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坍塌
    “什么声音?”坐在监控室里的曲团长被巨大的响动吓了一跳,感觉到屋子大力的晃动了一下,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坐在他旁边的杜义扶住桌子,蹙着眉头道:“是不是地震了?”

    “地震?”曲团长腾的一下站起身,“不好,赶紧让一号首长还有夫人他们转移出去!”

    坐在总统套房里的一号首长跟一号夫人也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响动跟冲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一号夫人有些慌张了,“难道是地震了?咱们赶紧跑吧!”

    这个时候一直守在外面的王瑞小刀他们赶紧跑进来,焦急道:“一号首长还有夫人,咱们赶紧出去吧,万一再次发生地震就坏了。 ”

    一号首长则是镇定不少道:“应该不是,跟地震的不太像,如果是地震的话时,持续晃动,可是现在虽然有巨大的响声传来,可是只是晃动了一下子,应该是附近有地方坍塌,或者是炮击。”

    一号夫人这才放下心来,突然想起还正在屋子里的年华,不由焦急道:“不知道年华到底有没有被惊到呀?万一被这个剧烈的响声惊到的话,走火入魔了的话可在呢么办呀!”

    这的确是个问题,可是他们又不敢贸然进去,之前年华已经嘱咐过他们了,可是现在不进去又非常的担心。

    两人内心十分的纠结,就在这个时候,曲团长带着人也过来了,“一号首长,咱们赶紧出去避一避。”

    一号首长摆摆手,“你们不要如此紧张。”然后对曲团长道:“你现在就赶紧去让人查看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东西坍塌了?”

    一号首长的淡定感染了在场的所有的人,曲团长立刻道:“是,我现在就去。”

    曲团长转身走了,一号首长还是担心年华的问题。

    于此同时小刀也在找人,根本没有发现那个人的影子,皱皱眉头,拉拉王瑞的胳膊。

    没想到这个动作正好被一号首长看到了,“小刀,你是不是在找年华呀?”

    “啊?”小刀没想到自己的小动作竟然被一号首长给发现了,窘迫的抓抓脑袋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一号夫人叹气道:“年华现在还在屋子里,可是屋子被她给繁琐上了,也不知道她一个人在里面怎么样了?”

    小刀想了想道:“这样吧,我从外面的窗户里过去看看。”

    听见小刀说他有办法,一号首长跟一号夫人高兴的不得了,“行,那你赶紧去吧,不过要注意安全。”

    小刀点点头拍拍胸脯保证道:“您二老放心吧,我是相当的有把握。”

    转身小刀出去了,王瑞虽然看两位没有问题,可是也不敢出去了,怕在发生什么意外,干脆就在屋子里陪着他们。

    很快先出去的曲团长回来了,他一脸的幸灾乐祸。

    “一号首长您真是猜对了,还真是有建筑物坍塌了!在洛杉矶的最中心的那座四十多层的大厦,突然间爆炸了坍塌了,而且不仅仅是那栋大厦,就连附近的地方都被波及到了。不过最惨的还是那座四十多层的大厦,现在已经是被夷为平地了。”说着拿出手机,将传过来的图像打开,然后递给一号首长跟一号夫人。

    两位完全被惊到了,这应该是站在高处拍下来的,就见方圆一公里内以及那个没有什么完好无损的建筑物了,尤其是中间那个本来耸立着高耸入云的大厦的地方,已经化成一滩废墟,将道路全被堵塞。

    “现在那里已经戒严了,死伤无数呀。”曲团长冷笑一声:“呵,这真是报应呀,真是应了那句古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呀!哼!”

    王瑞也凑过来,他是见惯了鲜血的人只是觉得心里一阵舒服,而一号夫人则是心里即痛快又是难过,虽然自己差点死在美国跟倭国的暗算下,可是死的人都是平民百姓,她也替他们难过。

    一号首长叹了口气,把手机给曲团长:“把消息传回国内,让你们二号首长给他们捐款。”

    曲团长真是不情愿呀,看出了他的不情愿,一号首长叹气道:“不管怎么说,都是人们百姓遭罪,不过咱们国家这几年经济形势不是特别的好,而且每次受灾人家美国都会给咱们捐款。”

    曲团长张嘴刚要说什么,却被一号首长截了下来,“你告诉他,不要捐少了,捐个一百万二百万美元的就行了!”

    抠抠耳朵,曲团长表示自己好像刚才没有听太明白,一百万二百万美元?以前自己国家捐给他们的都是按亿计算呀,这次才这么点,看起来,这次国家真的是不想跟他们虚与委蛇了。

    曲团长高兴的敬礼:“您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说完他眉开眼笑的走了,刚出门口就碰到了一脸汗水往里跑的小刀,好奇道:“小刀你这是怎么了?”

    小刀根本没有搭理他,径直跑到屋子里,曲团长就知道肯定是有事,而且是急事,赶快又跟了过去。

    这个时候就听到小刀对一号首长说道:“年华,她不见了。”

    一号首长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小刀咽了口吐沫,清楚的说道:“一号首长,我刚才认真看过了,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

    一号夫人追问道:“会不是她上卫生间或者去浴室了?”

    一号首长也点点头,这些的确是都有可能。

    的确是都有可能。

    小刀摇头道:“没有,我都查看过了。我发现窗户没有被锁上,我轻而易举的推开了,进去找了一圈,卫生间浴室我都看过了,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听了小刀的话,其他人都愣住了,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呢,而且连句话都没有留下。

    曲团长马上给监控室里的人打电话,最后得到的答案就是根本没有人见过年华出去,这到底是怎回事呢,这大活人怎么突然不见了。

    在场的人都是百思不得其解,年华到底是怎么消失的,就在这时候一号夫人啊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嘴,可是那瞪大的眼睛中却流露担忧。

    一号首长眉头紧锁,突然又想起在年华失踪的这个时机跟大厦坍塌的时机实在是太过巧合了。难道?

    一号首长跟一号夫人对视,都能够看到对方的想法,在这件事情上两人是出奇的一致。他们都想起来当时年华说过要报复的话,难道年华的报复就是将这种恐怖袭击?

    一号首长当机立断对屋子里的所有人命令道:“从现在开始你们一定要记住,现在年华就在屋子里休息,对外就说是受到巨大的惊吓,对内就说是伤势有点严重了,知道么?”

    看着一号首长的严肃的表情,就算有的人不知道原因但是还是保证了不会随便出去说。

    这个时候外交部长赶了进来,“刚才我已经跟他们政府说了,今天晚上我们就要启程回国,他们现在是焦头烂额已经没有时间来刁难我们了,非常痛快的答应了。我现在正在让咱们的机组人员正在调试怎么的飞机,而且这两天看管的非常严格,自始至终美国人都没有碰过咱们的飞机,因此我们现在随时可以离开。”

    一号首长摇摇头,“还是稍微等一等吧!”

    外交部长有点纳闷,“发生什么事了?”

    曲团长王瑞还有小刀都低头的低头,仰天看天花板的看天花板,一号夫人回过头去,可是从侧脸上还是能够看出一丝的不对劲。

    一号首长张嘴刚要说话,就听里面的屋子发出一声声响。

    王瑞小刀麻利的跑过去,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王瑞跟小刀同时抬脚,用力踹了过去,“诶嘿!”

    门被两人一脚踹开,当进入里面后,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就见年华一身是血的躺在那里,手里抱着一个也不知道似乎铜的还是金的一个大碗,而那个手里却是拽着一个断了一个腿的白人壮汉,虽然眼镜被摘到了,可是还是能够看出这就是那个一直跟在奥布身边寸步不离的那个保镖。

    “天呀?”一号夫人也跟了进来,当看到年华的时候,倒吸一口凉气。

    年华现在身上的确是相当的恐怖,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好地方,右胳膊右腿是血肉模糊。

    而眼尖的小刀发现窗台上,一滴血都没有。年华全身是伤,那个白人壮汉也是一身伤,甚至已经没有了一条腿,这样的两个人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的。

    年华强睁开眼睛,喘着粗气道:“你们不用看了,我的确是从窗户里进来的,不过你们放心,路上我一滴血都没有留下。”

    一号夫人的眼泪一下子就滴了下来,“你这个孩子,怎么能够这么拧呢,你知道你做的有多危险么?”说着跑了过去,越过横在地上的白人壮汉,蹲在年华的身边,看着她那一身伤就感到心疼。

    年华虚弱的笑着道:“您放心,我这次是真的跑不了了,不会出去惹麻烦了!嘿嘿!”

    “你这个孩子,你这个孩子。”一号夫人是泣不成声。

    一号首长让王瑞赶紧去找邓福举。

    小刀来到年华身边将年华抱起来放到床上,嘴里还道:“年华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呢,干这样的大事也不叫着我,要是你出个什么事我怎么跟我们展队长怎么交代呀。”

    年华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舒服的躺着听到小刀的话,笑了:“那行,等下次我一定带着你一起来”

    本来一号夫人就在一旁揪心呢,听到年华跟小刀的对话后,横眉立目,“你们这两个孩子是想吓死我们呀,以后不准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准!”最后的说话声都破音了。

    年华知道自己这次是吓到这个对自己相当温柔慈爱的一号夫人了,赶紧保证道:“您放心吧,我只是逗逗他罢了,您放心我是非常理智的人,不会去做不理智的事情的。”

    一号夫人刚要说话,一号首长先说了,“哼,你是理智的人?理智到带着一身伤回来?”

    年华用完好的那只手摸摸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道:“我本来只不过是想给奥布一个教训的,谁承想听到他们在议论怎么跟倭国的阴阳师合作,将咱们永远的留在倭国,因此我这脑袋一热就跟过去了。我们几个就打了起来。”

    然后又保证道:“而且那个爆炸不是我引起的,是跟这个人一起的那个叫伊瞪的让你突然发生了爆炸,这才将那里都炸毁了。”

    年华将这件事经过自己的加工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这其中是七分真三分假,有一部分是不能透露的,年华将那些不能透露的直接忽略不计了。

    听说是因为人家美国自己人爆炸造成的,王瑞他们心里那叫一个幸灾乐祸,“真是太好了,报应呀。”

    一号首长却是不这么想,这其中少不了年华的手笔,不过手笔,不过既然这件事不是年华的主要责任,一号首长那是更加的心安理得了。

    小刀蹲在凯文身边,好奇道:“年华,你把这人弄过来干什么呀?”刚要伸手把他移动一个位置,就听年华在那里道:“不要动,会爆炸!”

    小刀被吓得赶紧跳到了一边,说话都说不利索了,“那你把他带回来干什么呀?”

    其他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几步,如果年华说的是真的话,那么这个人根本就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呀,根本不知道什么就会爆炸!

    年华看他们这个样子,摆摆手,“你们不要这么害怕,他现在还是比较安全的,只有在特定的条件下他才会发生爆炸!”

    虽然年华这么说了,可是其他人还是不敢靠近。

    这个时候邓福举也被焦急的小刀给拉过来了,邓福举被他差点给拉倒了,不由道:“小刀,你让我自己走吧,我,我根本跟不上你呀。”

    小刀停下,邓福举这才松了口气,可是马上就感到自己的视线突然被倒转,眼睛平视看到的竟然是地面。

    “诶呦,小刀呀,你的肩膀杵到我的胃了,你赶紧把我放下来。”

    回应他的是,小刀更加快的速度。

    等到了年华宗人所在的屋子,邓福举才被头晕眼花胃疼的放了下来,抬头当看到年华的时候,身上的所有不适感都全部消失了。

    邓福举的眼睛差点掉下来,“这,这,明明下午我过来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到了傍晚却成了这副样子了。”

    年华对他腼腆的一笑,“真是不好意思了邓医生又麻烦你了,呵呵。”

    邓福举看着她毫不在乎的样子都不得不佩服她了,不用想都知道她这一身伤有多么的疼了,这小姑娘竟然还在那里谈笑风生的,毫不在乎。

    走到年华的床边,邓福举让男人都出去,“你们都出去吧,……那个是什么?”邓福举这个时候才看到躺在窗户下的那个没有腿的一个人,看还在起伏的胸膛应该还活着,医生救死扶伤的程序马上启动,怒道:“你们怎么不告诉我这里还有这么一个重伤患者呀。”说着就要去看凯文的伤势。

    年华一把拉住他,邓福举回头皱眉道:“年华,你现在放开我,他的伤势比你要严重的多。”

    年华摇摇头,然后对王瑞跟小刀道:“王瑞小刀,你们两个把这家伙给抬出去。小心不要让其他人看到。”

    王瑞小刀点点头,绕过邓福举过去抬人。

    邓福举哎哎了几句,可是没有听他的,一号首长发话道:“福举,这个人你就不要管了,也不是你应该管的,你只需要把今天看到的事情忘记就行了。”

    邓福举听了一号首长的话,心中一凌知道自己是逾越了,低头不说话了,只管去看年华的伤口。

    同时为了保密起见,没有叫护士也没有让万遥谢紫兰过来,其他的男士又不方便,最后只有一号夫人上手了。

    之前连鸡都没杀过的一号夫人,经过这两天的事情,胆子大了不少,虽然心跟手还是有点颤抖,可是当邓福举让她干什么的时候,那是毫不犹豫。

    最后年华的衣服都被撕扯下,堪称完美的躯体上遍布伤痕,却有种奇异的美感,当然这种美不是那种俗艳的妖媚的,而是带着硝烟带着坚毅带着血腥的美丽。

    邓福举虽然是个男人但是他也是一个大夫,医者父母心,年华并没有忌讳,她又不是那种古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小姐,让其他的男子看到胳膊碰到手的就要死要活的古代女人。

    年华十分的放心,更不要说身边还有一号夫人呢,年华是更放心了。

    闭上眼睛,年华的精神进入她放在床边的那个大碗里,其实现在她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碗,而是一个钵,僧侣们用来化缘的东西。

    这个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制成的钵根本就是一个宝贝,一个大宝贝。

    当时年华是真的想要自爆,因此能量才能够聚集到那么多,可是没想到却在将要自爆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一声“南无阿弥陀佛”,随着这么一句话同时过来一道金光,将年华的精神体完全包裹住。

    就这样年华根本就没有办法自爆,于此同时年华本身也已经到了,钵里的精神体瞬间从里面出来跟年华合二为一。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被刚才溢出的能量袭击道头上的伊瞪竟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而年华趁着这个时候,一把抓起凯文,将其护住,冲出窗户,然后大爆炸发生了。

    整个十七层给炸没了,不要说十七层了,连上下两层都是化为乌有了。

    米修跟石上大河还有伊瞪全部化为灰灰了。

    年华自己虽然遭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不过因为她身体的坚韧度已经超过了钛合金,而且及时用真气护身,因此受的伤看着严重,其实也没有什么。

    不过凯文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一个腿全没了。

    隐身的年华就带着凯文回了这里,没想到刚到就被发现了。

    而年华之所以活下来,跟这个钵脱离不开关系,能够阻止一个人的灵魂自爆,还不是好东西么?

    闭着眼睛的年华,将自己的精神力全部投于其中,想要仔细观察里面的东西。

    进入到里面后,年华发现里面跟从外面看到的没有什么不同呀,就是一个钵呀是一个钵呀。可是当她仔细查看钵壁上的时候,有了重大发现,上面竟然画着一个怒目金刚,这个是什么呀?

    年华从来没有什么信仰,因此也看不出所以然来,只是感觉这个画像威严庄重,当视线转移到手上的时候,发现这个画像的手势非常的不同寻常。

    看着看着年华竟然痴了,自己的手竟然也开始变换成画像的样子,不知不觉中,年华的手势已经跟画像上无限的接近了。

    突然年华被耳边的声音惊醒,睁开眼睛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身在飞机上了。受了伤的年华的待遇是相当的好了,别人都是坐着就她是躺着的,而且她竟然没有感觉到被搬动。真是奇了怪了,自己的警惕性难道这么差了?

    正坐在年华身边无聊的万遥看到年华清醒后,高兴的叫了起来,“年华行醒了,年华醒了。”

    话音还没有落下,一群人就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道:“年华你怎么样了?”“年华你身体没有问题吧?”“年华咱们还有几个小时就回家了,你不要担心。”……

    年华都无奈了,都不知道自己要回答谁的话了,一号夫人看着她无奈的样子,笑着轰人:“行了,你们赶紧回去坐着,要不然一会儿飞机该倾斜了。”

    听到一号夫人的话,人们赶紧回到自己的坐好,可是眼睛还是看着年华这边。

    一号夫人摇摇头,看着年华清明的眼神松了一口气,点点年华的鼻子亲昵的道:“你这个孩子呀,差点把我们给吓死。临上飞机的时候,你怎么叫也叫不醒,还好,你邓福举叔叔说,就算你现在这个样子也能够承受大气压强,这我们才放心,直接把你给抬了上来。”

    年华不好意思的道:“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我实在是太累了。就就睡过去了。”

    一号夫人摇摇头,摸着年华的脑袋,“我们都知道,邓福举就说了你是精神透支加上身体透支,能不躺下才怪呢。”然后凑到年华的耳边小声道:“你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做了。”

    头上飞机之前得到消息,美国哪方面证实在十五楼到十九楼这五层楼是全部被炸成飞灰了,那是多么强大的爆炸呀,她都不敢想象年华是怎么托着一个比她还要强壮的多的人,逃出升天的。

    而且她已经跟一号首长商量过了不去过问这件事情了,年华不愿意说也不要逼她,这是人家的秘密。

    而那个被年华带回来的人,也悄悄的装上了飞机,而现在焦头烂额的奥布根本不知道华夏的飞机上竟然有个他们研究已久当宝贝一样隐藏的东西。

    这件事就算是在华夏人中也只有那几个人知道,其他人是一点都不知道。

    年华在得到这个东西时就打算给国家,不是让国家去研究怎么制作这样的根本不算人的东西,而是能够了解这个东西的特性,在碰到的时候能够对付的了,而不是束手无策。

    年华的初衷是好的,可是她还是怕华夏人中有那种狂热的科学家,因此她也做了一些措施,如果有人的心思大幅度的超过年华设定的底线的时候,凯文就会自动的毁灭,连个渣渣都不剩。

    当然了这件事她没有跟其他人说,到时候让对方认为是凯文自己销毁自己的不就行了么,跟年华有什么关系?

    一号首长开完会也过来看年华,话语间对年华的欣赏还有感激那是谁都能够听得出来,而且年华也算是这里所有人的救命恩人。

    这是多么庞大的一个关系网呀,要知道除了一号首长之外还有好几位高官跟随,这一下子年华瞬间形成了一个庞大并且非常坚韧的关系网,而在华夏关系网的大小还有坚韧程度决定了一个人的能量大小。

    这个年华即使不依靠年家,在京城都可以横着走了,咳咳,不对,之前人家就可以横着走,这双铁拳谁能够受得了呀。

    想起年华宰小鬼子的利落劲,在场的所有人都决定回去的时候第一件事就要告诉他们不要去招惹年华,实在是招惹不起呀。

    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等到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时候,正是凌晨的时候。谁让华夏跟美国有着巨大的时差呢。

    为了怕家人担心,年华在其他人的反对中穿上了衣服,要不是怕其他人受到惊吓,年华都想要现在就愈合伤口了。

    等下了飞机的时候,年华一眼就看到了等在那里的展青云。

    展青云的脸色有点苍白,不过年华认为他是知道自己受伤的事情了,所以担心的。

    当年华下飞机的时候,展青云提着的心一下子就送了下来,其实年华发生的事情他是一字不差的都知道了,谁让王瑞跟小刀是他的原来的手下,他们之间有一套隐秘的联系方式,即使隔着太平洋也能够将信息传到。

    当知道年华为了救大家受了伤的时候,他的心都揪起来了。等知道年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身的伤的时候,当看到王瑞偷拍的那个画面时候,躺在那里鲜血淋漓可是脸上却还挂着笑容的年华的时候,那种心痛的感觉让他痛不欲生。

    这是第二次有这样的感觉了,上次自己没有帮上忙,没想到这次还是让她受到了如此伤害。想到这里,虽然嘴角上开始挂上笑容,可是拳头却是攥了起来,越攥越近。

    当年华下来的时候,展青云一把将年华抱在怀里,看的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不过很快不约而同快不约而同的露出会心的微笑。除了某两个老头子。

    不同的是展老爷子,脸上那叫一个开心呀,越看这两个孩子是越般配。

    而年老爷子脸上扯出一丝干巴巴的笑容,心里却是先将展青云骂了一顿又将年华给骂了一顿,这个年华竟然看不到眼巴巴等在这里的自己的爷爷,实在是太过分了。

    年华突然感觉自己脖颈后面一阵的冰凉,不由顺着凉意看了过去,就看到怒气冲冲的年老爷子。

    眨眨眼,年华推开展青云,展青云不情愿的放开年华,可是还是执意拉着她的手,年华没有办法只能连展青云也带到年老爷子跟前。

    年老爷子看看年华又看看两人相连的手,不由哼出声来。

    年华讨好的一笑,然后瘪着嘴道:“爷爷,我以后再也不要出去了,外面一点都不好玩,还那么的累。”

    跟在年华后年的那些人眉头一跳,对呀,“好玩”的都被您给玩死了。

    “我还生了一场病。啊,啊切!”年华说着还打了个喷嚏,“爷爷,我现在好像回家睡觉呀。”

    年老爷子马上放弃了对展青云的嫉妒,摸摸年华的额头,的确是有点热,担心的问道:“年华你吃药了没有呀?”

    年华赶紧点头,然后背在后面的一只手不停地对后面做手势,一号夫人马上过来笑着对年老爷子道:“年老爷子,你不用担心,不过今天她就不能回你们家了,让年华跟我一起坐在中南海,这样,也能够让邓福举好好照看她。”

    年老爷子想要反驳,可是看到年华期待的眼神,就知道这丫头是想跟展青云多呆一会儿,叹了口气,“唉,我知道我们这群老人家真是不招人待见呀。”

    年华拉着年老爷子的手不停的摇晃,“爷爷……”

    年老爷子被她摇的头痛,“好了好了,你还没有见过你展爷爷呢,还不赶紧跟你展爷爷打招呼。”

    年华跟展老爷子打完招呼,有车就过来了。

    年华跟着展青云坐上一辆车,跟在一号首长的车的后面驶出了首都国际机场。

    展老爷子看着年老爷子落寞的眼神,不由劝道:“我说老年呀,你看我们青云也不差呀,而且你知根知底,从小看着长大,也知道他不是那种油嘴滑舌的坏孩子,而且前途也是一片光明,就算以后年华跟青云结婚,你也不会失去你的孙女,完了还多了个孙子,你也是相当的划算呀。”

    年老爷子哼了一声,“你赚的比我多!”

    展老爷子也不反驳,知道年老爷子这是已经表明自己的态度了,哈哈笑道:“当然是我赚的多了,哈哈!”

    看着展老爷子一翻平时的威严嘻嘻哈哈的样子,年老爷子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其实他也知道展青云这个孩子是相当相当的不错,可是谁让这当爷爷的心里舍不得孙女呢。

    回到了中南海年华住过的那个房间,年华洗去一身的灰尘跟残留的血腥味,在大洋彼岸的时候只是帮她擦了擦,毕竟那个时候伤口不少,如果大面积冲水的话,可能感染,不过现在年华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她自己都受不了自己身上的味道了。

    洗好澡后,展青云坐在那里已经睡着了,年华发现展青云的眼袋非常的大,知道他是一直没有休息好。

    年华本来是不想打扰到他,想要悄悄的上床休息,可是当年华躺在他身边的时候展青云睁开了眼睛。

    看着躺在身边的年华,展青云眼中流露出丝丝温情,脱掉衣服赤裸着上身,只穿着里面的裤子就抱住年华。

    当拥住年华的那一刻的时候,展青云从心里松了一口气,那种切合的感觉实在太美好了。

    年华也是偷偷的回抱住展青云,嘴角扬起害羞的笑容。

    这一刻两人都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想要跟自己相拥的人一直到老。

    本来年华觉得有好多话想跟展青云说,可是话到了嘴里却不想说了,这种自然亲密无间的感觉,是她现在最想享受的。

    慢慢的两人相拥着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年华是被大腿上不断弹动的东西弄醒的。

    想都没想就摸了过去,却换来某人嘶的一声。

    年华的大脑一瞬间清醒了,终于意识到自己手里的是什么东西。脸跟耳朵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就跟摸到烫手的山芋一样,赶紧松手。

    偷偷的看向展青云,发现他的脸上也挂着可疑的红晕,还有眼中的那一丝的遗憾,年华心中一动,脸上害羞也换成了兴趣盎然,爪子又伸了出去。

    展青云瞬间陷入了冰火两重天。

    ……

    当下午,万遥跟谢紫兰碰到年华跟展青云的时候,发现她的是相当的开心,不过她身边的那位帅哥,则是冷着脸,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势。

    年华看到万遥谢紫兰的时候,开心的叫道:“唉,你们还没有走呀?走之前我请你们吃饭呀?”

    万遥谢紫兰本来真的想跟年华说几句感谢的话,可是当看到年华身边的大帅哥的时候,还是长话短话,“行,那到时候咱们再说。”

    说完这句话,两人手拉着手跑了。

    年华挑挑眉,这两个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好的。如果万遥能够听到这句话,她一定是一说一把辛酸泪呀,还不是在你的压迫下我俩才能够结成革命的友谊呀。

    年华知道她们华知道她们走原因,还不是因为自己身边的这位。

    不过想起他生闷气的原因,年华还是觉得有点窘迫有点好笑。

    一开始的时候是找不到门户所在,最后还是在年华的指导下找到的,可是却在门口铩羽而归,一泻千里。

    怎么不能够让信誓旦旦想要一展雄风的展青云气闷。

    年华一开始也觉得是相当的不好意思,可是情到深处自然而然就会发生这种水rui交融的事情,她还在心里打鼓自己能不能承受的住呢,最后才知道自己是想多了。

    其实年华对展青云的表现是相当的满意,这象征着什么,这象征着展青云是实打实的第一次,丝毫不掺水分,再说了技术是可以后天培养的,年华还是希望自己能够跟展青云一起成长一起进步。

    当然了这件事在年华这里不是什么大师,可是在展青云那里绝对是大事了。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更让一个男人郁闷的呢!

    还好他也能够感受到年华心里的那一丝的开心,知道年华没有嫌弃自己,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年华不希望展青云总是想着这件事,突然问道:“对了,今天听曲团长跟你打电话,他跟你说什么了?”

    展青云拉着年华的手坐在小路旁的椅子上,把玩着年华的手道:“他给我放了一个超长的假期,让我好好陪陪你,陪陪家人。”

    年华靠在展青云身上,“那你是怎么打算的?”

    展青云搂住年华的腰,慵懒的道:“当然是陪着你了,你去哪里我就跟着你,等到过年的时候陪陪家人,然后等到初七他们上班后,咱们两人去国外转一转怎么样?”

    年华点点头,想起自己老妈还是魔都,给她打了个电话,对方很快就接通了,原来沈茜还在魔都呢。

    年华也不打算再去魔都了想回石市,沈茜则是打算一直待在魔都,等二十四的时候,跟着沈强李凤两口子一起去香港看沈妙妙。

    年华道:“那行,到时候我就直接从石市去香港好了,咱们再香港聚头。”

    放下电话,年华跟着展青云回了一次展家,陪着展老爷子跟展奶奶做了一会儿,就去了年家。

    年老爷子这个时候也知道了年华的所作所为,虽然只是一小部分,可是还是足够让年老爷子自豪的,连带着对展青云的态度也好了不少。

    想起一号首长跟他说的话,年老爷子将年华跟展青云叫道自己的书房,然后问年华道:“一号首长有没有说要给你个职务的事情呀?”

    年华点点头,“他的确是说了,不过我是不打算要,实在是太过麻烦了。我还是喜欢现在自由自在的日子。”

    年老爷子笑着道:“一号首长还是真了解你,他都把证件给你弄好了。”说完将一个小本子放到了桌子上。

    ------题外话------

    请大家支持正版,支持老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