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蓝处长,好久不见啊!”周大师直接拨通了特事处蓝处长的电话。

    蓝处长本来正在开会你,手机在秘书手里,可是当看到周大师的电话后,那是一点都不敢耽误,直接开门进去。

    本来蓝处长还有点生气,“不是跟你说了么,有什么事等我开完后再说。”

    秘书递过手机,蓝处长还要在说什么,可是看到手机上的电话名字的时候的,马上就改变了,想法,起身说了声,“下午两点在这里继续开!”然后快步离开会议室了。

    “哎呦,周老爷子,您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啊?”这个时候蓝处长已经完全没有了开会时候说一不二的高高在上的样子了,而是谦逊的不得了。

    谁让他实在是太清楚这些奇门大师的厉害啊,万一招惹到人家,最后死的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实在是太可怕了。

    周大师笑道:“这不是有个事想要问你么?”

    “您说,您说!”蓝处长马上拍自己胸脯,“只要我能够说的都告诉您!”

    “行了,说什么虚话啊!我要说的就是上次运过去的白虎皮,鞣质好了么?我徒弟可是等着要呢!”周大师也不跟他来虚的了,上来就问,反正这小子之前也说了只要将东西弄好了,就给自己。

    可是没成想蓝处长却是支支吾吾半天就是没有说道点子上,周大师的声音冷了下来,“有事就说,有什么好犹豫的。”

    蓝处长却是真的犯难了,犹豫了半天还是说道:“那什么,不是我不想给你,而是前些日子国安的彭部长过来,一眼就看上了……”

    “那你就答应送给他了!”周大师的脸彻底冷了下来,声音也是更加的冰冷!

    蓝处长一听就知道坏了,周大师这是真的生气了,赶紧道:“不是,不是,我也跟他说了,这不是我们的,而是一位大师放在这里请我们帮忙鞣质的。可是,他说……”

    “说什么?”

    蓝处长一想自己不过是个小处长,干嘛夹在两位都惹不起的人中间啊,还是让他们自己处理吧,干脆把什么都说了,“彭部长说,这种异兽就是国家的宝物,你们私自打死这种异物已经违反法律了,这不过是让你们把赃物上交罢了!如果你们不满意,可以赠送你们一笔钱,就当是补偿!”

    周大师听完蓝处长的话,半天没有出声,只能听到浓重的鼻息声。

    蓝处长小心翼翼的呼唤道:“周大师?周大师,您老人家没事吧?”

    “蓝处长,那张虎皮还在你那里么?”

    蓝处长听了这句话愣了一下,这分明是个女孩子的声音,不是周大师那种低沉的男声啊!而且这个声音自己非常耳熟,自己一定听过,而且印象深刻。

    在自己的记忆中翻腾半天,眼睛瞪得溜圆,“你,你是年华?”

    “没想到蓝处长还记得我啊,我以为你早就把我给忘了呢!”

    “怎么会,怎么会!”蓝处长暗道,当然不会忘了,展家未来的儿媳,而且还是一位厉害的奇门高手,想到这里又有点好奇,“年华你怎么跟周大师在一起啊,难道你们有什么关系?”

    年华道:“当然了,周大师是我师父!”

    蓝处长眨眨眼。

    “我师父一辈子只收了两个徒弟,我大师兄不是奇门中人!”

    “哦!”蓝处长突然一下子明白过来年华的意思,惊讶道:“难道那头白虎是你杀的?”

    年华淡然的道:“蓝处长你很聪明!”

    聪明?蓝处长都要哭了,之前蓝处长虽然对周大师非常的恭敬,可是在彭部长跟周大师两人中选择,肯定是选择彭部长。

    虽然周大师厉害,可是彭部长因为职责的缘故跟他关系不错的奇门大师也有那么几个,人家对周大师并不惧怕!

    可是现在处于弱势的周大师竟然冒出了一个徒弟,这个徒弟还非常厉害,你说一个能够打死巨大白虎的人能是庸手么?那绝对是大高手!

    而且人家背后的靠山非常的强大,那可是展家啊!就算是彭部长也要避其锋芒啊!还有就是过后经过调查发现,年华竟然跟年家还有关系,还是年家的太子女!这这,三方面加在一起,谁敢动她的东西呀!

    这一瞬间蓝处长的心中的天枰是完全倾向年华他们这里了,不过这件事自己还是不要掺和了,直接把问题扔给他们双方就得了。

    想到这里蓝处长道:“年华小姐,你也知道在人家大人物面前我就是个渣,您看能不能这样,我先事先说明我是绝对站在你们这边的,我是说,你们能不能坐在一起谈谈,共同商量一下!”

    年华听了他的话冷笑道:“怎么,我的东西,我这个主人都不能拥有它啊,你们真是人民的好公仆!连宪法都规定了要保护国家的私人财产,怎么到了你们这里确实看上了人民的东西,就要强取豪夺啊!”

    蓝处长一声不吭的听着年华的话,他心里其实也知道自己这做的不对,可是这有什么什么办法啊,只能用怀柔政策,“年华小姐,你就当帮我这个忙好不好,我跟青云的爸爸展中将也算是朋友,你就不能当帮帮叔叔么?”

    年华直接挂掉电话,脸上那种气氛的表情也没有了,周大师其实也没有生气,其实在蓝处长一再推脱的时候就知道事情又变了,现在不过是确定一下罢了。

    不过周大师海华丝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徒弟,“年华,真是对不起啊,师父没有把你的东西看好!”

    年华笑了笑反劝周大师,“师父,你这说的什么话啊,如果真弄不回来就弄不回来,等什么时候,我去亚马逊捉只巨蟒,给您做褥子!”

    周大师被逗得哈哈大笑,“用蟒皮做褥子,你敢做我还不敢睡呢!”

    看师父的情绪缓和过后,年华给师父倒了杯茶,坐在周大师跟前,“师父,既然蓝处长让咱们过去看看,咱们就过去看看,我就不信了,我的东西还能变成别人的。”说着年华的脸沉了下来,“敢抢我年华的东西,就不怕扎手伤身!”

    “叽叽叽叽!”被年华撒到一边自己玩的海东青听到年华的话,扑腾到年华的身前,一个劲的点头,叽叽乱叫。

    周大师看它这个样子,不由问道:“年华,我研究了这么时间都不知道海东青到底是什么动物,你知道么?”

    年华耸耸肩,拎着海东青的翅膀,左右看看,“怎么看都是一只放大版的小鸡仔,要我说,这就是一只变异的大公鸡!”

    听了年华的话,本来老老实实被她拎着的海东青,使劲的晃动着身体,脑袋摇着翅膀乱扑腾,吱吱叽叽叫个不停。

    在脑袋上敲了一下,海东青才老实下来,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年华看着它可怜的小样子欢乐的不得了,举起来跟它对视,“我说你是公鸡你这么反对,那你到底是什么品种的呀,你如果知道的话,你可以告诉我么!”

    海东青想想也是,然后它就开始坐在桌子上想啊想啊的,终于……把自己给想睡过去了!

    看着呼呼大睡,鼻子都冒泡的海东青,年华那叫一个无奈啊,“我是不是给它起错名字了,海东青这个名字放在它身上真是糟蹋了!”

    “行了,你就不要跟它生气了,它知道什么啊,再说了!”周大师的眼睛盯着海东青,脸上的表情严肃起来,“虽然不知道它是品种的,但根据越是高等的动物幼年期越长的规律来看,海东青的来历也不凡啊!”

    年华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从出壳算起,海东青到现在已经半岁了,虽然体型长大不少,也越来越聪明,可是其他的地方是一点都没有变,比如还是一身的乳黄色的绒毛,橙黄色的尖嘴,乌溜溜的小眼睛。

    “真是不知道它以后会长个什么样!”年华有点揪心,“可不要以后总是这副小鸡的样子的,要不然以后连女朋友都找不到了!”

    周大师都无语了,还是什么品种都不知道呢,就想到找女朋友这件事了,是不是太早了点啊,徒弟!

    “对了,师父!”年华想起一件事,“我来的时候怎么没有看到宋师叔他们呀?”

    周大师道:“他们出去玩去了,这几天你田师叔在街上弄了个算命的摊子,竟然没有人光顾,反倒是旁边那几个一看就是骗人的家伙事生意兴隆啊!这不你田师叔琢磨了半天,认为是因为他摊子上没有人,其他摊子上人多,人都有从众心理,新来的人愿意道人多的地反去等,就算等的时间长,他们也认为人多的地方比人少的地方算的好。”

    “你师叔就琢磨了一个招,就把你宋师叔沈师叔叫过去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打电话要过来,我也躲不过去!”周大师那是一脸的庆幸啊!

    年华都傻眼了,说话都磕巴了,“难道,难道,田师叔是想让宋师叔跟沈师叔去给他当托?”

    周大师点点头。

    “我得个妈呀!”年华彻底晕了!

    田师叔,田抱朴,多少达官贵人想要这位大师帮着算一挂,都给拒绝了,现在他是一个月最多就给算三次,遇到心情不好的时候,那是一次都不算。

    这么大牌一位大师竟然突然跑到大街上去算卦?有没有搞错啊!这让那些求了他好长时间甚至一年,还在排队的这些所谓有身份的人是情何以堪啊!

    年华咳嗽两声,决定还是回到原来的话题上,“咱们干脆现在就过去特事处的所在地,将那张虎皮拿回来,谁敢阻拦,我让他们好看,而且我还能够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算怀疑到我们,他们也没有证据。”

    周大师摆摆手,“算了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白虎皮也就不能出现在世人面前了,你弄过来有什么用啊?到时候送给你爷爷的话,其他人肯定也就知道了,早完会到他们耳朵了。我知道你不怕彭部长跟蓝处长,不过这两位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万一给你们年家跟展家用点绊子什么的,得不偿失啊!”

    年华自己知道自己的本事,如果真的想弄死这两人的话,那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可是这件事又不能跟师父说,那还是听师父的吧,如果还是解决不了,那,嘿嘿,那就不要怪我了!

    “那就跟他们见一面吧!”年华摸着海东青道:“一会儿我给蓝处长打电话,找个时间地点,约谈!”

    当接到年华的电话的时候,蓝处长忐忑的心终于放下一大半了,擦擦头上的汗,他感觉自己好久没有这么紧张过了,还好周大师师徒比较好说话,要不然自己就完蛋了。

    不过攻破了周大师他们找个堡垒,还有一个堡垒要攻破啊,蓝处长第一次觉得自己还不如自己的秘书呢,上面惹不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自己夹在中间那叫一个艰难啊!

    感叹完后要做什么还得做什么,穿好衣服直接去了彭部长所在的办公室!

    这个时候彭部长也在工作,突然看到自己秘书进来,“什么事呀?”

    秘书报告:“是蓝处长过来了,想见您,说是有要事!”

    彭部长看看案头的这些文件,皱皱眉,还是让秘书去叫他,彭部长知道如果不是有重大的事情的话,蓝处长不可能亲自过来。

    彭部长跟蓝处长坐下后,秘书给他们倒好茶就出去了。

    蓝处长直接喝了一口,彭部长看他喝以为不烫了呢,可是刚沾在嘴唇上,就感觉烫的慌!

    可是蓝处长就跟没有直觉一样,又喝了一口,不过看他眉头紧锁的样子,就知道他这件事非常的棘手!

    彭部长放下茶杯,语气非常缓和的道:“小蓝啊,你这是怎么了,有事你就说出来吧!”

    “那我就说了!”蓝处长放下手里的杯子,嘎巴了半天嘴,表现出他心里的纠结,最后叹了口气,还是说了出来,“彭部长您不是想要那块白虎皮么?”

    彭部长一听竟然跟白虎皮有关,表情立刻就严肃起来了,“难道周大师不同意?我告诉你小蓝,我对白虎皮是势在必得,而且你不用怕他,有我在身后给你撑腰!”

    蓝处长一听脸上双眉紧锁,“部长,我当然知道您的意思,可是现在情况有变啊,我之前也曾经跟您说过,打死白虎另有其人,现在人家已经出现了,非要虎皮,之前之所以能够将白虎运到我们那里,还是因为周大师先要研究一下,从来都没有要送给我们特事处!”

    彭部长冷笑道:“来就来吧,你怕什么,你就把所有东西都推到我身上来不就行了!”

    “部长您说的实在是太轻松了!”蓝处长苦笑道:“从巨型白虎的伤势上就可以看出,人家有多么厉害,今天我跟人家一通电话又知道人家竟然还有其他的身份!”

    “厉害?厉害有什么用,她敢来杀了我么?有其他身份又怎么样?”彭部长冷笑着问道,不过他心里并不相信这头巨大白虎是年华一个人杀的。

    听到彭部长的冷笑声,蓝处长心里暗道一会儿你就会变成苦笑了!

    蓝处长道:“因为我们之前见过面,所以我知道,这位年华是年家年老爷子的孙女!亲孙女!”

    彭部长大吃一惊,“年家?”他对年家当然熟悉了,之前他跟年建党一做过国安的副部长,可是并没有共事多长时间,人家就调到财政部做部长了,现在自己在一年前终于成为国安部长了,人家又要上调了!而两人的年纪差不多少,甚至自己还要比年建党大那么一点!

    蓝处长继续道:“还有就是年华有个男朋友,叫展青云!”一边说话,蓝处长一边注意彭部长的表情,“展青云您或许听说过,是展家的长孙!”

    彭部长的表情没有让蓝处长失望,被接二连三的重击,让彭部长哑然失色。

    年家,展家拎出一个来都是自己惹不起的,更何况现在是两家一起了!

    彭部长真的感觉自己头很痛了,这可怎么办啊,嘴上不经意的问道:“那你说到底怎么办才好呢?”

    蓝处长想了想道:“我已经跟周大师跟年华说了,请您定个时间地点,双方坐下来面谈!总是能够找出一个解决办法的!”

    彭部长听完蓝处长的话后,都想踹他,这是什么主意啊。蓝处长经常跟那些奇人异事打交道,而且级别也没有到那,可能不了解展家跟年家两位老爷子的高超地位,这两位可是前后都入过常委!

    政治局常委可是中国最高的权力机关啊,这可是不是闹着玩的!

    不要看自己的身份比人家高,可是人家背后靠着两棵参天大树。

    这个时候蓝处长又想到一件事,“对了,之前杨首长跟他的随行保镖不是被下了降头术么,救了那位保镖的就是年华小姐。”

    “你说什么?”彭部长当然知道那件事,自己还给他相熟的大师打过电话,都说杨首长那样的情况已经救不回来了,可是跟杨首长同时中了鬼降的保镖竟然恢复了,据说是一位年轻的大师给解得。

    当时知道消息后,自己就让蓝处长去请这位年轻大师给杨首长化解,如果自己不是在国外回不来的话,他肯定亲自去请了,可是谁想到杨家的人冥顽不灵,竟然不让人家治,最后人没有了!

    “你说那位年轻的大师就是这位年华小姐?”彭部长忐忑的问道。

    蓝处长点头:“没错,而且今天我有了解道了新的情况,这位年华在不久前,亲身杀了一头附在人身上的百年恶鬼!在场的大师都暗地里交流过,发现在当今的奇门里面,能够毫无损伤的灭掉一头百年恶鬼的人用两个手指头数的过来。而现在年华才只有不到十八周岁。”

    听完蓝处长的话,彭部长立刻道:

    “这样,你现在就把对方的手机号码告诉我,我现在跟她亲自联系!”

    蓝处长没有犹豫直接把手机号码给了彭部长,心里松了一些,如果他们之间相互联系的话,就没有他什么事了,那自己也不用夹在两人中间左右不是人了。

    ……

    中午了,年华跟周大师出去吃,就他们爷俩个谁也没有心思做饭,还不如出去吃呢!

    周大师说他有个好地方,神秘兮兮的对年华道:“我告诉你,我知道有家的麻辣香锅那是相当的好吃啊!”

    年华无奈了,“师父,麻辣香锅都差不多少吧,除了麻就是辣,对了还可能咸一点。”她真的是区分不出来,不过,“既然师父你想吃,那徒弟就跟你去吧!”

    周大师看了她一眼哼了一声,背着手在前面带路,不要以为没看到你眼里的那么兴奋。

    被师父看穿的年华,笑嘻嘻的跟在周大师身后,其实她也想吃了,虽然麻辣香锅是又麻又辣,可是她喜欢!

    跟在周大师后面是穿街过巷,在一个小巷子里终于到了一个古朴的小店前,店面不大,进了里面扑面而来是一股浓郁的香味,年华立刻就吸引住了,实在是太香了!

    到了里面才发现,虽然店面不大,可是店面跟里面的院子是相通的,小院用玻璃封了顶,并不会漏风,在里面坐着也不会感觉到寒风,虽然不像屋子里暖和,可是。

    年华看看四周,那些没吃上的有些冷,可是那些正在吃的人那个都是满头大汗的。

    年华都不敢说话了,她怕一说话的话,口水就滴答下来了。

    “师父,您在这里坐着我去帮你选菜吧。”年华道。

    “不用。”周大师拒绝了,“我要自己去选,那样吃着才香啊!”

    爷俩走到选菜的地方,周大师选的非常的含蓄,而年华则是放开了挑,反正她吃多少也能消化得了,挑了满满一盆,多半盆菜少半盆的菜,什么金针菇,紫甘蓝,粉丝啊,腊肉,火腿啊什么的都是她的爱呀。

    最后还是老板看不下去了,劝道:“小姑娘,虽然你长得高,可是也吃不了这么多东西啊,吃不了就是浪费。”

    年华没想到这个老板竟然会劝自己少选点,怕自己浪费,笑着回答道:“老板,没事的,如果我吃不完,我可以打包带走啊,晚上继续吃么!”

    周大师将选好的东西交给老板,“你不用管她,这孩子是个大胃王,那什么,再给我们来五个烧饼,一锅菌汤!”

    看跟年华一起俩的周大师都不阻止,老板摇摇头,奇异的看了看年华的肚子,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结了帐后,爷俩就坐到院子里等着。

    年华坐在那里看着四周,看结构跟自己家那个小四合院的没有什么大的区别,看面积比自己那个还要小一些,老板他们应该就在后面住着,能够清晰的听到正房传来孩子的哭声,听声音应该还是个小婴儿。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伙计将一盆菌汤端了上来,年华一听就是这个味道,刚才进门的时候闻到的就是这个香味,赶紧先给师父盛了一碗,又给自己盛了一碗。

    周大师接过后,轻轻的吹气,这汤可是很烫的。耳边却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看,自己那宝贝徒弟竟然已经喝了一碗了,吓得刚要阻止,这要把自己的喉咙胃烫坏了怎么办啊。

    当看到年华又美美的去盛第二碗的时候,想了起来,不要说热汤了,自己这徒弟滚油都能喝下去!自己根本就是白担心!

    摇摇头,周大师品尝自己的汤。

    年华喝了一碗解渴后,第二碗就可以品尝味道了。

    不过喝了这么多,年华唯一确定的就是里面没有加什么罂粟,这些吃了会让人上瘾的东西,不过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年华是真的不清楚了,只知道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蘑菇,她也只能挑出海鲜菇,金针菇,鲜菇这些常吃的蘑菇,其他的那些也不认识。

    就在品汤的时候,年华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人,这是谁呀?虽然纳闷可是还是接通了,“喂,你好!”

    然后就听对面一个人非常客气的说道:“你好,你是年华小姐吧,我是彭涛!”

    彭涛?对了,国家安全部的部长不久姓彭么!

    “你好彭部长,请问你是定好时间了么?”年华客气的问道。

    没想到对面道:“年华小姐想要收回这张白虎皮是为了年老爷子吧!我怎么能够夺人所好呢。之前是我有些鲁莽了,因为看到那张白虎皮,还以为是国家的呢,所以想买下来送给我父亲,还请你原谅啊!这样吧,不知道今天中午你跟你师父周大师有没有时间啊,我请你们爷俩吃饭,算是我赔礼道歉怎么样?”

    年华听了彭涛的话,就知道这是摄于自己爷爷跟展老爷子的威势,这才低头了。

    不过既然对方已经低头了,自己也就不需要紧抓着不放了,想到这里笑着回答道:“你严重了,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我跟我师父正在吃饭呢,下次在说吧。”

    “不,不,如果你这样说的话,那就是不原谅我了。这样吧,既然你们二位中午没有时间,晚上应该没有问题吧。”彭涛说完后又紧跟了句,“如果再拒绝就是不给我面子了,我可要去年老家跟年老哭哭了!”

    年华转头看到伙计端着喷香的麻辣香锅向自己这桌子走来,赶紧道:“好好,那咱们晚上再说吧。”

    彭涛一听笑了,“那好,我现在定地方,下午我会发短信告诉你位置,那不打扰你们用餐了。”

    挂上电话彭涛这才松了口气,让蓝处长出去后,自己瘫在沙发上,突然他站了起来,他感觉这个女孩子给自己的感觉有点像一个人!

    ……

    放下手机,年华拿起筷子,才发现这盆东西比自己少多了。

    周大师端过盆子,对年华笑了笑,吃了起来,一点让她的意思都没有!

    年华就只能又整了一碗菌汤,小口小口的慢慢喝着。

    终于在年华感到花儿都谢了的时候,她那满满一盆终于上来了,也不去管伙计奇怪的表情,抓起筷子就开吃。

    天啊,实在是太爽了!

    最后年华干掉半盆,这已经看的旁边的人傻眼了,为了不太多引人注目,年华只能吃到一半就放弃了,还是打包回去慢慢吃吧。

    周大师早就吃好了,坐在那里看着她纠结的小模样,好笑的不得了。

    等爷俩出了这个小饭馆的时候,年华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里面放的就是剩下的麻辣香锅。

    “咱们爷俩去哪啊?”年华转头问师父。

    周大师看看她手里的东西,“就算咱们爷俩出去,你也得把东西放回去呀!”

    年华一想也是,爷俩先把东西放了回去。

    “这样吧,我想要去买几个铜钱,你跟着我一起去潘家园吧,说不定会遇到什么好东西。”周大师建议道。

    年华二话没说就同意了,就要过年了,她也想买点好东西送人,像年家的长辈,展家的长辈们,还有自己那些同学朋友们什么的。

    爷俩一起去了潘家园,周大师是轻车熟路的去了专门卖铜钱的地方,他老人家也不去店里面,而是就在小摊上挑选。

    年华看周大师挑,她自己也有点感兴趣,蹲在那里挑来挑去。

    人家周大师对铜钱有研究,是真的在有条不紊的挑选,那么一堆铜钱最后他只挑出两枚。

    而年华就是找那种她看着品相好的,是真是假,她就不知道了。最后是挑了一大把。

    看差不多了,年华将手里的铜钱给周大师看,“师父你看我挑的怎忙样啊?”

    周大师扭头一看就乐了:“行了,你就不要挑了,就没有一个是对的!”

    年华耸耸肩,将这些铜钱又倒了回去。

    跟摊主讨价还价,周大师买下他挑的铜钱。

    “行了,走吧。”

    爷俩走了十来个卖古铜钱的摊子,周大师在那里挑选,年华就在一边看着,慢慢的年华也看出一些门道了,不过古铜钱的鉴定真伪是需要大量的经验和知道铜钱的大量知识,年华是一样都没有,不过她也没有打算弄懂这些,没有什么好沮丧的。

    最后周大师收获了十多枚铜钱。

    正在这个时候,前面传来一阵喧哗的声音,就听到一个女人在那里哭喊着。

    年华跟周大师对视一眼,决定过去看看,这师徒俩的好奇心那是相当的重啊!

    很快那个地方就为了一圈人,将整个路都堵住了,年华他们算是来的晚的,已经看不太清里面发生什么事。

    眼珠子一转,年华抓着周大师的手,钻了进去,更让人奇怪的是,在她钻的时候,旁边的人仿佛都给她留出空隙来,爷俩非常顺利的就到了最里面。

    这个时候才发现当事人一边是一个看起来淳朴的但是穿着特别破烂的大爷,而另一边则是一对小情侣。

    就见这个大爷坐在地上手里捧着一个摔成两端的漆盒在那里默默垂泪。

    而对面的小情侣则是一脸的茫然,男孩子紧紧的抱着这个女孩子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在他们对面则是站在一个高大的男人,叉着腰在那里指着这对小情侣在那里破口大骂!

    “你们怎么这么缺德啊,打碎了这位老爷子的东西,你们竟然相当什么的没发生一样,还想就这么离开,你们还有没有人心啊!”

    男生解释道:“这位大哥,你听我说,刚才这位老爷子晃晃悠悠的快要倒下了,我就扶了他一把,谁承想刚把他起来,他怀里的东西就掉到地上了。真不是我弄得,我实在办好事啊!”

    壮汉讥笑道:“如果我把你给打了一顿,然后在叫120送你去医院,我是不是也算是做好事了!”

    男生被他无耻的话说愣了,看看地上的老头,再看看这满脸横肉的壮汉,想起之前在电视看到的画面,不由愤怒道:“你们这根本就是碰瓷,你们这是违法的!”

    “碰瓷?”壮汉指着四周的人道:“碰瓷,你问问他们谁看到了,谁看到了。”

    被他指到的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谁让这个壮汉都有一米九多,一身的腱子肉不论男女看到就有点肝颤!

    “你没有证据。”壮汉一步一步的靠近这对小情侣,威胁道:“你没有证据随便瞎说,可是要付法律责任的,你这是诽谤,我可以去告你。”

    一听法律责任,女孩子害怕了,颤抖着声音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壮汉眼皮子翻着,“只要你给老爷子十万块钱,就算赔了他的损失了!”

    他的话一出,小情侣倒吸一口凉气,这完全是狮子大开口啊,“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钱!而且那个漆盒根本就不值这么多钱,你,你根本就是信口开河。”

    把他们两个卖了也没有这么多钱啊。

    男生女生将求救的目光洒下两旁,可是旁边的人虽然有的人脸上带着对他们的同情,可是也无能为力啊,十万块钱呀,就算有谁会随身携带啊。

    而有的干脆就是看热闹,在潘家园这个地方,经常会发生碰瓷的事,而且被骗的人大多都会被扒层皮回去。

    年华的发现这个漆盒是在中间断裂的,虽然断口处是不规则的,可是还是能够发现人工的痕迹。

    这个漆盒大约长有三十厘米,可是里面的空间的长大约也只有区区十五厘米,年华觉得挺奇怪的。

    手指画了一个“透视符”打在自己的身上,马上眼睛穿透漆盒的外面进入里面,立刻年华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跟师父小声的耳语几句,年华又挤出了人群,不一会儿又挤了进来。

    整个实话,壮汉已经攥着男生的衣领将他给提溜下来。

    年华怒吼一声,“放下那个男生!”然后就冲了进去。

    看的周大师眼睛都直了!

    壮汉听到后面的叫声,发现是一个小姑娘。

    不由奸笑道:“小姑娘,你要我放了他,可以,只要你出十万块钱,我就放了他怎么样?”

    年华听了这话,由犹豫起来,看看这对小情侣又看看壮汉,低头道:“我,我没有那么多的钱。”

    壮汉一看乐了,他现在已经确定这对小情侣身上没有钱,只不过是想再吓唬吓唬看能不能弄几百花花,可是没想到竟然又跑出一个打抱不平的。

    而且看这个女孩的样子,就知道这是一个从小被养在温室的花朵,不知人家疾苦,而且还多愁善感,这样的女孩子是最好骗的了。

    更何况听这个女孩子意思是,她手里有钱就是不够十万,那没有关系,只要能弄到一万,这次收获就不小了。

    想到这里,这个壮汉走到年华跟前,笑着道:“你没有那么多,那你有多少啊?”说着指着那个男生,“如果不给钱的话,我可就找人送他们去警察局了!”

    年华装作害怕的缩了缩肩膀,然后小声的道:“我,我只有一万,这是我,这是我要给我爷爷奶奶买礼物的钱!”

    壮汉眼珠子一转,拿起老人手中的漆盒,对在一起,然后道:“小姑娘,只要你把钱给我,给老爷子,老爷子这个价值二十多万的漆盒就送给你了,我也不找他们麻烦了!”

    年华咬着嘴唇看看那对小情侣。

    这对小情侣低下头不说话。

    年华也垂着头仿佛在经历内心的挣扎,也掩盖了年华眼中的寒芒,再次抬起来的时候,胀大胆子道:“那你要说话算数,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漆盒。”

    壮汉点点头,“你放心,我大猛子从来都是说话算话的。”

    年华从怀里掏出一打钱,大猛子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一把抢过年华手里的钱,开心的数着。

    年华嚷嚷道:“我的漆盒!”

    大猛子不耐烦的将漆盒塞到年华的怀里,还说了句,“现在漆盒你也拿到手了,钱你也给我了,咱们钱货清了,就不能反悔了!这可是潘家园的规矩。”

    年华点点头,脸上的那种怯懦的感觉也消退了,只是把玩着手里的漆盒,突然她将漆盒往地上一扔,又上去踩了好几脚,直接把漆盒踩碎。

    不管是围观的群众还是大猛子还是那对小情侣都给弄懵了。

    就算是周大师也是有点不解!

    就见年华从地上碎掉的漆盒里捡起一个巴掌大小的小盒子,轻轻一打开,一个块小婴儿拳头大小的祖母绿。

    当看到这戏剧性的一幕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