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耳边五十三章 袭击
    万遥谢紫兰也回来了。

    “诶,杜义呢?”年华看看她们身后问道。

    谢紫兰回答道:“哦,刚才曲团长让他过去,说是有点什么事!”

    年华点点头,看看时间,时针已经开始指向晚上九点了!

    他们下飞机的时候是京城时间的凌晨,而在洛杉矶则是下午三四点,然后再加上欢迎仪式什么的,等到了酒店的时候已经六点了。

    在经过整顿休息然后吃过晚饭,时间已经不早了。

    年华建议道:“您二位可以去洗个澡放松一下,晚上睡觉的时候才不会太过的容易惊醒!”刚才她已经查看过了,卧室里面的浴室里有个大池子,年华之前已经帮他们放好水了!

    一号首长也看了看时间点头同意道:“好,那你们就看看电视什么,或者上上网,都可以,不要太拘谨了。”他最后一句话明显是指的万遥跟谢紫兰。

    万遥跟谢紫兰赶忙站起身,“谢谢首长关心,我们两个不会的!”

    等一号首长跟一号夫人进去后,年华将她们两个叫道身边,开始询问道:“你们两个都会什么,什么最擅长,什么最不擅长?现在你们都跟我说一说!”之前因为怄气也就没有来得及了解,不过现在为了顾全大局,还是免不了要问一问!

    万遥谢紫兰对视一眼,然后万遥咳嗽一声开始介绍自己:“我叫万遥,今年二十六,我二十三大学毕业,学的是理工……”

    “停停停!”年华头疼的不得了,“我让你说的是,你现在会什么?不是你之前会什么!你可以告诉我你擅长搏击,擅长射击,擅长媚术,还是其他的!”

    万遥脸一红,想了想然后脸上的表情开始变的是相当的自信:“我搏击术在我们这一届的国安情报员中那可是能够排进前五的,而且我最厉害的还是远程射击,也就是狙击,我虽然不能算是什么百发百中的神枪手,可是一千米之内一个蝇子都别想逃过我的枪!”

    年华冷笑道:“蝇子?”

    万遥咳嗽一声,低头不好意思道:“我这不是比喻么!”

    年华不理她的嘀咕声,转头看向谢紫兰,“你呢?”

    谢紫兰对她微微一笑,张口仿佛要说话!可是年华却发现一道寒光直奔自己而来。当然了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后的那个木制的茶几。

    不过……

    谢紫兰张大嘴,看着年华手里捏着的那个寒光闪闪的细如头发的针!

    翻来覆去的看这根针,年华不由赞道:“你这个功夫不错,如果两人面对面的时候,你给对方来这么一下子,的确是够要命的。”说着抬眼看向谢紫兰,“不过你还是不够狠呀,其实这针的上面完全能够淬上点毒药什么的,这样的话,对敌人是更加有效果。”

    谢紫兰听完郁闷道:“如果我淬了毒,第一个被毒倒的就是我自己!”

    年华翻了个白眼,“我看你不是一个挺聪明的人么,难道你就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叫做解药么?而且我想你这针肯定不是就这么放在你的嘴里,应该是有个什么小机关,对不对?”

    谢紫兰没有拒绝,就把压在舌头底下的小机关拿了出来,年华只是就着她的手看过去,就见这个小机关就是一个细细的小木棍制成的,里面掏空放针,因为针特别的细,所以放的也不少,最少也有二三十根!应该还有开关控制针的出入,然后当谢紫兰吹针的时候,针自然而然的就会朝着目标射去!

    “行了收起来吧,对了你们知道杜义最拿手的是什么么?”年华问道。

    万遥眨眨眼,她是真的不知道。

    谢紫兰将机关放好后,然后回答道:“我跟杜义应该算是比较熟悉,他最擅长的应该就是仪容,他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将自己伪装成另一个人呢,如果给他的时间足够,他甚至能够将自己伪装成黑人或者是白人!”

    年华听完眼前一亮,“这个技能挺厉害的。”

    谢紫兰点头同意,“听说当初他参见复试的时候,连教官都没有认出来。”

    年华也没有想到这三人竟然都是身怀绝技,看起来还真不能小看其他人呀!

    了解完毕,年华开始吩咐:“几天你们两个晚上就睡在客厅,如果听到我叫你们的话,你们一定要冲进来,就算将门踹开也要进来,知道么?”

    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表情也开始凝重起来。她们知道这次的任务肯定是不一般,可是因为她们级别没有到,到底是因为什么,到了现在她们还有点摸不到头脑,可是看着年华严肃的表情,本来认为屋子外面都是安保人员,屋子里面还有自己等人,这保护措施一定万无一失的两人,觉得事情肯定没有自己想想的这么简单。

    再回想一下,这次访美的准备工作,准备的太过仔细了,人也带的太多了,光负责一号首长还有其他总要人物的安全问题人,加起来也都有百八十个!

    而且其中一部分身上散发着彪悍的气息,一看就知道肯定是特殊部队出来的。

    瞬间感觉到自己肩膀上扛了一副重担呀!

    年华看着她们凝重的表情知道她们是记到心里了,点点头。她不能继续说下去了,如果她告诉她们,面临的敌人将会是神出鬼没的忍者,说不定自己都要把自己给吓到了!

    谁让这些人倭国的漫画或者是漫画或者是电视之类的东西把忍者这东西写的太过的强大,甚至都无敌了都!当然了虽然上面很多都是根本就是作者的想象力虚构出来的,但是现实中的忍者也是不能够让人小窥的!

    这个时候年华听到浴室的声响,知道是两位出来了。对眼前的这两个又嘱咐了一句:“睡觉的时候不要太死了!”

    万遥跟谢紫兰赶紧点头,万遥拍着自己的胸脯道:“你就放心吧,我睡觉的时候非常的轻,只要有一点声音,就会醒的,你就放心吧,到时候如果谢紫兰醒不了,我也会叫醒她的!”

    谢紫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其他的,万遥对她谄媚的一笑。

    年华看谢紫兰又看着她,冷哼道:“万遥,你只要顾好自己就行了,其他的还是算了吧!”说完点点她转身去敲门。

    万遥看她进去后,哼了一声,对着被关上的门做了个鬼脸。

    谢紫兰无奈的坐了回去,对这个幼稚的家伙算是无语了!

    万遥却是根本没有放过她,扑到她身边抱怨道:“她以为她是谁呀,让咱们这么做,那么做的!”

    捏着手里的这根针,谢紫兰淡淡的道:“那是因为人家的确是有这样的资格!”然后拿出自己一根惯用的针,然后将两根针一起递给她。

    万遥接过来,翻看几下还是有点摸不到头脑,“你给我这两根针干什么呀?”

    谢紫兰对她无语了,伸手从万遥手里抢了过来,“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这两根针的区别么?”说着将两根针并排着放到茶几上。

    这下子万遥看出来了,其中一根明显比另外一根长了三分之一!

    恍然大悟,“你这针买的不一般长呀?”

    谢紫兰被她噎的差一点翻了白眼,“你真是无药可救了,我的针都是特质的,全部都是一般长短,而长的这根除了被年华捏过后根本没有被其他人其他东西碰过。”

    万遥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说,她是一位高手?”

    谢紫兰摇摇头,一字一顿道,“她不是高手,而是高手中的高手,高手高手高高手!而且比当初咱们那位总教官不差呀!”

    万遥嘶了一声,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脖子,也想起了当初她打算给年华下马威时遇到的事情了,不由脸色发白,“我真是没有脑子,明明在那个时候就能够猜出来么!”

    然后整个客厅是一阵的寂静!

    年华进了主卧室,这个时候,一号首长跟一号夫人已经换好衣服准备睡觉了,不过一号首长跟夫人有个习惯那就是在就寝之前都要看几页的书,年华进去的时候,两人正在靠在床上看书!

    看到年华进来后,一号夫人抬头笑着道:“年华你也去洗洗澡吧!”

    年华摇头拒绝了,然后解释道:“我现在的身体已经达到尘土不沾身了,而且衣服上我已经贴上了”避尘符“,比洗衣机还管用呢!”

    一号夫人听了有了兴趣,“那能不能给我们用一下呢?”

    年华抱歉的笑道:“”避尘符“虽然能够清洁物体,如果给人用的话,它会连人体表面的这层保护皮肤的油脂也会清除掉,那样就会破坏掉人体的平衡,那么人的身体可能就会出现不好的发展。而我是因为练武的原因,身体表面自然带有一层防护真气,因此没有关系。”

    听了年华的解释,一号首长还有些遗憾的道:“如果能够给普通人用就好了,咱们航天员上了太空的时候,就不用为洗浴清洁身体发愁了!也是,事情有一利就有一弊,咱们也不能强求。”

    年华听完大汗,不愧是国家领导人,这视野就是比自己开阔,安慰道:“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说不定没两年就会发明出比我这个”避尘符“更加好用的东西!”

    时针指向十点的时候,一号首长夫妻进入了梦乡,而躺在旁边沙发上的年华则是悄无声息的起床,贴在窗户边的墙壁上,皱皱眉毛,伸出手指,画了两个虚空符,一个“透视符”而另一个则是“鹰眼符!”

    瞬间年华眼前的厚实坚硬的墙壁在眼中化为虚无,她的眼睛直直的看到对面二百米处的一棵大树上,这个明显就比今天下午看到的那个忍者要更加的厉害!

    之前的忍者是隐藏在茂密的树枝上,而这个忍者所在的树早就已经掉光了树叶,他竟然能够在伪装成一根粗大的树枝,虽然晚上本来就看不太清楚,可是作为敌人的年华,还是忍不住佩服这个忍者!

    这忍耐力也太好了,肯定是从自己等人过来这个酒店之前,那个忍者已经埋伏到这里了,一直忍到现在,要知道现在的美国可跟华夏一样正值寒冬,而且这里比京城还要寒冷,刚才看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可是能够达到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温。

    年华都忍不住要说,你们真是辛苦了。

    但是温度来的更低些吧,直接把这些混蛋玩意冻死才好呢!

    之前年华在查看第一次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位了,不过年华却是没有搭理他,而是在房间四周设好警戒线,她相信如果有人碰到的话,自己会第一时间赶到!

    说实在的她也觉得有点束手束脚的,要让她来说,直接找到这些忍者就行了,直接用一张“紫宵降雷”将这些人轰了就行了,根本不用这样的麻烦!

    不过到了这里后,年华惊讶的发现在美国总统奥布身边有两人身上有特人身上有特殊的气息!

    那种气息跟华夏的武林中人还有奇门中人都不一样!可是她能够感觉道他们身上都有着强大的力量,当然这种力量到底是什么,年华不得而知!

    不过唯一年华可以确认的是,二打一她也毫不畏惧!

    但是,全美国到底有多少这样的人确是年华不知道的,而且现在美国并没有掺和到华夏跟倭国里面的意思,他们想的是坐收渔翁之利!

    华夏是他们的大敌,而倭国这个本来卑躬屈膝的家伙也越来越不听话了,最好双方齐齐完蛋才好呢!

    在这个大环境下,年华所能够做的事情就会大幅度缩小,现在这一阶段只能被动防御,而不能主动出击!

    看看床上熟睡的一号首长跟一号夫人,年华回到自己的床上,闭上眼睛,精神力发散出去!虽然精神力的范围并没有“鹰眼符”的范围广,可是却能够将整个酒店包裹住,见识整个酒店!

    她看到曲团长跟外交部长正在胡乱谈话,想方设法扰乱对方的思维。她看到厨房正在为坚守岗位的同志们做丰盛的夜宵,她能够看到在客厅睡觉的万遥已经打起了小呼噜,谢紫兰一脸嫌弃的捂着耳朵!

    然后她又看到房顶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竟然躲过所有的监控出现在房顶上。

    这个人身材纤细,一身紫衣,全身上下没有多余的东西,而这个人想要做的竟然是割断电线?

    眼看手拿手里剑的忍者就要碰到电线,年华的眉头皱了一下,精神力瞬间收了回来,然后瞬间组合成一支利箭,刺入对方的眉宇!

    就见这个忍者身体晃了晃,瞳孔瞬间放大,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现在事情的发展似乎出乎了年华的预料,她搞不清楚这个忍者是怎样躲过层层监控到达房顶的呢。要知道之前年华已经探过房顶了,根本没有躲着人的迹象,那么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这个人忍者身怀绝技能够躲过年华的精神力搜查,要不然就是这个人是刚刚出现在房顶上的!

    如果是第一种的话,事情就不妙了,一个人有这样的能力其他忍者说不定也有,如果是这样的话,说不定其他地方也已经隐藏了忍者。

    可是如果是第二种的话,也没有好多少,这说明这个忍者组织已经打到这个酒店内部了,而且根本没有人发现!酒店里面的工作人员没有发现,华夏方面的工作人员没有发现!或许这个酒店已经被收买了!

    难道这些忍者真的这么厉害!

    年华越想越感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刻掏出手机给曲团长!

    曲团长正在跟外交部长瞎聊呢,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年华,接过来问道:“怎么了?”

    年华的第一句话就是:“赶紧把外交部长口袋里的那个苍蝇给扯断了!快点!”

    曲团长听年华的语气十分的凝重,语速十分的急促就知道有事情发生了!

    立马从外交部长的口袋里掏出那个苍蝇,直接扭断脖子,然后用自来火将里面的东西烧毁,然后才问道:“年华,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一号首长跟夫人有事情呀?”

    年华知道时间不多了,直接长话短说,“我在屋顶发现了一个想要掐断咱们电源的忍者!”

    一听这话,曲团长都傻眼了,“你说什么?你说清楚一点?”

    年华吼道:“你听我说不要打岔!”

    听到年华的吼声,把一号首长跟一号夫人都给弄醒了。

    年华也来不及去跟他们细说,而是跟曲团长说道:“我猜测那些忍者说不定已经隐藏在这个酒店里了,而且咱们根本就没有发现,现在你要做的就是赶紧一一排查对方的人员!赶紧,现在就开始,要不然就晚了!”

    曲团长很想问年华到底是怎么在屋子里的时候就能知道房顶上的事情,还能够杀死对方!想到这里,赶紧让人去楼顶查看!

    几分钟后,曲团长看到了传回来的画面,一个身穿紫色忍者服的忍者拿着手里剑,倒在距离电线电话线之后几公分的地方。

    汗立马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想起年华的话,他有点着急了,打开门就要冲出去,却被外交部长给拦住了,“你现在这样慌里慌张的出去,你的那些下属还有其他工作人员不是更加的担心受怕么,到时候整个场面一乱,更是给了对方可乘之机!”

    外交部长的话犹如当头喝棒,曲团长收拾好自己情绪,镇定的走出去,让人将整个酒店所有的人都叫到一处,进行检查!

    而且更让人心惊的是,在检查的过程中,真的发现了两个人的尸体,都是一刀毙命,索性死的都是酒店里的人,不过他们有同一个特征,就是都有亚洲的血统!

    还在卧室里的一号首长跟一号夫人从年华的话里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如果被那个忍者割断电线的话,酒店里整个环境就是昏暗一片!这对更加熟悉黑夜的忍者会十分的有利。

    一号首长沉着冷静的穿好衣服,掏出手机给外交部长打电话,让所有的文职人员都聚集到这里!

    而在一号首长打电话的时候,年华的眉头皱了一皱,可是却没有说什么!

    “咱们也出去吧!”年华带着两位出了房间,将他们安排在最中间的位置!

    这个时候的万遥跟谢紫兰也被屋子里跟屋外的声音惊醒了!

    年华吩咐道:华吩咐道:“现在谢紫兰赶紧去烧水泡茶!”

    谢紫兰不敢多说什么,赶紧去泡茶!

    不多一会儿,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在年华的示意下,万遥去开门。

    人鱼贯进入,而年华的眼睛从每一个人身上都扫过去,一号首长发现年华的动作,却没有说什么!从刚才外交部长的话里就知道了,年华刚才说的她杀了一个忍者的事情是真的,能够隔着好几层楼杀了楼顶上的人,这人的是多么的厉害呀!

    现在一号首长反而非常的平静,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到了年华的手上,如果在年华的保护下,自己还被那些倭瓜宰了的话,那只能是自己命数就在这里了!

    随着所有的人都进来后,年华的眼睛在一个人的身上,眯了眯,当然对方低着头并没看到她的注视!

    “万遥关门!”年华平静的道。

    万遥赶紧将门关上,年华从座位上起身,径直的走到她所注意的那个人身上,然后站住,轻笑道:“之前就听说贵国的忍者十分的厉害,我之前还嗤之以鼻的,现在才知道真的是低估了你们了!”

    其他人听到年华话的人都有点吃惊,有个人解释道:“小姑娘,你误会了这是外交部的一位同志,不是什么忍者。”

    年华根本就没有搭理对方,还是就那么看着眼前的这个低着头的人。

    帮着解释的这位还要解释,就听有人道:“你们其余的人都过来,不要站在那里了!”

    在坐的人都听出这是一号首长的话,那个人还要说话,却是外交部长瞪了一眼,沮丧的迈步刚要走,就感到自己脖子后面寒风闪过。

    人的潜意识大多都是在生死关头的爆发的,一下子就窜出去老远,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回去看过去的时候,吓得冷汗直冒!

    就见自己的那个“熟人”,手拿短柄武士刀,方向正是他刚才的脖子,如果武士刀挨到自己脖子的话,不死也重伤!

    而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震惊的是,现在这个刀刃被年华夹在手指间,牢固的夹在那里,一动不动!

    年华毫不理会使劲想要抽出短柄武士刀的忍者,而是回头对屋子里的其他人冷声道:“现在都蹲下!双手抱头,万遥还有谢紫兰你们赶紧去保护一号首长跟夫人!”

    “是!”

    看着年华回头,忍者眼睛闪过一丝的暗喜,打斗的时候还干回头,这不是将喉咙毫无遮挡的送给自己了么,另一只手在口袋里一抹,一道寒光直奔年华的喉咙。

    年华的余光看到对方的动作,冷笑一声,伸手夺过对方的短柄武士刀,刀尖在飞速旋转过来的飞镖上一点,飞镖就以来时的速度倒着飞了过去,直接插到这名忍者的喉咙部位了!

    这名忍者瞪大眼睛,喉咙嘎嘎叫了两声栽倒在地,气息全无了!

    整个屋子里是一片安静,年华又探察一番,发现屋子里没有漏网之鱼!

    那三个护士姐姐是吓得缩成了一团,一是被忍者吓得,二是被年华给吓得,之前她们还给年华做过培训,还打算为难人家来这,现在暗自庆幸自己当时没有过分,要不然就惨了!

    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满头大汗的曲团长,手里拿着钥匙,推门进来,进门就问,“你们没事吧?”然后就看到地上躺着的那个忍者,张着嘴眨眨眼,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个时候,王瑞也一身是血的过来,他刚才跟一个低级忍者交了手,直接把小子给宰了!

    刚过来就被一直守卫在外面的小刀告知,刚才一号首长的房间里进去了一名忍者。

    王瑞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吼道:“那你怎么还在这里呀?你竟然临阵脱逃!”愤怒的王瑞看开着门就要往里闯,却被小刀给拦住了。

    “你着什么急呀,嫂子不让我们进去,我们只要把好这个位置就好了,里面的就交给她就行了。”小刀道。

    王瑞都被大条的小刀气死了,也不去搭理小刀,看门开着就冲了进去,然后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一个人,然后再一分辨就知道这也是忍者假扮的人!

    他之前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过忍者,也知道忍者的划分,当脱掉这个忍者外面套的衣服,看他里面带的东西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一位中忍!”

    年华将手里的短柄武士刀随手一抛,武士刀直接插在这个忍者尸体的手臂跟身体之间,王瑞就听到机器破碎的声音。然后就发现刀尖刺破了对方的随身带的一个小口袋,并把里面的一个小窃听器给击碎!

    震惊!王瑞抬头看着年华冷静的脸,突然发现自己这个嫂子长得特别想之前认识的一个人,年大少!?

    什么叫做恍然大悟,他现在终于明白了恍然大悟的感觉,为什么展青云会拼命追人家,原来是这个样子呀,年大少原来就是年华!突然知道这件事情的王瑞对年华是完全服气了,干脆直接问年华。

    “嫂子!之后到底要怎么做?”王瑞直接闪过曲团长直接问年华。

    “叫我年华!”说了这几个字后,年华问道:“你们一共抓到杀了多少个忍者?”

    王瑞回答道:“我们一共活捉了三个忍者,可是其中两个直接自杀了,剩下的那一个我们看的紧,对方没有死成!还直接就宰了十个忍者,不过这些都是下忍。而被楼上的那个,还有这个都是中忍!”

    忍!”

    年华听完皱眉不已,“这些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然后转头问曲团长:“曲团长你们看监控看出什么来了么?”

    曲团长摇摇头,“能够监控的地方,我们已经监控了!这些地方的监控都有专门人盯着,根本没有有发现可疑的地方!”

    年华沉声道:“说不定他们早就知道这个地方了!”

    礼宾司的司长赶紧道:“年华小姐,之前我们来的时候是看了好几个地方。可是却不包括这个酒店,这是大部队到来之后才选的。这些忍者根本猜不到的。”

    这个时候一号首长从沙发上走到年华身边,沉声道:“不要想这么多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加紧防备,不能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年华曲团长跟王瑞都点头称是!

    将满地的狼藉都收拾干净,年华拉着曲团长还有王瑞开了个小会。

    王瑞道:“这次中,这个酒店的服务员死了九个!咱们国家被冒充的那位工作人员,是相当的幸运,根本没有波及到要害,休息几天就好了!”

    年华冷着脸没有说话。

    而琢磨了一会儿的曲团长是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他们肯定是趁着在咱们之前的大队人马过来的时候,还没有安装摄像头人荒马乱的时候钻进来的。”然后又皱着眉头道:“那他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呢?”

    王瑞比较了解忍者,想了想道:“应该是通过下水管道进来的!”

    “下水管道?”曲团长用手比划了一下,“这,几岁的小孩子都困难,他们可都是大人呀!”

    王瑞回答道:“大多数的忍者都是从小就练缩骨功的,他们能够让自己的身体缩成非常小的一团,完全能够通过那里!”

    当忍者从下水管道进来后,趁着走廊里还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的时候,利用原本酒店摄像头的死角进了这件酒店的服务员休息的地方,然后等待时机抓准时机杀死对方,然后易容成对方的样子。

    忍者都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善于抓住一个人身上的特点,就这样在华夏这一方根本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仨人又把这个推断告诉一号首长,一号首长也同意他们的观点!

    这个时候年华再去看对面树上的忍者,对方已经消失不见了!又一次将整个酒店扫描一遍,连最不可能的地方也都仔细搜查了一遍。

    什么都没有!年华松了一口气,然后笑着对大家道:“行了,大家都会去睡觉吧,现在也不过刚刚凌晨,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呢。”

    可是客厅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根本没人敢动弹!

    年华知道这么多人在这里非常影响一号首长的休息,诚恳的劝道:“大家放心吧,我保证今天夜里肯定没有其他事情发生了。你们应该见识过我的本事了,我也不会骗你们!”

    年华的话,让这些人松了口气,虽然还是有点恐惧,但是还是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