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回家
    屋子里的人们久久不能回神,这也实在是太神奇了。

    “好了,老人家已经送走了,我也要离开了。”高人接下来的话,惊醒了这几个人。

    程爷爷感激道:“多谢您了,大师。”

    高人摆摆手,“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好了,我这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就先离开了。”说着高人站起了身,作势要往外走。

    程五爷眨眨眼,拍拍自己的身上,发现自己身上松宽不少,可是还是不太放心,紧走几步拦住走到门口的大师,焦急问道:“大,大师,大师您还没有说我这,我这……”

    高人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道:“虽然阴煞已去,但是对你的身体还是有些损伤的。”

    程五爷刚好一点的脸色又白了,“您,您可是收了我的钱的,您可不能这个样子就不管我了!”

    高人冷哼一声,推开挡在他前面的程五爷,斥道:“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如果不是你心思不正,肯定招不来老太太,我不说你也知道你是做了什么,才被老太太缠上的。”

    程五爷一听这话,脸一下子就白了,因为他的确是干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听到这里程爷爷就知道这件事还有隐情,一把拉过程五爷急声问道:“老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程五爷的眼睛飘忽不定,根本不敢跟程爷爷对视。

    高人冷哼道:“我这辈子最厌恶的人就是挖祖宗坟的人,这是丧了阴德,幸亏你只挖了你娘的坟,如果再继续的话,你现在已经是疾病缠身一命呜呼了!”

    高人的话就跟晴天霹雳一般打在程爷爷程奶奶还有其他人的头上,将程家的人震得是头晕目眩,这个时候他们也明白了,为什么最最娇惯程五爷的老人家在临走之前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这是真的伤心了。

    “啪”“啪”程爷爷上前就给了程五爷两巴掌,咬牙切齿道:“你这个畜生,亏得娘最疼爱你,什么东西都留给你,你竟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你还有人性么!简直是猪狗不如!”

    程五爷倒在地上,捂着脸,只感觉自己脸颊上是火辣辣的疼,又感到嘴里弥漫着一股咸味,“呸”,吐出一口血水。

    当看到自己吐血的时候,愤怒了,从地上起来伸着手就朝着程爷爷的脖子上掐去,嘴里喊着:“老二,你有什么资格打我,连娘都没有对我动过手,你凭什么?”

    高人冷哼一声,程五爷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

    “你现在还有心思做这些事,看起来还真是不怕死呀。”

    程五爷这才想起来自己身上还有一个大炸弹呢,现在还不是跟老二算账的时候,哭丧着脸恳求道:“大师,大师,求求你,救救我吧,不管您要多少钱,都行!”

    高人翻着眼睛算了算,最后叹息道:“好吧,谁让我跟你有缘呢,合该我为你化了这一劫,这样吧,我也不管你多要,你就给我一千万就习惯了!”

    “……”程五爷一翻白眼差点晕过去!

    就连程家人跟李碧屈绯红也被这个数字给吓到了,程爷爷刚要开口,就被程莲给拽了一下。

    看到自己的孙女的使得眼色,程爷爷强忍着没有说话,可是实话实说,这也太多了吧!

    程五爷那是相当在乎自己的小命的,非常顽强的挺了过来,然后是哭天抢地的,“老天爷呀,你怎么不干脆将我的这条老命给收去也,我上哪里去弄这么多钱啊,把我卖了才几块钱啊。”

    “嚎什么嚎。”高人怒斥道:“我刚才说的不过是方案一,这是最快最简单的,不过这会损失我法力,我这才要这么多钱,你还有方案二,方案三可以选择。”

    程五爷立马不哭了,谄媚的看着高人,“大师您请讲您请讲!”

    高人摸着自己的胡子,摇头道:“这方案二么,就是不用管它,反正人生在世也就这么几十年,早死早超生么,这也没有什么!”

    程五爷差点给他玩死,哀求道:“大师,好死不如赖活着呀,我是想活着,我还不到五十呢,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呀!”

    高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话怎么这么多呀,我这才讲到方案二,你就又插嘴,是不是真的不想解决了,如果这样的话,我现在转身就走。”

    “大师……”程五爷刚说两个字就高人难看的脸色给噎了回去。

    高人这才继续道:“还有方案三,这个非常的繁琐,我怕你坚持不下去呀!”

    程五爷刚想表决心,想起高人刚才说的话,赶紧闭嘴。

    高人点点头,“这么安静多好啊,我现在就告诉你方案三怎么做。你现在是阴煞留下来的后遗症,虽然阴煞解除了,可是毕竟它在你体内停留的时间过长,因此必须要用光明的力量来化解它!”

    “而生成光明的方法非常的简单,那就是你每天都去做一个好事,不管大小,只要你去做,你的体内自然会生成一股光明的力量,这种力量就会祛除阴煞遗留下来的后遗症,最后你的身体会恢复健康。”

    程五爷一听皱皱眉,可是跟一千万对比,那是相当的便宜了,赶紧点头,可是脑袋不能动,只能道:“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高人摆摆手,“你先不要谢我,我还没有说完呢。”

    “您说,您说。”现在程五爷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气都没有了。

    高人咳嗽一声继续道:“不过因为每次只能凝聚一点点,所以你要持之以恒。”

    “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呀?”程五爷小心翼翼的问道,同时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高人掐指一算,哈哈笑道:“你不要害怕,不多不多。”

    程五爷这才放下心来,暗道吓死我了。

    “不多不多,十年足以!”高人继续道。

    程五爷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程莲捂着嘴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自己这个五爷爷,可是个滚刀肉还特别的小气,这会被高人,不是,被年华可是吓坏了!

    年华舒出一口气,走到程五爷身边,解了他的穴道,然后将人给放倒在地上,这样的人可是不值得她抱到沙发上。

    起身拍拍手,撕下胡须摘下假发,露出满头大汗的脑袋。

    程莲狗腿的从旁边拿了一张纸巾给年华,“大师您真是辛苦了,大师您擦擦汗。”

    年华接过来,在程莲的搀扶下坐到沙发上,擦着额头上的汗,感叹道:“我还是不行呀,要是人家大师,肯定不像我这么吃力!”

    程爷爷感谢道:“大师,您看你说的,如果不是您的话,不要说我小孙子了,就算是我这不争气的弟弟,也难逃厄运呀。您是我们一家子的大恩人呀!”

    年华摆摆手,看了眼地下的程五爷,笑道:“我假扮大师这件事,你们还是不要告诉他,要不然照他这么大的气性还有这么歹毒的心性,给咱们双方都会带来不少的麻烦呀!”

    程家人都点头保证。

    年华点点头,看了眼手机,起身告辞道:“程爷爷程奶奶还有叔叔阿姨,这时间也这么晚了,我们就告辞了。”

    程奶奶赶紧拉住她,“大师你可不能走啊,怎么也要吃了饭在离开呀。”

    年华摇头笑道:“老人家不是我不愿意在你们家吃,实在是今天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了,我现在有点头痛,必须回去吃一粒丸药,再好好的休息一夜,才行呀!”

    这下子他们不再拦着年华了,从她那满头的虚汗还有惨白的脸色上就能够看出她的确是不舒服,在想想今天发生的事,也明白人家是拼尽了全力了,心里对年华更是感激不尽了。

    程爷爷道:“这样,就让你程叔叔把你们送回去,现在这个时候打车也不容易。”

    这件事年华并没有推托,而是非常平静的就接受了。

    走到时候,程爸爸帮着年华将那两万五拿上,年华的眼睛闪过一丝笑意,不是说她贪图这些钱,而是程莲他们一家人的确是非常不错,没有因为自己不提,他们就把钱给眯起来不提了。

    先要把李碧跟屈绯红送到宿舍,可是这两个女孩是说什么都不回去,非要跟着年华,美名其曰最后一天了,舍不得老小。

    年华微微一笑没有揭穿她们,这两个家伙是被今天的事情给吓到了,不敢在自己宿舍里睡觉。

    不要说她们了,今天程家一家人都睡不好。

    到了小四合院后,年华让程爸爸等一下,“叔叔,您先不要走呢,我先取些东西给你。”

    不一会儿,年华拿着八个小荷包走了出来,递给程爸爸,并且解释道:“这是我之前做的安神用的香包,只要放到枕头底下,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会做噩梦了,

    持续时间有三天。”

    程爸爸千恩万谢:“太谢谢你了年华,我正在想晚上要难熬了。”

    年华笑了笑继续嘱咐道:“程叔叔,你听我说,这些小香包你可不能拆开,要不然就不管事了。”

    程爸爸点点头,开车离开了,年华是按人头给的,正好是他们一家子一人一个,而那个受到最大惊吓的五叔人家不给,他也没要,说实在的现在他对程五爷唯一的想法就是有多远离开多远,这样的亲戚要不得呀,不过经过这次事情后,家里就算是父母对他也是失望透顶了,不会再过多的接近了。

    因为晚上没有吃饭,年华就叫了外卖,吃完饭,三人就去睡觉。

    李碧跟屈绯红跟在年华的身后直接进了她的屋子,年华也没有说什么,反正她房间是个大炕,放得下三个人。

    为了让她们睡得舒服一些,年华直接点了她们的睡穴,然后将她们放到床上,脱了鞋子盖上被子,然后在枕头底下放上“安神香包”,能够让她们一觉睡到大天亮。

    其实安神香包里就是一道“安神符”,别的就没有别的东西。

    第二天,当李碧跟屈绯红起来后,发现自己那叫一个神清气爽,又想起昨天根本不知道怎么睡着的,就知道肯定是年华的功劳。

    早上吃过早餐,李碧屈绯红回了学校,而年华则是给年夏打电话。

    “你什么时候回去呀?”

    年夏笑道:“老姐你现在就要回去呀?”

    年华挑挑眉毛:“那这么说,你现在不打算回去喽?”

    年夏嘿嘿笑道:“老姐,你这真是火眼金睛呀,我的确是还不打算回去呢。”

    “那你有什么打算呀?”

    年夏道:“我们宿舍的几个人打算去燕赵的张家市去滑雪,听说这几天那里下了好几场鹅毛大雪,正适合去滑雪。”

    年华笑道:“行,出去玩玩也行,有没有什么困难呀,有的话姐姐帮你解决一下。”

    年夏嘻嘻笑道:嘻嘻笑道:“这您放心吧,这个学期我也赚了点外快,虽然不多,可是去那里还够用。”

    “好吧,既然这样,那就祝你们一路顺风了!”

    “放心吧老姐,等我回来给你们带礼物哈!”

    放下电话,年华决定既然你不回去,那我自己回去好了。

    花了一天时间跟年老爷子年奶奶,展老爷子展奶奶告别,又去了师父那里。

    “师父,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石市呀?”年华希望师父跟自己去石市,毕竟过两天那三位师叔也要回自己的家了。

    师父周大师摇摇头笑道:“我就不跟你一起去了,我打算去杭市你师兄那里去看看,听说你师嫂怀孕了,我想要过去看看。”

    年华一听师嫂怀孕了,也是为师兄周放高兴,“实在是太好了,什么时候小师侄出生了可一定要告诉我,我可要备一份重礼。”

    周大师哈哈大笑,眼中满是欢喜,“你放心,到时候肯定忘不了你。”

    虽然现在周大师跟年华的感情非常的好,尤其是在年华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后,她在他的心中那肯定是头一位的,可是周放在周大师心里那也是非常非常的重要。

    周放是周大师心里那就是个儿子的地位,周大师一生未娶,也没有孩子,周放是他从小拉扯大的,名为师徒实为父子!

    既然周大师要去师兄周放那里,那年华只能自己回去了。

    当天下午就坐车回了石市,晚上吃饭之前就到了省委大院里。

    家里年建国跟沈茜早就等在家里了,尤其是沈茜从早上开始就开始准备这顿晚饭,争取给女儿一个惊喜。

    反正当年华看到桌子上的东西的时候,不禁留下了口水,都是她最爱吃的。

    一把搂住沈茜,亲了她一口,笑眯眯道:“谢谢老妈!您实在是太好了!”

    三口子坐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

    饭桌上,年建国突然想起一件事,咽下嘴里的饭问道:“对了,年华,你什么时候去看看你那个钢厂啊,你好像一次都没有去过呀。”

    年华夹了一口蘑菇,比比划划道:“我这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年建国刚要说话,沈茜敲敲桌子,立眉道:“现在是吃饭时间,不允许说这些工作上的事情!”

    年建国年华同时缩了缩脖子,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我看今天老婆(老妈)你好漂亮呀!”

    沈茜听闻害羞的一笑,然后马上冷下脸来:“不许拍马屁,现在都给我吃饭,有什么事吃饭完再说!”

    最后父女俩都被伟大高大强大的沈茜同志给镇压了!低着头继续吃饭,不敢在说其他了。

    沈茜这才满意的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吃过饭后,沈茜去厨房洗碗,而年华则跟年建国凑到一起,商量事情。

    继续刚才的话题,年建国问道:“对了,我前些日子让小薛去看过一次,听说建设的非常的快,明年上半年就要竣工了,你那些设备什么的打算什么时候运过来呀,如果晚了的话,就不如现在方便。”

    年华神秘的一笑,“很快你就知道了。”

    年建国失笑道:“你跟你老爸,还在这里弄这个。”

    “行了,你们爷俩现在到了一起就会说这些。”沈茜将一盘西瓜端了上来放到爷俩跟前,白了年建国一眼,“闺女好不容易回来,你先让她脑袋休息休息!”

    年建国里面投降,“好吧,好吧,我今天不说了还不行么。”

    沈茜这才满意。

    不过其实是年建国知道从年华那里问不出什么了,这才放弃的!

    递给年华一块西瓜后,擦擦沾在手上的西瓜汁,沈茜看着年华问道:“年华这个星期你有时间么?”

    年华啃了一口西瓜怪甜的,这个时候听到老妈的说话声,抬头道:“这些天我没有什么事!”想了想有道:“对了农历二十五那天我可能没有时间,我要去香港参加璀璨的跨年舞会。他们一定要我出席!”

    沈茜点点头,说道:“这样啊,那咱们这个星期去一次你舅舅舅妈那里吧,我也将近半年没有见过他们了,怪想他们的。”

    年华没有拒绝,非常干脆的就答应了,“好啊,反正我也好长时间没有见过我舅舅舅妈了,咱们一起过去看看,不过我看也只有咱们娘俩个去了,年建国同志肯定是没有时间。”

    年建国听到这话举手道:“是的,这些天我们是越来越忙了!”

    年华继续道:“年夏应该已经跟你们报备了跟着同宿舍的朋友们去张家市滑雪去了,一时半会肯定是回不来!”

    沈茜眼里闪过一丝的遗憾,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拉着年华的胳膊笑道:“没有他们爷俩捣乱更好,咱们愿意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

    年华他们是农历十一放的假,今天是十三了,距离过年还有十七天,距离去香港也还有十二天,时间充裕的很。

    娘俩商量了半天决定,明天去采购送给沈强李凤的礼物,当天晚上就坐飞机过去。

    商量好后,沈茜发现年华的总是背着的那个包包放在沙发上,好奇的摸了摸,“年华你怎么到哪里都背着这个包啊?”

    年华本来还没有在意,可是当她看到她老妈再摸的那个包后,喊道:“住手!”

    可是为时已晚,就见在包里早就闷包里早就闷得受不了的海东青扑腾出来,直接飞到沈茜的头顶上。

    不仅是当事人沈茜就连在旁边旁观的年建国都傻眼了。

    “妈呀,这是什么东西呀?”沈茜一把把海东青从头顶上采下来,扔到地上,自己躲在年建国的身后,不住的向那个东西看去。

    而被扔下来的海东青的眼睛都是小圈圈,立都立不稳了!

    年建国镇定的多了,皱着眉毛问道:“这是鸡还是什么呀,怎么这么大个,还是乳黄色毛绒绒的,跟小鸡仔一个样子呀?”

    年华尴尬的摸摸头,举起手手,“海东青,你上来!”

    海东青眼里的圈圈消失后,扑腾着小翅膀,吃力的飞到年华的手掌上。眼里那是慢慢的委屈呀!

    年华抬头看着年建国跟沈茜道:“你们看有鸡能飞这么高么,这可不是小鸡仔,也不是鸡!不过具体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们放心,海东青性格非常的温顺,不会攻击人的。”

    听了年华的话,沈茜这才放下心来。

    年华将手掌放在胸前,沈茜凑过去好奇的看着。

    当看到海东青可怜巴巴的黑豆眼的时候,沈茜完全被萌住了。一把从年华的手里抢过海东青,一点没有刚才吓得跳脚的样子了!

    年建国也走了过去,他也非常的好奇,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生物。

    不过他对海东青这个名字挺熟悉的,不由道:“海东青是一种凶猛的鹰,难道你认为这只大鸡仔是鹰?”可是怎么看怎么都不像啊,鹰可是天空的掠食者,那是多么的凶猛啊,即使是小鹰那也是相当厉害的,不会像眼前的这只大鸡仔一样的动物这么温顺,自己老婆摸了这么半天,一点厌烦的摸样都没有,反而非常享受。

    年华摇摇头,开始解释海东青的来历,“这是一次我跟我师父去野外的时候,从一颗树干里发现的,当时就是一枚奇怪的大蛋,我这一时好奇就给带回来了,我当时也以为会是什么猛禽的蛋呢,满心以为会孵出一只鹰,可是没想破壳而出的竟然是这么一个小东西,我又不喜欢其他的名字,也没有改名字,还是起了我一直非常中意的名字,海东青!”

    当然年华的是有真有假,可是她可不希望父母知道自己九死一生的那件事,要不然一定会担心的不得了。

    “那你就一直把它放到你的包包里养着?”沈茜抬头问道。

    年华解释道:“之前我把它跟屠狼都放到我的那个山庄里,不过怕它们闷,就给弄到年泰那里了,屠狼还好,因为那里都是它的同类,可是海东青却是一点都不适应,非要跟着我不行。我这不是就弄了个包包,将它放到里面么!”

    年建国担心道:“那明天晚上你们上了飞机怎么办,宠物可是不能坐飞机的。”

    听了年建国的话,本来神气活现的海东青一下子就萎靡不振了,一屁股坐在沈茜的膝盖上,将头压在身子底下,不愿意出来。

    年华一看就知道这是郁闷了,不由笑了出来,然后得到小黑豆眼白眼一双,知道不能继续逗下去了,如果再继续的话,就可能水漫金山寺了!

    年华赶紧道:“没有关系,虽然不能跟我坐在一起,可是可以办托运呀,人家飞机场都有宠物托运的业务。到时候肯定能够同时到达,海东青你就放心吧。”

    一开始年建国沈茜看年华竟然跟海东青解释还有点纳闷,你跟一只鸟解释有用么,它不过是一只鸟,能够听懂了么?

    可是没想到的是,海东青竟然点点头,叽叽喳喳的叫了好几声,那叫声中的愉悦,让他们都能够听出来。

    对看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神奇,天啊,实在是太聪明了。

    年华自豪的道:“我的海东青可是最厉害的。”说着张开自己的怀抱,海东青高兴的在沈茜的膝盖上跳了两下,然后飞到年华的怀里,亲热的拱着年华的脸,那小脸上竟然清晰的表达出它高兴的意思。

    年建国不由弹道:“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呀,海东青实在是太通灵了,肯定不是凡品呀!”

    年华摸着海东青的脑袋点头道:“我师父猜测说,海东青可能有上古猛禽的血统,而且血统非常的强大,要不然不会半年了还是雏鸟的样子,虽然体型也长到了这么大。”

    沈茜凑到年华的身前,好奇的观察着,想了想,从厨房拿出一个盘子,里面放着瓜子花生什么的。

    当沈茜把东西放到茶几上的时候,海东青一下子就从年华的怀里跳了出来,开始吃瓜子。

    那小尖嘴比人吃的都好,不一会儿旁边就堆了一小堆瓜子皮了。

    沈茜就坐在它跟前看着它,感觉有意思极了。

    而年建国从从盘子里拿出一块西瓜放到海东青身边,然后就看到海东青,吃了几粒瓜子后,或许是渴了,又吃了一口西瓜。

    然后就是几粒瓜子或者是几个花生米,吃一口西瓜,好玩的不得了。

    就这样年华一家三口开始跟海东青玩,而好久没有跟这么多人玩的海东青是更加起劲了,毕竟这么多天虽然是一只能够跟在年华身边,可是很多时间就是躲在包包里,虽然那里布置的非常的舒服,可是时间长了还是腻得慌。

    而上次能够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们面前,还是在四合院的时候,可是那个时候它是在被人家研究,它躲还究,它躲还来不及呢。

    现在有人跟自己玩,海东青是越来越开心,吃的也是越来越起劲。

    沈茜给它拿来饭菜,还有各种水果,反正海东青是大吃一场,最后还是年华怕海东青吃的太撑,晚上不舒服,这才阻止了他们。

    “行了,再吃晚上该不舒服了,现在肚子都鼓起来了,好像肚子里面揣着好几个蛋的母鸡。”

    一听年华的话,本来跟眼前的这些饭还是有点依依不舍的海东青,立马离得它们远远的。

    这一幕看的年建国跟沈茜开心极了。

    当天晚上果然不出年华的预料,海东青吃撑了胃疼,最后年华没有办法只能给它找了一些健胃消食片给它吃了两片。

    还好,折腾了不一会儿,海东青就又在年华的枕头边睡过去了。

    第二天,海东青早饭都没有吃,不管沈茜怎么逗它,人家都不搭理这个无聊的人。

    早上年华跟沈茜一起出去的时候,海东青也没有打算跟着,而是趴在客厅的茶几上,看电视!遥控就摆在它旁边,想看什么人家自己就可以按,看的沈茜差一点不想出去了。

    还是年华拉着沈茜出去,看不起来不管是多么大的女人都是不能脱离被萌物勾引的下场呀。

    当天上午,沈茜自己开着车拉着年华一起去购物,其实主要是购买自己跟年华的衣服,还有一些燕赵省的土特产还有特色的一些东西罢了。

    其他的东西不仅石市有魔都更多的,还是去那里买的了,虽然价钱肯定是多了一些,可是也比这么大包小包拿不了的好呀。

    年华逛街跟男生差不多,都是想要买什么,就赶紧过去,买完就走,不过沈茜则是跟她相反,看到好看的就要去试一试,买不买就是次要的了,除非特别合适而且价格也合适的,她才会买下来。

    最后年华都要郁闷了,只能木木的跟在沈茜的身后,让她试衣服她就试衣服。

    沈茜让年华看好看不好看后,得到的答案一直都是“好看,很好看,实在是好看,太好看了。”

    一开始的时候沈茜还听从年华的意见,可是几次后就发现这丫头根本就是顺嘴说的,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细心看。

    瞪了年华一眼,不过沈茜也发现年华都蔫了,大发慈悲让她找个地方等她。

    年华一下自己就活过来了,跟沈茜说了声电话联系,就跑到大卖场里的一个奶茶店里,要了一杯奶茶就坐在那里等着沈茜。

    没有年华帮她拎东西,一个小时候,沈茜也拎着大包小包走了过来。

    “老妈,没有需要买的了吧?”年华小心的问道。

    沈茜沉思片刻,然后郑重道:“还有你弟弟的衣服没有买呢,一会儿你跟我过去参考一下。”

    年华一听这话,差点跌倒在地,一脸的呆滞。

    沈茜看了哈哈大笑,“行了,我不过是逗逗你罢了,年夏的衣服等咱们回来后,我再给他买。”

    年华松了一口气,“您可是吓到我了,我以为还要继续呢。”看了看周围的宝宝,年华又叹道:“老妈,这么东西,我怀疑咱们能不能弄上去。”

    沈茜敲了年华一下,嗔道:“赶紧干活吧!”

    当天回到家里,华年公司在石市的人早已经告诉年华当天晚上的飞机票已经订好了。

    吃过晚饭,六点钟年华跟沈茜就到了飞机场,海东青这次没有跟着,它突然迷上了看电视,一看就是一天的。

    年华非常怀疑等她回来后会不会看到一个带着眼镜的海东青。

    不过海东青不愿意跟着,倒是称了年华的心了,到了那里在人家家里,肯定不如在自己家里自在,海东青肯定会被憋坏了的,现在海东青不愿意跟着,实在是太好了,省的自己花费口舌去劝它了。

    当天七点的飞机,因为大雾,被迫晚点,年华赶紧占卜一下,还好时间不长,如果时间太长的话,还不如坐动车呢。

    不到一个小时,就通知可以登机了,沈茜的心这才放下。

    这次坐飞机非常的安静,没有遇到劫机的,年华戴上眼罩闭目养神,而沈茜则是看报纸。

    没有多长时间,飞机降落。

    因为没有叫沈强他们来接机,年华沈茜娘两个,拉着行李还有其他东西,直接打了的,在市里找了个环境不错的地方住了下来。

    这个时候已经不早了,她们两个也不愿意去打扰他们的睡眠。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餐,沈茜年华娘俩打车去了沈强的家里。

    当到了沈强他们门口的时候,门正好打开,从里面走出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而沈强则在后面送他们。

    当那个年轻人在看到年华的时候,眼睛里闪过惊艳。

    而当沈强看到她们的时候,眼睛中冒出惊喜的光芒,也顾不得去送客人了,一把抓住沈茜的手跟年华的话,“你们怎么来了,事先也不给我来个电话,好让我们去接你呀?”

    年轻人在后面想到,她们跟沈强势什么关系呢?

    年华根本不再去注意那两个人,在她眼里那不过是个擦身而过的陌生人。

    “舅舅,你是不是得让我们先进去呀?”

    沈强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妹妹跟外甥女还在站在门外呢,而自己的那两个客人还没有离开呢。

    那个年轻人当听到年华叫沈强舅舅后,眼舅舅后,眼里冒出一丝光彩,而那个老年人则是有礼貌的跟沈强道别离开,虽然年轻人有不想走的意思,不过还是被老人给镇压了!

    当两人离开后,沈强赶紧让沈茜跟年华进来,同时大喊道:“李凤,李凤,你看谁来了。”

    正在收拾客厅的李凤听到沈强含着喜悦的话后,赶紧出来一看,她也吓到了,“你们,你们娘俩这是什么时候到的呀,怎么不告诉我们一生呀?”

    沈茜将送给他们的东西放到茶几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笑着道:“我们这不是不想兴师动众么,如果早早告诉你们的话,你们肯定是准备这个准备那个的,都麻烦呀,还不如这样呢。”

    沈强笑道:“你呀从小就是这样,不管干什么事都有理由呀。”

    沈茜笑了笑,突然问道:“刚才那两位是干什么的呀?”

    李凤给沈茜跟年华一人倒了一杯水,“现在你舅舅他们的研究所被他们给收够了,他们就是你舅舅现在的老板跟小老板,因为你舅舅是研究所里的权威人士,这不是怕你舅舅另谋高就么,这不是过来给你舅舅摆事实讲道理,然后又说要提高待遇,就是不想让你舅舅离开。”

    年华笑着道:“谁让我舅舅是个人才呢,当然是什么人都想争着用了。”

    沈强李凤笑了起来。

    沈茜问道:“妙妙,这些日子有没有回来过呀?”

    李凤点点头,“前些日子来回来过呢,不过是跟着新戏一起过来宣传,抓空回家来看看我们,就住了一个晚上就走了。虽然现在小有名气了,赚钱也不少,可是实在是太辛苦了。”

    虽然嘴上说着辛苦,可是脸上眼中自豪却是越来越多。

    也是明星也不是好当上的,她当然自豪了。

    不过李凤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在小姑子跟侄女年华眼前炫耀是炫耀不上的,不说沈茜人家老公是副省长,自己是副省长夫人,还是某处处长,就说年华吧。

    自己闺女沈妙妙有现在这样的结果,除了一部分是自己的资质较好外,大多数的原因还是因为背靠大树好乘凉。

    如果不是因为年华,她沈妙妙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像现在一样,什么都不用付出,就能接连接拍好片子,甚至这次还上了一次大荧幕。什么潜规则什么规则的,都让公司给挡了,她只需要安静拍戏就好了。

    如果年华不是那个璀璨公司的大老板的话,怎么会有如此的待遇,不是么。

    想到这里后,李凤拉着年华的手感激道:“年华呀,舅妈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你表妹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呢。”

    年华笑嘻嘻道:“舅妈你说的是什么话呀,如果妙妙自己不努力跟扶不起的阿斗一样的话,我不管费多大的力气也是不行的。这也是妙妙有毅力有天赋。而且璀璨的老总也跟我承诺了,明年的话会重点捧妙妙。”

    然后又解释道:“这半年之所以没有太过的捧妙妙,就是怕会引起不好的影响,对妙妙的后面的演艺事业会带来什么不好的东西。”

    李凤点头,“你说的我都明白!不管怎样,我们多亏有你呀!”

    沈茜在一旁听着,这个时候笑着道:“行了,你们娘俩就不要这么了,干脆过几天没事的话,咱们一起去香港看看妙妙的了!”

    ------题外话------

    今天有急事出去,更新晚了,请见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