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域外天魔
    章节名:第二百七十三章 域外天魔

    “呜呜,呜呜……”一个身穿白色礼服的女孩子趴在床上哇哇大哭,根本就不去理会其他人对她说什么。请使用访问本站。

    杜雨黛一直在她身后说着:“展青云之所以跟你订婚就是为了让你能够做他的挡箭牌,这样子他暗地里的那个情人就不会暴露出来了,而且这件事他的家人一定知道的一清二楚,又一次我就撞见了他们跟展青云的妈妈详谈甚欢,展家肯定是有所察觉了,从这里就可以知道展家对你们年家根本就是不怀好意的。”

    “呜呜,呜呜……”还在哭。

    杜雨黛继续道:“我知道你之所以同意跟展青云订婚,肯定是因为他是一个少见的美男,而且气质清冷,从来没有跟其他女人穿过绯闻,在加上家世相当的好,因此你就同意了,难道你真的愿意跟他这样一个拿你做挡箭牌的人继续交往下去么?”

    等了等,还是听不到对方的答应的声音,只有:“呜呜,呜呜……”

    杜雨黛虽然厌烦了年华的哭声,可是也知道让她突然之间接受这件事情那是不容易的,只能又加了一步,“现在后悔还来的及,如果你们真的结婚了的话,你们要怎么办?为了两家你肯定不能够跟他分开的,难道你就要一辈子看着展青云跟着那个男人亲亲我我,而你作为他的合法妻子却是一点只能独守空房么?你想过那种凄凉悲惨的日子要怎么熬么。”

    说完后杜雨黛注视着年华。

    这次她终于有反映了,抽泣两声然后摇头道:“我当然不愿意了,我不要这样有名无实的婚姻……”然后抬起头感激的看着杜雨黛:“对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呢,对了,你这鼻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听了年华后面的第一句话,杜雨黛已经想出了一个非常凄美的故事,可是当听到后面的话的时候所有的幻想戛然而止,那是她挥之不去的痛苦呀。

    眨眨眼年华偷偷笑了,不过在被发现之前就已经停止了。

    墨姐冷哼一声:“这不是你该问的,现在你的问题是,你到底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年华难过的低下头想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再抬起头的时候目光坚定的道:“我已经决定了,为了我的幸福,我一定要,一定要……”

    杜雨黛的眼睛的里冒出了光芒,心里暗道,她肯定要说一定要跟展青云分手,这样自己就有机会了。

    而墨姐也是一样的想法,如果年华真的这么说的话,那欠杜雨黛的人情就可以完结了,不需要再听别人的指示了。

    “我一定要,一定不要跟展青云分开!”年华坚定的道。

    杜雨黛开心的笑道:“太好了,咱们女人就要这么有勇气……”可是很快她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刚才你说的是不要跟展青云分开?”

    年华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这么说的。”

    杜雨黛失声尖叫道:“我刚才跟你说了这么多,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感觉么,你怎么能够这么自甘堕落呢?”

    年华则是一副怜悯的表情,“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也相信,凭借着我的柔情似水,我的温柔体贴,青云一定会投入我的怀抱的,而离开那个男人,毕竟男人有什么好的,他有我年轻么?他比我漂亮么?他有我地位高么?”

    几个他有他比过后,杜雨黛彻底的崩溃了,合着这位是跟自己抱着同一种态度了,都想要感化展青云,可是这必须是我才能够实现的目标,你不行。

    想到这里,杜雨黛疯狂起来,指着年华大吼道:“墨姐,你赶紧把这个不可理喻的家伙给我杀掉!”

    墨姐皱着眉头看向杜雨黛,发现她现在已经有些精神崩溃了,之前的打击再加上今天的打击,让她已经承受不了了,可是杀人,还是这么一个身份高贵的人,可不是一件多么好玩的事情,稍不注意就要自己都要有生命危险。

    想到这里墨姐警告道:“杜雨黛,你要想好了,如果这样的话,咱们可就都没有回头路了。”

    杜雨黛唰的转头盯着墨姐,眼睛通红,恶狠狠的道:“我得不到的东西,其他人又休想的道,不要忘记了你还欠我一次救命之恩呢,那我就让你一命换一命!快去呀!”

    墨姐知道杜雨黛是疯了,可是他们门派是最注重誓言的,如果自己言而无信,可是要被逐出师门的,而且武林中人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义字。

    想到这里墨姐握着自己的匕首,咽了一口口水,几步就到了年华的身边,叹了口气道:“年小姐对不起了,我也是情非得已。”说完不理会年华的挣扎,将匕首在年华的脖子上割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墨姐只感到自己眼前一花,一直被她抓在手里,或许是因为惊吓过度而不发出声音的年小姐竟然在她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是怎么回事呀?

    于此同时手里的匕首也被人夺了过去,瞬间又出现在她自己的大腿上。

    剧痛袭来,墨姐屁股坐在地上,根本没有去动腿上的匕首,而是张大嘴吃惊的看着一脸冷酷的年华,“你,你竟然也是练家子?”

    年华低头冷笑道:“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三流高手罢了竟然也敢在我面前耍花枪,胆子不小呀,还想杀了我,真是死到临头了。”说着年华释放出来丝毫的气势。

    “前辈!”墨姐看着气势凌人的年华,才发现对方至少是一位二流高手,甚至是……她已经不能够猜想了,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让这位前辈放过自己,不由恳求道:“前辈,不知者不怪呀,如果晚辈之前就知道您的身份,就算给晚辈吃了熊心豹子胆,晚辈也不敢对前辈出手呀。”

    现在的墨姐称呼自己是一口一个晚辈,叫年华是一口一个前辈,完全没有了刚才冷酷模样。

    而这个时候杜雨黛虽然脑袋被刺激的还是不那么清醒,可是也明白事情不对头,悄悄的移动到门口就要离开,可是年华怎能会让她轻易离开呢。

    冷哼一声,手指在空中画了几下,然后手掌一推,两道肉眼看不到的符,打在了杜雨黛的身上。

    就在墨姐的视线中,杜雨黛瞬间恢复正常,而且正常的可怕,回头看了她们一眼,开门出去,然后又关上门。

    墨姐被那眼看的是心里发毛,刚才的杜雨黛看似正常了,可是双眼无神,直愣愣的,就跟丢了魂一样。

    等杜雨黛走后,屋子里就剩下年华跟墨姐。

    现在的墨姐已经忘记了自己大腿上的那个匕首,只是恐惧的望着这个一直在看着自己的前辈。

    年华挑挑眉毛,指了指她的伤口:“你是不是要给自己处理一下呀,虽然我也有办法让死人开口,可是我还是更愿意听活人的叙述,当然了这个活人比较麻烦的话,我可能就要采取前一种措施了。”

    听了年华的话,墨姐这才想起来自己可还是伤员呢,年华一提墨姐才感受到剧烈的疼痛,忍痛将伤口周围的肌肉点了几指,让血液不再往下流。这才一把拔出匕首,然后用随身携带的绷带把自己的伤口给缠上。

    然后这才抬头看向年华,惨然一笑道:“不知道前辈你要把我怎么样,不管你想怎么样,我都认了。”

    年华却是挑挑眉毛,伸手将一道符打进她的身体里,同时说道:“现在你的身体里已经有了我的东西,希望我能够在一个月后咱们就在之前你跟杜雨黛还有另外两个女人在一起聚会的那个咖啡厅见面。”

    咖啡厅?聚会?难道……墨姐不由自主的将那个时候的事情跟现在的事情串联起来,不由惊慌的道:“难道当时你也在个咖啡厅?”

    年华对她赞赏的一笑:“你果然聪明,你们所说的话我都已经听到了,而且你不会真的以为杜雨黛的事情就是个意外吧!”

    原来,原来杜雨黛的跌倒是她一手设计的,不过这样一来,墨姐也清楚了“原委。”

    当天她们聚会的时候,这位年前辈一定在座,而且清楚的听到了她们的所有的谈话,当然了解了杜雨黛的计谋,这才一气之下给了杜雨黛一个惩罚。

    可是谁也没想到杜雨黛竟然还敢带着自己带着伤来找前辈,这样这位前辈就将计就计给了自己两人一个痛彻心扉的教训,而且看情况杜雨黛的情况尤其不好。

    而且也能够看得出来这位年华前辈除了除了武功还精通一些奇门的东西,给自己跟杜雨黛的身体内打入的东西一定是这些诡异的东西。

    “前辈还请你原谅我,不知道晚辈要怎么做,前辈您才能够原谅我,将我身体里的东西驱逐出去!”墨姐恐惧的看着年华,磕磕巴巴道。

    年华却是冷笑一声,“这些事情都是一个月后咱们再谈的,不过这两天你可能会有点小难受,不过没有关系,不会特别痛苦的!”

    说完年华推门除了房间,最后房间里只剩下追悔莫及的墨姐,还有污渍的狼藉。

    等年后除了这个房间就拐到她跟展青云的休息室,怎么也要待一会,等一会儿人都走了,自己还要出去的看看自己的那些朋友们。

    一点的时候,展青云进来一次,帮年华端来几盘年华最喜欢吃的东西,“吃点吧。”

    年华眉开眼笑,“谢谢了,都是我爱吃的。”

    吃完饭两人有休息了一会,年华收拾收拾自己,跟着展青云出了休息室。

    两点多了,人几乎已经走了,就剩下跟年家展家的关系不一般的,还有年华跟展青云的好朋友好姐妹好兄弟们。

    他们出来的时候,何圣哲第一个看到他们出来,大声道:“你们两个太不够意思了,展老大还有嫂子你们根本就是躲清闲去了。”

    一看年华的脸色红润,眼神清明就知道根本就没有喝醉,展青云也跑出去一个小时,他们根本就是去约会去了,说不定……

    他们这些年轻人的眼睛看着他们的目光是含着暧昧。

    年华跟展青云也不去搭理他们,而是跑到老人家那里陪着他们说了会话,然后两人就……跑了。

    何圣哲陈战木晓他们这些想要闹闹他们的人根本就没有拦住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越走越远。

    他们已经跟年家展家的前辈已经说好了,订婚后要出去转一圈。

    年家跟展家是相当的同意,小两口平时也没有什么时间,这回好好的出去玩一圈,反正已经跟学校请了假了,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期。

    展青云也将事情都推到以后去办,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跟年华出去的事情重要。

    展青云已经定了下午五点的飞机,第一站就是海岛,先去看看冬天的大海,在这里玩两天,就直奔澳门,这个他们初次见面的地方,去看看当年他们相遇的地方,不过这次年华就不需要扮成男生了。

    将自己的礼服脱下,换了一身衣服,刚要离开,就被李菲菲给拦住了。

    李菲菲撅着嘴道:“年华你实在是不够意思,我还想让你当向导带着我在京城玩几天呢,你自己就先跑了。”

    年华冷哼一声:“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也不知道是谁一开始说要早提前几天就过来来着,最后却迟到了。”

    李菲菲嘿嘿一笑,不再说话了,她的确是跟年华说要早点到来这,可是自己因为一些事情给当误了。

    “行了,就算是我没有在这里,你也可以找人带你在这里玩啊,比如我大哥年泰,还有何圣哲,陈战他们,我看你跟他们不是详谈甚欢么。”就刚才这么一段时间,年华就发现这几个人交上了朋友。

    陈战走过来道:“嫂子你们就放心的去吧,李小姐就交给我招待了。

    何圣哲不敢相信的看着陈战,这小子竟然在自己前面说出这句话,难道是想泡李小姐,这让自己这个花花公子的脸往哪里放呀!

    想到这里何圣哲的脸上也露出闪亮笑容,”年华小嫂子,把李小姐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我一定让李小姐看到咱们京城人的热情。“

    年华冷哼一声,不削的看着何圣哲道:”你还是算了吧,你还是将自己的管好了吧。“转头看向陈战:”陈战,李菲菲就拜托你了。“

    陈战拍拍胸脯,”你放心吧。“

    展青云看看时间,拉着年华就往外走,”时间不早了。“

    年华只来得及跟他们摆摆手就被拉走了。

    晚上七点之后,年华跟展青云已经到了海岛的飞机场。

    拿着行李直接找了一个出租车,就去了之前已经定好的酒店,展青云专门定了一件海景套房,可以从窗外或者在阳台上看到无垠的大海。

    登记了身份信息后,年华跟展青云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去了六楼的海景房。

    进去后,年华就冲到落地窗那里,隔着窗户往外望去。

    晚上的大海波涛汹涌,气势如万马奔腾,看着汹涌的大海,年华的心也宽广起来。

    展青云将东西放好,走到年华的身后,抱住她的身体,轻声的道:”这里怎么样?还满意么?“

    年华点点头,脸上带着笑意:”爱卿,这次做的非常不错,朕深感欣慰呀。“

    展青云将脑袋埋在年华的

    年华能够感觉到展青云震动的胸腔,”爱卿,你这是在笑什么呀?“

    展青云抬头,凑到年华的耳朵说了一句话。

    年华挑挑眉毛,嫣红的嘴唇吐出一句:”那朕就拭目以待了!“说完这句话,年华转过身,勾住展青云的头,送上自己的红唇,印了上去。

    展青云的眼眸暗了下去,就要开始进攻,可是却被推开,眼睁睁的看着年华对他一笑,然后进入浴室。

    关上门后,年华靠在门上,强自镇定的心开始剧烈的跳动,闭上眼睛,深深的呼吸,慢慢的心才开始恢复平静。

    睁开眼睛,年华的眼中闪过一丝的茫然,一丝的害怕,还有一丝的期待。

    呼出一口气,年华已经下定了决心,脱掉身上的衣物,打开开关,冰冷的水从天而降,直接落在年华的光裸的皮肤上,年华闭着眼睛,就跟毫无所觉一样,任由刺骨的冷水遍布全身。

    以年华现在的修为,不要说是冷水了,就算是零下一百度,对她来说也无所谓,就跟温水一样。

    这个浴室的玻璃不是那种完全不透明的,而是半透明,年华在里面洗澡,站在外面的展青云虽然不能够看的清清楚楚,可是朦朦胧胧的轮廓却是更加引人遐思。

    一股热气从展青云的小腹涌了上来,脸上都开始烧红,闭上眼睛,展青云努力的让自己转身。

    当视线扫到冷水机的时候,过去接了一杯冰水,一下子灌了进去,还是不管事,又是一杯,这才感到稍微的不是那么的炙热。

    可是当视线不受控制的又看到浴室的时候,展青云只感到一股比刚才更加猛烈的熊熊烈火,从小腹迸发而出,身体全部燃起了火焰,展青云相信如果现在有面镜子的话,自己一照,里面肯定是一只煮熟了元宝虾一样。

    年华在纠结过后,变得相当的淡定,舒舒服服仔仔细细的洗了一个冷水澡后,擦干身体还有头发后,也没有穿自己的衣服,其实是忘记了拿衣服进来,只套上了一件酒店准备的男式浴袍套在身上,就走了出来。

    浴室的门一响,站在窗前散热的展青云就听到了,不过他确实不敢回头了,怕看到什么让他控制不住的画面。

    等卧室的门打开又关上后,他才敢转身。

    几步冲进了浴室,鼻间环绕的都是年华沐浴后的香气,瞬间脑海中有出现了那个朦胧的影子,那个曼妙的肢体。

    呼吸加重,展青云不敢耽搁,利落的拖了衣服,打开冷水,他也开始冲冷水澡。

    展青云从军营这几年已经学会了怎么又快速又干净的洗澡,花费的时间只有年华时间的三分之一。

    当年华刚刚做好了心里建设躺在被窝里开始玩手机后,门就被打开了,裹着浴巾的展青云推门进来。

    跟年华刚才裹得严严实实一样不同,展青云只在胯间松松垮垮的围了一圈浴巾,将他流线型的肌肉完美的身材完全的展露在年华的眼前。

    年华当然听说过食色性也这句话,可是她之前认为这句话只能够送给男人,只能够用来形容男人对美女的态度,可是现在她才震惊的发现,原来很多成语是公用的,是不分性别的。

    现在的展青云在年华的眼里那就是赤裸裸的诱惑呀,喉咙不由的一动,年华咽了一口口水。

    随着展青云的走进,年华看的更加的清楚了。

    他的头发只是半干的状态,贴在额头上的湿法让他平时的那种严肃成熟消失的一干二净,只留下了惊人的俊美。

    一滴水滴顺着脖子,胸膛,腹肌,陷入白色的浴巾里,年华的视线也跟着一路到了那里,口干舌燥呀。

    赶紧低下头,做游戏状,可是自己到底再玩什么,玩了怎么样,她什么都忘记了。

    展青云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进另外一边,深吸一口气,转头看着脸色绯红的年华。

    自己今天就要实现自己做梦都想的美梦了,展青云鼓励自己,一定要给年华最最甜美,最最甜蜜,最最美好的第一次。

    深吸一口气,展青云猛地翻身压在年华的身上,两人四条修长的大腿交缠着,展青云的手按在年华的手腕上,盯着年华的眼睛如鹰一样的锐利。

    年华在那一霎那就想要自卫,可是还是努力的让自己的防御系统不要动,要是自己一巴掌把展青云给拍个重伤甚至是直接拍死自己就好笑了。

    展青云云也看出了年华的努力克制,上次那件事情是两人在气氛的烘托下自然而然的交缠的,年华自然不会想起要去反抗啊什么的,可是这次年华早就明白会发生什么事情,毕竟她对于要不要交给他还是有些矛盾的,在这里情况下防御系统是自动启动了,当然了这防御系统就是年华身上的护体真气。

    展青云看年华闭上眼睛根本没有阻止他的意思,心里的那股欲火瞬间爆发出来,身体压了下去。

    窗外的明月眯着眼睛透过窗户注视着里面,巫山云雨,婉转缠绵!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半小时过去了……

    展青云喘着粗气,依依不舍的从年华的身体里退了出来,下身还在挺立着,可是他现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年华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纵欲过度了,那是腰酸背疼腿抽筋呀,自从年华武功大成一来根本没有过这么难受的滋味。

    一开始的痛倒是比较好忍受,毕竟这种疼痛比当初她紫雷淬炼身体的痛苦要轻的多的多,可是后面那慢慢开始汇聚的异样感觉确实让她有点手足无措,下意识的要把展青云推开,可是腿却不自觉的环在了他劲瘦的腰肢上。

    异样的感觉越演越烈,最后竟然如同千丈波涛当头盖了下来,将她完全的席卷,只能被动的跟着展青云在波浪中浮沉。

    随着展青云加速律动,年华只感到一股更加强烈的让她脚趾甲都要蜷缩起来的电流在身体里急速增加,突然眼前爆发除了一阵白光,她的意识仿佛瞬间脱离了身体在空中飘荡飘荡,而她的身体也在急剧的抽动。

    耳边传来展青云的低吼声,开始最后也是最猛烈的攻击,可是她只是无意识的摊开身体,任凭雨打风吹。

    最后一股炙热喷涌而出,差点浇化她的花心,也让她清醒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展青云眼里的火花慢慢的降了下去,年华松了一口气。

    可是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眼里的火花竟然又一次爆发了。

    这一次的展青云有了上次的经验,没有那么的急迫了,可是更加的磨人。

    年华一直在欲死与欲仙中飘飘荡荡的,不过那种不可言喻的滋味,她还是非常喜欢的。

    当一切都结束后,年华也松了口气,睁开眼睛却发现展青云竟然在穿衣服。

    瞬间年华的目光冷了下来,”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展青云系扣子的手顿了顿,抬头,眼睛在年华裸露的身体上扫过后,马上背了过去,”我再去开一个房间,要不然咱们明天也不用去玩了。“

    年华从他炙热的眼神,还有越加凸起的下身上,就明白他的意思,心里美滋滋的,可是也不舍得刚刚跟自己鱼水之欢的未婚夫离开自己呀。

    ”没关系的,大不了,咱们盖两床被子么?“年华的脸都红了。

    可是展青云却是根本没有同意,还是非要再去开一间房间。

    年华也不再劝了,冷哼一声,然后道:”你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我管你了!“

    说完起身下床,路过展青云的时候,连停顿都没有。

    一会儿展青云就听到水流的声音。

    叹了口气,展青云知道年华肯定是生了自己的气了,可是谁让自己没有把持住呀,今天这场跟年华的订婚顺利完成,让他有点得意忘形了。竟然会忘记自己每天晚上要经历的事情。

    如果年华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的话,自己有信心能够骗过她,可是很可惜,她是一个武功高绝要超过自己不少的绝世高手,如果自己躺在她身边,身体出现一丝一毫的移动,她一定瞬间就能够知道。

    如果她知道的话,肯定会非常非常的担心,为了自己担心受怕,可是展青云真的不希望这样。

    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成了一次被下半身控制的男人,竟然只选了一间房间,如果当时就选了两间,然后控制住自己的话,也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也不会因为这,会让年华生自己的气。

    可是不管怎么说,自己都要离开,现在只希望年华的生气的程度不会影响两人之间的感情,要不然为了能够配上年华,最后却让年华离开自己,那会让自己彻底崩溃的。

    想到这里展青云狠了狠心,也没有拎自己的东西,就开门离开了。

    他关门的刹那,浴室的门被打开,年华冷冷的看着门的方向,不言不语,可是暗藏在心中的怒火却是越演越烈。

    踏出浴室,年华的身体表面的水分瞬间蒸发,头发也瞬间干了。

    回到自己的床上,躺在另一边没有被污染的地方,可是鼻子间却全是暧昧的味道。

    年华闭上眼睛,可是很快就睁开,跳下床,将床单被罩全部扔了下去,干脆用打坐来平复自己波荡的心情。

    很快时间就到了凌晨十二点。

    年华突然睁开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突然跳的很快。

    再次闭上眼睛,可是一种危险的感觉让他怎么也不能进入状态,这是怎么回事?

    年华不认为这是自己的假想,她可是一位正宗的奇门中人,明白这种预感的意义。

    是自己会出事情么?可是自己可是顶级高手,一般的武器根本对自己没有的,就算是一般的导弹也只能够让自己受伤,而不能让自己死亡。

    而且一边情况下也没有人会用导弹,既然不是自己,那会是谁呢?

    年华的眼前浮现出一个让她咬牙切齿的人,难道是展青云?可是自己并没有从他的面相上看出他有大劫呀!

    可是心里的危机感却是更加的强烈,让她根本就坐不住了。

    刹那间已经到了展青云的门外了,手按在锁头上,瞬间门开了,冲了进去,这个时候她已经忘记了用精神力扫描,忘记要先确定到底展青云是不是出事了。

    进了屋子,年华就感到一股强大的扭曲的力量,这一刻年华确定了真是展青云出事了。

    身形一闪,年华已经到了展青云的卧室了,当顺着能量看向源头的时候,震惊的看到了盘腿坐在床上的展青云。

    现在的展青云脸色煞白眉头紧锁,嘴唇紧闭,可是嘴角还是间或溢出丝丝的闷哼声,一看就知道承受着无穷的痛苦。铁骨铮铮的汉子,如果不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是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年华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了,她现在所有的想法都是去救展青云。

    展青云的身上升腾的怪异能量,跟自己之前见过的都有不同,不是恶鬼怨魂的煞气怨气,也不是式神的力量,难道是什么精怪缠身了?

    虽然听周大师说过,可是并没有真正的见过,不过她对这些也不是没有办法,在她的记忆力就有这么一道三级的”宝塔符“,就是用来镇压这些精怪的。

    想到这里年华,伸出手在空中画着,突然眼光爆出精光,一道虚空符出现在年华的眼前,冷哼一声,”宝塔符“瞬间出现在展青云的头顶,然后不断放大,最后形成一个巨大的宝塔罩住展青云。

    手一抓,宝塔开始不停震动,而展青云的脸上也开始扭曲,青筋迸发,原本无比帅气俊美的脸蛋,变得开始恐怖,开始年华却是毫不在乎,只是紧张的看着展青云身体里的那个不停的挣扎的黑影。

    必须要把这黑影从展青云的身体里拔出出来,镇压在宝塔下,年华开始在宝塔上加强自己的精神力,帮助宝塔加快速度加强威力。

    在年华终于付出百分之七十的精神力后,黑影开始被拔出,慢慢的被吸入宝塔之中。

    当黑影出来一半的时候,展青云的眼睛睁开了,目不转睛的看着年华,声音嘶哑道:”年华你赶紧走吧,不要管我了。“

    年华的横眉立目,”你在说什么傻话,我告诉你,我一定要把你救出来,我告诉你,你刚跟我订婚,你想要抛弃我,那是做梦。“

    展青云惨笑道:”年华,是我对不起你,可是请你快走,我说的是真的年华,都是因为我自己的贪婪,以为能够控制住这头魔鬼,可是我却因为一己私欲,将困住魔鬼的牢笼破坏了,我是自作自受,可是年华你不能陪着我一起……“

    年华恍然大悟:”难道你非要来这里就是为了不让我发现这个东西?“

    展青云刚要开口,可是突然身体一松,整个黑影已经完全从他的身体飞了出去,难道自己没有事情了,展青云看向年华,眼中带着惊喜,难道自己以后还能够跟年华一起生活?

    年华也是松了一口气,擦擦头上的汗水,终于把这个东西给镇压了,迈步就要过去展青云哪里。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展青云头顶的宝塔竟然突然爆碎,黑影化成一个人的虚影,出现在年华跟展青云的头顶。

    ”哈哈!“黑影哈哈大笑:”太好了,本座终于重见天日了,谢谢你们这对小鸳鸯,你们放心为了答谢你们让本座恢复了一些力量的功劳,本座一定会让你们毫无痛苦的死去的。哈哈,不要抵抗,你们马上就能够相拥着步入永远沉睡。“

    年华的脸色一下自己变了,现在的危机感已经要破表了,语速奇快的问展青云:”他到底是什么东西?“

    展青云苦笑一声刚要说话,虚影哈哈笑道:”小姑娘还是本座告诉你吧,本座可是域外天魔,天生不再五行之中,你这个小小的奇门人士还想要对我造成威胁?真是做梦呀。“

    域外天魔这可是传说中的东西,就连自己的师父周大师,还有师父的师父,师父的师父的师父,在往上数多少代,都只是听说,也没有见过。

    现在这个传说中的东西,竟然就在自己的眼前,可是年华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够杀死这个域外天魔。

    其实本来用”紫宵降雷“能够将域外天魔轰到渣都剩不下,可是刚才年华已经消耗了绝大多数的精神力,精神力无法供应。而且就算可以也只能做同归于尽的方法,至少展青云就完全躲不过去。

    不过年华也不会坐以待毙,手一挥,一道罡气形成的剑出现在年华的手中,放开展青云就朝着域外天魔攻了过去。

    罡剑可是无坚不摧,无柔不破的,年华自信,如果域外天魔碰到罡剑后,肯定会受到伤害。

    没有想到的是,当年华的剑眨眼间攻到域外天魔身前的时候,对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可是年华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直接把剑刺入域外天魔的体内。

    年华的眼睛瞪大,身体扑空,域外天魔根本就不是实体,罡剑根本无法碰到,来人待剑从中间冲了过去,罡剑刺入后面的墙壁里。

    域外天魔哈哈大笑:”小姑娘你不要白费力气了,有这个力气还不如留给本座,让本座的身体更加的壮大呢。“

    年华散去罡剑,转头,迅速画出一张”金钟符“,罩在虚弱无力的展青云的身上。

    看到域外天魔的身上散发的黑气不能靠近展青云后,她这才松了一口气,眼神更加的坚定,用尽所有的精神力画出一张”掌中雷符“,趁着域外天魔好奇的观察展青云身上的金钟罩,将这道”掌中雷符“打上域外天魔。

    传说中,不管是什么魔,最害怕的都是可以破除一切的雷,既然域外天魔也是魔,对”掌中雷符“一定没有防御。

    果然不出年华的所料,跟罡剑不同,当域外天魔发现掌中雷的时候,已经躲不过去了,只能被动的接了下来。

    年华耳边传来一声惨叫,抬眼看去,域外天魔的一小半身子已经消失不见了,自己的计算成功了,可是很可惜的是,自己本来是朝着域外天魔的脑袋去的,可是它躲了过去,还好,没有完全躲过,给了对方一个重击。

    可是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害,虽然让域外天魔痛苦不已,可是更激发了它的怒气。

    ”啊……“域外天魔开始愤怒了,它以为的两只小耗子之一的东西竟然能够伤害自己,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本座以一定要将你们这两个东西给全部吸干,吸干!“

    因为是年华伤的它,它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年华。

    ”就从你开始。“域外天魔爪子朝着年华就抓了过去。

    而年华现在的精神力已经完全消耗了,没有了精神力,空有一身武艺,也没有办法保全自己,难道自己就要在这里结束这辈子么,会不会等自己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上辈子了。

    年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