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收徒
    看彭涛都已经说到大伯了,年华也就没有拒绝,笑着对彭涛道:“那好吧,那就谢谢彭部长了!”

    “惭愧!惭愧!都是我鲁莽了,还望年华小姐原谅啊!”彭涛如果知道那张白虎皮的主人这么有来历的话,他哪里还会去肖想啊!

    他们两个在门口说话,周大师站在院子里朗声道:“年华啊,还不赶紧请彭部长进来坐一坐!”

    年华听完赶紧请彭涛进院子,“看我这脑筋,请进来吧,反正现在还早,里吃饭的时间还有那么一段时间!”

    彭涛摆手笑道:“年华小姐,还是不要了,咱们去的那个地方可是有一个非常雅致的茶楼,我相信周大师也一定会喜欢的。”

    年华一听,转头看看师父,周大师想了想也就同意了,反正看彭涛这个样子是一定要请自己去的,因为如果自己不去的话,年华肯定不去。

    “行,我倒要看看彭部长说的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周大师道,“不过彭部长还是来屋子坐一会儿吧,还等老头子我换身衣服!”

    彭涛跟他的秘书还有一位保镖这才在年华的带领下进了四合院,他的司机还在车上等他!

    进了四合院,才发现这个根本就是那种一进的院子,应该是三进的,除了他们所在的这一进,还有后院,彭涛心里不由暗叹,真是有钱啊,这样的地方可不是几千万就能够拿下来的。

    想想自己之前让人调查出来的一些东西,不由对年华是心生佩服啊,如果她自己不说,谁知道眼前的小姑娘,竟然是个不逊色华夏大陆第一富豪的人物,她名下的华年集团那可是日进斗金呀。

    而且这些都还是在没有被年家找到之前自己打拼出来的,就凭她父亲之前市长或者副省长的名头还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尤其可见这个女孩子是真真正正的天才级人物啊,小小年纪已经如此出色,等二十岁之后进入鼎盛时期后,那是得是多么精彩的人物啊!

    这个时候彭涛的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的样子,脸上露出了然的微笑,或许也只有展青云那样刚毅坚强的男人才能够与她并肩通行吧!

    展家还真是占了大便宜了,怪不得听说有一阵的时候年老爷子遇到展老爷子的时候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而展老爷子的脾气说实在的也算不上太好,可是在被年老爷子刁难的时候,竟然都是笑眯眯的一点都不在意。

    那个时候当自己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有点纳闷,现在知道为什么两位德高望重的老爷子有这样的表现了!

    请彭涛坐在大厅,年华亲自帮他倒了一杯茶,彭涛赶紧接了过来,在给秘书小卓倒茶的时候,小卓立马接过茶壶,诚惶诚恐的道:“年华小姐,您不用不用,我自己来,我自己来!”赶紧给自己跟保镖小李倒上。

    他们两也不敢坐,就站在那里喝,年华也没有让他们坐下,人家不愿意坐就不坐呗。

    喝了一口茶,彭涛的眼睛亮了,“这茶是陈年的普洱熟茶,茶香醇厚,回味甘甜,极品呀!”抬头看向年华,问道:“这个茶最少也有三十年了吧?”

    年华鼓掌赞道:“彭部长厉害,不错,这茶已经是三十四年的普洱熟茶,因为老人家冬天不适宜喝绿茶,我就给他弄了点普洱茶,让老人家凑合着喝吧。”

    彭涛听了年华的话,那是连连摇头呀,“年华小姐说着这话我是不敢苟同啊,这三十多年的普洱陈茶也是价格不菲啊,如果不是托了周大师的福,我也喝不到如此好的茶。”

    又感叹道:“刚才我还说要带二位去茶楼呢,现在我是没脸带着两位去了!”

    年华当然不会将他的话当真的,堂堂一位大部长,虽然那三株古茶树上的大红袍产量太少都是紧供着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享用,其他的什么好茶他喝不到啊。

    彭涛叹了口气没有说其他的,这个时候年华对他道:“彭部长,你先等我一下,我也去换一身吧就。”

    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年华翻了翻,有点郁闷,自己在这里并没有留下太多的东西,大多都是夏天秋天的衣服。

    出来的时候,周大师已经换好衣服了!

    周大师看年华还是原来的那身衣服奇怪道:“你不是去换衣服了吗,怎么还穿着这身啊?”

    摊摊手年华无奈道:“我的衣服都在小四合院呢,这里只有几件夏天秋天的衣服,还是等一会儿去的时候,麻烦司机停在商场前面,我进去买一身!”

    彭涛笑着道:“年华小姐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

    “谢谢你的夸奖,不过彭部长。”年华笑着建议道:“你叫我年华小姐,我听着有点别扭,你叫我年华就行了。”

    “行,年华。不过,你也不要叫我彭部长了,你叫我彭叔叔吧,要不然直接叫我彭涛也行呀。”彭部长顺杆往上爬。

    “不行,不行!”年华连连摆手道:“要是我老爸知道我管你叫彭涛的话,我的耳朵可就遭殃了。这样吧,我看你比我老爸年建国同志年纪要大几岁,这样吧我叫你彭伯伯吧!”

    彭涛一听高兴的不得了,“当然可以了,当然可以,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能够多这么一个出色的侄女。”又打趣道:“要是你大伯知道的话,肯定要吃醋了。

    年华笑了笑。

    ”既然还要去买衣服,那咱们现在就出发吧。“周大师看看时间道,他并不是可怜这口好的,而是早点吃完,也可以早点回来。

    还想早点知道那帮子的结果如何呢,如果今天又是什么收获都没有,自己可是要好好笑话笑话他们。

    出了大门,外面停着两辆车,前面这辆是彭涛的车,后面那辆是为了坐不下可以去坐那辆车。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问题出来了,前面这辆车根本坐不下,肯定要有人去坐后面那辆车,现在的问题是谁去坐。

    年华看了看默默站在彭涛身后的秘书小卓还有根本就不想动地方的保镖小李,挑了挑眉毛,对着彭涛语嫣一笑,”我看咱们这么多人也坐不下,客随主便,我跟我师父去坐后面那辆车。“说着就要往后走。

    彭涛瞪了小卓小李一人一眼,然后拦住年华歉意道:”年华,都是我这两个人不懂规矩,怎么能让客人坐后面那辆车呢,你跟周大师当然是跟我坐这两车。“然后对他们两个冷声道:”你们今天是怎么回事,还不赶紧去后面坐。“

    小卓赶紧拉着小李就要往后走,他今天是受了无妄之灾了,他本来就想坐后面的,可是领导不上车,他怎么去呀。

    而保镖小李却是纹丝不动,还是直直的看着年华。

    这个时候彭涛也感觉出一丝的不对了,”小李,你跟小卓去后面的车去坐。我这里没有危险,你不用担心。“

    与此同时年华也对着小李扬起嘴角,发现小李的身体有点防备的意思,明白了,这小子天生对危险特别的灵敏,怪不得从开始在自己靠近的时候,这小子的呼吸都会不太对劲,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突然年华一把攥住彭涛的手腕子,彭涛吓了一跳,刚要问怎么了,就看到自己的保镖小李脸色一变攻了过来,就在这个时候彭涛感觉到一股杀气从年华的身上溢出,脸色马上变得苍白起来,腿肚子都不自觉的有点打颤1

    实在是太可怕了,怪不得蓝处长不愿意对上她!

    彭涛感觉到的不过是一丝,正好站在年华对面的小李则是承受了大部分。

    小李只感觉那个点危险的漂亮女孩子瞬间变成了恐怖的史前巨兽,而自己就是巨兽前面瑟瑟发抖的大白兔,动都不敢动弹。

    真是弱爆了!这是小李这个时候唯一的想法。

    可是年华则是眼前一亮,这个小子有前途啊,虽然自己只放出了百分之一的杀气,但是那是因为自己杀气太过庞大了,百分之一也算是强大的。

    在这里这么强大的杀气下都没有趴下,这小子不错。

    如同出现的时候,杀气消失的时候也是在一眨眼间,彭涛马上深吸几口气,而小李则是跪坐在地上不住的喘粗气。

    仰着头恐惧的望着年华,却发现刚才犹如地狱罗刹的恐怖巨兽变成了美丽温柔的女孩子,过大的反差让他的头晕,差点晕了过去。

    年华放开彭涛,蹲在小李身边,伸出手在他身上捏了几下,有些失望,竟然不是自己想的那种绝世骨骼,不过转念一想这个的第六感非常的强大了,就算练武的条件差一点也没有关心,再说了也不是太差,凑合着吧。

    年华看着小李的眼神是越来恐怖,小李不由的向后退去,却被年华一把抓住脖领子,马上闭上眼睛,他以为自己肯定迎来劈头盖脸的一顿打。

    ”你要不要拜我为师啊?“

    小李闭着的眼睛马上睁开,不可思议的看向年华。

    而在场的其他人也是被吓坏了!

    周大师:”咳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彭涛:”……“不知道用什么表情了。

    而司机跟秘书完全傻眼,不知道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最后还是周大师先反应过来,咳嗽两声,然后才道:”年华,我看他不太适合入奇门啊!你还是在考虑考虑!“

    周大师说的非常的委婉了,什么叫不太适合呀,完全是没有一点慧根好不好,就算进了奇门,也只能是一知半解学个皮毛!跟大街上那些骗人的差不多少!

    彭涛反应过来后也是有点哭笑不得,听了周大师的话后更是觉得年华是在胡闹,毕竟周大师看人都准啊,怎么也比年华这个徒弟厉害。

    年华回头对周大师笑着解释道:”师父,您不用担心,我在您那里还没有出师呢,怎么回去收徒弟呢。我是想让这小子跟我学武功。“

    当听到周大师的话的时候,小李心里那叫一个别扭啊,奇门在他心里那就是歪门邪道,可是当年华说要叫他武功的时候,他的眼睛一下子就冒出了光来。

    虽然到现在还不知道年华的本事,可是能够发出那么强大杀气的人能够是庸手么?就算是当年的教官也不如她呀!

    小李完全没有因为年华是个女孩子就轻视的意思,在武林中虽然大多数的女人不如男人,可是不代表女人中就没有高手,而眼前的这个女孩明显就是高手!

    想到这里小李就这跪着的姿势,就要行礼!可是怎么也拜不下去!

    小李抬头看着年华的眼神就跟小灯泡似的,天啊,对方离着自己还有一米的距离呢,可是对方根本没有伸手,那就是凭借着自己的内力拖住自己的。

    年华一挥衣袖,小李被托了起来!

    小李只感觉自己身子一轻,就站了起来!

    更是知道年华的厉害了,口里喊着:”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就要磕头行礼。

    可是却被年华给阻止了,”咱们武林中人拜师可不仅仅是磕头鞠躬就行的,让你师公给掐一个好时辰,还要摆上香案,你给我敬茶才算拜师!“

    小李里面低头称是,站在年华身边,毕恭毕敬的!

    彭涛眨眨眼心里只想着一句话,‘不是我不明白,是世界变化太快!’

    秘书小卓还要两个司机还在目瞪口呆中,久久不能回神!

    不过彭涛惊过后感到一阵兴奋,本来他就想要跟年华打好关系,现在自己的手下成了她的徒弟,这关系不久更好弄了么,这可是喜事啊!

    想到这里,彭涛笑道:”那好,一会儿我就让他们帮咱们预备,等咱们到了就可以行拜师礼了!“

    年华对彭涛一抱拳,”真是不好意思彭伯伯,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要拐了你的手下,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他离职,他要做什么工作,我不会干涉的!“

    彭涛哈哈笑道:”我是高兴都还来不及呢,以后小李的武功越高,我的安全不是更加有保证么,我可是算的很清楚啊!“

    一群人上了车,这次小李小卓全部坐到后面去了,尤其是小李心里还在那里兴奋呢,或许你要问小李为什么认定年华就是一个武林高手,而且这么轻易的就会做年华的徒弟,这是因为小李从小到大第六感都是无比的灵验,没有出过一次差错,他这次也相信自己的感觉!

    上了车,小李跟小卓跟司机先去买香案等东西,虽然说可以让他们要去的那个会所准备,可是一是半会肯定准备不好,毕竟现代社会很少用到这些东西。

    而年华他们这辆车是直奔京城最大的商场,毕竟这是要拜师,年华决定要好好弄身衣服,同时要给自己徒弟买一身!

    周大师建议道:”你们干脆也买一身华夏的传统服饰!“

    年华的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穿着一身大红旗袍文雅的坐在椅子上的模样,不由打了个寒战,”还是算了吧,穿旗袍有点不像我们学武之人拜师!“

    周大师一听哈哈大笑,”你这个孩子呀,谁跟你说要穿旗袍了,我是说你跟他都可买一身唐装!穿旗袍?你实在是太有想象力了!“

    年华只感觉冷汗直流,彭涛跟他的司机努力板着自己的脸使自己不要笑出声音来!

    年华也知道自己相差了,不过唐装是不是也太那个什么了呀,”师父,唐装穿着好老啊,我看大街上都是都是大妈大叔们穿的。“

    周大师哼了一声,”那你自己去选吧,我不参加意见了。“

    在旁边听了半天的彭涛被逗乐了,”没关系,这里买什么衣服的没有啊,咱们慢慢挑,总能挑到合适的。“

    他看了眼外面,笑着道:”你们看已经道地方了,咱们赶紧下去吧!“

    周大师摆摆手,”你们去吧,我就不下去了,我老人家胳膊腿的都不中用了,还是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彭涛听了他的话,这才想起来这位周大师虽然看着比自己都不大,可是他们也是两辈人了!周大师可是六十多的人了!

    可是六十多岁的人就跟四十多岁的人差不多,这位周大师真是驻颜有术啊!

    ”既然周大师您不去,那我就跟着年华一起去看看,帮你参考参考!“

    年华好奇的看向他:”彭伯伯,难道你就不怕被人认出来么?“

    彭涛边打开车门边道:”我又不是外交部的发言人,有不是重要的国家领导,没什么人认识我,没有关系。“

    年华想想也是,也跟着出去了。

    年华跟彭涛两人边聊天边逛,反正看看时间也不过五点,七点到地方就行了,不用着急!

    ”我看你就买一身大方得体的衣服就行了,反正是现代社会么,拜师也要现代一点。再说了这些仪式都是虚的,重要的是你们两个是真的把对方当成师父或者徒弟的心!“彭涛建议道。

    年华一听也是这么个道理,也就不再纠结旗袍唐装的事情了,叹了口气道:”我这也是第一次收徒,这可是我的首徒,我也是有点忙乱了!“

    ”我能够理解你的意思,想当初我刚刚自己当爸爸的时候,也是跟你一样的心情。“当然了程度上是不一样的。

    年华问道:”你有几个孩子呀!“

    两人进了一个品牌店,边挑边说!

    ”我就一个女儿叫彭语嫣,今年已经二十了,应该是比你还要大几岁呢!“

    年华一听语嫣这个名字好奇的问道:”谁给她起的?“

    彭涛一听就知道年华的意思,”是我给她起的,那个时候,我喜欢看金庸的武侠小说,而且最喜欢里面的天龙八部,对里面的神仙姐姐是记忆犹新啊,就给她起了这个名字。“

    说起自己的女儿,他开始变得滔滔不绝,眉宇间满是幸福,”我女儿从小就聪明伶俐,一岁就会叫爸爸妈妈,三岁就会认好多字了,等她上了小学之后,还曾经从学校里哭着跑回来,跟我说别的同学都笑话她的名字,闹得我哭笑不得。“

    年华在一边含笑听着,然后道:”我以为你是个严父呢,没想到你跟你女儿的感情还挺好的!“

    没想到彭涛叹了口气道:”什么呀,等到了长大的时候,我就感觉我们父女俩生疏许多呀。我知道这是我现在工作繁忙,回家太晚的缘故,虽然我现在尽可能的回家睡觉,可是毕竟每天都有应酬,孩子经常看不到我,心里对我也有怨啊!“

    ”我也知道我对不起她,更对不起她妈妈,可是我这不都是没有办法么!“彭涛也很无奈。

    ”你胡说!“彭涛说完后就听到一个声音愤怒的道。

    年华跟彭涛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两个小姑娘站在一排衣服后面,看那个样子是躲在那里的。

    年华眯眯眼睛,她知道这两个女孩子一直跟着自己跟彭涛,就是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跟着,因此也没有揭穿她们,没想到现在她们自动出来了。而且看这个样子那个撅着嘴一脸气愤的女孩跟彭涛长得有点像,那么就应该是彭涛嘴里的女儿彭语嫣了!

    ”语嫣!“彭涛傻眼了,没想到自己闺女突然冒了出来,”你这是在干什么呀?看到爸爸怎么不跟爸爸打招呼呀?“

    没想到彭语嫣冷冷的道:”要是我跟你打招呼了,不就看不到你带着其他的女人买衣服了么!“

    彭语嫣身边的那个女孩子看看彭语嫣又看了看彭语嫣的爸爸,磕磕巴巴的道:”那什么,语嫣,那什么,我老妈要我早点回去吃饭,我就先走了!“她根本就不知道彭语嫣带着自己跟踪的人竟然是彭语嫣的父亲,如果她知道的话,肯定劝阻了。

    现在弄得她还挺尴尬的!

    彭语嫣这个时候也是反应过来,让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不是太好,点点头,”你小心点!“

    ”哦哦!“彭语嫣的朋友赶紧离开了,实在是太尴尬了!

    等朋友走后彭语嫣也有点冷静了,歪歪头对两人道:”咱们去那里的那家小咖啡厅说话吧,这里大庭广众之下不太方便。“

    彭涛听完后下意识的看了看年华,这样彭语嫣更是牙都咬碎了!

    年华则是都要逗乐了,这个彭语嫣实在是太好玩了,肯定是把自己当成她老爸的二奶或者是小情人了!

    年华点点头,”那咱们就过去吧,不过时间不要太久,咱们还有要紧事呢。“说完还对彭涛眨了眨眼。

    彭语嫣看到这一幕眼里都要冒火了,而彭涛看到自己女儿的表情也是暗道,年华姑奶奶呀,你就不要添乱了呀,这不是让我女儿更加的误会么!

    三个人三中心情!

    他们三人到了咖啡馆,坐了下来,一人要了一杯咖啡。

    等待咖啡的时候彭语嫣直勾勾的盯着她老爸彭涛,看都不看年华一眼,这样本来以为自己会遭到泼水的情节而兴奋的年华有些诧异!

    不过转念一想,或许人家是等咖啡上来呢,年华变得期待起来。

    如果这让年夏知道的话,只会给年华两个字,”变态!“

    可是又一次出乎年华的预料,等到咖啡上来后,彭语嫣竟然真的是在喝咖啡,而没有其他的动作,连一句话都不说!

    彭涛跟年华对视一眼,有点不明白彭语嫣的意思。

    ”碰!“吓了彭涛一条,年华虽然没有被吓到,可是觉得好戏肯定要开始了,满心的期待。

    可是谁想到人家彭语嫣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彭涛,”老爸,你还知道你对不起妈妈,那你还做这样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每天晚上不管你多晚回家,妈妈都会在家里等到你几点,就怕你工作起来没日没夜的忘记吃饭,可是你不是出去应酬就是再加班,你说你已经多长时间没有配妈妈和我了!“

    ”我从小到大的家长会都是妈妈去的,我生病了都是妈妈送我去医院,有些时候我都觉得我是生长在单亲家庭的孩子,可是妈妈总说你是在忙工作忙工作,我也相信了,毕竟你也是为了这个家好,为了我的未来好!可是现在……“彭语嫣最后已经说不下去了!

    彭涛听了彭语嫣的话,发现自己真的是已经好久没有配她们母女去过公园,逛过商场了!

    ”对不起,都是我这个做爸爸的做丈夫的失职!我以后会改正的!“彭涛抓住彭语嫣的手承诺道。

    可是彭语嫣却是甩掉他的手,一脸冷峻的道:”那你要把你旁边的那个女孩子怎么办?“

    彭涛听了彭语嫣的话时哭笑不得,原来她是真的误会了自己跟年华的关系了。

    年华这个时候发现这个女孩身上有着非常明显的闪光点,她不去质问自己是因为她知道如果一个男人,没有歪心眼的话,光靠一个女人是怎么的诱惑也不会发生奸情的,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而且这件事上有错在先的大多是男人,毕竟现在有钱有势找情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因此她不来找自己的麻烦,而是直接去质问彭涛,而且这个女孩子一脸的正气,年华觉得这个女孩子挺不错的,值得交往!

    ”好了,语嫣你就不要逼彭伯伯了!“年华笑着伸出手,”你好,我叫年华!“

    ”彭伯伯?“彭语嫣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了,看到年华伸手她也伸了过去!

    等两人握完手松开后,才发现自己竟然跟年华握过手了!

    ”你到底是?“彭语嫣越琢磨越不对劲,哪里有人管自己的情人叫伯伯的,当然不排除那些特别变态的!

    彭涛笑着介绍道:”年华是你年建党叔叔的亲侄女,比你还要小一些呢!“

    ”年叔叔的亲侄女?“彭语嫣盯着年华,从年华的脸上还真的看出一些跟年建党叔叔一样的地方。

    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真的是误会了,脸一下子就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己这次真的是糗大了!竟然误会自己的老爸跟年叔叔的侄女有不正当的关系,啊啊!我要疯了!

    年华对彭涛笑着道:”我也是跟语嫣有缘啊,这样吧,也带上语嫣,咱们一起去吃饭!“

    彭涛赶紧摆手,”这可不行,这次是单独请你跟周大师,怎么能够带上她呢!不行绝对不行。“

    彭语嫣听了年华的话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当彭涛的话一出口她就只感到失望了,不过她也明白了,自己老爸请年华肯定是有正事的。

    年华却道:”这有什么关系啊,你不邀请,我邀请啊,正好也请语嫣帮我选选一会儿要穿的衣服,彭伯伯你这个大男人的眼光肯定不如语嫣的眼光好啊!“

    彭语嫣猛点头,”我十分同意年华的观点。“扭头对年华亲热的道:”谢谢你了,年华!“

    彭涛哑然失笑,刚才还对年华横眉立目的语嫣,竟然马上跟年华亲热起来,而且看起来年华还挺喜欢语嫣的。

    ”那好吧,那你们就去选吧,我在后面跟着你们当保镖!“

    这下子两人高兴了,彭语嫣马上拉着年华跑了出去,留下最后的彭涛付款!

    摇摇头,彭涛放下钱跟在她们身后!

    最后再彭语嫣的参考下,年华还是没有买旗袍或者是唐装,而是就买了一身得体大方的衣服,颜色上比较的喜庆。

    年华也帮小李买了一身西服,当告诉彭语嫣帮小李挑衣服的时候,彭语嫣的眼睛更亮了,自认为是抓到什么了!

    很快三人就回到车上,周大师看到突然多了一个人也不惊讶,只是对彭语嫣笑着点点头。

    在彭涛的介绍下知道了,这位跟她老爸差不多大的人是年华的师父,她开口道:”周叔叔好!“

    听了彭语嫣的话,周大师哈哈大笑,”你这个小姑娘太逗了,我比你爸爸大了二十来岁,你应该叫我周爷爷!“

    听了周大师的话,彭语嫣的嘴变成了‘O’型!简直是不敢想象啊,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竟然已经六十多了,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呀!

    很快车就到了彭涛定好的私人会所,会所的经理早早的等在门口,亲自迎接他们进去,当看到彭涛身后客人的时候,吃了一惊,这位长得跟彭涛有几分相似的女孩应该是他的女儿或者是侄女什么的,可是那个中年男子跟女孩跟他是什么关系呀,让他用那么高的规格接待!

    而且想到他们包间里摆放的那些东西,嘴角控制不住的抽动。

    虽然非常的吃惊,可是很快恢复过来,脸上挂着舒服的笑容。

    ”卓秘书已经将东西准备好了,如果有什么缺的,您就告诉我,我尽可能帮您解决!“

    彭涛点点头,”多谢经理了,如果有需要我会说的!“

    到了包间门口,经理请他们进去,然后就离开了。他也知道人家这样准备肯定是有特殊用途的,自己还是不要在里面碍眼了!

    当他们进去的时候,在正中间的位置上已经拜访了香案还有香,香案上摆放着各种瓜果烧鸡烤鸭,甚至还有一个大猪头,也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他们是从哪里弄来的。

    ”这是要干什么呀?“彭语嫣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喃喃道,这么连这些东西都出来了,这是要干什么啊?

    难道这是要拜天地,看着年华跟小李依次去了隔间换衣服,她不觉有如此的想法!

    可是自己跟小李也挺熟悉的,也没有听说小李有女朋友啊,甚至这一刻彭语嫣心里泛出一丝苦涩!

    没想到是在这时候察觉到自己的心思,彭语嫣有些难过。

    现在在场的人没有人发现彭语嫣的心思,而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年华跟小李身上。

    ”年华怎么没有祖师爷画像啊?“周大师看了半天才发现少了一样东西,因为小李并不是拜入他的奇门传承下,所以不能用他这一脉的祖师爷画像。

    年华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忘了什么,自己根本没有祖师爷好不好,难道自己在上面画上自己的画像么!

    可是如果让她杜撰一个,她又不愿意,想了想,年华干脆再纸上画上自己的画像,然后提上自己的名字!

    周大师从她旁边看着,那是越看越吃惊,最后都傻眼了,这不是自己徒弟么?

    ”年华,让你画祖师爷,你画的不是你自己么?“周大师忍不住问道。

    年华吹吹纸上的墨迹,不在意的道:”我就是呀,我在奇门有师父就是你,可是我在练武的时候并没有师承啊,我是自学成才的。我当然就是祖师了!“

    然后年华一挥手豪迈的道:”我以后的徒子徒孙们就拜我了!“

    然后不由分说就把画像给贴到墙上,满意的不得了!

    小李都傻了,一时间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答应的有点快了!

    可是事已至此,还是上吧!

    年华直接坐在香案旁边,等着新上任的徒弟行拜师礼!

    小李拜完祖师,然后跪倒在年华脚下,”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从彭涛的手里接过一杯茶,举过头顶,低头恭敬道:”师父请喝茶。“

    年华一脸慈祥的接过小李的茶,喝了一口,然后将茶杯放到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件东西,放到小李手里,然后严肃道:”咱们师门,门规简单,一不许作奸犯科,二不许欺压弱小,三要尊敬师长,四要友爱弟兄!尤其是第三点,你一定要记住!“

    ”是徒弟,李穆修谨遵师命!“然后李穆修双手捧着年华送他的礼物,站在她身后!

    仪式结束后,周大师哈哈大笑:”你呀,你这门规,前两点那是必须的,后面那两条,第四条友爱弟兄,你连第二个徒弟都还没有呢,就友爱弟兄,我看你主要突出的就是第三条吧!“

    年华点点头认真的道:”还是师父你厉害!“然后对李穆修道:”穆修呀,虽然我师父并不是我武功上面的师父,可是一天为师终身为父,你也要过去叫一声师公!“

    李穆修没有犹豫,又跪在周大师面前,磕了一头。

    周大师开心的摸摸胡子,”好孩子!“

    年华笑道:”师父,你徒孙给你磕头,难道你就没有表示的?“

    周大师一听这才明白自己徒弟是打什么算盘,摇头苦笑道:”你这个孩子,你这是报仇呢!“

    ”师父,怎么能算报仇呢,您说的对。“年华笑嘻嘻道:”您就帮他看看面相,帮他提点一下就行了!“

    周大师白了他一眼:”你师父我现在多少人请我去,我都不愿意,你现在倒是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

    不过周大师说归说,可是还是帮李穆修看了看,然后道:”你小子今天是遇到了贵人,以后你的际遇肯定是比以前好的多,而且我还看到你小子红鸾星动了,看起来是要有女朋友了呀!“

    李穆修一听脸一下子红了!

    而跟他一起红的还有彭语嫣,现在她终于知道这是在拜师了,虽然不知道李穆修拜年华为师是为了学习什么,可是心里却是敞亮了,自己刚才根本就是误会了,自己还有机会!

    周大师的话让她也红了脸,因为她刚才决定要去追李穆修。

    拜师礼行过后,李穆修跟小卓将东西搬了出去,而年华画的自画像却被李穆修仔细的叠了起来,放好!

    当他们把东西搬到外面后,小卓好奇的问道:”小李,你师父给了你什么呀?拿出来看看啊?“

    李穆修也有点好奇,当他打开后,发现是一块用红线穿好的翡翠挂坠,长方形,上面雕刻着自己不懂的东西,可是玉质非常的好。

    小卓羡慕道:”这可是冰种满绿的翡翠,这么一块就要一百万左右呀,你这师父拜的实在是太值了。“

    李穆修将玉符放到口袋里,正色道:”我拜师是为了习武的,可不是为了贪图这些,再说了我拜师之前又不知道我师父的底细!“

    小卓一想也是,李穆修就是一个武痴,整天除了跟着部长一起出去,就是跑去练武打拳,能够拜一位高手为师,比什么都让他高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