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六百五十一章 为娱乐而杀,皆可诛之!
    **裸的对战,**裸的鲜血,**裸的死亡,这样的**裸,或许在很多人眼里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真的遇到的话,就算心中再冷漠的人,都会瞬间变的热血澎湃起来。害怕恐惧是一回事,兴奋激动又是一回事,当最初的那种害怕恐惧一旦消失的时候,很多人眼中涌动出来的都会是难以抑制的激动之情。

    男儿生来当杀人,这样的话放在以前说的是那样的霸道,即便是在现代,在很多社会的阴暗面,这样的事情也是存在着,一点都不稀罕。

    比如说这个地方!

    更别说现在袁铁面对着的还是一个岛国人!

    “袁铁能行吗?”叶惜问道。

    “放心吧,他没问题的。”苏沐淡然道。

    话音刚落,像是为了印证苏沐的话,处于原地的袁铁突然间动了。没错,不是那种被动的防御,而是选择主动的进攻。自始至终袁铁都懒得正眼瞧这个岛国挑战者一眼,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冷漠杀意,是冷如骨髓的。而要知道今天为了增加趣味性和暴力性,地下黑暗拳场规定,别管是谁,只要进入这里,必须签订生死状。

    简单说,除非是一方死掉,不然另外一方是断然不能胜出的!

    很为残酷却很为夺人眼球的规定!

    岛国男子名叫山野一夫,他并非是这个地下黑暗拳场的拳手,是来自于别的地方,今天前来这里挑衅的。而当他知道今天是袁铁要连挑五场后,便没有任何迟疑,直接选择了当第一个挑战的。真的说到实力。这个山野一夫也算是不错的,在岛国接受的也是最为正统的杀人套系。

    只不过可惜的是。山野一夫遇到的是袁铁。

    面对着袁铁的主动进攻,山野一夫脸上露出一种不屑,右手翻动间便将那柄武士刀握在手中,舞动着就要冲袁铁刺去。然而让所有人都惊呆的一幕陡然间出现,袁铁丝毫没有理会那柄武士刀,就那样切身而近,一把将武士刀拉向身边的同时,猛地向前跨出一步。

    就是这一步,胜负立分。

    袁铁在这时将暴力学演绎的淋漓尽致,用最为干脆的方式向所有人诉说着。什么样的杀人手段是艺术的化身。一个切掌将山野一夫的右手腕当场切断。随着骨头断裂声的响起,在那柄武士刀还没有落到地面上的时候,他的右手紧攥成拳,闪电般的向上一伸,随即猛地爆发。

    寸拳。方寸之间,取人性命!

    山野一夫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死掉,咽喉当场便碎掉。他做梦都没有想过,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自己是携带着绝对的信心而来的,结果那?竟然连一合之战都没有,就这样死掉吗?山野一夫最后临死前,眼神中流露出来的那种不甘心是那样的强烈。

    只是死掉就是死掉。山野一夫再也没有办法站起,扑通一声便跌倒在地,彻底的死掉!

    整个地下黑暗拳场瞬间陷入到安静中,死一般的安静中。只是这样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便爆发出如雷般的欢呼声,期间当然也夹杂着很多抱怨声。

    “鸟的。这算怎么回事,这个岛国人也太娘了吧?怎么这么不经打!”

    “害得老子将赌注押到他身上,现在倒好,赔了,真的赔惨了!”

    “哈哈,我就说袁铁是厉害的,是好样的,哈哈,赚了,这下是真的狠狠赚了一笔!”

    几家欢乐几家愁的喊叫声就这样响起着,每张脸蛋都扭曲着,当他们瞧见倒在地上死掉的山野一夫被抬出去后,便再没有谁多说一句有关山野一夫的话,因为这时候第二个挑战者已经出现。

    “真的是很为血腥很为残暴的必杀死局。”叶惜闭上双眼,再次睁开时,神情却已经恢复如初。

    这样平静的一幕倒是让陈红顶真的感到好奇,“叶姐,你就这么适应了?你没事吗?”

    “怎么?我应该有事吗?”叶惜淡然道。

    “这算什么,比这还要残暴的一幕叶总都见识过,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小儿科了。”魏梅在旁边按捺不住低声自语。

    “将这样的比斗看成是生死之战就成,当做是物竞天择的淘汰就成,如果真的抱有太多的仁慈善良之心前来这里的话,是注定要失败的。慈不掌兵,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而且小乖,你还真的以为我们就那点心理素质吗?见到杀人的一幕就应该吓的腿都哆嗦吗?”苏沐淡淡道。

    “没有,我没有那样想过。”陈红顶摇晃着双手道。

    “其实就算你想过也很正常,其实就在刚才我心底还是有些恐惧的,有些难以适应。但你瞧见没有?就在袁铁杀死对手的时候,这里的气氛是什么样的?你在他们这些人的眼中,能够瞧见一点同情或者恐惧之心吗?没有,他们眼中拥有着的都是娱乐,是抱着玩耍的心情前来这里的。你说说,他们这群人连最起码的做人的人性都抛弃了,我要是连他们都不如的话,岂不是更没有人性?”苏沐平静如常道。

    苏沐就是这么想的!

    袁铁的对战是必须对战的,他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战。不战就会被对方杀死,不想死的话就只有将对方杀死。为生存而战,没有谁能责怪袁铁!

    而四周这些人那?手中大把大把的钞票就这样扔下来,为的就是图一乐呵,拿别人的生命当做儿戏,将别人的生死娱乐自己,这样的人真的全都该诛!

    我不能够改变这样的局面,并不意味着我就要臣服于这样的局面,我要是真的因此而害怕而丧失勇敢胆量的话,我还是人吗?那样的我,岂不是就要入了你们的意,你们想的美!

    “苏哥,我带着你过来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着让你来开开眼界,见识下这社会的黑暗面。如果你要是不想着在这里观看的话,咱们现在就走。”陈红顶真的被苏沐的态度震住赶紧说道。

    “没有必要!”苏沐微微一笑,“不就是杀了一个岛国人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既然敢踏上这里,就要有死亡的准备。难不成只能够你杀别人,别人就不能杀你?我只是瞧着这里的这些人有些厌恶,不过厌恶归厌恶,我怎么都得让他们也吐点血才成!”

    “苏哥,你想怎么做?”陈红顶心思一动。

    “小乖,我想知道,到底有没有人一路押到底,就这样押着袁铁胜出的?如果要是这样押下去的话,赌注会是什么样的?”苏沐眼珠一转问道。

    “怎么?你难道这么看好袁铁?”陈红顶惊奇道。

    “你就说吧!”苏沐笑道。

    “当然,今晚的赌约便是袁铁的五场决战。你可以一场场的临时之前下赌注,也可以提前下赌注,分别选定某一场的,到时候只要坐着等消息就成。而这两种方式其实都是一种,那便是分别押注。而且据我刚才所知,还真的没有谁一路全都押下袁铁胜出的,其中最少有着一场都是押别人胜出的。

    你如果真的要是押袁铁全都胜出的话,可以,现在提前押所获得的赔率那是相当惊人的。拿出一万块钱,真的要是胜出,我保证你离开的时候,这一万块钱就能够变成一百万!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做,因为袁铁是没有可能,连赢五场的。”陈红顶肯定着说道。

    这样的想法也是所有人的想法!

    一比一百的赔率吗?还真的是够惊人的!这么说我要是拿出更多的钱来,那不就意味着能够真的在这里大捞一笔了。想到这里,苏沐嘴角露出一抹老狐狸般的笑容。这样的笑容真的像是老狐狸似的,陈红顶只有在他爷爷身上才见识过,没想到苏沐竟然也给他这样的感觉。

    这让陈红顶在心底冷不丁的一颤!

    “叶惜,你现在身边有着多少本钱?”苏沐侧身问道。

    “只是现在身边带着的吗?”叶惜问道。

    “是的。”苏沐问道。

    “那样的话我倒是没有多少,这张卡里应该有三百万,是我出来时随身带着的,你知道的,我出来时很少带多少钱的。”叶惜笑着说道。

    “三百万吗?那还是有点少!”苏沐说着便摸了下脑袋,“我这张卡里应该有一百万,赵哥,你那里有多少?”

    “没多少,差不多就是六十万左右。”赵无极说道,这些是他的压箱钱,是他这么多年来积攒下来的。

    “我这里有四十万。”魏梅说道。

    “那样的话就是五百万了,行了,勉强够了。”苏沐点点头,“小乖,给我将这五百万全都押下去,我就押袁铁五连胜!”

    “真的假的?苏哥,你没事吧?你要这么玩?玩这么大?”陈红顶意外道:“你或许还不知道,在袁铁的第四第五场,分别要迎战的是这里的排行第三和排行第二,面对他们,袁铁是没有胜算的。以前袁铁他…”

    陈红顶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苏沐微笑着打断,“做吧!”

    陈红顶虽然以前和苏沐没有打过交道,但现在却能够看出来苏沐的决心,这是一个心智异常坚定的人,只要是他认定的事情,是断然不会改变的。

    “听你的!”

    陈红顶说完便摁了一个按钮,这是让拳场的人前来这里进行下赌注事宜。而就在他将按钮按下的同时,两件事情近乎同时发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