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 > 家有萌妻全文完(完) 幸福永远(婚不由己2再见)

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 家有萌妻全文完(完) 幸福永远(婚不由己2再见)

    礼堂,灯光璀璨,赵敏敏的凤冠金光闪闪,双手环着师锐开的腰,甜蜜的跟他拥吻。{{wx}

    似乎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

    长吻结束,男的笑颜大开,女的甜蜜难耐,好一对幸福的新人儿。

    尽管耳旁都是宾客的欢呼声,但是在他们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

    从今天起,他们就是真正的夫妻,无论贫瘠或富贵,无论快乐或忧伤,都与之分享,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幸福到永远。

    ﹡﹡﹡﹡﹡﹡﹡﹡﹡家有萌妻:腹黑老公惹不得﹡﹡﹡﹡﹡﹡﹡﹡﹡

    春去冬来,花开花谢,转眼过了一年。

    叶子欣开着车行驶在车水马龙的路上,从景阳国际大酒店出来,往医院的方向,一路上看尽了g市的繁华。

    路边新添的楼盘上立着巨幅广告,挺着大肚子的宋婷婷被男人深情款款拉着走在路上,走向那灯火辉煌的楼宇。旁边标着一行醒目又温馨的广告语,“为爱筑巢,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

    宋婷婷怀孕后,拍的这条广告,在网络上得到了超高的评分。

    本是地产的寒冬,景和集团依着雄厚的财力,黄金的地理位置,高端的设计,高质量的信誉,还有独特的品牌广告宣传,旗下的高端住宅区连番创造了一放盘房子便被一抢而空的神话。

    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多普通的一句话,可读起来却那么温馨,美好,让人神往。

    婷婷如她的广告代言一般,在年初和邵峰举办了婚礼,六月生了宝宝,有了一个温暖的家。

    敏敏和锐哥去年年底举行了盛世的中式婚礼,如今也有了孩子,也有了一个温暖的家。

    闺蜜们都幸福地成家立业,有了幸福美好的家。

    叶子欣也有家,有丈夫有孩子,只是……

    叶子欣在心里默默地读着广告语,转头看了一眼在婴儿座上睡得香甜的宝宝,眼里尽是慈悲的母爱。

    她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去爱孩子,不能给他一个健全的家,但一定要让他感受无边母爱。

    权曦璿一下车便醒了,看到熟悉的医院,像回到家一样开心地笑着,叶子欣带孩子外出回来,每次看到孩子回家的样子,心里难免酸涩。

    对于一般人说,去医院是无可奈何的事,要不是病了伤了谁会去医院。

    贺俊还没醒来,她和孩子都以医院为家,从小在医院长大的孩子,根本不知道这是医院,不是家,孩子对医院比对权家还更感亲切。

    这样的心酸,叶子欣只能默默地忍受。

    欠儿子太多,只能以后慢慢补偿了。

    叶子欣也想给儿子正常的生活环境,让他呆在权家,那样还可以陪爷爷奶奶。可这孩子太粘她,又是母乳喂养,爷爷奶奶根本就搞不定孩子。

    权锦添经过一年的康复训练,双腿还是不能立起来行走,双手好了些,但抱不了孩子。林倩本来上了年纪,要照顾老头尚且辛苦,再要照顾调皮的曾孙根本就没那个精力了。

    而权致远和陆婉凝都要工作,只有下班回家后才有时间抱抱孩子,如果把孩子放在权家家里,只能让保姆带着。

    叶子欣不想把孩子扔给保姆带,孩子还太小,本来已经少了爸爸呵护的孩子不能缺少母爱,她宁肯自己辛苦一点把孩子带在身边。

    于是乎,叶子欣在医院照顾权贺俊,孩子也跟着在医院长大,把医院当成了家。

    小孩快乐的成长,大人看着孩子,有时候却倍感心酸。

    到了医院的车库,叶子欣亲了亲权曦璿,把他从车里抱下来。

    权曦璿欢快地蹬着小腿,笑得可帅气了。刚才参加赵敏敏女儿诺熙的满月酒时,每个人都说权曦璿就跟权贺俊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宝宝,乖,别淘气啊……”快七个月的宝宝,抱起来已经有点分量了,天气冷穿的衣服多,这孩子又不老实淘气地蹬腿,叶子欣抱着有几分吃力。

    可越说,权曦璿却蹬得越欢,惹来路过的人驻足夸着孩子好萌好可爱。

    这孩子确实长得很萌帅,叶子欣听别人赞美自己的儿子心情倍儿好。

    把孩子放到婴儿车里,叶子欣推着车来到了病房。

    “璿璿,吃喜酒回来啦!”

    一路上医生护士都很熟络地跟她们母子打招呼,叫得孩子欢快地在小推车上蹦跶着回应着叔叔阿姨们。

    权曦璿在医院长大,外科的所有医生护士都喜欢他,有空的时候还会过来逗逗他,所以权曦璿一点都不怕生,很喜欢跟人互动,咿咿呀呀地叫着,高兴地咧嘴笑。

    他长得酷似权贺俊,不论脸型还是五官,简直就像克隆出来的权贺俊,特别招人疼,于是又多了一个昵称,小俊俊。

    叶子欣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都会暗暗小脸一红,想起以前和贺俊夫妻恩爱甜蜜的情景,再对比当下,又感到黯然。

    “爸爸,我们回来啦!”推开病房门,叶子欣用权曦璿的口吻便招呼着。

    每次带儿子外出回来,她都这么叫,希望孤单躺在*上的男人哪一天会给个惊喜回应一声,老婆,儿子,去哪玩了?

    但奇迹一直没有出现,病房里没有男人的回应,只有陆婉凝迎了过来:“子欣回来了,璿璿今天出了门玩得这么开心,来,奶奶抱!”

    今天刚好是周末,陆婉凝休假,呆在医院代子欣照看权贺俊,叶子欣才能脱身去参加赵敏敏孩子的满月酒。

    陆婉凝的眼睛经过权致远的悉心调理,在叶子欣临产前恢复了视觉。她和权致远磕磕绊绊的夫妻关系,经过这一次生病后的相处终于和好,不再有隔阂。

    叶子欣为权家添了孙子后,举家欢庆,叶子欣作为权家女主人越发受大家的尊敬。

    陆婉凝的生活最黑暗的时候,叶子欣替她撑起了权家,眼睛恢复后,陆婉凝待叶子欣没有像母女那样亲密无间,但对叶子欣心存感激。叶子欣生孩子坐月子,陆婉凝照顾得很细心,婆媳的关系也在朝夕相处中,亲厚起来。

    见她们母子回来,陆婉凝走过来,亲昵地抱起权曦璿,“璿璿,妹妹长得漂亮么?”

    陆婉凝问的是孙子,孙子呀呀呀呀地笑着,自然还得叶子欣翻译,“嗯,锐哥和敏敏的女儿漂亮极了,璿璿一见到妹妹喜欢得不得了,淘气地拉住诺熙的手不放,还好诺熙胆大没被他吓到。唉,这么小就懂得看脸!”叶子欣笑着感叹着,酒宴上大家见权曦璿那么喜欢妹妹,还打趣叶子欣和赵敏敏两好闺蜜定娃娃亲呢。

    陆婉凝听了乐了,亲了亲权曦璿的小脸蛋:“璿璿真棒,这么喜欢妹妹,以后让妈妈也生一个妹妹给你做伴!”只是脱口而出的话,说完又觉得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不妥,贺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这样的愿望,只能在心里想,陆婉凝赶紧改了口,问到,“酒宴很热闹吧!”

    叶子欣听了陆婉凝前面的话,微微愣了一下,但很快调整了思绪笑着道,“是啊。锐哥做了爸爸,恨不得把天上的月亮都摘下来给他的宝贝女儿,花钱可真是大手笔,请的满月酒比人家的婚宴还隆重。我妈一家都去了,敏敏见你没去可一直念叨着,说你没参加他们的结婚喜宴,这次又没去,下次见了你,可要罚你很多酒。我说下次他们二胎请满月酒的时候,一定会拉着你去。”

    叶子欣的声音欢快,陆婉凝听了却感到愧疚。

    当初如果不挑剔子欣,就不会逼得子欣得了抑郁症,最后落得贺俊车祸人不醒。

    要是好好地过日子,他们权家也会是热热闹闹的,不会像师家那么大肆挥霍,但也会给璿璿荣光的满月酒。

    “子欣,真是委屈你和孩子了……”璿璿的满月酒只是很低调地请了些亲戚,贺俊没醒来,喜事再怎么操办也没法隆盛。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酒宴只是一时的面子,叶子欣自然不会那么虚荣攀比。

    但生活是每一天的过日子。

    有个孩子是喜事,可带孩子还要照顾贺俊,这其中有多艰辛,叶子欣从没在外人面前说过。虽然医院里请的护工也会搭把手带孩子,可对于一个踏入婚姻才没多久的女人来说,这样的婚姻实在太委屈。

    陆婉凝只觉得自己和权家都亏欠了叶子欣,没有给她一个幸福的家。

    以前陆婉凝嫌弃叶子欣懦弱,可叶子欣却比她想的有任性,硬生生地撑了过来。这样年轻的女人,太出乎陆婉凝的预料。

    叶子欣没有唉声叹气,更没有抛弃权贺俊。陆婉凝从没听过叶子欣说一句悲观的话,只听过叶子欣跟家人重复一遍又一遍的信念,等贺俊醒来……

    有时候真不明白,叶子欣何以变成如此坚韧。

    作为婆婆,对于这么好的儿媳,知道要珍惜,和叶子欣说话常带着感激和愧疚。

    “妈,你说哪了。锐哥和敏敏不论是结婚还是生孩子办的酒席一般人都没法比的,要是看了他们那么热闹的酒席都要对比一番,估计不只整个g市,大概全国人民都会觉得委屈。”叶子欣笑着,转而看着*上的男人道,“我相信贺俊不会委屈我们母子,他一定会醒来的!”

    叶子欣脱下了大衣,挂在衣架上。

    这个病房被她们一家子住了这么久,已经不像病房。

    带一个孩子,零零碎碎的东西很多,奶粉,婴儿车,玩具,怕孩子摔跤,甚至地板都铺了地毯,乍一看,倒像一个温馨的家。

    叶子欣给权曦璿泡好了奶粉,让陆婉凝抱着孩子喂奶。

    孩子跟着她在医院,家人来医院的时候,她便把孩子扔给家人,让她们也有机会和孩子亲近。

    而叶子欣自己则坐在病*边,给权贺俊喂了点水,再给他做按摩,跟他讲着今天在酒宴里发生的趣事。

    生活已然这样,只能坚强地面对,就是悲呛的日子也要过得乐观些。

    一切会好起来的!

    叶子欣每天和权贺俊聊天都少不了聊着孩子每天的点滴成长,她相信他能听到感受到,即便不能呵护孩子,也要让他不错过孩子的成长。

    今天也不例外。

    “俊俊,璿璿的门牙发芽了,刚冒出来的牙大概会痒,璿璿特别喜欢咬东西。今天在酒宴里璿璿见了诺熙就抓住诺熙的手紧抓不放,让我担心了一把,生怕这孩子把诺熙的手抓来磨牙。还好,你儿子懂得怜香惜玉,只是抓着诺熙的手笑着,还好没有干坏事。大家都笑着说璿璿对诺熙一见钟情,真是笑死我了。你看看,你儿子都懂得勾搭女娃娃了,你得赶紧醒来啊!”

    “哎呀,尿到裤子上了……”陆婉凝给璿璿喂完奶粉,便把孩子放在婴儿车上,回来一看,小朋友竟然拉尿了。

    陆婉凝也经常来病房带孩子,但和叶子欣相比,这个做奶奶的可就笨拙了。

    陆婉凝生权贺俊的时候,都是她妈帮她带孩子,做完月子她就去公司上班了。带儿子的时间算起来比带孙子还少,现在做了奶奶,不是很会带孩子。

    怕孩子冻着,叶子欣只好放下了权贺俊,过来帮儿子换裤子,婆婆喂喂奶粉还行,换裤子绝对没有自己利索。

    换完裤子,陆婉凝接过了裤子,拿去阳台洗裤子,“妈,放着吧,一会儿我来洗……”

    “孩子一转眼就长大了,我这个当奶奶的还没给他洗过几次裤子,还是我来洗吧。”陆婉凝给叶子欣坐月子,尿裤都是保姆洗的。

    原来那么高高在上的陆总,经过这一年多的磨难,现在变得这样随和像个普通家庭的婆婆,有时候叶子欣还真有点感到不适。

    当然,叶子欣是乐于见到婆婆没有架子的样子的,这样才是一家人。见婆婆这么说,她也就没再坚持。

    把儿子抱到大*上,把护栏立了起来,防止儿子摔下*。

    叶子欣的日子就是这样过的。

    她会把儿子放在权贺俊的身边,就像照顾两个儿子般,给大宝宝做按摩的时候,边给小儿子唱歌将故事,讲着她和权贺俊在一起的故事。

    璿璿还小的时候,能安分地躺着听妈妈的话,长大了,可就得给玩具才能安分。

    叶子欣继续给权贺俊做按摩,儿子则一个人自得其乐地玩彩球,彩球滚到哪,他爬到哪。

    一边扔一边玩,玩得太得意了,球掉落地上,他想去捡球,却被护栏拦住了。

    还好这孩子脾性好,也没着急地哭起来。

    *上还有其他玩具,他可以玩其他的。

    叶子欣也没帮他捡球,而是自己自言自语地跟权贺俊聊天。

    璿璿呢,在*上一会爬一会滚,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玩着玩着,牙难受了,抓了最硬的东西来啃。

    等叶子欣发现的时候,璿璿正紧咬着权贺俊的手肘不放。

    “璿璿,你怎么咬爸爸!快点松口!”叶子欣赶紧绕过病*,抓起这个熊孩子,可是璿璿发了狠,竟然咬着不松口,叶子欣抱起他的时候,连权贺俊的手也被连着他的小嘴拉了起来。

    “快点松口,不然妈妈要打你屁股了!”叶子欣见儿子脸上使劲的憋着气,真被儿子的蛮劲吓到了。

    叶子欣也被璿璿咬过,半个月前喂奶的时候被他咬得乳。头都快断了的感觉,之后她赶紧给璿璿断奶了。

    这孩子劲可大了,即便没有牙齿也能把人咬得疼得发抖,她是深切体会过被他咬的痛。

    贺俊要是有知觉,一定会被儿子咬得跳脚。

    权曦璿抖了抖头,似乎咬得很过瘾之后,才放开权贺俊,叶子欣看权贺俊的手上两颗牙印,一圈深深的咬痕,立马肿了起来。要是这孩子牙齿长全了,手上的这块肉大概都要被他咬脱落。

    叶子欣看着权贺俊手上的淤青心疼极了,真想狠狠地打一下儿子的屁股。

    但孩子不懂事,是她自己粗心了。

    叶子欣只能瞪了眼儿子:“臭小子,这么狠咬爸爸,小心爸爸起来揍你。快给爸爸道歉,说对不起……”

    权曦璿没见过妈妈这么严厉的样子,立马委屈地撅着嘴要哭了。叶子欣见不得儿子哭,怕自己太凶吓到孩子,只好又哄了一番。

    *上传来咳嗽声,婆婆还没洗完裤子,叶子欣要把孩子放进婴儿车照顾权贺俊,可这熊孩子硬是不肯坐进车里,她只好又把孩子放回*上,警告道,“璿璿要乖,不可以再咬爸爸。要是不听妈妈的话,以后你只能在地板上爬,听到了么?”

    权曦璿扑闪着眼睛,咿咿呀呀地答应着,然后像只笨熊倒在*上,举着双手双脚,玩玩手玩玩脚上的袜子,这是他逗妈妈开心的招式,这憨态可掬的样子太逗了,叶子欣立马又被儿子逗乐了。

    权贺俊一直咳嗽,叶子欣也不管儿子了。

    璿璿其实还是很懂事的,让他自己玩。

    贺俊咳嗽了就喉咙难受,要帮他吸痰。

    叶子欣熟络地给权贺俊吸痰,这一次,大概被儿子咬狠了,刺激得厉害,咳嗽比往常剧烈咳了很久,吸了好多痰。

    叶子欣看着权贺俊咳得已经微微有了血色的脸,叹着气道,“俊俊,儿子都快会叫爸了,你赶紧醒来吧,你不醒璿璿都要生气咬你了……”

    叶子欣去倒痰,才一转身,璿璿小朋友又开始淘气了,他像小狗一样在*上撒欢地爬呀爬,爬到了权贺俊身边,抓着权贺俊的手,大概被叶子欣警告过,不敢再咬人了。

    权曦璿看着权贺俊手上被自己咬出来的淤青,似乎在忏悔着,只是玩着权贺俊的手,咿咿呀呀地自言自语,突然咿呀声中多了一个特别的词:爸爸。

    陆婉凝和叶子欣回来的时候听到权曦璿叫的第一声爸爸,激动极了。

    叶子欣来到*边,蹲下身捧着儿子的小脸蛋猛地亲了亲,“璿璿真棒,璿璿都会叫爸爸了,再叫一遍……”

    “爸爸,爸爸……”璿璿得了妈妈的表杨,开心地手舞足蹈,又叫了两句,吐字还挺清晰的。

    “嗯嘛……”叶子欣又大大地亲了一口儿子,“璿璿真棒!”

    “儿子……好疼啊……”病房里突然多了一个声音,似乎从远古的时空中穿越来的嗓音,低沉沙哑,带着幽幽的鸣腔,似花儿悄然开放。

    叶子欣浑身一颤,激动地转过头,看着一直像睡美人的权贺俊。

    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睁开了眼睛,此刻正看着她们母子。

    “俊俊!”

    “贺俊,你终于醒了……”

    病房里传来穿破墙面的惊叫声,欢呼声,还有喜极而泣的哭声。

    严冬终将过去,春天姗姗来迟,但还是来了……

    --------------------------------------全书完--------------------------------

    啊啊啊……终于写完了,老胳膊老腰也快写断了!!!本文完结后,亚亚会休息一下,期间要修改《家有萌妻,腹黑老公嫁不得》的【影视】连载稿的完整版,所以决定年后回来继续写新文《婚不由己ii,总裁的小萌妻》,新文书名暂定,或许会更改,不过大家可以先把新文【收藏】一下吧!

    最后,请大家关注一下亚亚的【新浪微博】,接下来亚亚会在【微博】发《家有萌妻》后续的各种小剧场,大家去‘新浪微博’上搜索《米西亚》,就可以找到亚亚了,再次谢谢大家,我们新文见……

    -----------------------------------------------------------------------------

    米西亚的广而告之:

    这部文和子欣的爱情一样经历了坎坷的停更,但终于还是完整地写完了。感谢这一路和亚亚相伴而行的所有读者,谢谢你们!因为有你们,在这部文因题材受限停更四个月后,亚亚继续将她写完,让文中的三对情侣都有了完美的结局,还签约了【影视】,真心感谢你们的支持与厚爱!亚亚以后会更加努力,写出更回报大家。

    很多读者是从《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追过来的,会拿这两部文做对比,觉得那部文的人物更完美。这样说的读者,看文很细致,谢谢你的认真。没错,《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是一部军人军嫂的赞歌,所以里面的绝大部分人物和情节都是完美梦幻式的,看完后可能会让你心潮澎湃想当军嫂。

    但军婚的生活其实没有那么梦幻,于是有了这部文最初的构思。

    《家有萌妻,腹黑老公嫁不得》这部文里的每个人物都有她或他独特的个性,不尽完美,但可能会让你觉得他们活得更真实。因为世间,本就是人无完人,所以这部文的人物来的更真实,更有血有肉。

    就似对付小三强势得被封为陆女神的陆婉凝,在婆媳相处中,可能会让你觉得她强势得让人受不了,但那就是她的个性。她在职场中历练成的强势性格,对付小三快刀暂乱麻让你看的特别爽,但这样性格在婚姻里稍微把握不好就会触礁,所以会引发那么多家庭矛盾。亚亚以为创建和谐社会,需要宽容和温和。

    人生有苦有甘,每一个人都会在生活的磨砺中成长,希望这里的故事感动过你。

    有很多读者留言舍不得完结,还想看其他人的故事,亚亚非常感谢你们对文中人物的喜爱。

    其他人的故事:朱漫和李维泽会安排到新文中。当然,这部文的主角们也会偶尔到下部新文客串一下,呵呵,大家已经看到了,新文的开篇就有锐哥和敏敏,之后的惊喜会很多。

    不过最对不起的是刘嫣,现在还没让她出嫁。真不是亚亚忘了她!刘嫣的职场经历有几分亚亚的原型,亚亚早想把她婚配了,自己也赶紧结婚。但军婚题材受限,导致本文的背景做出修改,所以刘嫣的番外,及韩天雷跟娄晓曼的番外,暂时不写,不过等以后政策放宽亚亚一定会写的。

    亚亚是有信用的,欠的文一定会写,大家等着啊!!!

    -----------------------------------------------------------------------------

    新文书名暂定:《婚不由己ii,总裁的小萌妻》

    他是家世显赫,相貌英俊的海归精英。

    她是开朗仗义,呆萌可爱的漫画小家。

    一场乌龙让两人相识,便就此纠缠不休。

    他不喜欢女人,却需要找个老婆!

    她不需要男人,却需要找个靠山!

    两人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谁知,她狡黠,喜于算计,但他也不赖,腹黑又擅长压倒。两人频频过招,结果她节节败退,而他也步步沦陷。

    “我是绝对不是喜欢上你的!”她信誓旦旦道。

    “但愿如此!”他却一副怀疑的表情。

    她瞪眼,心里愤恨的回了一句:但愿个屁,你…以为我是一见总裁误终身的人吗?

    婚前篇:

    某男目光深邃的看着眼前这个狡猾如狐的女人:“为什么是我?”

    她不假思索的回道:“因为你是从腐国回来的,极有可能是gay!”

    某男额头瞬间冒出一排黑线,随后勾了勾唇*道:“是吗?要不要验证一下!”

    婚后篇:

    “喂,你睡了吗?”*第一天,某女极不自在的缩在大*一侧。

    某男微微抬眼,不吭声。

    “真的睡着了?”某女翻了个身,继续搭话。

    依旧一片沉默,某女终于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某男的后背。

    结果,某男实在忍无可忍,一把将女人揪进怀里:“既然你毫无睡意,那就干脆别睡了!”

    原本打算跟某男盖被子纯聊天,结果某男直接化身成狼……

    宝宝篇:

    几年后,清早。

    宝宝皱着眉头,一脸担心的问道:“妈妈,爸爸是不是生病了?”

    某女有些莫名:“没有啊,为什么这样问?”

    儿子眨巴着眼眸,疑惑地说:“因为昨天晚上,爸爸一直在喊:哦,我的心肝。爸爸的心和肝是不是病的很严重啊!”

    某女瞬间风中凌乱,无言语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