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捉弄
    订婚的细节由家人共同制定,展青云更是爆发出百分之三百的热情,亲力亲为,就算是一开始因为知道的晚了的年泰也是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忙东忙西的。

    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年华则是相当的悠闲了,除了呆着根本不需要她做任何事情,礼服已经被制作出来,年华已经进行了试穿,那是相当的合体。

    本来打算礼尚往来,展青云给她制作了衣服她也想要帮展青云制作一身,可是事与愿违,试了几次都是无功而返,最后只能叹气的放下,不过她已经决定了要请京城最好的制作手工衣服的大师帮忙设计制作一款。

    初二的时候年华就死活拉着展青云去了一家非常非常著名的手工制衣店里,这位名字叫大卫的意大利籍华人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手艺相当的精良,曾经是意大利的最著名的大师之一,不过因为年纪太大了,思念故乡,因此将自己的裁缝小店搬到了京城。

    当然了这些都是年华跟最最会玩最最会穿的何圣哲口里知道的,而且这位大卫老先生一个只制作一身西装,价位不等,不过最低也要一百万,真真正正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呀。

    而且在他们那里制作的大多都是达官贵人,就算是明星不够大腕,人家都不伺候。牛气的很呀!

    何圣哲跟这位老先生非常的熟悉,年华希望他能够帮她引荐一下。

    “行,不过你怎么突然想起帮我们老大制作衣服了?”何圣哲好奇的问道。

    年华淡淡的道:“没什么,就是正月十五元宵节的时候我们要订婚了。”

    订婚了……正在吃早餐端着一杯牛奶的何圣哲手指松开,“碰”的一声,杯子掉到了地上,溅了他一裤,可是何圣哲根本就没有察觉。所有的心神都被吸引到年华的那句话上,“我们要订婚了!”

    “你怎么,我怎么听到杯子落地摔碎的声音呀,你没事吧。”年华看对半天没有人说话,不由道。

    “你说呢!”何圣哲爆发了,“你们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呀,我是不是你们的好朋友好哥们呀?”

    年华揉揉耳朵,“你不要这么激动,就算是我堂哥年泰也是在过年那天才知道的。再说了我们也刚决定没有多长时间,这次也是相当的匆忙,这才忘记告诉你了,我跟你说对不起还不行么?”毕竟还要求人家呢,年华非常识时务的道歉了。

    听从来都是强势的年华给自己道了歉,何圣哲的心里痛快了不少,十分干脆的道:“我现在就给大卫老头打电话,一会儿我过去接你们,咱们一起过去。”

    年华道:“行,那就拜托你了。”

    放下手机,何圣哲饭也不吃了,刚要出门,发现自己的裤子也打湿了,慌里慌张的换上衣服开车就去了大卫的店里。

    本来大卫刚要出门就被何圣哲给堵到家里了,刚要发火,可是当看到是和大少爷的时候,所有的火气都没有了,他在这里之所以这么的悠哉就是因为懂得在京城的生存之道,知道什么人可以招惹,什么人不可以招惹。

    在他眼里,那些中央的高官其实并不是最不好招惹的,毕竟他们自持身份,而且能够达到那个地步的绝大多数都是心志坚定有容人之量的,而且他们每天都非常的忙碌,不会把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

    最不好招惹的就是他们的子孙,尤其是这些闲着没事到处转悠的太子党们,那是相当的不好惹了。

    何圣哲何大少作为纨绔中的纨绔,那是绝对不能够惹的。

    大卫看到是何圣哲态度那是相当的好,当何圣哲将来意告知他的时候,他一点犹豫都没有,也不去管自己手里还有一个单子,立刻拍着胸脯保证:“何少您就放心吧,我一定帮您的朋友好好设计。”

    何圣哲嘱咐他:“你今天早上就不要出去了,现在我就去接人,你一定要在家里等着我回来。”

    大卫点头称是,就算他今天有多么重要的事情也一定要推出去,一定是以何少的事情为先的。

    何圣哲刚到了大门口,就看到某两人手拉着手悠闲的走了过来,那叫一个甜蜜呀。

    到了跟前,年华看了看车,拍了拍,“何少你这换车了,你原来可不是这辆车来着呀。”

    何圣哲拉开车窗,探出头来,瞪了她一眼,“行了,我说你们两个赶紧上来吧。”

    展青云帮年华打开后车门,年华笑嘻嘻的坐进去,然后展青云自己才坐进去,就坐在年华的旁边。

    这样已经伸手去给展青云开副驾驶座位的何圣哲翻了个白眼,悻悻的收回手,脚下一踩油门,冲了出去。

    年华给你展青云一看这个态度就是知道这小子是生气了,对视一眼,展青云开口了:“何圣哲这次没有提前告诉你是我的不对。”

    听了这话何圣哲板着的小脸再也绷不住了,从来不会跟人说软话的展老大竟然给自己道歉了,真是太幸福了。不过,他突然想起来展老大之所以给自己道歉都是因为那个女人,想到这里不由从后视镜里瞄了年华一眼。

    就在这个时候,年华也抬头看向前面正好跟他对视上,对他微微一笑,然后露出雪白的牙齿。

    何圣哲看着这口白牙,突然脑子里浮现出死相凄惨的白虎跟雪人,一激灵,瞬间怒气消散,对着年华露出讨好的笑容,他怎么就忘记了自己身后的这位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呀,这位一根手指头就能够把自己给整死。幸亏刚才自己没有多说什么,要不然明年的今天就是自己的忌日了。

    年华也能够看出来何圣哲这是服软了,也不再多说什么多做什么,只是开口问道:“你那位小女朋友呢?”

    何圣哲一听年华转移了话题,心里松了一口气,笑着回答道:“这不是过年了么,她也回家过年去了。”

    年华不过是转移一下话题罢了,听完他的回答也没有多说什么。

    何圣哲看年华不说话了,就开始问展青云:“展老大,你们的订婚仪式都准备好了?”

    展青云正在精心测量年华的手指,听到何圣哲的问话,低着头回答道:“没有呢,地点已经定下来了,其他的都在刚刚筹备,你如果没有事情的话,可以过来帮忙。”

    何圣哲那是一百个愿意,“那是当然的了,不但我自己回到,我帮你吧陈战也叫过来,这小子过年也没有回家,而是在魔都,要是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他肯定坐今天的飞机就过来了。”

    展青云点点头,年泰,何圣哲还有陈战这三人是跟自己最好的朋友,从小就差穿一条裤子了,当然以他们的家庭也用不到。

    自己跟年泰的家里都是比较开明,不会给自己还有年泰设立这样的目标那样的目标,而且从来不干涉他们感情,当然了想干涉都干涉不了,年华还是他的初恋呢。

    突然何圣哲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不过看到年华在场他也没有好意思说,年华却是看出来了,催促道:“何圣哲你有话就说呀,不要这么扭扭捏捏的样子。”

    何圣哲苦笑道:“不是我不想说,我就是不想给你们挺高兴的事情上添堵。”

    可是何圣哲越这么说,年华是越想知道,“没关系,就当是给我们订婚添加点独特的味道。”

    听年华这么说,何圣哲嘴里是更苦了,酸你要么,可是看到他们两个都是一副非常感兴趣的模样后,只能坦白了。

    “其实是这样的,就是,就是杜雨黛到处宣扬,展老大其实喜欢的是男人根本就不是女人,而且还有了喜欢的男人,而且传的是有鼻子有眼的,还把那个男人的身高长相都描绘出来了,有好事的专门画了出来,还真是一个大帅哥,当然了,比我是比不过的,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人长得竟然有点像姬无瑕的扮演者年宝肆。现在咱们圈里的那些腐女们已经疯了,都想一睹真容呀。”

    年华跟展青云一听何圣哲的描述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就是那次正好跟杜雨黛碰到的时候事情。

    挑挑眉毛,年华以为杜雨黛一定会知难而退的,没想到竟然到处败坏展青云的名声,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自己之前也不会绕过她,没想到竟然给了她造谣的机会,看起来自己要好好收拾收拾她了。

    何圣哲回头正好看到年华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气,吓得一哆嗦,差点撞上旁边的护栏。

    展青云就坐在年华的身边当然也能够感受的到,不过他一点都不想去阻止她。他更愿意的是,在年华杀人的时候递递刀子什么的,当然了,他能够自己上去就更好了,不过很可惜,以年华的性格那是不可能的。

    半个小时候,就到了大卫那里,过程十分顺利。

    当大卫看到展青云的时候,眼睛都冒绿光了,要不是能够看得出来这老小子已经结婚生子了,年华肯定会踹人的。

    咳嗽两声让这个大卫知道不光是展青云一个人。

    大卫也如年华所愿被惊醒了,转过头看到了年华,眼里的绿光不减反增,看看展青云又看看年华,大卫双掌合十做拜拜状,同时嘴里还道:“谢谢主,让我终于遇到了梦寐以求的人,阿门。”

    当中午年华跟展青云出来的时候是一脸的不高兴,谁让一个老男人量这里量那里会高兴地,而且更重要的是,眼中还闪着贼光,嘴里还在那里嘟囔着:“这个身材不做男人真是可惜了。”

    可惜个屁,本姑娘肤白貌美身材高挑,前凸后翘是万中无一的大美人。

    年华是一边生着气一边量了各种数据。她心里也在暗暗期待穿上跟展青云同样的西装会是什么样的效果,到底是自己比较帅一些,还是展青云比较帅一些,嘻嘻。

    展青云其实特别期待年华穿上跟自己一样的衣服,这也算是情侣装吧,自从跟年华在一起后,展青云对跟年华穿上情侣装是相当的热衷的。

    何圣哲跟在他们后面是唉声叹气的,你一个女人做什么西装呀,等等,何圣哲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看着年华的背影是越看越觉得可能。不由紧走几步追上年华,小声道:“年华,你不会就是杜雨黛说的那个男人吧。”

    年华没想到何圣哲竟然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也没有反对而是点点头,“你所得没错,的确就是我。”

    何圣哲听完倒退几步,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指着年华的手指都颤抖了,“难道,难道你竟然真的是个男人?”说着眼睛在年华跟展青云身上来回看,“难道,你们两家人竟然同意了,还是你们根本就没有告诉他们这个事实!”

    年华听完不由对何圣哲竖了大拇哥,称赞道:“您真是太厉害了,光听传言就把这件事给还原到八九不离十了。”

    何圣哲瞳孔瞬间缩小,“这么说来,我都猜对了,你真的是男人?”

    年华刚要开口,展青云瞥了他一眼,“你是傻子么?”说完拉着年华就往前走去,根本就不再去理会何圣哲的风言风语,虽然当时他爱上年华的时候也一度认为自己的性取向发生了偏移,不过事实证明。年华是个货真价实的姑娘。

    想到这里,展青云不由自主的捻了捻手指,上面还残留着她皮肤上的温度,是那么的幼滑,那么的紧实,手放到上面就根本不想抬起来。

    何圣哲又一次被扔在后面,想了会儿也是不由自主的笑了,自己可是金牌花花公子,那里能够分不清男人女人,还是因为刚才大卫的话,再加上杜雨黛的传言,再加上之前展青云曾经问过他的事情因此的无端猜测,其实以他纵横花丛多年的眼光来看,根本就是身材绝对一流的美女么。

    初三的时候,邹红波带着展青云展青峰去临海给她父母拜年,顺便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本来也想让年华过去来这,不过被年华以有非常重要的事情给拒绝了,邹红波也没有在意,毕竟过年的时候都是非常匆忙的,有事情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不过将她们三人送走后,年华却是没有闲着,她打算去会会那个杜雨黛,到处给自己跟展青云造谣,还真是闲的没事呀。

    当然了年华当然不会光明正大的过去,自己可是要订婚的人了,可要注意形象了。

    运用缩骨功将自己的身高从一米七五直接降到一米六三,从高挑俊美变成娇小俏丽,穿好事先准备好的衣服,给自己往身上打了一张“隐身符”。

    年华悄无声息的出了京城最大的一家商场。

    之前年华已经打听好了杜雨黛经常出入的地方,当然了年华打听的这个人也不是特别的靠谱,就是何圣哲那丝。

    何圣哲当时也有点犹豫,不过在年华的恐怖的眼神下,马上就投降了,毕竟他跟杜雨黛还是比较熟悉的。

    年华是运用排除法,先去了她家,发现没有人,不过还是设法进去进去,当看到她床上的一根长发的时候,年华一拍自己的脑门,自己干嘛要这么的麻烦呀,有了她身上的东西,完全能够追踪到她么。

    拿着这根头发,年华制作出一张“追踪符”,这根“定位符”不一样,“定位符”必须要在对方的身体上做暗记,当“定位符”消失的时候,她就能够知道对方大致的位置,不过“追踪符”就比较麻烦了,必须要从初始地开始追踪。

    比如说,年华现在位于杜雨黛的房间,当“追踪符”消失的时候,她就能够感应到杜雨黛在屋子里的行动轨迹,当年华除了屋子的时候,就能够看到她是走的楼梯还是电梯,当她出了单元门口的时候,放眼望去,在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内能够看到对方的轨迹,而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就看不到杜雨黛的行动轨迹了。

    而且轨迹颜色的深浅能够告诉年华,那个是最近的那个是前一段时间留下的。

    仗着是在隐身状态,年华施展出轻功来是无所顾忌。几秒钟后,年华已经出现在大街上,挑挑眉毛,年华直接跃到一辆纵向飞驰而过的车上,在来来往往的车顶上来了一次真实版的酷跑,而被她踩上的车里的人一点没有感觉到震动。

    年华是玩的有点不亦乐乎了,现实版的绝对比手机上的更加刺激,视线里的轨迹开始拐弯,年华也跟着拐弯,纵身从脚下的奥迪车顶跃到红绿灯的旗杆上,然后又跳到横向行驶的车顶上,成功拐弯。

    就这样轨迹带着年华来到一家高级美容店,年华并没有进去,因为轨迹又从美容店的出口出去了,这说明对方今天来过这里,可是现在已经离开了。

    继续寻找下去,年华在一家咖啡厅停下,杜雨黛的轨迹是有来无回,就是这里了,正好这个时候有一个女士挎着一个爱马仕的包包,扭着屁股开门进去,年华如影随形的跟了进去。

    站在门口,年华十分轻松的就找到了杜雨黛所在的位置,而且更巧的是刚才进去的那个女人的目的地竟然跟年华是同一个地方,真是有缘分呀。

    年华跟着走了过去。

    正好她们的对面有一个桌子是空的,年华就直接跪坐在靠近她们那面的沙发上,凑巧的是,眼前就是杜雨黛的后背。

    趴在沙发背上,年华看看杜雨黛,又依次看清楚跟她约会的那三个人的模样,因为不清楚她们的名字,年华干脆根据她们的个人特色进行区分,那个大冬天穿着及膝短裙的是耐寒姐,那个提着名牌爱马仕包包的包包姐,那个气场强大一头及膝长发的黑发姐。

    年华坐下后,那位包包姐也坐下,笑着跟其他两位打过招呼后,却是一脸看笑话的表情看着杜雨黛,“哎呀,杜小姐呀,你的推论是不是不成立了呀,我听我男朋友说,人家展青云可是要订婚了的,你再在外面造人家的谣是不是不太好呀。”

    她当然不是在给展青云打抱不平,而是想要看到杜雨黛那一向镇定自若的精致脸蛋上出现裂纹一样的东西。

    也没有让她失望,杜雨黛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一下子就变了颜色,难看的很呀,可是很快有镇定下来,对包包姐笑了笑道:“你男朋友不过是给人家当秘书的,他能知道什么!”

    包包姐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这个时候那个耐寒姐冷哼道:“就算是秘书,人家也是大领导的秘书,大领导知道的东西人家就能知道,再说了,如果人家大领导现在是离不开他,要是一开口最少也是个县长级别的人物。”

    一听有人力挺自己包包姐的脸色一下子就好了起来,还得理不饶人的道:“都说抓在手里的才是最安全的,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去肖想人家展青云,我只要守好我的小秘书就行了,只要吃穿不愁就行,你们看这就是我去年生日的时候送我的,找一个知冷知热又能够给我钱花的我就知足了。”

    杜雨黛心里都要骂娘了,不过面上却是相当的平和,对她们还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坐在那一直没有出声的黑发姐。

    “墨姐你看,她说的后没有准呀?”其实杜雨黛心里也没有底。

    黑发姐点点头,又吸了一口女士香烟,虽然这里不允许抽烟,可是这里是黑发姐的地盘,自然是人家怎么抽都行了。

    吸完最后一口,吐出一连串的烟圈,将烟屁股按到沙子里,黑发姐用白开水漱漱口,这才道:“我也听说了,而且更加的详细,展青云的订婚对象,可是年家的失散多年的年老爷子的亲孙女,因为是唯一一个孙女,所以年家人是捧在手里怕冻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可是实打实货真价实的小公主。跟咱们这些人根本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

    杜雨黛听完虽然没有太大的动作,可是身上的怨念却是让年华感觉到了,年华那一瞬间都觉得是不是自己抢了人家男朋友。

    “我一定要见见这个小公主,我一定要让她明白我是多么的爱青云,那样说不定她会自愿让出位置。反正这一定是年家跟展家的联姻,年家的小公主不一定喜欢展青云。说不定我能够说通她呢!”杜雨黛一脸的偏执。

    年华听了挑挑眉毛,还想过去找自己,真是老太太喝砒霜活够了。

    杜雨黛说完,包包姐发出刺耳的笑声:“呵呵,杜雨黛你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小说里的白莲花女主角么,过去恳求人家的未婚妻,将自己的未婚夫让给你,人家就感动了,就让给你了,你是不是狗血言情小说看过了,把自己智商也看进去了!”

    杜雨黛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狠狠的瞪了包包姐一眼,然后从随身携带的手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然后放到桌子上,抬抬眼皮扫了眼包包姐,“我相信只要将这张照片放到年家小公主的眼前,并且告诉她,其实展青云的妈妈已经知道那个男人的存在,却丝毫不去阻止的话,她一定会气疯了的。”说着脸上露出白莲花的笑容。

    “她一定会要求跟展家退婚的,而且年家肯定不会牺牲自己家小公主的幸福,绝对同意。到了那个时候就是我出场的时候了,只要我表现的对展青云的一片痴情,即使是被当做一面挡箭牌也无所谓的话,那个时候展家一定对我高看一眼,再进一步肯定会同意我跟展青云的婚事。等到了那个时候,我就算成功了百分之七十了。”后面的事情也不用她说,其他几个人也都明白。

    到时候不管是下药,还是灌醉,只要展青云能够跟她发生关系,然后正好还被对方的情人看到的话,那对方绝对会离开的,虽然只见过一面,杜雨黛就能够看出来,展青云的男人绝对是一个意志非常坚定,容不得沙子的人。

    杜雨黛眼睛放光的转向黑发姐,“墨姐你说我怎么样?”

    年华在一边看着发现这个神秘的墨姐是这四个人中领头。

    仔细看向墨姐,突然发现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这位墨姐竟然是一位武林中人,而且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已经是三流巅峰高手了,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就是不知道这人是出自哪个武林世家或者门派?年华对她有了兴趣。

    从习武开始年华因为工作学习的关系,遇到过的武林中人不多,也就是袁白鹿,那位赌场经理,武林世家柳家一家,华山弟子何宏郎,还有被自己救了的权武及其儿子,其他武林中人几乎没有见过,对了自己的徒弟李穆修也算是武林中人。

    现在年华对杜雨黛的兴趣全部转移到墨姐身上,不知道这位墨姐明面上是什么身份,让杜雨黛俯首帖耳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虽然包包姐跟耐寒姐对杜雨黛是明说暗讽的,可是年华从她们眼神里看出,她们几人都听相信对方的。

    杜雨黛将这么隐秘的事情都告诉她们,还不怕她们曝光,就能够看出来。

    可是这位墨姐怎么会跟她们三个搀和呢,年华有点纳闷了。

    算了,这位墨姐怎么回事自己不管,杜雨黛这家伙自己肯定要好好整治一番的。

    正在这个时候,杜雨黛起来去洗手间,年华一看有门了,悄悄的跟在她后面,等到她走到几个白领女青年的桌子的时候,手指一动,一滴水珠正中杜雨黛靴子的细跟上面。

    细跟在巨大力量下瞬间脱落,而正在走路的杜雨黛根本不知道,还在往前走,抬脚,落步,跨嚓一声整个人扑倒在这个桌子上。

    这个桌子上本来摆放着好几块不同种类的蛋糕,还有几杯咖啡,甚至还有一个香蕉船冰激凌,现在这些东西全部热情的拥吻杜雨黛的脸颊还是身体。

    那几个白领女青年尖叫一声,跳了起来,可是还是不可避免的沾染上蛋糕跟咖啡,“天啊,我的衣服都脏了。”

    “你走路不看地面啊。”

    年华看着杜雨黛狼狈的样子那叫一个开心,手指又一动,杜雨黛趴着的桌子直接坍塌下来。

    “哎呀!”杜雨黛痛苦的捂着自己的鼻子,她感到自己的鼻子一阵的疼痛,说不定鼻子已经断掉了。

    看到她这边的情况,墨姐她们也赶紧跑了过来,包包姐看到她的惨状习惯性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可是在受到墨姐的白眼后,捂着嘴不再出声。

    本来几个女白领是相当的不满的,可是在杜雨黛被扶起来后,满脸满身的蛋糕还有咖啡渍,再加上鼻子好像真的有点歪了,还在不停的流着鲜血,不由站在一边。

    “那什么,你把我们的衣服弄脏这件事我们就不要求赔偿了。”其中一人塞给一个服务员两张百元大钞,几人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也没有人拦住她们,事实非常的清楚就是因为杜雨黛自己的鞋跟出来问题才变成这个模样的,跟人家没有关系,甚至人家还是受害者呢。

    耐寒姐赶紧拨打120,于此同时包包姐弄来一张湿巾帮她擦,随着脸上被清理干净,越发的凸显那真的歪了的鼻子,虽然对她是相当的同情,可是包包姐还是忍不住暗自高兴,让你平时闲着没事就炫耀自己的美丽的容貌。

    哼现在看你还怎么炫耀。

    因为这里离着医院比较近,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当医生过来后简单的检查了一下,给出了初步结论:“是粉碎性骨折,具体要到医院里进行检查,不过能够确定的就是必须要尽快的进行手术。”

    救护车呼啸着走了,年华站在后面看着那是相当的开心,太好了自己竟然看到这么开心的一幕,哈哈。

    想到墨姐,年华感叹京城还真是藏龙卧虎呀。

    换回了自己的摸样,年华回到了年家,又配了年家老两口一天,而且决定明天就去杭市,把这个消息告诉他,顺便把人给接回来。

    初四的时候,年建国跟沈茜回了石市,他们还要给省里的领导拜年,顺便等着其他人上门,而且之前年建国已经说明了,给自己拜年的时候不要带东西。

    现在省大院的人几乎都知道年副省长女儿可是实打实的企业家,手里的钱可是数不胜数的,人家年副省长对他们这些礼物那是看不上的。

    初四下午,年华就到了杭市。

    到师兄周放的家里的时候,周大师出去遛弯了,只有嫂子沈婉月在家里安静养身体。

    当年华提着东西进来的时候,沈婉月非常的惊喜,“年华你怎么过来了,你不是在京城么?”

    年华呵呵笑道:“我今天做飞机来的,对了师父呢?”

    沈婉月想要帮年华拎东西却被年华给拒绝了,只好笑着道:“老爷子出去遛弯了,应该是在那个公园,看人家逗鸟的呢。”

    年华点点头,拿出手机给周大师拨了过去,而沈婉月也给周放打电话,告诉他师妹年华来了。

    半个小时后,师父周大师跟师兄周放都回到家里。

    周大师不知道年华的来意,毕竟她的面相非常的奇怪,根本看不太清,只能等年华自己开口,“年华你怎么过来了?”

    年华笑着道:“师父,我元宵节的时候要订婚了,这不是请您老,还有师兄师嫂早点过去么!”

    周大师恍然大悟,表现的相当淡定。

    可是周放还有沈婉月却是不淡定了,周放疑问道:“师妹,你不是过年虚岁才十九么?”

    年华点点头,“我跟青云的感情也不错,正好他跟我提议,我就同意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我可要好好珍惜呀。”

    周大师点点头:“没错,我看展青云这个孩子那是相当的不错,而且对你更是一往情深,你们两个的确是天作之合。”

    年华听了师父的话更是高兴了,“师父明天你们就跟我过去吧,就住在你原来住的那个四合院,我已近让李妈孙妈把地方收拾好了。”其实是让她们今天收拾好,不过等到明天他们到的时候,肯定已经收拾好了。

    周大师想了想点了点头,转身对周放跟沈婉月道:“那咱们就一起过去吧,反正周放你这个公司,这些天也没有什么事情,让你手下的人盯着就行了。”

    看老爷子这么说了,周放跟沈婉月也没有拒绝,还可以顺便当成旅游呢,正好这两年因为这个那个的原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去旅游了。

    第二天初五的时候年华带着周大师,还有周放沈婉月两口气回到京城,把他们安排在大四合院。

    一进去就让从来都是住在钢铁丛林里的沈婉月高兴的不得了,而且更加神奇的是,这个园子里空气竟然非常的好,一点都没有北京雾霾潮湿的霉味。

    这是当然的了,这里可是年华费了挺长时间弄好的符阵,专门用来净化空气的,不单单这里有就连小四合院还有年家的院子里都有。

    接下来的几天年华开始邀请自己的朋友,还好自己的朋友并不多,比如临海的那几个,陈诚跟薛铭文,木晓跟莫丽丽,还有宿舍的三个大神,对了还有李菲菲,之前她已经打电话威胁年华了,要是不打电话给她,她一定追过来的。

    当告诉他们几个后,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年华还不满十八周岁呢,怎么可能这么早就订婚呢,可是今天又不是愚人节,年华也没有必要骗自己。

    而且年华的男友展青云是他们都见过的,这就跟没有异议了,虽然有点吃惊,不过都表示一定会到场的。

    而木晓思考了一会儿还是答应,到时候准时到场。

    年华其实知道她为什么犹豫,毕竟当初她跟展青峰有过一段,可是因为自己的这个那个的顾忌,生生将这个段感情给掐碎了,之后虽然经过了两次恋爱,可是最最让她无比深刻的还是这段初恋,可是结束了就是结束了,不可能在回头了。

    年华沉默一会儿然后道:“你不要勉强自己。”

    木晓叹了口气道:“其实我早就应该面对这件事情了,之前是我觉得对不起青峰,可是我现在已经成熟了,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了,你放心吧。”

    年华看她这么说,决定选择相信她,“那好吧,到时候我等着你的到来。”

    而年华宿舍的那三个一致表示要提前五天就要过来,说是帮年华的忙,年华猜测这是打算来凑热闹,不过年华也没有拒绝,热闹一点就更好了。

    然后又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手下几员大将,第一反应就是BOSS不是疯了吧,说实在的他们都要忘记自己这个无比强大的BOSS是个女孩子了。

    不过他们都表示到时候一定准时到,顺便帮忙。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很快就到了正月十二,前些天的时候,年华的那些朋友已经陆续到了京城,年华帮他们安排地方,反正没有让他们出钱,都是年华自己掏钱,专门包了一个酒店供他们休息。

    因此同时展青云的朋友也过来了,主要是之前的战友们,年华也将他们安排在那个酒店,反正空位置还不少。

    现在年华的主要工作就是整天吃喝玩乐,也不需要她干这个那个的。

    而且在董欣悦的劝说下,年华带着几个小姐妹去了京城最高档的一家美容店做了几次超高端的SPA,真是舒服的不得了。

    木晓莫丽丽李碧她们也沾了年华的光,后来几次年华把从远处来的沈妙妙还有展青雪也一起带上,享受美妙的时刻。

    时间很快就到了正月十四了,这天所有的人都道齐了,到了晚上的时候,年华故意住在年家,这样明天出发的时候也方便。

    年家的长辈齐聚一堂,聊天说话,完全把年华给忘到一边去了,要知道一开始说的是要对年华进行教育来着!

    不过年华却是暗自清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