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六十章 帝王绿
    将蛇皮袋子一抖,展青云将所有的毛料都倒在地上,手一分,分成两份,一份五块。 然后抬起头看着年华。

    年华皱皱鼻子,傲气的道:“那就我先来!”伸手从地上拿起自己的一块毛料,放到切石机上。

    到了这个时候,年华这才用精神力探察自己眼前这块毛料里面的究竟,如果里面真的有极品的翡翠,却被自己一刀两断的话,不久可惜了。

    精神力侵入眼前的毛料,印入眼帘的是一片黑漆漆,继续向里面深入,最后在最右边发现了拳头大小的一看糯种白底飘绿花的翡翠。

    虽然不是什么精品,但也算是开门红了。

    刘任重帮年华通上电,看着年华的动作手心有点痒痒:“年小姐,要不要我帮忙呀。”他最大的爱好就是解石,将一块顽石层层剥离然后露出里面的珍宝,那是一个多么美丽而又美妙的时刻呀。

    不过年华却是摇头拒绝了,“真是不好意思,这是第一块我想自己来。”

    刘任重虽然有点失望,但是还是不失风度,对年华欠了欠身,“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

    年华笑着摇摇头,下一句话,让刘任重高兴了不少,“虽然第一块我想自己切石,可是剩下下一块就拜托你了!”

    刘任重听完眉开眼笑,“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我帮你们去拿着果汁水果什么的。”然后拉着薛铭文,“走跟我去搬椅子吧。”

    “喂喂,你轻点呀。”薛铭文被拉的差点跌倒,“你放开我,我自己走行不行呀?”

    陈诚在后面无奈的摇头,不过他没有打算跟着一起去,他对年华手里的那块毛料的兴趣,可是比去帮刘任重的忙感兴趣多了。

    年华直接开切,将毛料固定在切石机上,打开机器,兹拉的声音不绝于耳,形成强大的噪音攻势,她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展青云直直的站在年华的身边,眼睛注视着年华的动作,他之前没有接触过赌石这种东西,因此解石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他也想凭借着自己的能力从毛料中解出翡翠来送给年华。

    目光从年华转移到陈诚身上,展青云虽然没有跟他说过几句话,可是从他们的聊天里也能够知道,陈诚是一个珠宝商,而且主打的就是翡翠,翡翠销售占了他的半壁江山。陈诚一定对解石有了解。

    展青云走到陈诚身边礼貌请教:“陈先生,还请你教我一些解石方面的知识?”

    陈诚本来正在看着年华切石,突然耳边传来陌生的声音,吓了一跳,转头一看竟然是跟自己根本没有说过几次话的年华的男朋友,好像叫做展青云的那位酷哥。

    说实在的从见到展青云的第一面,陈诚跟薛铭文就知道这位可不是池中物呀,虽然年纪看着比自己两人小不少,可是那身上的气势却是他们拍马也赶不及的。

    展青云的身份肯定是不一般。而且听说是来自京城,可想而知这一定是为太子党,虽然不知道到底属于哪个家族的,可是明确知道的是,人家肯定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了得。

    一开始两人还有点担心,怕这位不好伺候,后来相处下才发现这位虽然不爱笑不爱说性格有点冷淡,可是却没有有那种飞扬跋扈气势凌人的脾气,这让他们松了一口气,而且这位吃什么坐什么干什么,从来不挑,别人怎么做他也怎么做,好伺候的很呀。

    可是当今天上午出手擒住那个骗子的时候,动作是那么的干净利落,那一瞬间的眼神杀气腾腾,两人迷茫了,这位到底是干什么的?难道现在京城的官二代红三代太子爷们都练就了这么一身功夫?

    展青云身份的神秘,手段的狠辣,还有冷峻的性格,都让陈诚他们感觉有点望而生畏,现在人家突然开口跟自己说话,陈诚突然感到受宠若惊!

    这人是怎么了,展青云的眉头微皱,自己问完后后,这个叫陈诚人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自己,难道自己认错人了?不可能呀?

    还好陈诚很快就缓过神来,十分热情的开始教导展青云怎么切石。

    两人蹲在地上,陈诚拿起一块毛料开始讲解。

    等薛铭文跟刘任重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陈诚是讲解的热火朝天,展青云手里拿着一块毛料,不住的点头。

    这是怎么回事呀?怎么自己不过是离开一会儿,陈诚竟然跟那个冷酷男谈论起来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一种“不是我不明白,是世界变化太快。”的错觉。

    摇摇头,薛铭文跟刘任重不去管他们两个,将椅子放好,又去搬了一个桌子过来,上面放上各种干果水果。还好今天的天气非常的好,太阳高照,因此温度也不低,坐在外面穿一件薄棉衣是刚刚好,手放在外面也不会感到寒冷。

    薛铭文坐在椅子上叹道:“这要是在临海,都要穿羽绒服了,手上也要带上大手套,还是南方好呀,空气新鲜不说,温度也不说。”

    刘任重哼了一声,“你这是赶上好天气了,如果给你下场雨或者是下点雪,我看你还待得住待不住吗,你们那里是干冷,我们这里可是湿冷,更难受。”

    他们两个在那里聊上了,从天气聊到空气,从空气聊到国家政策,又从国家政策聊到孩子,真是包容万象。

    陈诚跟展青云也是在那边一个热情的教一个认真的学,根本没有人去关注年华那边。

    手里拿着解好的翡翠的年华,刚想跟展青云分享自己的喜悦,却发现自己完全被那四个男人给无视了,哼了一声,年华决定,自己将其他的那四块都解开。

    将那块翡翠当到干净的地方,年华伸手又拿了自己那五块里体积最大的那一块,扫描一下,惊喜呀。

    里面的那块翡翠也是糯种的,虽然体积比上一块大不少,可是这不是重点,让年华惊喜的是,这块翡翠竟然是一块排球大小的紫翡,上宽下窄,虽然颜色不是名贵的紫罗兰色,可是那粉色也是相当的诱人呀。

    更加奇妙的是,在粉色紫翡的上面竟然还延伸出一小块的绿色的翡翠,当这个形象出现在年华眼前的时候,年华心里暗道这不就是一个天然的寿桃么!

    解出来后不用过多的加工,只要修整一下形状,将叶子雕刻出来,进行一下抛光,一个完美的寿桃就出现了。

    想到这里,年华兴奋的开始解石,因为这块翡翠靠近石皮,年华决定全部用擦的,这样才不会破坏翡翠的形状。

    展青云能够感觉的道年华那边阵阵高兴的感觉,抬头看向年华。

    陈诚讲的正兴奋呢,突然发现自己这个“徒弟”开始走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那一抹纯粹的粉红,难道?

    陈诚也顾不得给展青云讲课了,起身就跑到年华身边,兴奋的看着年华手里的动作,期待着能够看到更多的惊喜。

    展青云的眼神从年华的手上那块已经初见端倪的毛料,再到被她放到一边的开出的第一块翡翠上,眼中闪过一道深幽的光芒,低头看向自己手里的石头,计算下刀的位置。

    他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希望能够赢过年华,他希望年华能够打赢他一件事,一件他觉得如果不逼年华肯定不会从的事情,他希望她能够心甘情愿,愿赌服输也是一种心甘情愿,不是么?展青云的嘴角少见的露出一丝奸诈的笑意。

    正在认真解石的年华心头一颤,手一抖已经擦好的部位差一点又凑到上面去了,赶紧停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要出什么大事?可是刚才的感觉告诉自己并不是什么坏事呀,这到底是怎么了!

    陈诚正看得兴奋呢,年华就不擦了,着急的道:“年华,要是你累了,你可以交给我呀,我可以帮助你的!”

    这个时候好久不见正在聊的热火朝天的两个发小,突然发现好像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东西。

    刘任重这时一拍脑袋,哎呀了一声,“哎呀,我刚才还想去帮年华小姐解第二块毛料呢,我竟然跟忘记了?,惨了惨了。”

    等他们两个到的时候,年华这里已经进行到尾声了,整个寿桃的整体部分已经出来了,就剩下一些部分还有粘着一些石皮,很快也被年华一一清除了。

    最后一颗不是太规范,可是让人能够一眼就看出来是寿桃的翡翠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刘任重看到这里,悔的肠子都断了,差一点自己就成了解出这块石头的人了,可是却因为自己的关系给放过了。

    看刘任重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薛铭文推了推他,伸手点了点那块翡翠,“你以为如果是你解石的话,能够这么精确的将整块翡翠都解出来,还不伤分毫?”

    刘任重哑然,耸耸肩最后承认,“你说得对,我一点把握都没有!”

    薛铭文摊摊手,“这不就是了!”

    年华捧着寿桃心满意足,低头扫了眼剩下的三块翡翠,发现只有两块有翡翠,金丝种,有拳头大的一块。

    还有一块里面种水不错,能够达到冰种,块头也达到了成人手掌大小,扁平的一块,如果完好的话可以做成一副手镯,可是很可惜,上面布满绺裂,将整块翡翠分割成无数的碎片,也只有比较大一些的碎片能够做成戒面或者是珠子什么的。拿回去送给小姐妹们不错呀。

    最后那块干脆就是什么都没有,年华十分大方的将所有的解石任务交给刘任重。

    刘任重知道刚才忘记是自己的过错,看年华竟然还将剩下的毛料交给自己来解石,真是意外的惊喜呀,立马保证:“年华小姐,你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说完开始摩拳擦掌,看着剩下的三块。

    从前面开出的这两块的成色来看,这些毛料虽然看着相当的不起眼,可是却相当的有看头呀,说不定自己还能够开出一块冰种甚至是玻璃种也说不定呢。

    刘任重的小宇宙瞬间爆发,他以百分之二百的认真来对待这三块毛料。

    出了解石的范围,年华看陈诚跟薛铭文的眼睛已经粘到自己手里的寿桃上,翻了个白眼,将寿桃递给陈诚,嘱咐了句,“可不要掉在地上。”看着他们眼中的渴望又添了句,“你米不用想了,我这块寿桃是不会让出去的,我还打算留着呢!”

    陈诚薛铭文被年华叫破他们的心思,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出对方眼里的无奈,他们的确是有这种想法,可是现在这个想法被年华从根部上给扼杀了。

    年华坐在椅子上,悠闲地剥着瓜子跟开心果,她从小就喜欢吃这些东西,不过现在事情太过了,她已经好久没有坐下来好好的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干果了。

    想想自己,再想想这一年忙碌的手下们,年华决定明年开始给他们加薪,虽然知道他们不会背叛自己,可是自己也不能太周扒皮了。

    很快半个小时就过去了,年华脚下的地面上密密麻麻都是瓜子皮跟开心果的皮,她没有嗑够,还在那里吃。

    展青云这次换了个姿势,坐在椅子上观察他的毛料。那认真的样子,让年华看着一阵心里痒痒。虽然她能够现在就知道毛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年华却控制住自己,没有那么做,那样实在是太过没有悬念了。

    很快刘任重那里就完工了,虽然真的是如他所愿开出了一块冰种,可是是一块被打碎的冰。

    薛铭文看着刘任重的小表情那叫一个好笑呀,“行了,不要再看了,就算是碎的那也是冰种,也算是圆了你的愿望了不是!”

    刘任重一想也是,也就不再纠结了,自己今天能够开出一块碎冰,说不定明天就能够解出一块真正的冰种翡翠,还是满绿的!

    现在就差展青云的了,在场的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的手上!

    展青云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笔,在每个毛料上都画上了线,都是根据陈诚教给他的方法的画的。

    年华看着他认真对待的样子,不由调笑道:“青云,我帮你解怎么样?你放心,我不会故意使坏的。”

    不过展青云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有搭理她。

    年华这还是第一次被展青云拒绝,撇撇嘴不再说话,其他三人看他们不说,当然也不会多说什么了!

    十分钟后,展青云将所有的毛料都画上线,也不知道他是按什么划分的,将这些毛料都排好了序,然后抱着第一块走到切石机旁边。

    他是相当的干脆,直接按照他自己画的线切了下去,这块毛料上的线根本就是一条直线将毛料左右分开,最后出来的结果也是毛料一份两边,两边不多不少正好!

    最后这块毛料被分成了好多麻将大小的石块,最后的结果是里面什么都没有!

    年华看到此情此景后,笑了。

    然后是第二块,这块的就比刚才那块画的复杂了些,可是最明显的还是当中那一条线。

    果然展青云还是当中切开,拿起右半部分看了看,然后扔到废石堆里,主攻左半部分,最后从里面挖出魔方大小的一块油青种的翡翠。

    看到这里年华的皱皱眉头,她怎么越来越感到不对劲呀!

    然后是第三块,这次展青云并没有上来就切石,而是沿着毛料外面的莽带开擦。

    年华突然觉得他拿的毛料都是有规律的,第一块就是他挑毛料时挑的第一块,第二块也是他挑毛料时挑的第二块,第三块同样如此,难道他是按照这个方法切石的?年华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第四块跟第五块的位置是相反的,展青云的记忆力也是超好的,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年华陷入沉思!

    其实如果年华透过毛料,看到里面的话能够看出所以然了,可是她并不希望现在就看到里面的东西,她发现自己心中竟然期待着什么!

    这块石头的体积不大,只有铅笔盒大小,展青云集中注意力,手稳稳的拿着毛料,一点点的开始擦。

    年华突然有点吃醋了,她觉得自己都没有被展青云这么关注过,可是很快她就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瞬间小了不少,现在竟然还吃起一块石头的醋来,真是好笑呀。

    稳定好自己的情绪,年华开始继续关注展青云那边的情况。

    很快一面就被擦出来了,站在展青云身边的陈诚他们三人爆发出热烈的哄叫声,这是怎么了?

    年华也坐不住了,起身走到那边,低头一看,也是大吃已经,竟然是一块通透无比的玻璃种,虽然上面什么颜色都没有。

    这样的透明翡翠最怕的就是里面的棉絮太多,可是现在从开出的这一面看来,棉絮几乎没有,如果里面没有解开的这部分跟现在暴露出的这部分一样的话,就算是透明的玻璃种,价格也是不菲的。

    所有人都盼着,可是展青云一个动作把他们都惊到了,他竟然在将侧面擦了几下后,直接拿到切石机那里,开始切石,这是什么节奏呀。

    陈诚刘任重比较懂行的这两个赶紧阻止,可是展青云一个眼神过来,他们就麻爪了,而唯一能够阻止他的年华却是根本不去理会他的动作,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

    当展青云将这块毛料一刀两断的时候,其他人心都揪了起来,这万一将好翡翠给当中断成两段,这简直可就大大降低了,说不定能够弄成一副,现在只能够弄几个挂件了,镯子的价值可是远远在几个挂件之上的。

    陈诚捂着自己的眼睛不敢去看,薛铭文则是瞪大眼睛看着结果的到来。

    当结果出来时,薛铭文大叫一声,一把抓住陈诚的胳膊,磕磕巴巴道:“陈诚陈诚你赶紧赶紧看看呀,展先生实在是太厉害了。”

    听到他的声音,陈诚放下手,看了过去,瞪大了眼珠,天呀,他看到了什么?展青云这一刀下去,正好将石头跟翡翠分开,而且没有伤害到翡翠的分毫,却也能够看到翡翠的影子,这技术实在是厉害呀。

    陈诚薛铭文还有刘任重三人是被震住了!就连年华也是心跳停止了一秒钟。

    展青云将这块半块手掌大小的透明玻璃种翡翠擦干净,然后走到年华的身边,将翡翠放到年华的手心里,然后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回到切石机旁边开始切下一块毛料。

    “天啊!”薛铭文赞叹道:“这是什么节奏呀,第一块什么都没有,第二块出了个油青种,第三块竟然就到了玻璃种,竟然一块比一块好,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剩下这两块什么了!”

    陈诚刘任重点头同意。

    年华举起手看着掌心的翡翠,紧紧握住,嘴角挂起甜甜的笑容,专注的注视着展青云。

    展青云心有灵犀的抬头,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接,噼里啪啦的发出火花。

    陈诚三人被两人的超强电力电的一哆嗦,赶紧后撤。

    最后展青云嘴角勾起露出淡淡的笑容,瞬间因为总是板着脸太过严肃而被人忽视的完美的容貌展露无疑!

    陈诚薛铭文刘任重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的男人呀,他的五官非常的精致完美,可是却不是那种女性的柔美,眉宇间的英气让所有人都不会认错他的性别。

    “天呀,这长得比那些明星要好看的多呀。”嘴把不住门的薛铭文喃喃的道。

    展青云的眼神就跟利剑一样扫了过来,吓得薛铭文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就连他身边的陈诚刘任重都受到牵连,身上除了一身冷汗。

    等展青云换上平时的表情,继续低头解石后,这三人才松了一口气,天啊,这也太可怕了,或许也只有年华那样的人才能够驾驭的了这样的男人。

    过了一会儿看展青云的所有思绪都陷入解石中去后,薛铭文凑到年华身边好奇的问道:“年华,你男朋友到底是什么人呀,怎么眼神这么可怕呀?”

    年华瞥了他一眼,“你猜呀!”

    薛铭文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拜托,我要是知道的话,还问你干嘛?”

    年华轻描淡写道:“哦,也没有什么,他是当兵的,所以煞气重了点,只要你不惹到他,他还是很好说话的。”

    “原来如此呀!”薛铭文点点头,摸着自己下巴。“怪不得眼神这么凌厉呢。而且肯定是在特殊部队,说不定是特种部队的兵王呢!”这几天看有关特种兵的电视看多了的薛铭文非常确定的道。

    其实这么说也差不多,毕竟特勤大队的人大多都是从特种部队里选过去的。

    看年华没有反驳,薛铭文就认为是自己说对了,得意的跟自己两个朋友甩了两个自豪的眼神。

    却没成想陈诚跟刘任重所有的精神力都集中在展青云的手上,根本没有听他们说话。

    薛铭文真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真是无趣的很呀。

    年华也不再搭理薛铭文,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展青云的动作。

    这次展青云比上次快了很多,很快翡翠就展露出来了,这一块两个巴掌大笑的芙蓉种,之前年华也曾经开出过,没想到这次展青云也解出一块,同样也是冰底的!

    陈诚是年华那次的见证者,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哈哈笑道:“要不然你们两个会交往呢,年华之前也曾经开出过这么一块,两块虽然大小不同,可是这细微之处是一模一样,真是缘分呀。”

    然后又道:“既然这么有缘分,展先生能不能让缘分更加的紧密一些呀?”

    展青云看向他,“什么?”

    陈诚一看他说话就知道有门了,搓搓自己的手,然后不好意思的道:“不知道展先生能不能将这块芙蓉种卖给我呀,我肯定不占你的便宜。”

    展青云摇摇头,眼睛冒出一道光芒,手一动,这块价值百万的芙蓉种就被朝着某人方向砸过去。

    陈诚被他这一手弄得差点背过气去,这是什么一丝呀,自己让他卖给自己,他不愿意,现在竟然还要打算将这块芙蓉种打碎,真是太欺负人了。

    不过当他的眼睛顺着芙蓉种的行动轨迹看过去的时候,视线落到一个雪白柔嫩的纤长手掌上。

    年华摇摇手里的芙蓉种,展青云点点头,然后要去解最后一块毛料。

    “青云!”年华这个时候说话了,“咱们俩可是比的这五块毛料开出的翡翠的总价值,虽然你开出了芙蓉种玻璃种,可是总体价值还是没有我那块寿桃大,如果你这块没有开出什么东西的话,你可要做好心里准备呀!”

    展青云抬头默默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道:“胜负未分!”然后低头继续解石。

    年华不知道为什么,从展青云开始解最后一块毛料的时候,那种奇怪的感觉是越演越烈了。

    当展青云将毛料分成一大小的时候,将大的那一边细心的切成麻将块,可是最后什么都没有,年华松了一口气。

    这块小的有年华巴掌大小,他竟然又从中间切了一刀,然后一分两半。将其中一半又切成细细的小块,然后确定什么都没有后才看向最后的那个希望。

    陈诚薛铭文还有刘任重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展青云是没有希望了,就剩下手心大小的一块,就算再切出一块冰种,也不能跟年华的手里的寿桃相提并论,除非……

    除非切出极品翡翠才能够将自己压下,年华现在已经不知道是想自己赢还是对方赢了。

    从来没有想到过,展青云在赌石上竟然天分这么高,她知道自己就算不使用“透视符”什么的,在赌石上也是相当的有天赋,展青云比自己跟有天赋,他可是第一次赌石呀。

    年华相信那个小贩手里能够开出翡翠的毛料几乎都到了他们手里了。

    就在她在哪里瞎想的时候,傍边传来尖叫声,“天呀,出绿了,出绿了,还是满绿!”

    听到耳朵里,年华的心咯噔一声,抬起头,没有看到现场,展青云已经被陈诚三人给团团围住了。从他们的兴奋无比的声音中就知道这一定是个极品。

    这时候就听刘任重喊道:“天,天呀,看着颜色,绿的鲜艳夺目雍容华贵,我敢打赌这就是艳绿!”

    陈诚呆愣愣的道:“不,这不是艳绿,这是帝王绿。这是帝王绿呀!”说着说着陈诚激动起来,“哈哈,我陈诚有生之年竟然能够见证一块帝王绿的诞生,天呀,我实在是太幸运了。”

    这个时候这三人只知道叫天了。

    年华的心也开始砰砰的继续跳动起来,快步来到他们旁边,眼睛粘到这抹明媚的绿色上移不开了。

    帝王绿翡翠又称为“祖母绿翡翠”,是指绿色色调非常纯正、很浓郁的绿色翡翠,帝王绿翡翠的颜色像祖母绿的颜色一样,色调最接近光谱中的绿色,帝王绿翡翠绿色很浓郁、独特,是绿色中绿得最纯正的颜色,有种绿得好像就快滴出来的那种感觉,而且感觉绿色中稍微泛出蓝色调,但不偏色,给人以凝重高贵之美感。在日光下显现一种凝重的湖绿色,乍看近似湖蓝色,在强光照射下显现翠绿色

    帝王绿翡翠是非常非常珍贵,非常非常稀少的,尤其是到了现在,这几年解出来的帝王绿是屈指可数,而其中极品中的极品玻璃种帝王绿更是稀世珍宝,一个普通的玻璃种帝王绿的戒面,能够卖上千万,还有价无市呢。

    像更加费料的玻璃种帝王绿的手镯更是达到了天价,几千万都买不下来。

    现在展青云手里这块帝王绿肯定是没有办法做成镯子了,可是如果能够开出几个戒面也是好的呀,现在的疑问就是这块帝王绿到底有多大,到底能不能达到玻璃种,虽然现在看着肯定是已经达到了冰种,可是冰种跟玻璃种完全是两种层次。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激动的等待着,展青云的手却是没有丝毫的颤抖,仿佛他手里拿着的不是帝王绿,而是不值一文的塑料制品。

    跟陈诚他们一直注视着帝王绿不同,年华的视线从他的手上移动到展青云的脸上。

    展青云的低着头,从年华这边这看到他的头发,额头还有那长长的眼睫毛。年华这是第一次注意他的眼睫毛,长长的卷卷的,比自己的都还要长,而且非常的浓密,如同小扇子一样呼哧呼哧的。因为眼睫毛密集而且非常的黑的缘故,有时候看起来跟画着眼线一样,显得眼睛更加的有神。

    年华心里暗道,幸亏展青云经常板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摸样,吓退了不知道多少男男女女,让人不敢直视他,要不然自己可就要麻烦的多了。

    视线从展青云的脸上又回到他的手上,修长有力的手指夹着浓艳的帝王绿,竟然有种意外的和谐。当看到展青云手腕上戴着的那串紫色的手串的时候,有种莫名其妙的违和感。

    本来高贵的紫色在帝王绿的映射下完全成了陪衬,甚至连陪衬的资格都没有,分外的扎眼。

    还好年华知道现在不能去打扰展青云,要不然她现在就想把这串紫玉髓的手串给摘下来。

    当年华再次看向帝王绿的时候,整个帝王绿的主体已经出来了,刘任重从屋子里端出了一盆水,放到地上。

    展青云将帝王绿放到盆子里,气急发生了,整整一盆水都被这块帝王绿染成了鲜艳的绿色,宛如碧波,真是好看极了。

    展青云伸手将帝王绿拿出来,已经洗的干干净净了。

    刘任重递给展青云一把强力手电,展青云照在帝王绿上面,光仿佛能够透过去一样。

    陈诚这个时候已经压制着自己的声音,可是那激动的情绪还是不由自主的透露出来,“这是玻璃种无疑,真的是玻璃种帝王绿,我要疯了,我要疯了。”

    刘任重也是欣喜若狂,“天,我竟然见证了一块玻璃种帝王绿的诞生,我是在是太幸运了,不行,我以后要把这套解石的工具保存好了,这可是解出了玻璃种帝王绿的切石机跟擦石机呀。”

    薛铭文虽然不知道玻璃种帝王绿的具体价格,可是看陈诚跟刘任重的摸样就知道这有多么珍贵了。

    展青云将玻璃种帝王绿放到嘴边亲了一下,这个动作下来,其他三个激动之下想要要过来看看的大男人,都不敢动了。

    然后就看到展青云将手里的帝王绿捧在手心,然后走到年华跟前,静静的看着她。

    年华突然决定自己的心跳更加的剧烈了,比刚才还要剧烈,而且口干舌燥,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嘴唇。

    她的这个动作看的她眼前的这个男人眼神暗了暗,他决定不再等待了,直接了当的道:“我们订婚吧!”

    年华听了这句话整个人都不好了!

    自己没有听错吧,订婚?自己两辈子第一次听到这句话!

    看着年华惊慌的眼神,展青云坚定的道:“咱们两个打赌我赢了,认赌服输!”

    年华焦急分辨道:“可是这是人生大事,怎么能够靠打赌呢!”

    听了年华的话,展青云的眼神黯淡下来,他之所以这么逼她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爱的这个人虽然爱自己,可是根本没有想过两人的婚姻。

    他真的害怕,他知道年华的优秀,他知道她以后肯定会遇到其他优秀的男人,虽然他自信自己是年华遇到过的最优秀的那一个,可是万一,可是万一呢!爱情不是最优秀最好就可以的!

    展青云知道自己的思想有点阴暗,可是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就难过的不得了。

    那么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才能够真正的让他安心,那就是结婚,可是年华的年纪自己的年纪都不够,这个时候他多么想华夏也跟其他国家一样,只要能够满十六岁就能够结婚。

    但是不能结婚,订婚总可以吧,在华夏订婚后如果没有其他大的问题是绝大多数都会结婚的,而且订婚也要摆订婚宴,这就把自己跟年华的关系落到实处,自己保障就更多了。

    可是当年华拒绝的时候,展青云感到瞬间自己如坠深渊。

    整个院子也陷入低气压中,陈诚三人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年华也有些不知所措,可是当她看到展青云眼中的那抹无望的时候,她想起了很多,自己跟青云在一起的日子。

    年华知道自己一开始跟展青云在一起或许不是因为爱,可是在两人相处的过程中,年华的心开始一步一步的沦陷,一步步的踏入展青云为她挖的温柔陷阱,一点一点的俘获她。

    年华明白自己爱青云,并没有青云爱她爱的深,可是爱是确定的,而且她也真的想过两人之间的未来,她知道自己也是一个坚定的人,爱上一个人只要不被背叛就不会发生改变,只要这么一直下去,结婚时肯定的。

    可是现在订婚,真的是有点早好不好呀。

    不过当她看到展青云的眼神的时候,她知道他爱惨了自己。

    年华发现看到他难过自己也难过。

    既然这个样子,既然自己已经决定以后嫁给他了,既然不想让他难过,那么订婚又有什么呢,反正她相信展青云不会干涉自己的自由的。

    想到这里年华脸上露出一丝害羞的笑容,伸手拿过展青云手心里的玻璃种帝王绿,嘴硬的道:“等以后结婚了,你可不能那这么一块破石头打发我!”

    本来无比低落的展青云当听到年华的话的时候,一开始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再被自己的心爱的女孩瞪了一眼后,终于明白过来她是答应了,惊喜若狂。

    一把抱住年华,嘴唇印在年华的粉唇上,舌尖突破贝齿,带着年华的香舌一起缠绕共舞,呼吸着她呼吸的空气,瞬间如临天堂,这个滋味实在是太过美好了!

    在旁边站的三人眼都突出来了,这算什么呀,不是在解石么,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