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武林中人
    当天四人出去吃了顿饭,说道李凤的弟弟弟妹那件事,李凤笑的那叫一个幸灾乐祸,“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现在我那兄弟媳妇的弟弟也娶了老婆。 那厉害的,反正当初我受得气,她现在通通都受到了。”

    沈茜笑道:“老天爷是公平的,这也叫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要不是他们那么对嫂子你,说不定她也不会到现在这个程度呀。”

    李凤同意的点点头,又叹了口气,“前些日子我还看到她来这,我以为肯定又有麻烦了,没想到她竟然跟我说了两句话就走了,这以前的时候,不捞点东西那是根本舍不得离开呀,而且她也有点消瘦了!”

    年华在一边道:“舅妈,你可不能同情她,要是你真的表达出一点同情什么的,到最后她肯定顺着杆子爬,到时候,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沈茜瞪了年华一眼,“你这个孩子,这是怎么跟你舅妈说话呢!”

    李凤却是笑着道:“妹妹,你可不要这么说孩子,年华说的是正理,我也知道年华是为了我这个舅妈好!”

    说着亲热的拉着年华的手,“我们一家子都沾了咱们年华的光了。”

    接下来,他们开始商量中午去哪里吃饭,因为时间也不提早了,要在家准备的话有点仓促,还不如去外面吃点方便。

    沈茜是无所谓:“吃点什么都行,也不要什么大鱼大肉的,我现在比较喜欢清淡一点的东西。年华呢则是什么都行,这孩子什么都吃!”

    正在这个时候沈强的手机响了,一看竟然是刚才走的老板的电话。

    “是不是什么东西拉到我们家里,……哦,不是呀,……不不,这怎么能行呢,不行不行,……老板,您就不用费心了,我们今天就在家里吃!”沈强道。

    “怎么了这是?”李凤看沈强放下电话后,问道。

    沈强苦笑道:“这不是刚才送老板出去的时候,他跟小老板跟妹妹她们娘俩碰个正着么,当时我就说了一句,这是我妹妹娘俩,这不,吴老板就记住了,非要请咱们一起出去吃饭。”

    沈茜听了没有说什么,她当然是不愿意跟那个什么吴老板一起出去吃饭的,到了她这个地位她不愿意的事情,没有什么人能够逼迫她什么。

    沈强当然知道虽然沈茜是自己的妹妹,可是人家不想干的事他也不敢逼迫人家,再说了在他心里就算是丢掉了工作,也不能得罪自己这个妹妹呀,一是两人一母同胞,从小感情就最好,二是,不管怎么说,现在自己这妹妹妹夫就是自己跟李凤最大的靠山了。

    “来,舅舅舅妈看看我们娘俩给你们带来的土特产,最最正宗的西迁的板栗,已经炒好了,各个个大饱满。”年华从一个大包里拿出一个袋子,里面都是她让华年公司的人去西迁买来的。

    听说是老板要吃,过去的人直接给买来三箱子,有炒好的还有一部分是没有超过的。

    年华尝了下非常的好吃,就给舅舅舅妈带过点来:“这可是从西迁弄过来的,我相信魔都应该是没有这么正宗的,而且个个保甜,好吃得不得了。”

    当年华拿过去的时候,一听那香甜的味道,沈强就差点流口水了,“我不用吃光用闻得就能够闻出是最最正宗的西迁板栗!”

    年华取出一个放在手心,攥了一下,然后用手指甲挑了一下,两三秒钟一个饱满浑圆的栗子就出现在年华的手中。

    看舅舅沈强剥了半天都没有剥出一个,干脆将手里的这个递给沈强,“舅舅,你吃这个。”

    沈强接过来一看,那叫一个吃惊呀,“年华你这是怎么办到的呀?”

    年华但笑不语,干脆将栗子放到自己面前,又拿过一张纸巾铺到茶几上。一小会的功夫,这张纸巾上就全都是栗子了。

    三个大人看看自己手里的那个坑坑洼洼的栗子,在看看年华手里的,那叫一个汗颜啊,最后干脆就捡着年华剥的吃!

    沈强边吃边感叹道:“那个时候,咱们家后山就有不少的栗子树,那个时候我跟你二哥就经常过去弄栗子回来,那个时候家里没有糖,也买不起糖,干脆煮了吃,可是不管什么时候再去吃,还是那个时候的好吃。”

    沈茜点头同意他的话,“我也记得那个时候,的确是记忆力最好吃的东西。”

    两人感叹完毕后,伸手接住去取剥好的栗子,可是却扑了个空。

    看过去才发现是年华将所有剥好的栗子全部移动了位置。

    年华拉着李凤坐到另一边,哼了一声道:“舅妈我剥给你吃,不给那两个一边吃着我的东西,还在那里称赞别人弄的东西好吃的人吃。”

    年华的话一出口,弄得沈强沈茜哭笑不得。不过也驱散了他们那种没有见到老人最后一面的难过的情绪。

    说着聊着,钟表上的时针已经过了十一了!

    沈强起身道:“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赶紧起身,咱们走吧。”

    四人刚把衣服穿好,就听到了敲门声。

    年华正好离着门最近,随手就打开了门,愣了一下,竟然是刚才碰到的那个跟在吴老板身后的那个年轻人。

    不过是看了对方一眼,在年轻人一脸欣喜开口之极,转过头对沈强道:“舅舅,有人找!”自己确实转身回了屋子。

    一对面,年华就知道这小子好像是看上自己了,而且看他一脸自己了,而且看他一脸自信的样子,好像也认为自己对他肯定也有不同的感性!

    年华这个人不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人,而且既然跟展青云在一起了,就不要给其他人希望,这是对别人负责,对青云负责,更是对自己负责。

    当看到年轻貌美的女孩子突然转变成一个中年男子的时候,那种冲击让他有点回不过神来。

    沈强当看到吴天的表情的时候,皱皱了眉,他也是过来人了,当然知道这是代表是什么,他不可否认吴天的条件挺好的,他不是捧自己的外甥女,自己外甥女年华的条件甩出他十条街去了。

    再说了平时跟妹妹沈茜打电话的时候,也听妹妹说过,好像年华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条件非常非常的好。

    “那个,沈博士,我老爸让我来接你们的。”吴天缓过神来后,脸上连忙挂上得体的笑容,毕竟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可是今天自己一见钟情的女孩子的亲舅舅呀。

    沈强连忙摆手,“这怎么使得呢,这怎么使得,我们已经定好位置了,就不过去叨扰吴老板了。”

    吴天当然不会因为沈强的这两句话就被打发掉,他可是决定今天一定要将小美人照顾好,好博得美人的笑颜,最起码不要跟刚才一个样,打开门看到自己,连个笑容也不给,实在是太伤心了。

    “不用了。”一个女声从沈强身后穿了出来,吴天就看到一个风姿绰约的三十左右的大美女走了出来,笑道:“真是不好意思了,我们娘俩又不认识吴老板,还是算了吧。”

    吴天摸摸鼻子,这位可是刚才那个女孩子的妈妈,说实在的当看到女孩子妈妈的时候,他心里那种一定要追上她的念头更加的强烈了。

    这位妈妈,有那么大的女儿,最少也要有四十岁了吧,可是看着就跟三十许人一样,还是这么的魅力十足。

    从妈妈的身上就能够看出女儿的未来,肯定也差不了,这不是说如果娶了那个女孩子,自己以后会艳福不浅呀。

    想到这里吴天看着沈茜的眼光更加的炙热了,“阿姨,我爸爸非常的好客,而且沈博士跟沈夫人在魔都也有两三年了,可是这熟悉的程度肯定比不上我。”他想了想道:“这样怎么样,等吃完饭,我带着两位到处转转,当你们的免费导游跟司机怎么样!”

    沈茜眯眯眼睛,她发现对面这个小子虽然是面对着自己,可是那眼珠子是一个劲的往自己身后瞄,那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这是肖想自己女儿,想泡年华呀。

    一瞬间沈茜看着眼前的这个男生眼里充满了同情,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对待亲近的人那是相当相当的好,可是对待那些没有自知之明的外人,那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消受的了得。

    沈茜刚要把这可怜的小子打发了,又上来人了。

    吴天听到背后的声音,转头问道:“你不说要在下面等着我,怎么又上来了?”

    来人冷着脸道:“你这么长时间不下去,我看看你是不是死在上面了。”

    一句话堵得吴天差点翻白眼,“何宏郎,是你自己非要在下面等着我的,又不是我非要不让你上来的,我都说了,时间可能会长一些,再说了,我猜上来几分钟啊?”

    年华本来站在后面无聊的看自己的手指,可是当听到这个人的声音的时候,眼睛闪过一丝光芒。

    站在吴天身后的何宏郎身材高大魁梧,面容坚毅,被衣服包裹着的身体充满了力量,可是举手投足之间确实无比的灵巧,没有大块头惯有的那种落步沉甸甸的感觉。

    其实不用看,年华只用听到他的声音,就知道这是一个高手,一位紧紧二十七八,就已经进入二流高手行列,甚至已经达到中期的年轻高手。

    说实在的,除去年华自己,她所见过的人中,属年夏的筋骨最出色,可是年夏从来不把练武当做自己人生的首要任务,而且毕竟年夏以后极有可能走仕途,因此年华并不强求。

    展青云之前的资质不如年夏,也只比李穆修好一点,之前是不能习武的。而李穆修的年纪比展青云还要大,还能习武的原因就是他从小就接触真正的武功,而不是展青云那种残酷的训练。

    虽然之前展青云非常的厉害,即使跟一些三流高手也能够打个不相上下,可是他体内有非常多的暗伤,不过在吃过那枚稀世珍宝朱果后,体质发生了惊天的逆转。

    筋骨变成练武的极品,在没有经过紫雷洗礼之前的年华都比不过他。

    当然了这个世界上年华是唯一一个被紫雷炼体而不死的人。

    而这个何宏郎是年华见过的仅次于展青云,跟年夏差不多资质的人。

    说实在的年华对现在的武林中人是相当的好奇的,可是她接触到的那些不是身在官家,就是没有过多的交流时间,因此就算年华现在位列武林的顶峰,可是对武林中的一些事情那是知之甚少!

    现在终于又遇到一位武林中人,而且看他的年纪,看他的武功修为就知道肯定是一个门派或者家族的重要成员,精英人物,当然了也不排除像自己这样得到奇遇的单帮高手。

    咳咳,不对,现在自己也是一门之长了,华云派也算是成立了,虽然没有昭告武林昭告天下,不过没有关系,不是明年就要举行武林大会了么,到那个时候再说吧!

    年华从后面走了从后面走了出来,当走到吴天的身边的时候,吴天的眼睛都要闪星星了,可是当发现人家的注意力都放到自己对面的那个损友的身上的时候,脸都黑了。

    天啊,还有这么不靠谱的事么?

    放着英俊潇洒帅气多金的公子哥不选,去接近那个鲁莽冰冷的暴力男?老天真的没眼呀。

    年华根本不去理会伤心欲绝的吴天,而是上下打量何宏郎,然后单刀直入道:“能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么?”

    何宏郎一下子就愣住了,这个长相俊美的女孩子不去跟吴天说话,怎么找上自己了,虽然他表面壮实,可是心也挺细的,能够看出这个女孩子的眼里对自己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是单纯的要自己的手机号码。

    不过何宏郎却是不打算给对方,谁让她是吴天看上的人呢,他还不希望为了一个没有成为他女朋友希望的女人,搅和自己跟何宏郎的关系。

    “真是对不起,我没有手机!”

    年华听了他的回答,眼中闪过一丝的笑意。摊摊手道:“那就算了吧!”

    沈茜看了看时间,“行了,大家不要站在这里了,时间不早了,一会儿街上的车辆肯定更多,咱们还是下去吧。”

    年华转身对吴天道:“吴小老板,真是不好意思,以后有机会再见吧。”然后回头道:“舅舅我跟老妈先下去了。”然后不等沈强的回答,拉着沈茜的胳膊,娘两个就坐电梯离开了。

    沈强对吴天尴尬的笑了笑,“实在是不好意思,多谢吴老板的美意了,你也看到了我这外甥女有些任性,您的美意我们心领了,您看……”

    吴天从深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哦,哦,那个,沈博士,你们先请,那咱们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吃顿饭!”

    等沈强夫妻俩也下去后,吴天一下子就爆发了,一把拉住何宏郎的领子,咬牙切齿道:“你这个混蛋,我怎么认识你这样的人啊,你这不是明摆着拆我的台么?本来人家小美人对我挺有好感的。”

    何宏郎一把拽下吴天的手,淡淡的道:“本来人家也没有看上你吧,再说了如果她真的看上我,那也说明人家的眼光好,知道你那样白斩鸡一样的家伙不靠谱!”

    吴天反唇相讥,“你这样的黑炭头暴力男,就比我好了?”

    何宏郎没有说话,只是挑挑眉毛。

    吴天最后只能叹道:“这个女孩的眼光怎么这么差劲啊,一定是得了青光眼白内障,弱视远视近视了,要不然放着这个纯牌的钻石王老五不选,非得选你这样的没有房子,没有车子,没有票子的三无男!”

    而何宏郎回答道:“你有房子,是你爸给你买的;你有车子,也是你爸给你买的;你有票子,还是你爸给你的。我看你不是什么钻石王老五,而是靠爹王老五!”

    “你……”吴天跟何宏郎打打闹闹的下了楼,等他们到了楼下的时候,沈博士的车已经就没有影了,虽然早就知道人家肯定不会等自己,可是吴天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的失落。

    而这个时候已经坐在舅舅沈强车上的年华则是完全没有去想这两个家伙,虽然之前的年华想要跟何宏郎接触,然后多了解一些明年武林大会的事情,可是既然人家不搭理自己,自己也犯不着去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一家人说说笑笑,就到了已经定好的地方。

    沈强订的这个饭店不是那种贵的地方,相反应该算是物美价廉了,自己妹妹跟外甥女,什么样的东西没有吃过呀,来自己这里不过是为了看看自己两口子罢了,不用为了死要面子去那些死鬼的地方。

    吃饭的时候,没有人提及刚才那件事,在他们心中那已经过去了,就算是在吴老板那里谋生的沈强也一样,万一因为自己不赴宴,吴老板开了自己,他也不怕,他现在华夏这个行业里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只要自己离开,肯定会有人给送来橄榄枝。

    吃饭的时候,李凤接到了一个电话,满脸的笑意。

    “你猜猜现在谁在我身边呢?”李凤笑着问道。

    沈妙妙想了想道:“姥姥,姥爷?”说完自己就否定了,“不对,难道是姑姑跟表姐来了?”沈妙妙的声音高扬起来,小姑娘的声音里充满了喜悦。

    李凤回答道:“你答对了,要不要跟你姑姑跟表姐说话呀?”

    沈妙妙当然想了,“要要要,妈妈,你干脆按上免提吧,这样咱们都能够听到了。”

    李凤马上将手机按了免提,放到年华的手边。

    年华想起活泼可爱的小表妹妙妙,眼中浮现出笑意,“妙妙,好久不见,你还好么?”

    沈妙妙听到年华的声音后,激动万分,“老姐,我实在是太想你了。这么长时间你也不给我打电话?”

    年华哼了一声,“难道不是应该你给我打么?你这个当妹妹的都不给我打,我怎么好意思给你打呢?”

    “嘿嘿!”沈妙妙傻笑道:“我这不是没有时间么,这半年我的时间拍的满满的,我特别特别的忙!每天睡眠都不足了。”

    听沈妙妙在那边撒娇,年华逗她道:“既然这么辛苦,那我让你总经理,少给你安排点工作不就行了。”

    沈妙妙一听连忙道:“老姐,老姐不要啊,老姐,我错了还不行么,您可高抬贵手放了你这年幼无知的小妹妹吧!”

    看沈妙妙这样说,年华作势沉年华作势沉吟一会儿,良久后,这才叹息道:“好吧,如果以后实在是太辛苦了,一定要跟我说,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沈妙妙点点头,“我知道老姐你关心我,你放心吧,我现在想到我以后就是大明星了,我就兴奋,现在苦点累点算什么呀。等以后我成了大明星后,我是相待着就呆着,不想待着就工作。以后我看那个导演不顺眼,哼,姑奶奶就不伺候他,要是看那个剧本好,那姑奶奶倒贴钱也要去演!”

    沈妙妙的话把一屋子的人都逗乐了!实在是太孩子气了。

    年华笑了一会儿道:“行了,不要开玩笑了,对了过些日子,我你姑姑,加上舅舅舅妈,可能去香港看你,到时候有什么事再详谈吧。”

    听说年华要来,沈妙妙是喜出望外,“真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可想死你们了。到时候我要请你们吃饭。”

    “行行行!”年华道。

    这个时候电话那边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妙妙小姐,马上就要拍你的戏了,导演叫你过去准备准备!”

    放下电话后,沈妙妙快步走到导演那里。

    在场的人发现这么长的,台词那么多的一场独角戏,沈妙妙将人一次都没有NG的过了,而且表情生动,那举手投足之间活生生一位民国大家小姐的模样!

    “卡!”导演是面带笑容,之前他一位一定要在中间断开才行,没想到沈妙妙竟然一下子就全部搞定了,让他们今天的进度是大大的提前了。从来都是以严肃表情示人的导演也表情放松下来。

    “好了,今天妙妙的你的戏就到这里了,今天就没有你什么事情了,你现在可以回去休息休息了。”导演挥挥手就让沈妙妙离开了。

    沈妙妙笑着点头,“谢谢导演了,你我就先走了。”

    沈妙妙刚出了拍摄现场,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就跑了过来,手上拿着羽绒服,暖手宝,“妙妙,你赶紧穿上。”

    沈妙妙穿上衣服,抱着暖手宝,还是感觉有点冷。

    他们现在是在横店拍戏,现在正是寒冬腊月,就算是在相对温暖的江南地区,可是湿冷的感觉也不好受,更何况沈妙妙他们演的是夏天的戏,紧紧穿着单薄的旗袍,虽然腿上穿着稍微有点保暖作用的裤袜,身上贴着暖宝宝,可是还是难捱呀。

    所以每个演员最喜欢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收工!”

    快步跑到化妆间,沈妙妙来到自己跟其他几个人公用的化妆间,刚要开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两个熟悉的声音。

    其中一个人道:“你说她沈妙妙何德何能,竟然能够饰演女二号。就看她那飞机场的身子也能够上位,还真是好本事呀。”

    这时另一个人劝道:“你可不要瞎说,说不定人家是凭着真本事,赢得这次机会的,你就不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

    “哼!”第一个人道:“我知道你是想不得罪那个沈妙妙,可是你说你心里话,难道你真的不觉得她身后有人么?”

    第二个人沉默片刻然后道:“不管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得到这个机会的,都是人家的本事,咱们只要做好自己的就行了。”

    “假正经!”第一个人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这个时候,沈妙妙推门进去,里面的人被吓了一跳,因为这里的化妆间隔音效果那是相当的……不好。里面的声音都能够传出外面去,因为现在这里没有什么人,而且估计沈妙妙应该正在拍戏因此她们才说的这么肆无忌惮的。

    两人对视一眼,就是不知道沈妙妙听到她们的话了么。

    沈妙妙推门进去后,坐在自己的位置,打开小太阳给自己温暖。而沈妙妙的助理则是去给沈妙妙拿东西。

    第二个人尴尬笑道:“沈小姐你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沈妙妙并没有因为刚才她们两个议论自己而生气,反正她们说的也没有错误,自己的确是有人扶持上位的,不过沈妙妙从一开始就非常的清楚,如果总是靠着表姐年华的关系,就算把自己捧成天皇巨星,也会如同流星一样,会飞快的陨落。

    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抓紧一起时间学习,充实自己,不管是演戏呀,还是学习唱歌!她的目标是三栖明星,而且是天后级巨星。

    两人发现人家竟然根本就不搭理自己,也就长出一口气。两人对视一眼,穿好衣服,默默的离开了。

    ……

    吃过中午饭,年华跟沈茜沈强还有李凤出去逛街,李凤给年华买了一身衣服,年华没拒绝,亲戚也讲究礼尚往来的。

    第二天,沈茜跟李凤一大早就出去了,年华是死是活都根本不跟她们一起出去了,实在是太累了,她宁可在家研究一天的符箓。

    不过既然到了魔都,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那就是展青云的弟弟展青峰了,也就是年华之前的班长。上次去展家告别的时候,展奶奶就说了,展青峰要到小年才回家呢,现在应该就在魔都呢。

    不管是作为他未来的嫂子,还是老同学,于情于礼都要给他打个电话。

    掏出手机拨了过去。

    展青峰无奈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女孩子,虽然她趴在那里哭着,可是从她是不是偷看自己的摸样,就知道人家根本就没有哭,是在装哭呢。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我都已经跟你说过了,我在大学期间是大学期间是不打算跟任何一个女生有过近的接触,还希望你能尊重我的意愿!”展青峰都要无奈了。

    从自己上学开始,这个女孩子就对自己展开了热烈的攻势,可是自己真的没有谈恋爱的想法。或许真的是初恋伤害到自己了吧!

    其实如果认真的讲,他跟木晓其实也不算开始过,虽然两个人都对对方有好感,而且这个好感也非常的强烈,可是自己从来没有对她做出过什么承诺,或许年纪小比较矜持的原因。

    或许是因为不是交往的交往,和自己从来没有的承诺让木晓缺少安全感,再加上自己显赫的身世,让她终于招架不住了。或许如果当时自己更加努力挽留的话,会有另外一种发展。可是那个时候的他,太过稚嫩了,太过高傲了,也太过的天真了。就这么失去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初恋!

    展青云反思自己,也发现了自己在成熟背后的幼稚,他希望更好的沉淀自己,等自己足够的成熟足够的稳重,能够呵护一个女人的时候,再开始自己的恋情。

    他说的是将来而不是现在。

    现在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女孩子给自己带来了非常大的困扰,不是因为展青峰还想跟木晓旧情复燃,他们两人都是非常干脆的人,结束了就是结束了。

    只是他真的不看好自己,不看好对方,不看好这份感情。

    展青峰说完后,对方一直没有说话,还是在那里哭。

    哭的人都疼,就在展青峰想方设法拜托她的时候,手机响了。

    展青峰松了一口气,当看到屏幕上的人名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笑容。

    “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年华笑着道:“我亲爱的大班长,我这不是想你了么,所以来魔都看看你。而且我不是还有另一个身份么?嗯?”

    展青云听她这么说一下子就笑了,“你这算是提前上岗呀!”看看时间,“你现在真的在魔都呢?如果真的在的话,我请你吃饭呀?”

    年华立马同意了,“行呀,反正我现在也呆着没事,你现在在哪里呀,我过去找你?”

    展青峰告诉了年华他现在的位置后就放下了电话,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个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女孩。

    “谁给你来电话呀?”女孩子小心翼翼的问道,心开始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她已经听到了对面是个女孩子的声音,难道?难道是他的女朋友?女孩子悲愤了,不是吧自己今天刚刚正式的表白就被人家给拒绝了,然后刚刚被拒绝就要见到人家正牌女朋友了!这也太别催了吧。

    不对!女孩子很快反应过来,展青峰可是亲口承认过他现在没有女朋友,以他的人品相信他并没有说假话,可是对面的那个女孩子也好可疑呀!从来没有听他跟其他女孩子说话这么温柔呀!

    对面到底是什么人?这样女孩子是相当的纠结。

    展青峰刚才的笑容完全消失了,换上刚才那副冷冰冰的摸样,“上官倩!咱们只是同学关系,我的事情不需要想你报备,不是么?”

    上官倩知道当展青峰的眼睛里毫无感情的时候,就是他快要生气的时候,为了自己的未来,自己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才踩地雷了。

    “那个那个,我现在就走了,你等着她吧!”上官倩起身落寞的走了。

    展青峰看她离开的背影,充满萧瑟的气息,眼里闪过一丝的无奈。刚要开口,想想一会儿将要来的人,还是算了。

    他坐了回去,而一身落寞的上官倩在出了咖啡馆之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凑得一声躲在一个能够把进咖啡馆的人看的清清楚楚的这么一个角落里。

    “这个不像,年纪太大了,这个不像,年纪太小了。这个还不是,青峰不会去找个男的的。……”在上官倩否定了十多个人后,一个靓丽高挑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当她出现的时候,上官倩的心里就有一个小人在那里呼喊着,“就是她,就是她,上去,左勾拳右勾拳,做掉她,展青峰就是你的了。”

    还有一个小人哭丧着脸说:“咱们还是走吧,这硬件条件相差的也太过悬殊了。完全不是对手呀!”

    就在上官倩心里的那两个小人不断打架,她又不知道听谁的时候,对方的眼睛直勾勾的看了过来,仿佛知道这个地方有人看她一样。

    上官倩心跳加速赶紧猫了,等对方进去后,她松了一口气!实在是太惊险了,还以为被发现了呢!

    ……

    年华笑着走进咖啡馆,那个女孩子实在是太逗了,猫在那里偷窥自己不说,还没有藏好。当然了可能是她自以为藏好了,毕竟一般经过的人都不容易发现她。

    当进入咖啡馆后,年华一眼就看到坐在那里看手机的展青峰。

    走了过去,拍拍桌子,“帅哥,我能不能坐在这里呀?”

    展青峰一听声音,赶紧抬头,就看到自己陌生又熟悉的那个笑脸。

    说是陌生是因为自己这个老同学真是越长越漂亮了,个子也越来越高了,说是熟悉是因为,她对自己就跟之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您请坐!”展青峰起身帮年华拉开椅子,笑着请道。

    而年华则是照单全收,“谢谢了!”

    两人坐在那里对视着,看着对方的改变还有不变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服务员走了过来,走了过来,躬身问道:“请问小姐您喝什么?”

    服务员的话打算了两人的对望,年华笑着道:“给我来一杯橙汁,再来一块黑森林蛋糕。”然后看看展青峰前面空了的被子道:“也给他来一样的东西。”

    服务员看看年华对面的冷冰冰的帅哥,想象一下对方喝果汁吃蛋糕的样子,笑了一声,赶紧掩嘴退走了!

    展青峰等服务员走后,脸上挂着无奈的笑容。

    年华敲敲桌子笑道:“得了,我好不容易来看你一回,你看你那表情,好像我不该过来一样。唉,没想到我这没有过门的媳妇,都要受小叔子的气。”说着擦擦眼角,“我这命啊,实在是太苦了,呜呜呜!”说着就哭了起来。

    展青峰被她弄得难得的翻了个白眼,“我说年华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往我身上栽赃啊,你不欺负我就是好事了!”展青峰早就从他老妈邹红波的嘴里知道当时年华救她时的场景了,再加上其他的一些事情,知道年华身手是相当的不错的,甚至不再他老哥之下。

    几个自己绑在一起都打不过人家一个呀,说自己欺负她谁信呀。

    不过展青峰不信,其他人还真有人信的,比如昨天想要借着请年华他们吃饭,想要泡年华的那个叫吴天的小开。

    他正好跟他朋友开车经过,就看到年华进了这个咖啡厅。吴天是情不自禁的跟了进来,不过为了不被年华看到就跟何宏郎在年华附近找了个地方坐下。看着自己心仪的对象跟一个臭小子在那里亲亲我我的,吴天那叫一个气不顺呀。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看上的女人竟然有男朋友,而且长得还挺不错,那自己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么!

    吴天的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呀,何宏郎要拉着他出去,他还强撑着坐在那里不离开。

    当看到年华趴在那里哭的时候,吴天心里那是既愤怒又高兴呀,愤怒是因为你作为男朋友不好好疼爱女友让她伤心难过实在是太不应该了,高兴是因为天哪,实在是太好了,这下自己有机会了,一定要让她看到自己男人的那一面,而且让她知道成熟的男人比那种青涩的,只有一张脸的家伙可靠多了。

    想到这里吴天站起身来,快步走到年华跟展青峰所在桌子旁边,“啪”的一声,手掌用力拍在桌子上。吴天的脸上抽动几下,最后还是忍住了。

    展青峰抬眼一看,愣了一下,这个对自己怒目而视的人自己并不认识。

    吴天义正言辞的道:“小子,你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够让自己的女朋友哭的这么伤心呢,难道保护爱护她,让自己女朋友快乐的生活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一件事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