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拜师
    这个时候经理也带着人过来了,笑眯眯的道:“二位如果这些东西没有用的话,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让我们帮忙换个地方!”

    毕竟这里人来人往的,而且非富即贵的,如果看到墙边放着这些东西也是有点不雅观,小卓看了看李穆修征求他的意见。

    李穆修摆摆手,“还请经理费心了,这些东西已经没有用了,你自己看着处理就行了!”

    经理感激的一笑,一招手。

    几个小伙子从他身后过来,板着这些东西往外走去。

    正好这个时候,对面正好有人过来,都是二三十的年轻人,经理一看就赶紧迎了上去,“闫少,苏少,真是有失远迎,里面请,里面请!”

    经理把姿态摆的特别的低,恭恭敬敬的。

    可是那位闫少还是冷着脸,冷哼一声,“陈经理的架子是越来越大啊,之前我们来的时候你可是都在门外候着呀,是不是看到我老爸被调到外地了,你就以为我闫少萎了呀!”

    陈经理听完赶紧解释道:“闫少您误会了,上次您来的时候,我可是就在门口迎着,这次是我错了,还请您原谅我!”

    听完陈经理的话,闫少的脸色好了不少,“既然你都这样说了,不过一会儿,你可要过来自罚三杯!”

    陈经理一听闫少的话,心里松了口气,知道这位虽然脾气暴躁但是还是比较好说话的,感激道:“应该的应该的!”

    心中暗暗庆幸,幸亏是闫少发难,这位虽然直楞,但是还是比较好哄,要是,陈经理看了眼站在闫少身后的那位搂着一位美人的苏少,要是这位苏少的话,这关可就不好过了!

    “闫少,苏少,我现在就带你们去寒雪馆,边喝酒边赏寒梅,那也是非常的惬意!”春夏秋冬四季馆可是不轻易对外开放的,也只有握有实权的副部级的官员过来,才给开放,可是今天自己得罪了这两个难缠的少爷了,少不得要安抚对方了。

    而且今天四季馆一个都没有用上,用上一个也没有什么!

    彭涛为了低调一点并没有用寒雪馆,而是用了十二花令中的石榴花馆!

    闫少一听转头对苏少挑挑眉笑道:“老苏,咱们这次是有福了,我可是从来没有进过四季馆!”

    然后又回头对陈经理摆摆手:“老陈你就不要在这里磨磨蹭蹭的了,还不赶紧在前面带路!”

    陈经理答应一声,嘱咐那几个服务员道:“你们把东西先搬到后面,等我回来再处理!”

    “是!”几个服务员赶紧抬着东西贴着墙边往前走,将绝大部分的通道都让给这几位!

    看着几个新来的都这么董事,陈经理点点头!

    可是他刚放下心,意外就出来了,那位被陈经理重点关注不知道什么走到最外面的苏少,在捧着一盘子西瓜的服务员路过的时候跟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伸脚踢在这个服务员的膝盖上。

    陈经理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眼睁睁的看着这盘西瓜直接扣到跟在苏少身后的那位美女身上。

    正好这个女孩子穿了一身白衣服,鲜红的西瓜汁显眼直接,美女哎呀了一声,“你是不是没有长眼啊,走路不会走啊,你看看我这一身,怎么办啊!”

    美女狠狠瞪了那个服务员一眼,可怜兮兮的看着苏少,“苏少,你看我这一身……”

    而那个服务员都快哭了!

    其他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到了,陈经理赶紧道:“你们其他人赶紧把东西送过去!”

    其他服务员如释重负,赶紧抬着桌子水果什么离开。

    陈经理一脸尴尬的走到苏少跟那位美女身边,心里直骂娘,丫的明明是你故意弄出这种情况来的,最后赔礼道歉的还是我们,可是脸上却是不敢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满!

    “苏少您不要生气,这位小姐的损失我们包了,这件衣服多少钱,我们按照市场价格的三倍,不五倍来赔偿这位小姐,您看行不行?”

    苏少还没有表示,美女倒是乐开了话,虽然她身上的衣服挺名贵的,可这是苏少花钱给买的,这一身衣服一共花了一万块,如果是赔偿自己五倍的话,出去这一万的衣服的钱,自己还白赚四万,这么好的事,怎么会不答应呢。

    她刚要笑着答应,就听苏少道:“你当时打发要饭的呢?”

    美女一听苏少的话,心里暗喜,难道苏少嫌给的钱不够,还要多要么,实在是太好了!

    美女在那里暗地里高兴,可是闫少却是不打算继续在这里当误了。

    “行了,老苏,差不多少就行了,你看看时间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一会儿咱们要请的人马上就要到了,你就不要在这里不依不饶的了!”

    闫少有点不高兴了,说实在的之前两人玩的挺好是因为他们的父亲的官职一样大而且都是京官,现在闫少的父亲调到地方去,苏少的父亲还留在京城,虽然两人的职位都有所上升,还都是平级,可是在人们的心中就算是平级,京官也比地方的官员高级一些。

    苏少也不例外,从那时开始本来两人平等的交往,开始变味了,他什么都想站在上峰,不允许闫少有有点比他强的地方,认为闫少就应该听自己的,最好是自己指哪里闫少就打哪里才好。

    可是闫少也不是那种性格柔弱的人,从来脾气火爆的他,当然不愿意听从了,再说然不愿意听从了,再说了自己的父亲不过是调到外地工作罢了,那可是去镀金了,如果能够带着点政绩回来的话,就会平步青云!

    闫少也不惯着他!

    就这样本来挺好的两个人开始关系恶劣起来,互看对方不顺眼,对方是说他说不,对方说一他说二!

    不过因为他们还有些生意在一起做,所以才没有一刀两断,今天正好遇到些难题,想请以为大人物过来吃吃饭联络联络感情,然后请人家帮帮忙解决问题!

    因为那个公司是两人合伙开的,都占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正好一人一半,而且现在谁也不放心谁,没有办法只能两人一起过来!

    闫少看苏少发作就知道这小子是不满意陈经理刚才先叫的自己后叫的他!

    他现在也是无奈了,只想着赶紧把眼前的困难解决掉,然后跟苏少一拍两散,省的自己受气了!

    而且苏少这小子实在是太阴了,看着长得一边人才的其实心里损招是一套一套的,虽然自己不怕苏少,但是还是要小心防备!

    现在还是赶紧哄哄他,赶紧把眼前的这件事解决掉再说!以后自己干脆跟着老头子一起去他就任的地方,做自己的衙内,省的在这里受气了!

    “行了苏少,咱们赶紧走吧,一会儿人就要来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行不行!”

    苏少这才想起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了,冷哼一声,迈步走到闫少前面!

    闫少劝自己不要跟疯子一般见识,这才熄了自己的心里的那座快要爆发的火山。

    这些事情年华他们并不知道,因为在陈经理带人离开的时候,小卓跟李穆修已经回到石榴馆了,而且屋子隔音效果特别的好,也没有注意到外面。

    而听力非常的厉害的年华则是听到了一些响动,不过也没有有打算多管闲事!

    而且上菜也不用去外面,在石榴馆的自成一个系统,在石榴馆的后面就是自带的厨房,里面用具齐全,现在大厨已经过来在里面忙碌了!

    现在他们正在吃着干果喝着茶水,欣赏着现场昆曲表演!

    唱昆曲的旦角扮相非常的漂亮,可是年华他们这些年轻人根本不太喜欢,也欣赏不了,这依依呀呀的,在他们耳朵里还不如流行歌曲呢。

    最后真正欣赏的也只有周大师跟彭涛了,两人还间或交流几句!发现对方竟然都是真正的戏迷,瞬间两人的关系开始变得亲密起来!

    而年华他们这些人则是在一旁聊天。

    经过其他人的介绍,彭语嫣一下子明白过来,原来这真的是拜师,而且还是练武的老师。

    想了想彭语嫣郑重的问道:“年华,你看我能不能习武呀?我也想拜你为师!”

    年华伸手摸摸她身上的骨头,摇摇头道:“不行,语嫣你不适合练武,而且你的年纪也大了,就算强行练武,可能伤到根本!”

    彭语嫣指着李穆修撅着问道:“可是李穆修比我还要打几个月呢,那他怎么行啊?”

    年华解释道:“虽然李穆修比你的年纪大,可是他从小为自己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看样子之前应该是练过长拳什么的,而少林长拳就是打基础的拳,而且身体条件还是不错的,我这才收他为徒!”

    听了年华的话,彭语嫣有点失望的低下头。

    年华笑了笑继续道:“而且我们练武讲究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打熬身体,跑步打拳站桩,站桩一站就要两个小时,你能行么?”

    年华的话就像一根针一样将彭语嫣的自信的气球给扎破了,放气了!

    就连刚才还对李穆修有点羡慕嫉妒的小李也下了一跳,看向李穆修的表情中都带着同情!

    天啊这也太苦了,天不亮就要起床,想自己这样喜欢赖床的人,根本爬不起来呀!

    李穆修倒是一副坚定不移的表情,“师父,您就放心吧,我以后肯定会无比的努力,不给您老人家丢脸!”

    年华满意的点点头,“今天你就跟我回去,教你一些东西,这几天,你下午的时候就去我那里,知道了么?”

    李穆修狠狠的点点头,“师父你放心吧,我一定遵守时间的!”

    不过李穆修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了,小心翼翼的问道:“师父,咱们算是什么门派啊?”

    年华一听就傻眼了,她也不知道自己门派叫什么名字,因为她还没有起名字呢?

    这下子年华纠结了,手肘杵在桌子上开始沉思,到底要叫什么好。

    她这幅样子让其他人有点诧异,不过她不说话,其他人又不好问。

    彭语嫣就跟李穆修还有小卓他们闲聊,无一例外的将声音压低了。

    而没有人打扰的年华,脑筋开始飞速旋转,要叫什么好呢,起一个名字被她否定一个!

    叫天下门?玄天门?是不是有点太装B了,叫猛虎派、猛龙派,会不会太俗了点。

    这可怎么办啊?

    要不把自己跟双胞胎弟弟的名字合进来?华夏门?

    还是算了吧,自己这不是找病呢么,用国家的名字做帮派的名字。

    那叫国茜?茜国?是不是难听了点?

    那用自己跟展青云的名字呢?年华加展青云!

    华云派!

    行,就叫这个名字了!

    想到这里她使劲拍了一下桌子,大声道:“我们的门派我们的门派名字就叫华云派!”

    这一声响动吓得屋子里的那几个人一哆嗦,就连唱戏的花旦都给吓忘词了,手捏莲花指花容失色的看着年华!

    周大师回头无奈的看着年华,“你这是怎么了?”

    年华看着被自己吓坏了的人们,尴尬的笑了笑,挥挥手让唱戏跟拉二胡的出去!

    不过人家可是知道这是谁花钱,眼睛看向了彭涛!

    彭涛苦笑一声,让这几个人离开。

    他们这才鞠躬下场,拉开门出去!

    周大师郁闷的看着年华,“你刚才说什么呀?华云派?”

    年华嘻嘻笑道:“师父我已经决定了,从此以后我的门派就叫华云派,以后我就是华云派的第一任掌门,以后就是第一代的祖师爷,大家鼓掌欢迎!”说完她第一个鼓起掌来!

    其他人听得是满脸黑线,彭语嫣还在李穆修耳边小声耳语几句,“小李,你师父真的是武林高手?我怎么看着这么不靠谱呢?”

    “我师父当然靠谱了,你不要瞎说。”李穆修非常坚定的反驳道,其实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也有点怀疑,可是很快就消失了,不说一天为师终身为父,就说师父那个时候满身的杀气就是证明!

    彭语嫣回头发现年华正在看着他们,嘴边还挂着微笑,有点尴尬的低下头。

    年华走到李穆修的身边笑道:“行了不要躲了,我都听到了。”

    说着拍拍李穆修的肩膀,“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咱们华云派的首徒的师兄了,恭喜恭喜呀!”

    说完她自己先笑了!

    彭涛举起酒杯起身笑道:“那咱们就在这里预祝华云派越来越昌盛。”然后看向年华,“也恭喜年华得到佳徒!”

    年华也拿起酒杯,哈哈大笑:“那咱们就同喜同喜!”

    众人举杯共饮!

    彭涛是真的高兴,他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这样一来自己跟年华的关系是更加的亲近了。

    酒过三巡,彭涛有些微醉,他看着年华问了一句早就憋在心里的话,“年华,怎么看着你这么眼熟啊,咱们之前是不是见过呀?”

    年华还没有说话,彭语嫣扑哧一下就笑出声来,“老爸你这句话是不是太老土了。”

    彭涛瞪了眼捣乱的彭语嫣,认真的打量着年华越看越觉得五官跟一个人非常的相似,越看越觉得眼熟。

    突然他掏出自己的手机,从手机里找出一张照片,瞪大眼睛仔细对比,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欣喜。

    “天啊,我就说我见过你,我就知道我肯定见过你。”最后彭涛是哈哈大笑,起身快步走到年华跟前,将自己手机放到年华跟前。

    “年华,你看看这是不是你?”

    年华低头一看,乐了,照片上果然是自己,就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照的,抬头对彭涛笑道:“没想到彭伯伯你的眼睛真是厉害啊,这个样子你都能看出来!”

    彭涛得到肯定答案后,那叫一个激动啊,握着年华的手势久久不能言语,最后憋出一句话,“年华,你的救命之恩,伯伯记在心里了,以后有什么事只要是伯伯能够做到的,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伯伯眼都不眨!”

    年华赶紧站起来,“彭伯伯您严重了,如果您不说,我都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再是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也是给自己积德呢!”

    彭涛摇摇头,叹道:“当时我真的以为自己是死定了,那是我就想要是我死了,我闺女我媳妇我那老母亲老父亲,可怎么活呀,你是救了我们一家人呐!”

    这个时候听得其他人是云里雾里的,只有当时跟在彭涛身后的小卓惊叫道:“难道年华小姐就是当初的那位年队长?”

    当看到彭涛点头后,小卓当时就给年华鞠了一躬,感激道:“年队长,不是,年华小姐当初多亏了你了,要不然要不然……”

    他没有说下去,可是其他人却是知道他的意思,如果彭涛真的出事了,他这个当秘书也好不了!

    那个时候李穆修还没有跟在彭涛身边,因此对这些事不知道!

    年华笑着道:“行了,既然已经感谢过了,赶紧吃饭吧,要不然菜都凉了,这样。”年华举起酒杯,“我再敬我德高望重的师父一杯,祝师父长命百岁幸福安康!”

    周大师开心的喝了下去,“我徒弟的酒我必须吃!”

    年华坐下后,李穆修起身给年华敬酒,“徒弟敬师父一杯,祝师父,祝师父……”

    李穆修有点卡壳,像自己师父那样说有点不合适!

    彭语嫣也为李穆修着急,当初自己老爸可是将那个视频拿家里来这,她偷偷的看过好几次,对里面的那位身手高绝的少年那是相当的崇拜,没想到这位高人竟然是个跟自己一样的女孩子!

    也为李穆修高兴,找了这么一位武功高手当师父,真是天下掉下来的馅饼啊,现在竟然连给师父的祝福语都不会说,这要真是要了命了。

    用脚踢了李穆修一下,李穆修正为难呢,感受到彭语嫣踢自己后,低下头,耳边传来一句话。

    李穆修赶紧照葫芦画瓢说了出来,“祝师父青春永驻,找到如意郎君!”

    他的话一出,周大师跟彭涛哈哈大笑,小卓低着头,可是肩膀耸动着,而罪魁祸首彭语嫣则是捂着嘴偷乐!

    李穆修说完脸就修说完脸就红了!

    年华无奈的摇摇头,“穆修,你实在是太老实了。”

    彭涛笑过后道:“这你就不要操心了,你师父已经有如意郎君了!”

    彭语嫣李穆修睁大眼睛好奇的不得了。

    彭涛挑起了其他人的兴趣,他自己确是不说了!

    年华咳嗽两声正颜道:“等你师公回来的时候,你就会看到了,你找什么急呀!”

    彭语嫣眼珠子一转,凑到年华跟前谄媚的笑道:“年华,你就告诉告诉我吧,要是不知道答案的话,我今天一天都睡不着觉了!”

    年华摸摸她的头笑眯眯的道:“乖,等你们到时候就知道了!”

    彭语嫣挑高的心,一下子摔在地上,撅着嘴坐了回去!

    年华嘿嘿笑了两声,招呼大家赶紧吃饭。

    这顿饭就在大家笑声中结束了,吃的差不多了,彭涛让小卓跟李穆修去结账。

    年华他们悠哉的边说话边穿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年华的耳朵一动,眼神冷了下来,几步到了门口打开门,就见外面两帮人打了起来,其中一方面就是小卓跟李穆修。

    小卓就是一个文弱书生,你让他写几篇文稿还行,可是让他打架他真不会,虽然是国家安全部部长的秘书,可是秘书又不用出任务,只要处理事务的能力出色就足够了。

    那个时候小卓也挺看不起那些卖力气的家伙比如说李穆修,现在事到临头知道了,原来百无一用是书生啊,自己只能躲在李穆修的身后,要不然早就被打死了!

    李穆修非常的厉害,不过他还要护住身后的小卓,而且对方还是那种打架不要命,而且经验丰富的家伙,虽然慢慢的站了上峰,可是身上也哟了点轻伤!

    而站在一边的一个三十左右的斯文的男人搂着一个美女,在一边阴狠的道:“竟然挡当我苏少的路,真是不知道死活,给我打!给我往死里打!”

    小卓躲在李穆修的身后喊道:“你胆子实在是太大了,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打人!你知道不知道我们两个是什么人?”

    苏少冷哼道:“我管你是什么人,看你穿着打扮不是一个小公务员就是某个小领导的秘书,另一个穿的这么土豪肯定是个暴发户的儿子,我怕你们个屁呀!”

    小卓听了对方的话,才知道自己今天为了配合领导的的着装而穿的一身衣服,竟然让对方看低了自己,真是应了那句话,人靠衣服,马靠鞍啊!

    就在年华开门的时候,有一个人正好到了他们跟前。

    来人正是闫少,他听到了苏少的话,知道这是他在朝着这些无辜的人发泄自己酒疯,他想要视而不见,可是欺负弱小不是他闫少的本性。

    不由劝道:“苏少,行了,咱们出去爽一爽,逗他们有什么意思啊!”说着去拉苏少的胳膊。

    可是没想到苏少一挥手差点打在他的脸上,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苏少指着闫少的鼻子骂道:“你当你是什么东西呀,这次要不是我,你以就凭你,就凭你老爸的脸,能够把事情办成?你在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闫少的脸也冷了下来,离他远了点,然后对那些还在打斗的人喝道,“都住手!”

    这些本来越打越心惊的打手们,互看一眼,撤了出来。

    他们一走李穆修也不会继续,赶紧护着小卓向后退,他刚才已经听到开门声了!

    现在苏少跟闫少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他们两人身上。

    苏少的脸完全冷了下来,指着闫少冷冷的道:“闫少,你这是非要跟我做对了。”然后转头对那些打手道:“你们还在那里站着干什么,还不去给我揍那两个家伙一顿。”

    闫少一句话都没有说,而是抱着胳膊眯着眼睛看着苏少,而站在那里的几个人瞬间分成两拨,只有两个人站到闫少身后。

    而其他人则是慢慢的向李穆修他们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陈经理跑着过来了,在听说这里发生打斗后,他是一刻不停的往这里跑,就怕晚了,会发生什么不可逆转的祸事!

    “都住手,赶紧住手!”陈经理跑的是满头大汗,也来不及擦擦汗,跑到苏少面前气喘吁吁道:“苏少你有什么意见请提出来,请不要对其他客人动手!”

    陈经理觉得自己说的已经非常客气了。

    可是苏少还是觉得自己是被一个小小的会所经理给教训了,冷笑道:“没想到我苏少竟然还被你个小小的经理教训,你胆子真是大呀!”

    说着手就扬了起来,朝着陈经理的脸就打了过去。

    站在旁边的闫少都没有反应过来,没想到他说翻脸就翻脸,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时间了。

    看得出来苏少是使出吃奶的力气了,如果这巴掌打实了,脸肯定肿起多老高!

    陈经理也躲不多去了,眼睁睁的看着巴掌就要落到自己的脸上,而他所能做的就是下意识的歪头。

    当他闭着眼睛咬牙忍着的时候,却听到耳边传来苏少气急败坏的声音,“你这个三八想干什么,你疯了么……那什么我不是想打他,是因为他脸上有个蚊子,我这是想给他打蚊子呢!”

    完全翻转的语气让陈经理有点反应不过来。

    张开眼睛后,就看到一个位高挑美丽的女孩子用手托住对方的手,他一眼就认出这个女孩子不就是跟着不就是跟着彭涛部长过来的那个么。

    转头一看,果然彭涛部长就站在不远处,背着手冷冷的看着这边。

    一瞬间,陈经理的心一下子安定了下来,松了一口气,既然有彭部长在旁边,自己肯定是没有事情的,毕竟自己没有错处,而且赶过来救他的手下。

    刚要跟彭涛部长说话,可是对方却是摆摆手,彭涛赶紧闭嘴站在一边。

    闫少也是被吓了一跳,一眨眼,这个女孩子就出现在了自己对面,这是什么速度啊。

    而当事人苏少则是一脸的淫荡,色迷迷的看着年华的胸部腹部,眼里的淫色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年华对他嫣然一笑,苏少赶紧自己骨头都要酥了,刚要开口,就感觉自己脸上麻了一下,在眨眼发现自己竟然身在半空,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反应过来,啪的一下子掉到地上。

    这个时候站在通道中间的那些苏少的狗腿子,对视一眼,无奈的冲了上了上去,闫少只感觉眼前一道残影一闪,六个狗腿子倒在了地上,毫无声息!

    其中一个就倒在自己的脚边,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吓了他一跳。

    跟着苏少一起过来的美女尖叫一声,蹲下身子晃着苏少的身子,“苏少,苏少杀人了,丽丽好怕啊,丽丽好怕啊!”

    平时的时候丽丽撒个娇,苏少少不得要好好安慰,可是现在的苏少趴在地上都傻了!

    自己被打了!

    自己被一个女人给打了!

    自己被一个女人给打得飞了起来!

    这简直就是他的奇耻大辱,刚要开口让自己那些手下去教训教训她,可是嘴一动,牵扯的脸疼痛难忍。

    这个时候正好丽丽过来烦他,心中暴虐的因子完全爆发出来!

    苏少爬起来,一把把丽丽给踹到一边。

    刚要让手下上去,却发现自己的手下全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而对面那个女人则是看向他,脸上挂着嗜血的笑容,这个时候的年华在他眼里不是美人,而是一个恐怖的怪兽,让他惊恐万分。

    “你,你不要过来,我告诉你,我告诉你。”苏少边说变后退,手指摸着墙壁后一点一点得往外蹭,嘴里还道:“我告诉你,何少马上就要出来了,要是他看到你们竟然敢打他的合作伙伴,你这些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何少?”年华冷笑一声,眯着眼睛看着他道:“你放心吧,你那个靠山何少来的的话,我也让他跟你一样!”

    陈经理一听吓坏了,那可是何少啊,这可不是苏少闫少这样的人能够比的,要是这话被何少听到的话,他们这些人都得不了好啊!

    当然了这些人中不包括人家彭涛部长,就算何少再大牌遇到部长级的人物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楼梯口传来踏踏的声音,还有人说话的声音,听声音正是何少的。

    “不知道谁这么大胆啊,让何少我看看!”

    随着说话的声音临近,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背着手带着几个人下来了。

    看到何少的那一刻,苏少狠狠的瞪了年华跟闫少一眼,哭丧着脸迎了过去,“何少,就是那个女人,是那个女人说的,她还打了我一巴掌,您可要为我做主呀!”

    何少在看到苏少的腮帮子后,眼神一下子就冷了下来,自己刚跟姓苏的这小子签了合同,就有人打苏少,这不是打苏少呀,这是打自己的脸呀。

    冷冷的顺着苏少得手指看了过去,第一时间看到了彭涛部长,心里一愣,怎么彭部长在这里,要是彭部长动的手,自己可是没有办法。

    不对,姓苏的小子说是一个女人,那肯定不是彭部长了,这个时候眼睛的余光看到一个人,赶紧看了过去。

    眨眨眼,确定自己不是老花眼,也不是看差了,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非常的奇怪。

    而苏少根本没有看他的表情,还在那里诉苦呢,“就是这个女人说的,说就算您何少来了,她想打就能打!她……”

    “不要说了!”何少立马打断他的话。

    苏少迷茫的看向何少。

    可是何少接下来的言行不仅仅是他,把其他人也给吓到了。

    就见何少原本酷酷的表情变得那叫一个谄媚呀,挺直的腰板也有点塌了下来,笑着道:“您说的对,您当然是想打就打了,您要是不好意思大,我自己打也行啊!”

    说着就打了自己两下,当然了这两下就跟鹅毛拂过一样,一点力气都没用。

    这个时候苏少自认为明白了,他当然知道何少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虽然现在听说跟一个小明星在一起蛮久的了,可是依照他平时的作风,也差不多要腻了,难道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就是他下个目标?

    如果这样的话,自己真是踩到地雷了。

    闫少跟陈经理的想法其实跟苏少也差不多,现在闫少非常庆幸自己跟闫少闹翻了,要不然肯定会受到某个人牵连的。

    就在苏少纠结要不要给这个未来“嫂子”道歉的时候,就听何少笑着道:“嫂子,您怎么在这里呀?是不是来吃饭呀?”

    年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何圣哲你再说笑话么,我不吃饭来这里干什么,打架么?”

    何圣哲嘿嘿一笑,“看您说的。”

    然后转头对陈经理道:“陈经理:“陈经理,我嫂子他们的帐就记在我账上就行了。”

    陈经理傻傻的点了点头,他是彻底被弄懵了。

    作为一个高级会所的负责人,他一个非常厉害的地方就是能够将京城的各位太子爷官二代富二代什么的摸清楚,苏少闫少算是官二代,而何少就是太子爷了,能够让一位太子爷毕恭毕敬叫嫂子,那会是谁的女朋友呢?

    而且这位女孩子还这么彪悍!

    苏少闫少也是一头雾水。

    不要说他们了,就连彭语嫣李穆修也张大嘴巴,原来年华(师父)说自己有男朋友说的是真的呀,能够让何少心甘情愿叫一声嫂子的可不多呀。

    在场所有不知情的人开始猜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何圣哲解开了谜团。

    “嫂子,展老大什么时候回来呀,您知不知道呀?”何圣哲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展青云的面了,打电话不通,发短信不回,虽然之前有的时候也经常会这样,可是那个时候他不是在特殊部队么,怎么现在还这个样子呀。

    展老大?展青云?

    这个时候其他人是恍然大悟还要加上不敢相信!

    天啊,展青云竟然有女朋友了,还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眼前!

    闫少陈经理心里一阵庆幸,幸亏自己没有得罪人家。

    而苏少则是张大嘴,彻底傻了,那个女孩不是何少的女朋友让他松了一口气,可是当知道人家的男朋友是展青云的时候,他只感觉道一阵天昏地暗。

    何圣哲只听到子身后碰的一声,转过身看了过去,就见苏少已经栽倒在地不省人事了。

    “去把人送到医院。”何圣哲皱着眉毛道,“等他醒了之后告诉他,什么事情该说什么,有些事情还是紧紧闭上嘴巴的好。”

    何圣哲说完后,就听年华凉凉的道:“何少,你好像望了,苦主可是我们呀,他不过是晕了晕,就能够一笔勾销,你开我玩笑呢吧!”

    听了年华的话,何圣哲立马笑着道:“嫂子,您放心,只好他一清醒,我马上让他赔偿您的损失。”

    年华还是看着他冷笑不语,何圣哲也不笑了。

    他完全笑不出来了,恐怖的气势把他压的快要趴到地上了,汗顺着脸滴了下来。

    “那位什么苏少差点把我徒弟打伤,你现在轻飘飘的一句,赔偿就能弥补我徒弟巨大的心里创伤么?”

    被压得喘不过气的何圣哲心中暗恨,暗恨自己怎么不调查清楚后再说话,他现在已经有点了解年华了,如果是得罪了她,只要真诚的道歉,就可能受到原谅,可是如果动了她关心的人,那可就是要面临灭顶的打击。

    简而言之,年华非常的护短!

    如果之前知道苏少动了年华的人,自己肯定不会说这种话了。

    还好年华很快就收了回去,何圣哲这才颤抖着双手擦擦自己的汗。

    年华冷哼一声,她是给何圣哲面子才没有直接用杀气,要不然就不是这种样子了。

    何圣哲喘着粗气道:“年华,你放心吧,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年华听了他这句话,点点头,淡淡的道:“我希望你能够说道做到。”

    然后年华看向闫少,“你很不错!以后还是少跟这种人在一起混。”

    闫少没想到年华竟然跟自己说话,有点受宠若惊,“我,我知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