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六百三十六章 你们嘲笑,是因为无知
    如雷轰顶便是现在梁列的第一感觉!

    怒火中生便是随之而来的最强烈表现!

    萧薰坐在旁边,感受着梁列神情的变化,她知道梁列现在是真的愤怒了,而处于愤怒中的梁列是最为可怕的。从成为梁列心腹那天起,萧薰就知道像是梁列这样的人,真的要是愤怒了,那是最为危险的,因为这时的他,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曾经萧薰便亲眼目睹,愤怒中的梁列是怎样将一个活人生生蹂躏死的。

    萧薰之所以到现在仍然跟在梁列身边,除却能够享受着荣华富贵之外,更多的还是恐惧害怕,她真的害怕要是自己有朝一日生出对梁列的反叛之心,自己会遭受到最为无情的打击。到那时别说自己逃不掉,就连自己的家人,都要承受梁列的怒火。而现在,这样的怒火,无疑转到了叶惜身上。

    唉,你说你这是何必那?

    萧薰是真的不知道叶惜心底是怎么想的,你说你明明知道梁列折腾出这样的阵仗为的是什么,却又在这时这样刺激他,这不是想着火上浇油吗?

    在这里,你和梁列作对,是绝对讨不到好处的,谁不知道梁列麾下的黑龙帮那是最为臭名昭著的。你一个外来人,敢这样,真的是太肆无忌惮了。

    妒火中烧中的梁列,忍不住冷笑着。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拔得头筹,叶惜便这样成为别人的女人。一想到叶惜在苏沐的身下婉转求欢的模样,他就感觉浑身不爽,整个人现在就像是一座处于即将爆发中的火山,瞧着叶惜的眼神,带出一种疯狂的冷漠。

    “叶惜,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意思,你让我说他是谁。我就说了,他是我的男人,我是他的女人。就这么简单的关系,怎么?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叶惜平静道。

    “好,很好!”梁列咬牙切齿着。“叶惜,你这是真的想要破罐子破摔了,你真的以为今天这次鉴宝大会,靠着你这个所谓的男人就能够赢了吗?就算你能赢了,又能如何?在港岛这片地方,要是没有我梁列发话,你们倾城是寸步难行,你要是不信的话,咱们就走着瞧。”

    “我还真的不信,难道说这港岛不是天朝之地吗?在天朝之地上。竟然还有人敢放出这样的狂话,简直就是笑话。”叶惜神情漠然。

    “你给我等着,贱人!”梁列后半句当然是在心底咒骂着,依他的身份,还不至于在这样的场合。公然骂出这样的脏话来,那样太有失体统。

    两人言语上的交锋,听在旁边坐着的人耳中,不说别的,光是戚颜就感觉心惊肉跳的很。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戚颜都不知道盛世腾龙的真正底蕴。但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现在才会真的担心。她担心叶惜这样硬碰硬的做法,会将梁列给激怒,那样的话,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

    梁列的黑龙帮,在这片地面上还是很为霸道的,倾城想要发展的话,得罪黑龙帮这样的帮会组织,很显然是最为不明智的。真不知道叶总心里是怎么想的,怎么用这样的话刺激梁列。

    苏沐,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怎么能让一向镇定的叶总如此公然表态!

    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那?

    这样的想法不但是戚颜在想着,从苏沐走上前去的时候,在所有人的脑海中都升起着。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倾城派出的人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年轻人,难道说坐在那边的令厚学不是代表倾城出战的吗?将倾城的希望交到这样的年轻人手中,这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没有人知道倾城执掌者戚颜到底是怎么想的,每个人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他们倒是没有想着倾城这是自暴自弃,但这样的一幕除了这样的理由,难道还有更好的解释吗?

    错非是像梁列这样的人,不然在场的这些人,还真的没有多少人知道,叶惜是戚颜的幕后老板,这个所谓的倾城不过是叶惜麾下的诸多产业之一。

    杨立仁作为今天的主持者,也是微微愣神,他也像是其余人那样,真的认为倾城的代表将会是令厚学。就算知道令厚学在掌眼这方面的功底不算怎么强,但人家的地位毕竟摆在那里。只要是令厚学出来的话,他们三家都会给点面子的。但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倾城的代表会是这样一个青年。

    这也未免太儿戏了吧?

    事出无常必有妖,这样的念头只是在杨立仁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便被他给抛弃掉。因为他知道,像是古董鉴定这样的行业,还真的是不存在着所谓的能力问题,也就是说这行考究的是人的经验。只有看得多,见得多,才能够知道这些古董玩意的真伪。年轻,在这里真的是没有什么资本那!

    但想想归想想,有些事情该做的还是要做的。

    “你是倾城的代表?”杨立仁问道。

    “是的,我全权代表倾城参加。”苏沐微笑道。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今天这样的鉴宝大会意义不同,你要是不行的话,趁早回去,让令老出来,我…”杨立仁的话都还没有说完,便被苏沐直接打断。

    “开始吧!”

    不是苏沐不懂礼貌,不是苏沐故意想要高调,实在是因为苏沐没有必要给杨立仁好脸色。你们三家分明就是想着对倾城赶尽杀绝,难道我还要对你赔笑脸吗?你们甘愿做梁列的走狗,难道我还要给你们肉骨头吃?既然从最开始,便已经确定了双方的关系,那么所谓的客套便真的没有必要。

    早点结束,我还能够早点陪叶惜逛逛这港岛那。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怎么都要好好的玩玩,不然的话岂不是白瞎了自己的请假。

    杨立仁被苏沐的话语和神情给激怒了,原本是想着好心提醒下你,谁想到你这个家伙竟然这么不识抬举,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第一局:掌眼!规矩你都知道,就是这三样东西,请你判断出它们的真伪。至于答案的话,你也不必担心我们会作弊,答案就在那边三位鉴定家的手中卡片之上,只要你说出来的和他们的符合,那么这第一局便算是你倾城胜出。”杨立仁带着点火气说道。

    咔嚓咔嚓!

    随着杨立仁话音落下,全场那些记者便开始疯狂的照起相来,对他们来说不怕有事,怕的就是没事。只要是事情出现,闹得越大他们越是高兴。像是今天这样的鉴宝大会,他们之所以过来,也只是抱着点常规的找新闻的念头,最开始也没有想着这里会怎么样。

    但是现在随着苏沐的出现,随着杨立仁明显流露出来的火气,记者们就像是一群闻到腥味的猫儿,敏锐的捕捉到今天恐怕真的会有大新闻出来,哪里还敢迟疑,纷纷开始照相,随时准备着捕捉最新动态。

    “瞧瞧他那模样,真的以为这行是他能够随便玩转的。”

    “没准就是一个什么富二代,不必理会他。”

    “倾城想要翻身,是做梦,这第一局就得败了!”

    立信他们三家的这三位鉴定家,心底都不约而同的想着,作为在这一行混着的人,三人是熟悉的,也都知道对方的性格,正因为这样,所以对苏沐的到来,谁都知道,这是纯粹的在瞎胡闹。

    苏沐那?很为云清风淡的走向桌子,就那么没有任何迟疑的将第一件物品揭开,这是一个瓶子,别管是造型还是品质都可以说是上上之选。苏沐并没有仔细的瞧,更没有像是一般人那样放在手里来回的摸索,仅仅只是扫了一眼,手指划过瓶口,便走向第二件物品。

    第二件是件青铜制品,第三件是一幅书画,这两样物品和第一件一样的方式,扫了一眼,手指划过一下,仅仅是这样便算是鉴定完毕。

    “好了!”苏沐转身平静道。

    两个字脱口而出的瞬间,全场顿时一片安静,没有谁敢相信这是真的,这就算是好了?你这也未免太不将这个当回事了吧?这样就能够鉴定了?你这也太猖狂太虚假了吧!

    “叶惜,这就是你们倾城的鉴定家?”梁列冷笑着道。

    “怎么?不行吗?”叶惜淡然道。

    “行,简直太行了,早说你们倾城没有,真的早说的话,我借给你们一个,何至于像是现在这样丢脸。”梁列按捺不住的笑起来,笑容要多痛快有多痛快。

    在梁列的心中,已经将苏沐归入到不堪重用,装神弄鬼的行列之中。

    叶惜没有再做理会,安静的坐着。

    但是她能够这么安然,并不意味着戚颜他们也能这样。戚颜和令厚学彼此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能够准确的捕捉到那一抹慌乱。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苏沐竟然是这样的人?这样的鉴定也未免太过草率了。要是这样都能够鉴定出来的话,就未免太真的异想天开了。

    怎么办?现在可怎么办?

    难道要眼睁睁的瞧着苏沐在那里表演,将倾城的脸面全部丢掉吗?(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