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夺舍
    年华想要逮住这个家伙不是只为了李菲菲,而是这个人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到了年华的底线了。

    她虽然也算是杀人无数,在美国弄瘫那座大厦就死伤无数,可是在那是在她无意识中发生的,而且之所以发生那样的事情,也是倭国人引起的,年华是一点都不亏心,也不是她能够控制的了得。

    可是现在这件事明显就是有人操控,将一个人的劫数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身上这可是禁忌。

    到底要去你哪里找到这个人呢?年华有些头疼,突然她抬头发现天空暗了下来,阴天了!年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有办法了。

    “你说让我去帮你找人?”袁天玄不可思议的说。

    年华点点头,“对呀。”

    袁天玄冷哼一声,“你当我是什么人?我可是大唐的国师!怎么会做如此有损我形象的事情!”

    看他一副不削的样子,年华咪咪眼睛,“某人是不是忘记自己身份了!”

    袁天玄的眼眉动了动。

    “就算你生前是国师。”年华凑到袁天玄的眼前,一字一句道:“可是你现在是我的御鬼,我是不是对你太过仁慈了,所以你就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袁天玄被年华冰冷的眼神看的是一激灵,马上想起来,虽然这些天年华待自己非常的温和,也经常过来听取自己的意见,可是怎么忘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也就是收复自己的那一次,可不是那么的美好。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确成了她的御鬼,年华是自己的主人,自己必须要听话,如果不停的话,人家只要一起念,自己就会生不如死。

    或许真的是主人对自己太好了,让自己忘记了尊卑,袁天玄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年华也没有安慰他,自己说的都是事实,而袁天玄必须要正视自己的身份,不能够在现在这个样子,还想给自己甩脸子。

    袁天玄出去后,年华也回到现实世界,跟袁天玄去了不同的方向,两人分头行动,速度会快很多。

    尤其是袁天玄可是千年的恶鬼,穿墙什么的不在话下,找人那是相当方便的。而且因为袁天玄是年华的御鬼,所以袁天玄在外面的时候,传递信息,只是在一念之间。不管是袁天玄给年华,还是年华给袁天玄,而且这个保密的程度比手机还要好的多。

    李博回到万庭芳夫妻身边,一脸的抑郁。

    万庭芳的老婆碰碰万庭芳,示意他上前问一问。

    万庭芳咳嗽一声,走到李博是身边劝道:“李博呀,你也不用太过着急,现在警方已经把这里给围的严严实实的,就算是一只麻雀也飞不进来,你就放心吧,菲菲很快就会被救下来的。”

    万庭芳的老婆也在那里像模像样的祷告着,“抱怨菲菲,保佑我那可怜的未来儿媳妇,快点脱离苦海。”她自认为表情动作做的非常的到位了。

    可是却不知道在李博的眼里,在她祷告的那一瞬间,黑气散发的速度是加快,直到她闭上嘴,才恢复到正常的速度。

    咬咬牙齿,如果不是怕打草惊蛇,再加上年大师的嘱咐,李博现在就想弄从身边路过的警察身上,拔出一把枪,将眼前这两个虚情假意心狠手辣的夫妻给送上西天。可是想到自己可怜的女儿,他只有忍耐着。

    ……

    年华站在某处建筑下,精神力开始对这座建筑开始扫描,将所有的地方都扫了一遍,包括地下室。那个奇门中人没有找到,倒是让她看到不少明星大腕,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有很多是看了是要长针眼的东西。

    自己这个能力实在是适合那些专门挖小道消息或者是花边新闻的记者,不愁没有东西写呀。

    将附近的地方都转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可疑的人,难道不在自己这里,正当年华决定去袁天玄的那里看看的时候,袁天玄传给自己一个画面。

    就见一个七十多岁的小老头,坐在一个豪华的房间里。

    就是他了,年华确定。

    根据袁天玄提供的地址,年华飞快的感到了那里,将袁天玄放回自己的玉符里,年华抬头看向这座大厦。

    转身离开,再出现的时候年华已经变成了隐身状态,为了不打草惊蛇,年华决定秘密潜进去。

    找准所处的房间的的窗户在哪里,年华顺着下水道爬了上去,十分轻松就到了窗户边上。

    往里开去,年华差点戳瞎自己的眼睛,刚才的画面跟现在的画面完全不一样好不好,年华咬牙启齿,袁天玄你等着。

    已经回到玉符里的袁天玄则是抱着小猫,冷哼一声,让你那么凶我。

    原来袁天玄发过来的图片已经经过了他自己的处理了,里面很多人都被擦掉了。

    之前的画面是一个老头坐在床上闭目养神,而现在的画面是,一个老头跟四五个大美女在一起缠绵,根本没有一点刚才那种仙风道骨的样子,有的只是淫靡。

    年华皱皱眉毛,从这个老头的面相来看已经是没有几天好活的了,一边情况下这个时候,他应该找一个风景优美空气清新的地方隐居,这样才能多活一些世家,可是这位老头一点不一样。

    俗话说一滴精十滴血,而在奇门中很多人对性事没有太多的爱好,比如周大师就是一个例子,一辈子没有结婚,不也是过的挺好的。还有田抱朴师叔,沈玄刚师叔,这些人同样没有结婚,尤其是田抱朴根本就是一个道士。

    可是现在眼前的这个老头却是一点没有这方面的避讳,而且就到了没有几天好活的时候,还在这里这么浪费精血,他现在这么做,唯一的结果就是让自己早死几天。

    难道这个小老头一点都不害怕死亡?年华有点不相信,老人可都是怕死的,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呢?

    就在年华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老头的脸上露出享受的笑容,可是突然开始沮丧起来,低头看看已经萎靡下去下身,低声咬牙切齿道,“等我年轻后……哼,gan死这些小妖精!”

    年轻后?他说的难道是下辈子?不对!

    难道他要……?

    年华终于明白这个人想要做什么了,他竟然想要夺舍,那么这一切就好解释了。

    将所有的事情都串联起来,这个老头应该是看中了万庭芳的儿子万宇的身体了,万宇的命数是是相当好的,而且老头的灵魂跟对方的身体相当的切合,可是万宇一生中有一个死劫,这个死劫九死一生,可是如果将这个死劫给度过了,那么之后的万事随顺平步青云。

    可是这个一生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万宇能不能够撑过去,如果万一撑不过去,他去哪里找这么一个合适的身体,而且他的时间也不多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到等到下一个这么切合的身体出现的时候。

    其实最跟他相合的是刚刚出生的婴儿,可是他希望找一个大富大贵的家庭,那些普通家庭的当然不会选择了。

    思来想去,还是不能错过这个极品,而这个时候这个替死的想法就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了,因此就出现了现在的这一幕,就是不知道万宇追李菲菲是真心实意的还是一开始就抱着要让李菲菲当自己替死鬼的想法。

    如果真的是后面的那个的话,不得不说这万宇跟这个老头的确合适。

    想明白了后,年华直接打碎玻璃进去,手上的碧泉剑也朝着老头身上招呼上去。

    因为年华正在隐身,这五个人只感受到一阵刺骨的寒意逼了过来。

    老头的反应十分的灵敏,一把抓住正在为他服务的美女,往寒气逼过来的地方挡了过去,嘴里喊道:“是哪里的朋友,还请现身……”

    小老头的话还没有说完,脑袋已经飞了。

    虽然他想让那个美女当他的挡箭牌,可是他实在是太过高估他这句马上就要散架的身体,也低估了年华的速度。

    头飞后,老头的脖子上的断口鲜血喷了出来,喷了旁边的四个女人一脸的鲜血。

    “啊!”女人们那里见过这样的事情,不知名的东西将这个出手大方的金主给杀了,可是到现在她们还不知道凶手是是谁,惊吓再加上无边的猜测,四个人纷纷被吓晕过去,尤其是刚才那个差点当了老头挡箭牌的人。

    不过年华却是不会掉以轻心,这个老头的身体虽然已经死了诶,可是现在这个屋子里根本就已经没有了老头的魂灵了。

    低头,年华发现地面上画着一个巨大的符阵,年华仔细看后发现,明白了,原来这个老头是早就有了计划,这个符阵的作用就是将老头的灵魂转移到万宇的身上,自己这一剑下去,不过是将这件事给提前了一样。

    想到这里年华转身就要离开,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年华发现老头的尸体的手腕上戴着一串十分漂亮的佛珠,伸手摘了下来。

    感应了一下没有什么负能量,正相反,如果是老人如果戴上这串珠子后,还可以温养身体,一颗就有效果,当然了不如一串作用大,但是也不能小窥了。

    放到兜里,年华又看了看,果然又有收获,在他随身带的一个一本黑色笔记本里的夹页里发现了一张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皮,而上面写着的正是这个以人挡灾的咒术方法,下面也明明白白写着解决这个咒术的方法。

    当年华看到解决的方法的时候,年华一时间不敢相信,不是吧。

    看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了,清理自己的踪迹后,年华赶紧顺着来时的方向离开,幸好现在的警察都集中在备岚大厦那里了,他们这里发生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什么人注意。

    当年华回到备岚大厦后,也没有回去,而是给李博打了电话,最后来到年华这里人是袁白鹿。

    现在袁白鹿是相当的失落呀,如果自己的速度再快一点的话,自己抢到手的就是菲菲了,而不是那个叫什么万宇的小白脸了。

    原来那个时候,袁白鹿已经接近到李菲菲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被他救出来的却是万宇。

    在他眼里万宇算个屁呀,菲菲才是从小看到大的心肝宝贝,为了李菲菲,不要说一个万宇了,就算是一千个一万个万宇,他也不会拿正眼看。

    可是为什么最后被自己救出来的却是万宇呢。

    之前他主要的目的就是先救菲菲,等菲菲得救后再教训那些劫匪,可是当发现自己就错人后,想闯进去再就菲菲,对方的头已经将枪放在她的头上了,袁白鹿是束手无策了。

    当知道袁白鹿救了万宇,可是菲菲却还在那帮子人渣手里的时候,李博也不是没有怨言的,可是脸上确实没有显露出来,再听了年华的话后,已经知道袁白鹿会那样做的原因了,根本就是因为那个咒术的原因。

    为了不让袁白鹿继续懊恼下去,李博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袁白鹿,袁白鹿对万家更是憋着一肚子气,要不是李博在那里拽着他都想杀了姓万的这个伪君子。

    当知道年前辈找人有事,而且有关菲菲跟万宇的事情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到了年华的跟前。

    当年华将解决的方法告诉袁白鹿的时候,他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前辈,不是吧,这这靠谱么?”

    年华耸耸肩,“现在我已经将解决的方法教给你了,至于你怎么做就是你的事情了。”说完年华转身离开了,留下袁白鹿一个人在那里纠结。

    片刻后,袁白鹿苦笑一声,不再纠结,离开去准备年华说的东西。

    年华将这件挺棘手的事情教给袁白鹿后,那是相当的轻松了,不过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去看看那位重获新生的万宇。

    夺舍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尤其是夺舍一个成年人,这就更加的危险了,就算现在万宇受了伤,精神也受到了惊吓,可是毕竟灵魂还是完整的。

    那个老头之前计算的挺好的,在自己的身体将要死的时候,就运用刻画在房间里的那个大阵将他的灵魂转移到万宇的身上,而他身边的那四个女人就是他的祭品。

    如果年华晚到一会儿的话,这四个女人肯定已经被血祭了。

    血祭的能量能够压制住万宇的灵魂,这样老头就可以轻松的就把万宇的灵魂或者给吞噬掉,或者给驱逐出身体,那就是轻而易举的了。

    可是谁承想,半路会遇到年华这样的人,直接一剑差点送了他归西,他也只能仓促间启动阵法,转移到万宇的体内,现在说不定两人还在那里争夺身体呢。

    不过年华现在是不打算过去,现在更加重要的事情是解决李菲菲的事情,还是将正事做完再去看热闹吧。

    当看到年华出现在附近的时候,李博赶紧跑了过来,刚才袁白鹿已经将解决方法告诉他了,说实在的在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还是有点哭笑不得。

    年华看到他的表情,立刻挥挥手,“不要想了,这是最好的办法,当然了,如果你有其他的办法,那就用不着我这个方法了。”

    李博说赶紧摇头,“看您说的,我不是那种的了便宜还卖乖的人,我们一家对您只有感激之情呀。”听了年华的,李博就算真的有这样的想法也打消了。

    年华摇摇头,伸手从兜里掏出一张皮子,递给李博,“这是我从那个所谓的大师那里找到的,你看看吧,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李博接过来一看,上面的施展替死咒术的方法看的他是心惊肉跳,赶紧把目光落到最后的解决方法上,跟刚才告诉自己的材料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丝毫的区别。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李博就跟拿着烫手的山芋一样,将皮子扔还给年华,他并没有问那个大师怎么样了,他知道奇门中人脾气都比较怪异,刚才就已经惹的年华有点不高兴了,要是再多问,万一年华生气了,自己的女儿可是还在劫匪手里呢。

    但是年华还是从李博的眼神里看到他想知道,反正到时候他也会知道,年华轻松的道:“等我去的时候,那位大师已经身死了,不知道被哪位大侠手起刀落给咔嚓了。”

    李博听完心颤了颤,暗自吐槽道:那位大侠就是您吧。

    年华转头看向他,挑挑眉毛,“李伯父是不是有什么疑义?”

    李博赶紧摆手,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

    点点头,年华紧接着又爆出了一个大料,“不过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呢,等就出菲菲来,咱们去一趟那位万宇所在的医院,给你看场好戏。”

    李博竖着耳朵听着,可是这个大料只爆了一个开头,最重要的地方是只字不提了,这样李博有点抓耳挠腮。不过他也不能逼着年华说。

    而且年华的下一句,让他瞬间忘记了这件事情。

    年华扭头看看备岚大厦二十四层的方向,嘴角勾起,“现在就等着袁白鹿的东西了,只要东西到了,就要着手救菲菲了。”

    这个时候当然是自己生死未卜的女儿最重要了,李博就站在年华的身边等袁白鹿的消息。

    年华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万庭芳那对夫妻呢!”

    李博回答道:“听说万宇突然之间抽疯了,他们去医院了。”然后他就发现年华的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神色,心中一动,就是在年华刚才离开的时间里,万庭芳接到万宇抽疯的电话,难道是这位年大师动了手脚。

    年华却道:“你放心,不是我出的手,万宇没有惹到我,我是不会随便出手的,我可是有职业道德的人。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说过了,等咱们去了医院就知道了。”年华继续卖关子。

    虽然非常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年华不说,自己也不能逼着她说,李博只能压下自己心中的疑问,等待着袁白鹿回来。

    还好袁白鹿人比较靠谱一点,过了没有太长的时间就回来了,不过脸色真的是不太好呀。

    想起看到一个小男孩就哄着人家孩子尿点尿,还必须得偷偷摸摸的,一开始的时候,他是光明正大的去的,可是差点被孩子的母亲当做是猥亵孩子的流氓,拿着菜刀追出了几百米,嘴里骂的那叫一个难听呀。

    袁白鹿觉得自己几十年丢的脸没有今天一天丢的多。还必须要九个小男孩的童子尿,小孩子都调皮捣蛋呀,而且现在的孩子们都是猴精猴精的,这个过程实在是太艰辛了,给他的身心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他一点也不想再尝试一次。

    将一个小瓶放在年华的手上,袁白鹿擦擦头上的汗,“年前辈,求求你下次你去让干其他的工作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年华安慰道:“你放心吧,你做的已经很好了,不过……”

    一听不过这两个字袁白鹿警惕起来,后退几步看着年华,“您还想怎么样呀?”

    年华摇摇头,看着仿佛受到了巨大摧残的袁白鹿道:“其实你完全不用这么麻烦的,李家什么最多?钱呀!只要你让李家告诉附近的居民,你们要买童子尿,而且一份童子尿多少钱,肯定有的是人来卖了,而且是当场验收,比你这亲自去一个个的找小男孩去接,不是方便的多了!”

    袁白鹿听了年华的话,整个人都不好了,比起自己拎着瓶子去跟一个个的调皮鬼斗智斗勇,这个方法简直是太简单了,自己怎么这么死脑筋呀。

    李博在一边也有点汗颜,其实这件事他完全可以交给自己家的官家去做,可是他也给忘记了。

    “行了不要想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救菲菲。”年华将这个瓶子又交给袁白鹿:“你的任务是最重要的。”

    袁白鹿一手接过瓶子一手拍拍胸脯道:“年前辈,你就吩咐吧。”

    年华只是简单的说了两句话,“咱们两个进去后,我对付那几个劫匪,你就直接去救菲菲,顺便让她把这个给喝了!”

    袁白鹿:“……”没想到这个任务到最后还是落到自己手上了。

    李博当然知道袁白鹿为难,伸手从袁白鹿的手里拿过瓶子,眼神坚定的道:“菲菲是我的女儿,我不去谁去!”

    看他这个样子,年华的眼睛一亮伸手鼓掌,“李伯父果然是男子汉大丈夫,说的好,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们就带你一起过去吧。”

    年华刚说完,袁白鹿就想要反驳,李博虽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可是也凡夫俗子,如果万一被劫匪手里的那些枪给伤到的话,自己更没有办法对李生交待了。

    年华看了他一眼,“难道你就连保护李伯父的能力也没有么?”

    听了年华的话,袁白鹿的脸一下就红了,自己可是堂堂二流巅峰高手呀,当然能够护得住李博了,可是他的脑袋已经被年华这样那样的任务给弄得迷糊了。

    年华也知道适可而止,挥挥手道:“行了,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袁白鹿跟李博点头称是。

    三人刚刚到了备岚大厦的入口就被警察个拦住了,不过在看到是李博跟袁白鹿后又让开了,之前他们已经见识过袁白鹿的身手,也知道李博的身份更知道是上面那个女孩子的父亲,虽然后面还跟着一个年华,也将他们放行了。

    进去后,年华感到里面是冷冷清清的,除了警察就是警察,知道里面的那些旅客或者是工作人员都已经被疏散出去了,现在里面除了警察就是劫匪,剩下的就是自己三人跟李菲菲。

    现在电梯只能够从一层道二十二层,二十三二十四层已经停运了,年华三人做到了二十二层,这次的营救的总部就设在这里。

    苗警官的上司陈警督也在这里坐镇,这个时候已经是有点焦头烂额了。

    楼上的那几个劫匪可是惯犯手上都有好几天人命,劝他们投降根本就行不通,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强攻,可是万一强攻,这几个劫匪非常有可能将人质李家大小姐李菲菲给宰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自己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白搭的了。

    可是现在那些个劫匪强烈要求,要警方跟李家送上一架直升机跟五亿的现金,要不然就把人质撕票。

    这可怎么办呀,正在这个时候手下告诉他现任的李家家主李博上来了。

    “诶呦,完了,人家是等不及了。”陈警督强打精神跟李博见面。

    “您,您说什么?”陈警督掏掏自己的耳朵,表示没有挺清楚。

    李博又重复了一遍,“陈警督一会儿,请让你的手下让一让,我们三人要去二十四层,跟这些劫匪讲讲道理。”

    陈警督一拍桌子,“你这是胡闹,你们三个不要命了,上面的不是咱们街头的小混混,而是嗜血无邪背着好几条人命官司的劫匪,跟他们讲道理,到最后你们也给讲进去了!你们不要这么天真好不好。”

    这个时候陈警督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轻笑,可是再仔细听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抬头去发现对方的手里拿着一把枪,而且这个枪好熟悉呀!

    陈警督突然瞪大眼睛,手一摸自己的枪套,空无一物,那个女孩子拿的枪正是自己的,抬头,惊恐的发现黑漆漆的枪口对着自己的脑袋,“你,你想要干什么?难道你要袭警?”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女孩子手指一动,枪口变成了冲着她自己,就见她对自己笑了笑,手指扣动了扳机!

    就听砰的一声,子弹朝着女孩子的脑袋就射了过去。

    陈警督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感到脑袋里一片空白,眼睁睁的看着枪朝着女孩子美丽的脸蛋高速旋转着飞了过去,难道对方会躲避子弹的方法?

    陈警督心里纠结着。

    “……”她没有闪躲,陈警督的张大嘴,难道一个美丽出色的女孩子竟然因为自己不让他们上去,就在自己眼前饮弹自尽?

    “不……”

    这是什么情况!陈警督瞬间暂停的心又开始跳动,就是跳动的速度快了一倍有余,低头看看掉在地上已经变成渣渣的子弹,然后抬头看看女孩子依旧漂亮,连个白印都没有留下的脸蛋,不由咽了口口水!

    就不要说陈警督了,就连站在年华身边的李博都被吓傻了,

    唯一比较镇定的就是袁白鹿了,叹道:“果然一流高手就是不同凡响呀。”看到李博惊惧的表情,不由解释道:“年前辈是一位一流高手,而一流高手可以用真气护体,子弹刀剑什么的只要有了准备,根本没有办法伤了年前辈。”

    李博用敬仰的眼神看着年华,现在年华在他眼里都快要成为无所不能的了。

    “现在我们可以上去了吧。”年华将手枪躺放在自己的手心里,然后递给他。

    陈警督擦擦头上的冷汗,颤抖着手将手枪拿了回来,点点头。

    这个时候听到枪声的警察们纷纷跑了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那些悍匪已经下来了?

    听到敲门声,陈警督打开门,是苗警官,“陈sir你没事吧。”说着眼睛往里看去,发现在屋子里的竟然是李博跟那个高手,还有昨天遇到的那个女孩子。

    陈警督看外面围满了人,怒道:“现在劫匪还在上面呢,你们不去监视着,来我这里做什么,刚才不过是我在擦枪有点走火罢了。”

    被陈警督一阵吼,其他人离开了,只有苗警官还有他的几个手下留下了。

    年华站在他面前看了一眼,抓着他就往上走,苗警官想要挣脱,可是却感觉抓着自己的手就跟钳子一样,根本就挣不脱,只能乖乖的上去了。

    站在楼梯口,年华回头对担心看着她的陈警督说了句,“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你自己应该知道。”然后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现在的人的顺序变成,年华拉着苗警官打头,后面是袁白鹿护着李博,再后面是那苗警官的几个手下。

    苗警官有点不知所措,“我们这是要去干什么呀?”

    年华对他微微一笑:“难道你就不想去立功么?”然后脸色一冷,“现在开始你可以闭嘴了!不要随便说话!”

    苗警官被年华这一眼看的心里有些发寒,只能抬头看着前方。

    到了二十三楼,等在那里的都是全副武装的冲锋队的队员,当看到他们上来的时候,就要过来阻止,可是现在年华已经厌倦了一遍一遍的解释,实在是太麻烦了。

    冷哼一声,手指轻弹几下,在场的所有冲锋队队员的身体都不能动了,这是怎么回事?

    苗警官他们也是大吃一惊,可是年华已经拽着苗警官向二十四层走去,苗警官的手下对视几眼,也赶紧跟了上去。

    到了二十四楼,上面的空气非常的凝重,透露着火药的气味。

    李博哪里见过如此的场面就算是非常厉害的顶级富豪也对这种场面适应不来,反而是之前表现的不太好的苗警官更加的冷静一些。

    上去后往旁边一点就是关押李菲菲的房间,那六个手拿各种枪支的劫匪就在那件屋子。

    “咱们要怎么办?”苗警官小声的问道。

    年华看了他一眼,伸手就将他腰间的手枪抢走,闪身就到了门跟前,一脚就将房门踢碎,是真的踢碎了呀,四分五裂的,瞬间房间的门口就露了出来。

    苗警官等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还是袁白鹿比较跟得上年华的思维,一拦李博的腰,也跟着过去,而最后到的苗警官等人只听到一阵枪响,然后屋子里听到了女孩子嚎啕大哭的声音。

    当苗警官等人进去的时候,屋子里躺着六个人,每人的头上都有一个枪眼,而站在他们中间的那个什么的女孩子,则是在那里一副无聊的模样,手指转着的正是苗警官的手枪。

    听到苗警官的声音,年华回头伸手就把枪抛给了他,然后迈步走到扑在李博怀里哭的跟个泪人一样的李菲菲,平时打扮时髦艳丽的大小姐现在的头发也成了鸡窝,衣服也是黑一块红一块的,狼狈的不得了。

    “行了,虽然现在这个问题解除了,如果还不讲那个咒术解决的话,一定还会发生其他的嫉妒危险的事情。”年华拍拍李博的肩膀道。

    因为见到女儿实在是太开心了,直接就把这个难题给忘记了,赶紧从兜里掏出那个一百毫升的小瓶子,打开盖,递给李菲菲,“菲菲呀,你现在赶紧将这瓶……水喝了,然后再睡一觉就没事了啊?”

    李菲菲接过来刚要喝,一股骚味扑鼻而来,赶紧将瓶子挪到远一点位置,扇扇鼻子皱眉道:“这是什么东西呀,怎么这么骚呀。能不能不要喝呀!”

    李博安慰道:“菲菲呀,你一闭眼睛就喝下去了,这可是我们花了很长时间给你找来的,你要是不喝,你这个劫数还在继续,下一秒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危机到你命的事情。”

    年华接过话道:“你早一秒喝了,你的命就回到自己手上了。当然了如果你是在是不愿意喝……”

    李菲菲期待的看着年华,她知道年华的一句话比自己一百句话都管事。

    “真的出了事儿,你可不要怨我们么就行。”年华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李菲菲也知道如果不是自己没有听年华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本来自己就给大家惹了这么大的麻烦,现在自己竟然还在这里任性,完全忘记了之前的无限恐惧。

    想到这里李菲菲掐着鼻子,一口气将所有的液体都喝了下去,虽然味道十分的难喝,可是为了自己,为了家人,李菲菲坚持没有吐出来。

    不过吐是没有吐出来,抱着肚子就跑到了卫生间,赶紧漱口。

    这方面苗警官他们也没有闲着,赶紧派人去叫人,现在几个悍匪都死了,底下的警察都还不知道呢。

    很快恢复了行动能力的冲锋队员端着冲锋枪跑了上来,可是当看到房间里的场面的时候都愣住了,还不等他们清醒过来,得到消息的陈警督也赶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傻掉了,天啊,让他们头痛了这么长时间的劫匪就这么死了?

    当经过检验看场后更加震惊了饿,他们发现,根本都是一枪致命,没有开第二枪的,而且全部的都是爆头,而这几个悍匪根本没有机会开枪,所有的子弹都在枪里面没有机会射出来。

    想要询问当事人,可是却被李家给挡了回来,陈警督专门去了趟李家,李生却只是跟他喝了一杯茶就送客了。

    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推断,陈警督知道肯定是那个女孩子做的,可是他没有证据,一点证据都没有,虽然酒店的监控摄像头里有人家的影像,可是在那件房间里却是没有摄像头的,而且打死劫匪的是枪,是香港警署的枪,子弹也一样,哪里能够证明呀。

    而且用的还是自己属下的枪,只要人家不去宣扬,那么这个大功劳就是他们警署的,不但是当时在场那几个人,作为上司的自己也是有功劳的。

    可是这一切的基础就是那位高手对这个功劳根本就不屑一顾,最后没有办法只能亲自找到这位高手高手高高手。

    当陈警督下车看到眼前这座别墅的时候,不由咳嗽了一声,这里可是香港低价最贵的地方之一,人家在这里有房产,还是这么大的房产说明什么?说明人家可是个不缺钱的人,之前想到的金钱攻势就没有用了。

    年华没有让他们进房子,自己在老妈还有舅舅他们眼里可是守法的好孩子,现在看香港警方来找自己如果被吓到就坏了。

    当年华钻进车里,坐到陈警督身边,就那么盯着他的时候,陈警督突然觉得如置深渊,还好,很快你那话就转移了实现,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小本本。

    陈警督打开一看,吓了一大跳,竟然竟然是国安局的人,还是副厅级别的,这么年轻的副厅级干部!陈警督之前想过的所有的方法全部都被他抛到脑后了!人家要钱要钱要权有权,自己所有能够给人家的都是人家不需要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