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分杯羹
    年华看着小本本,虽然有点郁闷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就给自己弄来一个这个东西,可是还是相当的好奇。

    拿在手里,打开,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的照片,然后下面写着自己的名字跟职位,国家安全部第十九局(全称国家安全部反恐局,即反恐局)副局长,享受副厅级的待遇。

    年华眨眨眼,自己现在就成了副厅待遇了?这可是跟副市长是一个待遇了,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竟然还当官了。

    年华拿着这个小本子莫名其妙有种奇妙的感觉,自己还没有满十八周岁呢,自己就给按了副厅级干部,托着下巴想了想年建国同志副厅级待遇是多大了。

    最后得出结论,自己竟然比年建国同志提前了十三年!哈哈,这可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

    年老爷子也是对年华相当的自豪,不到十八的副厅级,这可是咱们国家的头一份呀,而且这还不是靠着家里得到的,还是年华自己真枪实弹拼回来的。

    高兴了一会儿,年老爷子想起一号首长跟他说的话,想起看到的那张血肉模糊的照片,再看看年华苍白的脸色,她一定是强忍着痛苦,再跟自己说话呢。

    心疼孙女的年老爷子把他们轰出了家门,“我知道你们两个在我这里不自由,展青云你这小子赶紧带着年华回她那小窝好好休息。”

    展青云连忙起身保证,“您放心吧,我肯定完成任务。”

    年华跟展青云跟年老爷子告别,出去的时候正好碰到择菜的年奶奶,老人家看到他们出来,拉着两人根本不让他们走:“你们不要走,今天就在奶奶这里吃饭。”

    年华解释道:“奶奶,我跟青云要急着去办一件重要的事情,我们下次再吃吧。”说完拉着展青云就跑了。

    留下年奶奶在后面哎哎叫唤,没想到这两个小家伙已经跑没影了,不由气道:“这两个小家伙,真是的!”

    年老爷子下来后劝道:“还是算了吧,他们两个都多长时间没有在一起了,让他们两个出去好好玩玩。”他根本没有把年华受伤的事情告诉年奶奶,怕她承受不住。昨天晚上去接年华,他还是找了个理由骗过年奶奶。

    年奶奶也不知道实情,想想自己老爷子说的也有道理,可是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别扭呀,好奇的问道:“你不是不喜欢年华跟展青云一起出去么,今天这是怎么了?”

    年老爷子眉头跳了跳,咳嗽一声,背着手往楼上走,边走还边说:“我这是想通了,而且我这么开明的人是那种阻碍孙女恋爱的封建老头子么?你也太小看我了。哼,便宜那小子了。”

    年老爷子的话逗得年奶奶都笑了,前两句还说的像那么回事,可是最后一句还是暴露了。

    年华跟展青云跑了出来上了展青云的车,刚出了这里就被彭涛给叫道了国家安全部。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三个人,年华挑挑眉,回头对坐在沙发上一脸和蔼笑容的彭涛问道:“彭伯伯,这就是我的手下?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呀?”

    彭涛笑道:“我这不是看你们也挺熟悉了么,新人怎么比的上熟人呢,再说了万遥跟谢紫兰都是女孩子,跟你也方便,杜义是个男人还能够帮你做一些你不太方便做的事情。这多好呀?”

    年华摇摇头,“还是算了吧,彭伯伯,我认为我一个光杆司令挺不错的。再说了我还是学生呢,这个职位不过是个虚职罢了,说不根本就是哄着我玩的,根本没有什么实权,他们三个跟着我不是没有前途么?”

    说着年华站起了身,将口袋里的小本本仍在茶几上,“再说了,我也没有资格当这个虚名,还是请您收回去吧,给更适合的人。”

    彭涛看年华拉着展青云就往外走,赶紧上前把两人给拦住了,脸上挂着苦笑,“小祖宗,我叫你祖宗还不行么,你还是行行好,就留在这里吧。万一有什么我们搞不定的事情,还要拜托你哪。”

    年华挑挑眉,“你是真会利用资源呀!不过我可是学生,正职是上学,要是我老爸老妈知道我不上学,却来做这个什么副局长,那肯定会大发雷霆的。”说着想要绕过彭涛。“我还是算了吧。”

    “小祖宗,小祖宗!”彭涛都要哭了,年华的厉害他是清清楚楚,如果有这么一尊大神在国安部坐镇,自己虽然不是安枕无忧,可是心里却踏实的很,万一遇到什么特别难的事情,作为国安部一员的年华难道还会见死不救?

    以年华重义气的性格来说,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了,现在不管想什么办法一定要让年华留下来。

    最后两人达成承诺,最后还写成了书面文字,上面写了年华作为学生不需要按时上班,只需要每个星期都去点个卯就行了,如果没有时间可以请假。

    年华这个十八局副局长的待遇被提升为正厅级,不受十八局局长的管制,直属于彭涛部长。

    以上这些是年华的权利,然后还有年华的义务,每年都要帮国安局最少三次重大的任务,不过年华也保证了,就算超过三次,如果当时自己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也可以帮忙。

    还有万遥谢紫兰还有杜义还是隶属年华,当然了,如果平时年华上课或者有私人的事情出去的话,他们就在十八局上班。

    年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这对她来说是相当的宽松了。

    万宽松了。

    万遥谢紫兰杜义也听满意的,他们不再是无根的浮萍了,虽然被彭涛派给年华,可是他们三人在见识过年华的厉害后,却是没有什么意见。

    当天晚上,展青云开车拉着年华就回到了石市,在石市待了一天。

    期间年建国跟年华说起了钢厂的事情,听说设备陆陆续续已经到了多一半了,而且基础设施修建的也差不多了。

    年华发现自己好像的确是还没有去看过,干脆跟展青云去了临海市,而钢厂所在的韩市就在临海市的旁边,是临海的县级市,也归临海管。

    为了节省时间,年华跟展青云是做飞机过去的,虽然临近过年飞机票不好买,不过年华买票还是挺容易的。

    因为就在一个省里,早起六点半的飞机,不到九点就到了临海,比坐火车或者是自己开车舒服不说还剩事了。

    到了临海先去了年华的那个山庄,那里还有展青云送年华的改装车呢,还是开车省点事。

    年华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叹道:“我什么时候能够考驾驶证呀,还是自己开车比较方便。”

    展青云将车开出了山庄,认真看着年华道:“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弄到,保证是真的,想要华夏的驾驶证就要华夏的,想要国际的都可以。”

    年华想了想,耸耸肩,“还是算了吧,我还是凭着自己去考吧。”

    在十点的时候,两人就到了目的地,韩市的郊外的“华海钢铁有限公司”。

    从大老远年华就在车上看到了高耸入云的烟囱,占地不到二百亩,当然了建成的只占三分一,其他的地方还都在抓紧建设。

    年华在来这前让年建国不要告诉杨龙自己过来,因此她到的时候根本没有人知道。

    刚到了大门口就被人给拦了下来,一个小个子跑过来过来满怀歉意的笑着道:“对不起,我们这里正在施工中,还请不要靠近省的发生危险。”

    年华从车上下来,笑着道:“你好,我们只不过是想进去看看,不会靠近那些正在施工的地方的。”

    没想到小个子听完她的话,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了,冷声道:“真是不好意思,这里是施工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如果你们想看的话,就在外面看看好了。”

    挑挑眉,年华刚要给杨龙打电话,就听到身后传来车子的声音,年华回头一看有两辆保时捷开了过来。

    这个时候那个小个子充满了敌意,“原来你们是一伙的呀!”小个子咬牙切齿的,“你们不要以为家里是大官,就可以随便摆布我们。”

    年华听了小个子的话,摸摸鼻子,“不是这位兄弟,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不认识我后面的人,我是跟男朋友过来转着玩的,看到你们这里施工好奇过啦看看。”

    小个子听了年华的解释,再加上年华的外表加分,只要不是有矛盾,很少有男人会对一个长相漂亮脸上带笑的女孩子说重话的。

    “哦,真是不好意思我把你们跟他们当一伙的了。”小伙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看年华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由劝道:“这位小姐,如果你们实在是无聊的话,还是去临海市里玩,不要在这里看热闹,一会儿过来的这几个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年华心里转了好几个弯,却是没有离开,只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已经下车往年华跟小个子站的这个地方过来。

    带头的是一个戴着墨镜脖子上戴着一手指粗金链子的穿着非主流的年轻人,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面容清秀甚至可以说是美丽的男人,可是那眼中的是不是散发出来的阴狠却让人望而却步。

    他们两个后面还跟着四个人,看他们衣服鼓鼓的样子,就知道里面有东西。

    年华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装作惊惧的后退几步。

    带头的两个人路过年华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惊艳,不过想到正事还是按捺住心里的冲动,更何况,两人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眼中的势在必得,两人也没有掩饰,谁能够得到这个女人就要靠自己的本事了,他们已经说好了碰到女人的话要各凭本事。

    如果平地位论输赢的话,就没有意思了。

    他们当然也看到了车里的展青云,不过因为年华站位的关系,他们并没有看清楚展青云的长相。

    就算这个女人真的有男朋友了,看看车牌,虽然车是好车,可是车潘普通之极,没有特色,就知道这车的主人肯定不是什么权贵人士,最多算是个富人罢了,根本不在他们这些官宦子弟的眼里。

    车里的展青云早就想出来了,可是年华根本就不让他出来,要是展青云出来,他们一看就知道这个人不好惹,那么她想看到的东西就有可能看不到了。

    当小个子看到他们几个人过来的时候,脸上露出愤怒:“你们怎么有过来了,杨总经理已经说过了,这个工程是由我们承包了,不会用你们的偷工减料的工程队的。”

    粗链子男摸摸自己手指上的翡翠扳指,露出邪邪的笑容:“杨总经理说的不算数,大爷我说的才算数。”

    小个子怒道:“你以为你老爸是临海市的市长你就可以一手遮天么?我告诉你我秦广川不怕你。”

    粗链子男吹吹头发毫不在乎的道:“知道少爷我是谁,你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真是不知死活呀。”

    年华当听到这个粗听到这个粗链子男是现任临海市长的儿子的时候,眼睛不由跳了好几下,拳头也有点痒痒。

    这个时候粗链子男身后的那个漂亮男人发话了,“王少,跟他一个小瘪三费什么话呀,直接让人把他们给收拾一顿他们就老实了。”

    王德录本来嚣张的神色马上变了,看着这个漂亮男人的眼神中还藏着丝丝的恭敬,看起来这个人的身份比王德录还要更高呀,那不是省里的关系就是京城的关系了。

    年华倒要看看是谁想要染指自己这个炼钢厂。

    王德录想要炼钢厂的工程自己过来做应该是真的,可是这个漂亮男人的目的可就在整个炼钢厂上了。

    王德录在这个漂亮男子的耳边小声道:“汪少,咱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这家炼钢厂到底是谁的,万一踢到铁板怎么办呀,咱们如果只是把这个工程承包下来,就算对方也有门子,也不会多说什么的,没有人会为了一个建筑公司找咱们麻烦的。”

    “你看这个炼钢厂的规模这么大,就知道对方肯定不是等闲之辈了。到时候不好收场呀。”王德录劝道。

    汪少挥挥手不耐烦的道:“王德录,你就是这点瞻前顾后的,如果你不敢跟我做,我告诉你,我可以去找安康一起弄也一样。不过我警告你到那时候你一分钱也捞不到。再说了我又不是霸占他们的产业,不过是想让他们分咱们店干股罢了,我也不贪心给我百分之二十就行了。”

    说着汪少拍拍王德录的肩膀,“到时候我分你百分之二。”开始给王德录画大饼,“如果这个炼钢厂是一百个亿的总资产,到时候你百分之二就是两个亿了,那你可就是亿万富翁了,到那个时候你根本就不用看着你老爸老妈的脸色过日子了。”

    王德录的眼睛是越来越亮,心灵整个被汪少画的大饼包裹住了,瞳孔放大鼻孔开始往外冒粗气脸颊也开始发红,就跟要达到高chao一样,最后喘着粗气道:“干了。”

    现在王德录根本看不上了整个工程了,想的都是那两个亿,走到小个子身前一把采住对方的衣领,冷着脸道:“你们杨总经理呢?给我把他给我叫出来?”

    小个子梗着脖子,一把甩开王德录的胳膊,不要看他个子小可是常年在工地上工作,身体比王德录是结实有力的多呀。

    王德录差点被摔倒地上,刚要发怒,就听里面传来一个有人从里面喊道:“王少,好久不见呀,不知道你这次来到底是什么事情呀?”

    年华就看到杨龙带着几个人从里面走出来,虽然穿着一身工作服,可是精神奕奕的十分精神,跟之前见过的那种晦暗无光形成巨大的反差,怪不得说工作的人最美了。

    王德录看到杨龙的时候理智有点回来了,他知道作为临海市市长的老爸王市长对杨龙跟这个炼钢厂是相当的看重,每次见杨龙都是十分和气。

    如果不是汪少的撺掇,他根本想不起打这个“华海钢铁有限公司”主意,就算是被汪少撺掇了,他也只敢站站建筑公司的便宜,而不敢直接去占“华海钢铁有限公司”的便宜。

    “杨叔叔,那个,那个……”王德录还是有点说不出口。

    汪少心里却是极度鄙视王德录,一把将王德录推开,站在杨龙身前淡淡的道:“杨经理,还请你告诉你们老板一声,就说京城来的汪千林想跟他见一面,就是不知道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能不能赏脸呢?”

    汪千林在说话的时候重点放在京城跟汪千林这几个字上。

    杨龙当听到汪千林这个名字时候,心中不自主闪过一个人的影子,那就是现任工业部安全生产司司长的名字,好像也姓汪,难道?

    杨龙心里有了推测,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脸上却是带着惊喜问道:“难道您的父亲就是工业部安全生产司的汪司长?”

    汪千林点点头,自豪的道:“我老爸是汪司长,我外公是何老爷子!”

    杨龙一听脸色有点变了,当时他年轻的时候正式何老爷子还在工作岗位上的时候,因此对何老爷子的是记忆深刻。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站在人群后面的那个女孩子怎么这么面熟呀,仔细一看,是欣喜若狂呀,这不是自己老板么。

    看着杨龙脸上的欣喜的笑容,汪千林还以为是对着自己笑的呢,可是当杨龙绕过他朝着他身后走去的时候,才知道人家根本不是跟自己笑呢。

    当看到杨龙跟年华握手的时候,汪千林板着脸,可是当杨龙叫年华老板的时候,脸上不由露出吃惊的样子,就连王德录都摘下墨镜仔细看,就怕自己听到幻觉了。

    杨龙松了口气,苦笑道:“真是不好意思,BOSS我没有替您看好华海。”

    年华拍拍杨龙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你做的已经够好了,也是我这个老爸不称职,对了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你就给我打电话,到时候我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年华的眼睛意有所指扫了眼王德录跟汪千林。

    汪千林听了年华的话,笑了,“小姐,如果知道这个产业时您的话,我怎么敢动心思呀。”他现在一点都不生气了,反而越来越发现这件事实在是太好了。

    你看这么大一个炼钢厂是这个美人的,如果自己以后抱得美人归的话,那不是连美人再炼钢厂都是自己的了!想想都美透了!都美透了!

    怀揣着这个一箭双雕的美事,汪千林看了王德录一眼,那眼里的意思是清清楚楚的,就是你不要跟我抢这个美人了。

    汪千林能够想到的,王德录当然也能够想到了,想要反抗汪千林的霸道,可是想起之前老头子的嘱咐,只有泄气了。

    汪千林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镜子小梳子,打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朝着年华走去。

    他现在这个样子可是百试不爽的,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美丽温柔的男孩子的形象,只要自己出去每次都会招惹不少的尖叫声,他自己也交了不少女朋友,虽然没有自己那个风流花心的表哥多。

    当然了想想每次分手的理由汪千林的脸蛋抽了抽,摇摇头,将那些奇怪的东西都摇晃出去。

    微笑着走到年华身边,躬身行了一个骑士礼,然后抬头深情的看着年华道:“美丽的女孩,见你的第一面你就俘获了我的心,如果以后的日子没有你,我的世界将会是一片黑暗。美丽的公主请救救你的骑士……嗷”

    刚才还在那里深情款款的汪千林已经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了,疼的嗷嗷喊。

    杨龙不由自主的捂上自己的肚子,嘴有点咧,看着都疼呀。

    而始作俑者展青云脸上都要结冰了,这小子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调戏年华,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一把将汪千林从地上拎起来,贴着车子,冷冷的道:“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汪千林怒视着展青云,冷笑道:“我告诉你,现在就把我给放了,我到时候就留你一个全尸,要不然你就等着吧。”

    回答他的是咚咚两拳头,原本美丽的脸上瞬间出现两个大青眼眶,能够跟熊猫媲美了。

    站在汪千林身后的王德录吞了吞口水,这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呀,一看就知道不好惹,连汪千林都敢打,反正王德录看着展青云,腿肚子已经发麻了,想跑吧,想想何家的权势,如果知道自己把何家的宝贝外孙扔在这里,自己一家就完蛋了。

    咬咬牙,王德录挥着拳头就朝着展青云冲过去了。他这么一冲,他带来的那些小混混纷纷拿出铁棍,甚至有人拿出了小刀,也跟着冲了过来。

    眼睛肿的已经看不清楚的汪千林努力想要看清,当看到王德录他们动作的时候,得意的大笑,可是牵扯到脸上的伤,疼的是呻吟不断。

    杨龙一看他们的动作,都要吓傻了,这怎么要动刀了,这要是出人命怎么办呀,想都没想就想冲上去劝阻,可是却被年华给拉到一边了。

    杨龙挣了几下都没有挣脱,转头却看到年华脸上露出的幸福的笑容。

    这孩子是傻了还是怎么的,难道这个长相俊朗的男人不是年华的男朋友?

    下一刻他就知道答案了,不过眨眼之间,打头的王德录已经被抱着肚子躺在地上哀嚎着。

    年华眨眨眼睛,脸上露出一丝的兴趣。

    展青云也是在王德录的身边顿了顿,一手躲过一个人的铁棍,回手抓住夺了过来,反身一脚踹到对方的肚子上。

    一棍打掉刺过来的匕首,展青云的眼光一闪,一棍子抽到对方的大臂上,只听嘎吱一声,对方哀嚎一声。大臂肯定是断了。

    对于其他人展青云算是手下留情,可是对拿匕首这小子是丝毫没有留情,哀嚎声听得王德录小心肝颤了颤,不由清醒自己的选择。

    他刚才在展青云还没有挨到他的时候,自己就倒下了,他趴在地上听着后面人的哀号声,抱着脑袋小声祈祷。

    刚想要上去帮忙的小个子等人,全部都后退几步,就怕展青云认为他们是这些人的同伙。

    所有人的躺倒在地上后,展青云扔了棍子,回到王德录身边,一手提溜起王德录放到汪千林的身边。

    杨龙都傻眼了,这个人也太狠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拽着他的年华也放开了他,蹲在王德录身边,拍拍他的脸蛋,脸上绽放出美丽的笑容,迷得王德录差点忘记了自己身处的位置。

    年华笑着道:“青云,你说是打断他的两条腿,还是打断第三条腿呀?”

    王德录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可是当年华的实现扫过他的下身的时候,明白年华的意思了。当看到年华从地上捡起那个匕首,拿在手里在他身上比划的时候,差点哭了。

    “姑奶奶,求求你了,不要玩我了,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现在王德录才看清楚,这哪里是美女啊,根本就是美人蛇呀,太毒了。

    这个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指不上这些人的汪千林闭着眼睛,脑筋开始使劲转,鼻子一酸留下泪来,哀求道:“我知道错了,你们就放过我吧。我以后在也不妄想这个炼钢厂了。”

    年华皱皱眉,一脸的问难,然后叹息道:“还是算了吧,我们已经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了,如果被你家人看到的话,被何家知道的话,我们可就死定了,为了我们自己的命,那只有让你这个人去死了。”最后三个字年华的声音放的相当的低,阴风阵阵,如同从地狱传过来的一样。

    听到这句话的在场的杨龙,王德录还要当事人汪千林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汪千林张着嘴,欲哭无泪了,难道自己躲不过这一劫了。

    就在这个时候,汪千林的手机响了。手机响了。

    听到手机的铃声,汪千林的眼睛都亮了,挣扎着想要去摸自己的手机,可是梦想终究是梦想,汪千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机被这个女孩子给拿走。

    年华作势要扔,汪千林看着心都要从嗓子眼跳了出来。

    想要扔了手机的年华想了想还是算了,看着手机上的联系人,眼珠子转了转,对汪千林笑着道:“想让我们不杀你也行,不过你必须个我们引荐一下你这位何家表哥行不行?”

    汪千林心里的惊喜跟对年华他们的愤恨,脸上却是不显,只有深深的感激,“行行行,你说什么都行。”说着伸手去够手机。

    年华的手一挪地方没有让他勾到,而是自己打开,并且将视频通话打开,免提通话。然后将手机给了汪千林。

    真是天助我也呀,这个傻女人,实在是帮了我大忙了。

    汪千林看到表哥的一瞬间是泪流满面,小嘴开始巴巴的快速说道:“表哥有人想杀了你表弟,我现在临海韩市的郊区,那个叫华海钢铁有限公司的大门口。你可要救救我呀。”

    说完汪千林充满期待的看着自己的表哥。

    可是表哥所有的心思都放到自家表弟那两个巨大的熊猫眼上了,根本没有听清楚汪千林在说什么,当看到汪千林充满希望的眼神的时候,不好意思的说了句,“那个千林呀,刚才表哥光看你的眼眶了,没注意听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然后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汪千林差点一口气憋过去,这也太气人了。自己身边可是有两个想要杀了自己的人呀,如果不是自己机智聪明勇敢,早就吓死了,这好不容易抓紧时间,将地点情况什么都告诉清楚了,现在你告诉我你没有听到?你玩我呢吧!

    汪千林发现那两人竟然没有阻拦自己,又把那句话说了一遍,这下子表哥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冷声道:“他们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么,竟然敢打伤我何圣哲的弟弟?是不是不想活了?”

    杨龙当听到何圣哲这个名字的时候,眼前发黑,差点跌倒,何圣哲的老子可是国土资源部的部长,要是惹到人家,人家可以将这块土地收回去,到那个时候建成的这些东西都成了违规建筑了,自己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就白费了。

    看到杨龙摇晃的身体,年华赶紧扶了他一把,冷哼道:“我们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你又如何?”

    何圣哲狂笑道:“哈哈,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我……”狂笑戛然而止,手机上的何圣哲露出不确定的的表情。

    因为他终于听出了年华的声音,咳嗽两声然后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年华?”

    “多谢何大少还记得我整个小女子呀。我这几天的确是有点不想活了,不知道何大少有什么办法呀!”

    何圣哲现在只剩下傻笑了,“呵呵,年华你开什么玩笑,有咱展青云展老大的陪伴你还能够不想活了?你真幽默!”

    展老大?已经被何圣哲突变的语气弄得不知所措的汪千林,抬头看着冷冷盯着自己的展青云的时候,发现这个人真的长得好熟悉呀,越看越像一个人,越看越像展青云。

    当知道打自己的是展青云的时候,汪千林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自己怎么还不晕倒呀。

    年华笑吟吟的看着想要找时机晕倒的汪千林,对何圣哲道:“你这表弟就要晕倒了。”

    何圣哲赶紧道:“年华,嫂子,您可要手下留情呀,这可是我亲表弟。”

    年华耸耸肩,“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呀,下手的可是你展老大。”

    说着一把抢过汪千林的手机,将屏幕朝着自己跟展青云的方向,这个时候何圣哲也终于能够确认,真的是年华还有展青云。

    展青云哼了一声道:“何圣哲,我可以帮你教教你表弟,别人的女人不能够肖想知道么?”

    年华也跟着加了句,“别人的产业,也不要看着眼热。”

    两人一人一句,说的何圣哲有点头晕,苦笑道:“还请二位说的明白一点。”

    年华耸耸肩直接了当道:“就是你表弟看上我的炼钢厂又看上我整个人呢了,想要把我跟我的产业尽收如囊中,真是好志气呀。”

    这下子何圣哲的脸上冒出了冷汗,虽然年华说的是轻描淡写,可是他却知道自己这个紧紧比自己小几个月的表弟从小被人宠坏了,说话办事那是自负的可以,从来都是自己想到哪里就做到哪里,从来不会考虑后果,也不会考虑其他人的感受。

    而这次更是非常幸运的撞到了两颗大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选的,怎么选到了年华那里。

    昨天何老爷子还把自己叫道书房,郑重的嘱咐自己不要去招惹年家的年华,要不然谁都包不了自己。

    当时他还想呢,自己跟年华虽然只是普通朋友,可是跟展青云却是好哥们,有展青云的关系,自己怎么也不会跟年华有矛盾,现在才会知道自己是放心早了,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不过再怎么说汪千林也是自己的表弟,赶紧请求道:“老大,嫂子,你们就看在我的面子上,还有他也只是嘴上说说痛快痛快罢了,你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的。”

    听到何圣哲的话,装昏迷的王德录差点从地上蹦起来,天呀地呀,自己怎么办呀,他第一次出来飞扬跋扈就遇到大克星了到大克星了,实在是太憋屈了,可是憋屈也要忍着,要不然自己的下场比汪千林的下场还要惨。

    汪千林呆坐在地上沉默不语,他终于想起他表哥跟他提过,这个世界上他最不能惹的人拍在第一的不是刚才打了自己的展青云,而是一个名字叫年华的人。

    当时他以为是个男人呢,谁承想是个女人呀,还正好被自己给得罪了,能够让自己表哥这个低三下四的人,根本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

    杨龙已经被巨大的转折弄的麻木了,站在一边不说话。

    年华看在何圣哲的面子上放了汪千林一条生路,让杨龙找车送他还有那几个人去医院。

    汪千林这才松了一口气,暗道自己以后一定要离着这两个人远远的,回去好好问问表哥,这个年华到底是什么人。

    当汪千林他们走后,躺在地上的王德录那叫那个焦急呀,人家上医院去了,自己这个装晕倒的人怎么办呀。

    年华看着眼珠子乱转的王德录好笑不已,踢了他一下,“行了赶紧起来吧,不要装了。”

    王德录尴尬的笑了笑,一骨碌身站起身来,低着头不说话,可是眼睛还是偷偷看年华跟展青云。

    年华都被他给逗乐了,“你老爸是临海市的新任王市长?”

    王德录猛点头,“对对。”突然又想起什么,焦急的解释道:“我过来这件事他老人家一点也不知情,要不然我会被打死的。他虽然不能说是两袖清风,可是也是秉公为民的好官。”

    年华挑挑眉,“你更是挺孝顺呀,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推。”

    “我,我不是孝顺,我是我是大丈夫做事一人承担。”王德录拍拍自己的胸脯。

    年华哦了一声,“那你假装昏迷也是大丈夫作为了?”

    王德录想起刚才的事情,尴尬的笑了,“我那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年华相信这小子没有撒谎,而且对自己的那丝绮念也被展青云给吓没了,倒是觉得这小子虽然平时有些傻乎乎的,可是有时确实相当的机灵。

    “行了,你一会儿就跟在我们身后,等我们看完了这里,我们要去拜访一下王市长,正好你帮我们带路。”年华直接决定王德录的去留。

    年华其实主要想看看那位王市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如果真如他儿子说的这样,那对临海市还是不错的,自己还可以帮帮对方,如果是个特别贪婪的人,那还是算了吧,这样的人可不能留在临海当蛀虫!

    ------题外话------

    求收藏,请大家支持正版,支持老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