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死在谁手里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在这里胡言乱语着。李隽,我对你是失望透顶的。你最好不要再就这事说什么,我摆明着告诉你,别管是谁前来求情,杨长驱都要依法判决。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你要是想着将杨长驱给我弄走,是趁早死了这条心。杨长驱必须留在殷玄县,接受公正的审判。”苏沐冷然道。

    “苏沐,你这样做会后悔的!”李隽气愤着道。

    “后悔?”

    苏沐盯着李隽,狠狠的吐出一口气,像是要将胸口中的所有闷气全都给宣泄出来似的,“我这个人你是第一天打交道吗?你认为我会有着所谓的后悔吗?”

    “苏沐,听我一句劝,不要这样一意孤行行吗?你要知道,你只要稍微变通下,这件事情对谁都是有着好处的。杨冷那边会记着你的恩情,我也会领受着你的好意,就算是黄市长那边,你都是能够交待的不是。”李隽说道。

    这话已经是很为露骨了。

    交待?人情?如果说你们心中真的是有着这样的畏惧,事情就断然不会向着这方面发展下去了,一切就都是因为你们的不作为,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现在你们想要给我说这些,有意思吗?

    “李隽,国有国法,我是不会就这事有任何递话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说咱们作为国家干部,总不能知法犯法吧?那样的话,岂不是就要世界大乱了。”苏沐淡淡道。

    愤怒!

    想要杀人!

    李隽怎么都没有想到。苏沐现在怎么变的这么无耻。刚开始自己想要和他打机锋的时候,他却是和你推心置腹的在说话。现在自己准备和他摊开来说,他那?却是流露出一种很为云里雾里的感觉。

    有这么耍人玩的吗?

    你苏沐说出这样的话,是想要表达什么意思,难道我不知道吗?你不就是想要证明在这商禅市里面,你苏沐是为了老百姓说话的,其余的官员都应该成为你的陪衬吗?难道这不是你的真实想法吗?你要敢说不是,我立马敢脱光。

    要是苏沐知道李隽真的这么想的话,还未必会怎么样,没准真的会说不是的。

    一个脱光衣服的李隽。想必就算是不怎么养眼。也应该是赏心悦目的吧。

    “苏沐,好自为之!”李隽起身离开。

    苏沐站在窗边,看着离开的李隽,脸上没有那种交锋过后自信的神情。有必要自信吗?有必要高兴吗?要知道现在还有五家是处于苦难边缘的。死掉壮劳力的那家。顶梁柱的倒塌。意味着这个家庭从此以后要面临着捉襟见肘的生活。

    死掉老人的家庭。心中该是有着多么凄惨的苦痛!

    最为疯掉的应该是死掉孩子的那家。孩子是那样的小,就以这样的姿态离开了他们身边。这让他们以后怎么办,想到这些。苏沐就感觉到心头压抑的很。

    这就是最为悲惨的现实社会!

    这就是最为让人无语的人生!

    不过那五家的安抚工作再怎么样都是要进行着的,这时候的那五家是真正处于一种崩溃的边缘。他们是什么样的事情都敢做出来的,真的要是做出来,你让他们怎么办?你让苏沐又该怎么去解决?

    晚上八点。

    县公安局。

    这个时候杨长驱已经是从所谓的酒醉中彻底的清醒过来,这时候的他脸色是苍白的,心里是惊恐的很。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五条人命就这样葬送在他的手中,那可是五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徐炎漠然道。

    “没什么好说的,事情是我做的,我承认。但我那是酒醉才那样的,我要是清醒的话,是绝对不会那样做的。”杨长驱急忙辩解着。

    有意思吗?

    要是说喝酒之后杀了人不犯法的话,那么所有人就都开始喝起酒了,那整个世界岂不是要乱套了?这样的话你都能够说的出来,你是有多么法盲那?

    不过这些都已经是无所谓的事情,只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就成。事情你认下,那么剩下的事情就会按照程序来,有着检察院和法院进行负责。而别忘记徐炎现在是县政法委书记,这件事情又是苏沐亲自吩咐下来的,他难道会推迟着吗?当然会在第一时间就进行处理的。

    “我能不能打个电话?”杨长驱看着想要起身离开的徐炎大声喊道。

    “你要打给谁?”徐炎淡然道。

    “我要打给我家人。”杨长驱急忙道:“我想我现在就算是被你们羁押着,也应该有着这个自由吧?我要行使我的权力,我要给我家里人打电话。”

    “你也知道给家里人打电话?你也知道家里人?你要是真的知道这些,你就不会做出今天这种混账事情!知道吗?因为你,东罡镇上有着五条人命死掉,有着十几个人伤到,又有着多少人会产生心理阴影那?你又毁掉了多少个家庭!

    我早就忍你好久了,杨长驱,你是够嚣张的。我真的是很想要知道,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嚣张?你的底气是谁给你的?杨冷吗?靠着这个县长叔叔,你就能够肆意枉为吗?真的要是这么想的话,就留在这里吧!”徐炎怒声道。

    真的是憋的够久!

    如果说不是害怕承担上所谓的没有必要的责任,徐炎真的是会走上前来,狠狠的揍杨长驱一顿的。不为别的,就为了给殷玄县那些被撞死的老百姓出一口恶气。

    天降横祸,不过如是。

    “我…”

    “你什么你?你就准备好剩下的时间用来忏悔吧,像你这样的罪行,要是不宣判为死刑的话,都会天怒人怨的。所以你就等着吧,这是你最好的解决。等到阴曹地府后,好好的给人家五个道歉。”徐炎口不择言着。

    咣当!

    随着审讯室的大门关上,杨长裙一下子就蔫吧了。他想要知道家里面现在有没有在做工作,有没有在为他疏通着。难道说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掉吗?真的要是那样的话,自己怎么办?自己这辈子难道说就要交待在这里吗?不行的,我还有着大把大把的美好时光要挥霍那。

    难道说这殷玄县就是我的丧命之地吗?

    早知道的话,我是说成什么都不会过来的,我原本其实是可以不过来的。我这不是挺赶着过来投胎的吗?我真的是倒霉透顶了,我招谁惹谁了。

    你尽情的嘟囔吧。

    你肆意的抱怨吧。

    或许这就是你现在所能够做的唯一事情,因为用不了太久,在所有证据都明确着的情况下,你杨长驱就要被法院依法宣判为死刑,立即执行。

    这是苏沐所坚信的。

    夜晚十点。

    这时候的苏沐仍然是没有睡着的,他刚刚和叶惜打过电话。叶惜现在已经回到了石都市,留在了叶安邦身边。她从叶安邦那里听到了殷玄县这边发生的具体事情后,也是很为震惊着的。

    怎么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够让苏沐碰上那?

    这么倒霉可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你要知道照顾好自己,既然你那边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短时间内就不过去了。”叶惜说道。

    “嗯,我这边是有点麻烦,等到我将事情解决掉后再说吧。”苏沐说道。

    “那你早点休息吧!”叶惜说道。

    宝华县。

    就在苏沐和叶惜聊着的时候,杨家的五个兄弟又凑在一起。确切的说他们是就这么凑着的,却硬是琢磨不出来一个如何解决的办法。李隽那边已经给杨冷说过了,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苏沐真的是油盐不进着。

    油盐不进?

    想到这个,杨冷就感觉有种烦躁。五个人的死亡是特大事件,身为县长的他当然是清楚的。但清楚归清楚,他却是绝对不能够就这么面对的。

    “你们说现在怎么办?既然走正常路径没有办法的话,咱们就走点歪门邪道!”

    “什么叫做歪门邪道?”

    “我的意思是说从苏沐那边动手。”

    杨冷眉头挑起着,“你们想要做什么?我告诉你们,不要胡乱行动,这件事情真的是关系重大的,你们要是敢胡作非为的话,真的要是出了事情怎么办?要知道那可是一个副市长,真的出事就算是我都没有办法为你们兜下来。”

    熟悉自己兄弟的杨冷一盆凉水就泼下来!

    歪门邪道?真的以为这样的办法能够奏效吗?对别人或许是可以的,但对付苏沐这样的人,越是如此的歪门邪道就越会让人感觉到不屑一顾。

    “那老二你说怎么办?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就是,那五家咱们也让人去找过了,但他们没有全都松嘴啊。”

    “就是,要我说关键还在官场那边。”

    说的时候谁都会说,但真正要做起来的时候,你们谁都会做吗?这样的事情难道我不知道吗?知道又能如何?你们又能够让我知道点什么?能够帮到我点什么?不能!

    既然不能的话,就全都给我闭嘴。

    我要好好的想想。

    杨冷眯缝起眼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