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解决
    正说着呢,就听到门响了。

    程莲赶紧过去开门,当打开门的时候,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下,“年华,你终于来了,可吓死我了!”

    李碧紧跟着年华进来,发现程莲的脸色是相当的难看,“老大,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不好啊,是不是小佳佳不好了?”

    程莲根本没有功夫打理她,一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抓着年华手,往里走,“年华,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弟弟,他,他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年华将手从她怀里抽出来,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程莲你就放心吧,我这才来不就是来救他来了么,不过到底能不能救,还要看到底是什么状况!”

    程奶奶当看到年华的时候,心里有点没底,这个女孩子看起来漂漂亮亮的,虽然看着成熟稳重,可是也不像是那种会这些的人啊。

    不过转念一想,想到刚才程莲也说了,是吃了人家的符,现在“小佳佳”才变成刚才那个样子,那现在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了。

    想到这里程奶奶扑到年华跟前,作势就要跪下,“大师呀,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孙子呀!他还那么小,万一出了什么事就是要了我的老命呀!”

    年华赶紧把老人给托住,劝道:“老人家,你放心,我跟程莲是一个宿舍的好姐妹,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会尽我的所能。”

    程奶奶点点头,擦擦脸上的泪水,郑重道:“我知道了,您放心,就算最后。”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就算最后结果还是,还是……我们也不会怨您的,这都是小佳佳的命呀!”

    眼前的这个老人慈祥和蔼,就算到了这个时候,心中对自己孙子是无比的担心,可是还是说出这番话,年华是由衷的佩服。

    不少人在面临亲人生死关头的时候,免不了情绪激动,然后会说出一些伤人逼迫的话来,可是程奶奶却没有,还让自己不要有那么大的负担,真是了不起。

    年华点点头,“程奶奶,你现在就带我过去看看吧!”然后转头对李碧跟屈绯红道:“你们就留在这里陪着程莲吧!”

    李碧跟屈绯红刚才听程莲说了几句,身上就起了鸡皮疙瘩,听年华这么说,赶紧点头。

    程奶奶带着年华到了小佳佳的房间。

    年华一见房间鼻子里就闻到一股腐朽的味道,眉宇之间闪过一道肉眼看不到的光芒,然后年华的眼睛穿透阴阳看到了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

    在小佳佳的身上,有一个年逾九旬的老妪和一个幼小的孩子,老妪的身上翻着灰色,而小孩子则是彩色的。

    那位老妪面目狰狞抓着孩子蹂躏着,小孩子痛的哇哇大哭,可是却怎么也挣脱不出来。还好因为服用了“镇魂符”,老妪的动作只能带给孩子些许的疼痛,可是孩子之前就给吓坏了,所以不停的哭闹。

    年华一看就知道了,这位老妪就是已经死去多年,而且跟眼前的孩子还有血缘关系,还是直系血亲,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的子孙后代呢。

    年华低声问站在自己旁边的程妈妈,“程阿姨,在小佳佳体内的那位老妇人是谁?”然后将这个老妪的体貌特征讲述一遍。

    程妈妈越听看着年华的眼神就越奇异,看到年华皱眉后,赶紧回答道:“那是孩子的太奶奶!”

    年华一听扬了扬眉毛,果然是亲人,可是为什么这位老人要这么祸害自己的后代呢。

    想到这里年华从程妈妈身边走上前去,扬声问道:“老人家,这个孩子是你的血缘亲人,你怎么这么狠心去折磨这个孩子呢!”

    听到年华的话站在那里一直垂泪的程二婶一听哭嚎起来:“您怎么能这么对孩子呢,他可是你的亲曾孙子呀!”

    或许是听到程二婶的声音,小佳佳夺过身体的控制权,哭道:“妈妈,救我,妈妈我疼呀!”

    程二婶一听孩子的声音,更是急了,哭着就要冲过去,可是却被程二叔给紧紧的抱着。

    刚才喝完大哥给的西瓜汁后,孩子就有了一点反应,再加上大嫂的暗示,他已经知道大哥肯定找了位高人过来。

    当看到年华的时候,他也是有点吃惊,可是当看到大哥比划的手势后,开始相信她能够救自己的儿子,这个时候更不能让自己妻子过去捣乱了。

    “老人家,这里不是你的久留之地,如果你有什么心愿未了的话,可以说出来,大家坐在一起商量着给你完成这个心愿。”年华还是劝道。

    这个时候老妪眼珠子乱转,手也不再掐孩子,年华知道她在想对策。

    过了一会儿,老妪不知道为什么,眼神又开始狠厉起来,又伸手开始掐孩子,身上又出现一股怨气,如果这股怨气持续增加的话,老妪就可能变成怨魂。

    “我其他的都不要,我就要这具身体,他们做儿子儿媳妇的难道不应该满足我这一点点的愿望么!”老妪的话一出口,年华有点惊到了。

    这人得多么丧心病狂才想要占据自己子孙后代的身体呀!

    看到这里年华就知道这位老妪根本就是觉得自己死了,不甘心,这才想要给自己续命。

    年华拍拍一直咬牙握拳的程爷爷,将他带到外面,问道:“这几天是不是有人去给你母亲扫墓去了!”

    程爷爷摇摇头,“没有,我们原本打算过几天才回老家的打算过几天才回老家的,顺便给我父亲母亲扫扫墓。这不还没有去呢,就发生这种事了!”

    年华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不光是你们,这样说吧,也可能是你们的亲戚,回了老家扫墓,然后又到你们家的。这也能够把老人给带回来。”

    程爷爷仔细想了想,拍了一下手掌,“我想起来,我想起来了,前几天我五弟一家去了程家庄,原本说要住几天,可是第二天就回来了。昨天晚上老五还过来我们家,可是坐了不一会儿就走了!”

    现在的事情已经很清楚了,程爷爷的母亲就是这位程五爷带来的。

    程爷爷说完自己都傻了,然后又求助的眼神看向年华:“大师,我五弟肯定不知道对不对,他也不是故意的对不对!”

    年华并没有说话,因为说不说事情已经非常明白了。

    然后年华提出两个方案,“程爷爷,虽然我学艺不精,但是对这件事情还是比较有把握的。现在有两个方案,一比较简单,就是将老人家趋除出小佳佳的体内。”

    程爷爷一听能够救孙子眼睛都亮了,“这个就行,这个就行,能不能现在就开始!”

    年华摇摇头,“您不要着急,我还没有说完呢,这第一个方法虽然简单,可是被驱逐出去的老人家的魂灵执念未消,而且戾气不断增加,肯定还是去在占据另外的身体,这保不准就换成你们家的其他人中招了。就算我将她赶出去,到时候老人也会找外人,这样祸水东引,以后可能对你们的子孙后代不太好。”

    程爷爷这下子马上摇头,“这可不行,就算让老人家占了我的身,也不能让她去祸害别人呀,那您说一说第二个吧!”

    年华点点头,其实年华却没有说的是,她完全能够让老妪魂飞魄散,可是这些东西还是不要让人家当儿子的听的好,然后开始说第二个,“那第二个么,就是消除老人身上的戾气还有执念,然后让老人家进入轮回,从新开始。”

    “这个好,爸爸,咱们就选择这个第二个吧。”程爸爸一听就认准了这第二个。

    程爷爷也是比较心仪这个。

    不过年华摇摇头道:“我也是觉得这个比较好,可是这个比较繁琐,仪式比较复杂!”

    突然年华听到屋子里的叫骂声,皱了皱眉头,起身道:“我现在还是先把孩子体内的老人家给弄出来,然后咱们再来讨论也不迟。”

    然后让程爸爸找来一个大海碗,里面放上一半的米然后再倒上水,然后再端到小佳佳的房间里。

    然年华却是让程爷爷割破手指,弄点血。

    不过程爷爷够实在直接接了小半碗,还好是小碗,如果是刚才那个大海碗的话,直接就倒下了。

    无语之下,年华将一些血跟朱砂混合在一起,然后凝神屏气画了一张“引魂符”,不过为了表示自己的竭尽全力,画了十多张,最后一张才画成功!

    而这个时候,年华的额头都是汗水。

    顾不得擦汗,年华拿着这张好不容易成功的“引魂符”进了小佳佳的房间,挥挥手道:“大家先都出去。”

    其他人都出了去,可是程二婶却是死活不出去,“我是不会走的,我要保护我儿子。”

    程二叔劝了半天都不管用,最后程二叔一狠心,把程二婶的嘴堵住,硬是抱了出去。还好因为程二婶一直的哭,身上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要不然也不好弄出去。

    看人都清了,年华对着“小佳佳”笑了笑道:“你是自己出来呢,还是让我请你老人家出来!”

    老妪看其他人都出去,也有点吃惊,再听到年华的话后,就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子就是他们请来要捉自己的人,上下打量年华,然后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能有什么用,还想捉我,你也不怕我附到你身上。”说着老妪的眼睛一亮,“你这小丫头的皮相真是不错呀。”

    可是老妪很快就吧嗒吧嗒嘴,可惜道:“可惜你跟我没有血缘关系,而且你的灵魂也比较强大,要不然你还真是最合适的人选。”

    一个人的灵魂强不强大,鬼魂能够看得出来,可是年华的灵魂强大到什么地步,她确实不得而知的。

    年华也不想跟她说话了,而是叫过程爷爷,“您将这张符纸贴到小佳佳的身上。注意不要弄破。”

    程爷爷点点头,一脸的坚定,可是拿着符纸的手却是不断的在颤抖,就算对方再不好,再不对,那也是生自己养自己的妈妈呀。

    不过再想一想自己无辜受到连累的小孙子,心开始慢慢的硬了起来,毕竟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没有那个人可以躲得过去,如果真有这样的办法的话,怎么那些古代的皇帝没有一个能行的。

    坚定下来,程爷爷快步走到小佳佳身前!

    这个时候老妪也有了不好的预感了,当看到自己儿子过来的时候,当看到他手上拿着的那张画着鲜红符字的符纸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危机感降临。

    “老二,你不是一直说自己孝顺么,你怎么连你生你养你的老娘都弄不下呀,都是那个jian人搞的鬼,让你连你妈都不认了。”老妪还是在那里骂骂咧咧的。

    而这个时候的程爷爷的脸上变了色,就在老妪以为自己一向懦弱听自己话的儿子要放弃的时候,程爷爷吼了起来。

    “您不要说了,谁是说了,谁是谁非,我知道的一清二楚。之前您说的话我都信了,可是有一次我不舒服,在没有告诉你们的时候回家一趟,谁说真的谁说的是假话,我都看在眼里了,可是您对我跟小佳佳的奶奶怎么不好,我们都不没有怨言,可是您不能对这么顶点的孩子这么做呀。”

    老妪一听就知道坏了,刚要继续狡辩,程爷爷就将符纸往小佳佳的身体上贴去,老妪想要躲开,可是因为小佳佳的捣乱根本没有办法躲开,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引魂符”贴到小佳佳的身上。

    老妪只感到眼前一黑,进入一片的虚无中!

    而这个时候小佳佳也不再使劲哭嚎了,虽然还是在那里不停的抽着鼻子,可是眼神已经恢复了孩子的灵动!

    看到这一幕程爷爷的心算是真的放了下来。

    不过现在还没有完,年华指挥道:“程爷爷,你现在就把纸符从小佳佳的身上拿下来,不要让孩子将符纸撕了。”

    程爷爷一听,赶紧将符纸拿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拿在手里,问道:“那接下来要怎么做呀?”

    “把纸符整个放到那个海碗里!”年华指着那个装满着水跟大米的海碗道。

    程爷爷立刻紧走两步,将符纸放到海碗了,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瞪大了双眼。

    就见放下去的符纸瞬间融化,整个海碗里的水成浅灰色,突然水开始旋转起来,慢慢的在中心的那个点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在整个身影完全成型之后,不停旋转的水也停了下来,颜色也恢复道透明。

    而程爷爷一眼就认了出来站在水中间的那个小人正是自己的母亲。

    “这,这……”

    年华解释道:“现在这个海碗就是老人的暂住地,不过只能维持到今天晚上十二点,如果在这之前你们没有选好到底用哪种方法,老人就会魂飞魄散了。”

    说完年华又走到小佳佳跟前,仔细查看小佳佳的情况。

    程爷爷更加担心自己孙子的问题,赶紧问道:“大师,我孙子怎么样呀?”

    年华放开手脸上露出笑容,“幸亏及时如果再晚几分钟,就会对孩子的大脑和身体造成永远的损伤。不过保险起见,你们还是把孩子送到医院里好好检查检查。”

    程爷爷听了连连点头,大声招呼:“老二,老二家的赶紧抱着小佳佳去医院。”

    听了程爷爷的话,紧张的呆在自己的房间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的事的夫妻俩,差点晕过去。

    还好一直在门外听着的程妈妈高兴的告诉他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孩子好了。你们不要害怕,年华让你们去给孩子检查检查,是为了以防万一。”

    当听到孩子好了这四个字后,两口子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推开程妈妈就跑到了小佳佳房间。

    当看到坐在床上小声抽泣的小佳佳的时候,终于放了心。

    程二婶一把抱住小佳佳,“妈妈的乖宝宝呀,你终于好了,可吓死妈妈了!”

    小佳佳抱着自己妈妈的脖子,看到妈妈来了他也不哭了,懂事的给他妈妈擦擦眼泪,“妈妈,你不要哭了。”然后指着年华道:“那个大姐姐把那个坏人给打跑了!”

    顺着孩子的手指看到年华,程二婶噗通一声跪在年华跟前,程二叔也赶紧跪下,“您是救了我们一家子呀。”

    年华赶紧把他们扶了起来,“您们这是在干什么呀,赶紧起来,赶紧起来,还是跟着孩子去医院看看吧,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带着孩子出去玩玩,反正就是转移他的注意力不要让他总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年华叮嘱道:“晚上睡觉的时候,最好有人陪着他,等他做恶梦的时候,要及时的把他抱起来,在他耳边哄哄他,过些日子就好了。”

    程二婶刚要说什么,程二叔拉了她一下,两人就出去了。

    到了大厅里程二婶问道:“你干嘛拉我呀?”

    程二叔皱眉道:“我知道你想要大师给你弄张符什么的给孩子。可是你也不看看大师的脸色已经那么苍白了,你怎么这么眼力见啊。”

    程莲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后道:“刚才那张符,她画废了了十来张,可见不是那么好画的,不是听说一会儿还要处置那个谁呢么!那也需要她出力呀!”

    听了他们的话,程二婶也知道幸亏自己被拉住了,要不然大师肯定觉得自己不体谅人。

    可是程二婶又想到了另一件事,“那大师的报酬要怎么办啊?”

    程奶奶在旁边道:“那肯定要给的。”然后转头问程莲道:“莲莲你跟大师是同学,你知道人家受都少钱么?”

    程莲苦笑道:“年华根本就不已这个为生好不好,人家的家境非常的好,要不是因为我跟她同一个宿舍,而且今天正好在我们家吃饭,多少钱都请不来人家!”

    听了程莲的话,其他人都沉默了。

    程莲又嘱咐道:“这件事还是不要往外传,别以后被其他人家知道后,碰到点事情就要去烦人家,到时候就不美了。”

    程家的人都点头。

    而这个时候,年华跟程爷爷程爸爸端着那碗水走了出来,当看到程二叔三口子还在。

    程爷爷瞪眼道:“刚才大师说的话,你们没有听到啊,还不赶紧去!”

    程二叔拉着程爷爷跟程爸爸走到一边,小声将刚才谈声将刚才谈论的话跟他们一说。

    程爷爷程爸爸这也有点为难。

    年华对他们的话听个一清二楚,不过也没有打算阻止他们,升米恩斗米愁!

    过了一会儿他们商量好了,程爷爷从屋子里拿出两个红包,这是两个儿子给他们老两口的红包,一个里面是五千。

    将这一万块钱送到年华的手里,程爷爷叹道:“大师呀,我知道这点钱太少,可是我们家也不是大富之家,聊表心意吧!”

    年华没有拒绝接了过来,程家松了一口气,之前程二婶说过,他们公司的老板请了一位风水大师,在他们公司转了一圈,就松了人家十万块钱。

    这次可是救命的事呀,这一万真是不多,可是再多就拿不出来。

    可是没想到的是,年华走到小佳佳跟前,从程二婶的怀里抱过小佳佳,笑着问道:“你给姐姐拜个年好不好呀。”

    小佳佳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点点头,奶声奶气的道:“当然好了,祝姐姐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听着这清脆的稚嫩的话语,年华亲热的亲了小佳佳一下,然后拿出五千块钱放到孩子的口袋里,“小佳佳太棒了,这是姐姐给的压岁钱。”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程爷爷赶紧阻止道:“大师,你这是干什么呀?”守着就要将孩子口袋里的钱还给年华。

    年华按住程爷爷的手,笑着道:“程爷爷,这你就不要管了,我这是提前给孩子压岁呢,这是我这个当姐姐的给孩子的,你可没有权力拿呀!”

    程莲知道年华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赶紧上前拉住程爷爷,“爷爷,你就不要管了,年华可是说一不二的人,她说给了,她肯定就不会要回去!”

    年华将孩子交还给程二叔,转头含笑道:“程爷爷,还是程莲了解我,你就听你孙女的吧,而且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那位老人家怎么办,不是么?”

    听了年华的话,程二叔程二婶赶紧对他们父母到:“爸妈,那我们就先带着孩子出去了?”

    程奶奶摆摆手,催促道:“你们现在就走,检查完后带着孩子出去转一圈,等我的电话!”

    程二婶程二叔点头,给孩子穿好衣服赶紧离开了。

    等他们走后,程爷爷问道:“那第二种方法到底怎么办啊?”

    年华坐了下来讲解道:“因为老太太之前一直在她的坟地里,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本就可以转世去投胎,但是因为某些原因,当那位程五爷去的时候,附在了他的身上。老人这才来到你们家,那么程五爷就是带着她过来的使者,因此必须要让程五爷送回去。”

    听了年华的话后,程奶奶第一个叹气道:“这个可能行不通啊,老五那个人自私惯了,肯定不肯的。”

    程爷爷也是连连叹气,虽然程五爷是他亲弟弟,可是这个弟弟现在跟仇人差不多少了。

    “而且老五他肯定知道什么了,这才将这个祸事往我们家引得,就算叫他,他也不会过来的。”

    程奶奶也听到了刚才程爷爷跟年华的讲话,当然也猜到了事实真相。

    程莲一把握住年华的手,恳求道:“年华,你一定要帮我们这个忙。”

    年华点点头,脸上突然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对着其他人招招手道:“你们附耳过来。”

    程莲的眼睛越听越亮,最后喊道:“就这么做。”

    ……

    将那个老东西终于摆脱掉的程五爷舒舒服服的睡了大半天,等他醒了后,身上那叫一个宽松无比,想想之前那几天晚上做的噩梦,不由打了个寒战,可是又想到,现在老娘子不知道在祸害老二家的谁呢,想想都想笑。

    正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客厅想起了脚步声,应该是自己老婆子区接了。

    过了一会儿,客厅里叫道:“孩子他爸,你赶紧出来接电话,是二哥打来的。”

    听是二哥打来的后,程五爷一下子就从床上蹦了下来,打开门,跟他老婆比划了半天。

    程五奶狠狠瞪了他一眼,可是没有办法,只能道:“那什么二哥真是不少意思,老五他出去了,没在家!对对对,……您说什么?”

    程五奶的声音突然拔高,眼睛也睁得圆圆的,“我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就出去找他!”

    放下电话后,程五奶惊惧的看着程五爷,看的程五爷有点发毛,“你,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呀,老二找我有什么事情呀?”

    程五奶一听他问,惊恐的道:“大哥说,你中邪了,让你赶紧去他那里,他找了个大师,非常的灵,刚才小佳佳身上的那个就被抓到了。”

    程五爷听完程五奶的话,脑袋翁了一声,第一反应就是老二他们知道老娘是他带过去的,可是他们是怎么知道是自己带过去的!

    他当然不知道等他老娘上了小佳佳的身后就开始各种的作怪了。

    程五爷强撑着道:“哼,他们中邪是因为他们不积阴德,我,我怎么中邪呢。”

    程五奶刚要说话,就听到电话又响了,程五奶刚要接。

    “等等!”程五爷跑了过去,一看还是老二家的电话,抬头对他老婆道:“你接,按免提!”

    程五奶点点头,按了免提!

    “二哥,老五还没有回来呢?”

    对面传来程爷爷焦急的声音,“你赶紧去找找他吧,我们家小佳佳们家小佳佳已经没有事了,可是大事说有可能会回到老五身上去。”

    程五奶一听瞪大了眼睛,“大哥,大哥,什么,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呀,什么还回到老五身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程爷爷叹道:“是不是老五没有告诉你呀,前几天你们一家不是去老家给娘扫墓来着呀。”

    “是呀。”程五奶回答道。

    “你们不是说要住几天么,怎么当天晚上就回了来,是不是老五一定要回来的?”程爷爷道。

    程五奶一听,惊讶道:“您怎么知道啊?”

    程爷爷叹道:“那个时候,他就让娘给跟上了,不过是他不知道罢了,昨天他不是上我们家去了一趟么。今天我们小佳佳就开始不对劲,胡言乱语的,哈自称是娘。我们这不就花重金请了一位大师过来,大师过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现在我们小佳佳已经治好了。娘也走了。”

    “可是人家说被驱走的鬼会沿着原来的道路回到上一个人那里,如果真的是老五带过来的话,那肯定又会去找老五。我这也是担心他。既然他不在家,那也没用办法了。”

    “大师说现在就要离开了,再留下来就要继续涨价钱了,我们为了小佳佳给了大师五万,既然老五不在等他回来,你就让他去附近的街上找个其他的大师帮他看看吧,当然如果不是他带过来的更好,也省钱了,这样我先就要送大师离开了。我挂了呀!”

    说完就要挂了,被二哥说的满脸满头都是汗水的程五爷出声道:“二哥,二哥,你先别让大师走呢,行不行呀,我也过去看看。”

    程爷爷问道:“真的是你带老娘到我家的?”

    程五爷当然不会承认了,“二哥,怎么回事我带过去的呢,如果我知道娘跟在我身后的话,那肯定不去你家里,我还不知道你家有孩子么!”

    程爷爷的语气缓和下来,“也说不定是其他人带过来的,既然不是你的话,你就不要过来了。这位大师不但按照人数收费,超过一定时间后还要按照时间收费。就这么一会儿就好几百了。”

    程五爷听了程爷爷的话,暗道,如果当时我找的那些大街上的人,能够让老娘走人,不对,是走鬼的话,我还去你家干什么呀,赶紧阻止道:“二哥,没有关系多余的钱我花还不行么,我现在就过去!我现在就过去,您可一定要大师等着我呀。”

    挂了电话,程五爷朝着程五奶喊道:“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呀,还不去给我取钱?”

    程五奶赶紧从屋子里取出五千块钱,“给你都在这里呢!”

    程五爷怒道:“这点怎么够呀?”

    程五奶一看他是在朝着发脾气,也不惯着他,吼道:“家里的钱都让你拿去炒股了,你说呢!”

    他这才想起来,家里的那些存款,都让他拿去炒股了,家里的这些钱,还是老婆拼命让他剩下来的。

    可是这么一点怎么够呢,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老婆是变不出钱俩了,咬咬牙,看来要动用自己的小金库了。

    赶紧从屋子隐蔽的地方拿出一张卡,然后一阵风的跑了出去。

    在路上遇到银行的时候咬牙取了两万块钱,如果不是老二说,他们家里的继续因为小佳佳已经都给大师的话,他都想一分钱不带就过去。

    十多分钟的车程,让他开到了十分钟,也不怕出事,他现在的心里眼里都在想自己可不能出事呀,自己还没有活够呢!

    当他敲开老二家的门的时候,就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白胡子老者,闭目养神!

    看人家那周身环绕的不凡的气势,程五爷就认为这个一定是高人。

    “老五,你终于来了,这位就是年大师,年大师这位就是我五弟!”程爷爷在一边介绍道。

    高人徐徐睁开眼睛,程五爷只觉得眼前是闪过两道亮光,实在是太厉害了。

    程五爷赶紧站到高人的面前躬身道:“大师,我就是他五弟,您看我身上有没有,有没有……”

    高人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然后道:“这位,眉宇间黑雾浓重,眼睛中泛着灰色,可见被鬼缠身的时间就已呀,就算现在那个鬼离开了,可是在你身体里留下的阴煞之气却在缓缓增加呀!”

    “那,那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呀?”程五爷追问道。

    高人屡屡胡子,道:“如果阴煞之气再增加,那么你体内的阳气就会慢慢被蚕食减少,最后甚至完全消失,到时候后弄得好你就会变成活死人,如果弄不好你的灵魂就会被阴煞吞噬,你自己也会变成怪物,然后被天雷劈死!”

    随着年华一句一句的话,程五爷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了,最后整个脸都吓青了,一下子瘫坐咋地上,“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呀,我上有老下有小啊!”

    而那位高人嗤笑一声,“我看你上面已经没有老了吧,就算有也是曾经上过你身的人。对了。”高人点点他前面的海碗,“你看看是不是她呀!”

    程五爷从地上爬起来,看了过去,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他老娘,腿肚子直哆嗦。

    抬头看到高人后,连忙爬了过去,一把抱住高人的小腿,哀求道:“大师,你可要救救我呀!我什么都说,没错,娘是我带来的,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呀,她老人家闹得我整天睡不着觉,然后我就想到二哥二嫂对老娘最孝顺,肯定不会嫌弃老娘会嫌弃老娘的。我这才,这才……”

    虽然之前已经知道老五是故意的,可是当亲耳听到老五自己承认的时候。程爷爷程奶奶还是难过的不得了。

    这可是亲兄弟呀,那个时候大嫂泼辣,大哥一家早早的分了出去。

    而自己因为跟下面的三个弟弟差点年岁大了点,从小就非常照顾他们,尤其是比自己小了十五岁有余的老五,那个时候就连程奶奶都把老五当自己的儿子一样看着哄着。

    因为是老来得子,老五被老娘娇惯的越来越不成样子,跟从小对他好得不得了的二哥二嫂也疏远了。

    可是就算是疏远了,之前的情分也在吧,他竟然这么祸害自己一家子。

    当看到二哥通红的眼眶的时候,暗道自己怎么把什么都说了,可是一看碗里的那个身影,他又不能不说!

    只好辩解道:“二哥,既然我小时候那么的疼我,这次再疼我一次不行么。”

    程爷爷气急返笑:“真是我的好弟弟呀,真是我的好弟弟,你知不知道小佳佳差一点就没有命了!”

    程五爷这个时候也来劲了,“他不是没事么,你朝我后什么吼!再说了你不是孝顺么,我看你根本就是假孝顺,要不然你怎么不让老娘上你的身呀!”

    程爷爷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坐在沙发上的高人开口道:“既然你比你二哥孝顺,那么就继续让老人家待在你的身上吧。”

    听了高人的话,程五爷瞬间又萎了下来,“大师,大师,您就不要开玩笑了,我胆子小开不起玩笑呀!求您将我身上的阴煞解开吧!我求求您了!”

    而高人这个时候却是不说话了,而是用手指点点茶几面。

    “啊?您什么意思呀?”程五爷迷茫的问道。

    高人冷哼一声,“进庙你还要给个香油钱呢,现在你什么表示都没有就想让我给你看,你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

    程五爷这才想起来,想了想赶紧从兜里掏出五千块钱,“您看着够不够!”

    “够了!”高人笑道:“够买你半年的命了,我保证你这半年内阴煞不会爆发出来!”

    程五爷眨眨眼,知道这是人家高人嫌少。

    强忍着心痛,从怀里掏出一万!

    高人冷哼一声。

    程五爷咽了口口水,将最后那一万也拿了出来。

    抬头看高人的脸上的表情还是不那么满意,哀求道:“高人啊大师啊,这是我所有的钱了,您发发慈悲就救救我吧!”

    程爷爷咳嗽一声,在一旁也劝道:“大师,您就帮帮忙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高人板着脸哼道:“那我就看在程老爷子你的面子上给他治一治。”

    程五爷一听对高人那是感恩戴德呀,“大师您的大恩大德我永世难忘!”

    高人吩咐道:“程莲你去取一个小碗过来!”

    程莲哎了一声,从厨房拿出一个小碗递给高人,“大师,这是您要的碗。”

    高人用下巴点点程五爷,“给他,让他放半碗血!”

    程莲将碗硬塞到程五爷的手里,然后又体贴的送上一把小刀,同时解释道:“叔爷您放心吧,这把小刀是刚才我爷爷用过的,而且也已经消过毒了!”

    程五爷腮帮子上的肉颤抖着,眼睛看向茶几,果然除了海碗外,还有一小碗已经有点凝固的血液。

    舔了舔嘴唇,程五爷试了又试,可是最后还是下不了手。

    高人皱眉道:“请不要当误时间,一会儿还有一个人要请我过去,如果你再这么磨蹭的话,这么点钱我也不要了,我就要走了!”

    听到高人的话,程五爷手一哆嗦,小刀直接削掉了食指手指肚上的一小块肉,疼的他妈呀一声!

    “嫂子,你赶紧去给我找创可贴!”

    高人这个时候真的不耐烦了,直接起身,一手抓住程五爷受伤的那个手指,也不放到空碗里了,而是直接滴到海碗里!

    程五爷想要反抗,可是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一动都不能动了,这是怎么回事呀。

    而这个时候程五爷的血已经将海碗里的水都染红了。

    程五爷看着看着,觉得自己如果再这么下去没有被阴煞弄死,先失血过多了!

    好在不一会儿之后,高人救放开了程五爷的手。

    放开程五爷的手后,高人将之前已经画好的,“小光明符”还有“引路符”放到手边。

    也不知道高人做了什么,就看到海碗里已经被血红色染得看不到的身影是越来越大,最后竟然跟成人差不多了。

    老妪仇恨的目光看着屋子里的所有人,而第一次看到的李碧屈绯红还有程莲,吓得抱在了一起。

    还没等老妪说话,高人将“小光明符”打到她的身上。

    就见到一股柔和的光包裹住她的身体,而被光芒照到的人感到身体轻松不少。

    当光芒散开后,老妪眉宇间的戾气完全消失了,之前的咄咄逼人也没有了,微微的对在场的程家人笑了笑,竟然开口说话了,“老二老二家的之前是我不对,你们以后一定要好好生活,妈妈走了!”

    虽然之前对老妪非常的不满,可是当看到自己的妈妈变成现在这种慈眉善目后,心里却是忍不住的辛酸。

    程爷爷跪倒在地,哭的稀里哗啦的,“妈妈,你放心,我们一定好好过。”

    程五爷在一旁看着还在想要是老娘更自己说话怎么办,可是没有想到老人家根本就没有看他,而是转头对那个高人道:“大师,多谢您了,还请您送我去轮回!”

    高人笑着道:“老人家没有话要对其他人说了?”

    老妪摇摇头,“之前因为我的妄想,弄得大家担惊受怕的。现在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紧去投胎转世,希望下辈子不要像这辈子不分好歹,不知道谁真正对自己好了。”

    高人点点头,拿过“引路符”,眼光一闪,“引路符”自己燃烧起来,变成一个金光灿灿的小船一样,迅速变大。

    老妪上了小船,小船飞速变小,然后在空中不住的旋转,然后突然消失不见了!

    ,

    ------题外话------

    这里面的东西都是老高根据一些不靠谱的资料自己想象出来的,大家不要当真!

    这篇小说今天已经到了一百二十万字了,这是老高之前不敢想象的!

    还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老高,让老高更有动力。

    谢谢大家!

    PS:收藏收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