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输赢
    霍霄奓着胆子,哆哆嗦嗦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你们不要太嚣张,我告诉你我爷爷可是澳国赌场的大股东,你们要是敢伤害我的话,吃不了兜着走。”

    那叫一个色厉内荏。

    年华跟展青云根本就没有人在乎,不要说霍霄他爷爷,就算自己两人将这个澳国赌场给拆了,也没有人敢吱声。

    不管是年华还是展青云都相当的有底气。

    拍拍霍霄的脸蛋,年华皱皱鼻子,一副为难的样子:“既然他要找他爷爷来对付咱们,咱们干脆一做二不休,干脆……哼哼!”

    展青云没有说话,可是扣在枪上的手指慢慢的按了下去。

    这个时候霍霄才明白他眼前的这两个人根本就不在乎他们霍家,也不在乎澳国赌场的几位股东,难道自己真的是陨落在这里了么,不要啊!

    识时务者为俊杰,霍霄张开大嘴就要求饶,可是没想到的是,刚刚张开嘴,就被一个粗大的东西粗鲁的插进嘴里,当意识到是什么的时候,眼睛瞪得老大。

    只听耳边传来“碰”的一声,霍霄应声栽倒。

    展青云拿出枪,嫌恶的用纸巾包裹后收了起来,回去后就好好消消毒,送人得了,他是不打算在用了。

    徐陈刚一下子就懵了,当着自己的面,霍霄被打死了,虽然自己也是无辜的,可是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完了,自己这算是晚节不保呀。

    “唉,年前辈,展大少,我算是被你们给害惨了。”

    年华轻笑出声:“徐陈刚你是不是误会了,霍霄可是一根毛都没有被伤到呀!”

    “啊?”徐陈刚一愣神,低头看去,霍霄嘴边只有亮晶晶的可疑东西,而想象中的血色却是一丝都没有,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展大少你的枪里没有放子弹呀。”

    年华摇摇手指头,遗憾非常的道:“不是没有放子弹,而是在开枪之前的一眨眼的功夫就把弹夹给卸了下来。这也就是展青云的手段熟练高超,要是我的话,一定要在她身上开几个洞。”

    徐陈刚苦笑,幸亏不是前辈你出手,上次年前辈就差点把卓大少的手给砍下来,最后还是卓老爷子花了十个亿左右将他儿子给保了下来,就是不知道这次怎么收场呀。

    没想到年华只是冷声道:“现在你就把我赢得钱给我就行了,然后就给我们安排一个安静的赌厅,我要跟他一较高下。”星眸中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展青云明白这是现在自己能够让年华心甘情愿回到自己身边的唯一机会了,如果错过的话,自己更加要大费周章了,因此这次的赌局自己只许胜利不许失败。

    想到这里展青云爆发出强大的气势,势在必得,“鹿死谁手也未必可知呢!”

    年华冷哼一声,眼睛瞥向徐陈刚:“你是打算把你这个办公室让给我们了?”

    徐陈刚知道这位是等的不耐烦了,立刻道:“我现在就让人去准备。”说完后眨眨眼,转身对展青云恭敬请示:“展大少,你看我能不能找人把霍霄这小子弄出去呀,这,这个气味也不太好听!”还是展大少看起来比较好说话一点。

    “不要动,让他自然醒!”展青云话一出,差点让徐陈刚结成冰。

    徐陈刚暗自苦笑,这两位是一个比一个不好伺候呀,算了自己还是不要去捏虎须了。

    反正这小子在这里躺着也算舒服,就让他在这里躺着吧。

    过了几分钟,估摸着已经收拾好了,徐陈刚示意道:“年前辈展大少,咱们走吧。”

    进了这个赌厅,年华发现跟自己与那位卓大少对赌的那间相比,这间是高雅脱俗。

    墙上面挂着一副齐白石老先生的《虾》,旁边放着一个书案,上面放着文房四宝,不过最显眼的却是一盆兰花,是一盆莲瓣兰。

    这种兰花时逢每年的元旦春节盛开,云南大理民间称之为“年拜兰”,其意为“拜年花”,给人们带来吉祥喜庆的气氛。同时,这种兰花的花瓣呈椭条形,酷似盛开的莲藕花瓣,民间以花定花,固定名为“莲瓣兰”,并延传下来。

    现在摆放在这里寓意是相当的好呀。年华推测应该是过年的时候放上去的,现在也没有出正月,看着还是有一股年味呀。

    在书案的旁有一个博古架,上面摆着几件瓷器,木雕,这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谁让年华看不懂呢。

    跟书案正对的是两把南海黄花梨的木椅,木椅中间是同样木料制成的几案。

    而在最中间的位置是一个紫檀做成大木桌,应该就是赌桌了,不过用紫檀木做赌桌,真是奢侈呀。

    椅子同样是紫檀的,年华十分不客气的拎出一把做了进去。

    展青云看年华选定了位置,直接走到年华的对面,坐在了对面,成对峙状。

    他们在那里不语,可把徐陈刚给难住了,这两位小祖宗根本没有告诉他,他们到底要赌什么,这让他怎么选择呀!

    咳嗽两声,徐陈刚决定还是问问吧,他自己可不敢做主呀。

    “那什么……年前辈,展大少,不知道两位要赌什么呢,是刚才年前辈玩过的轮盘呢,还是赌大小,还是梭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

    听到徐陈刚的话,年华跟展青云都转过头来,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徐陈刚被看得心里有些发毛,不由解释道:“您两位告诉我,我好帮您二两位准备好了赌具不是。”

    年华仰头斜视对面:“你选。”

    展青云也不在意,直截了当道:“徐总经理,还请帮我们准备梭哈所用的扑克牌。”

    终于决定了,徐陈刚松了一口气,退出去,帮忙准备东西,当然了其实他一个电话过去就可以让手下把东西送过啦,而是这样就不就没有办法出去了么。

    他之所以出来,一是里面气压太低,他承受不住了;二是霍霄还在自己办公室呢,要是真出了事自己可是担待不起呀。

    出了门,就有人过来候着,徐陈刚让他去准备牌,自己则是带着人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等徐陈刚出去后,整个赌厅就剩了年华跟展青云两人。

    年华歪着头根本就不去看展青云。

    展青云也明白年华还在生他的气,只是默默的注视着她。

    屋子里的气氛从刚才的凝重,开始变得尴尬起来。

    本来两人是刚刚订婚的未婚夫妻,而且更不要说,昨天还有了夫妻之实,可是不过几个小时,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知道自己这一切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他不求年华现在就原谅自己,也知道她现在根本就不想跟自己说话,既然这样自己就顺从她的意思。

    一切都要看赌局的结果了,自己赢了一切好说,如果万一输了,自己的追妻之路会更加的坎坷,但是不论结果如果他都不会松手的,就算前面是万丈悬崖,也要一起跃过。

    还好徐陈刚知道不能让他们等太久了,没用多长时间就带着一托盘的全新的扑克牌过来。

    将扑克牌放到桌子上,徐陈刚笑着对年华跟展青云道:“年前辈还有展大少,这次就由在下客串一下荷官。”

    “行,那就赶紧开始吧,我等的花儿多谢了。”年华淡淡的道。

    展青云点点头,“那就拜托你了。”

    徐陈刚连忙道:“不敢不敢,不过,您二位是打算一把定输赢,或者三次定输赢,或者用筹码。”

    年华挑挑眉,转头对徐陈刚道:“我不是在你们澳国还有七千二百多万的钱没有兑付么,你把那些筹码给我们两人平分,谁最后一个人一个筹码没有,那就是输家。”抬眼看向展青云,嘴角露出一丝桀骜的笑容,“展青云,你就应着认输吧!”

    展青云眼神坚定,“鹿死谁手还未可知。”转头对徐陈刚道:“我这里有张卡,你帮我兑换相同数量的数目。”顺便将密码告诉徐陈刚。

    徐陈刚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呀,不过展大少既然这么说了,他就怎么做好了,“那好,我现在就去。”

    徐陈刚拿着展青云的卡去了前台,路上看了眼卡,竟然是瑞士银行的白金卡,眼中闪过一丝的惊叹,瑞士银行的白金卡呀,全球都没有多少人能够得到。

    澳国赌场跟各大银行都有业务往来,就算是大额转账,也十分的方便快捷。

    不过十分钟后,徐陈刚就拿着一个多亿的筹码就走了进来,每人七千二百亿的筹码放到他们面前。

    年华冷哼一声,手指点着桌子,“开始吧。”

    徐陈刚打开一副崭新的还带着封皮的扑克牌,打开后,让两人检查一下。

    年华跟展青云没有异议后,徐陈刚开始打乱洗牌,手法十分的老到熟练。

    洗牌完毕后,徐陈刚先发给年华一张,发给了展青云一张,然后按照这个顺序,又发给一人一张。

    年华的第一张明牌是红桃10,而展青云的是草花J。

    徐陈刚看看两人的牌面,“草花J说话。”

    展青云拿起一个十万的筹码扔到前面。

    年华挑挑眉,“我跟,再大你一百万!”

    “我跟。”展青云也扔出一个百万筹码。

    没想到刚开始就火药味这么的浓重,徐陈刚见两人不再增加筹码,开始又年华展青云发第三牌。

    年华拿过来看了眼,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变化,亮出来,是一个红桃“Ace”,而展青云也亮了出来是一个黑桃“Q”。

    现在的牌面是,年华是一张红桃“10”一个红桃“Ace”;展青云是一张草花“J”一张黑桃“Q”。

    年华现在的牌面是同花,展青云的算是顺子,如果是同花顺的话肯定比年华的大,可是他现在不是同花,而同花大于顺子,所以这一把是年华说话。

    两个手肘杵着桌子,手掌托着下巴,年华开始沈思,如果对面的那个人是别人的话,她当然现在就可以知道他的底牌,可是现在跟她对决的是展青云,虽然她非常想要赢了他,可是也不能用这些手段对付他。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用了,反正就凭自己的运气赢他还是分分钟钟的事情呀。

    “一千万!”年华干脆扔出是个百万筹码,嘴角上扬眯着眼睛观察展青云的下一步。

    展青云皱皱眉头,抬头,拿起最下面的暗牌挡在手里,看了一眼,扫了眼年华,低声道:“不跟。”

    他话音刚落,年华的笑容变成了讥笑,将明牌扣上,推到一边,没有给对面的展青云看看她到底是什么底牌。

    展青云也没有要求,跟年华一样,也将牌扣起来放到一边。

    徐陈刚将桌子上所有的筹码都推到年华身前,然后将两人旁边的扑克牌拿走,放到旁边的容器里,这些被用过的已经不能再用了,必须要重新开一盒。

    当徐陈刚转身的时候,暗自看了眼两人的牌底,嘶了一声,不由暗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两人年纪不小,胆子却是相当的大。

    年华的底牌是一个跟其他两张牌八竿子达不到一起的,方块“5”;而展青云则是一个黑桃“7”,这三张真是什么都挨不到呀,最后最多有个三条,在后面就是两条,一条,甚至没有。

    这还真是实而虚之,虚而实之。

    打开第二副扑克牌,在经过洗牌后,徐陈刚将牌发到两人身前,一人两张。

    年华拿起两张牌一看,明牌是方块“Ace”,底牌是红桃“Ace”,这可开局是相当的好了。

    抬眼望去,这次展青云的第一张明牌不让上次,这次是黑桃“3”,算是牌里面除了“2”之外最小的了。

    不用质疑,这次一定是年华大,由她叫牌。

    徐陈刚道:“方块”Ace“说话。”

    年华叹了口气,从桌子上拿出十万筹码仍在里面。

    只有十万?跟上次年华直接扔了一千万在里面相比,这次怎么这么的少了。难道她的牌就这么的不好?

    徐陈刚没有从年华的脸上看到什么端倪,转头看向展青云,发现他还是那副皱着眉头的表情没有变过。

    叹道这两位还真是演戏的好手,不过叹息归叹息,他是不敢露出一丝一毫多余表情的,要是被人家认为自己向着某一方,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呀。

    沈默一会儿后,展青云有动静了,从他的筹码里拿出拿起一个十万的扔了进去,然后又扔进去一个同样的,“大十万。”

    年华表情还是不变,“我跟你!”又扔进去十万筹码。

    等了一会儿,徐陈刚看两人都没有继续较劲的意思,赶紧发下一张牌。

    这次年华还是一张“Ace”,不过是黑桃的。

    展青云还是一张“3”,变成了方块“3”。

    现在两人的明面上都是两对,可是大小却是天差地别的,一个是梭哈中最大的,一个却是第二小的。

    还是年华说话。

    “请一对”Ace“说话。”

    年华抱着双臂看着对面展青云的牌,不过是一对“3”罢了,可是,看向他的底牌,最多下面也就是一张“3”,跟自己一样是个三条罢了。

    “五百万!”年华开始加大力度。

    展青云还是那副没有表情的表情,“我跟。”同样扔出五百万的筹码。

    瞬间桌面上再次出现上千万的筹码。

    徐陈刚一边发牌一边心里暗道:要不要邀请他们参加今年的赌王大赛,如果这两人加入的话,也算是给赌王大赛增加了一点新鲜血液,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两位会不会同意呀。

    当牌发到年华的手里的时候,年华的眼神暗了暗,是一张黑桃的“K”,而发给展青云是一张红色的“Q”。

    “请一对”Ace“说话。”徐陈刚感觉是越来越精彩了。

    年华眯着眼睛注视着展青云的表情,却是毫无发现,也是人家可是特勤大队出身的,伪装学那肯定是高分通过的,表演起来自己都要厉害的多。

    既然这样自己干脆就不要看他的脸了,省的自己被他的表情所迷惑,自己也要更加的不露情绪。

    “我出一千万。”年华将一堆筹码推到前面。

    展青云沈思片刻,“我跟。”

    这样赌桌上在池子里面的超过了三千万了。

    真是有钱呀,徐陈刚暗道,可是很快有反应过来,其中年华的筹码可是从澳国赢走的,而且到最后这些钱,不都还是人家小两口的么,唉自己前半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现在的存款也不过比这多一点点罢了。

    徐陈刚虽然赚的多,可是开销也大。

    很快徐陈刚就发了最后一张牌。

    当看到自己的牌的时候,年华脸上没有露出多余的表情,可是心里却是暗自叹了口气,来的又是一张“K”,现在自己是三条“a”两条“k”,如果这次来的是最后的那张“Ace”就好了,那就从俘虏变成了四条,稳赢展青云。

    再去看对方的牌面,最后他竟然得了一张红桃“3”,一共是三张“3”,那明面上就是三条了,比自己明面上的两对要大,即使自己这两个对都是最大的。

    现在的疑问就是不知道展青云的牌底到底是什么,如果是其他的任何牌的话,就是自己赢了,可是如果那张底牌是剩下的那张“3”的话,自己就输了。

    就在这个时候,徐陈刚说话了,“请三条”3“说话。”

    展青云二话没说直接将面前所有的筹码退了出去,“梭哈!”

    年华放在桌子上的手攥了攥拳头,实在是太可恶了,展青云的手里难道真的有四张“3”?还是他根本就是在蒙我。

    如果他没有的话,还则罢了,那就是我赢了,如果真的是四条的话,自己肯定就一败涂地了,就必须要接受展青云的道歉,跟他和好,可是她可不想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

    但是如果自己也梭哈,万一对方真的是有四条,自己肯定就完蛋了。可是不跟的话,还有点可惜,万一不是呢。

    年华已经决定不去偷看展青云的底牌了,自然会遵守。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加的纠结,最后她做出了决定。

    一把将牌扣起来,年华冷冷的看着展青云,“我不跟了。”

    展青云面无表情的脸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谢谢你让我让了我一次。”说着就把底牌翻开。

    年华瞳孔瞬间缩小成针孔大小,展青云翻开的底牌竟然是一张红桃“5”,也就是说如果自己继续跟的话,最终胜利的根本就是自己了。

    而站在一边的徐陈刚在心里也为展青云叫好,这位不愧出生在军人世家,这三十六计用的就是炉火纯青呀。

    年华挑挑眉,也没有太过的愤怒,转头对还在那里感叹的徐陈刚道:“开始下一场吧。”

    徐陈刚点点头,开始取来新的扑克牌,间或看了年华几眼,发现人家已经恢复到常态了,不由佩服呀,就算是输了,这风度还是不减呀,很多人再输了后,都会有急躁的表现,当然了急躁的程度跟他们心里素质是成正比的。可是现在看来,人家年前辈是根本就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呀。

    接下来的几次两人是有输有赢,很快就到了第九场了。

    年华的暗牌是一张方片“J”,明牌是一张方片“9”。

    展青云那里暗牌不知道,明面上是一张黑桃“Ace”。

    “黑桃”Ace“说话。”

    展青云扔出十万的筹码,“我出十万。”

    年华没有犹豫,跟上,“我跟。”

    接着发第三张牌,发给年华的是一张方片“8”,给展青云的是红桃“Ace”。

    这次是年华说话,年华扔出了三百万。

    展青云也继续跟上。

    接着是第四章牌,年华是一张方片“7”,展青云是方片“Ace”。

    到了现在年华是方片“J”“9”“8”“7”。

    展青云暗牌不知道,可是明面上已经是三条“Ace”,当然了他也不知道年华的暗牌是哪一张。

    还是年华的同花顺说话,这次年华扔出五百万,之所以没有直接出一千万或者梭哈,就是希望展青云对她的暗牌产生怀疑,

    展青云半天后才决定跟上。

    最后两张牌发出后,展青云得到的是最后一张“Ace”,最后形成四条“Ace”。

    而年华那里则是如愿以偿的得到了方片“10”,现在是方片“J”“10”“9”“8”“7”,同花顺!

    就算展青云那里有四条“Ace”,那也是白搭。

    这还等什么,赶紧梭哈呀。

    不过这次的展青云跟跟之前的年华一样对年华手里的底牌抱有怀疑态度,几分钟后,展青云苦笑一声,将牌翻过,“不跟了。”

    年华露出开心的笑容,不过她根本就不打算将底牌亮出来。

    这次年华赢了一把大的,两人的筹码又开始旗鼓相当了。

    又一次开始新的赌局。

    年华这次不打算继续纠缠下去了,“这次咱们一把定输赢。”

    展青云点点头,同意了,“没有问题。”

    徐陈刚开始发牌。

    很快就到了第四张牌。

    年华除了暗牌,剩下的三张依次是黑桃“Q”“J”“10”。

    展青云出了暗牌,剩下的三张分别是红桃“K”“Q”“L”。

    “请红桃同花顺说话。”虽然黑桃大于红桃,可是展青云的顺子却是比年华的大一些。

    展青云看了眼自己的底牌,眼睛放远看向年华手里的,不知道再想什么。

    一分钟后,展青云直起身,将胸前的所有的筹码都推到桌子中间,薄唇里只吐出一句话,那就是“梭哈。”

    又梭哈,这小子竟然将皮球推给自己,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年华也直接将身前的筹码梭哈了,“一把定胜负,我跟。”

    最后两人的身前空空如也,而赌桌正中间却是堆满了筹码,一共一亿多筹码,安静的躺在那里。

    两人对视着,都能够看到对方眼里的势在必得,视线在空中开始噼里啪啦的交火。两人身上的气势是节节高升,差点把候在一边的徐陈刚给压爬下。

    徐陈刚现在才知道原来不仅年华前辈已经达到了一流高手,竟然连展大少,不,是展前辈竟然也在弱冠之年,达到了这种水平。

    还好他们还估计着身边还有一个徐陈刚,并没有太过分。

    徐陈刚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战战兢兢将剩下的两张牌分给两人后,赶紧后退好几米,然后大口喘气。

    年华拿到的是黑桃“9”,展青云拿到的也是“9”,红桃“9”。

    两人的牌面是:年华是黑桃“Q”“J”“10”“9”;展青云是红桃“K”“Q”“J”“10”。

    现在的局势非常的明显就看两人的底牌是什么了。

    可是两人都不想第一个打开,因为只要有一个人打开,那么情势就明朗了。

    徐陈刚在一边躲着,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内心也是相当的复杂,不过他还是盼着展大少,不应该展前辈赢的,毕竟如果他赢了,这两位才算消停了,要不然两人还得再继续折腾。

    自己这老胳膊老腿的可禁不起折腾,就算是整个澳国赌场也经不起两个一流高手的折腾。

    可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人还是在那里对峙,谁不不想第一个翻牌。

    年华抬抬下巴,“展青云你是不是应该第一个打开呀,你应该给我做个榜样呀。”

    展青云摇摇头,“女士优先。”

    ……

    两人根本就是互不相让,徐陈刚本来挺焦急的心更加的急躁了,恨不得自己亲自上去,将牌底揭开,可是真的这样做了话,自己肯定就要玩完了。

    就在这个纠结的时候,大门突然被打开了,一群人闯了进来,一个个膀大腰圆,黑衣裹体,手里拿着砍刀,棍棒的,不用细想就知道这肯定不是白道上的人。

    甚至有两个穿着稍不一样的黑衣人腰里鼓鼓囊囊的,看形状应该是枪之类的东西。

    听到喧哗声,年华跟展青云也不再纠结暗牌的问题,直直的看向这些人。

    这些黑衣人进来后,往两边分开,从后面走过来一个须发介白的老者,这个老者年华跟展青云不认识,可是躲在他身后的那个人确实认识的。

    他不就是今天被年华跟展青云吓得差点尿裤子,还晕倒了的霍霄么。

    两人恍然大悟,原来这是找麻烦来了。

    霍霄躲在须发皆白的老者身后,底气涨足不少,指着年华跟展青云就开始告状:“爷爷,他们就是欺负我的那个人。你可要替我报仇呀。”

    年华展青云有点哭笑不得。

    年华在这一瞬间已经忘记自己跟展青云有矛盾的事情,脸上露出好笑的表情:“喂,展青云,你看个叫霍霄的小子想不想幼稚园的小朋友呀,打不过其他小朋友就哭着要会去找妈妈。”

    展青云眼睛亮亮的看着年华,她竟然主动跟自己说话,真是好现象啊,赶紧跟着说道:“没错,的确是像,你总结的十分的详细。”

    “爷爷,你看他们还在那里诋毁我,爷爷……”霍霄在他也有面前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撒娇。

    霍老爷子柔声安慰了自己孙子几句,瞪向年华还有展青云,怒道:“你们这两个小辈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欺负我霍持的孙子。看起来你们是不想活了!”

    本来霍老爷子说完后,以为年华跟展青云一定会吓坏了,恨不得磕头赎罪,可是没想到人家就跟没有看到一样。

    年华回头来,对展青云挑挑眉,“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可以打开你的底牌了。”

    展青云则是十分的坚定,“如果要开咱们一起开。”

    年华冷哼一声:“如果你不开的话,我是不会开的。”然后两人又开始对峙起来。

    霍老爷子这才明白这对年轻男女根本就不把自己这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放在眼里,自从二十五岁以后,就没有人敢这么的对待自己。

    一向自视甚高的霍老爷子根本就忽略了傍边站着的徐陈刚,将穿着黑马甲的徐陈刚当成真的荷官了,而且徐陈刚的头还有点低,更是被粗心大意的霍老爷子给忽视了。

    霍老爷子挥挥手,他身后的一个大汉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柄手枪,带上消音器,朝着年华的脚,旁边的地面就是一枪。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年华跟展青云之间的紫檀木桌子腾空而起,掐掐的挡在了,年华跟子弹的中间,子弹牢牢的插进了紫檀木桌子的桌面上。

    一旁的徐陈刚在一边疼的直唑牙花子,这紫檀木桌子可是名贵又稀有的,在古代就受到了追捧,到了现代更是千金难买的东西,谁让这东西是远来越稀少了呢。

    紫檀桌子在挡住子弹后,直接朝着霍老爷子还有他身后的那帮子保镖,压去。

    霍老爷子冷哼一声,举掌就要托起来,他可也是二流高手,比徐陈刚还有高那么一小阶,他自认为一定会轻松的就能够将桌子举起来。

    不但他信心十足,就算是他身后的那些小弟们,还有他孙子霍霄都是自信满满的。

    可是事与愿违,就在霍老爷子的手掌碰到桌子的时候,就感到一个巨力从桌子上传了过来,他竟然支持不住。

    “啊!”霍老爷子是脸红脖子粗,发动身上的所有真气去托,可是还是失败了,最后被紫檀桌子压在下面,扑克牌还有一个多亿的筹码都掉落下来。

    而且不但是他一个,离着他比较近的几个人都压在下面了,发出“诶呦,诶呦”的惨叫声。

    这个结果在徐陈刚的意料之中,可是却在不少人的预料之外呀。

    年华眨眨眼,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没想到展青云竟然会相出这么一招,将所有的证据都销毁了。

    “这可怎么定胜负呀。”

    展青云走到年华身边,手搭在年华的肩膀上:“咱们算是平局怎么样?”

    年华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展青云心里暗叹,看起来这是还没有消气呢。

    没想到过了不一会儿,年华就转过头来,“既然这个样子,那平局就平局吧,这样吧,我给你设立一个期限,如果你在这个期限里表现良好的话,我可以把你转正,如果表现不好的话。”冷哼一声:“就连临时的也不让你当,了。”

    展青云一听乐了,满口答应:“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加倍努力的。”反正又不是没有当过临时的,自己那个时候还不是通过考验了,他相信这次他也一定能够成功的。

    年华傲娇的点点头,可是却放了心,刚才在展青云甩出桌子的一瞬间,年华不禁扫描了一下,知道展青云的底牌根本就是红桃“Ace”,就算自己的也是同花顺,也没有人家的大,更何况她的底牌根本就是一个方片。

    如果展青云早早把牌亮出来后,自己一定是输家,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自己接受他了,心里肯定还是有怨言的,还不如现在弄一个平局的好。

    既然明白了展青云的良苦用心,年华也没有坚持,瞬间两人之间的气氛从凝重尴尬转为温馨甚至有些甜蜜。

    就在这个时候,被压在紫檀桌子下的霍老爷子在外人的帮助下终于颤颤悠悠的站了起来。

    当然了帮忙的这个人就是徐陈刚。

    当感觉到年华跟展青云的暧昧气氛后,徐陈刚松了一口气,知道这下子两位的问题算是解决了。

    既然事情解决了,两位前辈也不可怕了,他也有胆量去帮助其他人了。

    当霍老爷子从桌子底下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气炸了,想他霍持在澳门这里混了六十来年了,现在已经快七十了,可是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打击。被人用桌子拍当然有过,但是那是在年轻刚开始混的时候。

    现在的霍持因为某些奇遇,已经是二流高手了了,竟然还有人敢拍自己,真是活够了。

    徐陈刚知道不要看霍持年纪这么大,可是脾气暴躁不讲理还护短,有时候还有点脑袋短路。

    如果自己不阻止的话,霍持肯定要血溅当场了,想到这里赶紧过去拦着霍老爷子。

    霍老爷子还挺不高兴呢,倚老卖老的指着徐陈刚的鼻子骂道:“徐陈刚刚才你就看着我孙子受苦不管,现在你又过来阻止我教训那两个家伙,你是不是拿了人家好处了,啊?我看你这个总经理是不想当了。”

    听了霍老爷子的话,本来对他还有点同情心的徐陈刚完全转变了态度,霍持转眼间就忘了是谁把他给救出来的,还在这里不断的指责自己。

    徐陈刚觉得如果自己再帮他就是疯了,干脆坐到黄花梨木椅上看热闹。反正他这个总经理的位置,肯定是动不了的,本来他就想走了,是第一大股东,强烈希望他能够在这里主持赌场的一切事物,就凭霍持还想驱逐出自己,还是太自以为是了。

    霍持知道徐陈刚的本事,而且他比自己年轻二三十岁,虽然自己比他高一个小阶,可是真要打起来,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

    放弃找徐陈刚麻烦的霍持,几步走到年华跟展青云的跟前,也不说话了,伸爪想年华抓去,他也发现了展青云肯定会武功,而且武功还不低,既然这样那他的第一个目标就订在了年华的身上。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事情的发生了,这一爪竟然抓了个空,再看前面那里还有人的影子呀。

    突然感到有人拍了自己一下,赶紧回头却发现空无一人,人呢。

    “哎呦。”后面没人,前面又受到了攻击。

    在看前面,竟然还是没有人,抓了好几次,霍持都抓空了。

    他这才明白,不光那个男人是练家子,这个女孩竟然也是轻功非凡,不由皱着眉头道:“敢不敢跟我当面一站,仗着你轻功好,来回跑算什么本事。”

    一般年轻人可是都受不了刺激的,霍持非常明白这一点,因为他也是这样的人,现在老了也还是。

    果然他的话音刚刚落下,那个失去踪影的女孩就自动出现在他的面前!还真是年纪小经不起刺激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