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欺诈
    年华一听就听出事跟自己一起过来的薛铭文陈诚他们的声音,赶紧拉着展青云过去看看,他们可是自己在临海为数不多的朋友,可不希望他们受到伤害。

    过去的时候人已经将那个地方给围满了,年华毫不畏惧直接就要往里闯,可是却被展青云给拥在怀里。

    感觉自己没有费丝毫的力量不大一会儿就到了最里面,而被挤开的人一开始还挺有意见,可是当看到展青云后,都窝在那里不出声了,还都自动的往后靠,心里还在那里嘀咕呢,这是什么人啊,长得这么好,怎么看着这么可怕呀。

    到了最里面展青云自动将年华给放开,年华扒拉几把头发,抬头看去,就见薛铭文他们三个跟另外两个人是吵得不可开交的。而吵的焦点就是薛铭文手里捧着的一块巴掌大小的半赌石头。

    年华并没有过去,而是就站在这里观察这块原石。

    整个原石有展青云的大小,在石头的一侧开了一个几厘米大的小窗口,从小窗里面看,这块半赌的石头那是相当的好呀,窗口的翠色娇艳欲滴,用手电筒一打,那水头更是没的说,就算达不到玻璃种种也是高冰种呀。

    年华看到的第一眼也是有点眼热,这块翡翠虽然不大但是如果里面也是这样的情形,那就真的是价格不菲呀,窗口已经显示,有非常大的可能这块赌石里有高冰种满绿的翡翠,满绿呀!

    而且整块毛料是皮薄呈灰绿黄色,看特征是老后江玉也就是坎底玉,是缅甸的十大场口之一,也是一个非常著名的老场口。

    后江玉也分新场口跟老场口,老场口开采出来的,个体很小,很少超过0。3千克,像薛铭文手里的这块已经算是比较大的了。老场口的翡翠水好底好,常产满绿高翠,少雾,多裂纹,做出成品的颜色比原石变好,且加工性能好,是制作戒面的理想用材。

    新场口的就差的多了,就算是高翠满绿的翡翠也很难做出高档翡翠。

    现在的市场上,虽然水头跟种也是非常重要的,可是如果能够在后面加上一个满绿,那这个翡翠的价格可是翻着翻的往上长呀。

    一个是玻璃种,一个是糯种,可是如果冰种是满绿的话,价格也比玻璃种的飘花或者是透明的价格要高,这就是满绿的诱惑力。

    因此当薛铭文看到这块巴掌大小的半赌毛料的时候就有点忍不住了,这么一块毛料如果里面全是这种满绿的冰种翡翠的话,当然能够给自己儿子弄出一个非常高端上档次的玉锁,而且边料还可以给自己媳妇做出一串翡翠手串,这真是一举两得。

    当然了这些事情的基础就在于这块半赌毛料真的能够开出这么多的翡翠,还有就是价格也合适。

    薛铭文上手之后看看这块的表现知道肯定便宜不了,而且现在虽然非常的价格有所缓和,那些低端的翡翠甚至开始降价,但是高端翡翠可是没有过降价的时候。

    当老板开出两百万的时候,他还是吸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是这个价钱的话,那还真的挺贵的。当然了在毛料市场是可以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老板给出的价格不是最终的价格,至于能够砍下多少就要看买主的眼力跟表达能力了。

    薛铭文也不用跟在自己身边的陈诚自己跟老板砍起价来,他想依靠自己的能力给未来宝宝赌出一块好翡翠。

    可是谁承想旁边竟然来了两个竞争的,非要跟薛铭文竞争,并且上来开口的价格就达到了刚才那个老板开的二百万了,这个时候陪着薛铭文过来,因为好友的嘱咐一直没有说话的陈诚开口了,“朋友,你们这么做就有点不讲规矩了。”然后对老板道:“老板”

    在赌石这个行当里,一直有个规矩,虽然没有明文写上,可是很多人都会默默遵守,比如一般卖毛料的老板很少回自己赌石。再比如在一个客人在跟卖毛料的老板商量价格的时候,另外的买家是不允许直接参与进入竞价的,前面的那个买主同意除外,如果对方跟老板没有谈妥,后面有意思的那个人才可以出价继续跟老板谈,如果毛料被对方买走的话,就只能算了。

    当然了并不是在所有的过程中都不能竞争,比如当一个毛料的主人去解石的时候,有几人想要出价的话,主人也同意的话,这个时候就可以竞争了,当然了卖或者不卖就在人家主人的手里。

    这些规定都是约定俗成的!

    很多刚刚玩赌石的人就不太清楚这个规矩,在这些非专业的地方竟然会出现看好的毛料在毛料摊子上就被人竞价的事情,这些老板是不会阻止的,谁不愿意多赚钱呀。

    这次薛铭文就遇到了这种事情,有人跟他竞价而老板也不去阻止。

    就算陈诚的话说的非常明明白白了,老板只是一脸的无所谓的道:“如果你们不买的话,就把毛料让给他们吧。”

    陈诚被这句话给噎了一下,拉着薛铭文就要离开,可是对方的话确实让脾气不太好的薛铭文发怒了。

    其中那个长脸的人对身边的大胖子道:“我说你看到了么,我就说我最讨厌这种人了,没有钱还到处出来嘚瑟,也不管自己买不买的起,真是浪费别人的时间呀。”

    这一下子薛铭文就不干了,跟对方吵吵起来!

    老板是急的拉拉这边扯扯那边,脸上看着挺着急,其实那着急根本没有到眼里,眼神甚至有种得意洋洋。

    展青云凑到年华的耳边小声说了句,“这个老板跟那两个顾客是一伙的。”

    年华愣了一下,抬头看向展青云。

    展青云又道:“而且那块毛料也不对劲,你还是让你的朋友小心一点吧。”

    年华眨眨眼,如果是其他人说出的话,她肯定要考虑考虑,可是展青云说的话,年华是一点都不考虑,直觉就认为是真的。

    眯眯眼睛,年华将自己的精神力发散出去,触及到那块被展青云认定不对的毛料上,当整个毛料的内在出现在年华的眼睛里时,大吃一惊,里面果然是内有乾坤呀。

    这块毛料里面都已经被掏空了,里面被灌入了水泥跟铅,然后再精心密封好,为了更加的吸引人的注意,故意流了一部分高翠并且将这个地方开窗,将满绿的地方显现出来。

    如果光让年华用肉眼看,她认为自己很难发现的了。而且一般作假的只是单独灌入铅或者是水泥,这样的话有经验的就能够从重量上发现不对劲,可是人家不怕麻烦的灌了两样东西,混合的比例跟真的一样,连经验丰富的陈诚都骗过去了。

    没想到这么隐秘竟然被展青云给发现了,他的观察力也太强悍了吧……

    薛铭文他们那边的事情已经容不得年华多想,只能把心中奇异的感觉压在心底。

    想了想,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眼镜戴上,与此同时手指在眼镜支架上悄悄的按了一下。

    那边双方已经开始叫价了,虽然陈诚跟刘任重一个劲的拦着,劝薛铭文,可是牛脾气上来的薛铭文是却是不管这套,直接就在二百万上又加了二十万,达到二百二十万的高价。

    年华清楚的看到当薛铭文开始竞价的那一瞬间毛料摊子的老板还有那两个要买这块毛料跟薛铭文竞价的人对视一眼,眼中得逞的意思是溢于言表呀,可是因为动作太快,其他人根本没有发现。

    双方是一伙的!年华皱眉,原来如此呀,怪不得这三个人在那里一唱一和的。而且看他们熟练的动作语气,应该不止一两次了,还是惯犯。

    就在这么一会儿,薛铭文将价格已经加到三百万了,对方竟然还是没有放过,继续加价,看来对方的目标挺大呀。

    薛铭文是自己的朋友,年华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花大价钱买回去一块2铅石加水泥。

    年华当然也可以过去打断这个买卖,自从她救过薛铭文后,他对年华那是行当的信服的。如果年华让他不要去买,他虽然心中气不过,可是也不会多说什么。

    可是这样不是便宜这三个家伙了么!这三个家伙这也太嚣张了,光天化日之下就干行骗,真是胆大包天呀,必须要整治整治他们。

    这个时候已经加价到四百万了,当对方喊出四百万的时候,薛铭文是咬紧牙关,四百万可不是小数目呀,虽然薛铭文两三亿的身家,可是要看钱要花在什么身上。

    本来这块毛料最多也只值一百多万,可是因为双方的竞价直接将这块毛料的价格推到了天价,现在薛铭文也是感到进退两难了。

    继续叫价吧,真不值这个价格,可是如果不加价的话,这么多人看着自己,脸往哪里放呀。

    毛料老板看出了薛铭文的纠结,知道如果自己不采取措施的话,说不定这个好不容易选到的凯子就跑了,再说了自己这块东西里面是什么货色谁能够比自己更清楚呢,不要说四百万了,就算是四千自己都有的赚呀。

    想到这里,老板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对着那两个人怒吼道:“就算你给我五百万一千万我也不会卖给你们的,你们这是不讲规矩呀,我从来不跟不讲规矩的人做买卖。”

    说完看向薛铭文一脸歉意的道:“这位老板呀,刚才都是我起了贪心,这样咱们还是刚才谈的价格,两百万你拿走。”说着将那块加了料的毛料塞给薛铭文。

    薛铭文本来对这个老板挺生气的,可是当听到他这么说,心里对他的愤怒就减少了不少,脸色也好看起来。

    他从来都是重义气的人,看老板这么说了,他接过来毛料后道:“既然老板你这么爽快,那我也不占你的便宜,四百万就四百万,我买了。”说着恶狠狠的看向跟他竞价的那两个人。

    陈诚本来想要阻止薛铭文,可是想想他的脾气只能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

    “等一等,我对这块毛料也挺有兴趣的,就是不知道老板能不能卖给我呢?我出五百万!”

    听到这个声音,陈诚薛铭文傻了眼,怎么最后年华过来要掺和一脚呀。

    年华慢步走了过来,伸手从薛铭文的手上拿过石头,挑挑眉毛,视线从薛铭文陈诚的脸上扫过,然后看向石头。

    老板的眉头一跳,心里开始急剧跳动,今天真是好日子呀,竟然连续来了两个冤大头。打量着年华穿着,就知道这肯定也是个不差钱的主,而且看这幅跋扈的摸样就知道是个刁横的女孩子,这样娇生惯养养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家伙们,可是不管这些那些的,说不定今天真的要发了!

    眼珠子一转,按捺下心中的激动,老板苦着脸道:“这,这我都答应这位老板了,小姐你要不就看看这边的……”

    年华冷哼一声,“你是瞧着本小姐没有钱么,所以想给我点破烂打发了,是不是?”又哼了一声,旋转着手里的毛料,斜着眼睛看着薛铭文,突然恍然大悟,“对了,我见过你,你是薛先生对不对?”

    看两人竟然认识,老板心中一灰,看起来自己今天注定要只得四百万了。

    薛铭文刚才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当年华转过头来疏远的叫自己薛先生的时候,知道这件事好像有点不对头,又想起年华的本事,他决定相信年华,按着她的步调走。

    想到这里,薛铭文本来冷凝的脸色也缓和起来,笑着道:“原来是年小姐过来了。”眼睛看向年华手里拿着的这块石头,犹豫道:“如果是以前年小姐看上这块毛料也是它的服气,可是你也知道我这次来的目的,是为了给我未出生的孩子弄一个玉锁,这才打算自己赌石的。看在咱们两人一起过来的份上,让给我怎么样。”

    薛铭文说的是在情在理,附近的人也有人劝道:“小姑娘,你就把这块让给人家吧,人家都已经说好了,都要交钱了,你现在横插一棒,有地不对呀。”

    年华却是根本就跟没有听到一样,冷笑道:“虽然咱们是一起过来的,可是你是我什么人呀,不要随便攀关系,我告诉你,这块石头我还买定了。”说着看了看刚才出言的那个人,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还有姑娘我怎么做,是我的事情,其他人就不要狗拿耗子了。”

    毛料老板差点高兴的跳起来,暗道我就喜欢这样的暴脾气,当然了他脸上还是一副拒绝的模样,还一个劲在那里说不行不行。

    站在陈诚身边的刘任重也认出了年华,虽然多了一个眼镜,可是穿着长相都没有变,他当然会认出他载过来的人,眉头皱起就要开口,可是还没有说话,就被陈诚截住。

    看看握着自己胳膊的手,刘任重怒视陈诚,小声道:“你什么意思?”

    陈诚放开他,用眼神示意刘任重看看薛铭文。

    刘任重忍住心中的气愤走到薛铭文的身边,发现自己好友虽然面上有着恼意,可是实际上却是根本没有生气。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刘任重清楚的知道如果薛铭文生气的时候,眼睛会变红,刚才跟那两人竞价的时候,薛铭文回头的时候,他清楚的看看到他的眼睛都红了。

    他知道进入到这种状态的薛铭文是有点失去理智的,根本不会听其他人的话,因此他在还没有太过分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阻止,当然了如果事情将要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就算薛铭文再怎么愤怒,他也会阻止的。

    可是现在的薛铭文完全已经清醒的状态,面对跟自己一起过来却想要插自己一道的同伴却不生气,这是不是有点不正常呀,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的刘任重后退一步回到陈诚身边,想要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陈诚只是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按捺下心中的思绪,刘任重开始仔细观察这个漂亮高挑的女孩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年华当然知道刘任重在看她,不过她是丝毫不介意,只要不过来指手画脚就行。

    “老板。”年华弹弹手指甲,毫不在意的道:“买东西当然是价高者得了,这样吧,如果我要买的话我就出……”年华想了想然后道:“我就出七百五十万好了。”

    老板心里是乐开了花,七百五十万呀,这可比开始的二百万多了整整五百五十万呀,嘎嘎,做假实在是太赚了,算算,自己买这块毛料花了五十万,那些毛料赚了三百万,现在卖了这块废料又赚了七百五十万,加在一起就一千零五十万了,出去做这块废料的两百块钱,对了还有给自己同伙的几万,最后竟然剩下一千多万,真是太赚了。

    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最后叹了口气道:“要不是因为要等着急用,我也不会将这块毛料拿出来卖了。”然后一脸歉意的对薛铭文道:“这位薛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了,我这,我这……”最后叹息声汇成一句话,“我也是不得已呀。”

    薛铭文则是被气乐了,“老板呀老板,既然你这么说,我也无话可说。不过人在做天在看,你可不要太过分了。”

    老板叹了口气,一副饱受冤屈的模样,“没关系,你怎么说都没有关系,我知道是我错了。我……”老板当看清楚年华在干什么后,张着大嘴半天没说话,最后终于反应过来,怒吼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年华吹吹小刻刀,躲过老板抓过来的爪子,轻描淡写的道:“我当然是看看这块翡翠,到底值不值这么多钱。”

    老板气的,“你,你……你刚才明明说了要买下来的,咱们赶紧过去转账,转完账你愿意怎么看就怎么看。”

    年华转头对老板笑了笑,“老板你这么说就错了,我明明说的是如果我要买的话我会出那么多钱,我现在之所以仔细查看当然是想看看这块石头我要不要买了!”

    中国的语言艺术博大精深,“我出七百五十万。”就说明是肯定是要买了。而年华在这句话前面加了“如果我要买的话”就变成了不肯定的句子了,就有了两种可能一是肯定会买,二是不会买。

    可是因为老板当时已经被七百五十万元给砸晕了,根本没有去抠字眼,因此陷在年华的语言陷阱里。

    老板相信年华这么大年纪的小姑娘没有什么经验,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作假的,可是任由她拿着小刀在石头上划来划去的,说不定就会发现什么。

    “既然你还没有确定下来,那就先将毛料给我。”老板打算先将毛料拿过来再说,他相信凭借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还忽悠不下这么个涉世未深小姑娘。

    可是他的手刚刚沾到毛料就被一个人抓住手腕,掐的老板哇哇大叫,“你要干什么呀,放开我。”

    年华拍拍自己的胸脯,一脸的怕怕,“哎呀,吓死我了。你这个老板这么激动干什么,难道。”年华怀疑的眼睛扫过老板然后落到自己手上的石头上,“难道这块毛料是假的?”

    老板瞬间满头大汗,眼珠子一转怒吼道:“你们如果嫌贵就不要买,干嘛非要遭我的谣,我告诉你们,我不卖了,赶紧还给我!”可是他怎么也挣脱不开展青云手。

    附近的几个老板物伤其类,劝道:“赶紧把胡老板放开吧,买卖不成仁义在么。”

    “现在这么严没有人敢造假的。”

    年华吱吱两声道:“我说你这个老板也实在是太激动了,我不过是瞎说的罢了。再说了,你心里没鬼你着什么急呀,再说了这可是好几百万的东西,我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我当然要好好看看了。可是我这刚上手,你就过来抢算什么事情呀。再说了,我的确是想要买,钱我也已经说了要出多少了,只要你东西好怎么会怕看,除非你这东西就是假的。”

    年华的话引起同样过来买翡翠或者是赌石的顾客的赞同,“没错,我们花钱买东西当然要好好看看了,怎么能够不看清楚就瞎买呢。”

    “现在的东西什么都有假的,怎么能够不好好看看呢,省的上当受骗呀。”

    旁边围着的人更多了,老板知道如果这件事解决不好自己根本出不去,而且他相信对方根本看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了对方手里的那个小刀子,看着跟小裁纸刀差不多少,纸多了都裁不破,更不要说石头了。

    想到这里老板淡定了,跟还抓着他的展青云商量,“哥们,能不能把我给放了呀,我已经同意让年小姐看个够了。”

    展青云看了年华一眼,松开毛料老板,往后站了一步。

    年华装模作样的在石头上划了几下。

    老板屏住呼吸看着,发现的确跟自己想的一样,更是松了一口气,笑道:“我就说我的东西不会错的。”说着从年华手里拿过自己毛料,仔细观察,发现根本没有什么东西泄露出去,更加放心了。

    不过老板可不敢将毛料放在年华的手上了,看年华又要过来拿,脸上挤出一丝的笑容,“还是我拿着吧,这个,咱们现在就去转账?”

    年华收回手哼了一声,“我告诉你,既然你现在不给我,万一路上有人因为这块毛料价值几百万,而心生歹意抢劫的话,你可不要赖上我呀。”

    毛料老板听了年华话觉的这个女孩就是小孩子心性,刚才一点没有看出什么东西,更加的放心了,他拍着自己的胸脯道:“你就放心吧,咱们赌石跟赌大小一样讲究买定离手。在钱还没有给我之前,这石头就是我的,不管出了什么事情,都由我自己担着,不会找你的。”

    年华还是一脸的不信,可是对眼睛却是死盯着毛料老板手里的毛料。

    毛料老板心中一喜,扬声对在场的所有人道:“大家给我们做个见证。”说着举起手里的毛料。“在我跟年小姐转账之前,毛料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是我的;如果毛料转账后,不管出了什么事情,年小姐也不能找我的麻烦。”

    人们都有爱看热闹的,华夏人尤其爱八卦,众人听了毛料老板的话,纷纷表态,要做证人。

    年华看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冷哼一声,“真是小气鬼。”

    年华的话却是一点也没有让毛料老板发怒,他笑着解释道:“年小姐,我不是不相信你,现在这个这样子对你对我都好。”

    年华想了想,这才点头,“好吧,咱们现在赶紧去转账吧,我都迫不及待了。”

    为了这次玉石展的顺利进行,专门在一个地方设立了大额转账的这么一个小厅,因为他们转账不需要去老远的地方,走不了几分钟就到了地方。

    毛料老板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他那两个同伙,当然了他们之间拉开了一点距离,让人们认为他们不是一伙的同时也能够交相呼应,万一毛料老板那里出了点事,两个同伙也可以随时过去支援。

    而年华跟展青云则是在一旁边走窃窃私语,一看就是两个小情人在打情骂俏。

    最后是剩下看热闹的那群人,薛铭文陈诚还有刘任重就跟在里面,薛铭文到现在还是满面的怒气,好几个不认识的人也过来安慰他。

    就在这个时候,毛料老板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扑到地上,后面的那两个人正在窃窃私语,一时间没有刹住闸,正好撞到毛料老板身上。

    “诶呦!”

    “诶呦!”

    “诶呦!”

    三声诶呦接连响起,同伙两人赶紧起来,顺便把毛料老板也搀扶起来。

    毛料老板差点是翻了白眼,胸前掉在地上毛料咯了一下,后背又被两个同伙给压倒,然后重力的作用,胸口又去挤压毛料,差一点一口气就上不来了。

    与此同时毛料老板听到嘎吱的一声,眼睛瞪得老大,难道……

    果然当毛料老板被扶起来的时候,他的那块毛料竟然被生生的给连摔带压的,坏了!

    这可怎么办呀,毛料老板的大脑空白零点零一秒后,重新启动,他知道不管怎么样,不能让这件事被其他人知道,如果知道的话自己少不了要去吃牢饭了。

    眼珠子一转,就要再次扑到毛料上装死,可是年华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尖声道:“毛料碎了,毛料碎了。里面都是水泥!”

    听到这就话,毛料老板知道大势已去撒腿就跑,可是他怎么能够跑得过展青云,还没有走出几步,就被展青云给提溜回来。

    跟在后面的两个同伙一开始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他们不过是毛料老板高价雇来的,到底怎么行骗他们是一点也不知道,可是当毛料老板一跑他们就觉得不对劲了,跟在他后面就开始跑。

    陈诚一直观察着他们,发现他们要跑,大喊一声:“你们哪里跑,就追了上去。”

    薛铭文跟刘任重赶紧跟了上去,三人将两个人给制服了。

    这个时候后面跟过来的人才发现地上那摊水泥跟铅石混合成的东西,里面还有点绿色,有经验丰富的人惊讶道:“刚才那块毛料竟然是假的,是将好翡翠挖出去,然后里面填上水泥或者是铅灌成的,假毛料!”

    跟过来的人大多都是过来买家,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眼前,他们当然义愤填膺了,怒视着毛料老板。

    毛料老板被展青云拎在手里,眼珠子一转大声喊冤:“我是冤枉的,一定是有人把我的好毛料给掉包了。”

    可是所有的交易都在众目睽睽下举行的,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怎么可能掉包呢。

    毛料老板紧急之下看到展青云手里拎着的毛料,不由叫道:“就是这一男一女掉的包,你们看他们手上还拎着一个蛇皮袋子,肯定是他们掉包了的,我是冤枉的,冤枉的。”

    听了这话,地下的人开始窃窃私语,有几个人再说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年华都乐了,“我说老板呀,他根本就没有碰到过你的毛料,你竟然会怀疑他?”摇摇头走到展青云身边,拿过袋子,将所有的东西都倒在地上。

    大家仔细一看,根本没有一块跟毛料老板一样的,而且这些石头最小的一块都是刚才那块毛料的两块大。

    看毛料老板还要狡辩,年华从裤兜里拿出一个手机,按了几下放到毛料老板的眼前。

    毛料老板看了几眼就知道刚才自己跟这个女孩子所说的所有话都已经让人家给拍摄下来了,每个人的动作拍摄的清清楚楚,是谁说谎呢就变得一目了然了。

    年华冷笑一声,“你看清楚了吧,幸亏姑奶奶我激灵,知道不管是干好事,还是买东西都要留下证据,要不然最后几张嘴都说不清楚。”

    陈诚走了过来,瞪了毛料老板一眼,对年华道:“年华,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直接交给警方的了。”

    年华则是看向薛铭文,自己做这些事都是为了帮他出头。

    薛铭文对年华感激的一笑,低头想了想叹道:“还是报警吧!”

    年华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既然受害人都这么说了自己还有什么不同意的。不过看毛料老板的面相发现,这小子以后可能给薛铭文带来小灾难,不过祸福难料,最后整件事会往好的地方发展,最后竟然会变成薛铭文的一件好事。

    思考片刻年华决定不去动这小子了,反正也翻不起大浪来。

    这就是因果循环呀,如果不是自己的介入,薛铭文就会有破财的灾难,而且还不小,而对方则是有发横财的面相。

    而在自己介入后,薛铭文躲过这一劫,而毛料老板确实有了牢狱之灾,因果发生了变化,之后的面相也发生了变化。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周大师的熏陶跟教导,现在年华已经养成了不要太过注意其他人面相上的小灾小难的,那些东西没有必要去化解。

    比如如果看到年夏脸上都有点小灾小难的,她都给他化解了,可能就不是帮他,而是害他了,如果一个男声连这么点小困难都不能自己解决的话,那可能这个人就要废了。

    因此如果没有危及到根本,年华是不打算帮忙的。

    而这次如果只是薛铭文赌石赌输了,输了四百万,年华不会出头的,可是这次是因为已经形成诈骗这么恶劣的事情了,年华这才选择出手。

    很快110就过来了,把三个犯罪嫌疑人,还有年华他们几个带上车,而剩下的人都没有跟着,而是在玉石展做个笔录就行了。

    假毛料这是物证,围观的人们这是人证,然后还有年华拍摄的视频,同伙的供认,这件事很快就定了性,一次恶劣的巨额诈骗事件,虽然毛料老板一个劲的否认,而是铁证如山。

    等出了公安局的时候,已经都两点多了,这群人是连中午饭都没有吃,薛铭文大方道:“大家想吃什么我请客。”这次可是差一点就损失四百万了,就算是在他手里也不是小数字呀。

    年华哼了一声,“现在都这个时间了,能有什么好吃的。请客的话,留在晚上,现在咱们随便找个地方吃一顿就行了。”

    年华开口薛铭文没有不准的,他对年华谄媚一笑:“女王说的是,您说什么是什么!”他当然明白人家年华肯定是早就看出端倪来了,为了帮自己解围顺带教训一下那个家伙,这才演了这么一出戏的。

    最后五个人干脆找了一家麦当劳,年华也不客气直接上来就点了六个汉堡,六个派,陈诚笑着道:“我们自己来就行了,就不需要你费心了。”

    年华看了他一眼,然后道:“你误会了吧,这些都是我给我跟青云点的,你想吃什么,自己去点。”然后端着东西走了,留下原地瞠目结舌的陈诚薛铭文还有刘任重三人。

    敢这三人端着食物过去,这两人已经消灭了一个了,正在消灭第二个了。

    三人对视一眼埋头苦吃,可是当他们抬起头来时,那两人已经将所有的汉堡包都消灭干净,一本一眼的拿着香蕉派在那里啃。

    很快饭就吃完了,陈诚一个劲的喝水,差点被噎到了,真是太悲催了。

    吃过饭,刘任重跟年华他们也开始熟悉起来,之前对年华的不满也随着事情真相揭开变成佩服。

    看到展青云脚下的石头,不由好奇道:“年华,你们这些毛料打算什么时候解开呀?你们不是打算带到临海去解吧!”

    之前看到过年华赌出过不少好翡翠的陈诚也是兴趣十足,“年华你可不要太过掉我们的胃口了。”

    年华听完眼睛斜向正在小口喝水的展青云身上,“这些可都是我跟青云的对赌的毛料呀,当然要尽快解开了。”

    现在他们才知道原来那些毛料,眼前的这个从来都是一脸严肃做冰块状的男人也有份呀。

    展青云看年华提起自己,抬头看向年华,虽然没有说话,可是眼中的意思显示的却是清清楚楚的,那就是不要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

    年华哼了一声,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展青云十分干脆的放下狠话:“我告诉你,我是赢定了。”

    展青云点点头,薄唇轻启吐出几个字:“你放心!”

    因为上午刚在体育馆的玉石展发生那么不爽的事情,他们决定下午就不要过去了,而是去了刘任重的家里。

    刘任重也是赌石爱好者,不过他有分寸,除非是非常看好非常看好的毛料,其余的都是买那些按斤论的毛料,那些都不贵,买上个几百斤也成问题。

    他还有一个还好就是解石,他买回家的毛料都是自己在家解开的,因此他家里有一整套的解石工具,切石擦石是不再话下的,甚至还有一套玉雕的工具,准备的相当全面了。

    ------题外话------

    谢谢329684749突然给老高打赏那么多,老高看到的时候惊喜莫名呀,这是第一次有人给老高打赏这么多,也是老高的第一个解元谢谢!

    在这里也同样谢谢一直支持老高的书友们,没有你们的支持,老高也坚持不下去,谢谢dcl0206春的支持,老高的第一个举人。

    还有12345lory莫显雅susan886yh1050152264bjyujuan芹菜joe玉冰雪fxmtlj2008。

    还有其他的秀才,童生,书童,谢谢你们的支持,老高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