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开讲了
    ( )吴清源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合,毫不夸张的说比眼前这种场合还要壮观的场面,他都经历过不少,如果说真的要是被眼前的局面给吓坏的话,那就不是吴清源了。

    “我知道你们都是在等着听我这个老头子来演讲,说实话,从开始演讲那天起,像是这样的演讲我不知道有着多少次。每次讲话的内容都是不一样的,都代表着我的思想观点。

    在大学之间进行学术交流,需要讲什么;给商业精英讲座,需要讲什么;面对着政府政要,又需要讲什么?这些都是不同的,这次在这里,就在这燕京大学之内,我今晚准备奉献给诸位一场精彩的演讲。”

    哗啦!

    震耳欲聋的鼓掌声响起来,每张脸越发的激动着。

    苏沐安静的站在旁边,波澜不惊着。当他代表着老生在江南大学的开学和毕业典礼上都进行过讲话后,他就再也不会对这样的场面有任何畏惧。

    “我知道你们都很想要听我演讲,但我所说的精彩演讲并非是我要演讲,而是另有其人。而今晚我和你们一样,也是一个普通的听众,你们想要提问的话,一会是尽管提问。

    但在这之前,我希望你们都能够保持着克制,都能够将心态调整过来。因为接下来要代替我,在今天这个场合进行演讲的人,他还很年轻。年轻的他却拥有着绝对耀眼的经历,拥有着绝对丰富的知识。铺垫就到这里,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他了。”吴清源转身瞧向旁边。

    “苏沐,过来!”

    “是,老师!”苏沐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上前来,当他出现在讲台之侧的时候,整个礼堂顿时安静下来。他们真的是没有谁能够想到过,今晚竟然不是吴清源主讲的,而是另有其人!

    众多学生都面面相觑着!

    众多老师都不可思议着!

    众多教授都开始有点怀疑!

    但就在这样的场合下,那些所谓的政府精英们却没有流露出太多吃惊。他们尽管在最初震惊于苏沐的出现,不过很快就都释然起来。因为他们当中是有着能人的。这些能人是知道苏沐身份的。

    苏沐有着那样的身份。不够在这里演讲吗?笑话!

    “老师!”苏沐恭声道。

    “从现在开始这里就交给你了,记着我给你说过的话。”吴清源平静着道。

    “是,老师!”苏沐点头道。

    吴清源说着就直接走下台,坐到了最前面的一排。随着吴清源的落座。苏沐站在桌子后面。扫视着眼前的这群人。看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嘴角不由露出一抹淡然笑容。

    真的是够有青春活力的!

    曾经大学时光已经是离自己越来越远,这辈子都是没有希望能够再回到那种青葱岁月。眼前这群人。身上释放出来的那种朝气蓬勃真的是带给他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被这样的感觉刺激着,苏沐越发的感觉到肩上的重任沉重着。

    越沉重越是有动力!

    “我叫做苏沐,是吴清源吴老的学生,今晚我便代替老师在这里演讲。”苏沐深吸一口气后微笑着道。

    “我能问下,你凭什么站在这里代替吴老演讲吗?”

    就在这时,随着苏沐话音落下,一个学生举手公然质问道。随着他的质问,相继又是一些这样的声音响起着。他们是等待着吴清源的,他们说对吴清源尊敬着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要对苏沐是如何的尊敬。一个都有可能不如他们的人,在这里给他们演讲着,传出去就是天大的笑话。

    再说在这些学生的心中,真的不认为苏沐是有本事的,他真的是有可能代替吴清源在这里的。甚至连坐在前排的那些专家教授,随便一个站出来都要比苏沐更具权威性。

    你苏沐凭什么?

    蔡锦戈心弦一颤,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着,没有想到不是在结束的时候,而是在刚开始火药味道就是这样的浓烈着。这最开始就这样的话,接下来该怎么进行那?

    吴清源神情平静,就是这种平静的神情,让蔡锦戈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着。真是的,自己到底在怕什么,连吴清源都没有畏惧,自己需要畏惧需要提心吊胆着吗?

    就在这时候,在这礼堂的气氛陷入到紧绷中的时候,谁也没有留意到,就在门口处,靠近教室后方的地方,悄然出现一道倩影,她就是姜慕芝。

    姜慕芝今晚是想要过来听吴清源讲座的,但因为临时有点事情,所以就晚了。晚了的她想要进去的话,也不是不行的。但当她看到吴清源说让苏沐代替自己演讲的时候,脚步便停下了。

    姜慕芝眼神痴痴的盯着苏沐,盯着那张坚毅的脸蛋,不知道为何,心中猛地涌现出来一股想要抱进苏沐的冲动,想要整个人都融入到他身体之中的冲动。

    我相信你能成功的!

    这样的质问是难不倒你的!

    当然是难不倒的!

    真的以为靠着这样的问题就能够将苏沐给逼住的话,那就真的是一个笑话了。苏沐所经历过的风雨,哪一场不比现在的这个要来的更猛烈,说到勾心斗角的事情,学校里面是断然没有可能和官场相比的。

    而如果说苏沐没有真才实学的话,那苏沐是肯定会因为这样的提问而心虚着。但苏沐真的是绣花枕头吗?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吗?

    我现在代表着的是老师的颜面,所以有些话就算是听着有点自吹自擂,那也是无所谓的。

    我所说的都是事实!

    只要是事实,我就不怕任何人进行调查,不怕任何人进行诬蔑。

    “这位学生的问题真的是问的很好,换做是我的话,原本是过来听老师的讲座,谁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瞧着乳臭未干的家伙站在讲台之上,而且还是怎么瞧都觉得有点想要揍他的冲动,谁的心情都会感到不爽的。我明白你们的心情,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要认同你们。

    你们所不能够做到的事情,别人就一定做不到吗?你们不敢想象的事情,难道说就真的不存在着吗?我为什么有资格站在这里,那我就来说说,我说完之后,如果说你们还认为我没有资格站在这里的话,没有问题,我二话不说,转身就从这里离开,保证有生之日不再登燕京大学半步。”

    伴随着苏沐这种话语说出来,礼堂之内的气氛开始逐渐的安静下来,每个人都开始被苏沐的这种演讲给调动起兴趣来,因为没有谁能够想到苏沐会以这样的姿态说出这样的话来。

    光是冲着这些话,就能够感觉到这家伙貌似不是真的那么讨厌的。

    敢于自嘲,敢于将自己逼到绝路的人,又怎么会是让你讨厌到极点的那?

    “第一个资格,我要说的就是我是老师的学生。这个是我能够站在这里的原因,因为没有老师的栽培,我是绝对不可能站在这里的。老师在国内所拥有着的地位,所扮演着的角色,相信不用我说,你们都清楚的很。我说是因为老师,因为我有着一个好靠山,你们不得不服吧?”苏沐淡然道。

    全场寂静,能不服气?

    吴清源就坐在这里,他们敢说别的话吗?就算吴清源不坐在这里,苏沐的这第一个理由,也是没有任何能够辩驳的,谁让人家真的是吴清源的弟子那?

    “第二个资格,我想要说的是,我和老师的结缘是在江南大学。江南大学是江南省的一所大学,或许你们当中有的人对江大是有所认识的,或许有的是压根就不认识的。但别管认识不认识,我相信过了今晚,你们都会知道,江大出了我这样的学生,我是江大最最普通的一员。

    有的人在大学里面是忙着谈恋爱,有的是忙着做兼职,有的是碌碌无为着,但别管是哪种,都是属于你们的生活,都是你们自己所选择的状态,我是没有可能干涉的。我不想说你们,我只是想要介绍下我而已。

    在我的大学四年生活中,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我的兼职和学业都是最为精彩的。不相信的话,你们完全可以前去江南大学进行调查,知道吗?四年中我曾经做过很多人都会做的家教,当过咖啡馆的服务生,做过文化馆的助教,开过出租车,做过电台的dj…我粗略的算了下,我曾经接触过的行业,有着六十之多。

    这是我的兼职,说这个是想要让你们知道,我和你们当中的大多数人一样,也是从农村出来的,是货真价实的农村孩子,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以免被你们说成什么是靠着什么关系才变成现在这样的,那些都是虚假的,我能够靠着的就是自己,靠着的就是自己的双手。

    我大学四年的学费全都是我自己挣出来的,你们能吗?现在我说下我的学业,而这个想必也是能够征服你们的理由,如果说你们中间要是有谁能够做到我这样的话,我现在就可以为你们引荐我的老师。只要你们能成功,我敢打包票,就算是我老实不再收学生,你们的前途我包了!”

    这些话说出来,全场越发的安静着。(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