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谁家鸿门宴
    石都市。

    刚刚打完电话的陈小龙,这时候脸色是凝重的。说实话,能够不打这个电话的话,他是不愿意打的。真的要是打了,就意味着和苏沐之间的那点情分彻底的消失了。要知道为了一个所谓的黄论迪,就这样将如此的情分丢出去,陈小龙是不舍得,也不认为值得。

    但没办法,谁让这是陈世风让他这样做的。别人的话可以不听,但自家老爹的话,能够无视掉吗?

    真的要是敢无视的话,陈小龙就成为不忠不孝之人了。

    “怎么?是不是现在还在后悔着那?”陈世风问道。

    “是的,老爸,如果说不是你非要我打这个电话的话,我是断然不会打的。黄论迪竟然连那样的事情都做的出来,你说我们能够保下他吗?为了一个已经废掉的黄论迪而去得罪苏沐,我从来都不认为是值得的事情。”陈小龙沉声道。

    “是啊,我也知道不值得。而且黄论迪这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但谁让我欠下呼延蒿一个人情那。只要有着这个人情在,我就是必须要偿还的。”陈世风缓缓道。

    “呼延蒿?哼,我也不认为呼延蒿能够怎么样。这种事情,谁敢求情?”陈小龙说道。

    陈世风深以为然着。

    公然蓄意谋杀一个县委常委,县政法委书记,如此丧心病狂的举动真的是严重至极的。如果说陈世风知道,就在刚才。丁强敢拿枪指着苏沐的脑门,他肯定会就算冒着得罪呼延蒿的危险,都不会答应当这个和事佬的。

    但陈世风不知道。

    陈世风非但不知道,还不想着得罪呼延蒿,不想着得罪黄家。黄家那可是庞然大物,就算如今黄老面临着退下来的一幕,但黄家毕竟是家大业大。只要有着黄老在,谁敢造次?最起码陈世风是没有这个胆子的。

    恼人的事情那!

    “老陈,事情怎么样了?”就在这时候陈世风的电话响起来,是呼延蒿打过来的。

    “已经办妥。苏沐中午的时候能够赶到石都市!”陈世风说道。

    “那就好。中午见!”呼延蒿道。

    “好!”陈世风道。

    这时候再说别的都是没用的,说任何话都是废话。事情都已经做下来了,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着看看今天这场午饭到底会如何进行着。

    省政府。

    这时候的呼延蒿放下电话后。瞧向坐在眼前的黄炜琛。脸色同样是凝重着。“你确定这件事情和苏沐有着直接关系吗?别咱们折腾成这样,最后不是因为苏沐,那后果就严重了。”

    “怎么可能没有苏沐的关系?呼延省长。我敢肯定的是,这事绝对是苏沐作为主导做出来的。如果不是苏沐的话,仅凭殷玄县的那些人是没有可能成功的。萧知恩才去商禅市几天,他就能够准确的将这事给破掉,可能吗?”黄炜琛说道。

    “糊涂!混账!”呼延蒿在听到这话之后,冲着黄炜琛毫不客气的呵斥着。

    “知道吗?我之前还想着黄论迪是个不错的苗子,结果现在那?瞧瞧他所做的事情,再看看你现在的表现,你们这对父子真的是让我失望至极!蓄意谋杀一个县委常委这样的事情都做出来,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他既然能够杀徐炎,那就说明他敢动别人。是不是他真的认为只要谁对他有着敌意的话,他就都能够收拾掉。”

    “我…”

    黄炜琛想要反驳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你说什么?你能够说什么?整件事情就是这样的,你再说别的都是胡扯。

    事到如今证据都已经证明着,黄论迪就是做出了这种事情,既然他真的是做了这事情,你再说其余的话还有意思吗?没有任何意思的话,你趁早就是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将黄论迪这条命保住才是最为重要的。

    “这事的确是黄论迪这个孽子想的不周到!”黄炜琛说道。

    “知道就好!”呼延蒿冷声道:“这件事情的关键还在殷玄县那两个证人身上,他们手中是有着证据的。我已经让省公安厅的人下去提他们两个,不过看着情况应该是不容乐观的。所以还是要做通苏沐的工作,你又不是不知道,苏沐是一般人吗?他是谁,他的背后站着谁,这样的事情要是都不弄清楚的话,你做什么事情都是白做!”

    “是!”黄炜琛服气着道。

    “等着吧,看看今天中午这顿饭如何吃,安排好地方没有?”呼延蒿问道。

    “已经安排好了,就在咱们石都市的景春酒楼。”黄炜琛道。

    景春酒楼,是燕北省石都市最为出名的一家酒楼。据说在这里掌勺的是曾经的御厨后人,就算是其余人也都是拥有着国家大厨级别的证书。当然最为重要的是,黄炜琛之所以将地方定在这里,还是因为景春酒楼是有着背景的,据说这个背景是来自京城内的某个家族。

    这个家族就叫做第五家族!

    中午时分。

    景春酒楼。

    在早就订好的包厢中,呼延蒿,陈世风,黄炜琛和陈小龙都坐在这里,当然陈小龙的资格是欠缺点,不过他今天还是必须要在场的。因为他如果不在的话,谁来招呼着苏沐?怎么说眼前这三个人都是自持身份的,没有谁想着苏沐是有资格和他们并排而坐的。

    “商爷爷,这里就是景春酒楼!”苏沐说道。

    “那咱们就下去吧,我倒要看看,是谁想要动你?他们是动你的人吧?”商庭问道。

    “是的!”苏沐道。

    “那就成了!”商庭道。

    等到两个人下车之后,苏沐眉头不由挑起来,就在这所谓的景春酒楼门口,除了陈小龙站着外,其余的人竟然没有谁下来。是,依着我的身份,是没有资格让你们下来的。但商庭是谁?别说是你们,就算是再高级别的人过来,又有谁敢在商庭面前放肆那?

    “苏沐,你来了!”陈小龙看到苏沐后赶紧走上前来。

    “我来了,前面带路吧!”苏沐淡然道。

    陈小龙的神情当场一变,只不过脸上露出来的却是一种苦涩的味道,谁让这事是自己办下来的,自己又有什么样的资格去说别的。

    “苏沐,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对,以后我…”

    陈小龙还想要再接着说什么,苏沐却是微笑着打断,没有理会陈小龙已经低沉的神情,随意的说道:“小龙,你和我之间已经没有以后了。”

    说完这话,苏沐径直向前走去。

    陈小龙当场惊愕着。

    是啊,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以后?自己算什么东西,能够和徐炎在苏沐心中的地位相比?最为重要的是,这件事情分明就是黄论迪想要置苏沐于死地的,你让自己再说什么其余的话?

    包厢内。

    当苏沐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双眼不由微微的眯缝了下,没有想到黄炜琛竟然也在这里。依着他的身份,如此不顾忌的出现在这里,看来是当真要逼迫着自己当众表态。

    否则的话黄炜琛大可不出现,只要藏在暗中就行。毕竟这样的事情,不是说多么光彩的。

    商庭安静的站在苏沐身边,瞧着眼前这几个所谓的高官,脸上露出来的是一种漠然。

    依着商庭的阅历,别说现在这里坐着的最高级别也就是常务副省长,就算再高点的又能够如何?

    不说别的,哪怕是一号这时候出现在这里,又能够让商庭感到有任何的畏惧之心吗?笑话!商庭曾经见识过的一号,见识过的华夏最高执掌者之多,绝对是能够力压群雄的。

    商庭的出现也真的是让呼延蒿他们有些意外,没有谁能够想到苏沐过来就过来吧,怎么还跟随着这样一个老头。这个老头又是谁?怎么瞧着好像很是有些内涵的模样?管他那,别管他是谁,相信都是没有可能是官场人物的,因为在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官场气息。

    只要没有这种所谓的官场气息,就真的是不用畏惧。

    “苏沐!”黄炜琛起身道。

    “黄市长,你怎么也在这里?陈副省长,不是说你请我吃饭的吗?怎么现在这里还有着黄市长,还有着呼延副省长那?这是什么样的阵仗那?”苏沐站在原地平静着问道。

    “说什么那,苏沐都是认识的人,坐下说话吧。”陈世风招呼道。

    认识的人倒是认识的,但要说到关系多好的话,那倒是未必。就算是和陈世风,苏沐都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更别说再说其余的。说起来这三个人,苏沐最熟悉的还是黄炜琛。

    “陈副省长,坐就没有必要了,说说吧,今天你请我吃饭,到底是怎么意思?”苏沐微笑着问道。

    这话问出来,陈世风的神情也不由一变,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苏沐会是如此的鲁莽,竟然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就对着他问出这样的话来,这可真的是一点都不像他的风格那。

    还是说苏沐年纪轻轻,忍耐力就弱那?不过别管是哪样,苏沐既然已经如此,陈世风也必须接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