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七十章 拜年,订婚准备
    将自己要跟展青云订婚的时候告诉年老爷子跟年奶奶他们后,他们老两口的表现的比年建国夫妻要淡定的多了,毕竟他们是从小看着展青云长大的,知道这个孩子是个好孩子,虽然因此年老爷子对展老爷子不满,可是也是因为自己家的孙女马上就要变成他家的,针对的是展老爷子。

    而年建党想的就更多了,虽然之前年家跟展家的关系因为两个孩子变得不错,可是如果订婚之后,两家肯定会更加紧密的,这对年家对展家非常有好处。

    更何况两个孩子是两情相悦,不是政治婚姻,这绝对是两全其美呀。

    年建党笑着道:“太好了,这下子咱们跟展家就真的成了亲家了,下次看到展中将的时候可要让他好好请我一顿呀。”

    年华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年建党正好挨着电话,随手接了起来。

    “过年好,你也过年好。……行行行,到时候你们找地方,告诉我们就行了,我们一家子准时到,对对对,年华的父母也在这里呢,行行,那替我问展老爷子老太太过年好啊。那行,再见。”

    年华在一边听着,头就有点低下来了。

    年建党放下电话后,笑道:“刚才是展中将来的电话,希望明天初一的时候,咱们两家能够聚一聚,也说说孩子们的事情,让咱们一家子都过去,他们一家子也都来,包括展老爷子展老太太。”

    年老爷子虽然眼里带笑,可是嘴上却是不饶人的,“算他展老头识相,要是他不出面,休想让他孙子把我乖孙女给娶回去。”

    年奶奶推了他一下,“你呀就是这样嘴呀,得理不饶人。”

    坐在年华身边的年夏年泰,则是对视一眼,同时捅了捅年华。

    年夏道:“姐姐,未来姐夫一定要给我准备一个大红包,要不然我是不干的。”

    年泰在那边道:“年华你说我到时候是向着你呀,还是向着展青云那家伙呀,你说一个是我的妹妹,一个是我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好兄弟,这就有点犯难了呀。”年泰是一脸的愁容呀,突然他拍了一下手,“有了,这样你们两个谁出的贿赂多,我就向着谁怎么呀?”

    年华对他们的回答就是白眼一对,“玩去!”

    玩笑开过后,年华变戏法一样不知道从哪里拿出几个大红包,先从里面拿出两个给了年老爷子还有年奶奶,“爷爷奶奶,这是孙女跟年夏孝敬的压岁钱。”

    年奶奶坚决不要,“你这个孩子刚多大呀,就给我们压岁钱,你赶紧收起来呀,奶奶不缺。”

    年华却是轻松躲过,正经八百的道:“奶奶你不要这么说,我知道年泰大哥肯定给你们准备了新年礼物,我跟年夏也不知道要去买什么,干脆就包”

    年老爷子看年奶奶还要说什么,把老板拉过来,笑着劝道:“行了,这是孩子的一片心意咱们就收下吧。”年老爷子又道:“下次就不要这么做了,这孝心不分大小,只要孩子们的心里有我们,我们就知足了。”

    然后年华将手里红包依次的给了年建党夫妻,年建国夫妻,最后还有年泰的,就是没有年夏的。

    年夏知道年华肯定给自己留着呢,可是现在就非常想知道,眼珠子一转,借口跟年华有事情,拉着她到了自己的房间,年华先进去,年泰后进去,关上门窜到年华身后抱着年华嗲声嗲气的道:“老姐,我的红包呢,我的红包呢!”

    年华点了点他的额头,“什么时候少了你的了。”说着从里面拿出一个最小的给了他。

    年夏撅着嘴抱怨道:“老姐你怎么给我最小的……”话还没有说完,当看到红包里面的东西的时候,年夏是眉飞色舞了,啪的一声亲了年华一下,“老姐你实在是太敞亮了。”

    外面的年泰看着年夏神神秘秘的拉着年华走了,摇摇头笑了,摸摸自己的红包,怎么这么不平整呀,摸着好像是个钥匙的形状,难道是……

    年泰赶紧打开拿了出来,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这是一台车子的钥匙,而且是自己肖想已久的一款法拉利经典款的车子,在全球可是限量发售的,最少也要两千万。

    其实京城的太子党们都算是小有资产,就算是年泰这样比较循规蹈矩的,手里也不下一两千万,可是能够买得起开的起这辆车的人确实非常的少了,自己当初不过是在跟年华年夏看电视上的有关车的介绍的时候,看到了这里不自觉说了声这车实在是太棒了。

    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能够得到这么一台超级跑车。

    年泰看看钥匙看看年华,那叫一个矛盾呀。

    年建国看着他在那里纠结的样子不由好笑的问道:“年泰,你在那里干什么呢?怎么这样的表情呀。”

    年泰苦笑一声,将钥匙递给年建国,“叔叔,你看这是年华送我的礼物,我是非常想要,可是这也太名贵了吧。”

    年建国接过来一看,一看车标一台法拉利,最少也要几百万,不过年建国跟沈茜对女儿给年泰买车那是没有什么怨言的,毕竟他们现在也大致知道自己女儿的身价了,而且经过相处也特别喜欢年泰。

    沈茜笑着道:“年泰,年华给你,你就拿着就行了,这也是年华的一片心意。”

    年建党跟周文也凑了过来,周文没想到年华会给年泰买这么名贵的礼物,年建党却是哈哈笑道:“年泰呀,你这么扭捏干什么呀,你妹妹给你了你就拿着就好了。”

    年泰就听年建党跟年建国这么说,再加上他心里也是相当的渴望,嘻嘻笑着又拿了过来。

    正巧,年华跟年夏也出来了,年夏也是眉飞色舞的。

    年泰凑到年夏身边小声问道:“年夏你老姐给你什么呀?”

    年夏从兜里拿出一把钥匙,跟年泰的几乎一模一样。

    年泰也将自己的钥匙拿出来,跟年夏的放在一起,钥匙还是有些区别,年泰的钥匙上有一个蓝色法拉利的钥匙坠,而年夏的是一个红色的。

    年泰看年夏有一辆,他们两人一人一辆,他也就安心了。

    哥俩坐在一起在那里兴奋的窃窃私语。

    年建国他们把自己的红包也拿出来,都是一张张不记名的卡。

    周文捅了年建党一下,年建党看看金额不由苦笑。

    年华坐在沈茜身边笑着道:“大伯大伯母你们放心吧,这是咱们第一年过年,我肯定要客气客气,你们放心吧,等到明年我肯定不给了。”而且,年华看向年泰跟年夏提醒道:“等到你们生日的时候,我是不会给你们买生日礼物了。”

    年夏根本是毫不在意,“放心吧老姐,不要说今年了,以后永远都不给我买,我也愿意呀。”

    年泰好奇的问道:“年华,这可是限量版的呀,你是从哪里弄来一模一样的两台呀。”

    年华挑挑眉毛,“你可不要忘记我是什么身份,我跟法拉利可是有合作关系的,多了弄不来,弄两辆这样的跑车还是可以的。”

    华年集团的控油器跟法拉利公司已经达成了合作意向,年华让董欣悦帮她几辆法拉利跑车,除了两辆限量版的给了年泰跟年夏,剩下的那几辆都给高层发了福利了。

    说起了年华的公司,年建党问道:“年华你是不是正在建造一家炼钢厂呀?”

    年华点点头,从桌子上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然后道:“没错呀,就在我们老家临海市下属的县级市韩市。现在主要的设备都已经到位了,就剩下一小半的基础设施,还有配套的一些设备了。不过我估计着明年三四月份就可以投入生产了。而且我们钢厂的主要设备可都是进口来的高科技设备,对空气的污染虽然达不到零,可是也能降低到原来的百分之二十五左右,这套设备可就花了我不少钱的呀。”

    年建党听完不由点点头,称赞道:“年华做的不错,现在中央正在对钢铁污染抓的非常的严格,你现在的建设的这个钢厂正好对应了中央的举措,上次开会的时候二号首长还提到了你们这个公司,打算明年处找个时间去你们那里看看呢。”

    年华一听是欣喜过旺,又想到了一件事情,跟年建党挤眉弄眼的问道:“那大伯,你看我老爸升任省长的事情,有没有谱呀。”

    年建党一听就明白了,“哦,合着你建立这个炼钢厂就是为了给你老爸增加也政绩呀?”

    听到年建党这么说,年华点点头,“当然了,要是不是为了给我老爸增加政绩,我干嘛费这么大的力气呀。”

    哭笑不得呀,年建党看着理直气壮的年华是无奈了,“要是到时候二号首长问你为什么建这个炼钢厂你可不能这么说。”

    “您放心吧,我是那么不靠谱的人么,虽然事实是这样,可是我也知道大家都喜欢听一些高大全的话。”年华从电视上就看会了。突然又想起了刚才的问题,催促道:“大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年建党摇摇头叹息道:“省长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建国是没有希望了。”

    年华一听下意识的看向年建国,就怕他伤心。

    还好年建国虽然也想当这个省长,但是也知道自己的年纪是个大问题,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虽然有些失落,却不难过,尤其是看到自己女儿担心的看着自己的样子,心情也变好了,“年华你不用担心我,虽然这次不行,可是这件事肯定也算是我的政绩,等我过了两年自然会升上去的。”

    年华看年建国都这么的淡定,自己这么着急不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么,也只能是耸耸肩,“好吧,下次咱们就奔着书记的宝座冲过去,要当就当一把手。”

    “行,咱们的目标就是你熊伯伯的座位。”年建国也跟着凑起热闹来。

    年建党发现这一家子心里素质实现当的好,不止年建国跟年华,就连沈茜跟年夏虽然有些失落,可是更多的是对年建国的担心。

    “好了,我刚才还没说完呢,党中央对建国还有别的安排,过年之后建国虽然还是燕赵的副省长,可是必须要在中央党校进修,为期两个月的半脱产的学习。”年建党继续道。

    进入中央党校学习?这可是太好了,在党校学习后,绝大多数的人都会升一级,只要不是翻了重大的错误。

    人们把进党校学习当成是升职的前奏。

    年建党继续道:“两个月结束后,就是要给你分配地方的时候了,不过肯定是回不了燕赵了,不过具体在哪里我也不清楚,这要看当时候是什么情况,不过我估计应该还是在地方,毕竟你搞经济是一把好手,而且身后还有一个坚强的后盾支撑着你,到了那里都是宝呀。”

    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这应该算是意外之喜吧,虽然之前没有去过其他的省市任职,跟燕赵的感情也是相当的深厚,可是他也知道不少的党中央的领导人都曾经任过好几个省的领导,这样对国情的了解才是最全面的。

    年建国猜测自己不是去南方,就是去西北。不过怎么样,自己都要努力工作呀,至少不要让家人的苦心白费呀。

    “嘿嘿。”年华这会更加高兴了,不过她也知道这不仅仅是自己的功劳,大多数还是人家年建国自己的努力,自从他的那个了燕赵主管经济的副省长后,除了年华的这个炼钢厂,其他的经济发展也是相当良好的,年建国在经济发展这一方面那是相当有才的。

    年华刚要继续问年建党问题,年奶奶咳嗽一声,当其他人都看向她的是偶,柔声道:“今天是大年三十,不是你们谈论工作的时候,那些工作什么的,等你们回去了,再谈论,现在的任务就是陪着我们聊天吃饭。”

    年建党年建国还年华对视一眼,都开始战役话题,而年华却是偷偷做了一个鬼脸。

    中午饭是年奶奶带着周文沈茜一块做的,每到了这个时候,年奶奶都让家里的保姆回家,做饭做家务的一切事情都是她自己做,她说这样热热闹闹的才是过年呢。

    中午是有鱼有肉有鸡有虾,这些是荤菜,还有各种炒青菜,虽然那些龙虾鲍鱼什么的都能够吃的起,可是还是这些年奶奶做的拿手的家常菜最好吃了。

    吃过中午饭,女人们收拾残局,年泰年华年夏哥三个加上年建党爷三个支起麻将桌,开始打麻将,本来年建国也想上手的,可是却被他哥哥抢先了,没办法他只能跟着兴致勃勃的年老爷子下起了围棋。

    几圈下来,年华根本就是常胜将军,被那三个驱逐出去,不让玩了,然后年建国是开心的坐到年华的位置上。

    年华跟同样惨遭抛弃的年老爷子默默对视,最后爷俩下起了五子棋。

    期间接到不少拜年的电话,木晓,莫丽丽,还有宿舍的那三个家伙,再有就是原来高中的比较好的同学还有现在班级里比较好的同学。

    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班的团支书班学文竟然也给自己打来一个电话,他是从谁的手里拿到电话的,年华十分不解。

    将这波电话接完后,她也给师父,高中的老师,大学的老师,还有其他人打了通电话。

    到了晚上吃饺子的时候,那四个玩麻将的中,当年华下去后,只有年建党是赢家,其他人完全不是个呀。

    年建国叹气道:“我还不如跟你爷爷一起下围棋呢,我们也算是有输有赢,麻将上根本就是一边倒么。没意思。”

    年泰,年夏也在那里同意的点头,年华翻了个白眼,“那你们还把我给驱逐出去,你们根本就是自走自受。”

    年夏斜着眼睛看着她,提醒道:“刚才你把我们赢得更惨好不好,虽然大伯赢得多,可是我们几个也赢过,可是你玩的时候,把把都是你!”

    对于年夏的职责年华的表现是不削一顾,完全不搭理他了。

    晚上包饺子的时候又是年华显功力的时候,饺子皮是又快又好,看的几个人是眼花缭乱的。

    年泰吃惊过后,不由哭笑不得,“年华你就把你这本事都用在吃的上面了。”

    年华却是毫不反驳,反而阵阵有词道:“难道你就没有听过以食为天么?吃可是人生中的大事,是什么都比不了的。”

    吃过饺子,看过春晚,当天为晚上两家人就都在这里留宿了,反正这里够大都有他们的房间。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大早起年建党就出去拜年了,年建国也要去拜访一些老领导,之前年华已经给他准备了不少桃花醇酿生产的蟠桃液,这拿出去是既有面子有省事。

    翻过来,年家这个上午的人也是络绎不绝的,年华看到不少在电视上出来过的大领导,都过来给年老爷子拜年。

    年华年夏看人多想要躲出去,可是却被年泰给逮住了,“年华年夏你们两个可不能跑,你们不能这么不够意思,要有兄弟爱。”每年过年这一天就是他最痛苦的时候,虽然能够收到不少的红包钱,可是他有不是小孩子了,可是却还是被当成小孩子一样夸。

    然后就谈到他的婚姻问题,什么时候找对象呀,什么时候结婚呀,我看谁谁家的谁谁谁挺不错的,你要不要见见呀,每当这个时候他就十分羡慕有兄弟姐妹同甘共苦的,就冲着这个就坚决不能让年华年夏走。

    就在三人纠缠的时候,年老爷子哈哈笑道:“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儿子建国的那对双胞胎。”

    年华年夏就知道完蛋了,只能叹了口气,跟在一脸得色的年泰身后到了客厅。

    “爷爷。”

    年老爷子一手一个把年华跟年夏拉到身边,给他们介绍道嗷:“这个是我大孙女年华,这个是我小孙子年夏,他们是龙凤胎。哈哈。”想到自己这对出色的孙子孙女,年老爷子是自豪的很呀。

    而正在年家的这些人中有两个人知道年华,比如中宣部的部长路威严,这位还曾经被年华救过,却不知道竟然是年老爷子的孙女。

    另一个则是外交部部长冯旭天,这位在美国的时候真真见识到年华的厉害之处了,可以说是国宝级的人物呀,当时回国的他们都在一架飞机上,到达首都国际机场的时候,看到年老爷子跟展老爷子这两位已经退下的老领导也过来接机就有点纳闷,可是更让他纳闷的是竟然是接年华。

    一开始是有疑问,可是细想后却是恍然大悟,年老爷子跟年华都姓年,他们之间肯定有关系,可是因为这些天实在是太忙了,并没有去查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至于展老爷子,他想起来,好像挺谁说过年华跟展青云是一对来着。

    路威严当看到年华,听说这位竟然是年老爷子的孙女的时候那叫一个激动呀,连说了三个好字,“好,好,好!我就说谁们家能够养出如此钟灵毓秀豪气冲天的女孩子呢。”

    旁白的人一听他的话,差点喷了,钟灵毓秀形容女孩子还行,可是豪气冲天?你确定是形容你面前这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而不是古代的大侠们?

    冯旭天也是点点头,一副相当认同的样子。

    更是让其他人哭笑不得,不是吧这样都有人应和。

    然后路威严跟冯旭天就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对年华进行全方位的夸奖。

    这个时候有人插了句问道:“年首长,看您孙女长得这么漂亮,不知道有没有人家了呀,要是没有的话,我可以帮您介绍几个青年才俊呀。”

    有人一提这个话题,后面就跟着一连串,什么我家的儿子,侄子,外甥怎么怎么长得好,怎么怎么有才,怎么怎么有前途了,反正年华就看到前面无数张嘴都在那里闭闭合合的。

    年华的头都要晕了!而年老爷子坐在一边笑呵呵的跟别人谈话,而年泰却是给了她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就拉着年夏躲在一边看热闹。

    最可恶的年夏一点都没有犹豫的就叛变了,直接就跟在年泰的身后躲了。

    周文跟沈茜则是跟年奶奶招待同样给年家拜年的女士们,当知道年家真的招回了失踪多年的小儿子的时候对年奶奶恭喜。

    当然了有人的嘴话比较多,跟旁边的人说了句:“这家人真是有福啊,周文他们就惨了点,还要照顾一家白吃饭的。”话里话外都是看不起年华一家的意思。

    而且说话的这人自以为说话的声音比较小,可是因为她平时说话就大声,现在小声跟其他人正常说话没有什么区别,被周围的人听了个一清二楚。

    周文一听心里就一颤,虽然她不认为沈茜会觉得这人是自己叫过来的,可是还是必须要解释一下,不能让两家产生隔阂。

    就算年建国真的是一无是处,自己也要好好的照顾他们,要不然自己就过不去建党那一关,更不要说人家年建国一家可是一个个赛一个,虽然建国的官职比自己丈夫要低,可是年纪比他也小呀,人家两个孩子也是相当的出色的,小儿子年夏如果以后从政那也是一块好料,更不要说年华这个孩子了,更是超然了,听说之所以建党会动一动,就是沾了人家的光了。

    不过细看却发现说话的这人不就是跟自己小姑年建兰特别好的那个刘晓娟么,拉了拉冷着脸的沈茜的手,小声道:“你不要生气,这个人叫刘晓娟是建兰的好朋友,一定是建兰跟她胡说八道了。”她说这话的时候是背着年奶奶的,毕竟不管怎么样,年建兰可是年家两位老人的亲女儿。

    沈茜知道年建兰对自己一家一直都抱有敌意,尤其是上次她女儿做的那个事情真是让人恨得咬牙启齿。

    点点头,沈茜示意自己知道了,周文这才松了口气。

    年奶奶也是相当的生气,不过她的肚量是相当的大的,只是微微一下,并没有说什么。

    周文看其他的人都在那里窃窃私语,不由咳嗽一声,当其他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的时候笑着介绍道:“晓娟这是从哪里听来的不实之言呀,我们建国我们找到建国一家的时候就已经是燕赵省的常务副省长,今年才四十一岁罢了,可是年轻有为前途无量呀。”

    说着又拉着沈茜的手道:“我们茜茜也是临海基金的负责人。更让我羡慕的就是建国跟茜茜的那一双儿女,尤其是年华,咱们过年喝的桃花醇酿,就是她一手创建的。”

    这些本来就是一查就能够查到的,年家也没有打算瞒着。

    一听这话,女人们都看向年奶奶,当得到肯定答案的时候,不由用异样的眼光看了眼刘晓娟,看的刘晓娟的脸都红了,这才知道建兰根本就是骗自己的。

    而这个时候年华那边也要顶不住了,有一位竟然已经开始要年华的电话号码了,“你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回去我让我儿子给你打电话,你们就先聊着,如果合适的话就处处,要是不合适的话可以做朋友,我们不强求。”

    “哈哈,幸亏我提前来了,要不然我儿子的未婚妻就要被抢走了。”

    这是谁,客厅里的所有人不分男女都往门口看去,就见门口站着一家三口,说话的就是打头的那个高大男人,穿着一身军装挺拔有力。

    有人认出来了,不由叫道:“展义军展中将。”

    来的人正是展义军还有邹红波跟展青云。

    在座的人赶紧迎了过去,一个个跟展中将问好,这可是位手握重兵的将军呀,虽然现在军政分家,可是谁也没有人轻视军队的作用,尤其是在现在这种全球的硝烟越来越浓重的时候,就更加的高看一眼了。

    展中将就坐在年老爷子的身边,邹红波拉着年华坐到女生那边,握着她的手坐在年奶奶身边,当坐下的时候几个女人都听到年华如释负重的松口气的声音。

    展青云也是自动的走到年华的身边,却被某个咬牙启齿的人给拉到一边,“展青云你不要欺人太甚,你现在完全是重色轻友呀,一进来我就发现你的眼睛就钉到年华的身上了,你眼里还有你好兄弟我的一点点的地位么。”

    展青云还没有说话,年夏在一边托着下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年泰哥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找不到女朋友了,原来你爱的是我姐夫呀。”

    年泰狠狠的瞪了年夏一眼,“胡说八道,人家都还没有给你好处呢,你这姐夫就叫出来了。”

    年夏哭笑不得,“年泰哥你到底是向着我老姐,还是向着我姐夫呀。”

    年泰眨眨眼,他发现自己竟然也搞不清楚了。

    他们这边哥仨斗嘴,这边年老爷子这边却是都傻眼了。

    展义军中将一坐下就对年老爷子道:“晚上的地方我老父亲说,那里都不去,就在我们家就行了,反正就是吃吃饭,在家里吃更舒服也更放松,吃完饭咱们还可以喝喝茶聊聊天,商量一下年华跟青云订婚的事情。”

    订,订婚?展青云跟年华?展义军展中将你实在是太迅速了,我们这最快的就是在要手机号,当然了到现在还没有要到,你那里就到了订婚了!

    没想到年老爷子点点头,“行行,我们老两口跟展老哥两口气也是有些日子没有一起坐坐了,你放心,我们晚上肯定到。”

    展中将高兴了,“等到了五点我就派车过来接您们,您们一家子可一定要都去呀,建党一家也不能缺,当然了建国一家是主角就更不能少了,而且到时候我二弟展义言一家子也专程回来,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年老爷子二话没有全答应了:“行,那我们就在家里等着了。”

    两人谈完,展义军才跟其他人打招呼,有几个有过几面之缘,都是在开会的时候碰到过,而比如中宣部部长路威严就比较熟了。

    路威严笑眯眯的恭喜展义军:“恭喜恭喜,之前你还担心你们青云找不到老婆呢,现在是不是美得不得了。”

    展中将指指路威严是哈哈大笑,“你这个老路呀,你还真是说对了。”

    女人那边邹红波也在那里说呢:“那个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救了我的年华竟然是我儿子的女朋友。”

    说道这里沈茜也是笑着道:“哎呀,你们不知道,两年前青云还救过我一次呢,那个时候我们建国还在临海任市长,要不是青云救了我呀,我也不会坐在这里了。”

    两人一说其他人更是觉有缘分,年奶奶也道:“这就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呀。”

    “对对。”邹红波道:“而且更巧的是,当时我小儿子也在临海上学,跟年华竟然还在一个班,可以说年华跟青云认识跟青峰也有关系。”

    这些女人是越说越觉得有缘,慢慢的年华偷偷的从她们中间移动开,一溜烟跑到楼上。

    突然听到有人叫她,回头一看就见那边年泰的房间前,年泰正跟她招手呢,年华看看下面的情况,赶紧进去。

    关上门,回头就看到站在面前的展青云,“你干什么呀,吓人呀。”

    展青云却是一手拉起年华的手,不放开。

    年泰年夏在那里发出嘘嘘的声音,年华挣扎了一下也挣扎了,而是大大方方的被展青云握着,对着年泰曲曲鼻子。

    “实在是太快了,没想到竟然是从来都没有过恋爱经验的你先订婚,实在是没有天理呀。你们两个实在会太不够意思,应该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告诉你们订婚的那天有你们的好看。”年泰是一脸的羡慕嫉妒恨呀,恶狠狠的威胁着。

    年华看他这个样子,将手伸出来放到他眼前,凉凉的道:“把钥匙给我吧。”

    年泰下意思的捂住兜,磕磕巴巴道:“你在说什么呀,什么钥匙呀。”

    年华冷声一声道:“你不要以为钥匙到了你的手里就是你的了,车可是还在路上呢,你说要是我一气之下,让专业人员换把锁的话,啊!”

    听了年华的话,年泰立刻立正保证:“青云同志年华同志你们放心吧,到了订婚那天我一定睁大眼睛好好帮你们看着,就算是一只小苍蝇我都不让它飞过去。”说着做了一个凶狠的表情。

    年华哼了一声,看向在一边看热闹的年夏。

    年夏立刻表态:“姐姐,你放心吧,我从来都是站在你跟姐夫那边的,如果有人想要搞破坏,他们都过不来我这一关!”说完脱了衣服亮了亮自己的肌肉。

    年华这才满意,然后说了一句:“你们放心吧,车子已经运到我在京城的大别墅里的停车库里了,年泰你可以随时去取,不过你么……”眼睛看向年夏,年夏紧张的不得了。

    “至于你年夏你就要等到咱们过完生日,你考上驾驶执照后再开走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你现在就可以练车技了。”年华的话并没有让年夏沮丧。

    年夏从一开始就不算在车技不行的时候就挑战高难度,“你放心吧老姐,我比你都爱惜我的火焰。”

    把这两个打对好了后,年华拉着展青云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途中听到地下是聊得热火朝天都是关于自己跟展青云的订婚的事情,年华感觉亚历山大呀。

    一进屋子展青云就搂着年华来了一个深情拥吻。

    松开后,两人坐到年华的床边,展青云靠在床头,非要抱着年华,年华没有办法,抱就抱吧,不过,先把某些东西关起来再说呀。

    年华的眼睛向下正好跟一双小黑豆眼对上,挑挑眉毛,年华一把抓住见识不好想要逃跑的海东青,拉开衣橱飞塞了进去,看它扑腾着要出来,威胁道:“如果你赶出来,我就把你扔到窗外去。”海东青这才安静下来。

    展青云托着年华抱到自己的怀里,就跟公主抱一样,然后右手撑住年华的后背,左手抓着年华的手轻轻的抚摸。

    两人谁都不说话,气氛十分的和谐温馨。

    过了一会儿年华开口问道:“对了曲团长不是说年后走么,怎么这么早就走了。”

    展青云回答道:“他那边的那个将要代替的少将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生了重病,可是那个职位还非常的重要,只能让他提前过去了。”

    他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那几只老虎你打算怎么处理呀?”

    年华这才想起老虎妈妈跟小老虎,想了想还是叹气道:“还是讲它们送还给野生动物园吧,我现在也明白了,在京城连样条大狗都成问题不要说老虎了,而且省的吓到其他人,如果有缘的话,说不定我下次去的时候还能够碰到。”

    展青云点点头同意她的话。

    展青云一家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可是年华不知道为什么当听说那个少将的事情后心里一阵的狂跳,可是刚才展青云他们在这里她没有去细想,把他们送走后,年华起卦想要占卜一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占卜出来。

    难道是自己疑神疑鬼了,年华有些不确定了。

    没有办法年华只能给自己画了一张“凝神符”贴在自己身上,这个样子年华才感觉到好多了。

    当天晚上,展青云将年家接到他们家里。

    等他们到得时候,展家的人都等着呢,展老爷子展奶奶,展中将夫妻,展义言夫妻,展青峰,展青雪兄妹俩。

    其中展义言跟他的妻子梁万云是年华第一次见面,当看到年华的时候他们不由的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一个相当出色的孩子。

    展青雪还记得这个送给自己翡翠玲珑的小姐姐,而且她身上有种特殊的特质让展青雪是相当的喜欢。

    两家人坐在一起谈论元宵节订婚的事情,吃过饭后,又继续商量。

    展青云提供材料,都是他精挑细选的。

    展家跟年家都不是那种奢侈的人家,而且现在一号领导正在提倡节俭,最后选择了一个位于后海的一家会所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