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报应
    所有人都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一个稍微懂一点古董知识的人都能看出这个漆盒根本就是现在的仿制工艺品,就算不懂,但是在仔细看过这个漆盒后也不会想要出钱买过去,谁让它做工实在是太过粗糙了,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再说了用来碰瓷的东西哪里有什么好的,没有人会下这么大的本钱,而且现在的真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想找都不好找,除非是傻子或者是领有隐情比如说想要栽赃陷害,才有可能这么做。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劣质的漆盒里面竟然藏着这么一块闪耀夺目的祖母绿,通透纯净,绿意盎然!

    一打眼的时候,年华以为是祖母绿色的翡翠,可是再一看发现这哪里是什么祖母绿颜色的翡翠,其实这根本就是祖母绿宝石,在世界上与钻石、蓝宝石、红宝石并成为四大宝石的祖母绿宝石!

    大猛子和还坐在地上半老头的同伙都傻了,这个漆盒不过是他们之前从一个收破烂的家里花了十块钱买来的,也曾打开看过,可是根本没有发现之中的蹊跷,这才放心拿来做碰瓷的东西使用。

    可是现在人家一弄开才知道这个其貌不扬的漆盒,这个破破烂烂的漆盒里面竟然暗藏玄机,竟然藏着宝石。

    尤其是大猛子心那叫一个痛啊,这么大的一块祖母绿摆在自己面前这么长时间,自己都没有珍惜,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大的祖母绿,而且品相这么好,怎么也要好几百万吧!

    自己为了一万块钱就将这整整几百万拱手让人了,心都疼了呀!

    而除了他们,还有两个是后悔莫及啊,就是刚才那个被碰瓷的小情侣,脸也是一阵扭曲,一开始他们也不清楚这块绿色石头的价值,只感觉到绿油油的非常的好看,可是当听到附近议论的人说,这是祖母绿而且最少价值几百万的时候,那心情是相当复杂的。

    如果知道这个漆盒里有祖母绿的话,不要说一万了,就算是最开始的十万他们都愿意出,本来对年华的感激之情也是一下子全都没有了,反而心里在责怪年华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他们现在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的时候自己的窘迫,和当看到年华挺身而出时的无线感激了,所有的一切都被这可祖母绿的出现扭转了。

    年华眼睛的余光看到他们眼里暗藏的东西,心里一阵好笑,这人啊都这样,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心里跟曹操一样,都是宁我负天下人,不能天下人负我!

    你看在困境的时候希望别人的救助,可是当救助自己的人得了好处的时候,心里却是非常的不平衡。

    周大师站在自己徒弟后面看着那块祖母绿,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并没有说话!

    年华在心里默数十个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还没有到十的时候,就有人忍不住了。

    大猛子紧走进去,弯腰去够祖母绿。

    那颗晶莹剔透的祖母绿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就在自己眼前,大猛子开心的笑了,伸出手去抓这块宝石。

    嘴角咧的大大的,可是很快笑容就凝固了,一只嫩白修长的两根手指,夹着祖母绿宝石从大猛子的眼前一晃而过,而大猛子的手则是捞了一空。

    起身恶狠狠的盯着年华,眼里满是贪婪,而他的同伙也从地上站起来,站在他旁边,两人将年华前面的路堵上了。

    两人对视一眼,大猛子根本就不在乎旁边的人,伸手就去抓,可是没想到却被年华给躲了过去,两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过了两招。

    最后当大猛子发现自己竟然在这个女孩子身上,占不到便宜的时候,知道碰到练家子了,这可怎么办啊!

    虚晃一招跳了出去,跟同伴两人用眼神交流一阵,而年华竟然任由他们交流。只是捧着祖母绿在那里傻乐,可是表情去不是那种突然发财的欣喜若狂,而是一种看到好玩的玩具一样,两人对视一眼有了主义。

    扮演老头子的强子,突然嚎啕大哭起来,“爹呀,您老人家惦记了一辈子的传家宝,被儿子给弄丢了,儿子是咱们家的罪人啊。”

    说着一下子跪在地上,蹦蹦磕了好几个头,甚至最后都磕出血来了,再加上强子一脸鼻涕一脸泪的惨样子,牵动了好几个心底柔软女人的同情心。

    就连年华看了都不由赞一声真是敬业呀,看那地上的鲜血可不是假的呀。

    年华犹豫的看了强子一眼,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祖母绿,想了想转身往外走。

    这个时候大猛子刚要说话,用话拦下你那话,就听到有个女声质问道:“你这个女孩子到底有没有同情心啊,老爷子都磕成什么样子了,你竟然转身就走?你的心肠也太硬了吧!”

    年华一听声音,看了过去,竟然是那个被自己解了围的女孩子说的话,他男朋友在一边焦急的拦着可是没有拦住。

    年华冷哼一声:“这又不是我偷得,又不是我抢的,这可是我花了一万块钱从他们手里买下来的,你看钱还在他们手里呢!”

    围观的人听了年华的话,顺着年华手指看去,可不是,钱正在老头的口袋里呢,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百元大钞,当面清点过的。

    “而且那位大叔不是说过了么,钱货两清不能反悔,我这么还没有离开呢,怎么就能够反悔呢,也不怕天打五雷轰!”年华冷声道。

    然后又看向这个女孩子,冷笑道:“还有这位小姐,谁说我冷血都行,只有你不行吧,不要忘了,刚才我是看你们两个可怜,才把给我爷爷奶奶买礼物的钱,拿出来的,这可是我攒了好几年的压岁钱加零花钱,你以为我是大款么。”

    “我给你解了围,你不感谢就罢了,竟然还在这里用话击我,应该说你是没有良心好呢,还是道德败坏呢!”年华做恍然大悟状,“哦,你不会是看到这枚绿色的时候后,觉得我是破坏了你们发财的机会了吧!因此对不不但不感激,还挺气愤的。”

    被年华说到点子上的女生,脸一下子就通红起来,但还是分辨道:“你不要满嘴胡说,我,我不是这样的人。”

    边说着便发现附近的人对自己指指点点的,羞的眼泪就要下来了,她男朋友一把抱住她就要往外走,可是这里的人围得是里三层外三层的,而且他们也是当事人之一,围观的人故意不让他们离开。

    大猛子看年华又要离开,连忙作揖道:“这位妹妹,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刚才是有点鲁莽了。”然后指着强子一脸同情的道:“这位小姐你可能不知道,这位老爷子家里还有两个病人呢,他老伴卧病在床好几年,儿子前年也躺在了床上,生活不能自理了,一家人就靠着老爷子种那几亩地过活,可是今年收成不好,都揭不开锅了,这不求我带他出来,想将这个传家宝卖了,变现点钱过日子,要不然一家子就活不下去了。”

    这表情这动作,那是相当的到位啊,声泪俱下,“如果不是因为着急用钱我也不会因为这俩孩子碰掉了漆盒,就这么生气啊。如果我有钱的话,我就直接给老爷子补上了,可是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哪里拿的出来啊,只能让他们出了,我也是迫不得已呀!”

    这番情深意重的说辞效果是相当的好的,在场的有相当的多的人被感动了,甚至以为事实就是大猛子说的那样的。

    年华擦擦自己眼睛,“叔叔,你就不要说了,我知道了,我不会再对你们有什么负面情绪的,我之前以为你们是碰瓷的,而且那对小情侣看着非常的可怜,我才不得已拿出我所有的积蓄的,即使我知道这个盒子一点也不值钱。现在听了大叔你的话,我心里高兴多了,就算回去后,挨我妈妈的打,我也不后悔给你们那一万块钱。”

    说着眼泪都下来了,年华捂着自己的眼睛哽咽道:“这位老爷爷,你一定要好好的,这一万块钱你一定要好好保管,不要再出意外了。”说完拿着一半破烂的漆盒还有那块祖母绿转身就走。

    大猛子一看,傻眼了,自己说了这么多,对方竟然一点表示都没有在,自己算是白说了。

    强子低着头呲牙咧嘴,他刚才那几下可是真磕头的呀,血也不是假的,如果不是为了把那块极品宝石骗到手,他也不会下次血本,可是人家根本不理会,这可不行!

    想到这里,强子冲到年华跟前,一下子跪了下来,紧紧的抱住年华的一条腿,哭着道:“这位姑娘,钱我不要了,不要了,我只要我们家的传家宝就行了,我不能等我死后不能没脸去见我爹呀。求求你了!”

    周围的人没有人出声,都在看着场上的这几个人,真心不知道接下来会剧情会走向哪里。

    “老爷子你松手,你松手啊,这不过是块普通的绿色玻璃罢了,哪里是什么祖母绿呀,你肯定是看错了,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大块这么纯净的祖母绿呀!”年华无奈的道。

    年华的话让大猛子跟强子愣了一下,眼睛看向年华的手里,而那美丽的绿色完全迷惑了他们,不要说他们了,就算是附近的人虽然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宝石,但是那漂亮的色泽,你说是它是玻璃,真是暴殄天物啊。

    听着附近人议论的话,年华就发现大猛子跟强子神色是更加的坚定,强子擦擦眼泪叹气道:“这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是长辈传下来的呢,就算是玻璃我也认了,我也认了。”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大猛子也在一边劝道:“我说小姑娘,我看它也是玻璃,既然那样它也值不了多少钱,你就将它送给老人家不久行了么。”

    有个中年妇女也劝道:“我说小姑娘,你看老人家那么可怜,你就帮帮他老人家吧!”

    年华听了她的话,脸上的表情是更加的为难了,“可是,可是,我是想把这块绿色玻璃送给我爷爷奶奶当新年礼物的。”说着低下了头,一副委屈的样子:“我之前已经告诉过我爸爸妈妈了,他们本来就不同意我拿着这么多钱出来自己买礼物,现在钱已经没有了,要是在把这块东西给人的话,我那什么回去交待啊。”

    最后年华已经带着哭音了,“我现在正剩下做地铁的钱了,我中午还没有来得及吃饭呢,我连吃饭的钱都给老爷子了,要是就这么空着手回去,我肯定挨打,呜呜呜!你们不要逼我了!”

    说到最后挣脱开强子的胳膊,蹲在一边,肩膀一抽一抽的!

    强子擦擦眼泪站了起来,透过泪眼发现本来对他们同情的人,虽然对他还是比较同情,可是看着那个小姑娘的眼神更是同情。

    本来是做好事,谁承想对方不仅不感激还怪罪她,花了钱买了东西,虽然开出了一块宝石,可是买家非要要回去,不要说这么一位小姑娘了,就算是自己遇到这件事也要呕死了!

    大猛子跟强子又对视一眼,大猛子走到强子身边,装作安慰他,然后两人窃窃私语几句。

    大猛子微微点头,走到年华跟前,从自己的后腰上接下一个袋子,将袋子里的东西倒在年华面前,叹了口气用商量的语气道:“小姑娘,我知道我们这件事做的不地道,可是可是,你也知道传家宝对老人家的意义。”

    用手指指地下的这堆东西,大方道:“这些东西都是一些小玩意,你看看如果有你看的上眼的东西,你尽可以拿走,多少都行,干脆这些东西都送给你了,你只要把那块绿玻璃给我就行了!”

    年华看看自己面前的这一堆东西,抽搭了几声,没有说什么,挑来挑去,最后道:“我根本不知道要挑什么!”

    大猛子眼珠子一转,又将所有的东西装进袋子里,然后将袋子硬塞到年华的手里,拍拍胸脯:“我大猛子说话算话,这些都是你的了!”

    年华抬头看看大猛子,又看了看一脸憔悴的强子,又看看附近的那些围观的人,最后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袋子,想了想,最后十分乖巧的把祖母绿交到强子手里,“还是还给你吧。”

    然后又转头看向大猛子,“大叔,你们不会再来跟我说,我手里的这些东西时你们的传家宝,然后再要回去了吧?要是你们发现那块根本不是宝石是绿色玻璃的话,是不是还要找我麻烦啊?”

    大猛子尴尬一笑连连摇头:“不会的不会的,小姑娘你放心吧,我在这里发誓如果以后我再去找你要东西或者找你麻烦,我就天打五雷轰!”

    年华这才放心的点点头,认真的对大猛子的嗷:“你可一定要记住这句话啊,举头三尺有神明,你可要遵守自己的誓言,要不然真的会五雷轰顶呀!”

    听了年华的话,不仅大猛子强子好笑,就连围观的群众也是失笑,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太天真了,竟然连发誓都相信!

    这些人中也有很多人从头看到尾,也有人看到年华进来后,因为看到那个壮汉逼迫那对小情侣,才出去支钱来过来给这两个陌生人解围的,可是没想到小姑娘钱出了,可是对方却是不领情,最后还被这对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家伙用一堆破烂骗走了手里的那颗宝石!

    这个时候终于有人看不过眼了,出来劝道:“小姑娘,既然你不想换就不要换了,你用一万块钱加一块宝石换一堆破烂实在是太不值了。”

    本来开开心心的大猛子跟强子听了这个人的话,对这个人怒目而视,却被对方的气度给震慑住了。

    年华抬头看了过去,就见以为三十岁左右的优雅绅士站在自己的不远处,长相俊美超群,从面相上来看天仓圆满,眼神藏而不露坚定清澈有神,鼻子挺直,准头圆而多肉,口角向上,一看就是个少年得志身价不菲的富豪。

    不过大猛子跟强子也是老江湖了,马上就回过神来,大猛子脸色难看,对他低声威胁道:“朋友,咱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面,井水不犯河水,不要多管闲事,而且我们跟这个小姑娘可是自愿交易的,你就不要在这里多管闲事了。”

    然后转头对年华道“是不是呀,小姑娘。”

    年华擦擦眼睛,坚定的点点头,“没错,做人要遵守约定,大叔你一定要记住自己的誓言,如果违法的话会天打五雷轰的!”

    大猛子心里那叫一个不耐烦,可是生怕到手的东西飞了,赶紧点头,又发了一次誓,“……你这下子放心了吧。”对年华伸手不耐烦的说道:“你赶紧的吧!”

    年华依依不舍的将祖母绿放到了大猛子的手心里,然后转头走了。

    这时候,周围的人不由自主的给她让路,年华拎着东西在前面走,好长时间没有说话的周大师跟在她身后,眼里带着笑容。

    当年华他们爷俩离开后。

    大猛子跟强子心里那是乐开了花,天啊,这可是最高级别的祖母绿呀,而且这个头世间难寻,有人说值好几百万,那件事就是个屁,大猛子猜想,这样的纯净颜色这么上乘的祖母绿,最少也要上亿呀,还是美元,我们发了!

    两人对视一眼,眼里的贪婪完全被对方看到,不由对对方,产生一丝忌惮,虽然两人一直合作的挺不错,可是这个行当里同生死容易,同富贵难啊,财帛动人心,他们也不例外啊。

    强子还是装作老头子的样子,看着大猛子手里的祖母绿,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然后颤颤哆哆的道:“大猛子呀,把我这传家宝给我看看吧。我还是小事后看过一次,我都五六十年没有看到过了!”说完还咳嗽两声。

    可是大猛子根本不理他,而是翻来覆去看这款祖母绿。

    强子暗道难道这小子想要独吞祖母绿,把我给撇到一边,伸手就去大猛子手掌上去抓这块祖母绿,嘴里还说道:“大猛子,给我看看。”

    这个时候大猛子完全呆住了,任由强子从自己的手心里把祖母绿给拿走,他确实一点阻止都没有!

    强子暗自高兴,这块祖母绿到自己手里了,可就回不去了,现在自己的首要目标就是带着这块祖母绿平安的除了潘家园,然后平安的出京城,那样之后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下辈子吃喝玩乐不用发愁了!

    强子拿着祖母绿一时心情波动太大,哈哈的大笑起来,完全没有了之前苍老的声音,驮着背也不弯了,腿也不打哆嗦了,哪里都好了!

    这个时候围观的人还有不少,很多人都是看着这块巨大的绿色宝石眼热,恨不得去抢,可是看看大猛子那体格,还有就在附近巡逻警察们,只能打消这个念头,不过多看几眼也是好的。

    当听到强子笑声的时候,不少人才恍然大悟,这位大爷竟然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假扮的,他竟然扮成老大爷,将小姑娘手里天价的宝石骗了过来,人们瞬间对年华的同情上升到另一个高度,当然了有人同情,就有人暗骂年华愚蠢,还有人悄无声息的打算离开,因为他们想到那个小姑娘的手里还有一块漆盒没有摔碎,说不定那里面还有更好的。

    可是他们中走的最远的才不过十多米的时候,就听到强子发生一声惨叫:“天啊,这块东西根本就不是祖母绿,不是祖母绿,这个本就是一块染色技术非常高明的玻璃!”

    听了强子的话,大猛子从他手里抢了过来,仔细查看的时候,终于也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这里那里是祖母绿啊,看起来晶莹剔透颜色鲜艳均匀,而且还带着一丝的玻璃光泽的原因就是因为它本事就是一块玻璃!

    一块被染了颜色的玻璃,可是因为刚才事情的经过太过的迅速,没有上过手,只是凭自己的感官去判断,而且或许跟看到的角度也有关系,所以他们两个把一块一名不文的绿色玻璃当成了一块价值连城的祖母绿。

    不死心的强子跟大猛子,又仔细看了多次,得出的结果都是一眼的,这根本就是一块普通的绿色玻璃制品。

    “怎么会这样,明明就是一块祖母绿,怎么变成绿玻璃了?”强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猛子咬牙道:“我们这是上当了,我们被那个女孩子给骗了!咱们去找她!”

    这个时候,被年华救了的那个男生出声道:“可是刚才那个女孩子都说了这是一块玻璃,是你们不停罢了,而且你们还受了人家一万块钱,算是赚到了!”

    大猛子狠狠的瞪着他:“TMD的,这是老子自己的是,管你MD什么事,你在这里唧唧歪歪的。”

    女孩子一把抱住男孩子的胳膊,小声道:“咱们现在就出去吧。”

    男生咬牙不想出去。

    大猛子把气撒到他们身上,冷笑道:“还有,你们装什么装,刚才那个女孩子拿钱救你们,你们连个屁都没放,谢谢都没说,后来还帮我们的忙,我真的没有见过你们这么贱的人!”

    大猛子的一席话,将女孩说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得,她当知道这块祖母绿是假的时候,脑袋就清醒过来了,这个时候想想自己那个时候的说的话,都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现在这么办?”强子看既然已经露馅了也没有继续假扮下去。

    大猛子冷哼一声:“还能怎么着,再去找那个小丫头片子,让她把我那些东西换回来,卖卖也能值个好几千呢!”

    大猛子刚刚说完,就感觉到有些阴沉的天,一道亮光闪过,再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且其他人是亲眼看到一道雷劈了下来,正中大猛子的脑袋。

    强子都傻了,附近的人也傻了,这个时候还是那个绅士,凑过去,看了看,发现虽然他全身焦黑,可是还有气息,对强子喊道:“你不是他朋友么,你还不赶紧叫救护车!”

    绅士的话,将人们都惊醒了,强子赶紧打120,其他人四散奔逃,那对小情侣更是撒丫子就跑啊,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发的誓竟然应验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强子战战兢兢的打完120,一屁股坐在地上,如果说受到惊吓最大的人非他莫属了,眼睛一个劲的盯着天空,就怕一道雷下来,再把自己给劈了。

    从此以后世界上是少了两个骗子,年华也算是为名除害了。

    而其他人则是对誓言是坚信不疑的,认为如果真的发誓后,办不到的话,自己一定会遭雷劈的,慢慢的引申到说谎话会遭雷劈,反正这些人的撒谎的几乎没有了。

    而当事人年华跟周大师却是高高兴兴的拎着袋子出了潘家园,找了个茶馆坐了下来。

    他们要了个包间,等茶跟茶点上来后,周大师催促道:“你赶紧将那个盒子里真正的东西拿出来让我看看,我都好奇死了!”

    年华喝了一杯茶,又吃了几粒瓜子,看自己师父拉下脸来,这才笑着将自己手摊开,一个漂亮的祖母绿的挂坠出现在他老人家面前。

    这块祖母绿虽然没有刚才那块那么透明,毕竟那是真正的玻璃,比透亮度,那是谁比不过的,但是颜色比那块还要好,虽然个头小了不少,周大师估计,这块鸽子蛋大小的祖母绿挂坠最少也要五百万……欧元!

    “我就说你这个孩子从来就是不吃亏的,要不然怎么也不会让那一万块钱打水漂的。”周大师摇头叹道。

    年华笑嘻嘻道:“怎么算是打水漂呢,我那是给那他们的医疗费。”

    听了年华的话,周大师无奈的笑了,“你这个孩子呀!”

    年华想起还要一样东西,将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移到旁边的地面上,然后将袋子里的东西全部都倒在桌子上。

    一阵尘土扬了起来,年华面不改色,周大师瞪了年华一眼,他老人家手掐着鼻子,动作有点不雅观啊,不过不雅观就不雅观吧,虽然已经被京城的雾霾荼毒惯了,但是这么大的尘土鼻子还是受不了好不好。

    周大师强烈认定年华这小丫头就是故意的。

    年华不好意思的伸伸舌头,发现舌头上都是沙子,赶紧一挥手,扬起的沙子团成一小团被扔进角落里的垃圾桶。

    “你要这些破烂来干什么呀?”周大师看了几样,有点不明白年华的意思。

    年华也是一件一件的看了过来,头也不抬道:“我也不知道,可是我第六感告诉我,这里面肯定有好东西,而且对我十分的重要,我就弄过来了!要不然您以为我会为了这么一块祖母绿费这么大的事么。把钱给他我转身就离开不就行了么!”

    看周大师还是有点疑惑,年华继续解释道:“因为我感觉到这样东西,必须是它上个主人亲手将它送给别人或者卖给别人才行。”

    周大师哑然失笑,“什么东西要求这么怪异呀?”

    年华继续一个一个的找了起来,还真被说,还真找到两样好东西,当年华将东西擦干净,放到周大师面前的时候,周大师彻底服了年华了,其中一样是一串菩提珠子,珠子比较普通,可是上面被加持的那种柔和的守护力量却是非常强大。

    另一个则是一只巴掌大小铜葫芦,周大师一看就喜欢上了,这也是一件法器,能够增强他的能力。

    可是最重要的那件东西,年华却是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

    “到底是什么呢,虽然只不过是感应到过一次,但是那次非常的清晰。”年华喃喃道。

    手在这些东西里面无意识的划拉着,突然从一个破损的东西里,倒出一件大拇指盖大小的先天八卦,就跟现在的手机挂坠一样,小巧可爱。

    翻来覆去看不到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年华干脆闭上眼睛,用精神力去接近它。

    当精神力接近到这个小八卦的时候,小八卦竟然凭空竖立起来,嗖的一声,光速冲进年华的眉宇间,然后消失不见。

    周大师亲眼看到这个过程,可是根本来不及阻止,只能担心的看着自己徒弟,就怕徒弟有个好歹怎么办。

    正当他担心的时候,年华睁开了眼睛,摸摸自己的眉宇间,什么都没有,可是在她视线中确是出现了另外一种画面。

    年华刚想要仔细研究,就感觉道脑袋一阵昏沉,赶紧将那个画面关闭,这样脑袋才算是好了不少。

    周大师看她这个样子,不由关心的问道:“年华,你没事吧?”

    年华摇摇头,“没事,我就是刚才精神力消耗太多了,这几天算是不能用了。”

    周大师仔细看她,发现并没有什么大碍,也就放下心来,不过还是叮嘱道:“要是你之后感觉不对劲了,要赶紧通知师父知道么,虽然现在师父不如你了,但是三个臭皮匠还顶一个诸葛亮呢,你可不要小看师父啊!”

    “是,我明白的。”年华对他笑了笑,然后有看了看这些东西,等确定没有落下什么好东西,这才罢休,将剩下的东西放回袋子里,直接放到一边,等一会儿带出去扔了!

    喝完茶,爷俩拿着今天的收获回了家里,休息片刻,爷俩开始研究今天拿到的这两样东西,八卦就选了,年华想研究现在也没有办法。

    只能研究那个菩提珠子跟铜葫芦!

    周大师在这上面的经验比年华要丰富,他断言道:“这些东西应该是他们机缘巧合得来的,这个菩提手串是佛家的东西,而这个铜葫芦则是道家的东西,两者还是有些区别的。”

    “佛家都是一些守护的东西,这串菩提手串不要看普通,我估计应该在某位得道高僧的手上带了不下三十年。”周大师细细看过菩提手串后下了断言。

    “那你这铜葫芦呢?”年华对铜葫芦比较有兴趣,想也知道能够被周大师看上的法器不会多。

    周大师笑着道:“你也知道咱们这些奇门中人或多或少都会一些术法,而这就能够增强一个人术法的威力,而这个竟然有两种功能,除了我刚才说的增强法力,还能够让我在看相的时候能够更加的准确。这正是我需要的。”

    年华一听就囧了,这不就跟游戏上面一样么,还分什么白板,蓝装,紫装什么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套装。

    当年华将这个问题问出来的时候,周大师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你当你再玩游戏么?”

    年华一听知道了,原来并没有。

    “据说也是有的,不过你师父并没有看到!”周大师接下来的话,让年华:“……”

    这大喘气喘的实在是太过销魂了!

    不再去理师父,年华拿过那串菩提手串,决定过年的时候送给年建国同志。

    年建国同志现在的爱好就是喜欢各种手串,自己也为了他找了不少,这个被高僧加持过的菩提手串送他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年华刚要将手串找东西收起来,就听到手机响了,一看是程莲来的电话。

    “老大,怎么了?”

    “咱们成绩已经出来了,你上网看看去吧!”程莲直接道。

    年华一听高兴了,成绩出来,就说明放假的时间就在眼前了,虽然自己现在跟放假差不多少,可是怕开会什么的,也没有回石市,要不然早就回石市了。

    “你们考得怎么样啊?”年华问道,她知道自己跟屈绯红差不多少,不过程莲跟李碧就有点玄乎了。

    年华问完,就听程莲美滋滋的道:“虽然有一科刚刚好在及格线上,但是我的确是一科都没有挂啊,对了李碧也一样,低空飞过非常的销魂啊!”

    说起李碧,程莲话里带着笑容,“李碧将自己的分数晒到论坛上,为了彻底打消其他人的疑虑,她干脆将卷子从老师那里要了过来,直接贴了上去,这下子那些还在那里半信半疑的人是彻底相信了,因为没有那个白痴在得到正确答案后会不写上去!对了,回来李碧说,老师们都说你的成绩非常的好,这次是全班第一,恭喜了,发奖学金的请吃饭啊。”

    年华哈哈大笑道:“行,到时候你们选地方,咱们敞开吃!”

    程莲笑着撩了电话。

    周大师笑眯眯听着不住的点头,自己这个徒弟真是太厉害了,平时出了上课之外还要来自己这里学习,对了,这个小丫头还经常的请假,能够考到班级第一也挺厉害了。

    年华放下手机也更加高兴了,第一呀,虽然过了那种炫耀的年纪,可是心里还是非常的美!

    这个时候,年华的手机又响了。

    年华以为又是程莲呢,笑着接了起来,“程莲,你还有什么事呀?”

    “啊,不好意思,我不是程莲,年华小姐,我是彭涛啊。咱们不是约好了么,晚上我要请你吃饭么?”

    一听声音,年华就知道是谁了,没想到彭部长真的挺有诚意的。

    “你好,彭部长。请我们吃饭,这的是不用了,你也挺忙的,等以后再说吧。”年华还是拒绝道。

    彭涛赶忙道:“年华小姐,这可不行啊,反正你们晚上也没有什么事,听说你已经考完试了,马上就要回石市了,那我不就跟找不到你了么,还请你赏脸啊?”

    年华还想拒绝,就听到院子外面传来车子的声音,很快,传来敲门的声音。

    从对方那里年华也听到了敲门声,两处联系一下不难发现他们竟然已经停在自己门口了。

    年华跟周大师对看一眼,无奈的起身去看门。

    果然门外正是彭涛,也是一位堂堂的国安部的部长能找不到一个人的地址么!

    看年华出来,彭涛诚恳的道:“年华小姐,你看我这么诚恳,还望给我一个面子,再说了我跟你大伯年建党也算是朋友,还请赏脸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