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失望透顶
    当然了打电话这件事也是年华安排的!

    现在这件事年华已经有了完美的不在场的证据,而且有了今天上午的那件事年华身体不舒服的事情也有了很好的解答!

    年华到了年家舒舒服服的睡了一个大觉!

    不过年华舒服了,年家却是乱成了一团,不管这么说死的这个人都是年家的外孙女,年老爷子跟年建党在伤心之余下令速查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燕赵的年建国也在路上。

    年建兰跟马盛就坐在年家客厅的沙发上,马盛抱着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年建兰,不住的安慰。

    这个场面让年建党看了也一阵的难受,虽然因为建国的关系,自己的妹妹跟年家闹翻了,可是毕竟是自己爱护多年的亲妹妹,看她这个样子怎么不让他心痛呢!

    坐在年建兰旁边,年建党轻声劝道:“建兰,你不要这个样子,要是丹丹在天上看到你为了她这么伤心,她一定会更难过!”

    谁承想听了年建党的话,年建兰的哭声顿了顿,更加的大声了。

    年老爷子跟年奶奶本来年纪都大了,如果不是佩戴者年华送的“康泰玉符”,身体比之前好了不少,肯定受不住。

    可是看到自己闺女这个样子,再想想当初自己丢了建国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强撑着安慰起女儿。

    而年建兰越被安慰是越来劲!

    这个时候坐在旁白的年泰冷眼瞧着自己姑姑惺惺作态,终于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

    年泰的笑声,引得年家的人怒目相对,更引起马盛的怒火,他刚要指责年泰,就听妻子大哭一声,背过气去了!

    也顾不得去指责年泰,赶紧给妻子掐人中,嘴里焦急的喊着:“建兰,建兰,你醒醒啊!你醒醒啊!”

    年奶奶擦擦眼角的泪水,吩咐马盛:“马盛,你赶紧把建兰放到房间里去,让她好好睡一觉!”

    马盛赶紧将妻子抱起来,上了楼进了房间。

    年奶奶也跟着上去帮忙。

    当他们走后,年老爷子年建党眼里的愤怒消失一些,年老爷子起身,“你们爷俩跟我过来!”又瞪了年泰一眼。

    年泰受到爷爷瞪视后,有收到自己老爸的一瞪,摸摸鼻子乖乖的跟在他们后面,去了年老爷子隔音效果非常出色的书房!

    进了书房,年建党将房门锁好,爷三个坐下来后,年老爷子盯着年泰,一字一顿道:“你现在就把你为什么发笑告诉我,难道你就不知道现在是你丹丹妹妹死了,你姑姑姑父正难过的时候么?”

    年泰听了爷爷的话,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我姑姑姑父会难过?爷爷你们就不要开玩笑了!爷爷你不会到现在还以为马盛是什么好人吧!”

    年老爷子一拍桌子,年建党赶紧拉着年泰,训斥道:“不要惹你爷爷生气,好好回答你爷爷的问题!”

    年泰却是豁了出去,干脆把一切都揭开:“我记得我十年前就跟你们还有姑姑说过,马盛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要看他在姑姑面前毕恭毕敬的,其实花花肠子非常的多,我不止一次看到他跟一个女人亲亲秘密的约会,告诉姑姑后,当时她挺生气,可是没两天就被马盛那小子给哄回来了!反而对我不满意,对了,还跟我妈妈告状,最后我还挨了几下!”

    说着冷笑出声,“听说人家的儿子都好几岁了,现在马家除了姑姑不知道其他人都知道吧!”然后眼睛看看年老爷子又看看年建党,“我猜你们也知道吧!”

    年老爷子叹了口气,一脸的苦涩,年建党也是一样,“年泰,你应该知道你姑姑的性子,那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我们也曾经给你马盛了点教训让他迷途直返,可是没想到最后却是你姑姑亲自过来找我打架,你姑姑甚至拿着用死亡威胁我,我怎么办?我没有办法啊!他们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有咱们年家在,他们马家也不敢对你姑姑她们娘俩怎么着,人前人后还都要哄着供着!那对母子,他们也不敢放到台面上来!”

    年泰就知道马家的什么事能够瞒得过这对父子啊,没想到自己姑姑不想自己这个侄子就算了,竟然连自己的哥哥跟父亲都不相信了!

    年老爷子叹道:“这都怪我们太宠你姑姑了,把她惯成这样的性子!”眼睛看向年泰劝道:“你姑姑虽然有点不分好歹,可是本性还是不错的,现在你表妹已经没有了,我也老了,你爸爸也逐渐老了,你就是你姑姑最后的依靠了,以后你可要多照顾照顾她呀。”

    可是出乎年老爷子的预料,没想到年泰马上就拒绝,“爷爷,我可不敢给她靠啊!到时候她靠着我,再给我一刀子,我上哪里去喊冤啊!”

    年老爷子刚要发怒,就被年建党给制止了,知子莫若父,年泰不是那种随便就能够说出这种话的人,轻声问道:“年泰,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告诉我跟你爷爷吧!”

    年泰刚要张口可是看看年迈的爷爷,他真的不知道爷爷能不能经受住这种打击,可是他这一眼被年老爷子看到眼里,老爷子自己心里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闭闭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眼里已经有了年轻时候的神采,坚定的道:“年泰,你说吧,爷爷能够承受的住!”

    年建党看看父亲,想了想还是对年泰点点头。

    看两位长辈都这个样子,年泰也就不再坚持了,开始诉说道:“当时姑姑找到我的时候跟我说马丹被人绑架的事情的时候,我刚把年华送回家,年华也听到了姑姑的话,大吃一惊,因为她才跟马丹告别的。原来今天下午的时候,马丹一直在门口等着她,当她出了学校后,就让年华跟她一起去个地方,说是因为上午的事情非常过意不去,带她出去玩一会儿。”

    “年华想了想也就答应了,可是在半路的时候,她肚子有点痛,就在半路下车,到路边的加油站上厕所,马丹也跟了下去。最后因为年华实在是太过难过,就没有去,而是马丹自己去的。等马丹走后,营业员看年华脸色苍白,叫来救护车。当我接到年华的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在医院呆了一会儿了,医生说她是吃坏东西了,拉的虚脱了,然后造成了血糖太低。”

    听着年泰的叙述,年老爷子跟年建党没想到这件事跟年华竟然还扯上关系了!

    年老爷子也想起来,当时自己那平时无比健康的孙女,脸色苍白,身体虚弱成那个样子了,就知道是病得不轻,摸摸额头,都有点发烧了!现在吃了药正在床上休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虚弱的年华呀!

    那个时候他也才明白原来武功高强还是抵不过小小的病毒啊,自己孙女也不是万能的!对年华更是怜爱有加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跟年华又扯上关系了!”年建党皱眉问道。

    “您听我往下说啊,当姑姑给我打电话后,年华就将她跟马丹他们分手的位置,还有车的颜色牌照,驾驶人的样子穿的衣服都跟我说了!我就让人将沿路的监控都调了出来,沿着路线找到了郊区的仓库!”

    年泰继续诉说,“我们带着人到了那里的时候,破门而入的时候,就……”年泰有点说不下去了,捂着嘴静了一下咬牙切齿的道:“当时的那个样子,我都想把那几个小子一个个的凌迟处死。”

    “把他们控制住后,我就想打120急救,可是,可是!”年泰的眼睛都红了,声音嘶哑道:“姑姑,不,是年建兰竟然阻止我,不让我叫救护车,还说什么,丢人!然后我又要拨打,可是谁想到,她竟然把我的手机给摔碎了!目的只有一个不让我打电话!”

    听了年泰的话,年老爷子都呆住了,年建党虽然也是惊怒不已,可是还是注意着老爷子的状态,转头对年泰道:“好了好了,年泰你不要说了。”

    “说!”清醒过来的年老爷子从牙缝里往外挤话,“我倒要看看我生了个什么东西!”

    年泰看了眼年建党并没有听他老爸的,而是继续道:“最后我终于借跟我一起去的一个警察的手机拨打了120!”

    然后当年泰将自己亲眼所见还有医生的话,都一一说出后,年老爷子一下子瘫在了椅子上,手也在不停颤抖,嘴唇气的都青了!

    年建党虽然也是惊怒万分,可是看到年老爷子这个样子后,什么话都咽了回去,狠狠的瞪了年泰一眼。

    年泰也有点傻眼了,没想到自己爷爷竟然这么生气,看着爷爷这样子也有点不知所措,起身就要去叫家庭医生。

    赶紧跑到门边,手握到门把手上。

    “不要去,你赶紧给我回来。”

    年老爷子捂着自己的胸口,艰难的道。

    年建党看年老爷子的脸已经恢复过来一点,对看过来的儿子点点头。

    年泰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看着年老爷子的动静!他也不是不担心爷爷的身体,可是这件事实在是不吐不快,而且看年建兰那矫揉造作的样子,他也不希望爷爷继续受骗下去。

    好一会儿,年老爷子的才恢复过来,他恢复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要告诉你奶奶,她承受不住啊!”

    年建党瞪眼,“没听到爷爷的话啊!”

    “哦!”年泰保证,“你们放心吧,我还是知道轻重的!”

    这个时候年建党想起一件事,问道:“对了,年泰,年华怎么跟马丹扯上关系了?”

    年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一会儿,我去看看年华,到时候问问年华!”

    年老爷子则是摆摆手,“还是让你妹妹好好睡一觉吧,让老萧看过了这孩子现在还有点发烧呢!”

    点点头,年泰的脑海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马丹这件事是年华做的?可是马上又打消这个念头,就算年华看不上马丹,就算要整她也不会用这样的方法!而且年华的的确确是生病了!

    其他年家人跟年泰想的一模一样,一开始就把年华的嫌疑给给排除了!

    可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年华对胆敢对自己下手的人那是毫不留情的!

    年老爷子想了想刚要对年建党吩咐事情,就听到门被剧烈的敲击着,其他人敲年老爷子书房的门都是轻轻的,从来没有这么剧烈的时候,而且还带着一种急切的节奏。

    年泰赶紧过去打开,就见保姆指着二楼慌张道:“老爷子,年部长你们赶紧去看看吧,大小姐想要对年华小姐动手啊。”

    听了这话,年泰年建党赶紧冲了下去。

    年老爷子也紧紧跟着下去。

    年泰回头怕爷爷年纪大,受刺激也有点大,再一不小心掉下去,赶紧扶着爷爷一起下去。

    反正当年家这爷三个到了二楼的时候,年建兰指着年华在那里破口大骂,骂的极其难听,“你个小jian人,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通知我们通知晚了,我女儿根本死不了。你这个扫把星,你是小扫把星,你老爸就是大扫把星,你们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玩意。”

    “遇到那样事的人怎么不是你呀,死的人怎么不是你呀,我的丹丹都是给你挡灾了,你个小jian人,生出来就应该被掐死,扔到粪坑里淹死!……”

    年建兰的话时越说越难听,年奶奶在一边拉着她,哭着劝着:“建兰啊,那是你侄女,你怎么能这么诅咒她呢,快不要说了!”

    年建兰却是不管不顾的,一把甩开年奶奶,年奶奶脚下一错,差点跌倒,幸亏被年华抱住!

    这个时候本来非常淡定的年华,眼睛冒出一丝火花,在年建兰拳头打过来的时候,伸手接住,冷哼一声,强忍住直接将人扔下二楼的冲动。

    用了个巧劲将年建兰甩到马盛的身上,年华的眼睛都利啊,她发现马盛眼中闪过的那丝厌恶,身子都要躲开了,可是在那一瞬间又停了下来,而且表情也变得担心的不得了,“建兰,你没事吧,咱们有话好说,你不要这个样子!”

    年建兰根本看都不看马盛,一把推开他,一脸狰狞的朝着年华扑了过去,“我要让她赔我女儿的命!”

    “你想干什么,想动我女儿,你也先问问我的意思!”

    一双大手一下子把年建兰把拉到一边,护在年华跟年奶奶的身前,看着年建兰跟马盛脸上满是冷峻!

    年华一看来人,脸上露出笑容,紧接着楼口传来踏踏踏的高跟鞋的声音,沈茜气喘吁吁的也跑了上来!

    当看到双反对峙的时候,扑到年华跟前,一把抱住她,对年建兰怒目而视,“你女儿死了,我们当舅舅舅妈的也跟着难过,但是这不是你欺负我闺女的理由,你如果在干动手,我抓你个满脸穿花!”

    年华感受着妈妈放在自己手背的那修剪的漂亮的手指甲,是一头的冷汗啊,老妈,难道你修剪指甲就是为了跟其他人打架的?

    这个时候年老爷子年建党年泰也到了这里,年建党身为大哥,看到这个场面自然是由他出面的。

    走到双方中间,看看气坏了的妈妈,一脸寒霜的弟弟,扭过头再看看神色不明的妹夫,一脸倔强的妹妹,想到现在不管怎么说,妹妹是真的逝去女儿了。

    年建党的神色缓和下来,走到年建兰的身边,叹了口气劝道:“建兰,你现在心里难受我们知道,现在你也发泄完了,回去休息吧,好好睡一觉,啊!”

    可是年建党没想到他的话刚说完,年建兰怒道:“如果我女儿马丹不是想带着年华出去玩的话,她根本不会遇到这样的事。就是她害死了我女儿!”说着又朝着年华扑了上去,“我要让她给我女儿抵命!”

    沈茜也被她的话刺激到了,也要跟年建兰拼命!没有一个母亲会让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的,当然了,像年建兰这样的奇葩也有,但是非常的少!

    就在两人就要抓到一起的时候,年老爷子怒吼一声:“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老头子吗!”

    年华听了年老爷子的话,眼珠一转,将老爸老妈还有怀里的奶奶拉离年建兰爪子的范围。

    接到女儿的眼神,沈茜转头看到年老爷子气的头顶冒烟的样子,乖乖的跟着女儿后退!

    可是年建兰却是不依不饶的,还要往前冲,可是她没看到,马盛却是看到了年老爷子难看的脸色,知道如果再让年建兰这样下去的话,年建兰肯定在年家彻底失宠了,到时候自己马家上哪里去找这么一棵大树来抱!

    想到这里马盛立刻冲上去抱住年建兰一个劲的要她冷静下来!

    可是年老爷子的心里对这个女儿是彻底的失望了,而年华怀里的年奶奶虽然没有到达年老爷子的那种程度,可是也是被感失望!自己原来可爱的女儿什么时候变成这么一个蛮不讲理的泼妇了!

    马盛在年建兰的耳边说了几句,年建兰这才稍微镇定下来!

    年建党松了一口气,“行了,咱们有什么事,都心平气和一点!”

    年华一家三口坐在一边,年建兰马盛坐在另一边,剩下的年家人隔开他们,可是这个样子正好形成双方对峙的局面。

    年建兰狠狠的瞪着年华,而对面那边,年建国沈茜瞪着年建兰马盛两口子,反而年华成了最淡定的那个人!

    年建党看这也不是个事,开口道:“行了,我估计一会儿,警察调查的结果就出来了。大家还是耐心等待吧。”

    说完这句话,年建党叹了一口气不再开口了,年老爷子年奶奶也不愿意开口说话,剩下的人也不敢说了,沈茜倒是有事想问年华,可是看场面这么压抑,也就把话给憋了回去。

    年家人足足又等了两个小时,在这两个小时里没有人离开,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就在年泰等的实在是有点受不了的时候,门口传来敲门声!

    站在一边的保姆听到敲门声后,都要激动的哭了,主人不说话,他们这些人也不敢说话,连动都不敢动,现在听到敲门声,赶紧过去开门。

    一会儿一个大盖帽走了进来,来的人正是仇海波。

    当他进来的后,也能感觉到屋子里的冷凝,这是怎么了,仇海波还不知道呢,不由问道:“年叔叔,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

    年老爷子在看到仇海波进来的时候也有点惊讶,因为马丹的那个案子,找的不是他,不要看那些人都是穿着警察的衣服,其实那些人都是国家安全部的,因为之前年建党曾经是国家安全部的副部长,之后调到财政部任部长。

    虽然调走了很久了,可是在国安还是有心腹的。

    而年泰找的人就是他们!

    年建党当看到仇海波的时候,也愣住了,“你今天怎么过来了?有什么事么?”

    仇海波笑着刚要开口,就看到了坐在一边的年建兰夫妻,皱皱眉头没有说话。

    年建党顺着他的视线看到年建兰,也有点疑问,“怎么了这是,海波你就赶紧说吧!”

    仇海波还是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另一边,当看到跟年华坐在一起的一对三十多的岁的夫妻的时候,问道:“这位是建国夫妻吧,一转眼女儿都这么大了!”

    年建国那个时候虽然年纪小,但是还是有点印象,当看到仇海波的时候,感觉有点熟悉,就知道这肯定是之前自己认识的人。

    不由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我虽然看着你眼熟,但是真的记不清了。”

    仇海波哈哈笑了,自我介绍道:“我……”

    “啪!”的一声巨响,吓得没有心理准备的人们心里一激灵!

    看过去,就见年建兰竟然用烟灰缸将她面前的玻璃茶几给杂碎了一块!

    人们都懵了,年老爷子起身盯着年建兰,一脸的失望,“你到底要干什么?”

    年建兰又爆发了,指着仇海波吼道:“他进来就笑嘻嘻的,什么意思,来看我的笑话么!”

    仇海波听了年建兰的话,以为年建兰已经知道马丹之前做的事,开口道:“建兰,你不能再放任孩子了,如果你再放任的话,马丹早晚会出事的,这次她做的就有点过分啊!”

    然后仇海波赞赏的看着年华的嗷:“这也就是年华年纪小小却明白事理,没有追究她刑事责任,要不然马丹往大理说就是犯罪,诽谤啊!”

    听到这里,年泰有点划不过回来,“等等,仇大伯,您说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仇海波这才发现年家人走在一起不是在说这件事呢,“啊,年华没有跟你们说啊?”说着眼睛看向年华。

    年华摇摇头,“现在人都不在了,说这些有什么用啊!”

    仇海波真的傻眼了,人不在了,这什么意思啊,可是看年家人的表情,就知道他想的是正确的。

    而这个时候年建兰又哭嚎起来,“我可怜的女儿啊,都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要污蔑你呀,忘你身上泼脏水啊!”

    年老爷子招手把无所适从的仇海波叫道身边,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

    仇海波一看年老爷子发话了,知道自己不说不行了,开口将之前年华被诬陷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个时候其他人才知道,年华马丹在早上的时候竟然就有过接触,而且还是非常不和谐的接触,而年家人对马丹言行已经无言了,在没有了解事情真相的时候,就跑去给自己的亲表妹落井下石,不砸死不罢休,这是什么样恶毒的心肠啊!

    而听完了仇海波的话,反应最过积累的就是年建兰,她就跟发现了什么事实一样,眼睛都冒出了火,“原来是你这个恶毒的小JIAN人,害死了我的丹丹,一定是你怀恨在心,这才找人将我的丹丹……”说完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玻璃,朝着年华的眼睛就过去了。

    还好附近的大男人多,给拦住了。

    “下午吃完饭,或许是吃的不对付了,又或许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太过着急上火,我感觉非常的不舒服,想要回家休息。可是没想到马丹姐姐拦住了,不由分说将我拉上车,说要给我赔礼道歉,带我出去玩。”

    这个时候年华开口了,“我想要下去,马丹姐姐不同意,我只有忍着不舒服跟他们一起走了,可是在半路的时候,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只能找地方方便。最后马丹姐姐等不了了,丢下我上车走了!剩下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

    “如果你真的不相信的话我也么有办法!我可以发誓我说的是真的!”年华说完最后一句就闭了嘴,低着头一副委屈的样子。

    年建兰被年建党年泰拦住,而马盛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女儿竟然对年华做过这样的事,再结合今天妻子的所作所为,他知道现在年建兰对于年家来说也是一个废弃的棋子了,不能通过年建兰在年家身上捞好处了,自己现在只有将这个屎盆子扣在年华身上,才能够让年家为了让自己闭嘴不去出去瞎嚷嚷,而给自己一些利益。

    想到这里,马盛红着眼睛看着年华,“年华,虽然我跟你姑姑对你不怎么样,你马丹姐姐也不怎么会说话,可是你也不能因为你们之间的一点小矛盾而对你姐姐下毒手啊!你就不怕晚上睡觉的时候做恶梦,马丹从十八层地狱爬出来找你报仇么!”

    年华暗道,马丹早就魂飞魄散了,上哪里去找十八层地狱!

    可是脸上却是一副被人冤枉之极的样子,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变了,“姑姑,姑父,我年华现在就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因为她想让我名誉扫地,给年家蒙羞而想要对她下手,就如你所说的一样,她毕竟是我的姐姐,而且他是你们马家的人,只要以后我跟她不打交道就行了,何必对她下手呢!”年华说的比马盛更加的可怜!

    仇海波这才明白原来马丹的死跟年华还有一点点的关系,不过他跟年家人也是一样的想法,人家年华想要整治马丹的话,有的事手段根本用不着用这样!

    马盛一眼扫了过去,发现在场的人除了自己妻子年建兰,其他的人都用不赞同的眼光看着自己,他开始拼命的动脑筋,一定要将这个屎盆子结结实实的扣在年华的脑袋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年建党放下电话后,看了眼年建兰马盛夫妻,眼神冰冷道:“什么都不要说了,结果已经出来了,到底怎么回事,一会就见分晓了。”

    年建兰马盛从来没有看到过脾气温和的大哥这样的眼神,对视一眼,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没过多长时间,两位国安敲门进来,当他们把一切证据,所有的视频包括路上的监控,加油站的监控,仓库内的录像还有审讯犯人的视频。

    当所有的证据都摆在年家人还有年建兰马盛夫妻的前面的时候,所有人都久久回不过神来。

    设想了无数个原因,什么被绑架要钱啊,什么劫财劫色,什么跟其人有了矛盾人家报仇啊,可是最后的结果竟然是她是想设这么一个歹毒的局暗害年华,可是年华运气好躲了过去,可是当她跟司机空着手到了仓库的时候,因为说好的人没有带过来,而让这些早就淫邪充斥着心胸的人失望之下色心暴涨。

    又想到跟马丹玩的这几次,就发现马丹家里非常的有钱,又想弄点钱花花,干脆给年建兰打了威胁电话,所要赎金,一方面却是将马丹给……

    当这个时候摆在眼前的时候,年建国跟沈茜心里充满了庆幸,幸亏自己女儿,没有过去,就算年华武功高强,可是谁知道这些人会用什么手段,那真是防不胜防!

    看电视上小说里,任你多么大的高手,多么厉害的大侠,遇到迷药毒药就倒,虽然现在这些违禁品管制的挺严格,可是那些都是对老百姓而言的,那些手里有权有势的人谁敢去管啊!

    万一被迷倒了,不管你是有金钟罩还是铁布衫都没有用好不好!

    而年家的其他人时即庆幸又愤慨最后还带着点说不出的感觉!

    现在马盛的那些话成了赤裸裸的打脸了,打了自己的脸,他说是年华报复马丹,原来竟然是马丹想要报复年华,只不过是年华运气好躲了过去罢了!

    年老爷子这个时候经受的打击已经太多了,最后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完全清醒了,他想到自己孙女可是周大师的徒弟,周大师可是有名的相师,她说不定也看出了马丹的不怀好意了,借着自己身体不舒服躲过了一劫。可是没想到自己夺过这一劫,这一劫竟然会应到马丹的身上。

    年老爷子并没有生气年华自己躲过劫数,而让马丹应劫的意思,在他看来这就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的结果,而且就算年华再怎么厉害,她也不可能算出这个劫数到底是什么,毕竟相师无法清晰的看到有关自己的东西。

    “唉!”年老爷子起身,背着手离开客厅,在上到了二楼的时候停了下来,对年建兰跟马盛叹息道:“你们两个回去吧,以后不要来年家了!”说完一步不回头上了三楼自己的书房。

    而楼下的人却被这句话给惊住了,尤其是年建兰跟马盛!

    年建兰整个人都傻了,年老爷子的这番话的潜意思虽然没有说不认自己这女儿,可是连年家都不让来了,这不就是相当于解除了父女关系了么。

    马盛也知道年老爷子是说一不二的人,在年建兰还要打算上楼哀求的时候,起身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根本不去理会年建兰!

    看自己丈夫一头不回得走了,年建兰根本来不及去跟自己的父亲求情,追着马盛就走了。

    这样对年老爷子的决定不忍的年奶奶,彻底死了心!

    国安的两个人没想到竟然看到了年家这样的事,可是年建党是他们的老上司,这种事情到了他们嘴里不会往其他地方传。

    而仇海波跟年家是世交,也不会去说!

    再下了封口令后,几乎没有什么消息传出去,就算是救护车和医院的相关人员也被警告过了,最后马丹的死因被定性成是被劫匪杀死的!

    当天晚上年家人谁都没有吃饭,哪里吃得下去啊,年老爷子年奶奶心里根式不好受!

    或许心情稍好的就是年建国沈茜夫妻了,庆幸自己女儿躲过一劫!

    “爸妈,我们一家出去住了!”年建国将自己的决定告诉年老爷子。

    年老爷子点点头,苍老的声音带着疲惫,“去吧,到现在年华的病还没有好全呢,你们两口子要好好照顾她!”

    “您就放心吧!”沈茜回答道,还想说年建兰两句,可是看两位老人家的样子,不由住了口,如果说这里最难过是谁,那肯定是两位老人了!

    一家三口回了年华的小四合院,年建国跟沈茜看着年华怎么看都没有够!

    沈茜摸着年华的脑袋眼神带着一种失而复得的庆幸,年建国也一样,虽然感情没有当妈妈的沈茜那么外漏,可是眼神中的那种爱,是什么都磨灭不了的。

    年华则是躺在沈茜的腿上,静静的看着天花板,突然冒出一句,“我实在是太幸福了!”

    沈茜被她的话弄得笑了,“你这是怎么了,这么感慨?”

    年华说道:“看看几天年建兰跟马盛的样子,那一个是真正在哭马丹的,他们都是在哭自己呢,我听说马丹当时上救护车的时候还没有濒死,如果及时抢救的话还是能够抢救回来的,可是年建兰说了很多很多难听的话,马丹那个时候还有意识,她是生生被年建兰给逼死的!”

    听了年华的话,年建国跟沈茜都说不出话来了,不过这个时候他们也反映过来,为什么年建兰今天哭的时候让他们总是觉得有种违和感,原来是因为这个样子啊。

    “我看马盛对马丹也没有多少关心,他最关心的应该是年家能够给他的好处,一开始的时候对年建兰那么的体贴关照,可是当爷爷对他们说要断绝父母关系的时候,马盛就知道年建兰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十分干脆的将人撇下自己走了,真是‘好男人’啊。”

    年建国夫妻俩想了想好像的确是这个样子啊,沈茜叹道:“年建兰也挺可怜的,她之前一定因为她丈夫是非常的爱她的,没想到他爱的是年家的权势,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说着深情的看着年建国:“我现在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幸福了,能够遇到你老爸这样的好男人!”

    年建国道:“我也非常庆幸能够遇到你妈妈这样的好女人!”

    “我说你们说这样话的时候,不是应该看着我么,!”看着深情对望的两人,年华哭笑不得!

    “对了!”年华突然想起一件事,“这件事不要告诉年夏了,要不然这小子又要闹我了。”

    “知道了,小管家婆!”

    ……

    马丹的葬礼年家只有年建党夫妻出席了,其他人一个人都没有来,当然了都已经找好理由了!

    可是政客都是精神敏感的人,有一些人能够发现年家跟马家有了一些变化!

    当天年华则是跟师傅周大师一起度过的,不去上学了,还有其他要学的东西,年华是没有办法闲住的!

    这天年华突然又问起那个问题,“师傅,我那张白虎皮到底怎么样了,能不能要回来啊,我爷爷这几天身体有点不太好,不是说白虎皮能够增强人的体质么!”

    周大师想了想,“那我现在就帮你问问吧,上次我问的时候,还说正在鞣制呢,你也知道,拿东西太过珍贵了,一定要鞣制的好,才能显示出它的完美!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缺陷!”

    年华也认同她师傅这句话!

    ------题外话------

    收藏又降了,请看文的姐妹们帮老高收藏一下啊,感激不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