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过年快乐
    当天年华并没有在李家过夜,也没有回家,而是跑到华年风投,待了一个晚上。

    年华跟黄埔谦待了一个晚上,不要瞎想,他们就是在一起谈论工作上的事情,谈论怎么样才能够让朱家死的精彩一点!

    这次年华是不打算留着朱家了,在李家的时候她也把这个消息跟李家透露了,年华要做的事情李家是不会阻拦的,说不定在年华宰人的时候还递把刀子。

    将一切都准备好,年华带着沈茜做当天的飞机回了京城,而且差一点买不到票,年华萌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买架私人飞机,虽然名贵可是她又不是买不起,估算了一下每年保养加给飞机组开工资就要一大笔开支,年华也是能够轻松供应的。

    看起来买飞机这件事情是势在必行的了,年华将这件事放到了心里,打算过完年后就去操办这件事情。

    上飞机的只有年华跟沈茜,沈强李凤还有沈妙妙三口子留在了香港,他们打算在香港过年,毕竟年后没两天沈妙妙就要开工,飞来飞去的太过劳累了,而且年华将房子留给他们使用,方便的很。

    到了京城后,年华娘俩先回了四合院,李妈已经回去了,孙妈是孤身一个人,因此就没有回去,当年华进到屋子里的时候,是相当的暖和呀。

    “孙妈,你要是待着没事话,可以出去转转什么的,不需要总是待在院子里。”年华笑着道。

    孙妈摇摇头,“反正我也没有哪里可去的。”

    年华也没有继续劝,而是跟沈茜商量要怎么打扮这个四合院,虽然过年的那天肯定是要去年家的,可是之前二十九,三口子还能够提前过一个。

    “春联,福字,这些都是必须的,我看咱们再去买点装饰品,什么灯笼呀,那种挂着的一串一串的红色的大炮仗,都可以买一些。”年华提议道。

    沈茜当然也同意了,娘俩说做就做,休息了一会儿,吃过了中午饭,就去了王府井,并没有买现成的春联福字,而是买来裁好的红纸,反正年建国同志明天就要来了,这人自负有一手好字,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他了。

    买了好几个大红灯笼,还有各种充满喜气的装饰品。

    将东西放回去后,沈茜又跟年华去了一趟商场,给全家人都买了一身红衣服,年华跟年夏买的是不分男孩女孩同款衣服,这是为了满足沈茜自己的恶趣味的,年华也只是翻了翻白眼并没有说什么。

    不过偷偷的给年夏打了电话,让他赶紧过来。

    说实在的她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年夏了,也不知道这小子不回家在外面干什么。

    这次年夏是十分爽快的答应了,而且他当时离着年华他们的距离是相当的近,当看到他过来的时候,沈茜的眼睛都红了。

    年夏摸摸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的道:“老妈,真是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回去的。”他觉得自己老妈一定是想自己想的。

    可是当沈茜把他推进一个洗手间,并且又塞进一身衣服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完全是想多了好么。

    年华叹了口气,对年夏十分的同情,可是这种同情在沈茜冒着绿光的眼睛看向她的时候消失了,自己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老妈不用你推了,我知道了,我明白了。”年华十分有眼力见的抱起衣服进了另一间洗手间。

    年华穿好衣服,挑挑眉毛,将自己头顶上的拿顶假发摘了下来,里面的真发已经及耳了,用手扒了扒,头发瞬间变得有幸。

    推开洗手间出来,转头旁边的洗手间的门也正好推开,下意识的往旁边看去,年华的视线跟年夏的视线对在一起。

    年夏眨眨眼,那个长相跟自己有点像,可是完全跟自己不是一个类型的美男,应该,应该是自己老姐吧!

    不过想想之前老姐也曾经扮过不止一次两次的男孩子,也就见怪不怪了,就是赶紧自己老姐的女装扮相是越来越有女人味,可以这男子的扮相也是越来越有味道了。

    对,就是有味道,虽然年华经过紫雷淬体,五官更加的分明立体,俊逸非常,英气勃发,如果没有人说明根本就是一个完美的男人,而不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

    沈茜也被震住了,双手合在一起,眼冒红心,天啊,是在是太完美了,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呀,啊,不对。

    突然沈茜愣住了,她怎么觉得自己女儿现在的样子非常像一个人呢,这个人到底是谁呀,人名字到了嘴边可是就是说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爆发出一阵尖叫,“天啊,这不是姬无瑕么。”路过的一个年轻女孩子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沈茜恍然大悟,对呀,就那个姬无瑕,到了现在都不知道究竟是谁扮演的那位。对了那个人的名字叫做年宝肆,跟年华一个姓,宝肆,不就是BOSS么,她还记得按个电视剧的出品人就是年华的璀璨公司,肯定是当时叫她BOSS,她手底下的人就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年宝肆就是年BOSS!

    沈茜的眼睛眯了起来,好呀,你个年华怪不得我让你去帮我要几张年宝肆的签名,你在哪里躲躲闪闪的,原来根本就是你呀!

    就在这个时候,因为这个女孩子的尖叫声,吸引过来不少的人,当看到年华的样子的时候也都兴奋的围了上来。

    年华一看不少,一手拉着沈茜一手拉着年夏,一溜烟的跑了。

    “这可怎么办呀?”娘三个躲在了停车场,年夏无奈的问道。

    年华却是知道他们之所以认出自己是因为自己一不小心露出了跟姬无瑕相似的气质,等她平静下来后,闭上眼睛,片刻之后睁开眼睛,眉宇间的凌厉神秘的气质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温文尔雅,现在的年华虽然长得跟姬无瑕很像,可是也仅仅是像罢了。

    这次等他们出去的时候,虽然回头率还是十分高,可是确实没有了疯狂的粉丝,这让年夏跟沈茜松了一口气,就连年华也轻松了不少。

    不过粉丝的问题解决了,还有一个重大的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沈茜的问题,最后年华只能使出了绝招,这才让沈茜的注意力完全的转移。

    这个时候他们正坐在一件咖啡厅,歇脚喝咖啡,当听到年华的话的时候,沈茜噗的一声将嘴里的咖啡全部都喷了出来。

    年夏也是张口结舌,心里又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没有开始喝呢要不然自己可就跟老妈一个下场了。

    沈茜咳嗽不已,年华帮着她清理残局。

    好不容易沈茜咳嗽停止了,指着年华问道:“你再说一遍!”

    年华咳嗽一声,然后道:“那个什么,我跟青云商量好了,过年后的元宵节举行订婚仪式。”

    沈茜这会是听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追问道:“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们呀?”

    年华眨眨眼一脸的无辜道:“我这不是提前告诉你了么!”

    沈茜冷哼一声,双手环胸一副逼问的样子,“赶紧实话实说,你们俩到底是什么时候商量好的,我肯定不是最近。”

    年华对沈茜谄媚的一笑,对沈茜竖了竖大拇指,“您真是英明神武呀,那什么在去香港之前我俩就商量好了,这不是在香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我就给忘记了么!”

    年夏一听不干了,“哦,你们去香港竟然不带着我,太过分了吧。”

    自己跟老妈的事情还在继续呢,这小子竟然还跑到了这里来添乱,年华哼了他一眼道:“你不是说跟你们宿舍的人有了约定了么,我要是叫你同去的话,不是违背了你们之间的约定了么。”

    年夏冷哼一声,“你这是借口,完全是借口。下次如果去的话一定要叫着我,我也要去。”

    年华胡乱的点点头,然后眼睛又看向沈茜,一副谄媚的样子,“现在我已经告诉您了,您对展青云也算是有点了解,不知道,呵呵……”

    沈茜还在那里冷着脸,过了一会儿,叹了口气,“你这个孩子呀,虽然我知道展青云这个孩子不错,可是订婚可不是什么小事,只要订了婚,除非是对方有了重大的错误,要不然是不能反悔的,你这个孩子可要想清楚呀。”

    年华点点头,也郑重起来,“老妈你就放心吧,我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展青云也不是,而且不是你女儿自夸,这个世界上能够让我看上的人,少之又少。展青云虽然表面又严肃又冷峻的,可是他对我是真的挺好的,而且各方面也配的上我,是个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年华当然不能跟她老妈说,我就喜欢展青云,非君不嫁,要是这样的话可就算老妈同意,可是心里还是有点不痛快,自己养大的闺女,最后竟然向着别人,还不如这么理智的分析,让她放心来得好。

    果然沈茜听完后,心里舒服多了,其实她跟年华想的也是一样的,不管怎么样,人家展青云算是最好的人选,而且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了解也知道展家是个不错的家庭,虽然非常的显赫,可是展家的成员从来不是那种飞扬跋扈的人。

    不过,沈茜道:“不过,怎么这件事也是非常大的,我觉得还是应该两家坐在一起好好谈谈,你也跟展青云说一声,问问他跟他父母说了没有,如果方便的话,在年后咱们可以坐在一起聊一聊。”

    年华点点头,她也发现自己跟展青云有点鲁莽了,“你放心吧,一会儿我直接过去找展青云。”

    把沈茜跟年夏送回了家,年华就找展青云,事先打过电话了,他还在办公室进行最后一点的交接工作呢,当听到年华要来找自己的时候,开心道:“好啊,我这里特别乱,而且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够弄完了。你在附近找个饭店等着我,咱们一起吃饭呀。”

    年华答应了,在附近找了一个火锅店,要了一个清汤菌锅,还有各式各样的肉还有菜,看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自己也饿了,她就不客气的先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的时候展青云的电话过来了,等展青云到的时候年华已经吃饱了。

    看着桌子上的杯盘狼藉,展青云无所谓,就吃年华剩下的东西,而且是狼吞虎咽的,年华看着他吃饭的样子不由皱皱眉头,“你是不是中午没有吃饭呀?”

    展青云点点头,咽下嘴里的东西,这才道:“今天中午太忙了,没有来得及吃。”

    “你们还有多少没有弄好呀?”年华好奇的问道,这都好几天了怎么还没有结束呀,不过是一个中央警卫团罢了,年建国同志从临海调往省里的时候,跟安书记交接也就几天罢了,临海可是一个市呀,怎么也比中央警卫团的人还有事情多呀。

    展青云将剩下的东西都放到里面,然后放下筷子边等待边解释道:“毕竟我这里的机密事情太多了,必须要保证不会泄密的情况下交接,而且你也知道现在咱们国家枪支弹药的管制是非常严格的,虽然军营里很少会出现枪子弹药被偷盗的事情,可是还是要以防万一。”

    万一没有仔细查看,最后除了问题,不管是看管的当事人还有后勤领导要收到处罚,他这个团长也是跑不了的,而且中央警卫团的这些枪支可是比警察的那些要威力大,破坏力也更强,如果被歹人得到的话,可能会发生不可预料的后果。

    年华也明白,也不再打扰展青云吃饭了,就撑着下巴看着展青云进食。

    展青云在军营待得时间长,因此吃饭是相当迅速的,不过几分钟就吃完了。

    吃饱喝足后,展青云问道:“你今天找我出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呀?”

    年华点点头,叹了一口气道:“没错,是有关于咱们连个订婚的事情……”

    展青云一听年华的话,心里就开始打起鼓来,放在桌子底下的拳头也握了起来,说话的声音也有点干涩,“难道是你们家里人不容易,还是你反悔了!”如果是前面的话,展青云相信自己能够利用自己的诚心实意感到他们,可是如果是后面的一种情况,他相信自己一定会发疯的。

    年华从展青云的话里能够听出那巨大的不安,抬头白了他一眼,“你实在是对我太没有信心了吧,我是那种人么,既然答应了你,我是不会反悔的。”

    展青云这才松了一口气,目光坚定的看着年华,一字一句道:“只要你不反悔,不管面前有多么大的困难,我也能够一一解决。”

    “行了,不要瞎猜了,是我觉得,在我们订婚之前是不是要让咱们双方的家长再见一次面呀,好好的商量一下,毕竟谈恋爱是咱们两个人的事情,可是订婚可就是两家人的事情了。”

    展青云听完点点头,歉意的看着年华,“对不起呀,是我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这样,我回去跟我父母说一下,咱们初一初二的约个时间,坐下来好好谈谈,顺便将订婚的地点,要邀请的人,到时候要怎么举行也一并跟他们说明一下。”

    “啊?”年华愣了一下,“你不会已经把这些东西都弄好了吧?”

    展青云摇摇头:“我现在只把订婚的地方还有流程都弄了几份,到时候你们挑选一下,然后将邀请的人让伯父伯母给我就行了,剩下的就不用你们操心了。”

    年华有些不确定,“你行么?要不要我帮忙呀!”说实在的她现在有点担心这个地点,这个流程了,展青云不会将这个地点放到他们军营里吧。

    可是当展青云将手机打开,给她看看照片的时候,年华大喜过望,都是一些十分漂亮的场景,展青云坐到年华的身边,搂着她的腰,帮她介绍,这些图片里有室内的有室外的,有古香古色的,有中西合璧的,有就在京城的,也有京城之外的。

    不过都在华夏的领土内,并没出国,年华对海南岛的那个蓝天碧水的地方是十分的喜欢,还有香格里拉的天人合一的美景也是相当的满意,因为是订婚请的人肯定不会很多,干脆就在京城就好了。

    如果结婚的话,在去选那些地方,而且一定要提前弄好,省的到了临近的时候抓忙。

    现在距离订婚的时间已经不长了,再去准备什么的也有点晚了。

    当年华将自己的选择说了出来的时候,展青云只是吻了她一下,然后把脸埋在她的肩窝处,保证道:“你放心吧,等到了咱们的婚礼,我一定不会这么大草率了。”

    年华只能耸耸肩,刚才听他说的那些流程,她已经有点头昏脑涨了,这些事情还是交给比较靠谱的人吧,自己还是不要参与了,只吃等食就好了。

    晚上年华回道四合院的时候,一推门就看到了一个现在不应该出现的人,不由吃惊的叫道:“年建国同志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年建国冷着一张脸道:“我女儿都要把自己给嫁出去了,我这个做老爸的都还不知道呢,这还叫早啊!”

    年华瞬间满脑门的汗,不由嬉皮笑脸道:“我这不是给你们一个惊喜么!”

    年建国冷哼道:“惊喜?惊吓还差不多少!”

    拉着年华坐到沙发上,年建国跟沈茜还有年夏坐在她对面。

    年华一看得,三堂会审呀,这三人都是来者不善呀。

    最后年华没有办法只能坦白从宽了,“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展青云怕自己以后后悔万千,这才非要跟我订婚。”

    在场的三人都傻眼了,年建国知道当初一号首长访问美国的事情,而且在访问期间美国还发生了一次恐怖袭击,不过因为一号首长黯然无恙的回来,他也就没有过多的关注,可是没想到自己女儿竟然也在其中。

    沈茜也是有点懵了,当初年华是跟她一起去的上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没过两天就因为有事情回了京城,没想到当初年华口中的小事情竟然是这样的大事。

    而年夏虽然担心他老姐,可是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忍者,阴阳师上面,十分感兴趣的问道:“老姐,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忍者跟阴阳师?”

    年华点点头,不过还是叮嘱他道:“这些你听过就行了,可不能随便告诉其他人,要是你一不小心说出去,国安会来跟你谈话的。”

    年夏赶紧点头,保证道:“你放心吧,老姐,我的嘴可是相当的严啊,就算是你拿着东西撬都撬不开。”

    沈茜一把拉住年华的胳膊上下打量她,担心的问道:“你没有收到什么伤害吧!”

    年华笑着摇头道:“你放心吧,你还不知道你女儿啊,可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大高手,有什么可怕的。”

    沈茜则是一点都不相信年华的话,逼问道:“如果不是你受了伤,展青云会说这样的话么,你肯定是在骗我们。”

    年华第一次觉得自己老妈太过的聪明也不是件太好的事情,只能用傻笑掩盖了。

    沈茜冷哼一声,“我就知道是这个样子,你根本就在骗我们,赶紧如实交代。”

    年建国跟年夏也是横眉立目,怒视年华。

    年华被这三座大山压弯了腰,最后还是还是稍微透露了一点,“其实展青云也是太过担心了,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就是被蹭破了点皮,都是展青云太过大惊小怪了。”

    听年华这么一说,年建国沈茜虽然还是有点怀疑,可是看年华现在活蹦乱跳的样子,就知道应该是没有大碍,松了口气,不过经过这么一弄,他们确实觉得还是有个人管着她比较好点,他们现在都在石市,年夏虽然在京城,可是从来都是年华管他的份。

    虽然年家的长辈都在京城,可是对年华也是宠大于管,而且也是那句话,根本就管不了。

    那么让她跟展青云订婚,然后让展青云管着她一点就成了一个最最妥帖的事情了。

    想到这年建国跟沈茜对年华跟展青云订婚这件事是举双手双脚赞同。

    沈茜敲了年华一击,然后叹了口气道:“我现在也不反对你跟展青云的关系了,你们两个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年华的脸上露出一丝的笑容,又转头看向年建国。

    年建国也是点点头。

    年华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对展青云没有意见了,对自己跟他订婚也是同意了的,可是脸上也没有露出太过欢喜的摸样,而是该是怎么样的就是怎么样的。

    “对了,展青云说等过了年,咱们两家人坐在一起商量商量订婚的事情。”说着说着年华已经无奈了。

    年夏有些奇怪:“老姐你这马上就要订婚了,你怎么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呀。”

    年华摇摇头,一脸的无奈道:“还不是展青云已经将场地都找出来了,今天给了弄出八个地方让我选择,从南到北是应有尽有,还有各种配套的仪式什么的,听得我都要晕倒了。”说着将展青云传到她手机上的照片给他们看。

    沈茜拿过来边看边道:“这说明对你用心了,对你好这比什么都强压。”说着突然发现后面还有一件纯白色的礼服,非常的漂亮迷人,不由问道:“年华这是你订婚那天要穿的礼服?实在是太漂亮了。”

    年华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漂亮呀,可是我订婚的时候就穿这么漂亮,以后结婚的时候我要穿什么呀,到了那个时候有我头痛的。”

    沈茜白了年华一眼,“你这个孩子说的这是什么话呀,等你结婚的时候自然有婚纱,跟这个是不一样的好不好呀。”然后马上留着口水问道:“年华你这是从哪里买来的,跟你的身材也符合。”

    年华的下巴放在茶几上,郁郁的说了句:“这是青云给我设计的!”

    “……”沈茜差点把年华的手机给扔出去,“你说什么这是展青云给你设计的?”

    年华点点头,解释道:“当初青云在法国执行一次特殊的任务,其中就包括要混到一个大品牌的服装设计公司,最后他十分顺利的通过考验进去了。”

    展青云对这些服饰发型都有他自己的理解,而且审美感也非常大的强大,手的控制力也强大,因此能够设计出裁剪出完美的衣物。

    如果他不去当兵,也可以当一个著名的服装设计师,甚至是大师。

    可是很可惜,他在当兵这方面的天赋更加的强大,年华想他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军队的。

    不过他的几次出手都够看出他强大的实力,不过每次的对象都是年华,他可不会去打扮其他的女人,只有年华或者还要加上他们未来的女儿才能够让他心甘情愿。

    在经过这么一次后,年建国跟沈茜是百分之九十的愿意年华赶紧订婚了,好有人管着她。

    年华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知展青云,展青云也是松了一口气,第二天就拎着一堆东西过来看望年建国跟沈茜,而且还配了他们一天,中午的时候还亲自下厨整治了一桌子的饭餐来给年华他们四口品尝。

    这下子沈茜对展青云是相当的满意了,这菜的味道比自己做的都好吃,跟他在一起不用担心年华会饿到了。

    年夏缠着展青云给他讲讲当时执行任务的事情,展青云就挑了几件告诉他,虽然展青云的语言非常的平淡,可是在场的人还是能够从他的字里行间体会到那种艰难跟危险。

    而年建国听完后对展青云也是非常的满意,这是一个非常有担当的汉子,自己女儿嫁给他,自己也放心了。

    反正这一天年家人是过的相当的舒心了。

    当天晚上年华回去睡觉的时候,一进屋子就感动屋子里面有个熟悉的气味,年华一下子就认了出来,这是海东青的味道。

    果然当年华掀开被子的时候,海东青在里面睡得两只翅膀都摊开了,横着中间,也不怕闷到。

    没有办法,年华只能招来毯子,给它做了个临时的小窝,将海东青围起来,省的它睡觉的时候到处乱跑。

    年华办完这些事情后,钻到自己的被窝里,也没有上古国,而是舒舒服服的睡了过去。

    二十八过去了,二十九到了,这也算是年家四口的年了,因为明天三十的时候要去年老爷子那里去过。

    一大早起床,吃过了早饭,年建国就将一个大桌子放到院子里,年夏将前天买的那些裁好的红纸拿了出来,这都是一会儿要用的。

    年华将毛笔,砚台,还有上好的墨拿了出来,开始帮忙磨墨。

    而沈茜则是等着拿着写好的春联,福字什么的。

    年建国做了几个伸展运动,然后才在几个人的注视下,迈着八字步走到桌子跟前,拿起笔,沾了沾墨,然后屏住呼吸,眼睛闪过一丝金光,低吼一声,笔走游龙,眨眼间一张春联就写好了。

    年建国哈哈大笑:“看看我这笔字真是旷古烁今呀。”

    沈茜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动,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吐槽道:“年建国你写的这是什么呀,都是草书谁看得懂呀,能不能让人让人看出来呀。”

    年建国讪笑一声,起身又拿起一张,开始正经八百的写了起来。

    很快都写完了,由年建国跟年夏去张贴,而年华跟沈茜则是将几个灯笼挂起来,然后将红色的拉花挂上,整个院子里是一片的喜气,真是漂亮的不得了。

    抬头年华看到院子里的那棵树,转头又看到没有用上的一堆小灯笼,眼珠子一转,将那些小灯笼都搂在怀里,走到大树底下,双腿一屈,跃了上去。

    将小灯笼撑开,然后挂到树枝上,头顶上的这些都挂上,顺着树干向上爬去,她也一路挂了上去,最后站在树顶,望着远处,到处都是一片欢声笑语张灯结彩,年味十足呀。

    之前的时候都在临海,生活在高楼大厦之间已经好久没有过年味如此浓重的年了。

    沈茜走出房间,正好看到年华站在树顶,不由瞪大眼睛,喊道:“年华你在干什么呢,赶紧下来。”

    年华转头对沈茜微微一笑:“老妈你不要担心,我现在就下来。”话音未落,直接就从树顶跳了下来。

    沈茜被吓得胆战心惊,想要闭上眼睛,可是又怕在自己闭上眼睛的时候出现什么可怕的事情,只能强忍着瞪大眼睛。

    年华一开始坠落的速度是相当快,而且是头朝下,可是当到达距离地面三米的时候,身体旋转从头朝下脚朝上变成了头朝上脚朝下,安全落地。

    走到沈茜面前,年华嘻嘻对着沈茜笑道:“老妈你不要担心,你女儿可是高手高手高高手,你不用担心,不要说这个棵树这么高了,就算是十层楼都没有问题呀。”

    沈茜的心这个时候才稍微的安定下来,听了年华的话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老妈都已经七老八十了,受不了你的惊吓了。”

    年华嘿嘿的在一边笑着。

    中午吃了一顿沈茜惊心烹制的菜肴,就连刚刚从被窝里爬起来的海东青都有专门的制作的食物,慢慢的一小盆东西,是消失的相当迅速了。

    晚上的时候则是全家包饺子。海东青看到是在做饭也不去打扰他们,而是趴在茶几上,看电视。

    做菜不行,不过包饺子擀饺子皮年华却是一绝,面团到了年华手里,轻轻一甩,落地的时候就变成了里面厚外面薄的精品饺子皮了,而且每个都是一般大小,就跟用尺子量着做的一样。

    沈茜抱着饺子,看着年华玩的不亦乐乎,不由叹道:“年华要是别人知道你用高强的武功来甩饺子皮,他们会哭的。”

    年华却是满不在乎,她修炼武功保护家人保护自己只是其中的一个目的罢了,还有就是让自己更加的便利,很多事情普通人做起来会非常的困难或者是花费时间,不过自己做起来却是轻而易举,这就是修炼武功的便捷之初。

    现在自己有好用的方法不用,还跟年夏一样用擀面杖擀饺子皮,那不是发傻还是什么。

    很快一锅饺子就出锅了,一家子围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地方台的春节联欢晚会,吃着饺子评论者电视节目,中间还插着几句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还意外的相当和谐,这个晚上真是其乐融融的。

    不过年华他们这么开心,在香港的某一户人家是相当的不开心了,那就是朱家。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发现朱氏的股票竟然被人给阻击了,之前又大笔资金注入,股价直线上升,一开始的时候还挺高兴的,可是当股票价格越来越高的时候就知道肯定是有人对朱氏的股票进行阻击。

    朱家赶紧进行救援,这个二十九他们是忙碌的很呀。

    大年三十的时候竟然又下起了大雪,当年华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已经是银装素裹,美丽异常了。

    “好了,你们不要赖床了,今天要去你们奶奶家里,你们赶紧起床,我们要出发了。”沈茜早早的叫他们起床。

    因为下雪的缘故,路上的时候一定要小心,所以必须要早早的过去,这样才能够按时到达年老爷子的家里。

    非常顺利不到八点,年华一家就拎着大包小包到了年家,年老爷子年奶奶一开始自己的儿子儿媳还有孙子孙女来了,那是相当的高兴呀。

    当看到他们的时候,年奶奶激动的留下了泪水,“好,好,好!太好了,我的乖孙们你们来了。”虽然嘴里说的是乖孙,可是眼睛却是直直的盯着年建国。

    年建国也是一阵的激动,他认真眼中的热意,躬身拱手道:“爸爸妈妈过年好。”

    沈茜也在一边跟着说道。

    “好好。”年奶奶从桌子上拿了两个红包塞到他们两个的手里,让这两个已经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女是相当的不好意思。

    他们只有给别人红包的,可是那里有收人家红包的。

    年华年夏对视一眼,脸上露着揶揄的笑容。

    为了不让他们两个尴尬,两人冲到年奶奶身边撒娇道:“奶奶,我们的红包呢。”

    年奶奶一手拉着一个开心的道:“都有都有。”

    坐在沙发上的年老爷子吃醋了,咳嗽一声道:“难道某些人把他们爷爷给忘记了,是不是不想要爷爷的红包了。”

    听到年老爷子的话,年奶奶笑着白了他一眼,把年华年夏往他那里推了一下,“行了你们赶紧给你们爷爷拜年吧,要不然咱们家的醋都让他给喝了。”

    年华年夏又笑嘻嘻的过去给年老爷子拜年。最后他们包括年建国沈茜在内每个人都是两个红包。

    不到十点钟,年建党一家子也过来了,年老爷子年奶奶照样给红包。

    然后年华年夏又收获了两个,年泰也收获颇丰。

    就在大人们谈话的时候,年泰将年华捉到了自己的屋子里,皱着眉头问道:“年华你跟展青云是不是有事情呀,这些天我叫他出来,他都不出来。就算是正在交接工作也不可能这么忙啊,是不是你们之间除了问题了?”

    说实在的他实在是想不到会是其他的原因了。

    年华点点头十分爽快的承认了,“你说的没错。”

    年泰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你们……”

    年华摊摊手,“我们要订婚了!”

    “……”年泰彻底的傻眼了,这根自己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好不好,完全不一样,可是“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要订婚的事情。”

    年华耸耸肩,“你现在不是知道了么!”

    年泰眨眨眼,差点被年华给气着,天啊,一个是自己的穿开裆裤就要好的至交,一个是自己至亲的堂妹,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还没有相认这没有什么,可是当他们要订婚的时候,自己这个做朋友的,做哥哥的竟然不知道,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呀!

    ------题外话------

    老高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