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订婚进行时
    章节名:第二百七十二章 订婚进行时

    元宵节这天,年华第一次是被人敲门惊醒的,起身打开门,发现敲门的是自己的妈妈沈茜。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沈茜一脸的不舍看着年华,眼睛中蕴含着不舍。

    年华将沈茜拉进自己的房间,然后母女俩一起躺在床上,相拥在一起聊天诉说心事。

    沈茜搂着年华紧实纤细腰肢,叹道:“还记得上次你躺在妈妈的怀里还是你非常小的时候,一转眼你已经长这么大了,已经能够跟别人订婚了!”

    年华能够听出沈茜话里的不舍,心里也是浮现出一丝的伤感,却还是温柔的安慰她道:“老妈,这又不是古代,嫁人的女儿轻易不能回娘家,现在这个社会可是男孩女孩都一样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我随时都可以回家呀。”

    沈茜一想也是,现在可是封建的老辈子了,不舍的感情消减了不少。

    年华又道:“再说了,我现在不过是订婚,离着结婚还早着呢,最少我大学毕业之前,是不想这件事情的,我现在才大一而已,您不用这么着急。”

    算了算,沈茜这才想起,自己女儿不会结婚,不过是订婚而已,年华过年后过了生日之后才满十八周岁,刚刚成年,离着结婚还早着呢。

    自己跟建国似乎好像是伤感的有点早了,想到这里,沈茜呵呵笑着,又跟年华聊了几句,就起身回了自己房间,要回去安慰安慰同样正在伤心难过的年建国。

    年华等沈茜走后,看看时间,挑挑眉毛,这才刚刚凌晨三点,自己老妈这是失眠了呀,想到老爸老妈的一片爱女的心,年华的心里是暖洋洋的。

    本来因为明天有重要的事情,年华干脆早早睡觉了,没有进入古国这个游戏,现在实在是睡不着了又不想干别的事情,干脆进入古国玩玩吧。

    早上六点的时候,年华准时起床,梳洗完毕,并没有穿展青云帮她设计的礼服,而是穿了一身平时的衣服,礼服要到举办的现场再换的。

    因为不是婚礼只是订婚而已,因此在一些细节上就简化了,比如年家是自己去的订婚现场,而不是展家人派人来接,当然了展青云是早早的就来报道了,他打算跟年华一起过去。

    年华跟展青云都是坐的年泰的法拉利,拉风的蓝色流线型的跑车。

    到了订婚现场,发现自己的那几位朋友还有展青云的朋友都已经到了,在这里忙这忙那的,年华就到了为她跟展青云专门准备的化妆间,已经有两位化妆师两位发型师在等着了。

    年华进去后,几个女孩子也跟了进去。

    经过这几天在一起的木晓,莫丽丽跟程莲,李碧还有屈绯红已经是相当熟悉了,因为有年华这个共同的朋友在中间,她们几个也变成了朋友。

    在年华拿着礼服进了更衣间的时候,她们几个也跟了进去,然后外面的人就听到一阵阵的惊呼声。

    真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五个女孩子看着年华的身体都要冒火了。

    说实在的她们之前以为女人们就要柔若无骨,就要纤细苗条,可是看到年华的身体的时候是大大改观了,实在是太美了。

    年华的身体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纤细,而且胳膊腿上的肉无比的紧实,显现出一种充满力量的美感,当然不是那种健美先生那样的健美,肌肉线条十分的美好,成流线型。

    皮肤白皙光滑,弹性及其的好,再加上完美的胸型,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还是完美的九头身,更何况身体比例符合黄金分割线,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年华完全忽视了这些炙热的眼神,迅速的换上展青云为她设计制作的礼服。

    这身礼服是纯白色的,上身剪裁的十分的简单大方,前面的下摆只大到膝盖处,而后面的下摆垂到脚跟,将年华那对完美笔直的大长腿完全显露出来。

    虽然这个样式看着简单,可是穿在年华身上,立刻不同了,以年华的身高气质能够完全撑的起来。

    裙子上没有其他的装饰,不过展青云为了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给年华做了一个全部是由手指肚大小的南珠镶嵌的一个两指宽的臂环。

    木晓撇撇嘴:“展青云也不怕你穿的这么行管被人家看。”

    年华穿好后再镜子面前旋转几圈,笑着道:“他这是信任我,而我也相信他,我们这是相互信任。”

    李碧羡慕的看着年华:“我也想穿这么一身,以后我也要先订婚,然后再结婚。”

    年华转头笑着道:“要是你真的订婚的话,我送你一套礼服。”

    李碧开心的都奥:“你可要说话算数。”

    年华扬扬头:“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来这呀。”

    这个时候外面又给拿过一双鞋子进来,莫丽丽帮着接过来,啊了一声,“水晶鞋?”

    年华抬头一看竟然真的是一双水晶鞋子,晶莹剔透,年华接了过来,摸了摸,还真的是水晶做成的,通透无杂质的极品水晶。

    穿上试了一下,发现根本没有预料中的坚硬,而且相反的是还非常的柔软,这是怎么回事呀,伸手往里面一摸,里面竟然有一层软软的透明的物质,牢固的黏在水晶鞋上,而且从外面根本看不出这个东西的存在。

    年华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东西才是展青云一直瞒着自己的东西呀。

    五个女孩眼睛都要红了,这可是真正的水晶鞋呀,从小到大只有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会有这么一双,而且还是巫师变,可是现在一双晶莹剔透美丽耀眼的水晶鞋出现在她们的眼前,羡慕嫉妒恨呀。

    年华一开始是惊,瞬间又变成了喜,这的确是一个惊喜,哪个女孩子小的时候没有做过这么一个美丽的梦啊,没想到自己的梦竟然在这个时候转为现实了。

    打开门昂首挺胸的走了出来,年华径直的走向正在坐在那里准备发型的展青云。

    从镜子里面,展青云就看到了慢慢想自己走来的年华,看着她穿着自己亲手制作的礼服,看着她穿着自己亲手制作的水晶鞋,巧笑嫣兮,朝着自己走过来,心也跟着急速跳动。

    年华走到展青云的身后,轻轻的将给展青云做发型的发花痴的女发型师推开,就跟宣誓主权一样,将展青云的头仰下,她自己低头,两人的目光正好对到一起。

    展青云刚要说话,就看到年华的头更低了,然后眼前是一片白色,一条沟沟若隐若现,再接着嘴唇被一个柔软香甜的东西覆上,带着醇香的丁香探了进去。

    跟着年华出来的几位女孩都傻眼了,不是吧,平时挺保守的人怎么突然这么狂放起来了,还用这么一个高难度的姿势,这根本就是电视剧里的桥段好不好。

    在一边的女发型师脸上更是一片红一片白的,刚才她还在那里对这个男人暗送秋波,可是人家根本就不回应,当然了那个时候她不认为这个漂亮俊美脸上带着柔和笑容的男人就是是何少口里那个万年不化的冰川男,那个订婚仪式的主人公之一。因为实在是跟何少的形容太不一样了。

    可是现在这么一幕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才明白这位就是主人公之一。

    其实展青云从早上开始脸上就挂着笑容,比他这辈子加起来笑的都要多。当然了用年泰的话说就是这根本就是傻笑呀。

    当年华抬起身子,将展青云重新扶好后,展青云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年华看了眼还站在旁边的那个女发型师,冷哼一声道:“不要傻笑了,今天可是咱们订婚的日子,你可不要给我招来几朵桃花给我添堵。”

    展青云的脑袋虽然今天从起床后就被激动紧张兴奋等等等东西撑得满满的因此运转的比较不顺利,可是经过年华的一提醒,瞬间就明白了,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峻的表情跟浑身的煞气,把刚才还对他产生爱慕之情的女发型师,彻底给吓醒了,不由自主的退了好几步。

    刚才那个一脸温和笑意的温柔男怎么突然变成了一个气势恐怖的冰川男了。

    虽然不知道平时展青云都是去哪里剪头发,但是她绝对不会让一个刚才还对自己男人图谋不轨的女发型再给展青云做头发了。

    年华转头看到站在一边的男发型师,年华招招手,“你帮他做发型。”

    雇主的话当然不能不听,男发型师看了眼低着头的女发型师,过去帮展青云做发型。

    不过既然已经雇了也不能轻易把人家给轰走,年华拍拍女发型师的肩膀。

    女发型师的身体有点僵硬,难道这是要将自己给轰走?要是这样的话,自己以后在京城可就混不下去了。

    不过年华接下来的话让她松了口气,“还请你帮我这几个朋友做做发型。”

    女发型师忙不迭的点头,“您放心吧,我一定会用心的。”

    年华回头对五个女孩招招手,五人对视一眼,非常开心的走了过来,这可是京城著名的发型师呀,这个机会是相当难得的。

    坐到她的椅子上,马上一位化妆师走到年华跟前开始帮她化妆,而另外的那个则是自动的走到五个女孩身边,也开始帮她们化妆。

    当化妆师小声询问年华,想要的风格的时候,年华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突然伸手将假发拿下去,露出一头潇洒的及耳短发。

    “你就看着画就行了,只要不要太浓就行了。”年华干脆说出自己的要求。

    化妆师点点头,仔细的看着年华的五官,心里不由感叹,这一对可是自己这辈子见过的最最出色的未婚夫妻了。

    年华的脸蛋本来就非常的立体,不需要太多的修饰,只是将眉形稍微的修整修整,然后画了上挑的眼线,然后又涂了一层薄薄的唇彩,让年华本来就嫣红的嘴唇变得更加的有光泽。

    化妆师离得稍远一点看了看,然后又帮年华上了一些腮红,整个妆容就完成了。

    根本不需要粉底,粉底液,bb霜之类的遮瑕的东西。

    看看时间完全足够,化妆师又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各种颜色的指甲油,还有不少小巧斑斓的装饰品。

    “我帮您画画指甲吧?”化妆师笑着问年华。

    年华点点头,“那就拜托了。”反正自己一辈子就定这一次婚了,当然要尽善尽美了。

    伸出手递给化妆师,化妆师将年华的一只手抓在手里,开始对年华的手指甲进行打磨,可是打磨加下后发现竟然根本磨不掉,难道是自己的工具的问题,他也没有多想,而年华的手指甲非常光滑平整没有坑坑洼洼,也不需要在进行打磨了。

    为了跟年华的白色的礼服相称,同样选择了白色的指甲油,上面是一朵鲜艳的火红玫瑰,并用珍珠做了修饰。

    正在这个时候门一开,沈妙妙走了进来,也加入那五个女孩的讨论造型的大军里,而且她毕竟是在演艺圈混的,那眼光比这五个是好上不少,说一些最新流行的东西都能够引起几位的“哇”的感叹。

    年华也不管她们,只是看着化妆师给自己弄指甲,也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

    化妆师弄完,就是发型师了,这个时候正好帮着展青云修剪发型的发型师完工了,刚要过去给年华修剪,可是被展青云给拦住了,他要亲自帮住年华修剪头发。

    虽然发型师对于展青云能否帮年华弄好头发保持怀疑态度,不过还是将东西借给展青云用用。

    看到自己身后的人变成了展青云,年华笑了笑,开玩笑的说道:“不要帮我剪坏了呀,要不然你今天就危险了。”

    听了年华的威胁,展青云只是淡淡的道:“那你就看着吧。”

    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人的头型是无限接近的,当然了展青云的头型比较硬朗,而年华的头型则是比较柔和,但是非常的帅气。

    当年华跟展青云弄好的时候,展家跟年家的人已经到齐了,而沈茜跟邹红波作为两家的母亲可也是主角,也被安排过来打扮一下。

    当她们两个说说笑笑进来的抬眼看到站在那里的两个人眼前一亮,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呀,两人的相貌真是般配呀。

    这个时候展青云从兜里掏出一个首饰盒,从里面拿出一套珍珠首饰,珍珠耳环,珍珠项链,一串珍珠脚链,还有珍珠头饰。

    轻轻的将珍珠项链挂上年华的脖子,然后带上耳环,最后将珍珠头饰戴在头上,然后蹲下身将珍珠脚链套在年华的脚踝上。

    沈茜邹红波走到他们两个身边,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那叫一个满意呀,一身白色礼服带着珍珠首饰的年华,飘逸灵动富有朝气。

    而一身黑色西装的展青云则是显得成熟稳重坚毅强大。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要在这里占着地方了,还不赶紧去给你们爷爷奶奶看一看。”沈茜笑的合不上嘴了。

    邹红波也道:“赶紧去吧,刚才两边的老人还在念叨你们怎么不出来呢,青云,你给年华介绍介绍你姥姥姥爷。”

    展青云的点点头,“妈妈阿姨你们就放心吧,我们现在就过去。”

    在沈茜跟邹红波的注视下,年华跟展青云走出了化妆室,因为是展青云安排的,很快就到了六位老人所在的休息室。

    刚打开门,就听到里面传来欢笑声。

    听到开门声,六位老人的眼睛都望了过去,当年华跟展青云进去的时候,六位老人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跟年老爷子年奶奶,展老爷子展奶奶问过好后,展青云拉着年华走到一对陌生的老人面前,介绍道:“这是我的姥姥姥爷。”

    年华微微一笑也跟着叫道:“姥姥,姥爷好。”

    “好好好。”邹姥爷跟邹姥姥的眼睛都要笑的看不到了,看到年华的一面就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孩子,而且再经过青云还有红波的介绍对年华也是有一定了解,那就更加的满意了。

    这个时候邹姥姥拿出一个红包塞进年华的手里。

    年华看看展青云又看看邹姥姥,“这这……”

    邹姥姥笑的十分的慈祥:“我们老两口跟你是第一次见面,给你红包是应该的,我知道你不愁这点钱,不过这是我们老两口的一片心意,你就收着吧。”

    年华点点头,笑容大大,“那就谢谢姥姥姥爷了。”说完将红包递给展青云,“你可一定要帮我保管好呀。”

    展青云放到自己的口袋里,点点头。

    又在这里跟六位老人聊了聊天,年华跟展青云就告辞离开了,“您们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我们两个出去迎接迎接客人。”

    展老爷子点点头,“去吧。”

    出了这个休息室,年华跟展青云来到大厅的门口,这个时候年泰和何圣哲正跟着年建国年建党还有展中将展义言迎接客人。

    这个时候人只来了一小半,毕竟现在只有九点钟罢了。

    不过他们两个刚刚站在门口,就看到远处来了一帮穿军装的人,看军衔最小的也是少将军衔,反正海陆空的军装是应有尽有。

    打头的这位一进来,展中将赶紧迎了过去,从来都是严肃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老领导您也亲自过来了。这是蓬荜生辉呀。”

    来者摆摆手,一副生气的样子,“义军呀,你说青云订婚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要不是我听别人说了,我还不知道呢。”

    展中将一脸惭愧的道:“老领导,孩子这不过是订婚罢了,我怎么敢请您这尊大佛呢,当然了孩子结婚的时候拿肯定是头一个请您的。”

    说着回头叫过年华跟展青云过来给他们认识:“青云肯定认识,不过年华就不认识了,年华这位是你杭伯伯。”

    杭伯伯,现任军委副主席不就是姓杭么,不过是脑筋一转罢了,马上躬身道:“杭伯伯您好,我叫年华。”

    杭副主席转头看着年华,仔细打量,其实他早就知道年华了,去年地震之后就有消息传到他的耳朵里,知道有这么一个武功高级救了一号首长的小英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英雄的从一开始就默认的男变成了女。

    之后跟随者一号首长访美的事情他也知道的一清二楚,更是对年华的强大有了新的认识,本来还有点担心这么年轻却掌握着这么强大的力量会不会给社会带来不少的影响,可是现在确实不用担心了,不论是年家还是展家都是那种对国家十分忠诚,而且家教在京城那可是头一等的,这种家庭出来的孩子那肯定错不了的。

    然后杭副主席后面的人全部都是什么各大军区的军长,政委,副军长,各小君区的司令,后勤部的主要领导,反正肩章除了上将中将就是少将。

    年华跟展青云是一个个的拜见,然后受了不少的红包,虽然之前展中将跟年建国年建党已经申明了,来的人不要拿红包,可是华夏千年的陋习不是说断就断的。

    这波将军过后,来的人就是政界的,一下子来了好几个部长副部长,这里面年华认识的人多,国安部长彭部长,中宣部部长路威武,还有其他一些认识不认识的人。

    幸亏年华记性好,要不然记这些人名都是问题。

    然后接着就是年建国在燕赵省的人们,比如熊书记,还有省里的其他领导,还有年建国在临海的老部下,比如安书记等等等,本来跟年建国的关系不错,可是因为哥哥一家的关系,程强根本没有脸过来了。

    这些人在半个小时内就来全了,年建党看来的已经来的差不多了,笑着跟年华展青云道:“行了,人们已经来的差不多了,你们可以休息一下了,一会儿还有更加艰巨的任务呢。”

    年华展青云跟他们告辞而且,不过并不是去休息,而是分头去看看自己的朋友。

    年华展青云举行订婚仪式的大厅跟就餐的大厅不是一个地方,在举行仪式的大厅里,上面是举行仪式的地方,下面是一排排的嘉宾座位。

    在嘉宾座位旁边精心准备了各色蛋糕水果,还有果汁白水,供人饿的时候垫垫肚子。

    年华轻易的找到陈诚跟薛铭文的位置,过去的时候,这两人正在那里张着嘴指指点点的。

    陈诚道:“薛铭文,你发现了么,来年华这个订婚仪式的人根本没有什么小官呀,很多都是咱们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真是高官云集呀。”

    薛铭文赞同的点点头,“可不是么,你看那边,对方那里大多都是将军,你看人家的肩章,一颗星星的都少。”

    “诶,你们这是在讨论什么呀,这么热闹。”年华一人拍了一下。

    吓得这两人差点跳起来,回头看到年华后,本来的愤怒被年华的这一身打扮的惊艳代替了,实在是太漂亮了。

    陈诚惊艳之后不由感叹:“当年那个青涩的小果子竟然变成了明艳的美少女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呀。”

    年华耸了耸肩道:“原来那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大哥也变成了中年发福的大叔了,真是可悲呀。”

    “年华你这张嘴呀,真是得理不饶人。”陈诚摇摇头,不由苦笑。

    薛铭文看着他们打嘴仗看着十分的高兴。

    笑过后年华正色道:“一会儿我帮你引荐引荐我大哥,顺便把青云的几个发小也让你们认识一下,他们可都是顶级太子,混个眼熟,对你们有好处。”

    陈诚薛铭文对年华抱抱拳,感激的道:“谢谢了。”

    年华摇摇头,然后道:“那一会儿我过来找你们,现在我先去跟其他人大打个招呼了。”

    走了几步,年华看到一个画面后吃了一惊,然后停下脚步,眨眨眼,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过去。

    还没有等她下定决心,那两人已经十分友好的分开了,其中一个正好向自己的这个方向走过来。

    “你这是什么表情呀?”木晓还在那里跟年华逗乐。

    年华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晓的眼睑垂下,片刻后抬了起来,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什么事情都没有呀,我们现在也算是朋友。”已经不肯能在发生什么事情的朋友。

    虽然木晓这么说,可是年华还是能够从她的眼里看到一丝的遗憾还有伤感,不希望木晓继续沉浸在这种感情中,年华干脆帮她指派了一个任务让她去干,省的闲着没事胡思乱想。

    又转了一圈将自己的老师还有朋友都照顾了一圈后,又叫着陈诚跟薛铭文去了展青云那里。

    这时候展青云正在跟年泰何圣哲还有陈战在一起聊天呢,年华十分自然的将陈诚还有薛铭文介绍给他们,然后剩下的事情年华没有参与,到底怎样还是看双方面。

    这个时候,华年集团的几位大将走了进来,年华赶紧迎了上去,把他们安排好位置。

    看看时间,自己的师父师兄师嫂到现在还没有到,不过算着也快到了,赶紧叫着展青云去迎接他们,果然刚到的时候,周大师带着周放沈婉月正好抬脚进门。

    “师父你们终于来了,等的徒弟我花儿都谢了。”年华终于放了心。

    “行了。”周大师根本就不吃年华这一套:“你呀肯定早就把我这个师父给忘到一边了,行了你也不要招待我了,赶紧去准备吧,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年华点点头,“那好,那师父你先跟我来前面的位置吧。”然后又对周放沈婉月道:“师兄师嫂,你们就自便吧,要是饿了或者是渴了都可以去那边拿吃的。”

    “行了,年华你赶紧去吧,我跟你师嫂又不是小孩子了,知道照顾自己。”周放催促道。

    年华他们这才离开,而且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年华看看时间马上就要十一点了,李菲菲怎么还没有到啊,难道她不来了,不过也不能因为等她一个人将仪式向后推呀,而且刚才还打电话过来说过了,一会儿就到,这一会儿已经好一会了都还没有到。

    不过想到现在李菲菲出入都会找好几个保镖跟着,也就不担心了。

    十一点整,人员都到齐了,订婚仪式开始。

    订婚不是结婚,很多步骤都省略了,只是有主持人在上面介绍了一下双方的情况,介绍一下双方的家长,然后又请两家人上台讲话,切了蛋糕,这件事就算完了。

    当然了最高潮的时候,是展青云出其不意的吻上年华的时候,场上想起了热烈的掌声。

    这可不是主持人要求的,而是展青云自己的行动,年华虽然有些惊讶,可是还是非常体贴的投入进去。

    仪式之后就是吃饭了,所有的人都移动到另外的餐厅,所有的人都按照身份地位做好,主桌是六位老人还有军委杭副主席,再加上年建党陪同。

    年华跟展青云第一个就来到他们这桌,给他们敬酒,杭副主席一看年华手里拿着的果汁就挑了,“我说年华呀,我也是听过你的大名,你可不能用果汁糊弄我呀。”

    年华挑挑眉,“既然您这么的说,那我可要舍命陪英雄了。”说着从伸手从桌子上打开一瓶茅台,给自己满上,敬了敬杭副主席,然后一仰头干了,然后将杯子倒着,给杭副主席看了看。

    杭副主席不由点点头,竖了竖大拇指,“真是女中豪杰呀。”

    年华脸上挂着丝丝微笑。

    敬了几桌后,李菲菲终于姗姗来迟。

    “你来的真早呀,要是在晚一点,我们说不定就要散席了。”年华不冷不热的嘲讽一句。

    李菲菲笑的十分的不好意思:“我昨天晚上就到了,这不是今天早上起晚了么,而且谁知道你们京城的路况这么的堵,我这不就迟到了么!”

    年华冷哼一声,“我不要听这些东西,反正现在的事实就是你来晚了,一会儿你可要自罚三杯。”

    李菲菲连连点头,“你放心吧,我肯定自罚三杯。”

    最后李菲菲被安排在沈妙妙还有木晓她们五个一起,而她的那些保镖被安排在另一个厅里,跟其他的警卫保镖还有秘书在一起吃饭。

    因为年华拿着的是白酒,敬了几杯后,年华就表现出体力不支的样子,东倒西歪的,没有办法,只能把年华给带下去休息。

    不过等出了大厅后,年华就从支撑不住变得精神奕奕,脸上哪里还有醉酒的样子呀。

    展青云帮她正了正珍珠头饰,笑着道:“行了,你就找个地方把酒给逼出来吧,然后去咱们的休息室休息一下,我再去前面敬。”

    年华点点头,毕竟今天的来人都是非常重要的人,而且年华是个女孩子,醉酒还情有可原,可是展青云可是有名的千杯不醉,他要是就不出现可就有点过了。

    等展青云走后,年华挑挑眉毛,边走边寻找,她刚才可是看到一个非常眼熟的身影,却是不知道她现在跑到哪里去了。

    拐弯后,年华顺着通道一直的向前走,不过嘴角却是翘起了一个弧度,心中默念“五,四,三,二,一!”

    数到一的时候,一道黑影窜了出来,一把捂住年华的嘴,并且另一只胳膊紧紧箍住年华的腰肢,然后向一件空休息室里拉去。

    年华只是轻轻的挣扎了两下,就不挣扎了,就想一位娇滴滴的小姐再遇到危险的时候会下意识的想要自救,可是发现力不如人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放弃。

    那人拉着年华进了屋子,然后这才亮出了手腕里的明光锃亮的刀子,然后冷哼一声威胁道:“现在我可以放开你,不过你不能出尖叫,如果你发出一丝一毫的尖叫声或者是求救的声音的话,这柄冰凉透骨的匕首就会吻上你这修长的脖颈。”顿了顿,让给出让年华反应的时间,然后又道:“我想你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姑娘,你一定会选择最正确的答案是不是?”

    年华慌乱的点头。

    身后的那个人这才慢慢的松开自己的手。

    年华假装战战兢兢的回过头,正好看到那个有着一头飘逸的黑色长发的年轻女子,就是那个比杜雨黛称之为墨姐的人。

    难道她要给杜雨黛打抱不平,不过她又不知道杜雨黛身上的伤是自己所为的,也不会怀疑到自己,年华的思绪开始翻腾。

    突然门外传来脚步声,几秒钟后就停在她们苏在的门前。

    推开门,一个脸上绑着绷带的女人走了进来。

    年华差点笑出声来,这不就是亲爱的杜雨黛小姐么,都这副摸样了怎么还跑到自己的订婚现场来了。

    不过年华的脸上却是表现出一种惊吓过度的表情,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们这是绑架,是要受到法律的严惩的。”

    墨姐却是冷哼一声,那把匕首在手里飞速的旋转,挑起眼皮看着年华,威胁的味道不言而喻:“不知道现在到底是谁比较危险。”

    年华不再说话,可是还是在不断的颤抖。

    就在这个时候,杜雨黛说话了,虽然因为鼻子被绷带包裹住的原因声音有点不对劲,可是语气还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充满怜悯。

    “墨姐,你还是不要为难年小姐,咱们这次过来不过是想把一件事情跟年小姐说清楚,让她不要蒙在鼓里罢了。”

    杜雨黛一说完年华就知道了这个女人到了现在还没有放弃这个想法,不过更让年华纳闷的是她们既然能够进的来,为什么不在订婚仪式举行之前出来拆穿呢。

    其实哪里是她们不想啊,实在是找不到机会呀,一说到这些就是一把辛酸泪呀,她们是跟着大部队一起混进来的,第一次看到年华的时候,完全被年华的健康美丽给震撼了,这是一个跟杜雨黛这种白莲花般娇柔的女孩子完全不同的类型,身上有种力量的美感。

    因为看呆了将第一次错过去了,而且当时人太多了,也不方便。

    而第二次的时候,她们被这个订婚现场的保安发现了,因为看到杜雨黛脸上的绷带,还有鬼鬼祟的样子,把她们带到一边审问,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偷跑进来的。

    虽然墨姐是三流高手,可是还没有达到不惧子弹的地步,虽然自己在一瞬间可以制服两三人,可是在这个时候,剩下的人中,只要有一个人开枪射中自己,自己就完蛋了,更不要说自己还有拖油瓶呢。

    就算自己侥幸走脱,可是以年家展家的强大,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会被找出来,到时候就算是自己的门派也保护不了自己。

    就这样,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最后保安们把她们教育了一番给放了出来。可是这个时候订婚仪式已经结束了,杜雨黛的那叫一个着急呀。

    墨姐因为欠了杜雨黛一个人情,而杜雨黛求道自己,自己必须要偿还,只能亲自在隐蔽处观察一下餐厅情况,就是在这个时候被年华给发现了。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只要不伤害我怎么着都行。”年华也开始装怯弱。

    杜雨黛温柔的安抚道:“年小姐你不要害怕我这次之所以来这里就是为了在你面前亲手让你看看展青云不会让你知道的事情。”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递给年华。

    年华接过来一看,想起来了,这些都是之前自己穿着男装跟展青云在一起的时候被偷拍下来的,这张是上次见展青云的时候拍的,还有上次在帮师父渡劫过后,跟展青云一起出去的时候拍的,还有还有回来后,遇到杜雨黛那次被拍的,那张自己都能够说出是哪次。

    不过年华当然不会告诉她们自己就是照片里的那个男人,而是一副受到无比沉重打击的样子,她倒退几步,不敢相信的抓着自己胸前的衣服,摇着头喃喃道:“不是的,不是的,这一定是青云的朋友,你们弄错了。”说着声音不断的放大,“你们弄错了。”

    杜雨黛怜悯的看着年华叹了口气,“那你看看这张吧。”

    年华接了过来,瞪大了眼睛,上面正是自己跟展青云轻吻的照片,虽然离着很远有点模糊,可是还是能够分辨的出来。

    “他,他竟然真的是,真的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