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四十章 自食恶果(元旦快乐)
    站在侧门门口,仇海波嘴角含笑对年华感谢道:“年华这次还要我感谢你呀?”

    “这是您帮我,应该是我感谢你,怎么变成你感谢我了?”年华哑然失笑道。

    拉着年华站在偏僻的地方,仇海波和盘托出,低声道:“我早就想把这个冯奇这个人民的蛀虫给整下去,这小子的作风非常有问题,而且贪污受贿是样样拿手啊,可是冯奇非常的滑溜,扫尾扫的非常的干净,在知道我正在注意他的时候,甚至变得异常的低调,现在终于让我抓到小辫子了!”

    对于仇海波的话,年华只是一笑而过,对他说的那么大义凌然是没有什么感觉,她当然不会认为仇海波真的是为了冯奇治下的那些百姓或者是手底下的警察才去整治仇海波的。

    就算真的有也只是非常小的那一方面。

    看着年华离去的背影,仇海波的脸上那叫一个灿烂啊,冯奇这小子竟然敢帮刘满的儿子得罪年华,真是不知道死活啊!

    其实只是用现在冯奇的罪证来说,双规肯定有点太过了,可是谁让他要抓的那个人是年家的太子女呢,现在人家年建党已经是副国级的了,而且年老爷子不要看现在下来了,可是他老手下可是遍布整个中央系统,并且年老爷子的声望特别的高,只要年老爷子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天,就没有人敢动年家的一根汗毛。

    而且看年老爷子的精神状态,再活个十年肯定是没有问题,说不定还能活二十年三十年呢,只要再给年建国十年的时间,最少也能捞个副总理当当,再往上说,说不定能够入常!

    那样,年家又能够持续多年的辉煌,而且听说现在年老爷子的小儿子年建国在没有年家的扶持下以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成了燕赵省的常务副省长,这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啊!

    年家的二代厉害,三代也不差,年家三代的三人都还是在校大学生,虽然都是出身显赫,可是脾气秉性什么的都不差,年泰年夏以后肯定是走仕途的,而年华虽然是个女孩子,现在就可以看出以后的不凡。

    敢对年家的太子女动手,真是活腻味了呀!

    摇摇头,仇海波收起脸上的幸灾乐祸,转头看到在车旁等着自己的薛豪,不禁想到这薛豪算是入了年家太子女的眼里,看起来自己少不得要借花献佛了!

    想到这里,仇海波脸上的笑容更加的亲切了,走到车边,拉着薛豪的手,上了车,当车开动的时候,仇海波对薛豪道:“你这个人非常的不错,我看应该给你加加担子了!”

    听了仇海波的话,薛豪的心剧烈的跳动,领导说给你加担子的时候,你不要以为领导对你有什么不满意,要来压榨你,而是恰恰相反这是预示着你将来要往上走一步了!

    刚才薛豪就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可是没想到这机会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了,怎么不能让他激动呢!眼前闪过那个女孩子的淡然的微笑,他当然知道自己最应该感谢的是谁!

    送走仇海波,年华悠悠然然的回到宿舍,一路上遇到不少自己学院的人,都对她行瞩目礼,跟上午的时候不同,现在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敬佩和一丝丝暗藏的愧疚!

    年华一开始还嘀咕呢,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这么快就传到这些同学的耳朵里了,可是很快她就想起来,某位学长走时的一个动作。

    那位不知道叫什么的学长,临走的时候,将两个小东西装在了主席台上的柱子上,因为柱子旁边是一盆高大的盆栽,所以除了年华之外没有知道。

    而那两个小东西就是微型摄像头跟微型话筒,在主席台上发生的事情,肯定已经流传出去了,而且很快就在学院中传播开来!

    年华暗笑,虽然她对声誉看的比一般的同学淡,但是谁希望自己脑袋上整天顶着黑锅啊,能有好的名声谁愿意去抹黑自己呀!

    而且从今以后谁再去抹黑自己,自己学校的人相信的概率是直线下降,甚至回去激烈反驳,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想到宿舍的姐妹们还都没有吃饭,年华边走边拨打一家再附近非常有名的餐厅的外卖电话,这间餐厅虽然菜肴的味道非常的好,可是对学生来说还是有点贵,年华她们宿舍一起在这里吃过,不过也只吃过一次。

    这次的时间虽然没有带给大家实质性的伤害,可是精神的压力也不容小窥,而且之前姐妹四人虽然表面上非常的融洽,可是女孩子么,肯定都会有点小矛盾,年华跟李碧还好一点。

    年华的心理年龄毕竟比她们大不少,李碧是大大咧咧,虽然脾气不太好,可是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

    程莲屈绯红也都有点小性子,可是这次事件中程莲屈绯红从来没有去指责过李碧年华什么,这更是让年华欣慰。

    叫了一堆她们喜欢吃的东西,又让人给她们送来几瓶低度数的桃花醇酿,反正现在只是在等时间了,只要成绩一出来,她们马上就可以回家了,现在只需要在宿舍里好好等着就行了!

    喝醉了,也没有关系,还能够释放她们心中的压力。

    年华没有马上上去,而是先去大门口等着送酒的人过来。

    当一辆奔驰停到她眼前的时候,她才发现竟然是雷州亲自给她送酒来了!

    “怎么是你呀?随便派个人来不就行了么!”

    雷州摸摸鼻子,“这不是来给BOSS拍马屁么,没想到拍到马腿上了!”

    年华听了他的话笑了,然后问道:“行了,你赶紧说正事吧,怎么亲自过来了,现在可是要过年了,公司肯定非常的忙!”

    雷州一听笑了,弯身从车里拿出一大袋文件,举在年华的面前,笑的十分的憨厚:“这是桃花醇酿必须要您签字的文件和必须您亲自解决的事情!”

    然后跳到车里,扬长而去,留下目瞪口呆的年华,看看那一袋的文件,再看看远去的车,喃喃道:“没想到连一向淳朴任劳任怨的雷州,都变坏了!”

    可是再怎么的郁闷也没有办法了,年华只能一手拎着那箱子已经伪装成饮料的箱子,一手拎着那袋文件,神情萧瑟的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当年华回到宿舍的时候,程莲李碧还有屈绯红在那里说的那叫一个兴高采烈的,时不时的还传来笑声。

    “咳咳”年华咳嗽了两声,三对六只漂亮的大眼睛看了过来。

    “英雄!”

    “英雄回来了!”

    “赶紧坐下,看你这一头的汗啊,姐姐给你擦擦!”

    年华被人推在椅子上,这三人又是端茶又是擦汗的,那叫一个殷勤啊。

    “你们这是怎么了?”年华挥手拍走屈绯红拿着纸巾的手,推开已经碰到自己牙齿的水杯,无奈的道。

    “呵呵呵……”程莲李碧屈绯红的笑声那叫一个谄媚啊!

    这三人中又以屈绯红为最,其实屈绯红一直对程莲李碧隐瞒着年华救自己的那个秘密,虽然年华并没有让她看到太过血腥的东西,可是也朦胧知道一些,而且那些个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的人们年华那叫一个毕恭毕敬,就知道年华的手段有多么的厉害。

    那件事没有让屈绯红害怕年华,毕竟年华是为了救自己才那个样子,感激也不能代表她的心情,慢慢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屈绯红更是发现,年华一次也没有说过那件事,对自己也跟之前一样,感激慢慢的转化成敬佩。

    屈绯红知道年华在自己心里就是一根定海神针,越扎越深!

    在这次的时间上,屈绯红更是担心,毕竟现在是学校,你不能去杀了孙飞或者谁,这也解决不了问题。

    虽然就算年华不上大学,以她的本事在社会上也能风生水起,可是毕竟这是一个缺失,一个遗憾。

    当知道这件事情和平解决的时候,屈绯红松了一口气,而且在知道事情经过后,对年华那是更加的崇拜了!

    程莲跟李碧虽然对比屈绯红差一点,但是对年华也是由衷的佩服,尤其是李碧,根本算是再造之恩了,要是她自己傻乎乎去的话,刘恒的计策已经完美的实现了!

    “呵呵!”有事一顿傻笑。

    年华翻了个白眼,起身就要离开:“既然你们现在都有点神智不太正常,为了我自己不被传染,我还是先离开,等你们好了的时候在回来吧!”

    “唉!”李碧一把抓住年华的胳膊,嘟囔道:“我们这不是要表达对你森森的敬佩之情么!”

    年华躲开她的爪子,冷哼道:“真是对不起了,几位女侠,敬佩我还真没有看出来,惊吓倒是满满地!”

    程莲李碧屈绯红对看一眼,也知道自己有点过了,抓抓脑袋,恢复了原态!

    屈绯红坐到年华的傍边笑道:“我们这也是因为今天过得实在是太过刺激了,才这个样子的。话说!”屈绯红的脸有点多云渐阴了,“话说,老二还有年华,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竟然没有跟我们说过一句,把我们还给蒙在鼓里,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呀!”

    屈绯红真的是有点生气了,敬佩不敬佩放到一边,这跟她现在说的这件事没有关系,这么大的事瞒着自己跟程莲,是不是太不把我当自己人了。

    程莲一听屈绯红的话,脸也阴沉下来,刚才光顾着高兴了,这些事就给抛到脑后了,现在人也到齐了,正是算账的好时候!

    李碧一听她们的话,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扭动着自己的手指头,小声道:“那什么还不是怕你们阻止我们么!”

    “这……”程莲想了想好像如果当时自己知道的话,肯定会阻止的。

    李碧猛点头,可是心里那叫一个尴尬啊,自己一开始就是奔着卷子去的好不好,不是想着去揭穿什么,这都是买完卷子之后,年华一手操控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告诉你呀。

    当然了这些话,她当然不会说了,李碧已经跟年华串过口供了,不管对谁说,都说这是从一开始就想好了的对策,不是临时起意的。

    年华等了一会儿,发现这两人都把攻击对准了李碧,自己则跟看热闹的差不多,更是好笑的不得了。

    “咳咳!”年华咳嗽两声,当三人的注意力都到了她的身上后,年华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一阵的敲门声。

    年华挑挑眉毛,来的还真是时候,起身走到门边,打开门,过了一会儿,回来后,手上就拎着不少的东西。

    当年华将盛放着这些东西的盒子打开后,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把八个盒子都打开后,不要说吃货李碧的眼睛,就连程莲屈绯红的眼睛都直了,口水一串串的往下流。

    “天啊,好香啊!”李碧扑到桌子上,闻着食物的香气,一脸的幸福啊!

    程莲屈绯红也觉得自己的肚子被勾引的咕咕想,她们这才想起来,中午饭她们还都没有吃呢,不过是因为事情的发展实在是曲折,她们也过于激动了,就把饿肚子这件事给忘得记了。

    年华从箱子里拿出两瓶酒,放到桌子上,看着这三只小馋猫的馋样给逗乐了,“行了,不要在看了,赶紧吃吧!”

    程莲李碧屈绯红赶紧拿出自己的餐具,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嘴里,实在是太好吃了。

    年华则是不紧不慢的拿出几个纸杯,虽然简陋但是也就凑合了,一人一杯倒好放到她们跟前。

    看着她们疑问的眼神,年华笑道:“这两天的事情有点刺激了,咱们喝点酒缓和一下精神。”

    程莲端着杯子有点犹豫,“可是我从来没有喝过酒呀!”

    年华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然后才道:“你们放心吧,这些酒的度数非常的低,只有淡淡的酒香,喝一瓶都不会醉得,而且比饮料好喝多了。”

    眨眨眼,程莲试探着尝了尝,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惊喜道:“实在是太好喝了,只有一点点的酒味,可是一点都不苦都不辣,实在是太好喝了!”说完咕嘟咕嘟的喝了一杯。

    看宿舍里最不会喝酒的程莲都喝了,李碧这个酒罐子跟能喝一点啤酒的屈绯红更是没有顾虑了!

    宿舍的人是开怀畅饮,最后年华拿来的那几瓶酒都干掉了,虽然说是不会醉,可是如果喝的酒量过多了,还是会醉得。

    吃过饭,程莲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其他人好一点,但是也有点困,年华让李碧屈绯红自己去床上睡觉,而她自己将程莲抱到床上。

    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收拾好,打好包,打开门,将“请不要打扰”的牌子挂上去,转身离开了。

    将垃圾扔到垃圾箱,年华拍拍手,想了想,给展青云拨打了一个电话,可是始终处在关机的状态,知道展青云还在进行艰苦的训练,上次见到展青云的时候,他就已经说过了,他希望将这个中央警卫团好好训练一番,至少不要名不副实!

    上次见面的时候不过是刚刚开始,越往后越艰难,年华觉得展青云根本是想把那些人给练成兵王,虽然达不到特勤大队的水准,可是一定要跟特种兵靠齐,想到这里,年华不禁暗自同情起那些人!

    思考中的年华突然感觉道书包在扭动,就知道这一个上午,某个小东西是要憋不住了,把手伸进去安慰一番,同时快步向校园门口走去。

    当年华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路边正停着一辆车,之所以注意到那辆车还是因为,车上坐着一个今天上午才见过的人。

    看到年华出了学校,马丹立马从车里下来,冲到年华的身边,一脸的阴郁,“跟我走!”说完当头上了车。

    可是当车要开动的时候,还不见年华上来,摇下玻璃对年华吼道:“你听到了没有,我让你上车!”

    年华看着她面部表情!

    马丹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个女孩子可不是对她毕恭毕敬,不敢大声说话的人,而且自己还有把柄在人家的手里抓着。

    都怪自己被人一撺掇就给忘记这件事,努力压下自己心中的愤怒,强笑着道:“年华,你放心我可是你姐,我还能对你怎么样么,我叫你上车不过是因为想带你去个好地方。哦,对了,你在京城还没有什么朋友呢吧,你放心,姐姐我的交往很广的,到时候你就不用整天猫在学校里了。”

    说完还对年华抛了个媚眼,“赶紧上来车吧!”

    年华眯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马丹,把对面的那个人看的心里发虚,年华就知道她叫自己过去肯定是不安好心的。

    没想到经过上午的事,马丹竟然还没有接受教训,竟然还想对自己设局,那干脆就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年华点点头,打开后车门坐到车里。

    而马丹则是松了一口气,刚才她还以为这个小丫头识破自己的计划了呢,而且这小丫头的眼神好厉害啊,看的自己小心肝扑腾扑腾的跳。

    哼,小丫头落到我的手里,我让你再猖狂,我让你夺走外公的喜爱,哼,哈哈!马丹仿佛看到未来的年华一身的憔悴,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恐惧。

    “哈哈哈哈哈!”

    驾驶座的上的那个长相俊美可是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家伙,看了眼她道:“马姐,你请你不要笑了,我正在开车呢,请让我保持注意力好不好!”

    马丹的笑声戛然而止,她也是刚刚才发现自己笑出声的。

    赶紧从后视镜看坐在后排的年华的表情,看她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事情,再看到年华不过是在那里认真玩手机后,松了一口气。

    虽然上了车就由不得她去不去了,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小丫头跳车出去怎么办啊!到时候知道自己跟她在一起的话,外公肯定饶不了自己,自己整她也要让她有苦说不出!哼!

    一路上,马丹跟年华没有交流过,而坐在驾驶座位上的那个司机则是经常从后视镜偷看年华,想到马丹跟他们交待过的事情,他恨不得马上现在就到了目的地,这个女孩子实在是太极品了,自己根本没有玩过如此极品的女人,自己这次真是沾了马姐的光了!

    不过在垂涎的同时,还是有点担心,刚才他可是听到了马丹自称这个女孩子的姐姐,那么她们两个说不定有亲戚关系,马丹的身份已经不是自己能够够得着的,要是这个女孩子的身份更加的高,自己一群人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可是想想马丹的保证,看看这个女孩的长相,贪婪将一切都盖住。

    年华当然知道这两人偷看自己,可是她也想看看马丹到底想到要怎么对付自己,如果真如自己想想的那个样子话,就算是有外公外婆的面子,这个马丹也不能留了!

    年华的宗旨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奉还!

    随着景物的变化,年华发现车已经渐渐驶离市区,正在往郊区行驶!

    “等等!”年华叫道!

    马丹激灵一下子回头温柔的问道:“怎么了?”

    可是年华还是能够从她的眼里看到一丝的警惕!

    “刚才出来着急了,我要上厕所!”年华看着她道。

    马丹皱皱眉,“难道你就不能忍着点,现在已经要到地方了!”

    年华冷笑道:“你是想让我拉在车上么!”

    年华的话一落地,马丹还没有说什么,开车的男子慌乱了,赶紧回头催促道:“我马上停车,你们赶紧去,赶紧去!”这辆车就跟他小老婆一样,如果不是马丹开口了,他这辆车上都没有拉过人!

    马丹也知道他这一脾气,如果不是其他人的车都不在的不在,坏了的坏了,也不会用他的车,没有办法,只能让年华去,不过:“我怕这里有什么坏人,我跟你一起去怎么样!”

    年华点点头,就这样车在路边停了下来,正好这里有个加油站,年华跟马丹去加油站的厕所方便一下!

    马丹没有进去,只是在门口等着她,过了好一会儿,年华出来了。

    马丹跟年华路过营业员的时候,抱怨道:“你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啊!”

    “哦,大便干燥!”

    马丹:“……”

    “田帅肯定等的着急了,快走吧!”马丹觉得跟年华真的是一点话都没有!

    在她们身后,营业员奇怪的看着马丹,有点纳闷。

    等上了车,田帅开着车继续前进!

    年华继续玩手机,马丹继续从后视镜里看着年华,而田帅开车的时候,也时不时的看看后面。

    三人就以这种状态到了郊区一个非常大的仓库集中地,田帅直接把车开到一个大仓库外面。

    “到了下车吧!”马丹自己也下了车。

    年华非常听话的收起手机,跟着他们进了这个仓库。

    在外面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可是当进入仓库的时候,却是另一番样子,有别于仓库外的清冷,里面是火爆一片啊,强烈的舞曲混杂着尖叫声是震耳欲聋!

    年华感觉自己不像到了仓库,而是到了舞厅。

    仔细看过去,其实里面并没有多少人,年华数了数,算上自己身边的这两个人也就七个罢了,算上自己就是八个!

    不过清一色都是那种年纪也就是二十左右的不良少年,当看到马丹带着年华进来后,这些人的眼里放射出狼的光芒,年华现在真正确定他们想干什么了,而马丹到底想把自己怎么招!

    把自己给弄死她还没有这个胆子,可是如果只是让自己被凌辱,然后拍上照片或者更甚录上相,自己就有更大的把柄在她手里了,那个时候只要自己还要脸面,就一定会认她予取予求!

    果然不出年华的所料,本来站在她前面一些的马丹,凑到年华跟前,想凑到年华耳边说话,可是发现自己不够高,眼中闪过一丝羡慕嫉妒恨,冷哼一声小声道:“姐姐我这次来这里就是让你好好放松放松的,不要总是端着大小姐的架子,还是让你沾点这些凡夫俗子的俗气,省的你总是当自己是天上的仙女!”

    马丹说完看向年华的脸,她觉得这个时候的年华肯定会悲愤交加,表情一定好看的可以,可是当她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年华的脸上不但没有惊恐,反而挂着淡淡的笑容!

    难道都到了这个时候,这个白痴女人还不知道她将要面临的是什么么?

    想到这里马丹的脸都有点狰狞了,一把拉住年华的衣领,怒道:“你怎么能够这么淡定,难道你就不知道一会儿,你要被他们怎么样么?”

    年华轻笑着拽下她的手指,笑着道:“qiang奸?还是lun奸啊!”年华抻抻自己的衣服,毫不在意的道:“我早就才到了,你没看到我正在等着呢么!”

    马丹听了年华的话,有点呆愣了由道:“你早就猜到了,那你怎么不跑呢?”

    年华用奇怪的眼光看着她。“跑?我为什么要跑啊,我怎么也要确定一下我表姐到底是不是真的要把自己的亲表妹亲手推到火坑了。”说着笑着摇摇头,“没想到你竟然真的会想这么做,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哈,你这个白痴,竟然早就猜到了,竟然还不跑!你这是个傻子白痴啊!”马丹咬牙切齿,“真想让外公看到你现在这个愚蠢的摸样!”说完,手一挥!

    等在一边早就蠢蠢欲动的男人们,yin笑着围了上来!

    马丹退到一边,大声吼道:“现在你们赶紧给我上,现在马上!”挥舞着手臂,马丹都要被年华给气死了!

    回头对最后那个男生道:“赶紧打开摄像机,把这些都给我拍下来!”

    马丹跟那个男生说完话,眼睛泛红的转过头来,正要看一场好戏,就发现围着年华这些男人停下了缩小包围的脚步,而是站在那里不动了,包括跟她一起来的田帅!

    马丹更怒了,怒火冲天的喊道:“你们还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紧上啊!”

    可是让马丹更加生气的事情发生了,这些人转过头来,对着马丹冷笑。

    跟她一起过来的田帅更是冷笑道:“马姐,既然你说了要给我们弄来一个极品过来,让我们几个好好玩玩,现在人呢?”

    马丹一听更觉得不对劲,“我不是把人给带来了么!”说着的时候她顺着几个人中间的缝隙看过去,发现对面不要说人影了,连个头发丝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马丹愣住了,这不对,上前分开几人,“不对,她刚才明明站在这里的!”可是现在真的是没有人了,转身看看四周,整个仓库了根本就没有年华的影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想到田帅是跟自己一起过去的,赶忙去拉田帅,“田帅,你可是跟我一起带着年华过来的,她明明跟着咱们一起过来的!”

    可是出乎她的预料,就见田帅一下子甩开她的手哼道:“你这是在让我撒谎么!”

    马丹心里一惊倒退两步,因为她突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田帅接下来的话证实了她的预感。

    就听田帅道:“没错的确是我跟你接上了那个女孩,可是在你跟她一起去厕所之后,就是你一个人上来的了。我问你女孩子呢,你明明说,一惊被老大给带过来了。”

    听了田帅的话,马丹真的傻了眼,“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明明记得带着她上来了!”

    “不可能,不可能!”马丹抓着自己的头发,疯狂的摇着头。

    到嘴的鸭子飞了,这些人心中憋着一股怒火,当田帅讲述了一下他看到的那个女孩子的样子后,他们更是胸中的怒火更加的旺盛了。

    看着马丹的眼睛也变了颜色,其中那个老大yin笑一声,“既然没有弄来小美人,那么马大小姐,你就跟我们乐一乐吧!”

    说着几个人朝着马丹扑了过去!

    当自己的上衣被脱下时,马丹才发现事情已经失控了,看着这些人绿油油的眼睛,她真的害怕了,使劲护着自己的裤子,同时吼道:“我是马家的大小姐,你们敢对我动手,我们马家不会放过你的,而且,而且我还是年家的外孙女,你们不要命了!”

    她以为再搬出马家跟年家后,这些人会知难而退,可是她完全猜错了,这些人内心的欲望已经被无限放大了,就算她说什么,他们已经听不进去了!

    只徒留一地的狼藉,年华就在角落里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她不是没有同情心,她虽然不是热心人可是也并不是冷血的人!

    年华能够对宿舍的人伸出援手,能够为了李碧将刘恒冯奇还有刘满给正下台,为了年泰就能够弄垮李家,就说明了她是一个及其护短的人。

    而堂哥跟表姐其实在年华的眼里是平等地位的,如果马丹没有这种险恶的心思,年华对她肯定不错!

    可是!可是!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的狠毒了,如果自己没有这一身的本领的话,肯定已经跟她一个模样了!

    那个录像机一进在年华消失的时候可是运作了,现在的这个场面都记录在里面,还有马丹哀求时说的一切话都在这里面了!而且某些地方跟当时真是的画面还有话语已经有些出入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这些人终于餐足了,而马丹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就在这些男人穿衣服的时候,门轰隆的一声被打开,年建兰年泰带着一帮警察闯了进来!

    年建兰一脸的着急,可是当看到里面的场景的时候,傻了眼,看到自己赤身裸体的女儿,一身白浊躺在那里生死不知的时候,一下子就背过气去。

    年泰赶紧抱住她,使劲掐她的人中,年建兰这才好不容易才缓了过来。

    如果不是事情太过突然,不但年家就连马家肯定都会将这件事给掩盖住,毕竟如果马丹并没有被伤及根本的话,还能嫁的不错,毕竟现在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的老旧思想了!

    可是现在如果已经暴露在阳光底下了,被qiang奸,而且不止一个人,已经构成lun奸了,就算马丹是受害者,可是这也为马丹的身上蒙上了一层巨大的阴影,就算以后马丹能够找到一个情投意合的门第相当的男朋友,如果被对方的父母知道的话,就算同情马丹,也不会给自己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女朋友或者是妻子!

    年泰身后的这些警察虽然算是年家的人,而且就算现在答应的好好的,也不能保证他们不说出去,你又不能把他们给都杀了!

    那几个男人还没有晃过神来,就已经被困住了,当年泰看到马丹的惨状的时候,皱皱眉头,虽然自己对马丹也没有好感,但是毕竟也是亲戚。

    将身上的衣服脱下,盖在马丹的身上!

    当年泰打算拨打120的时候,年建兰冲了上来一把排掉他手里的手机,哭着道:“不要打电话了,不要打电话!”

    年泰赶紧把手机捡起来,以为自己姑姑是有点受刺激过度这才行为失常了,可是当又一次去打年泰的手机的时候,年泰才觉出不对劲。

    皱着眉头看向年建兰:“姑姑,我先要给马丹叫救护车,她现在这个情况,如果不赶紧叫救护车,就危险了!”

    年建兰只是摇着头,哭嚎着并没有其他表示!

    救人要紧,年泰又要去拨电话,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年建兰将年泰的手机抢了过去,摔在地上。

    这下子年泰怒了,“姑姑,你这是在干什么啊,我是要救你女儿,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不想救人啊!”

    年建兰这会终于说了话,她哽咽道:“年泰,姑姑求求你了,不要叫救护车了,就算马丹真的被就回来,她哪里还有脸活下去啊!”

    听了年建兰的话年泰都震惊了,这是一个妈妈会说的话么?

    而这个时候还有点意识的马丹也清楚的听到自己妈妈的话,本来强大的求生意志完全被这句话给摧毁了。

    年泰当然不会放弃救人,可是他又无法对年建兰动手,干脆出去借了一个警察的手机!

    这个过程中,年建兰就坐在马丹身边,木木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很快附近最近的救护车就到了,将马丹送上救护车,年泰跟年建兰分两边坐着,年泰就听着年建兰一个劲的在那里小声嘀咕,什么耻辱,什么怎么活!

    就连救人的医生都看不下去了,说了年建兰好几次,“你这个做妈妈怎么能这个样子呢,你女儿求生的念头是越来越弱了,你怎么这么狠心啊!”

    年泰也道:“姑姑,马丹是你的女儿,可是你不能决定她的生死!”

    被年泰还有医生骂过后,年建兰爆发了,指着马丹吼道:“是我这个妈妈狠心吗,我生她养她,这么多年,早就盼着能够找一个好女婿给我张脸,可是现在她已经是残花败柳了,还被这么多人看到,你让她拿什么脸去活啊,就算活着也是给我们一家人抹黑啊!”

    说完一屁股坐到地面上,哭嚎道:“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看着就算刻薄寡情但是平时还是一副优雅贵气的姑姑,现在就跟个泼妇一样,年泰已经无话可说了。

    就在这个时候,正在给马丹经行抢救的医生喊道:“赶紧来电击,伤者已经没有心跳了!”

    年泰过去求道:“医生,你一定要救救她!”

    “我尽力!”

    经过一阵忙碌的抢救,最后马丹还是没有救回来,年泰握紧拳头,大力的打在车上,拳头上都青紫了,可是年泰一点感觉都没有!

    看着在那里哭嚎的跟个泪人一样的年建兰,年泰真的怀疑,这个女人流的真的是泪么,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狠的人心。

    这个时候抢救的医生过来道:“还请节哀顺变,如果你们能够早点叫救护车的话,到不了这种地步!”然后顿了顿又道:“其实如果那位女士不是说那种话让这个女孩子丧失掉求生意志的话,事情也会有转机,可惜……”

    听了这话,年泰捂着脸,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就听年建兰在那里咬牙切齿的道:“如果年华那个小丫头片子,早点打电话告诉我们的话,马丹就不会这个样子了。”

    年泰一听这话终于爆发了,“姑姑,你现在竟然把责任归在年华身上,明明是年华好心好意的打电话把事情告诉咱们,如果不是她告诉咱们的话,我们到现在还找不到马丹。”然后伸出手指指着年建兰道:“如果不是姑姑你,不让我叫救护车的话,马丹根本就死不了,那个时候马丹的求生欲望还非常强烈,就算是上了救护车,如果不是姑姑你在她耳边说那些难听的话的话,马丹也不会放弃求生意志!”

    年泰的话犹如当头赫棒一样,打在年建兰的心底。

    回想自己说的话,年建兰终于从看到马丹之后的不在状态回过神来,终于明白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的年建兰傻在了那里!

    女儿的遭遇让年建兰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现在清醒过来的年建兰怎么能够承受的住,这么强烈的打击,一口气没有上来,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救护车上的人又来抢救年建兰!

    而年华现在也就站在这个救护车上,低着头透过车顶看到一个半透明的乳白色的东西从马丹的头顶飘了出来,可是当看到车顶的年华的时候,那漂亮的脸蛋狰狞了,獠牙从嘴里伸了出来,直接就变成了厉鬼!朝着年华就冲了过去!

    年华一道“逐煞符”打落厉鬼的煞气,是去煞气保护的马丹,变成了透明,慢慢消散在了天地间。

    当救护车到了医院后,年华跳下了车,转眼不见了,在她消失的地方,一片树叶落了下来!

    而在另一个地方的年华,猛地睁开眼睛,脸色白了白,喉咙了一阵翻腾,很快又恢复了原态!

    袁天玄围着她转了转,幸灾乐祸道:“年华怎么样,这个滋味不太好受吧!不要看你现在已经凝聚了魂珠,可是现在你的魂珠还非常的稚嫩,你现在肯定是感觉天昏地暗。那种滋味一定非常的好啊!”

    年华抬头看着袁天玄,温和的笑了:“既然这样,那你就一辈子都呆在玉符里吧!”

    “爱爱!”袁天玄一听不好刚要求饶,就发现自己已经回到玉符里了,暗骂了句小心眼,叹了口气,又跟两只猫玩了起来!

    第一次利用魂珠将自己的意志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转移到其他东西上的年华,感觉非常的不好!

    其实从厕所出来的时候,跟马丹会和的那个年华已经不是真正的年华了,而是年华附在叶子上的精神力,她能够让指定的人看到自己,所以加油站的营业员没有看到年华,当看到马丹跟年华说话的时候,还以为马丹是在自言自语!

    而当马丹跟田帅走后,年华才出来,那苍白的笑脸,让营业员一见到及以为是生病了,赶紧叫来救护车,年华是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里,检查检查血糖低后,年泰把年华接回家。

    而在路上的时候,年华跟年泰说起,马丹跟一个陌生人带着自己去参加朋友聚会,可是自己突然之间身体不舒服就回来了,而马丹自己跟着去了。

    等年华到家后,年建兰就急急忙忙打来电话,说有人绑架了马丹要赎金。

    ------题外话------

    老高祝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快乐,希望大家在2014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