头去,薛豪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

    被年华控制住的胡远咳嗽一声,薛豪看向右边。

    “你现在给那个李碧同学打电话,让她过来一趟。”

    胡远点点头,大步流星走到玉鑫身边。

    玉鑫从冯局长刘恒过来后,禁皱的眉头还没有送开过,这两个人明显是想将刘恒的重大责任从中间给摘出来,要是这样子的话,那两个小姑娘怎么办?

    年华通过胡远的眼看到玉鑫眼里的忧患,轻轻的撞了下他的肩膀,在他疑问的看向胡远的时候,轻轻在他耳边说了句话,“这位兄弟,你就放心吧,这件事好戏还在后头呢!”

    玉鑫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掏出手机给年华打了过去,“年华,你跟李碧现在就过来吧,让李碧过来认认人。”

    年华放下电话,跳下了床,对还在那里想要吃什么的李碧道:“行了不要想了,老师给我来电话了,让咱们过去那里,刘恒被带过来了,让你去认认人。”

    李碧虽然点头但是年华能够看出她心里有点打鼓,哪个平民百姓在知道自己的对手是官员子女的时候心里不犯嘀咕,年华拍拍她的肩膀,“现在你还担心什么,现在咱们两个买卷子的嫌疑已经被完全洗清了,就算对那个刘恒没有多大的处置,咱们两个的责任也没有了。”不过年华心里想的是,刘恒敢向自己宿舍的姐妹动手,不杀了他就是好的。

    李碧琢磨了一下,认为年华的话非常的有道理,拍拍胸脯,“老小你就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这小子敢对我这么狠,我也不能放过他。”

    年华听了她的话,喜出望外,“你这么想就行了。”

    程莲也跳下床,“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真有什么事我也能够通风报信。”

    屈绯红则也有这个意思,“老大说得对,上次咱们姐妹没有一起过去,就觉得对不起你们,这次我们要一起去。”

    李碧完全被感动了,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咧着嘴边哭边道:“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没有经受住诱惑,想要不劳而获,也不听你们的劝,非要一意孤行,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了,而且还牵连到你们。”

    程莲劝道:“行了,都现在了才知道后悔,以后遇到什么事你可要长点心眼。”

    屈绯红在李碧的后背给了一巴掌,“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就算真的掉下来,里面也藏着陷阱呢,不是有钉子就是有毒药,以后你可要仔细分辨。”

    “对了,还有,还有。”程莲又加了一句,“不要以为对你好的人都是真心的,说不定他们心里藏着什么龌龊,你可要擦亮眼睛。”

    程莲跟屈绯红在那里一人一句,说个没完没了,而一向讨厌人家唠叨的李碧,在那里低着头听得那叫一个认真,而且李碧的身高在宿舍里紧紧次于年华,比程莲跟屈绯红都要高,尤其是跟程莲比,差了大半个头。

    把年华给逗乐了,不过为了不刺激这三人的神经,年华还是决定不去调侃了,而是咳嗽一声,当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她的身上后,举起手机,一本正经的道:“咱们赶紧过去吧,要不然就太晚了。”

    听了年华的话,他们才想起,还有正事呢,赶紧穿好衣服。

    出来宿舍楼,姐妹四人干脆用跑的,终于在一刻钟的时间内赶到了地方,程莲屈绯红两人累的跟个死狗一样,在那里吐舌头,李碧也是弯着腰,在那里喘粗气,而只有年华在那里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就跟信步游庭踱步过来一样。

    年华当然能够感受到三双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只是幽幽的说了句,“每天早上跟我一起去跑步。”

    程莲李碧屈绯红马上变了神色,立马不再羡慕了,有那个时间还想多睡一会儿呢,尤其是大冬天的早上,就算到了上课时间也是好不容易爬起来的跟不要说跟着年华,天不亮就出去跑步的,那简直就是酷刑啊!

    坐电梯到三楼,然后就碰到等到楼梯口的玉鑫。

    玉鑫一把拉过年华跟李碧,看四周没有人,将她们四个人带到,安全通道里,看没有其他人在,小声道:“我告诉你们一会儿进去后,要实话实说,不管怎么样,老师跟院长是站在你们这边的。”

    听了玉鑫的话,年华的眼睛闪过一丝温暖,玉鑫老师不用说了,这是自己的班主任,或许因为年纪还轻,所以胸中还有一腔热血。

    而院长一开始虽然不依不饶,可是现在知道自己两人是被冤枉的后,非常的自责,因此在刘满的威胁下也是不屈服,一定要给自己跟李碧一个公道。

    这些当然不是玉鑫更她说的,而是通过胡远的眼睛看到的。

    又想到自己口袋里装着的那个信封,里面那一个个的名字,再加上现在这两位老师的举动,是真的让年华对自己的班级,自己的学院有了归属感。

    在那张纸上有一半的人根本不是自己班上的女生,虽然当初的时候在一起军训,可是现在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年华根本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却是她们站了出来。

    而她对班上那些男生也没有多少责怪,毕竟如果真的换了其他人去买卷子,她也会觉得不公平。

    想到这里年华语气坚定的道:“老师,你就放心吧,从来都是邪不胜正的,你不要看现在刘恒听嚣张的,以后有他瞧得。”说这句话的年华,脸上流露出的自信,让玉鑫心中一动。

    玉鑫这个时候才想到自己只知道年华是石市的,她的父母时公务员,那个时候他没有多想,可是现在想想公务员也十分好多种的,有可能是基层的,也可能是……

    而且年华也对自己说过,有的时候要回爷爷奶奶家里住,难道年华家里也不普通?

    来不及多想,赶紧带着她们过去。

    当年华李碧进去那个地方的时候,李碧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一个椅子上的刘恒,那一脸的骄横跋扈根本一点都没有变。

    年华看李碧的脸色就知道,坐在那里那个跟个大公鸡一样斑斓多彩的家伙真的是跟李碧有过节的刘恒,眼皮落下盖住眼睛里的锋芒。

    而刘恒当看到进来的两个女孩子后,一眼就看到了李碧,冷笑一声,“呵呵,老同学,好久不见啊?”带着一种阴阳怪气。

    李碧的拳头攥的紧紧的,嘴唇被贝齿咬的都青白了。

    年华伸手拉过李碧的手,轻轻的掰开,握在手里。

    感受到手里的温度,李碧看向年华,年华对她微微一笑,李碧突然发现自己一点都不害怕了,对年华坚定的点点头,再次看向刘恒的时候眼神都带着一股煞气。

    在年华跟李碧进来的时候,刘恒只看到了李碧,谁让他妄想了这么多年的李碧,可是当顺着李碧的眼神看到年华的时候,眼睛都直了,那叫一个惊艳啊。

    不是说年华长得多么的倾国倾城,说实在的现在的女孩子们只要长得五官端正,用化妆的技术就能够描绘出一个绝色美人。

    可是现在这样的女孩子实在是太多,美则美矣,就是都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美丽却没有什么灵魂。

    可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不一样,脸的轮廓深刻,个子也高,最最重要的是她身上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气质,以前他认为气质这种东西都是人虚构出来的,要不然称赞一个不是十分漂亮的女人的时候,一般都会说是气质美女。

    可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真的让他感觉到气质是真的可以感受到的,真是真是,太心痒痒了,一时间他早就把李碧给抛到脑后去了。

    现在他想的是如果能够跟这个女孩子肌肤相亲,就算让他立刻就去死,他也心满一足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么。

    年华当然感受到了那恶心的眼光了,说实在的她上辈子根本没有现在这么的出色,而且刚回到从前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不同,可是随着武功的高强,手里势力的增加,心里的强大,由内而外的改变着她的容貌。

    可以说她跟展青云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出色呢,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之前扁平的面孔变得更加的立体,连沈茜在多少天不见她之后突然见到她也是会惊叹,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现在年华的心智在那里当然不会因为有人热情的注视她,而跑过去揍人家一顿,可是现在这个男人的目光却是让她有了动拳头的冲动。

    薛豪当然看到了他们仨人之间的波涛暗涌,起身走到三人中间,请两个人女孩子走到一边的沙发上,然后坐在旁边,指着刘恒问道:“李碧同学,你认识那个人么?”

    李碧点点头,“认识,他之前是我的同学,还曾经追过我,可是我没有答应,他就到处骚扰我,之后我父母调到了外地,我也跟着过去了,之后我们就没有见过面,知道这次!”

    薛豪点点头,张口还要接着问,就听刘恒在那里嚷嚷,“我说薛老头,你也听到了,李碧也说之后没有见过我,我们没有见过面,怎么会陷害她呢。”说完还对待年华色迷迷笑着。

    年华就当没有看到。

    而薛豪根本不理对方,对李碧跟年华道:“我们发现你们学校的墙边都有监控摄像头,而你们烧卷子的地方正好靠近那里,我们警方跟你们学院也都查看过你们那天的监控,发现跟你们说的一样,的确是那个时间那个地方,现在已经排除了你们两个买卷子作弊主观动机,可是就算是你们两个打算拆穿这个买卷子的人,也不能用这么危险的方法,万一到那时候,那个人对你们心生歹意,你们怎么办?”

    越说薛豪越生气,“你们两个现在年纪小不知道人心险恶,你们都是小姑娘,还都挺漂亮,更应该学会保护自己,你们在知道这件事的后最应该做的是将这件事报告给你们老师,让你们老师来处理,而不是自己莽撞的去。这次是你们好运气,要是对方拿着刀,一人给你们一下子,那你们怎么办?”

    年华跟李碧两人低着头听着薛豪的训斥,院长跟玉鑫在一边也不住的点头,虽然现在已经知道这两个孩子是好心,可是这两个孩子也是太鲁莽了,正应该受点教训。

    等薛豪骂完后,院长跟玉鑫也分别输了两句,年华跟李碧偷偷瞄了眼站在玉鑫身后的屈绯红跟程莲,这两位给了年华跟李碧一个同情的眼神,还有那么一丝的幸灾乐祸。

    可是她们两个还没有幸灾乐祸多久,院长就开始教训起她们两个,“你们两个也是如果当时你们告诉老师的话,也不会出现这种事了。”

    院长根本不知道她们两个不知情,可是她们两个本来对这件事就觉得有点对不起年华跟李碧,当时没有跟着一起去,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听着。

    看她们四人良好的态度,院长也消了点气。

    四个小姐妹对看一眼,都感觉有点松了口气。

    不过她们这里轻松下来,坐在主位的那位冯局长开口了,“我说薛队长,既然这位李碧同学也说了跟刘恒根本没有见过面,那么那个孙飞说的,是刘恒让他来诬陷这位李碧同学的事情,肯定就是假的了。”

    说着起身站在刘恒旁边,“你现在可以让人把刘恒给放了吧。”

    说着眼睛看向站在刘恒旁边的两位警察,两个警察还是非常的犹豫,看薛豪没有发话,也就没有离开六环左右。

    冯局长一气之下伸手抓住刘恒,把刘恒拉了起来,这个时候那两位警察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毕竟冯局长是他们局长,他们不可能对局长动手,可是薛豪给他们的命令就是看住刘恒,不能让他被任何人带走。

    薛豪看到两人的脸上的挣扎,摆了摆手,这两位如释负重,毕竟他们也不想跟局长正面冲突,要不然到时候倒霉还是他们。

    起身,薛豪拦住冯局长跟刘恒的去路,郑重道:“局长,刚才孙飞已经交代了,就是刘恒交待让孙飞这样做的,而且孙飞也说了,刘恒跟他说过是在街上看到李碧的,但是李碧并没有看到他,因此因为李碧没有看到刘恒,而说刘恒根本没有作案动机那是不对的。”

    冯局长被气乐了,“作案动机?就凭那个叫李碧的小丫头长得那个摸样,要我说还不如旁边那个叫年华的,以后再找借口,不如就说刘恒看上那个叫年华的小丫头了还可信一点。那小丫头长相娇媚,一看就是在床上非常LANG的。”冯局长已经被气的口不择言了。

    年华的脸冷了下来,院长听着也觉得不像话,“冯局长,请您说话文明一点,你是一位人民警察,不要侮辱了你这身衣服。”

    “真是一颗老鼠是坏了一锅汤啊,人民警察里有你这样的害虫还真是国之不幸啊。”年华冷冷道,说着看了刘恒一眼。

    刘恒被她这一眼看的全身酥麻,“呵呵,年华小妹妹,我看你应该是单身吧,正好哥哥也单身呢,要不这样吧,咱们两个处处怎么样。”说着拍拍自己的胸脯,“我老爸是教育局的局长,到时候我跟我老爸说说,你毕业的时候还可以留校呢,到时候你还可以入京城的户口。怎么样啊,条件不错吧!”

    年华冷冷的看着刘恒,刘恒眨眨眼,就在他以为年华要拒绝的时候,年华竟然笑了,笑的如同百花胜放,“你的条件实在是太好了,好的我都要忍不住答应了。”

    刘恒眼睛一亮,一脸的自负,就知道这些小丫头,根本抵不过这样的诱惑,就算是这样的极品也一样。

    嘴角一挑,露出得逞的笑容,看着年华从沙发上起身,摇曳的走到自己身前,抽空看了眼李碧抽出的嘴角,心里的爽更强烈了。

    当年华将手放到刘恒的胳膊上的时候,薛豪院长还有玉鑫,心里那叫一个失望,可是李碧程莲还有屈绯红则一个表情,不忍心看接下来的画面。

    屋子里的所有人只听到“咯叭”一声,然后听到“嗷”的一嗓子,那叫一个凄惨啊。

    所有人再看过去的时候,刘恒已经抱着胳膊在那里哀嚎,左手捂着右胳膊,而看右胳膊那丁零当啷的样子,就知道是断掉了。

    “冯叔叔,救救我啊,疼死我了。”

    而罪魁祸首年华则是走到李碧身边,接过李碧递给她的纸巾,擦擦手,然后扔到冯局长的脚下。

    冯局长看看断掉手臂的刘恒,再看看一脸不在乎的年华,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当听到刘恒的叫声后,才反应过来,刘恒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地下被人给伤了,这样自己怎么跟刘满解释啊,如果自己处理不好,自己女儿的事情,肯定是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冯局长积在心里的火全部爆发出来,指着年华暴怒道:“你这是故意伤人,是要负刑事责任的,赶紧给我把她给我抓住,现在就给我带回公安局,要是不判你个十年八年的我不姓冯!”

    听了冯局长的话,薛豪就知道冯局长是真的气坏了,院长玉鑫则是慌乱了起来,毕竟他们只是教书育人的老师,看到这一幕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

    薛豪劝道:“冯局长,咱们现在应该先把刘恒送到医院里,救人要紧啊!”

    冯局长一挥手,把薛豪摔倒一边去,“我告诉你,离我远点。”指着薛豪的鼻子道:“我告诉你薛豪,你这个警察也当到头了,等回去我就把你这层皮给你扒了,让你在这里倚老卖老。”

    然后指着薛豪的人怒道:“现在你们赶紧给我把这个人给我抓过来,要不然你们也不要干了。”

    薛豪的人看着薛豪,虽然心里非常矛盾,可是动手的没有,最后没办法冯局长干脆让自己的人上去。

    马上冯局长身后出来两个人,冲着年华就过去了。

    一开始还防着年华怕她动手,可是当碰到年华的时候,她都没有反抗,抓着她的两个人才放心了,抓着年华就到冯局长身前。

    就在冯局长抬手咬牙切齿想给年华一个巴掌的时候,就听到门外一个威严的声音喊道:“冯奇,你给我住手!”

    冯局长听到这个声音,激灵一下子,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歪头一看,汗一下子就下来了,竟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京城市公安局第一副局长仇海波。

    天啊,怎么他来了,他是局长那拨的人,跟仇海波那些人不对付,可是就算怎么不对付那也是暗地里的,明面上人家仇海波还是自己的领导,而且是专管自己的领导。

    冯奇知道仇海波一直在找自己的错误,好把自己给整下去,而自己的靠山虽然是正局长,可是人家仇海波有年家罩着!

    等等,年家?

    冯奇抬头看着年华,眼睛里充满了惊恐!

    年华对他笑了笑。

    无比美丽的笑容在冯奇眼里就跟无比恐怖的恶魔一样。

    冯奇蹬蹬蹬倒退后几步,嘴不由颤抖道:“年,年,年华?”

    年华点点头,“没错,我叫年华!”

    冯奇真的是傻了,能够让仇海波亲自过来,而且还姓年的,还能使谁!肯定是年家的小辈了!

    年家可从来都是那种极其护短的,如果被她的长辈知道自己竟然在这里为难年家人,而且还要把她关起来,刚才自己想要扇年华耳光的事情,肯定也被仇海波看到了,对了,刚才自己还说了一些难听的话。

    越想冯奇的脸色就越差,没想到自己竟然踢了铁板了。

    “你们两个还不赶紧放了她!”仇海波怒道。

    可是冯奇的两个手下根本不认识仇海波,他们也相像薛豪的手下那样,跟冯局长表现一下自己的忠心。

    可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表忠心表错了时候,冯局长伸手就一人一个大嘴巴。

    两人瞬间被打懵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冯局长看着两个忠心耿耿的手下,心里也是有点酸楚,可是为了自己的不得不这么做了,吼道:“我刚才就想打你们了,你们竟然敢这么粗鲁的抓年小姐,你们不用干了,现在就给我出去。”

    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两人竟然被开了,执行冯局长的命令,竟然还被他给开了,这是什么道理。不知所措,让他们根本忘记了要放开年华。

    不过年华根本不用他们放开,两个胳膊一动,轻松自如的从两人的手中脱身。

    而这个时候,已经痛得忍不住的刘恒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痛苦道:“赶紧送我上医院,我都要痛死了!”

    仇海波锐利的眼睛看向刘恒,向后伸手。

    一张纸交到他的手上,冯奇靠的近,能够看到上面的大字,逮捕令!

    “你就是刘恒。”仇海波问道。

    刘恒点点头,“对,对我就是,我是教育局长刘满的儿子,你赶紧送我上医院。”到现在还是用这种命令的口气。

    仇海波根本没有看他,而是对身后的人道:“那就是他了,涉嫌强奸you女,赶紧把他给我带走!”

    仇海波身后上来好几个人,将刘恒带上手铐,拎着就走了。

    冯奇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人家被带走了,只留下,刘恒的呼救声,“冯叔叔,救救我,冯叔叔救救我!”看冯奇根本不敢追过来,气急之下喊道:“冯奇,你答应我老爸什么了,你不想你女儿的前程了,你赶紧救我啊!”

    冯奇听到刘恒的声音,就知道自己这辈子也就到头了,瞬间老了不止十岁!

    “好了,你现在也跟我走。”仇海波让人也把冯奇带走,然后走到年华的跟前一脸的笑容,“年华,你就放心吧,这小子短时间是出不来了。”

    然后转头对薛豪点点头,“你就是薛豪吧!”

    薛豪点点头,不卑不亢。

    年华对仇海波道:“仇大伯,多亏了这位薛豪警官,要不然刘恒肯定已经被放回去了。而且要不是他一直安慰我们两个,让我们不要害怕,我想我们两个肯定会吓得不得了。薛豪警官真是警察里的楷模啊!”

    仇海波听完,果然对薛豪更是另眼相看,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不住的点头,拍拍薛豪的肩膀,“我知道你薛豪,你的能力不错,就是运气不好,我之前看过你的履历,你放心吧,你之前不过是际遇不到罢了。现在么……呵呵。”

    听了仇海波的话,就算是薛豪这种已经波澜不惊的人也有些激动,话里的意思非常好理解,不就是现在自己的际遇已经来了么,没想到自己已经四十来岁的人了,竟然还能够遇到贵人。

    想到贵人,薛豪不由看向年华,他怎么会不知道仇副局长之所以跟自己说那些话,就是因为这个小姑娘的一句话,看起来这小姑娘的身份不一般啊。

    想到冯奇说的年家,他恍然大悟,竟然是年家的人,实在是没有看出来啊,像刘恒那种在京城数不上的官二代都那样,没想到这位真正的太子女,却是这么平易近人,不过想到刚才上去就把刘恒的胳膊弄断,他有点汗颜,或许也只有这里能够看出人家不同寻常的硬气吧!

    仇海波又跟年华聊了几句,就转到院长跟玉鑫面前,笑着道:“真是不好意思,吓到院长跟老师了,年华这位孩子我知道是个好孩子,就是有时候太过柔弱了些,还请两位多帮我们照顾照顾!”

    院长跟玉鑫早就被这一连串一连串的东西给弄懵了,这个时候听到仇海波的话,这才恢复过来,擦擦额头上的汗,可是又被仇海波的话给弄无奈了,柔弱?是我们比较柔弱吧,单手就能够把一个大男人的手臂给弄断,这可不是柔弱的人能够做出来的,这得是多么强大的女汉子才能够做得出来。

    看看又凑在一起说悄悄话的四个女孩子,那个最高的女孩子虽然长得高,但是体形优美,可是还真看不出这么竟然这么强大。

    而玉鑫则是想到年华军训时候,这才想起来,人家可是能够打得过教官的人,那功夫肯定是非常的好了。

    就在仇海波跟院长玉鑫在那里说话的时候,年华抬头问道:“仇伯父,刘恒的证据是不是都齐全了,不会过两天他又出来吧,还有那个孙飞怎么办啊!”

    仇海波摇头笑道:“你就放心吧,我现在已经掌握了确切的证据了。”说着对年华眨眨眼,接着道:“这小子前科累累,这就不需要你们担心了,还有那个孙飞,肯定也落不到好,你就放心吧。”

    年华听完满意了,“实在是太好了,对了,还有那个刘恒的老爸刘满呢?要是他还当这个教育局局长,他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就放心吧,刘满的各种证据也都收集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被双规了!”仇海波回答道,心理面却是暗道他们怎么样你还不知道么,那些资料大多都是你给的呀,也不知道你从哪里弄来这么的证物。

    他当然不知道考试的那几天,年华每次都没有跟宿舍的姐妹一起复习,其实她早就已经知道罪魁祸首是谁,可是她希望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他们当头一击,因此利用那几天的时间收集证据,如果是其他人收集可能非常的困难,可是不要忘了年华可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没两天证据就收集的差不多了,将这些东西交给了仇海波。

    仇海波非常的高兴,一是现在中央正在抓典型,刘满这就是典型,二是年华让自己帮忙,这说明他们之间的联系还可以继续下去,而却不再拘泥于仇家跟年家,只要自己跟年华搞好关系,那好处可是大大的。

    两人定好了计划,就等着这件事暴露出来,中午回去的时候,年华离开李碧她们,就是给仇海波打电话去了。

    看事情已经圆满结束了,年华对院长道:“我希望学校能够恢复我们两人的名誉,那什么不给我处罚就更好了。”

    院长当然不会说其他的了,他到现在还有点反应不太过来呢,只是道:“你放心,你放心,不会给你们处罚的,你们就回去好好休息,等待着放假吧。”

    年华高兴的对院长跟玉鑫鞠躬道谢,“多谢院长跟老师相信我们的清白。”

    李碧也跟着鞠躬。

    仇海波看他们师生这么融洽也听高兴的,看看时间对院长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现在就要离开了,两位有什么事就去忙吧。”

    说着仇海波带着人就走了,年华跟院长玉鑫说了说,也跟了过去,说要送送仇海波。

    而程莲李碧跟屈绯红三个小姐妹也回宿舍了,她们都想着赶紧回宿舍讨论这件事,实在是太有剧情感了。

    而当他们都走后,这个办公室只剩下院长跟年华的老师玉鑫。

    院长叹道:“没想到咱们学院竟然是盘龙卧虎啊。”

    玉鑫问道:“难道年华真的是年家子弟?”

    院长想了想道:“应该没有错误,你也知道我儿子现在在中央某个部门当秘书,说年老爷子将失散多年的小儿子给找了回来,年老爷子的大儿子年部长只有一个儿子,那么年华应该就是他老人家小儿子的女儿了,也是年老爷子的孙女。”

    “那有没有可能是年家支脉的?”玉鑫想了想问道。

    院长摇头道:“年家没有分支,而且年华的长相跟年老爷子还真是有点像,之前不知道没有注意,现在想一想两人的眼睛是如出一辙呀!”

    玉鑫赶紧上网,找出年老爷子的照片,仔细跟年华比对,得出结论,这爷俩不但眼睛像,鼻子也是一样的,不过年华的鼻子要比年老爷子的秀气的多。

    这个时候,两人不得不相信这个平时就跟一个普通学生一样的女孩子,竟然有着惊人的身份,这可是真正的太子女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