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四百零六章鸿门宴
    知道苏沐要在这里请客后,杨小翠第一时间便将房间准备好,只不过这次那间奢华的贵宾包厢是没有了,因为那里提前有人定下了,而且还是指名点姓要的这间。即便杨小翠想着为苏沐准备,面对着人家的提前预约,她却没有办法。更别说预约的人,是她压根就得罪不起的。

    但幸好苏沐对这些根本不在乎,只要有一个包厢就行。

    而第一个前来这里的人竟然不是何笙,而是唐绣诗。这还不算,在唐绣诗的身边,跟着的不是她的秘书,赫然是苏沐的熟人,如今巨人饮料的总经理陈娇。

    “苏县长,你倒是来的快啊,这么早便过来了。”陈娇笑着道。

    “我请客当然要提前过来了,要是我请客这时候都不来,那岂不是失礼了。”苏沐笑着说道。

    “苏县长,想吃你的一顿饭,那代价可不小,我怎么总感觉今天这顿饭有点鸿门宴的意思那。”陈娇笑道,和苏沐的关系使她说话时并没有那么多顾忌。但没顾忌并不意味着肆无忌惮,所以陈娇采取这种说笑的方式,既能够拉近关系,又能够旁敲侧击下,看看今天这顿饭到底是为什么。

    而这些是唐绣诗不会问的,陈娇却必须问。

    “鸿门宴?我说陈姐,你要不要这么夸张?”苏沐耸肩道。

    “咯咯,苏县长,和你开玩笑的。我不请自来。请你别介意。”陈娇道。

    “那怎么会?”苏沐说着便将眼神扫向唐绣诗,“唐助理,真的很感谢你今晚能够赏光前来。作为回礼,我绝对会送你一份意想不到的礼物!”

    “你要送礼?什么礼物?”唐绣诗坐下后笑着问道。

    “你猜猜!”苏沐问道,反正现在人还没有到齐,他不介意通过这样的方式渲染下氛围。

    “不知道!”唐绣诗直接道,清秀的脸庞上闪过一抹淡雅。

    苏沐知道和唐绣诗之间并不能够开过分的玩笑,这个女子真的是不好招惹的,她能够过来绝对是看在杜品尚的面子上,不然很难有人能请动唐绣诗。苏沐知道什么玩笑能开。什么不能开,很为恰当的掌握着度。现在听到唐绣诗这样说,他便凑上前,双眼凝视着她。

    “唐助理。问你件事,你是不是有病?”

    唐绣诗听到这话,眉头顿时紧皱起来,盯着苏沐的眼神也流露出一种不善,“苏县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谁有病?”

    “这个,我可能表达有误,我想问的是,唐助理你是不是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就会出现偏头疼。”苏沐没有丝毫慌乱。很为平静的说道。

    轰!

    就是这么一句话,让原本愠怒着的唐绣诗神情立马一震,盯着苏沐的双眼也流露出难以想象的目光。她丝毫不会怀疑这是有谁告诉苏沐的,因为自己的这个毛病除了她自己之外便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就算是她家里人,也仅仅是能够猜出些,却没有谁真正了解。

    没错,唐绣诗的确是有这个毛病,她不能够激动。只要一激动,情绪一紧张。那么头便会疼。而且是那种偏头疼,疼起来像是无数蚂蚁在咀嚼一般,难受的要死。有时候她都想着直接拎起一个锤子敲开脑袋,将里面的那些蚂蚁全都倒出来。为了这个病,她咨询过无数名医。也跑了很多医院,别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她都治疗过。

    然而很可惜的是,到最后却没有一个能够治好。不但没治好,连半点减轻的意思都没有。现在的唐绣诗,真的遇到激动的事情,偏头疼疼起来比以前还要厉害。

    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折磨着唐绣诗的神经。别看在人前她是那样的高傲,但那种疼痛只有她自己知道。

    “你怎么知道?”唐绣诗长大着嘴巴,难以置信的问道。

    好一张樱桃小嘴!

    苏沐瞧着长成o型的这张性感樱唇,脑海中不由浮现过一阵旖旎。不过随后连忙压制住这种冲动,微笑着道:“我说我能掐会算,唐助理你相信吗?”

    “不相信!快点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你能治吗?”唐绣诗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生怕真的因此激动起来,便又会偏头疼。

    陈娇并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不过瞧着唐绣诗激动的样子,她倒是很感兴趣。苏沐到底是说了什么,竟然能够让冰冷镇定的唐助理变成这样?

    “唐助理,现在对我的礼物感兴趣了吧?”苏沐笑着说道。

    “你到底说不说?”唐绣诗情绪明显有些急切,脑袋开始一阵阵的隐隐作痛。

    “好,好,我说,我说,你千万不要激动,真要是激动的话,在这里我可是没有办法治疗的。”苏沐没有再继续绷着,笑着说道:“唐助理,我怎么知道的我是不会说的,这是我的秘密,你就当我能掐会算就成。至于治疗,我倒是能够治疗,不过不是现在,这样吧,等到你什么时候有空了,咱们见个面,我给你治疗,保证当天见效。”

    “真的?”唐绣诗按捺不住激动道。

    “当然是真的,你看看你现在又激动了,头疼了吧?赶紧坐下,喝点水,控制下情绪。”苏沐连忙给唐绣诗倒了杯水,瞧着她喝下去,情绪稍微缓解了下才放下心。

    从官榜第六显露出来唐绣诗的隐疾后,苏沐便没有准备不管。不管是从杜品尚的角度,还是从唐绣诗为他证明清白的方面,苏沐都没有不出手的理由。现在说出来,瞧着唐绣诗那种急切的渴盼心情,苏沐觉得真的值了。

    拥有官榜,为人治病,何尝不是一种行善?

    “怎么?苏县长,你还会治病不成?”陈娇很感兴趣着问道。

    “当然,不信的话我掐指一算,就知道陈姐你有没有隐疾?”苏沐故作神秘道。

    “真的假的?太能吹了吧。”陈娇咯咯笑道。

    “不相信?”苏沐眼珠一转,随手从旁边舀起手机,直接敲击了几个字后便递给了陈娇,“陈姐,我掐指一算便有了结论。你瞧瞧,看看我说的对不对?”

    “我才不相信那,你这纯粹就是…啊!”

    陈娇舀过手机,嘴里还絮絮叨叨着,不过当她瞧见手机屏幕上敲打的几个字后,神情顿时震惊起来,忍不住失声尖叫了下,随后像是见鬼了般盯着苏沐,“你怎么知道?”

    “咳咳,这个陈姐咱们以后再说吧。”苏沐有些不好意思道。

    “不,不能以后再说,你给我说说,你能不能治?”陈娇急忙道。她现在可没有那种小女子的害羞意思,被痛经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她,好不容易碰到苏沐说出这个,绝对不能错过。

    再说陈娇又不是什么大闺女,该经历的都经历了,那是标准的熟妇,这时岂会去管那些有的没的。

    “治倒是能治,不过要等到以后再说。”苏沐笑道。

    “好,以后就以后,知道你能治就好!”陈娇顿时眉开眼笑起来,瞧向苏沐的眼神都多出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她今天真的很庆幸来了,不然岂不是又要错过一次机会。

    痛经啊,那真的是难以忍受的折磨!

    唐绣诗尽管也很好奇苏沐的手机上到底打了什么字,不过她却没有去问。今天能够听到苏沐能治好自己的隐疾,一切便值了,她不会再节外生枝。

    就在这时候包厢的门又被推开,这次走进来的是周氏集团的钟颜。钟颜在瞧见唐绣诗后,倒是没有多少吃惊,因为在来之前,苏沐已经提前说过,今晚的晚宴会有谁。再说大家都在黑山镇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彼此早就认识。尽管关系谈不上多么熟,绝对比一般朋友要近些。

    “钟助理,过来坐这里。”唐绣诗起身招呼道。

    “好!”钟颜径直走过去,抬起头瞧了一眼苏沐,不知道为何,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前几天,在雅筑办公室外,偷听到的那种呻吟声音,心跳顿时加速。

    好歹钟颜的自控力很强,转瞬间便控制住,要真是在这里出丑,那就太糟糕了。

    咣当!

    就在钟颜刚坐下没多久,大门再次被推开,这次走进来的赫然便是何笙。他刚一走进来,脸上便浮现出抱歉的笑容,“真的是对不住,各位,临时有点事耽搁了,我迟到了,一会自罚一杯当做谢罪。”

    “何总,你这自罚一杯是不是有点太少了?咱们这里坐着四个人,你是不是应该至少喝四杯那?”苏沐开玩笑道。

    “我说苏县长,我老何不是你啊,不能和你这个酒神相比。你去问问,黑山镇谁不知道你酒神苏的大名,我要是一下子喝四杯,绝对立马就醉了。”何笙大笑道。

    “何总,你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了,苏县长真的是在黑山镇就有酒神一说。苏县长,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唐绣诗心情明显大好,笑着问道。

    “这个说来话长!”苏沐笑着招呼何笙坐下,便吩咐开始点菜。

    就在这点菜的时候,陈娇突然站起来,走到旁边将随身带来的一个箱子打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