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五十章 紧急召唤250撒花!
    吴天这么一冲出来,展青峰都愣了,这是哪里跑出来的愣头青?还没有搞清楚自己跟年华的关系,就跑到这里来指责自己了。看起来应该是年华的仰慕者呀,带着笑意的眼睛看向捂着眼的年华。

    天啊,自己刚才竟然没有注意到这小子竟然也过来了,而且还把展青峰误认为是自己的男朋友了,这如果被展青云知道的话还得吃醋呀!

    而且自己的未来小叔子被认为是自己的男朋友也挺尴尬的好不好呀。

    看到年华捂着眼睛,吴天误以为是自己的话说到了年华的伤心的地方,脸上的表情那是更加的同情怜惜,“年小姐,他这样的男人怎么配的上这么美好的你呢?你可不要看他长得好,就觉得他是一个可以终身依靠的人。像你这样的纤弱的女孩子一定要找一个有力的臂膀才能够保护你一辈子,一辈子爱护你照顾你。”

    吴天说话时候,那眼睛是一个劲的放电呀。

    年华眨眨眼,脸上挂上感激的笑容:“吴先生,你说的实在是太好了?难道你要给我介绍男朋友?”

    听了年华的话吴天的眼睛瞬间亮了,暗道:难道她知道自己的意思,明白自己对她的感觉了?

    欣喜的张嘴,可是年华的下一句话犹如一盆凉水浇在他的头上。

    年华的眼睛看着吴天,笑着指着他身后的何宏郎道:“吴公子,你是不是想把你的好友介绍给我呀,所以才这么卖力的劝解我不要跟青峰在一起呀?”

    晴天霹雳呀,真的是晴天霹雳!呜呜,不是吧,她竟然真的是看上何宏郎了?不要啊,自己不想跟自己的好兄弟好基友抢女人呀。

    而躲在一旁的上官倩也是恨得牙根直痒痒,你说一个女人有了青峰还不满意,竟然到处沾花惹草的,真是太,太可恶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上官倩直接就爆发了,推开咖啡馆的大门就冲了进去,奔着年华就冲了过去。过道两边的人只感到一阵风刮过。

    年华转头就看到刚才那才躲在一边偷看自己的姑娘咬牙切齿的朝着自己冲了过来,不是吧!难道这位是展青峰的新女朋友,看到自己跟展青峰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就误会了?

    再看看还在那里无比郁闷的吴天,年华不由感叹好大一盆的狗血呀。

    眼看着女孩子就冲到自己眼前了,年华伸手抵在女孩子的胸口上面,不让她抓到自己。

    上官倩咬牙切齿,想往年华这里冲,没想到却被人家给挡住了,而且最悲催的是,人家比自己高了一大截,在人家面前自己就跟个没有长大的小孩子一样,而且胳膊比人家也短不少,人家抵住自己,自己竟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够不到人家呀!

    展青峰看看独自在那里纠结的吴天,一脸不满的何宏郎,还有那边怒气冲冲的上官倩跟虽然面无表情可是眼中充满了兴趣的年华,不由仰天长叹呀。

    无奈的看着年华,展青峰道:“年华呀,够了吧,不要再玩了!”

    年华嘻嘻笑着转头问道:“青峰,这个小姑娘是你什么人呀?”

    展青峰非常不容易的翻了个白眼,刚要解释,就听那个上官倩在那里信口胡说。

    “我是青峰的女朋友!”为了怕年华不相信,她还肯定用力点头。

    年华挑挑眉毛,哦了一声,用那种戏谑的眼神看向展青峰。

    展青峰被上官倩给气乐了,“请问咱们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为什么我作为当事人,根本一点都不知道呀?”

    上官倩看他这个样子红着低下来,微声喃喃几句,其他人出了年华没有人能够听清楚。

    那里还在纠结的吴天终于下定决心就算跟好朋友抢,也要把这位美丽出色的年华小姐抢到手,听到上官倩的话后,眼睛都亮了,劈腿呀!来的实在是太及时了。

    他怒瞪着展青峰义正言辞的怒斥道:“你竟然背着自己的女朋友在外面勾三搭四的,实在是太,太过分了!”然后又对年华劝解道:“年华小姐,这个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到处都是呀。”指着展青峰,“像他这样的小白脸根本就没有安什么好心眼啊!”

    小白脸?竟然有人敢说我的男神是小白脸?上官倩爆发了,年华顺势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坐回作为看好戏。

    上官倩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你说谁是小白脸啊?我看你才是吧。”说着鼻子突然闻到一股香水味,冷笑道:“你一个大男人,竟然还喷香水!你说的也对,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小白脸,说小白脸都是高估你了。你根本就是个娘炮!”

    被说娘炮的吴天张着大嘴倒退几步,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说自己娘炮,吴天认为就算自己不是什么猛男但也是堂堂男子汉,就因为自己喷了点古龙香水,就被说成是娘炮,这也TMD的冤了!

    最后这两个人直接开骂,吴天翻来覆去就那几句话,而上官倩骂人的话里都不带脏字,而且没有一句话是跟之前重复过的,小嘴巴巴的,把吴天都给骂傻了。

    年华看着眼前的这场好戏,边看边吃蛋糕,一会儿就把那块黑森林给吃没有了,干脆伸手将展青峰一点都没有动过的那一块拿到自己跟前继续吃。

    展青峰无奈的看着她在哪里兴致勃勃的看戏,翻了个白眼,这人还真是看热闹不怕事多呀。

    而跟吴天一起来的何宏郎皱着眉头,他可不希望自己好友被人家当成什么玩具被人家玩。也知道这里面最主要的矛盾就是年华跟展青峰,不过年华是个女孩子,他虽然不会不打女人,可是如果有男人可以选择的话,他还是会选择男人!

    何宏郎走到展青峰身边就要去抓他的肩膀!

    展青峰的身体素质虽然不错,可是跟何宏郎这样的武功高手来比的话,那就是一个渣,根本躲不过何宏郎的手爪,不过他躲不过,不代表何宏郎就会抓到他。

    何宏郎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腕一沉,定眼看去,在自己的手腕上竟然覆着一个修长白皙的手掌,紧紧的握住他的手腕,让他一动都不能动!

    锐利的眼睛扫向年华的脸,手上也在暗地里用劲,本来冷酷的眼神慢慢的充满了惊诧,这个年华的力气怎么这么大!我一个二流高手竟然不能从一个弱女子手里抽出手,难道她是天生神力?

    想到这里,何宏郎干脆用上内力,想要将年华的手震开,可是他所有的内力就跟牛入大海一样,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瞬间脸上冒出冷汗,何宏郎哪里不知道自己这是夜路走多了遇到鬼了,眼前的这个长相美丽身材修长,明明就是一个武林高手,而且还在自己之上。

    何宏郎自己就是一个二流中阶的高手,在他们华山派已经就是数的过来的高手了,整个华山派紧紧只有两个一流高手,一位是已经不管任何事的祖师爷,而另一个则是自己的师傅华山派掌门云溪子。

    祖师爷是一流高手巅峰,现在已经放下一切事物冲上顶级高手,要不然等待他的只有一个道路,那就是陨落。他老人家的寿命已经一百二十岁了,已经到了一个人的极限了,如果突破了的话,年纪瞬间就不是问题了,而且华山派的地位瞬间拔高,直逼武林泰斗少林跟武当。

    可是如果失败的话,那华山派就只剩下一位一流高手了,那就是现任掌门云溪子,对他们华山派来说实在是太过被动了。

    说这些的意思就是说明,一流高手在武林中就跟航母一样,而顶尖高手就是核武器。

    这些人都是武林中都是高高在上的,轻易不出现在武林中,起震慑的作用。

    而一流高手下的二流高手就是武林中处于领导地位的人,地位也是非常的高的,据何宏郎所知,在他们华山派也仅仅只有七个二流高手。其他的那些小门派或者是小家族就更少了,二流高手就是他们最厉害的了,一般都是二流高手当掌门或者家主。甚至有点再小一点的,根本就没有二流高手,三流高手就已经顶天了。

    一百个三流高手巅峰都不一定出一个二流高手。

    可以想象以为二流高手是多么的厉害稀少,当何宏郎明白眼前这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女孩子是个比自己还要厉害,最起码是一位二流高阶高手呀,她才多么大呀。

    上下打量对方,何宏郎还是不觉得她是一个那种驻颜有术天山童姥那样的人,现在那种武功早就消失不见了好不好,而且从一个人的眼神中也能够看出一个人的年纪,就算再往后算也不会超过二十五去!

    就是不知道这是那么门派或者大家族走出来的新一代的高手呀,何宏郎苦笑着,还自以为自己是年青一代最出色的呢,现在才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呀。

    想到这里,何宏郎十分客气道:“这位……这位师姐,您能不能放开在下呀!”在武林中如果是自己本门的话,辈分就按照入门派的时间,还有拜的师傅的辈分来决定。可是在江湖上遇到其他的门派家族的练武之人的时候就不能按照辈分跟年纪了,而是达者为先。

    差了一个大层次的,毫无疑问,下者称呼上者师叔或者师伯。

    如果是在一个大层次里,差的是小层次,那就用师兄师弟来称呼!

    现在何宏郎认为年华跟他一样是二流高手,但是比她是高阶高手,而自己则是中阶高手,那何宏郎就要称呼年华为师姐!

    年华没有阻止,不要说叫自己师姐了,就算是叫自己师叔都是便宜他了,如果把自己顶尖高手的身份亮出来,这小子都要趴到地上叫师叔祖或者是师伯祖了!

    不过年华并没有漏出来,那根本就是自找麻烦呢。自己现在一个徒弟都好教不好呢!可不想被一大群老头子追着拜师!

    “还请师姐放过小弟。”何宏郎是更加客气了,也有点无奈,如果知道这位也是同道中人的话,怎么会过来招惹呀。同时也明白昨天为什么人家要自己的电话号码了。可是却被自己拒绝了,这也算是得罪了人家了,还不知道人家要怎么整自己呢。毕竟武林中人的通病就是面子大过天。

    同时在心里的小本本上给吴天画了一笔,如果不是你想要泡人家,自己怎么会过来丢人现眼呢。

    年华笑着松开了手,咳嗽两声,叹道:“我现在这个喉咙真是疼呀?”

    何宏郎立刻从吧台买了好几瓶不同的饮料给端了过来,恭敬的放到年华跟前道:“师姐您请喝!”

    这个时候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个人也不吵了,吴天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心里都有点转不过弯来,这是怎么回事呀?昨天何宏郎还在那里对年小姐表示不屑呢,怎么刚过了一天,就开始对人家毕恭毕敬的,还叫师姐!

    他真的是不明白呀,绕过搞不清状况的上官倩,跑到何宏郎身边,问道:“何宏郎,你叫她什么?师姐?”

    何宏郎转头皱着眉头对吴天道:“这件事等我们回去的时候,我在告诉你。”

    年华也不打算逗他们了,起身笑道:“行了,咱们几个找个地方去吃饭吧,正要也有事要说!”说完她转身就往外走。

    她一走,何宏郎就跟着走了,看何宏郎跟着走了,吴天挠挠脑袋喊道:“等等我!”

    展青峰去吧台结账却被告知已经有人结过了,跟吧台服务人员道了谢,要走却发现上官倩孤零零的站在原地,可怜巴巴的玩着手指。

    展青峰叹了口气道:“你怎么不走呀,她说的人也包括你呀!”

    上官倩听到展青峰的声音,抬起头,一副不敢相信的摸样,“真的?”

    看了她一眼,展青峰转身就走,“你不愿意过去的话,就不要过去了,不要勉强!”

    “不勉强,不勉强!”上官倩笑的那叫一个开心,天啊,可以跟自己心目中的男神共进午餐了,实在是太过美妙了,现在的她完全忽略了,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有三个超大号电灯泡呢好不好呀!

    虽然吴天是开着车来的,车里完全能够放得下五个人,不过年华决定还是就近解决好了。

    找了一间看起来不错的地方,正好还有包间。

    点完菜服务生走后,整个房间陷入奇怪的氛围中,吴天可怜巴巴的看看自己,看看何宏郎。

    上官倩则是一直盯着展青峰,脸上带着幸福的梦幻的微笑,展青峰好不受干扰的坐在那里。

    年华感觉非常的好笑,咳嗽两声,等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她吸引过来后,她说道:“今天你们都误会了,我跟青峰可不是男女朋友,你们搞错了!”

    “咳咳!”吴天被茶水噎住了!坐在他旁边的何宏郎赶紧帮他拍了拍。

    上官倩听了年华的话时喜出望外呀,差一点从椅子上跳起来。还好她还记得这里有其他人,这才忍住了想抱展青峰的想法。

    顺气过后的吴天,也是相当的高兴。

    “不过,我跟展青峰也不是毫无关系的。”年华含笑着看向展青峰,“青峰你要管我叫什么呀?”

    展青峰虽然不像应和年华的恶趣味i,但是为了自己小命着想还是回答了,“我应该管你叫嫂子!”

    “什么?什么?呵呵,你们两个逗我们玩呢么?”吴天真真是傻眼了。

    上官倩瞪大眼睛张大嘴,这是什么节奏呀?从自己的情敌变成自己未来的嫂子?自己刚才还那么指责对方,天啊,这要是以后人家给我穿小鞋怎么办呀!

    年华笑着道:“我的确是有男朋友,我的男朋友就是青峰的哥哥青云,而我跟青峰也是老同学。”

    听完年华的解释,上官倩捂着自己的脸趴在桌子上,没有脸见人了,实在是丢人了!

    “行了,咱们刚才的误会已经解开了,大家不用这个样子么,看你们这一个个的表情。”年华笑着道。

    不一会儿几个凉菜已经上来了,看气氛还是有点不太欢快,年华笑着道:“行了大家动筷子吧,我都要饿死了!”

    展青峰看了看年华的肚子暗地吐槽:那两个黑森林蛋糕难道不是你干掉的么?

    吃过饭,年华想要跟他们一起出去玩,电话铃声响了。

    年华一看挑挑眉毛,彭涛?他给我来电话干什么呀,难道又是要白虎皮?应该不是!上次他已经保证了,那是什么事情呀?

    看到年华有电话,上官倩窃喜道:“年华姐,你如果有事的话,就先走吧。”

    年华笑着看了她一眼,然后点点头,“那我就先走了。”然后对展青峰道:“咱们回京城再联系,到时候说不定你哥哥已经回来了!”

    展青峰点点头。

    年华走之前又挑眉看了眼上官倩,那眼里的明了让上官倩羞红了脸!

    走出一段距离后,年华这又拿出手机,这个时候手机已经不响了,刚要拨回去,对方又打了过来。

    年华还没有开始说话,对方的话就一连串冲入年华的耳朵。

    “年华,你这次一定要帮彭伯伯这个忙呀,这件事可是关乎着国家的生死存亡呀。”

    年华将手机拉远,掏掏耳朵,这才又把手机给拿了回来,“您有没有搞错呀?事关国家的生死存亡?彭伯伯这么大的事,我可给您解决不了,我这个柔弱的小肩膀可是扛不起整个华夏!”

    彭涛本来焦急的情绪被她给逗乐了,“你这个孩子呀,你在说什么呀,虽然我刚才说的是都有点夸张,可是也查不到那里去呀?”

    听到他的话年华正色问道:“彭伯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彭涛想了想还是道:“年华,如果没有特别特别特别重要的事情的话,能不能现在就回京城?”

    年华一听就皱了皱眉头,这三个特别就让年华知道,事情肯定非同小可,赶紧道:“彭伯伯,我怎么听着不太对头呀,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如果她激灵一下子,“难道青云出事了?”

    “青云?”彭涛愣了一下,这个跟展青云有什么关系,又想起年华跟展青云的关系,立马解释道:“不是,这个跟展青云没有关系。现在展青云还好好的在东北练兵呢,不过因为现在这件事,军委肯定立刻把他给召集回来!”

    年华一听跟展青云没有关系这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哦,那我就放心了。”而且又发现彭涛根本不想在电话里跟自己谈,也没有多问,也是,自己的手机虽然是最新产的手机,不过因为是外国生产的,所以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漏洞会被其他国家监听!

    想到这里,年华马上道:“彭伯伯,我现在就去定飞机。”

    “不用你定飞机。”彭伯伯悬着的一颗心完全放了下来,“你现在就去郊区,然后告诉我们你要去的方位,到时候我让直升飞机直接去接你!”

    年华一听更省事了,把自己要去的方位告诉他们就撂下电话,紧接着又给沈茜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现在有事要回京城去。

    沈茜听完那叫一个担心,“年华啊,不是咱们家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年华安慰道:“不是,是我公司碰到一个他们不敢私自决定的事情,要我过去亲自把关!”

    听说是年华公司里的事情,沈茜就安心了,“那你快去吧,路上小心。”

    “好我知道了,如果事情解决的快的话,我说不定还会来魔都,到时候咱们一起去香港。”年华承诺道。

    年华打车去了郊外,刚出郊外就听到车顶上轰隆隆的直升机的轰鸣声。知道这是接自己的直升飞机已经过来了。

    年华从兜里掏出钱给司机,“行了进停在这里吧,不用找了。”

    没有碰到这么爽快的乘客,司机开开心心的把年华放下。

    直升机没有降落,直接就从半空中扔下扶梯,年华也没有多想,直接纵身拉住扶梯然后往上爬,身手比猿猴都要灵活的多,几下就到了直升机里。

    直升机里的人刚要探头,就发现门口出现一个黑咕隆咚的脑袋,吓了一大跳。

    年华钻进直升飞机里面,眼睛一扫,看到整个直升机里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五个人,除去飞行员和坐在副驾驶位上的人,直升机舱里的人两女一男。

    刚才放扶梯的是唯一的一个男人,年华低头一眼就看到了堆放在那里,明显就比刚才自己爬的整个长的扶梯,可是却被其中一个女人踩在脚下。

    年华挑挑眉毛,看起来不论是那里都少不了勾心斗角这件事呀。

    也不去搭理这些人,抬步走到旁边的座位边上,刚要坐下,坐在那里的那个女人直接将腿横放在座位上,根本不让年华坐。

    年华转圈看去,发现这三个人对自己全都是敌意满满啊,虽然那个男人看自己是个女人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明显,可是她还是能够看得出来。

    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是年华也不想去做什么解除误会的事情,何必去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呀,有那个时间还不如闭目养神呢。

    年华十分的淡定的从旁边拽下不知道是谁的一件衣服放在地上,她直接就坐了下去。掏出手机,把耳机插上,悠哉的闭目养神。

    可是年华这样的悠闲的模样却是气坏了旁边的一个女人。

    万遥怒道:“这个人难道不知道刚才我们给她下马威了么,怎么就不生气呢。难道她以为跟我们示弱,我就会绕过她么?我绝对不允许,走后门进来的人占了本该属于我的位置。”

    相比万遥的气愤,谢紫兰就淡定的多了,“不要这么生气,之前又不是没有这些少爷小姐过来,最后还不是轻易的被淘汰了,这个也差不了。”

    而唯一的男生杜义则是摇摇头,“谢紫兰,这次说不定是一个意外哦。”伸手指指上面,“人家可是咱们最大的BOSS亲自点名,让老大来接的,而且你没有发现么,除了咱们三个,还有这个女孩子,这两直升机根本没有去接其他的人,不要忘了,刚才直升飞机本来的目的地可不是魔都,就是为了这个女孩子,才来魔都的。”

    “而且接了她之后就根本没有接其他人。”杜义分析道:“这都说明人家的身份实在是不一般。”顿了顿又道:“说不定还有其他的身份呢。”

    万遥谢紫兰对视一眼,万遥已经有点动摇了,可是谢紫兰不要看长着一副斯文的,可是骨子里却是认准一件事就不会放弃,眼珠子一转,叹息道:“本来我还想问问她本人的,可是既然杜义你这么说了,我看还是算了吧。”

    一听谢紫兰的话,万遥从来都是跟别人唱反调的性格又展露无遗,马上哼道:“谢紫兰你就是天生胆小,既然你没有这个胆子,还是让我问问吧。”

    说完万遥走到年华跟前,叫了几声,根本没有得到应答,一起之下就上了脚。万遥的脸上露出恶狠狠的表情,可是马上又变得花容失色,碰的一声倒在地上。

    “诶呦,诶呦,摔死我了。”万遥扶着自己腰,直哼哼,“开的这是什么飞机呀,怎么这么不稳呀。”

    谢紫兰脸上微微一笑,杜义也没有说话。

    飞行员听到她的话后冷笑一声,“是你自己没有站稳吧。你这平衡力你还要去参加选拔,真是够呛呀!”

    “呵!”从万遥的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万遥猛地回头,瞪着杜义,“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杜义摇头道:“你看你现在就跟个疯狗一样,是逮到谁咬谁!我不过是想起一件好玩的事情,根本你有一分二分的关系!”

    “你!”被堵回来的万遥低头看到还在那里闭目养神的年华,心里更是愤怒,伸手就去抓年华的衣服。当咬着牙快要抓到年华的衣领的时候,眼前闪过两道精光。

    一双神秘深沉无比的眼眸跟她对在一起,万遥只感觉自己被这双眼睛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一个让她无比恐惧的地方。

    “啊!”一声尖叫刺破天空!

    谢紫兰被这声尖叫吓得掉下了座位,杜义也是一激灵的,就算是坐在前面的人也没有幸免,飞机突然之间大幅度晃动。

    “你们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你们在欺负新人呢,我要告诉你们,在未来的选拔赛上有的是比你们更厉害的人,你们凭着欺负新人的本事,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好好想自己以后要怎么做。”飞行员的话句句在理。

    可是杜义跟谢紫兰却没有听进去,现在万遥惊叫之后已经晕倒在地,到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

    虽然他们跟万遥是竞争对手的关系,也希望万遥赶紧出局,可是这突然不明不白的尖叫然后又晕了过去,就有点不对头了吧!他们虽然在一起竞争,可是也没有想要她命的意思呀。

    两人根本来不及去回答飞行员的话,而是在万遥耳边轻声呼唤,“万遥,你到底怎么了,你醒醒呀!”

    而就在他们想要叫醒万遥的时候,一直坐在地上的那个女孩子竟然站起身来,施施然的走到谢紫兰刚才做的地方,继续闭目养神。

    这个时候他们才想起来,万遥这次的晕倒跟刚才跌倒好像都是因为想要攻击这个女孩子,难道是这个女孩子把她弄成这个样子的。

    如果他们这个推测成立的话,那个女孩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在两个人的眼睁睁下,根本没有触碰到万遥的衣服,却能够将这个大活人直接整晕了。看起来,这个女孩子根本不像他们猜测的那样了,这肯定也是一个身怀绝技的人!没想到到了最后的选拔的时候,才冒出这么一位高手,自己的机会又缩小了。可是他们只是对看一眼,却是不敢说其他冒犯的画了。

    就在谢紫兰杜义心怀恐惧的时候,年华睁开眼睛,看了他们一眼,满意的点点头,还是安静点好。要不然就没有办法听评书了。原来年华手机里下了好几部当年十分热门的评书,闲着没事的时候听一听。

    驾驶员看后面安静了,也就没有多问!

    后面的直升机舱内是诡异的平静,杜义谢紫兰小心翼翼看着昏迷中还一惊一乍的万遥,不敢出声,年华自己听得正高兴呢,当然也不会出声了。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了,等到了燕赵省的时候,已经是快到晚上了,这个时候万遥这才惊醒过来,“啊!”

    万遥腾地一下子从谢紫兰的膝盖上起来,脸色苍白呼哧带喘,捂着自己的胸口,嘴里喃喃道:“是梦,是梦,我做的都是梦,现在我还在梦里面,是不是!”问完又自问自答:“是的,一定是这几天我太累了!”说完她又往后面倒去。

    谢紫兰正在伸伸被万遥压麻的腿,这也大半天了,早就麻了,刚好受一点,就感到眼前一片阴影,然后腿上只感到剧痛,痛出声来:“万遥你这个混蛋,我让你枕了一个下午你不知情就算了,你怎么能这么久压下来,我的腿呀。”

    听到谢紫兰的叫声,万遥这才完全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的确身底下垫着东西,抬头正好看到谢紫兰痛苦的脸,赶紧起来。

    “……这,这我还以为我再做梦呢!”万遥这个时候也非常的不好意思!可是让她说道歉的话吧,以她的性格还说不出口。飘忽的眼神当飘到年华那里的时候,又尖叫起来,指着年华叫道:“她,她好恐怖,我被她关到炼狱里,她根本就是个魔鬼,赶紧把她给赶下去,赶下去!”

    听到万遥的话,谢紫兰跟杜义也是心跳加速,原来真的是这个女孩做的,天啊,她到底是什么人呀。

    正在这个时候,飞行员喊道:“你们安静一会儿行不行,马上就要到京城了,赶紧把你们自己收拾收拾!”

    听到飞行员的话,那三个人赶紧抓紧时间收拾自己,就连万遥都忘记了对年华的恐惧,取而代之的是对要面对的选拔的紧张。

    就在飞行员说了要降落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消息,“紧急通知,你们可真够幸运的,你们现在去中南海逛一圈了。”

    三人有点愣住了,不是要去军营集合么,怎么又跑到中南海去了!不过有这么个机会去中南海还是非常幸运的,马上兴奋取代了紧张!

    万遥兴奋的问道:“飞行员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首长们要接待我们几个?”

    副驾驶上的那个人扑哧一声笑了,“我说你这个女人的想象力也实在是太过丰富了,想什么呢,不要白日做梦了,哦,不对,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但你也不能把梦话拿出来说呀!”

    被人家的话给撅了回来,万遥撅着嘴,趴在窗户上看着下面,当看到中南海的时候,心中的惊喜溢于言表。

    很快直升飞机降了下来,当他们下去的时候,就看到直升飞机的前面站着不少人。

    可是打头的那个人,让他们的心激动莫名,这不就是之前只能够在电视上看到的二号首长么!

    就连飞行员都激动的有点肝颤了,实在是太激动了。

    天啊,天啊!

    二号首长过来跟他们几个一一握手,就算是其中最冷静的杜义也是一脸的狂热,这可是国家领导人啊,这可是二号首长!如果在古代这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或者叫宰相!

    二号首长面带微笑,让这几个人是如沐春风,当看着二号首长走到年华跟前的时候,万遥一下子就清醒过来。想都没想就跑了过去,护在二号首长身前大声道:“首长,这个人很危险,您不能靠近她!”

    二号首长惊了一下马上又恢复正常,“小同志谢谢你,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我跟这个小朋友可是老相识了。”说着眼带笑意的看着年华。

    一直在那里扮酷的年华也笑了起来,“二号首长一晃都已经一年没有见过了,您的身体还好吧!”

    “哈哈,你这个小丫头呀,在京城待了半年,都不知道要到爷爷家里坐坐,真是太过分了!”二号首长笑着道。

    这个时候同坐飞机上的人都傻了,原来这个女孩子竟然跟二号首长认识,而且关系还不错。

    就在他们发愣的时候,彭涛走了过来,笑着道:“行了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而且完成的不错。”

    万遥等人见过彭涛,看到他过来赶紧为了上来,一个个欲言又止的!

    彭涛怎么看不出他们想要说的话,笑着道:“看你们这个样子,你们三个应该已经领教了一些年华的厉害了吧!”

    万遥想起那个炼狱般的地方打了个寒战。

    彭涛想了想道:“既然你们三人跟年华这么有缘分做上一架直升飞机,那么就说明你们非常的有缘分,既然如此,i那你们三个从今天开始就跟着年华,听从她的命令,知道么?”

    万遥谢紫兰杜义一听傻了,不是吧,让自己跟着那个叫年华的女孩子?他们可是来参加选拔的,当然不愿意保护这么一个女孩子!

    “你们呀,想到哪里去了,人家年华是我费劲巴拉请来的,从今天开始你们跟在年华身后,当她的助手,最主要的是照顾她的起居!”彭涛的话根本没有激起他们的热情。

    突然谢紫兰眼睛一亮自告奋勇道:“部长,我愿意跟着年华小姐,只要是年华小姐的吩咐,我一定照做!”

    杜义皱皱眉头,这个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女人都心甘情愿的留下来,想到这里,杜义也笑着道:“部长,我也想留下来,好好跟年华小姐学习一些东西!”

    彭部长这次满意了,又看向万遥,“你呢?”

    万遥有点纠结,可是看一向比自己聪明的两个人都同意了,自己哪里还有不同意那一说呢!想到这里也点头了。

    彭涛点点头,“你们这次是撞了大运了,如果你们能够哄好年华,从她手上学个一招半式就够你们受用一辈子的了!”

    听了彭涛的话,几人的心中泛起了浪花!

    ------题外话------

    今天是第250章,这个数字实在是太吉利了!O(n_n)O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