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意想不到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三人只有一个表情。

    陈诚:“……”

    薛铭文:“……”

    刘任重:“……”

    三人对视一眼,这咱们是要撤,还是要怎么样呀,也不能在这里当电灯泡呀。

    还好年华还有那么一点理智,虽然全身酥麻,可是还是强忍着萌动,一把推开展青云。

    展青云被推开的一刹那也有点清醒了,没有抗拒年华的动作,顺着她的力道,退了出去。

    一股银丝闪现在两人中间,年华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赶紧擦擦嘴角,耳边听到有人闷笑声,转头狠狠的瞪了那几个看热闹不花钱的家伙。

    陈诚薛铭文刘任重是抬头望天的望天,低头看地的看地,还有人对远处那棵光秃秃的大树仿佛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托着下巴沉思着。

    看这几个人都挺识相的,年华也就放过他们了,不过某个罪魁祸首那是不能放的。

    一把抓住展青云的衣领子,拉着就往屋子里走,路过刘任重的时候说了声,“借屋子用用!”

    研究大树的刘任重头都不回的道:“不客气,随便用。”

    然后回应他的是一声关门声。

    听到关门声,这三个年纪加起来已经都九十多快一百的人,才松了一口气。

    陈诚也不望天了,而是用中嫁女儿的表情道:“女大不中留呀!”

    薛铭文白了他一眼,坐到椅子上,拿了个苹果边啃边道:“这句话要说也是人家年副省长说,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年,年副省长?今天第一次看到年华的刘任重不淡定了,抓着薛铭文结巴的问道:“薛铭文,你,你给我说清楚,你说年华是副省长的女儿?”

    薛铭文点点头,无辜的看着他,“你不知道么?”

    刘任重咬着牙呵呵两声:“我当然知道了,刚刚知道的!”

    薛铭文翻翻眼珠子,回忆一下,好像自己的确是没有告诉自己发小年华的身份,然后毫不在意的挥挥手,“你现在不是知道了么!”

    刘任重差点被他这句没心的话差点气死,什么叫做现在知道了!要不是他说漏嘴的话,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呢,万一到时候自己说话做事得罪了人家,自己可是吃罪不起呀。

    虽然刘任重也知道展青云的身份也不一般,可是人家没有说,他当然也就当做不知道。之前他还以为陈诚跟薛铭文之所以对年华有种恭敬的感觉是因为展青云的原因,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才明白陈诚跟薛铭文跟展青云的关系一点都不亲近,甚至是陌生人,而跟年华的关系则是相当的熟悉。

    现在一听年华的身份,他恍然大悟。

    薛铭文看他这个样子,拍拍他的肩膀,无奈的道:“你以为我们跟年华这个小姑娘交好是因为她老爸是副省长?”说着摇摇头,“你i可是猜错了。”

    “哦?”刘任重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愿闻其详!”

    薛铭文勾勾手,刘任重把耳朵凑到薛铭文的耳边,随着听到的消息越多,张得嘴越大,“真的?”

    薛铭文自豪的点点头,“没想到吧。”

    刘任重重重的点头,“竟然是一个好几十亿公司的幕后老板,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薛铭文拍拍他的肩膀,“那个时候年省长还是年市长呢,那里有办法帮自己的女儿弄这么一个大公司呀,这是人家一手打拼出来的。”

    如果他们知道桃花醇酿其实隶属于华年集团公司的话,那下巴都得惊掉了。

    陈诚这个时候也在会议,“我还记得她的第一桶金就是从我这里赚去的。”

    刘任重从自己的椅子上起来,坐到陈诚身边,亲自帮他倒了一杯茶,“你赶紧给我们说说!”

    陈诚咳嗽一声开始讲起了他们当时的相遇经过……

    陈诚薛铭文刘任重在院子里谈论年华,而屋子里却是另一种形状。

    展青云从年华答应他的那一刻就处在无可压抑的兴奋之中,跟在年华的后头进了房子里面,就把唯一的出入的门给反锁上了。

    年华听到嘎嘣一声,回头一看,却看到展青云蕴含着无数炙热火焰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年华,他微红脸颊,紧握双拳已经爆出青筋,这所有的一切多说明,他的忍耐已经到了将要爆发的边缘了。

    果然当年华看向他的时候,展青云决定不再忍受了,一个虎扑就把年华压倒在沙发上,粗重的呼吸打在年华的脖颈之间,一股陌生的感觉从年华的脊柱开始蔓延,让她的身体有些战栗。

    “你要干什么?”年华第一次不敢直视展青云的眼睛,只要接触到,她就觉得里面包含的各种情绪就要将她给湮没吞噬,最后消化的一干二净。

    展青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他想要不顾一切的占有眼前的人,可是残存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行,时间不对,地点不对。

    他希望能够在订婚后能够正式的拥有她,也不能是在其他人的客厅里,他希望能够给年华一个浪漫的,难忘的,美好的第一次,也是他的第一次。

    更何况……展青云想到那个可能性,就犹如一盆冷水浇了下来,自己身体里还住着一个巨大的隐患,随时都可能爆炸,在这个隐患不能够剔除之前,他不能这么做。

    年华正闭着眼睛,决定要接受这件事情的时候,却发现展青云从自己的身上坐了起来,坐在一边。

    一种说不上来的失望袭上年华的心。

    或许是感觉到年华的心情,展青云一把搂过年华,亲了亲她的发丝,声音嘶哑的道:“我现在还没有资格,等我们订婚后,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年华是第一次听到展青云的声音这么的嘶哑,也这么的性感,就跟有一把小刷子在自己的心里刷呀唰刷呀唰,痒痒的难忍。

    回身坐到展青云的腿上,送上自己的红唇。

    送上的没事展青云当然不会拒绝了,紧紧抱着年华的身子,舌尖探入她的口中,呼吸之间滋滋作响。

    等展青云年华出来的时候,日头已经落西了,被关在院子里的三人不断地搓着手,跺着脚。

    当陈诚看到年华他们出来的时候,哀叹道:“年华姑奶奶呀,你可是要了我们的命了。”

    年华刚要开口,一直拉着她的手的展青云说话了,“这次是我的不是,今天晚上我请客!”

    陈诚薛铭文还有刘任重当然是一百个同意了,他们当然也想跟展青云搞好关系了,以后有事说不定就要求到人家的。

    薛铭文拍了拍刘任重的肩膀,“任重呀,你可是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了,这里你可最熟悉,就拜托你i了!”

    刘任重拍拍自己的胸脯,“行,咱们也不要去什么特别贵的地方,那里也一定好,我带你们去一家做西湖醋鱼十分地道的老酒家,就在西湖边上。”

    “行,那咱们就那里吧!”年华非常的赞同。

    展青云也点点头,他对吃是比较不在行的,在参军之前他对吃也是挺在乎的,可是在加入特勤大队后,参加任务的时候,有的吃就不错了,有时候什么老鼠蛇,都已经是极品美味了,甚至有时候连这些东西也吃不到。

    现在的展青云对吃只有两种划分,一是能吃的,二是不能吃的,然后就没有了。当然了如果味道鲜美的话,他也会多吃一点。

    一行人又坐车去了刘任重所说的那个老酒家。

    “果然是相当的老呀!”年华站在这家名字叫“老酒家”的酒楼跟前时不住的赞叹。

    老酒家跟旁边的酒店饭店形成鲜明对比虽然里面也是钢筋铁骨水泥做成的,不过外面却是装修成古代的酒楼的样子,古香古色的十分显眼。

    等他们到得时候,已经不早了,包间早就被人家给订完了,没办法,五个人干脆就坐在二楼大堂里靠窗的位置,看着远处的风景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还是刘任重点菜,虽然一看展青云就是不差钱的主,可是他点的还是以经济实惠为主,那些虽然贵,可是味道却跟价格不成正比的他是一个都没有点。

    这一桌子菜年华最喜欢的不是刘任重极力推荐的西湖醋鱼,而是那碗用料十分足的东坡肉,吃起来是肥而不腻,香而不柴,口齿留香呀!

    最后其他人只不过夹了一点点,剩下的她都包圆了,看的陈诚薛铭文还有刘任重都傻了眼。

    而展青云则是举起手有叫了一碗,听得那三个大男人只咧嘴

    陈诚不由劝道:“年华呀,吃肥肉太对,对身体不好。”举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到年华的碗里,放下筷子后道:“你还是持鱼肉比较好,鱼肉根本没有多少的脂肪,女孩子吃鱼肉不爱发胖。”

    年华点点头十分乖巧的将鱼肉吃点,然后又把筷子伸向刚刚端上来的那碗东坡肉。

    陈诚:“……”他无奈了,好吧,既然人家男朋友都愿意让年华吃,自己作为一个朋友还是不要插手了。

    这顿饭吃了两个小时,宾主尽欢。

    当天晚上,年华他们几人就在刘任重家里过夜的。

    第二天一道早陈诚薛铭文去了浴室体育馆的玉石展,而年华跟展青云则在家里用刘任重的那套雕刻玉石的工具,开始对昨天解出来的那几块翡翠进行加工。

    刘任重还有一个爱好就是雕刻玉石,不过他的技术不太好,这次看年华要进行雕刻,虽然觉得她不会雕出多么好多么精致的东西,可是还是打算在一旁看着。反正他已经跟陈诚薛铭文商量好了,他们买了毛料后要回自己家解石,这样他根本就是两不耽误了。

    年华将几块翡翠摆在一起,开始端详要先雕刻哪一个。

    展青云伸手将那颗寿桃拿起,放到一边,建议道:“我觉得这块翡翠现在这种形状比雕刻的打磨的十分精美,还要更加的好。”

    刘任重在一边跟着点头,也是这个意思。

    年华仔细看着寿桃,最后决定听从展青云的意见,她早就发现展青云对美的直觉相当的精准贴切,而且他的看法绝对是最最经典的看法。

    现在穿衣打扮,发型什么的她会去听展青云的意见。

    既然不用雕刻寿桃了,年华将寿桃收好。

    排除出去寿桃,还有好几块呢,年华的视线放到那块支离破碎的冰种上面,挑挑拣拣,发现最大的也不过大拇指的指甲盖那么大,大多数也就跟小手指的指甲一般大小。

    大的可以做成蛋面,小的也能够做一些耳坠什么的,也是十分不错的东西呀。

    说道就做,年华上网了一堆图片,然后让展青云选择,最后给出了几个图案。

    年华将图片记忆到自己的脑袋里,手指一动,一柄小刀出现在她的手心里。

    在一边看着的刘任重晃晃头,又擦擦自己的眼,难道是自己的眼睛疲劳,发生错觉了?可是当年华开始雕刻的时候,刘任重自己并没有看错。可是这柄小刀是从那里来的呢,刘任重思考了半天没有思考出来。

    然后被年华精湛的刀技折服了,只看到一片银光闪烁,然后片片的翡翠玉削掉了下来,眨眼间一个扁平的玉碎就变成了一只慵懒的小猫,那张嘴打哇哈的小动作也被刻画的是惟妙惟肖的。

    慢慢的刘任重入了迷,看年华雕刻东西就是在享受啊,几下一个小动物或者是水果蔬菜就出来了。

    最后年华的身前拜访了一堆小猫,小狗,小金鱼,小苹果,小葫芦,小茄子什么的,十分的可爱。

    年华将这些小东西们放到一个小袋子里,这些送给自己的朋友们也挺不错的。

    在想到木晓李碧他们的同时,年华也想到了自己的宝贝表妹沈妙妙,虽然两人没有相处多长时间,可是感情还是挺好的,这次去香港的话,也要给她带一些礼物。

    如果给她一支冰种的镯子的话,说不定会给她带来什么不好的新闻,干脆就用这里最大的一块翡翠,做一枚满绿冰种的蛋面,然后镶嵌在白金戒指上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礼物了。

    以年华的速度雕刻一个蛋面是相当的简单的,因为她大脑对身体尤其是手指的控制力是相当的强悍的,最精妙的细节她也能够很好的呈现。

    当把这批东西做完后,年华拜托展青云帮她惊醒抛光,本来刘任重想要在展青云累的时候,上手一两个的,可是当看到展青云丝毫不会颤动的手的时候,完败下来。

    之后年华将眼光放到那块玻璃种帝王绿的上面,这块帝王绿虽然不大,可是能够取下好几个蛋面,不过年华却是不舍得用太多,这可是展青云亲手赌来的,亲手解开的。

    年华坐在那里那叫一个纠结呀。

    展青云看到她这副摸样,放下手里的活计,走到年华身边,拿起那块玻璃种帝王绿,又抓起年华的手,手背朝上,然后将完美无瑕的翡翠放到她的手指上,说了一句话,“我希望在订婚的时候我们两个能够带上它。”

    年华抬头看着展青云眼中冒出奇异的光芒,“我告诉你如果订婚的时候带玻璃种帝王绿,如果结婚的话,戒指次于它,我是不干的!”

    听了年华的话,展青云都傻了,他听到了什么?结婚?下意识的看看天边。

    年华哼了一声,“放心,今天太阳还是从东边出来的。而且我告诉你,这一切的前提就是要看你的表现。”

    展青云裂开了嘴,使劲点头,笑的那叫一个傻呀。

    在一旁看着的刘任重是直摇头呀,看起来“爱情使人变傻”这句话是真的,你看从来都是一副冷峻面无表情的这位在得到爱人的承诺的时候表现也这么的傻!

    为了不过多的浪费,又要保证蛋面足够大,年华是费了些心思,最后在展青云的帮忙下取下了一个两小块,一大一小。

    年华刚要雕刻小蛋面就被给拦住了,年华抬头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他。

    展青云咳嗽一声,这才道:“能不能让我雕刻你的那个?”

    年华是欣然同意了,互相雕刻对方的订婚戒指也算是一种情趣么,年华本来也想将刻刀给展青云用,可是没想到的是,刻刀在展青云的手上是怎么拿怎么不得劲,年华也感到刻刀的不情愿,难道刻刀竟然也有灵性。

    展青云无奈之下将刻刀还给了年华,刻刀一到年华的手里,立马散发出愉快的感觉,可是当年华要深入感受的时候,什么东消失了。

    来不及让年华多想,展青云已经用雕刻的工具开始一点点的将这块小小的玻璃种帝王绿上的瑕疵都去掉,慢慢的一个弧形呈现在年华的眼前,虽然只是雏形可是也能够看出形状的规则。

    刘任重被打击的不得了,人家一看就知道是没有雕刻过东西的,可是看起来确实有模有样的。

    年华也不再去看展青云,而是开始对付自己手里的这块。

    因为东西实在是太过珍贵了,年华跟展青云是相当的用心,吃过中午饭之后继续打磨抛光,最后在陈诚薛铭文回来之前完工了。

    互相在对方的手指试了试,差不多,现在就差一个戒指了,不过这也不难,人家陈诚可是专门做这个的,而且就算不用陈诚,在外面有的是能够做的地方,当然了这比较不保险一点,要是人家一看是珍贵的玻璃种帝王绿给贪了,可就有点麻烦了。

    当陈诚薛铭文回来后看到那两枚已经被打磨好的玻璃种帝王绿的蛋面后,那叫一个后悔呀,可是错过去就是错过了,年华也不能因为他们没看到经过,就又弄一块雕刻,就是为了让他们看看。

    年华用手擦着蛋面边问道:“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了?”

    薛铭文叹了口气,“因为昨天出的那个事情,今天不但过去买的人少了不少,连卖的人也少了不少。我俩没有多长时间就看完了,根本没有一个称心如意的。”

    年华将蛋面装好,给他们倒了杯水人,然后大方的道:“想要好翡翠还不容易么,等我回临海了,我帮你弄一块过来。你是喜欢翡还是喜欢翠呀,我那里还有一块极品红翡呢,鸡血红!”

    薛铭文一听高兴了极品红翡可是相当难见的,可是想了想,又怕刚出生的孩子压不住红色,最后还是放弃了,“还是选翠吧,虽然我喜欢红翡,可是怕孩子压不住。”

    年华想了想,然后道:“这样吧,我那里还有一块福禄寿呢,怎么样?”

    福禄寿?“这可是再好不过了。”陈诚不等薛铭文说话就嚷了起来,“正好能够让孩子从小到大将这块福禄寿养起来,这可是能够庇佑孩子一生的。”

    薛铭文当然不会傻得拒绝了,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福禄寿,这可是最好的选择,那是连连点头,“年华谢谢你了!你一定要将它转给我。不要少要我钱啊!”

    年华鼻子哼了一声,“你在开玩笑么?我可是送给我未来的侄子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呀?”

    展青云也在一旁道:“到时候他姑父也会送一份的。”

    年华白了这个什么时候都不忘了宣誓主权的家伙。

    薛铭文听了展青云的话时哑然失笑。

    年华跟展青云只在刘任重待到下午,晚上的时候,年华跟展青云已经到了师兄周放家里。

    他们两个根本就是突然袭击,等他们到得时候,周大师跟周放还有沈婉月刚要吃饭。

    开门的是周放,当看到门外站着的一男一女的时候,有点纳闷,因为这个男人非常的陌生,而女孩子是挺眼熟可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再哪里见过。

    这个时候那个高挑漂亮的女孩嘴角扬起露出雪白的牙齿,“师兄你实在会太不够意思了,竟然把你师妹我给忘记了,真是太过分了。”

    女孩这么一提周放恍然大悟,惊喜的道:“年华你怎么过来了。”然后转头对屋子里喊道:“师父婉月,你们看是谁来了。”

    周大师的声音传了过来,“是你师妹吧,赶紧让他们进来吧。”

    年华对自己师父知道是自己而感到意外。

    沈婉月一听是自己丈夫的师妹过来了,想起那个给自己的印象十分深刻的女孩,赶紧出来迎接。

    年华跟展青云正在脱鞋子,沈婉月就出来了,一看虽然陌生,可是仔细一看的确是那个女孩子,十分高兴的让他们进来,同时抱怨道:“你们怎么在来这前不给我们打个电话呀,早知道你们来,我就多买点菜,让你们好好尝尝我的手艺了。”

    年华拎着东西迈进去,笑着道:“我就是怕你麻烦才不告而来的。再说了”年华的眼睛看向沈婉月的肚子,“我可不想让我小师侄累住呀!”

    沈婉月横了她一眼,然后两人对视哈哈大笑,周放在一边也是无奈的摇头,不过这么一闹因为半年时间没见而横隔在几人间的陌生感却是消失了。

    周放的眼光放到展青云的身上,却被他通身的气势给吓了一跳,拉过年华小声的问道:“这位是?”

    却没成想被展青云个听到了,他淡淡的说了句:“师兄你好,我是年华的未婚夫!”虽然还没有举办仪式呢,可是年华来订婚礼物已经收了,她也答应了,那么自然而然他们就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了。

    展青云从来都是走在年华的前面的。

    年华翻了个白眼,确实没有反驳展青云的话,耸耸肩,“你们听到了。”

    这个时候周放这才真正的去打量展青云,沈婉月也是好奇的看过去,却马上又回过头来,这人的气场太足了,让人不敢直视呀,没想到师妹竟然找了一个这样的男人。

    不过自己师傅没有反对,这就说明这个男人是靠谱的,周放也就不再纠结了,而是将年华他们迎到桌子上。

    周大师也放下筷子等着他们,当年华展青云进来的时候,从他们两人的一扫而过,说了句,“正月十五是个不错的日子!”

    刚刚喝了一口沈婉月端给自己水的年华,一口水喷了出去,“咳咳!”擦擦自己嘴边的水渍,年华无奈的看向师父,“您老能不能晚点说呀,我差点呛死。”

    而展青云则完全是另一幅模样,周大师这么说,不就是说明年华的师父也认可自己了,展颜一笑,对周大师鞠了一躬,“谢谢师父。”然后又看向周放跟沈婉月,“还请师兄师嫂明年元宵节的时候,来参加我们的订婚宴。”

    周放点点头,“你放心吧,只要到时候我们没有事情肯定会过去的。”

    年华看看沈婉月的肚子道:“你们的宝宝应该已经四个月了,应该是明年六月的月子,元宵节离着预产期还要早的很呢。”看沈婉月还想要反对,又道:“嫂子你放心,如果你们去了我可是有的事地方安排你,我在京城有座四合院,你们跟师父就在那里住就行了,而且我已经在里面安上了地暖,比这里还要暖和呢。”

    沈婉月也是一个比较爱凑热闹的人,很快就被年华给说动了,不由点头。

    周放这些天也看了不少关于怀孕的书,知道这个时候适当的出去转转,对孩子对大人都有好处,反正现在也不是钱三个月不允许随便走动的时候了。

    商量好了后,年华跟展青云将买来的东西放到桌子上,“这是从老酒家带过来的,昨天我们去吃了一次,挺好吃的,今天就买来一份。”

    沈婉月也不推辞,“那行,我现在就去去筷子盘子还有碗,你们两个随便坐。”

    这里面有一道十分合沈婉月的口味,沈婉月也比平时多吃了半碗饭。

    吃饭的时候周放看着年华不由感叹道:“真是女大十八变呀,上次你过来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样子,现在确实有了女人的雏形了,个子也更高了。”说着又看了看展青云,不由叹道:“这也就是青云的身高能够罩住你,要是我这样不到一米八的都不好意思往你跟前凑呀。”

    沈婉月也问道:“你年华你有一米七五了吧?”

    年华点点头,对着沈婉月竖了一个大拇指,“嫂子真是好眼力。”

    周放又凑过来,“年华你可不能再高了,要不然连青云都罩不住了。”

    最后收到白眼两对。

    吃过后,聊了一会天,年华跟展青云就告辞离开了,周方家是三室一厅,如果年华跟展青云住进来就有点窄了,还不如他们出去找地方住方便呢。

    本来年华第二天想跟展青云游西湖的,可是这个计划还是泡汤了,曲团长因为这次沾了年华的光,功劳也不小,升了官,这下子中央警卫团的团长位置就空出来了,而展青云是不二人选,当然要回去交接,就这样展青云是连夜回了京城,这下子两人想共同去香港的游玩的计划又泡汤了。

    不过这毕竟是正事,而且展青云也要从中校变成上校了,这也是一个飞跃。

    年华不是那种想让自己的男友或者丈夫都扑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她对展青云是相当支持的,当然不会给他拖后腿的。

    不过展青云走的时候,将年华的那枚玻璃种帝王绿的蛋面给要走了,年华对他要过去干什么有了初步的猜想。

    展青云走后,年华更加的自由了,第二天陪着沈婉月逛了一天商场,当看到沈婉月看婴儿的东西的时候,年华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买东西,什么奶瓶,尿不湿,吸奶器,小推车,湿巾等等各种东西,而且是直选贵的不选对的,划卡的时候那是相当的豪爽,最后看的沈婉月都傻眼了。

    就这么不一会儿三万块钱就进去了,光小推车就不到一万。

    宝宝的衣服从刚出生可以穿到一岁了,年华还要买呢,被沈婉月给拦住了,“年华呀,你要是再买的话,咱们就那不回去了。”

    年华则是毫不在意的道:“没关系,咱们打的回去,拿的回去。”

    最后沈婉月把周放从公司叫了回来,当周放看到这么一大堆东西的时候,是即好笑又感动。

    年华也没有在杭市待太长的时候,过了一天就坐上了去香港的飞机,沈茜同志跟大舅沈强一家已经到了香港了,她要赶过去跟他们回合。

    两个多小时后,年华从香港机场往外走,却发现这里的候机大厅都被人给填满了,这是怎么回事呀,再一看都是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女孩子们,每个人身上都穿着一身绿色,再看看他们手上举起的照片海报什么的,就知道将有一位大明星的到来。

    年华看内内外外都被堵得严严的,她也不赶时间,就想要等这些人走了之后再走。

    反正这些人都是站在过道上,就怕等到偶像出来的时候,她们第一眼看不到,因此后面的椅子上还是相当的宽敞的。

    年华闲着没事从地上捡起一张照片,发现的确是非常眼熟,可是就是叫不上名字。

    旁边也有两个穿绿色衣服的女孩子,当看到年华在看照片的时候,十分热情的帮她科普这位大明星。

    “这是现在最红的明星上官昊天,今年刚刚二十三岁,已经在唱歌,表演上取得了重大的成就了,而且还是影视歌三期同时发展,而且是齐头并进十分厉害,就连天王级的人都称赞他是未来天王接班人。”

    你如果认为她们只给年华说了这些就错了,她们连他演了几部戏,几部电影,唱了几首歌,都叫什么名字,精彩的对话,精彩的角色,什么的都想给年华灌输进去。

    年华都无奈了,只好接住尿遁,跑了。留下因没有为偶像再增加一个粉丝而失望的两个小女孩。

    这个时候正好赶上机场的服务人员帮助滞留在飞机场的人们开出一个通道,年华赶紧跟着人流出去。

    出去的时候,年华感到有一个眼神在注视自己,回头就看到一个带着大口罩带着墨镜的小子双手插兜抬头看天。

    年华也没有在意,她最近已经有了自己是个美女认知,有男孩子看自己不是特别正常么?

    当上了机场的大巴车的时候,年华找了个作为坐下,没想到这个男孩子坐在自己身边,年华只是看了他一眼,开机,给展青云发短信,告诉自己已经到了香港了。

    因为年华打算先去看看李菲菲在没在香港,就没有给沈茜打电话。

    之前她已经跟李菲菲透露过,要参加璀璨的周年庆,也会提前到达,李菲菲也非常兴奋的告诉年华她也参加,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李菲菲现在应该已经在家了。

    低头给李菲菲发讯息,可是身边那直勾勾的眼神真是讨厌的可以,没有办法年华只有抬头对身边的那位建议道:“如果我发讯息打扰到你的话,还请你换一个位置。”反正在这个大巴里还有不少空地方。

    男孩听了年华的却却没有离开,而是摘下自己的眼镜,然后对年华伸出一只手,“你好我叫上官,能跟你交个朋友么?”

    上官?年华皱皱眉头,好像自己从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对了,不就是刚才么。

    年华抬头果然发现这个上官的眉眼跟那个上官昊天是非常的相似,猜测这小子就应该是上官昊天,没想到他那么多的粉丝守在那里等他出来,而他本人是早早就出来。

    想到这里年华摇摇头,笑着道:“真是不好意思,我未婚夫让我在外面不要跟陌生的男生搭言。”然后低头继续发讯息,根本不去搭理这个上官。

    年华的动作让本来胸有成竹的上官愣在了那里,自己都把墨镜给摘了,她不能认不出自己呀,难道她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上官昊天自认为明白了,坐在年华的身边不动了,只是摆着一张酷酷的脸。

    年华根本不打算去搭理他了,这小子完全是被惯坏了,以为这个世界上的女孩子都要认识他,都要是他的粉丝,这可是典型的王子病,是病就得治呀!

    很快车就开到了年华要下车的地方,年华站起身。

    上官昊天挑挑眉毛,你看,我就知道肯定过不了多久她就会认输的。

    “请让一下,我要下车了!”

    上官昊天掏掏耳朵,“你说什么?”

    年华翻了个白眼,然后无奈的道:“上官先生,我说我要下车,请让一下!”

    上官昊天钻头看人家已经背上包包了,知道人家说的是真的,尴尬的起身,让开。

    年华对他感谢的一笑,然后从他面前过去。

    上官昊天知道车开了,还一直看着年华的去向,等已经看不到人影了,这才失魂落魄的坐了回去,直到回到公司,他还在琢磨,到底是对方根本就不喜欢自己,还是没有认出自己。

    直觉上认为是迁移方面,可是情感上却是拼命的认为是后面的那个选项。

    上官昊天出身在演艺世家,爸爸是明星,妈妈是明星,到了他这里不自觉的也选择做明星,而且做得十分成功,刚出道的时候免不了要沾家人的光,可是现在要反过来了,现在整个华夏几乎没有人不认识自己。

    他非常享受站在聚光灯下的感觉,可是也是因为如此他的感情想来都是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他也不是没有拍过拖,可是每次时间不长就被要被曝光,慢慢的他也适应了娱乐圈里的爱情快餐,一夜情成了他的主要发泄渠道。

    虽然他在公众面前的形象都是健康的,阳光的,可是他确是知道自己心里是多么的黑暗。

    他以为看过世间百态的自己是不会再喜欢上某个人,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对一个路人一见钟情,甚至到了现在还在这里念念不忘,自己这是怎么了。

    ……

    被上官昊天念念不忘的年华,现在已经坐在李家大宅里了,李菲菲看到年华的时候那是相当的高兴,她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这次知道年华要来,李菲菲前天就从法国回到了香港,等待她到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