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会友
    “华海钢铁有限公司”的大架子已经拉起来了,爱得利也已经将大部分重要的设备偷着运了过来,虽然人家说了,就当是送给展青云的,可是年华当然不会真的一分钱不给人家,完全是按照市场价将设备的钱打了过去。

    爱得利二话没说又给派过来自己的几名亲信,都是对这种设备相当熟悉的,年华是大喜过望,这样的人才,可是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

    而且因为爱得利的嘱咐,还有年华的给予的非常优厚的待遇,手把手交了好几个徒弟,这样就算之后他们回了爱得利的公司,“华海”也不会因为机器设备故障而发生停产的严重后果。

    当年华过来的时候,几个外国人的技术人员正在调试机器,杨龙刚要叫他们,就被年华给拦住了,“行了,你看人家多认真呀,咱们还是不要打扰人家了。”

    年华在这里绕了一圈,将所有的地方都走过来后,去了杨龙的办公室。

    跟杨龙人一样,他的办公室也是相当的朴素,年华进去转了一圈,不由点头。

    不过一个老总的办公室这么素净也不好,招手叫过杨龙的秘书在他耳边耳语几句,杨龙的秘书是受宠若惊的点头离开了。

    “您这是?”杨龙对年华的想法是有点摸不到头脑。

    年华拍拍杨龙那个几百块钱的桌子,“我知道你节俭对这些身外之物是不在乎,可是你现在是代表着咱们华海的脸面,你这个办公室也代表着华海的脸面,你不能让咱们的客户或者是合作伙伴一进来就看到这么一幅不修边幅的样子。”

    杨龙抓抓脑袋,其实这些事情他也知道,可是这些天他完全扑在工厂上面了,早就把这些东西给忘到脑后了。

    展青云看看时间,走到年华身边搂着她的腰,“时间不早了,咱们去吃饭吧。”然后又抬头对杨龙发出邀请,“杨总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好”字在杨龙的嘴边转了半天还是咽了回去,婉拒道:“还是不用了,今天我已经约了建筑队的小老板在一起吃饭。”

    年华看杨龙有正经事也就没有面前,更何况,她刚才可是看到展青云暗自给杨龙施加的压力,没看到人家的汗都出来了。

    偷偷的掐了一把某个人的手,展青云这才收回视线,默默的看着年华的侧脸,真是百看不厌呀。

    当然了年华离开的时候,没有忘记王德录,这个可怜的娃,从杨龙的办公室到大门之间这么长的距离,差点没有被展青云的冰冷眼神给冻死。

    最后终于忍不住了,王德录开口哀求年华,“年小姐,您就让我回去吧,我……就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说完低下头瑟瑟的站在年华身后。

    年华轻笑着松手,那块转头的下半部分已经成了粉末,风一吹打开王德录的脸上。

    王德录只敢闭着眼睛忍耐用手捂着鼻子,不敢出声抱怨,心里却是哀叹,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出门前应该看看黄历的,怎么遇到的这两个人是一个比一个彪悍呀。

    展青云帮着年华打开车门,年华钻了进去。

    一眼看到正在开后车门的王德录,展青云冷声道:“开你自己的车!”说完上了车,一踩油门车飞驰而去。

    被抛在身后的王德录脸上忧伤,可是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呀,太好了这两个煞星走远了,我就可以不用去了,至于他们会不会去找自己老爸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可是他刚上车,手机就响了,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接起来后,里面传来一个声音,“小鹿呀,我怎么看不到你跟在我们后面呀?你是不是打算逃跑呀?我可是事先说明,你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你让我别扭了,我就可以让你们一家子都不好过。”对方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可是却让他全身发寒。

    一听声音就知道这是那位年小姐的声音,有心想挂断电话现在开车就跑,可是也知道能够让汪少俯首帖耳不敢多说什么的人,如果对自己家人动手是相当方便的,一咬牙,王德录道:“怎么可能呢,我刚才的车出了一点小毛病,现在正在修着呢,您告诉我地点,我一会儿修好了就过去找你们。”

    对面的说话的人变成了清冷的男声,“你去亿龙酒店的停车场等我们。”说完这句话,王德录的手机就变成“嘟嘟嘟……”的声音。

    得了,王德录哭丧着脸,开车去了临海市有名的饭店,亿龙酒店,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后,他也不敢上去,他知道那位展大少根本不想让他去当电灯泡,既然让在这里等着,就在这等着吧。

    等着等着竟然睡了过去,等他听到有人敲车门的声音,才清醒过来。

    年华摇头笑道:“你还真老实呀,让你在这里等着,你还真就在这里等着呀。”

    王德录苦笑道:“姑奶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哪里敢动弹呀。”

    “行了,谁是你姑奶奶呀,现在就给你老爸打电话,问他现在在那里能不能出来喝杯茶。”年华催促道。

    王德录没有办法只能掏出手机,看看时间竟然已经两点半都多了,自己睡了一个小时。

    一开始王德录给王市长打得时候,王市长根本就没有当回事,王德录的朋友除了狐朋要不就是狗友,很少有正经朋友,可是当他儿子告诉他是华海那个神秘的老板想要见自己的时候,坐不住了。

    这个华海钢铁有限公司建厂的时候,他就已经得到消息了,这个厂子的老板关系强大,由年建国副省长亲自过问,而且就连到了中央是也大开方便之门,这么大的钢厂的各种证件竟然早早就下来了。

    不得不说这位老板真是手眼通天,这样的人物,一笔能够拿出几百亿的人物能是普通人么。

    不管这个老板是真是假,自己都要亲自看看。

    年华找了一个比较上档次的茶馆,三人要了一壶西湖龙井,要了点瓜子花生开心果什么的,坐在这里等着王市长的到来。

    年华跟展青云是悠闲的喝茶聊天,而王德录就比较忐忑了,要是这位年华小姐把自己的所作所为跟他老人家一说,自己老爸的暴脾气肯定上来,说不定当场就要给自己好看,这块怎么办呀。

    王德录的双手搓在一起,六神无主。

    年华当然看到了他脸上的神情,可是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心里暗自好笑,这小子不要看在外面横,到家里还是怕老子。

    没有让他们等多久,王市长就赶到了,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屋子里坐着的两个年轻人加上自己的儿子,愣了一下,不是说华海的老板过来么?人呢?

    难道自己的儿子真的是骗自己的,锐利的眼神直直的射向王德录。

    这个时候年华起身走到王市长跟前,伸出手笑着说道:“王市长久仰大名了,我是年华。”

    王市长虽然脾气暴躁,但是也不是那种无缘无故给别人撂脸子的人。看到年华一脸的笑容,又瞪了王德录一眼,再看向年华的时候,脸色好了不少,伸手跟年华握了一下,“你好,你好。不知……”

    年华自我介绍道:“王市长不认识我,可是我对王市长却是久仰大名了,对了,你应该认识我的父亲,我老爸是年建国。”

    王市长听完大吃一惊,年建国?这不就是上一任的临海市市委书记,现在燕赵省的常务副省长么!自己当然认识了,自己之所以能够坐上这个位置还是年省长提议的,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竟然是年建国副省长的女儿,仔细看看的确是长着挺像的。

    而且听说年省长有一子一女,是一对龙凤胎,难道就是眼前的这对?不过不对呀,王市长看看年华又看向展青云,目光在他们两人的脸上来回,可是根本看不出一点相似的地方,这个男孩明显比这女孩子大。

    年华拉着展青云的介绍道:“这是我男朋友展青云!”

    原来是自己弄错了,王市长跟展青云握了握说。

    分宾主落座后,王市长问道:“不知道年小姐让我过来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毕竟现在到了年底……”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在座的都能够听出来。

    年华没有说话,而是先帮王市长倒了一本茶,放到他面前,做了个请的手势,“您急匆匆的过来,还是先喝点茶,顺顺气。”

    王市长看人家一副你不喝我就不喝的样子,没有办法只能喝了下去。

    年华看他喝完,这才说道:“是这样的,我这次来本来是没有打算打扰王市长的,只是想看看就走了,谁承想碰到王德录跟汪千林了。汪千林因为有事先走了,您儿子就力邀让我们过来。”

    王德录的头低得更低了,心里的小人咬着小手绢,能不能不要说这么让人误会的话,你这样说会让老爸误认为是因为为了讨好你才用华海老板的名头,把你个邀请到这里的。

    固然,年华的话一说完,王市长就看向王德录,眼中的意思是相当的明显。

    年华继续道:“我这次来主要是看看华海修建的怎么样了。杨龙跟我说,你非常的照顾他,帮了他非常多的忙,我于情于礼都要过来谢谢你。”

    王市长有点把不准年华的话,皱眉问道:“难道你真的是华海钢铁有限公司的老板?”

    年华点点头,“您说的没错。”

    王市长眨眨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是他看不起年华,而是她看起来太小了,她哪来的这么多钱,前期可就投入了二百亿了,这可是二百亿,不是二百块呀!

    就在王市长纠结的时候,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安书记。

    “书记,您什么事呀?”

    王市长听着对面的讲话一边听着一边点头,期间提到了年华的事情,之后来越听眼睛瞪得越大,然后嗓子干咳道:“咳咳,那什么,年华小姐就坐在我身边呢。”

    对面又说了什么,王市长将手机递给年华,“年华小姐,是安书记。”

    年华接了过来,放到耳边笑道:“安伯伯,好久不见呀!”

    安叔宗一听年华的声音就认出年华来了,抱怨道:“你这个孩子呀,回来了临海怎么不来找伯伯呀,要不是刚才王市长告诉我,我根本就不知道。”

    年华笑嘻嘻的道:“我这次来不过是过来看看我这个华海钢铁厂怎么样了罢了,根本没有想过要惊动两位领导,我之所以见到王市长也是因为因缘巧合呀。”

    安叔宗根本不听这些,强硬的道:“那可不行,你上了大学后,安伯伯根本没有机会跟你聊聊。”沉思了一下然后道:“这样咱今天晚上一起吃个便饭,我做东,也叫上你身边的王市长,怎么样。”

    年华推脱不过也就答应了。

    这个时候王市长也在偷偷的问他儿子汪千林的事情,“汪少不是跟你在一起着么,现在人呢?”

    王德录纠结半天还是决定把事情的经过告诉自己老爹,他一字不落的都坦白了,而王市长却是被吓懵了。

    什么?自己儿子跟汪千林想要打华海的主意,可是正好被人家华海的老板给抓住了,年华的年朋友还把汪少给打了一顿,现在已经进了医院了。

    “你,你!”王市长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汪千林可是他的靠山何家的表少爷呀,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被人给打了,如果等回去被何家人知道的话,可了不得。

    可是你又不能怪人家年华跟展青云,谁让你们想要空口白牙就去要天大的好处,被打一顿都是好的。

    但是人家汪少可不是一般人呀,万一惹怒了何家就算是年副省长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王德录拉拉王市长的衣服袖子,凑到他耳边小声道:“老爸,你不要着急,我告诉你,当时汪少都把他表哥何少给弄出来了。可是您知道么,何少管年华的男朋友叫展老大!”

    展老大?王市长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展青云是展家的人,哎呀,怪不得怪不得呀,看年纪应该是展家的老大展青云,这可是一个人物啊,小小年纪就已经能够看出以后前途无量了。

    知道展青云的身份后,王市长不可避免的对展青云热情一些,可是展青云是不管别人怎么做,他都毫不受影响,一心一意的帮年华在在那里剥瓜子,攒了一堆后给年华。

    年华把手机还给王市长,“王市长,刚才安书记说了,晚上的时候要请咱们吃饭,到时候可要好好吃他一顿呀。对了。”年华的眼睛看向王德录,“到时候让王德录一起过去。”

    王市长本来想拒绝,可是这次的机会非常的好,虽然自己儿子一开始是得罪了年华,可是看现在这个样子,人家并没有太过怪罪他,都说不打不相识,说不定这是一个好机会呢,笑着点头,“我们爷俩算是沾了年华你的光了。”

    现在刚刚三点多,距离吃晚饭的时候,还早着呢,年华拉着展青云出去逛街,而王市长则是带着王德录回家准备了。

    虽然现在是冬天,可是因为学生都放假了,因此大街上的人也不少,而且都是年纪轻轻的,有不少的小情侣依偎在一起,非常的亲密。

    展青云看着过去的一对对,看向年华的眸色按了按,从来都是行动达人的他,拉过年华胳膊环在自己的胳膊上。

    年华一开始愣了一下,可是马上又反应过来,将胳膊抽了出来。

    展青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黯淡。

    年华吐吐舌头,拉过展青云的胳膊环在自己的腰上,然后自己依偎在他的颈窝里,手也环上展青云的腰。

    感觉到轻柔的气息吐在自己的脖子上,展青云的脸上犹如千年的冰山突然融化,那笑容就如冬天的骄阳温暖。

    晚上年华展青云跟安叔宗王市长还有王德录一起吃了一顿饭,联络一下感情。

    年华跟展青云吃过后又待了一会儿就走了,而安叔宗跟王市长在送走他们两个后带着王德录去了一个他们经常去的会所。

    在那里安叔宗叹道:“要是我有这么一个闺女,让我不干这个书记都行呀。”

    王德录好奇的道:“您对年华小姐非常的熟悉?”

    王市长瞪了王德录一眼,可是他对年华也是相当的好奇。

    安叔宗摇头讲道:“咱们市乃至全省的明星产业几乎都是人家的产业指导么?”

    王市长被吓到了,然后小声的问道:“难道是年副省长?”

    安叔宗都被他逗乐了,“你想多了,我告诉你,年副省长之所以能够做到现在的这个位置,除了他自身的能力,还多亏了年华的福了!”

    王市长点点头,“没错,年华小姐的男朋友可是展家的人!”

    安叔宗摆摆手,“你呀,怎么就总往这上面想呀,我告诉你,人家年华根本就没有依靠过任何人。”说着指了指上面,凑到王市长耳边小声道:“我告诉你,人家年华现在已经上达天听了,一号首长对她都称赞有加。”

    王市长听完后,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心里却是将年华的重要性又往上提了不少,马上就要跟省委熊书记相提并论了。

    年华跟展青云回了山庄,展青云在跟年华要了一个深深的晚安吻后,就去了为了他准备的客房,这让本来还有点期待的年华翻了白眼,忽略掉心里淡淡的失落,回房间,洗澡之后上古国杀怪泄愤。

    展青云则是到了房间后,颓废的躺在床上,他怎么会不希望能够跟年华同处一室,可是,可是真的不可以呀。

    如果自己到时候没有坚持住露出一丝的异样,以年华那么灵敏的感知,肯定知道自己身上的不对劲,他不希望年华看到自己痛苦的样子,不希望年华为了自己担心。

    那种如坠地狱的痛苦还是自己承担的好了……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年华接到了陈诚的电话。

    陈诚上来就没有好气,“我说年华呀,自从上大学后,这半年你都没有联络我们,这没有什么,我们知道你忙,可是终于回来临海,你怎么也不跟我们俩系呀?”

    年华笑着回答:“这不是昨天刚到么,见了两个长辈,本来就打算今天过去看看你跟薛铭文的。”又好气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陈诚道:“昨天晚上的时候,看到你跟一个帅哥进了一家饭店,因为怕你有正事,昨天就没有叫你,这不今天早起就给你打电话了。”说着又八卦起来,“对了你身边的那个大帅哥是谁呀?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年华自豪的用鼻子哼了一声,“出众吧?我的眼光可是相当的不俗的!”说着还对展青云抛了个媚眼。

    陈诚就想听到大新闻一样,“天呀,还是薛铭文猜对了,我还直说呢,你这么小,就交男朋友,你们家肯定不同意。看起来我真的是老了。”

    “对了,浙省的杭市要举行为期三天的玉石展,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呀。”陈诚邀请道。

    年华看了看展青云,展青云用唇语道: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行,那咱们什么时候过去,玉石展什么时候开始呀?”年华一连串的问题抛了过去。

    陈诚笑答道:“其实玉石展今天就开始了,因为我有点事情,所以昨天没有过去,你看多巧,要是我先走了,就碰不上你了。”

    年华一听自己正好不知道要去哪里玩呢,一听玉石手就开始痒痒,虽然现在的年华根本不需要依靠赌石赚钱,可是那种赌石的乐趣她是非常享受的,玉石展肯定不会缺少赌石的。

    “对了。”年华想起来,“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机票呀!”

    陈诚哈哈笑道:“哈哈,你不用担心,昨天看到你后,我已经让我的秘书去问过了,正好有改签的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弄到了两张。”

    “谢了!”年华对于去杭市这件事还是挺高兴的,正好自己师傅周大师还在那里,自己正好过去看看师父,看看师兄跟师嫂,再看看自己那个还怀在师嫂肚子里的小宝贝。

    年华跟展青云不是那种有拖延症的人,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东西,直奔飞机场。

    已经在飞机场等着两人的陈诚跟薛铭文四处张望想第一时间看到年华。当年华推门进来的时候,薛铭文的眼睛一亮,拉拉陈诚的胳膊,“那呢?”

    见面后薛铭文看看展青云又看看年华,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我说年华,你不给我们介绍介绍你身边的这位先生么?”

    年华知道他是想到自己害羞不好意思的样子,可是年华却是要让他们失望了,十分淡定的抱住展青云的胳膊,顺便在他的脸上盖了一个章,然后才转头看向陈诚薛铭文,淡定的道:“这是我现在的男朋友,未来的孩子他爸。”

    然后又十分淡定的帮展青云介绍自己这两位朋友。

    对年华的朋友展青云还是相当给面子的,脸上难得的挂上笑容,“你们好,我叫展青云。”

    陈诚薛铭文有种受宠若惊的赶脚,连忙抓住展青云伸过来的手握了握就赶紧放开。

    年华看看他们身边,刚要问话,这个时候就听到登机的指示,只能够把问题咽到肚子里。

    上了飞机后,年华好奇的问道:“你们两个的女朋友呢?怎么没有带着她们呀?”

    听了年华的问话,陈诚的脸抽了抽,没有说话,薛铭文看到这个情况赶紧笑着道:“那什么,我老婆怀孕了,这不是刚刚两个月么,还不稳呢,不敢一起去。我这次过去也是想弄一块好玉,给我那未出世的孩子雕刻一把玉锁,等出生了就可以带上了。”

    说起他老婆还有没有出生的孩子,薛铭文完全变了一个人,脸上带着温柔的梦幻般的笑容,真是别扭极了。

    难道将要当爸爸妈妈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年华不知道自己以后会怎么样,可是现在她是想想不到那个时候的自己是什么样子,抬头看了看展青云,她相信展青云也一样。

    可是当她抬头的时候,就发现展青云一个劲的盯着她的肚子发呆,年华下意识的就抱住自己的肚子。

    被年华的动作惊醒的展青云,眼中闪过一丝的渴望,然后又隐藏进自己的眼眸深处,他刚才就在幻想自己跟年华的孩子会长成什么样子,是像年华多一点还是想自己多一点,想到未来会有一个融合了自己跟年华的基因的孩子管自己叫爸爸他就向往的不得了。

    不过不要着急,现在不是着急的时候,展青云搂着年华的腰,安慰着自己,反正年华已经是自己的了,自己有的是时间。

    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展青云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自己做人实在是太失败了。

    年华偷偷瞄了眼展青云的黑脸知道他又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心里那叫一个乐呀,又有点担心怕那件事会被展青云带来什么心里压力,要是不ju就坏了。

    转头的时候看到陈诚脸上的暗淡,不由问道:“陈诚你怎么了这是,看着无精打采的样子,对了你女朋友呢?”

    陈诚苦笑着摇摇头,薛铭文担心的看着他,然后对年华做了个手势,让她不要问了。

    年华点点头,不用问光看这痛苦难过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个意思了。

    陈诚还在痛苦记忆中呢,年华跟展青云不说话了,薛铭文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一时间有点尴尬。

    良久后,陈诚决定坦白,“我跟她已经分手了,是我提出来的。”

    年华更加的好奇了,“你不是很爱她么,我去上学之前你们不是都打算要结婚了么?”

    陈诚手撑着头,苦笑道:“呵,他们一家子都把我当成凯子了,她爸妈要大房子住,他弟弟要车,这些我都可以满足她。孝敬老人友爱兄弟都是对的,这些我都没有二话就给办到了,就当是聘礼好了。”

    “我跟她说了好几次结婚的事情,一开始的时候,她还挺开心,虽然拒绝了,可是我知道这是因为情趣,可是两三次后,我发现她就开始有点不耐烦了,还想要掌控的我的资产,这我觉得不对劲了,果然在一次意外中我发现了她竟然跟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用我给她的钱养着对方。”说着说着笑了起来,“我TMD的真是世界上第一大傻子。”

    吐出一口气他继续道:“更让我觉得极品的还在后面呢,没想到她竟然说是因为想要好好练习一下自己的爱爱技巧,想要给我最好的享受,这才花钱租了一个人,帮她练习。我都不知道她是把我当傻子,还是觉得我真是缺了她不行了。”

    陈诚说完一口气将手里捏着的果汁干掉。

    年华则是有点傻眼了,天啊,这个世界上的奇葩还能够再多一点么,“我第一次听到劈腿劈的这么正经大气的理由呀。”

    而展青云则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身,决定等回去他一定要多看一些教育片,努力提高自己的技术,最起码,咳咳!

    “其实你应该往好处想啊,要是你等到结婚以后发现这件事,或者干脆等生了孩子后发现了这件事,你可更不好办了,说不定到那个时候,你自认为亲生的儿子都是人家的种呀。”年华安慰道。

    陈诚听了年华的话,心情也好了不少。

    年华趁热打铁八卦道:“那后来呢?”

    陈诚继续道:“她看她不行了,干脆把她爸妈请来。可是她也不想想我之所以之前那么孝顺他们不过是因为他们是我的准岳母准岳父,现在我连她都不要了,他们的话对我还有震慑力么?”

    想想差点成为自己岳父岳母的那对夫妻高高在上的嘴脸他都想笑,他第一次见到这么理直气壮的人。

    “我直接就把他们轰了出去,我没有打算将房子跟车子弄回来就不错了,还想要怎么样啊!”

    年华叹道:“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极品呀。”

    将心里话都抖露出来后,陈诚的心情变得非常的好了,跟年华他们有说有笑的。

    很快飞机就降落了,四人先找了一个地方住下,先把行李放进去,然后薛铭文在杭市的朋友刘任重开车过来接他们。

    相互介绍后,刘任重开车载着他们往举办玉石展所在的杭市体育馆开去。

    边开刘任重边给薛铭文介绍道:“我刚才已经过去看过一次了,其实这次的玉雕首饰什么的不是特别多,虽然说是玉石展,最大头的还是原石,过来的人大多都是对,赌石有兴趣的。”说着然后从镜子里看向年华,“如果这位年华小姐展先生想要赌石的话,这次是个非常好的机会。但是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呀。”

    年华点点头,谢谢刘任重的提醒。

    虽然陈诚跟薛铭文非常想说人家年华可是赌出过极品翡翠,可是人家刘任重也是好心,他们就没有多说什么,而且还有点期待当年华赌出极品翡翠后,刘任重大惊失色的样子。

    很快就到了地方,这里不需要买票就可以进入,门槛非常的低。

    年华展青云跟在他们身后非常轻松的走了进去。

    因为这是在体育馆举行的,场地非常的开阔,为了方便起见,将整个底盘分成好几个部分。

    卖成品玉的在一个地方,卖半赌石料的在一个地方,而最大的地方就被各式各样的全赌赌石占领了。

    而且年华发现,这里的原石不光有翡翠的,还有和田玉,独山玉,红玉等等,甚至还有不能算是玉的鸡血石,水晶原石,玉髓原石。还真是大杂烩呀。

    独山玉,岫山玉等等这些玉石在现代不能算是高档玉石,最多也就是中低档的罢了,价格什么的不如翡翠和田玉。

    年华只是看了几眼这几种玉的成品也就不看了,现在她的眼已经让自己给养叼了。

    不过期间她看到一串非常漂亮的漂亮的紫玉髓珠子手串才几百块钱,当场就买了下来,戴在手腕上。

    因为年华竟然练武,怕戴在手上的名贵镯子手串什么不小心被自己弄碎,干脆就不去带,不过这个还是比较便宜,而且这颜色也非常的亮眼买回去带带,就算弄坏了也不会太过的心疼。

    顺便给展青云也买了一个,嘻嘻。

    展青云看着套在自己手腕上的手串那是相当的郁闷,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就这么戴着了,而且,他握着年华的手,两人手腕上的手串交相呼应,一看就知道是情侣了,他的脸瞬间淡定起来,原本故意向上撸,现在直接就露在外面,同时也昭示着他对年华的所有权。

    男人都是领地动物!

    年华毫不在意某个人的小心眼,拉着展青云的手就到了原石交易的地方。陈诚跟薛铭文跟着刘任重直奔半赌的地方,而年华没有跟过去,而是跑到全赌的地方。

    之前展青云完全没有接触到过赌石,当看到年华在那里兴致勃勃的挑选这些丑不拉几的石头的时候,他没有办法也只能跟着她蹲在那里。

    年华知道他什么都不会,一边挑着一边叫展青云挑选翡翠原石的方法。展青云一边听着心里浮现出一个想法,如果自己赌出一块极品翡翠,然后送给年华也挺有意义的。

    说干就干,展青云按着年华告诉他的方法,再加上他举一反三的聪明脑袋,开始挑选赌石。

    年华挑挑眉毛,也开始挑选,为了公平起见,这次年华并没有使用“透视符”,也没有使用眉宇间的魂珠进行扫描,只是凭借着自己的那一知半解的赌石知识来判断。

    很快两人身前就摆了十来块石头,虽然个子都不是太大,可是加在一起也有五十来斤重了。

    乐的老板差点合不上嘴,他今天过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能够大赚一笔,毕竟过来的人非常的多,可是没想到人不少,可是都是看热闹的人呢,动手买的人非常的少,就他这个摊,刚刚就卖出去两块几十块钱的废料,连他一天的租摊子的钱都没有上来,这次终于看到这么两个凯子,怎么能够错过呢。

    “哈哈!”老板搓着手谄媚的笑道:“两位真是有眼光呀,我告诉你,我这里可是开出过帝王绿的,你们从我这里买去的原石里,说不定就有帝王绿。”

    年华一听,把石头放了回去。

    老板眨眨眼,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一番话最后竟然起了反效果,“你这个小姑娘,你怎么又不要了?我告诉你,如果你不买的话,可会后悔莫及!”

    年华摇摇头叹气道:“要是我们把这些石头买走了,不是剥夺了老板你开出帝王绿的机会了么,我们为了把这个机会留给你,还是你自己开吧,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说着拉着展青云就往外走。

    这个摊的老板差点被年华给弄哭了,苦着脸道:“小姑娘我刚才说的话不过是广告词罢了。而且你们这些原石我可以算你们便宜点,我也不多要只要给我十万,不给我两万就行。”

    年华还是不要,歪头嫌弃道:“既然老板你都说它们里面开不出帝王绿,我们还花这么多钱卖不是疯了么,至少也要大哥五折的呀。”

    干脆将价格拦腰砍断了,谭老板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是哪里来的这么狠得的女孩呀。

    不过一万就一万吧,总算自己这三天不用往里面搭钱了,叹了口气挥手道:“算了算了,给你们了。”

    年华刚要那卡,就看展青云拿出一沓钱递给老板,她都不知道他之前将钱放在哪里的。

    又管老板要了一个蛇皮袋子,展青云将所有的石头都放到袋子里拎着走。

    刚才老板告诉他们解石的地方,年华跟展青云决定就在这里将这些石头解开,不向往家里拿了,实在太费事了。

    就在他们已经看到切石机的时候,身后换来一阵喧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