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吃饭,中邪
    年华走到闫少面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闫少偷偷看了何圣哲一眼,何圣哲翻了翻白眼道:“嫂子让你说,你看我干什么?”

    年华看着何圣哲冷笑一声,手指一弹,何圣哲一动都不能动了。

    “嫂子?谁是你嫂子呀?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

    何圣哲发现自己的全身上下只有眼睛跟嘴巴能够动,哭丧着脸道:“年华祖宗,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把我当屁给放了吧。”

    年华却是不再去看他,转头对闫少微微一笑,“你不用顾忌他,你说吧!”

    闫少咽了口口水,一股脑把自己的身份都说了!

    “我是闫江南,我父亲是新任的杭市副市长闫飞舟。”

    年华点点头,“杭市副市长!不错,等我什么时候去杭市的话,你可要负责招待我们呀!”

    闫江南猛地点头,“没有问题,当然没有问题了!”

    “行了,你可以走了。”年华指着地上的这些人冷声道:“别忘了把这些东西也一起带走!”

    闫江南嘴里称是,跟陈经理商量一下,陈经理叫来十多个服务员,把躺在地上的人都给抬了出去!

    年华两手环在胸前道:“你们把他们放到外面就行了,他们一会儿就醒了!”

    陈经理闫江南正在商量要把这些人是送到医院还是弄到哪里呢,听到年华的话后这才放了心,赶紧让人把这些人扔到外面,包括那位苏少!

    这个时候何圣哲不干了,在那里喊道:“年华小祖宗啊,姓苏的才是罪魁祸首,我是无辜的,放了我吧,我求求你了!”

    年华根本不理他,而是回头对彭涛他们道:“彭伯伯,师父,咱们走吧!”

    被年华这一手完全震住的人们这才反应过来!

    “哦?哦,那咱们走吧。”

    而李穆修,彭语嫣还有小卓,看着年华的眼神都不对了!

    点穴呀!这可是只有在电视上才看到的,没想到现实生活中竟然也出现了,竟然还是自己身边的人,实在是太厉害太厉害了!

    李穆修更是对自己的师父崇拜万分,天啊,自己师父会点穴,这说明自己以后肯定也会点穴,这是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呀!

    闫少把他们送上了车。

    而陈经理则是没有动弹,谁让这里可是还是有一位大爷被定在这里,还好等年华他们离开后,何圣哲身上的点穴自动就解除了。

    摸着自己酸痛的脖子,何圣哲暗道:以后得罪谁也不敢得罪这位姑奶奶了,实在是太受罪了。

    陈经理关切的问道:“何少,你没有事情吧?”

    何圣哲翻了个白眼,“你说呢,我可是定了半天了,赶紧的,赶紧的!给我找个房间我要好好休息一下!”

    等闫少回来的时候,陈经理搀扶着何圣哲去了楼上的客房休息!

    而车上的年华则是忍受着耳边的聒噪,闭目养神。

    彭语嫣则是自顾自的在那里问这样那样的问题!

    很快车就到了出发时的地方,年华跟周大师下车,同时年华把自己新收的徒弟李穆修也一起留下来。

    走的时候彭语嫣那是相当的依依不舍,她也想留下来听一听啊,可是还是被自己老爸托着离开了!

    当天晚上的时候,年华将伏虎锻体诀教给李穆修!

    虽然李穆修的身体条件不如年夏,可是对练武的坚持比年夏要强,或许跟他从小练武有关。

    当初年夏坚持了二十五分钟,李穆修比年夏还要多两分钟,达到了二十七分钟。

    年华是非常的满意,不过李穆修那是相当的难过了。

    一开始他还对这个炼体功法有点轻视,他以为师父会教他凝练内力的方法,可是当他自己开始摆出这个姿势的时候,才明白刚才师父脸上的那丝奇怪笑容是为了什么。

    实在是太难受了,疼痛是越演越烈,而最痛苦的不是这种越来越强烈的疼痛,而是随着痛苦的增强随之而来的是奇痒无比!

    那种痒就跟无数的蚂蚁在啃食自己的骨头!

    不过为了自己练武的梦想,自己一定要坚持下来!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二十五分钟!

    慢慢的李穆修就感觉自己眼前开始冒金光,他的意识也开始慢慢的模糊起来。

    年华就坐在他旁边桌子旁玩着手机,间或看他一眼,看他一眼的。

    二十七分钟后,年华发现这已经到了他的极限了,如果再继续下去可能就要损伤到他身体。

    飞身过去,将他的身体弄到床上,伸手将他身上的衣服脱下,运功于掌心,帮他进行推拿按摩!

    如果不这样的话,明天他一定非常的不好过!

    按摩完毕后,年华将被子帮他盖上,然后悄无声息的出去。

    走出房门的时候,年华看着天上的月亮,不禁想到展青云现在在干什么!默默的欣赏片刻,年华叹了口气转身回了自己的宿舍。

    ……

    躺在雪地上,看着天上的弯月,展青云的脑海里却浮现出另一个人的影子!

    不知道年华这些天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想自己!一晃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再见过年华了,思念之情是越演越烈,如果不是知道自己肩负着重任,自己肯定会忍不住跑回去。

    这次连元旦都没有一起过,展青云感觉非常的遗憾,本来以为自己回了京城,就能够有更多的时间跟她在一是个起,可是没有想到这次一出来就是这么长时间。

    虽然他对自己跟年华都非常有信心,可是他更知道年华是个多么出色,多么优秀的女孩子,肯定会有不少男人喜欢,如果到时候,万一有人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光吃醋自己都得酸死。

    展青云从自己的脖颈处掏出一块玉坠,爱惜的抚摸着,这是年华亲自为他雕刻的,他时时挂在身上,想年华的时候,就拿出来摸一摸,这才多少天,这块新雕刻的玉符上都出现了薄薄的一层包浆,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润润的光泽。

    ……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年华将伏虎锻体诀的前三式交给了李穆修,而李穆修勤奋的态度也让年华非常的满意。

    在第三天的时候,年华把李穆修叫道跟前,“穆修呀,现在我只能教你这么多,我希望你在这一个月里将前三式练好,等到我寒假回来后,可是要检查你的学习进度呀!”

    李穆修点点头,保证道:“师父,你就放心吧,徒弟一定谨遵师命!”

    年华满意的笑了笑,然后道:“你我看你非常眼热我这手点穴的功夫是不是?”

    李穆修一听眼睛都亮了,“难道师父你要教我点穴的功夫?”

    年华摇摇头失笑道:“你现在只不过是个刚刚迈进不入流的小菜鸟,身上没有一点内力真气就想学习点穴,你这是在做白日梦啊!”

    李穆修挠挠脑袋,一脸的不解:“那您什么意思呀?”

    “回去把这个东西背熟。”年华将一样东西交给李穆修,“回去后,你就将这上面的东西记住,我回来的时候可要考你!”

    李穆修“哦”了一声,接过来,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幅人体穴位图。

    年华在旁边道:“如你所见这是一幅人体穴位图,将它背下不但对你以后学习点穴有好处,对现在的你也帮助。打斗的时候,击打在人体重要的穴位上跟击打在普通的地方那效果是绝对不同的!”

    李穆修点点头,“师父,我明白了!您放心不管是穴位图还是伏虎锻体诀我一样都不会落下的。”

    年华拍了拍李穆修的肩膀,“穆修,你可是咱们华云派的首徒,你好自为之吧!”

    李穆修走后,年华在京城的事情也差不多了,打算会石市老家,好好陪陪年建国同志跟沈茜女士!毕竟自从上了大学后,跟老爸老妈待在一起的时间超少了!

    打电话问了问宿舍的同志们,距离比较远的李碧屈绯红绝对做飞机!

    一开始李碧是决定做特快列车的,不过在经过屈绯红的一通开导后决定做飞机,从京城到她家的飞机票买特价的话,也比做特快列车的价钱差不多少,但是做飞机多舒服啊,用不了两个小时就到了!

    可是如果做火车的话,怎么也要一天一夜,浪费时间不说,坐着还不舒服!

    李碧一琢磨也是,非常干脆的定了飞机票。

    而且上次买卷子的钱也退给她了,李碧的荷包也鼓了,十分干脆的买了往返的飞机票,省的到时候再费事了!

    年华刚要挂断电话,对面的电话就把程莲给抢了过去,“年华,你今天如果没事的话,来我家吃饭吧,我妈妈说要请你们到家里吃饭!”

    年华赶紧拒绝道:“这怎么行呢,如果我们去了,叔叔阿姨还要忙忙活活的,太累了!”

    程莲劝道:“哎呀,你怎么这个样子呀,其他人都已经同意了,就差你了。”最后还说:“如果你不来的话就是不给我面子!”

    年华一听得了,都已经上升到面子问题上了,还是过去看看吧!

    “那好吧,那我去哪里找你呀?”

    程莲一听这才高兴起来,笑道:“你这才乖么,这样吧,你过来学校门口,一会儿我老爸开着车来接我,咱们一起过去!”

    年华同意道:“那好吧,那我现在就过去!”

    放下电话后,年华琢磨着要那什么东西呀,转念一想如果其他人都不拿东西,就自己拿东西的话,李碧跟屈绯红的脸上肯定难看。

    想了想给屈绯红发了短信,很快短信就回了过来。

    她跟李碧也正在想呢,就是不知道要拿什么,太贵的话她们还是学生拿不出来,太便宜的话,又拿不出手!

    年华干脆跟她们写道:一会儿我过去的时候拿一箱子桃花醇酿过去,你们两人买些水果就行了!

    正好自己上次一次给师父搬来十多箱子的桃花醇酿,正好还有剩的,干脆就从这里拿,等以后再给师父补齐就行了。

    跟师父说了一声,年华搬着一箱子酒就出了门。

    打的去了学校门口,到了不一会儿,程爸爸也到了。

    当看到年华她们脚下的东西的时候,程爸爸苦笑道:“你们这些孩子不过是去家里吃顿饭罢了,怎么还买这么多的东西呀!”然后瞪了程莲一眼,“你这个孩子,不是之前叮嘱你了么,不要你小姐妹费事么?”

    程莲摊了摊手,无奈道:“她们非要买,我没有拦住呀。”

    没有办法,买都买了,又不能退回去,程爸爸只能将东西搬上车!

    “行了,孩子们上车吧!”程爸爸上了驾驶座位,程莲当仁不让的坐到了副驾驶。

    年华李碧还有屈绯红三人则是坐在后排的座位上,正好坐满。

    “好了,我要开车出发了!”程爸爸招呼一声,发动车往程莲的家里走去。

    程莲的家在一个比较老的小区,看房子的样式应该有三十来年了,当然了在京城就算是这样的老小区也是非常昂贵的。

    不过楼房的外面不怎样,可是程莲的家里确是非常的温馨,墙上涂得是暖色调的浅黄色,到处都能够看到花草的踪迹,一看就知道是个幸福的家。

    程妈妈正在厨房做饭,当听到门开的声音后赶紧迎了出来,看到自己的丈夫女儿还有其他三个女孩子进来的时候,笑容满面。

    “都进来,都进来。”程妈妈看到年华她们手里拎着的东西,嗔怪道:“你们这些孩子呀,来叔叔阿姨家拿什么东西呀!叔叔阿姨家就跟你们自己家一样。”

    年华笑道:“阿姨,我们十分同意你的说法,您放心,我们今天早上都没有吃饭,就是为了吃您这一顿呢!在学校的时候就经常听程莲说,您做的饭非常的好吃,那个时候我就想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够有她这样的口服啊!没想到今天就要尝到了!”

    程妈妈被恭维的合不拢嘴了,“你这个孩子呀,真会说话,哎呀,你看我这脑筋,你们赶紧进来,赶紧进来!把衣服脱了放到那个架子上,省的压皱了!”

    又指挥着程莲父女俩将东西放好,然后陪着年华她们看电视聊天。

    程妈妈自己从厨房端出一盘水果,还有瓜子开心果什么的,笑眯眯的道:“你们就跟在家里一样啊,不要上火,阿姨去做饭!”

    程莲对年华她们做了个鬼脸小声道:“我们家里我老妈是老大,我跟我老爸都要听她的。”

    就在这个时候程妈妈在厨房里喊道:“程莲你是不是在说妈妈坏话啊!”

    年华就看到程莲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表情都挤到了一块变成了包子脸,“老妈你听错了,我说的是您老人家做饭相当好吃,我跟我老爸特别喜欢吃!”

    程妈妈道:“得了,虽然我知道你说的不是这句话,可是我还是相当的开心呀!”

    程莲尴尬的对年华她们笑了笑。

    程爸爸则是跟年华她们挤挤眼。

    年华三人则是体会到了他们一家人浓浓的幸福了!

    他们四人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

    中间免不了程爸爸会问到她们几个父母时做什么的。

    年华回答道:“我爸爸妈妈都是石市的公务员,虽然赚钱不多,但是福利不错!”

    听了这句话,程莲李碧屈绯红望天,你老爸是小公务员?不要逗了好不好,虽然以前我们也被你骗了,可是自从上次那件事后,大家心里可是跟明镜一样了。

    小公务员的女儿敢打京城教育局局长的儿子?而且最后竟然还毫发无伤?不要开玩笑了。

    不过她们虽然知道年华的身份肯定是不一般,可是也知道年华办事非常的低调,因此根本没有想过要拆穿她。

    问到了李碧,李碧回答道:“我老爸老妈都是农民,他们经营着一个鹿场,专门养梅花鹿!”

    程爸爸点点头道:“养梅花鹿不错,就是辛苦了点。”

    李碧非常同意道:“我爸妈都是农民,养梅花鹿比种地要强得多,就是每天要起早贪黑的。我希望我以后能够找到好工作,我爸妈就不用这么累了!”

    “是个好孩子。”程爸爸赞扬道,然后扭头看向屈绯红,“你是叫绯红吧,你爸爸妈妈是干什么的呀?”

    “我爸爸妈妈做点小生意,小本买卖小本经营,虽然赚的不是特别多,但是我们一家也听知足的。”屈绯红吐掉嘴里的瓜子笑着回答道。

    程爸爸点点头,“不错,你们这些孩子都不错,知足常乐,不要总是不满足,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在一起和和美美就是最好的了!”

    “行了,你们不要聊了,程莲,赶紧帮妈妈上菜。”程妈妈将两盘子菜端到了桌子上,招呼大家道:“孩子们赶紧坐下了,尝尝阿姨的手艺怎么样!”

    年华她们闻言坐到桌子旁。

    很快四个凉的四个热的,再加上一大盘红烧肉还有一大盆蔬菜汤都就位了!

    程爸爸第一个拿起筷子对年华她们道:“孩子们赶紧动筷子!”

    年华刚要拿,就听程妈妈喊道:“都赶紧去洗手,还有你。”指着程爸爸,“你呀就是不知道给孩子们带个好头,赶紧去洗!”

    程爸爸苦笑一声,跟在她们后面去洗手。

    年华她们几个女孩子看着程爸爸那愁眉苦脸的样子,捂着嘴偷笑。

    洗完手回到饭桌上,年华夹了一块红烧肉吃,刚放到嘴里,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实在是太好吃了。

    咽下去后,年华举起大拇指,“阿姨,你这红烧肉实在是太好吃了,简直就是一绝呀。”

    程妈妈眉开眼笑的,举起筷子往年华碗了夹了好几块,嘴里还说道:“多吃点,多吃点!”

    年华是来者不拒,给多少吃多少,看的程妈妈高兴的不得了。

    “还是你这样的孩子好啊,哪像程莲啊,不敢多吃肉,就怕长胖了。”

    程莲咽下嘴里的饭菜反驳道:“年华她就是个怪物,她经常天不亮就出去跑步,每天的运动量比我们都多,她当然不怕了。”

    年华夹了一口青菜,歪着头对程莲道:“既然程莲你这么羡慕,从下个学期开始我每天早上都会叫着你一起去的。”然后笑了笑,露出两颗小尖牙!

    程莲打了个寒战,“还是算了吧,我还是少吃点红烧肉吧!”

    那恐惧的表情让饭桌上的其他人时笑容满面。

    一顿饭就在边吃边聊中度过了,而被爆出每天早上都会去跑步,然后帮她们带早饭,学习成绩优异的而且年纪最小的年华成了程妈妈程爸爸的新宠儿。

    一个劲的帮她夹菜,“年华你多吃点啊!”

    最后酒足饭饱后,整个桌子上时干干净净的,几乎一小半都进了年华的肚子。

    而程爸爸程妈妈则是对年华的大胃口有了深刻的体会,看着年华那毫不突出的肚子,暗自称奇。

    吃完饭后,程莲年华她们四个争着抢着要去刷碗,可是都被程妈妈给轰了出去,“你们几个小丫头赶紧出去,不要给我捣乱了。”

    下午的时候年华她们没有走,而是在熟悉起来的程家,玩一种华夏经久不衰的国粹,现在已经打入外国的经典的休闲娱乐的好游戏,打麻将!

    上场的有程妈妈,李碧,屈绯红还有年华,程爸爸跟程莲当候补!

    大战拉开序幕,年华根本不去用“透视符”,那样还有什么意思呀,可是就算是这个样子,年华还是里面最大的赢家,谁让她是四个人里面记忆力最出色的,别人出了什么牌她都记得一清二楚,其他人虽然也拼命的记牌,可是都比不过她!

    因为是玩贴纸条的,一个小时候后,年华脸上一条都没有,而其他人最少也有五六条。

    最后在场的所有人都一致决定要把年华给轰下来。

    没有办法,年华只能遗憾的下来了,跟着程爸爸坐在一起,哀叹道:“这就是天才的寂寞呀!”

    程爸爸一口水差点喷出来,“你这个孩子呀!”

    一会儿后,程爸爸问道:“年华你会不会围棋呀?”

    年华摇摇头!

    然后程爸爸跟年华搬来棋盘玩起了五子棋……

    两人的水平是半斤八两,在棋盘上激烈的厮杀,玩的是不亦乐乎。

    感受到他们这边的浓重的气氛,离着他们最近的程莲回头一看,惊叹道:“老妈,你看老爸跟年华下围棋呢,实在是太厉害了。”

    然后在一看,满脸的黑线,转回头来,撇撇嘴,对这几个瞪大眼睛的人道:“他们玩的是五子棋!”

    程妈妈,李碧,屈绯红:“……”

    程妈妈招呼她们三个道:“咱们玩咱们的,不要被这两个没有出息的人干扰了!”

    而那两个“没有出息的人”玩的那是一个不亦乐乎!几盘下来是互有胜负,真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呀!这两位那叫一个心心相惜呀!

    那边打麻将的也是玩的不亦乐乎,年华她们都已经决定了要在这里玩个通宵。

    反正地面是地暖,晚上在客厅里睡也不冷!

    就在时候,程妈妈的手机响了,程妈妈拿过来一看,接了起来,“唉,是妈妈呀,对对对,她爸在呢,您有事呀。”声音突然拔高:“您说什么?好好好!我们现在就过去!”

    放下手机后,程妈妈的脸都变苍白了,颤抖着声音对程爸爸道:“孩子她爸,刚才她奶奶来电话了,说说,二弟家的小佳佳不好了!”

    程爸爸一听手指上捏着的棋子掉了下去!

    程妈妈继续道:“今天跟他妈妈出去一趟,回来的时候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说些奇怪的话做些奇怪的动作,而且还不认得家里的人了。”

    年华一听就感觉到赶紧起身,转身问程妈妈,“现在小佳佳在什么地方呢?”

    程妈妈回答道:“他奶奶把他送到了医院,可是到了医院,孩子就突然倒了,医院说孩子已经活不了了,让带回家了!”说着眼泪就滴了下来,“他才五岁,刚刚上幼儿园,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呀!”

    程爸爸突然从座位上站起身,朝着门口就冲了过去,连衣服都来得及拿。

    程妈妈叫道:“她爸,她爸,你穿上衣服再去呀!”

    程爸爸就跟听不到一样,年华知道如果让他这么出去,那边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程爸爸自己就先出事,闪身来到程爸爸身后一把拉住他的胳膊,“程叔叔您冷静一下!”

    程爸爸怎么挣脱都挣脱不开年华的桎梏,转头对年华喊道:“你让我怎么冷静,年华你放开我,我现在就要过去。”

    刚才被吓到的程莲跑到年华跟前惊慌失措的望着年华,“年华我们怎么办,怎么办?你一向注意多。”

    被程莲的情绪感染,程爸爸跟程妈妈也跟抓到救命稻草一样,看着年华。

    年华皱着眉头,想了想,还是决定先跟过去看看。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让唯一的司机程叔叔清醒一下,纤细手指小幅地的画了一个“清心符”,在其他人根本没有注意的时候,达到程叔叔的身上。

    这下子,程爸爸突然感到头脑一清,刚才的焦躁消失不见了!这个时候他也是感到一阵后怕,如果自己像刚才那样冲出去,自己出事的几率很大呀。

    来不想自己到底为什么突然清醒过来,拿起挂着的衣服,穿好,对年华他们歉意的道:“真是对不起了,本来今天想好好招待你们的,可是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年华摇摇头,坚定的道:“我也跟你们一起过去看看吧,我对玄学的东西比较有研究或许会帮得上忙!”

    李碧跟屈绯红也紧跟着道:“叔叔阿姨,我们也跟着去,其他的事情办不了,跑个腿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可是,可是车坐不下呀!”程妈妈拒绝道,“孩子们你们的心意我领了。”

    年华道:“阿姨你们就不要管我们了,我们打的过去,一会让程莲把地址返给我们,我们自己过去!”

    “那行,我们先走了!”程爸爸着急的道。

    “等一等!”年华突然想起一件事,“你们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说完年华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一张符纸,一根毛笔还有一小盒朱砂。

    屏气凝神,笔走游龙,一张“镇煞符”跃然纸上。

    在年华的眼中,这张符纸闪过一丝金光,然后消散。

    将符纸叠成三角形,然后交给目瞪口呆的程莲手上,嘱咐道:“如果你们到的时候,小佳佳还是胡言乱语,就把这个符纸偷偷的放到他身上,或者干脆烧成灰撒到饭里或者是牛奶里,给他喝下去。”

    “这个……”程爸爸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

    年华苦笑道:“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就算没有什么用处这些东西也没有害处不是么?而且万一有用怎么办?”

    听了年华的话,程爸爸程妈妈都不说话了,其实他们一听孩子的症状也觉得还是可能是撞邪了。

    程莲则是非常郑重的将符纸收起来,然后坚定的道:“我相信年华,她没有理由害小佳佳!”

    “行,那咱们赶紧走吧。”程爸爸催促着她们娘两个,“再不走就要晚了。”

    年华三人也跟着出来,程家三口开车离开,而年华李碧还有屈绯红则是往小区门口跑去,边跑用奇异的眼神看着年华。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先说清楚,我喜欢的男人,女人面谈啊!”即使是在跑步的时候,年华说话也不喘。

    李碧刚要开口就灌进一口冷风,只好闭上嘴。

    等到出了小区门口,在道口拦车的时候,李碧这才道:“老小,从来不知道你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呀!”

    年华转过头对她一笑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冷冷的道:“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说着用手摸着她的脖子,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多么美丽的脖子呀,修长白皙,有种想让人咬一口的诱惑感,那奔流的血液形成一首奇妙的奏鸣曲,期待着……”将嘴巴靠近李碧的脖子,嘴里呼出的热气激起了一堆鸡皮疙瘩!

    “啊……不要啊。”李碧以这辈子最快的速度躲到屈绯红的身后,“不要喝我的血,我的血不好喝,不好喝。”

    屈绯红一开始也被吓到了,可是在李碧躲到自己身后之后反应过来,白了在那里偷笑的年华一眼,拉出躲在自己身后的李碧,无奈道:“她吓你呢,你怎么真的害怕了呀!”

    李碧从屈绯红的身后探出头,看年华对自己呲牙,发现年华的嘴里并没有吸血鬼的那种尖牙,这才拍拍胸口从屈绯红的身后出来,嗔怪道:“老小,你可吓坏我了,真是太坏了。”

    年华嘿嘿乐道:“是你把你自己个吓坏了好不好。”

    “行了,你们两个不要玩了,咱们还有正事呢。”屈绯红一手拉着年华一手拉着李碧。

    三人开始认真等车。

    其实年华刚才逗李碧是故意的,自从出来后,她就觉察出这两个人身体有些僵硬,年华知道他们两个对未知的东西非常的恐惧,虽然打算过去帮忙,可是一想到小佳佳的奇怪的病情,就有点手脚哆嗦了,临阵脱逃吧,也太没有义气了。

    这样在年华的插科打诨下,那种害怕的感觉竟然奇迹的消失了。

    因为现在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期,打车还算容易,很快就拦住一辆车。

    而走在前面的程爸爸程妈妈他们一家三口现在已经到了地方,程莲也把地址给发过去了。

    上了楼,还没有到地方,就听到三楼是乒乓乱想,再加上人们说话或者是吼叫的声音。

    互看一眼,赶紧跑了上去。

    “当当当”敲门声。

    很快就有人把门打开,一个漂亮的三十左右的女人红着眼睛把门打开,当看到门外的人的时候,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大哥,嫂子,你们赶紧过来看看吧,小佳佳到底是怎么样了。”

    程妈妈拍拍漂亮女人的手,劝道:“她二婶呀,你不要害怕,咱们一起过去看看。”

    程二婶点点头,带着他们到了小佳佳的卧室。

    就看到本来已经被医院判断活不了得孩子,竟然活蹦乱跳的,嘴里还在那里骂骂咧咧的:“你这个不孝子,你老娘想吃西瓜你都不给买,是不是把钱都给你媳妇花了,啊?你这个不孝子,不孝子!”

    那本来稚嫩清亮的声音变得尖锐甚至有种老妪的感觉。

    “小佳佳,你不要胡说了,赶紧来奶奶这里,让奶奶看看你到底是怎么了。”程奶奶就要过去去抓孩子。

    没想到却被小佳佳一把抓到脸上,嘴里还骂道:“你个扫把星,就知道吃穿,生了两个男娃有功了,老娘我还生了五个呢!”

    这下子整个屋子的人都傻了,这个时候在怎么劝自己孩子不过是得病了,也不行了,这完全就是中邪了么,根本就是被小佳佳的太奶奶附身了呀。

    程莲也是吓得手脚冰凉,知道是一回事,可是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

    程爸爸看小佳佳没有注意到自己,赶紧拉着女儿跑了出去。

    爷俩在厨房小声嘀咕几句,他有跑了出去。

    而程莲手里攥着那个纸符,嘴里默念老天爷保佑。

    因为旁边就有水果店,很快程爸爸就抱着一个西瓜回来了。

    为了怕看出端倪,程爸爸干脆将一块西瓜用榨汁机做成西瓜汁,这样往里面掺上符纸烧成的灰,会不那么明显一点。

    程莲颤抖着手将符纸用打火机点燃,然后扔到玻璃杯里面,瞪大了双眼,就发现那张符纸燃烧殆尽后只留下一小点的乳白色的粉末,根本不是他们想象中的灰色甚至黑色。

    拿起那杯西瓜汁,小心翼翼的倒了进去,符纸的灰就跟融化了一样,跟西瓜汁融为一体,根本看不出其实里面掺了其他的东西。

    程爸爸拿起来晃了晃,安心了。端着这杯西瓜汁走到门口,就听小佳佳尖锐的声音还在那里吼呢。

    “我告诉你,我生了你们哥五个,那么苦那么累的把你们给拉扯大,刚要享享福,我就死了,我不甘心。我告诉你,这个身体我是占定,我生了你养了你,占你一个孙子的身体,你竟然还这么的不甘愿,早知道你刚出生,我就把你给掐死。”

    然后又是一连串的叫骂声。

    程爸爸闭闭眼,这样的场面在自己小时候的时候可是经常见到,那个时候还是那个老太太。

    从小就知道老太太不喜欢自己的父母,可是其他四个儿子根本就不愿意管她,只有孝顺的老四愿意跟她住在一起。

    可是就是这样,老太太还是看他们不顺眼,自己就看到过不止一次妈妈偷偷的流眼泪。

    而老太太特别的长寿,前几年才去世的,直到去世前,还骂了爸爸一顿。

    现在妈妈终于过上好日子了,爸爸的脸上也有笑容了,没想到她竟然又回来了。

    努力镇定下来,程爸爸将这杯加了料的西瓜汁端了进去。

    “您不是要吃西瓜么,西瓜的子太多了,我帮你榨了一杯西瓜汁。”

    “小佳佳”歪着头看着他,看的程爸爸心扑通扑通的越跳越快!

    “哼哼,我说了,我要吃西瓜。”就在程爸爸以为事情成了的时候,“小佳佳”爆发了,“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没有听到我的话呀。赶紧去给我拿西瓜。”

    程爸爸的内头紧皱,难道她已经知道自己杯子里有掺了其他东西了?如果她真的不喝怎么办啊!

    心里想着但是脚上却是不敢怠慢,赶紧送来一盘西瓜。

    “小佳佳”这才满意了,吃的满脸都是西瓜。

    程奶奶程爷爷程二婶程二叔,还有程莲他们一家三口,看着满脸红色的“小佳佳”,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恐惧。

    程莲一家三口互看一眼,程妈妈用眼神示意,程爸爸小幅度的摇摇头,指了指手里的西瓜汁。

    程妈妈一看也轻轻叹了口气,现在的事情已经彻底清楚了,小佳佳就是中邪了,在年华没来之前就指着那张符纸了,可是“小佳佳”却不喝。

    正在这个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小佳佳”又看上了那杯西瓜汁。

    “赶紧把西瓜汁给我拿过来。”

    程爸爸心里那叫一个激动啊,为了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眼里的激动,只好低着头,把手上的西瓜汁递给“小佳佳”!

    “小佳佳”看都没有看,就把半杯西瓜汁给喝道嘴里了,而且还觉得从来没有喝过如此好喝的西瓜汁。

    喝完“小佳佳”打了个饱嗝,他自己拍拍自己的胸口。

    程莲发现对方还能动,心里有点失望,难道年华给的这个符纸不管用。

    其他两人也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他们慢慢发现,“小佳佳”的动作非常明显的变慢了起来。

    程莲的眼睛开始亮了起来,程妈妈程爸爸这个时候也发现了这个变化,心里欣喜莫名,没想到年华还真挺厉害的。

    此时,“小佳佳”也感觉出自己的不对劲!之前控制这具身体非常的轻松自如,可是现在就跟四肢灌了铅一眼,走都走不动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小佳佳”怒吼道。说完这句,他就发现控制不住小佳佳的说话系统了。

    一个软糯的声音从嘴里冒了出来,“妈妈,我好害怕啊。”

    “小佳佳”知道这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小佳佳抢走了话语的控制权,不死心的“小佳佳”马上又夺了过来。

    “这具身体是我的了,你这个臭小子竟然敢跟你太祖母抢东西,实在是太没大没小了。”

    “呜呜,妈妈爸爸爷爷奶奶,救救我呀,救救我。”

    听着小佳佳可怜的声音,程奶奶程爷爷的心都碎了,可是他们也没有办法呀。

    程奶奶擦擦眼睛,跑到客厅,程爸爸跟程莲也跟了出来。

    “老大呀,你能不能找一位神通广大的大师过来给小佳佳看看呀,只要把小佳佳看好了,我砸锅卖铁都没关系。”

    “奶奶,你不要着急。”程莲扶着程奶奶坐到沙发上,“你没有发现现在那个鬼已经不能一直控制小佳佳的身体了么?”

    程奶奶不是傻子,一下子就想到刚才那杯西瓜汁上面,吃惊道:“难道那杯西瓜汁里什么辟邪的东西?”

    程莲点点头,自豪的道:“我们宿舍的年华,特别的厉害,刚才临来的时候,她给了我们一道符,将那个符烧成灰放到西瓜汁里,小佳佳喝了,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听了程莲的话,程奶奶恍然大悟,催促道:“那你怎么不赶紧给人家打电话呀。”

    程莲道:“我刚才不说了这个符是年华刚才给我的,中午的时候她在我们家吃的饭,这不下午我们玩麻将的时候,您给我来电话了,那个时候她还没有走呢,当听到这个情况后就给了我刚才那个符,她怕你们着急就先让我们过来了。她自己则是跟我剩下的那几个室友一起过来。”

    说着看看时间,“我估摸着也该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