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占卜,劫匪
    “你怎么今天才到呀,我等你等得花儿都谢了。”李菲菲拉着年华的手,小眼神那叫一个忧伤呀。

    年华耸耸肩膀,摊摊手,“谁让我是大忙人呢,也就你这样的大小姐,可是随时随地的到处跑着逛商场,出国旅游。”

    李菲菲拉着年华坐到沙发上,撇撇嘴,哼了一声,“你当我是你这个公司的大老板呀,说让我现在是无所事事的大小姐呢。”说道公司,李菲菲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一脸八卦,“对了,听说你们璀璨的第二大股东要撤股,是不是真的呀!”

    年华去取苹果的手顿了一顿,“你听谁说的?”

    李菲菲睁大眼睛,“难道你竟然不知道?你作为第一大股东,你们公司的总经理竟然没有告诉你?”

    年华眯眯眼睛,咯吱一声将苹果咬开,“或许是他想要等我到了香港再告诉我呢!”

    李菲菲一眼瞄到年华眼中的那丝冷意,心里不由打了个寒战,要是那位郭总真的跟第二大股东有什么龌龊的关系,依着年华的厉害,他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对了,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怎么知道的?”年华淡淡的问道。

    可是李菲菲却是在她的话里听到了一丝的危险,赶紧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我们这些人也是有自己的圈子的,这个是我一个好闺蜜从那个人的女儿嘴里听到的。那女孩子也是一不小心说出来的,还央求她不要透露。”

    年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如果想让一个秘密在一段时间内瞒着其他的人,就要把这件事牢牢的放在肚子里,不要告诉第二个人,也不要相信对方不会透露出去的保证的,他也会让下一个保证的。

    正在这个时候年华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是郭安,年华决定还是听听郭安的说法,要是他觉得自己年纪轻轻就想糊弄自己,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喂,郭总!”

    郭安的声音声音传了过来,“年董,发生了一件大事,咱们公司公司的第二大股东,邓凯想要撤股,可是咱们公司的现金流远远不够。”

    郭安还算镇定,年华眉宇间的戾气却是消散了大半,没有那个老板在自己的员工有跟其他人伙同勾结的嫌疑的时候,非常淡定的的。

    “邓凯一共有多少公司的股份。”年华淡淡的问道。

    听到年华无比淡定的声音,郭安有些急躁的心竟然奇迹的平静下来,不要看他这么镇定,大多是装出来的,那个公司的老总听说第二大股东要退股还能镇定的,要知道现在璀璨娱乐铺的摊子非常的大,越要钱的地方是相当的多。

    还好郭安的掌控全局的手段非常的高明,才让璀璨在固定资产不断增加之下,现金流也没有出现断链。

    可是现在邓凯一句要撤股的话,却是让整个公司陷入了困境。幸亏现在这个消息还有传出去,要是真的传出去,今天的股市肯定跌破涨停板的。

    可是当打通年华的电话后,一听年华的声音,不知不觉中心里的那种急躁竟然消失了,真是太奇怪了。

    想到年华的问题,郭安赶紧回答:“邓凯一共有公司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是在您之下最大的股东了。”

    年华想了想又问道:“现在报纸上网络上,有没有传出这个消息?”

    过了一会儿,郭安传过来消息,“还没有呢,不过我这个消息肯定是真的。”

    年华眯了眯眼睛,“我当然相信你的话,因为在你打电话的不久之前我也听到了同样的消息。”

    听了年华的话,郭安的瞳孔张大,没想到年华竟然在香港这个不是主场的地方,消息还是这么的灵通。

    “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下意思的郭安已经把年华当做主心骨了。

    年华冷哼一声,“既然人家都有这个意思了,那么咱们就遂他们的愿望好了。”

    郭安想到了一个可能,咽了口吐沫艰难的开口:“您是说,将这件事告诉媒体?”

    “没错!”年华伸手拿起一个苹果在手里抛着玩,“邓凯不会闲着没事想要撤资的,毕竟现在璀璨在你的带领下效益还是非常可观的。他们肯定是另有目的。说不定他们的目标其实第一大股东,身为董事长我的股份呢。”又一次接到苹果后,手指微微用力,扑哧的一声,被她生生攥成苹果泥,而且一滴果汁都没有飞溅出去。

    李菲菲吓得一哆嗦,赶紧离着这个暴力分子远一点,省的被波及到。

    “他们肯定想等到年会的时候宣布这件事,到时候,咱们公司的估价自然会下跌的,到时候我这个第一个大股东的手里持着的这些股份价值自然也会大幅度缩水,然后他们在玩一些阴谋诡计,我这个小姑娘一定会吓得大惊失色,自然而然就会将股份给转让出去。到时候收益的就不知道是谁了!”年华毫不在意的将事实说了出来。

    她想明白的这件事,郭安自然也能够想明白,之前是因为被这件突如其来的消失给吓到了,还有就是被年华给镇住了,没有过多的去思考这件事情。

    现在年华将事情点出来,他自然而然的就梳理明白了。

    “难道是朱家?”郭安第一个怀疑对象就对上了朱家,毕竟年华的这个股份根本没有花一分钱,而是从他们手里赢来的,自然而然他们会不甘心。

    年华拉出一张纸巾擦擦手,“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而且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公司的股东洗洗牌,愿意留下的欢迎,如果想要离开的,哼,那就走吧。”

    虽然郭安也是一种想法,可是,“可是公司现在的情况……”

    年华截住了他的话,“这你就不要担心了,你现在就当不知道,剩下的我来操作就行了。你要做的就是在事情爆发出来之前注意观察公司里的员工,有哪些比较浮躁,那些比较异常,等事情结束后,这些人也不能要了。”

    如果朱家跟邓凯联手想要将璀璨改朝换代的话,一定会在公司里收买人心的,而那些被收买的人,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意识等到成功后,有拥立之功,二就是被镇压下去后,只有离开一条路,没有哪个老板会要一个背主的人。

    郭安立马答应,可是他还是有一个顾虑,那就是资金方面的问题,就算年董想要将其他股东的股份都收过来,就算股份降低,可也是一笔巨大的资金呢,可是就算是有这样的顾虑,郭安还是决定跟在年董身后,他决定将所有的宝都投在她的身上。

    年华当然能够从他的声音语调上听出他的心思,不过她也只是笑了笑没有透露自己的计划。

    放下手机,年华的演讲看向李菲菲。

    本来听得津津有味的李菲菲立马道:“咱们去我的房间吧。”

    李家的佣人可是不少的,虽然之前李菲菲已经让其他人都出去,可是要是年华在这里透露出一点信息被人给听到的话,说不定没有多长时间就会透露到对方的耳朵了,这不是不相信李家,而是一切都已保险为主,而且就算是李家自己的人也不会在大厅里说公司里的事情。

    李菲菲的房间非常的大,在床的对面是一套沙发。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年华开始给其他人打电话。

    李菲菲本来打算出去的,不过却被年华的手势给制止了,反正这件事已经让她知道了,也不在乎多让她知道点,而且毕竟她是李家的人,不仅是李家想要跟年华打好关系,年华也想跟李家的关系更加的近一些,这样自己在香港的举动就更加的方便自如了。

    看年华不在意,李菲菲自动的帮年华端来茶水点心,坐在年华的对面看着她。

    “黄埔是我。”

    黄埔谦正在开会,突然秘书进来,送来电话,不由皱眉。在开会的时候他最讨厌的就是打电话,不仅他自己不会打,他手下的员工也知道他这个规矩,在开会的时候自动关机。

    自己这个秘书跟了自己好长时间了,早就知道自己这个规矩,怎么今天还犯这种低级错误。

    不过当秘书在他耳边说了一个词后,黄埔谦赶紧接了过来。

    其他人互相看看,这是怎么个情况呀,最讨厌开会的时候接电话的头竟然自己接了,可是当黄埔谦说了第一句话后,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BOSS,您有什么吩咐呀?”黄埔谦的脸上带着恭敬的笑意。

    原来是老板呀,在场的人大多数都见过这个这位大BOSS,也知道那位的大手笔,一下子从澳洲弄来大笔的钱,当然了具体多少,因为是老板亲自操作的,因此他们底下的人并不清楚,可是大致估计一下最少也要三四百亿。

    尤其是当月发的奖金那叫一个丰盛呀,据说,大老板给了头大笔的奖金,当然具体是多少他们不得而知,可是不用想都知道肯定少不了。

    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都想知道这位大BOSS找头有什么事。

    黄埔谦正在听着年华的话,看到他的手下眼睛都瞪得溜圆看着自己,不由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然后挥挥手。

    在场的人无不失望的离开了,这下子整个会场安静下来就剩下他一个人,黄埔谦一边听一边点头,“明白了,好的!”

    半个小时后,黄埔谦又将几个高层叫了回来,他们又开了一个小会议,然后出来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接受挑战的兴奋。

    放下手机,年华的心情大好,转头再看李菲菲,吓了一跳。

    李菲菲一脸崇拜的看着她,“要是我什么时候能够想你这样,一言九鼎雷厉风行的话就好了,我也出去开个小公司,省的花钱还有人卡着,真是不爽呀。”说道最后是一脸的怨念呀。

    年华伸手拿过一块橙子,“你不是有你们李家的股份么,以李家的实力,你可是数得上的小富婆呀。”

    李菲菲白了她一眼,“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以为我爷爷,我爸爸,我妈妈会真的将所有的分红都给我么?他们口口声声的要替我保管省的我乱花,每年才给我那么点零钱够干什么呀?”

    年华边吃边好奇的问道:“一年给你多少呀?”

    李菲菲嘟着嘴说了一个数字,年华差点将嘴里的橙子喷出来,“你这也够多了,多少公司一年都赚不了你这么多钱好不好。这么多钱还不够你自己花呀?”

    李菲菲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无奈的道:“我也想留点小金库么,省的真有什么事的时候,还要管我父母要。上次我看上了法拉利新出的那辆跑车,还差几百万呢,我只有等过年的时候,他们把我明年的零花钱给我,我才能够买的起呀。”

    年华已经不打算跟她说话了,看到了没有,跟这位李家大小姐相比,土豪什么的已经弱爆了,真的是弱爆了。她现在资产已经突破千亿的级别了,可是她还是没有这么奢侈好不好。

    李菲菲谄笑一声,抱住年华的胳膊,“年华你跟我出去逛逛街吧,自从我回来后,他们都不让我逛街。”

    听她这么说,年华被引起了好奇心,“怎么回事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吧,如果平常情况下,你们家人肯定不会限制你的。”

    李菲菲一看瞒不住了,叹了口气道:“这不是前些日子,香港出现了一个专门劫持富人的劫匪团伙,之前已经有三家受害了。其中一家比较幸运,给了赎金后,孩子平安回来了。可是两外两家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其中一家被劫去的是家里的媳妇,劫匪开口就要十亿,可是那家的家产加起来也就是十几亿,最后因为谈崩了,最后那个年仅三十岁的女人被撕票了。”在说这话的时候李菲菲的情绪十分的低落,“要是这个女人的娘家有钱的话,肯定不会这个样子了。换个人,换成她丈夫的话,一家人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会把人救回来的,这就是咱们女人的悲哀呀。”

    年华拍拍她的手背,“你放心吧,之前我就看过了你的面相十分的富贵安顺,而且人的一辈子少不了有些小灾小难的,你那些事情都不算什么事!”

    李菲菲知道年华的厉害,听她这么说,心安了下来,这才继续说最后那一个,“最后那个其实已经筹到钱了,可是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反正最后也没有被救回来。”

    没想到香港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年华不由皱眉问道:“难道香港警方还有驻港的军队没有管么?”

    李菲菲扯扯嘴角,“怎么没管呀,可是这些天不是有些无聊的人整天冲击警方还有人家驻港军队,扰的人家根本没有办法集中精力。而且那些劫匪也是看最近这里比较乱才会出手的。”

    年华没想到看似非常繁华和平的香港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年华你这么厉害,你跟我出去逛街,我肯定安全。你就跟我一起去吧。”李菲菲摇晃着年华的手臂,撒娇道。

    可是年华却是突然从李菲菲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端倪,平时的时候,如果不是必须年华会自动将一个人的面相给屏蔽,要不然看到一个人的脸,就会不由自主的分析面相,那不是给自己困扰么。

    李菲菲的印堂有些黑色,她最近肯定有一劫,是一个小劫,不会危及性命,可是当李菲菲说了刚才的事情,年华就明白了,原来劫数在这里呀。

    年华干脆从书包里掏出三枚铜钱递给李菲菲。

    李菲菲有些纳闷,“干什么呀?”

    年华挑挑眉,“算命呀。现在想着你最近的运势,然后扔六次。”

    李菲菲这才明白,也不再多说,闭上眼睛,开始放空脑袋,只想着自己的运势,然后扔了六次。

    年华在一边看着,将每一次都记在脑袋里,等李菲菲六次都扔完后,年华闭上眼睛,

    李菲菲在旁边焦急的等待着,虽然有些着急,可是也不敢出声打扰。

    终于年华睁开了眼睛,李菲菲赶紧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我,我没事吧?”虽然李菲菲一向大大咧咧的,可是毕竟是个女孩子,胆子也不大。

    皱着眉头,年华嘱咐她道:“今天晚上你务必要待在家里,不能出去!”

    李菲菲听完心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我到底怎么了?”

    年华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你不用太多担心,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如果你出去的话,那我就不敢保证了。”年华说完看她还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吓她道:“如果你非要出去的话,可能有生命危险。你记住不管多么大的事情,都没有自己的命重要。”

    李菲菲想起今天晚上的安排有点不情愿,嘟着嘴道:“可是我今天晚上还有约会的。”

    年华耸耸肩,“我言尽于此,你愿意听就听,不听我也没有办法。”

    李菲菲也知道年华是个非常有本事的人,可是今天晚上的约会她已经判了一个月了,现在说不去就不去了,多难为情啊,而且里面还有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人。

    看她这个样子,年华知道她内心在纠结,刚想要再说几句,门被敲响了。

    “进来。”

    一个佣人走了进来,对着李菲菲躬身后,然后道:“老爷请年小姐去书房一叙。”

    年华对李菲菲点点头,就留下还在那里纠结的她,转身走了。

    “哈哈,年小姐,咱们又见面了。”李生看到年华进来就要起身。

    年华紧走几步,按住老人家,笑道:“您不要这么客气。”

    两人聊了几句后转到了正题。

    李生叹道:“没想到你竟然是年老的孙女,我跟年老也是有过几面之缘啊,不知道年老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呀?”

    年华没有奇怪他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的,笑着道:“我爷爷挺精神的,平时没事就出去溜溜弯,打打拳,身体非常的硬朗。”

    李生听了很高兴,“身体健康比什么都强啊。”

    年华道:“您老人家的身体状况也改善了不少呀!”

    李生摇摇头摆摆手,“凑合着活着吧!”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对了你可要注意一下你的那个璀璨公司呀,这些天有些小人有点不老实,兴风作浪的。”

    年华感激的一笑:“多谢李生,您放心,小小的一个璀璨还看不在我的眼里,可是谁要是敢动我的东西,我可也是不干的。”

    李生闻言笑了,“你这个孩子呀,也只有你的口气能够这么大了,我都不敢这么说的。”笑着笑着回忆起了当初,“当年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可是也是这么的意气风发,现在什么都有了,什么都不缺,但是已经是垂垂老矣的老朽了。岁月不饶人呀,每天早上一睁眼,都觉得是最后一天了。”

    年华笑着安慰道:“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看您的面相可是长寿的,离您说的那个时候,可是远着呢。”

    谁都希望自己能够长命百岁的,“谢谢年大师的吉言呀。”李生高兴得很。

    年华也跟着笑了起来,突然想起刚才帮李菲菲算的事情,不由跟李生说了起来,“刚才我给菲菲起卦,感觉她今天晚上可能有一个劫,不过只要待在家里就没有事情。”

    李生听了之后,十分的重视,他对年华的本事那是亲眼所见的,知道她肯定不会无故放矢,点头感谢道:“多谢费心了,我知道要怎么做了。”

    年华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就要告辞离开。

    李生连忙拦住,“今天中午就在这里吃,我已经让人准备了。”

    不过年华却是拒绝了,“李生,真是不好意思,我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做呢,多谢您的好意了。”

    李生看出年华是真的不打算在自己家里吃饭,也不勉强,笑着点点头,“那好吧,不过等到事情结束之后,你可要到家里来好好坐坐。”

    年华点头答应,然后跟李生告辞,“李生那我就先走了,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过去菲菲那里了,还请您代为转告。”

    李生将年华送到门口,年华就不让他出来了,要是把自己送出大门口,一直守在这里的狗仔队还得把自己给吃了。

    不过就算是她自己出来,因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毕竟年华长得十分漂亮,而且个子又高挑,尤其是身上那种独特的气质,是相当吸引人注意的。

    年华当然也感觉到了有人在摁快门,不过也没有在意,反正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跟李家的关系,照就照呗,而且每次都被拍照。

    看看已经中午了,年华给已经到了这里的沈茜打电话。

    “老妈我已经到了香港了,你们在哪里呢?”

    当沈茜报了他们的方位后,年华道:“那你们就在那里等着我,我现在就过去,这样你们在附近找一个吃东西的地方,咱们顺便吃个饭呀。”

    打了一辆的士,途中收到沈茜的信息。

    到了那里的时候,沈茜沈强还有李凤都已经吃上了,他们逛了一个上午也不轻松呀。

    知道自己的女儿是大胃王,沈茜帮年华点了不少的生煎包,“你快尝尝,这里的生煎包是相当的正宗呀。”沈茜极力推荐。

    年华捏了一个直接放到嘴里。

    沈茜惊道:“很热的,赶紧吐出来,会烫坏喉咙的。”

    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年华之前放到嘴里的已经到了肚子里,现在伸手去抓第二个。

    看年华一点事情都没的样子,沈茜皱皱眉头,难道年华的生煎包是凉的,伸手摸了一下,“诶呦,好烫呀,年华你是怎么吃下去的。”

    年华对她神秘的一笑,“因为我会功夫!”

    沈茜撇撇了嘴,不再搭理自己女儿,而是专心致志的吃了起来。

    吃过饭后,年华带着他们来到了,她在香港的别墅。

    年华专门请人照顾这座房子,因此当他们过来的时候,房子还是那么的干净漂亮。

    几个人一进去,李凤就被院子里的精致给迷住了,沈强也是叹为观止,“年华你这个孩子还是真有眼光呀。”

    年华只是淡淡一笑,“舅舅,舅妈还有老妈你们赶紧过来挑挑自己的房间的吧。”

    三人兴致勃勃的去选择房间,而年华却是打开了电视。

    当头的就是一段新闻,“据悉,璀璨娱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邓凯及其他小股东,处于某种考虑决定要卖出他们所持的股份,有人猜测是因为现在的第一大股东也是璀璨的董事长跟第二大股东邓凯因为争夺董事长的职位发生了矛盾。……”

    年华抱着肩膀一个词不差的听着,“现在从这个消息传出开始的两个小时里,璀璨娱乐的股票是连连下跌……”

    “这里的房间真是宽敞呀!”

    年华听到声音由远及近,啪的一声断掉了电视。

    起身走到楼梯口用笑容迎接三人,“不知道下午你们有什么计划没有呀?”

    第一个下楼的沈茜站在大厅里想了想,然后突然有了主义,“咱们下午去上次去过的地方做衣服吧,眼看着就要去参加璀璨娱乐的周年庆了,咱们也不能穿着牛仔裤羽绒服去呀。”

    就算是再没有常识的人也知道订做的衣服是相当的昂贵的,更不要说晚礼服了,可是他们参加宴会的衣服的确是没有。

    年华一手拉着一个道:“上次我们娘几个就是在那里做的衣服,挺好的。而且也不是特别的贵,你们就放心吧。”

    年华这么说,可是沈强跟李凤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当然,知道年华是故意这么说的,怕的就是自己两人不去,想了想最后还是同意了。

    下午的时候,黄埔谦派过来一辆车跟一个司机,专门问年华服务。

    虽然黄埔谦没有告诉司机,让他服务的这个人是谁,可是当看到年华的时候,那叫一个恍然大悟呀,原来是大BOSS呀,上次的时候他也在旁白看到过年华,记忆是相当深刻的。

    能够不深刻么,这么年轻的董事长,大BOSS,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年华让司机直接到了上次到的那家上次做衣服的地方,之前已经给李霖打过电话了,李霖当时就想起年华是谁了,当时年华给她的印象实在是深刻。

    当李霖给年华测量的时候,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呀,“天呀,你,你,真是眼热死我了,天啊,你看你这大长腿,实在是太飘了,身体比例完全黄金呀!”

    年华当脱下臃肿的衣物后,在场的几个女人眼睛都红了。

    虽然年华的胸部不适特别的胸围,可是绝对的挺拔,形状那绝对是完美。

    看到年华的腰肢后,才明白什么叫做柳腰,柔儿不弱韧而不坚,看着就想要上前摸一把。

    再加上年华那身皮肤,真正是肤如凝脂,李霖不仅感叹:“年小姐,谁要是娶了你,可是有福了。”

    年华的眼前显现出某个人的影子,咳嗽一声,将那个人的影子挥出去,年华只是但笑不语。

    虽然在给年华量身体的时候磨磨蹭蹭的,可是在说起款式的时候,李霖那是相当负责的,一边一边的实验,然后征求顾客的意见,尤其是在年华身上那叫一个不厌其烦呀。

    最后先受不了的竟然是年华,如果不是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个女人,年华都想给她一下子了,要是是个男的,都可以构成流氓了。

    当看到年华笑意中透露出的危险后,李霖捂嘴尴尬的一笑,她好像的确是过分了点,但是好久没有看到如此的比超级名模都要好的衣服架子了。

    因为李霖的精益求精,等他们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了晚上了。

    虽然年华挺郁闷的,沈茜跟李凤则是有点依依不舍,李霖这里的衣服是相当的多呀,各式各样的新潮设计,为了满足李霖的创作欲望,她的手下对沈茜跟李凤那叫一个殷勤呀,一个劲的给她们介绍衣服穿,美名其曰,“想要看看穿到真人身上的效果,而且这些衣服都是样子,是不卖的。”

    让本来以为这些人在给自己推销衣服的沈茜跟李凤是相当的高兴呀,管她们是真不卖还是假不卖,白试衣服她们当然愿意了。

    而沈强完全没有人搭理,年华看他挺无聊的,干脆让他去附近转一转,听到年华的话后他是相当的高兴呀。

    晚上吃过饭,沈妙妙突然回来了,沈强李凤对于沈妙妙的突然出现那是欣喜若狂呀,年华跟沈茜也是高兴。

    跟自己父母说了一会话,沈妙妙拉着年华的胳膊出去,小声的问道:“老姐,咱们公司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怎么到处传说第二大股东,还有几个小股东要退股份呀?”

    年华搂着沈妙妙走到小亭子里,然后笑着道;“这件事是谁告诉你的?”

    沈妙妙眨眨眼,不敢相信道:“难道这件事是真的?”说着就焦急起来,“那老姐,这可怎么办呀,要是公司分崩离析的话怎么办呀?”

    年华点了点她的小鼻子,“放心吧,这件事我心里有谱,而且就算真等到了那个时候,我也有办法安排你的。”

    沈妙妙打下她手白了年华一眼:“你当我是小孩子呀,不过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沈妙妙对年华是相当有自信的,在她眼里年华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

    年华笑过后板起嘱咐道:“这件事你知道就行了,不要随便外传。”

    沈妙妙跟小松鼠一样点头,“你放心,这是我跟你之间的秘密,我是不会随便乱说的。”

    说完这件事,年华拉着沈妙妙往房子里走,问道:“你现在的发展如何呀?你那个经纪人对你还好吧?”

    提起自己的事业沈妙妙是相当的自足了,“你放心吧,我现在按部就班的承上升趋势。韩阳大哥对我也挺不错的,虽然我的各种工作的排的密密麻麻的,但是还是给我留出了必要的休息时间,你看我现在的脸色比上次是不是好看了?”

    年华点点头,“的确是好多了,等我下次看到韩阳的时候可要好好的感谢一下他。”

    沈妙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歪着头问年华道:“老姐,你那个什么年宝肆要不要出道呀,前些日子网上对你的追捧是多恐怖呀,现在虽然那个火爆的场面下去了,可是剩下了一大批死忠粉呢,可是不比那些大明星少呀。”

    上次导演王英还曾经问过沈妙妙,年华会不会继续演戏的事情,他们不敢自己过去问,谁让年华是大BOSS呢,因此找到了沈妙妙,希望她能够将这个意思告诉年华。

    年华摇摇头,“我上次拍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帮个忙的,我可受不来整天曝光在其他人的眼中的生活。”

    沈妙妙也没有强求,不过她心里想的是,如果让其他人知道你就是璀璨的大股东的话,肯定有无数的狗仔队追着你了。当然了,她没有说出啦。

    沈妙妙来的时候没有吃饭,年华决定去陪着沈妙妙吃宵夜。

    三位大人今天玩了一天也累了,都早早睡了,只有年华跟沈妙妙让司机拉着跑到一家挺有名的店里吃东西。

    正吃着呢,年华的手机响了,年华拿出来一看,这应该是李生的私人号码,难道李菲菲并没有听自己的劝告跑出去了,可是自己明明也告诉李生了,难道连李生也没有拦住?

    年华赶紧把电话接起来,“李生,怎么了?”

    对面李生的声音虽然还是那么的平静,可是年华却是能够从平静中听出一丝焦急。

    “年小友,还请你救救我那不听话的孙女菲菲呀,她,她被人给绑架了!”

    年华听完眼睛就瞪大了,说了句“请等一下。”转身对沈妙妙道:“妙妙,你现在赶紧回去,我有点事情要去做。”然后转头对司机拜托道:“你把妙妙送回家,就让家里的保姆给你安排间屋子。”看他要推托,就道:“明天我还有不少的事情呢,到时候你一来一去,可就费工夫了。”

    司机点点头,“您放心吧,我肯定将妙妙小姐送回家去。”

    等沈妙妙跟司机走后,年华站在宽口的广场上,仔细询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是嘱咐您了么,不要让她出去?”

    李生叹了口气,“你说过后,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她爸爸妈妈,让他们好好看看她,可是谁承想她妈妈疏忽了。”

    年华明白了,这是李夫人根本没有把自己的占卜当一回事,李菲菲一求,就把人给放出去了。

    “菲菲到底去哪里了?”要知道当年华将这个占卜的结果告诉李菲菲的饿时候,她就看出了她的挣扎,没想到最后还是带着侥幸的心里过去了。

    李生叹道:“我也不知道,她爸爸妈妈也不知道。”

    年华安抚道:“你们放心,从菲菲的面相上来看,可是大富大贵的命,可是不会现在就遭到什么不幸,而且这个劫也不是必死的劫难。”

    果然年华的话说完,李生稍微放了点心,请求道:“还望年大师帮忙呀。”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叫年华小友了,直接叫大师,现在可是关乎着自己亲孙女的命呀,可是马虎不得。

    年华道:“我现在就过去看看,说不定在菲菲的房间里能够找到线索,于此同时你们赶紧找找菲菲平时交好的朋友,问问他们知不知道菲菲最后出现的地方,这对查到那些劫匪所在的地方是相当有帮助的。”

    李生立刻道:“好的,那年大师还请你尽快过来。”

    等年华到了李家的时候,李家的大管家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要不是为了怕引起不必要的猜测,李生还有李碧都想出来迎接年华了。

    到了大厅,果然李家的人都聚集到这里,当看到年华这么快就过来后,李生一脸感激,“大师,赶紧坐下。”

    年华也毫不谦虚,直接就坐在了李生旁白的位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