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5863章 我要告状
    陈敬东会无缘无故的做出这种看似跋扈的事吗?

    当然不会,陈敬东可是个手眼灵活的人,平常喜欢收集各种消息让他明白,陈天朗背后站着的是丁云泰和孙中信。

    至于魏天经这位曾经的前任市长秘书,如今是紧紧跟着苏沐的脚步,这主儿背后站着的是苏书*记。

    苏沐和丁云泰之间的交锋大家是有目共睹的,陈敬东自然也清楚。

    他是没有资格掺和到那种级别的斗争中去,可要是说拿着规矩刁难一下魏天经却是能做到的。

    而且就在刚才,陈敬东余光瞥视李益就在不远处站着,所以他才会这样做,为的就是让李益看到自己忠心,让李益明白自己是无条件站在陈局长这边。

    事实证明,陈敬东的小想法是颇有成效的。

    没看到李益望过来的眼神带着一种肯定和赞赏吗?有这样的神情在,陈敬东就像是大夏天吃了冰镇西瓜,爽的很美滋滋的。

    再次望向魏天经的时候,眼神中的蔑视愈发浓烈。

    魏天经,要是说陈谏书还是市长,你还是市长秘书,我是绝对不敢这样做的,可惜啊,那都是以前,现在你虎落平阳,就要被犬欺。

    呸呸,我才不是犬。

    “李益……”

    魏天经眼底滚动着怒光,李益刚才看似劝和的话语实则暗藏机锋,全都是为陈敬东说话,说的好像是自己在仗势欺人。

    可真的是那样吗?当然不是,这个该死的李益这是存心要这样做的。

    换做以前魏天经是绝对会狠狠的训斥一顿,可现在想到自己的身份,想到自己过来要做的事,魏天经就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

    “既然是误会的话那说清楚就行,李益你在这里和他解释吧,我现在就想要进去,可以吗?”

    “当然可以,请进。”李益脸上充满了虚伪的笑容。

    魏天经开车进去。

    还要阻拦吗?

    李益自然不会那样做,只要摆出来姿态就可以,要是说真的这样闹腾下去的话,反而是画蛇添足不美了。

    要是说魏天经逮住这事不放做文章,没准是会影响到陈天朗。

    事情做到这步是最好的,即扫了魏天经的面子,又不会被人上纲上线。

    李益看着魏天经的车从眼前开进去后,转身拍拍陈敬东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老陈,能够坚持原则,不错不错。”

    只是这样一句话,陈敬东就眉开眼笑,“李主任说哪里的话,这是应该的,都是份内之事。”

    “好好干。”李益使劲抓了下陈敬东的肩膀,转身走向大楼。

    看到这幕的几个门卫,唰的就将陈敬东围住,七嘴八舌的询问起来,他们很想要知道这到底是唱的哪出大戏,怎么会这样惊心动魄,他们直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陈哥,你给咱们说说呗,这到底是怎么整的?你在变戏法吗?”

    “陈哥,那人是剑铃县的副县长,你这样做不怕剑铃县打击报复吗?剑铃县现在在咱们市可是炙手可热的。”

    “陈哥,李秘书怎么会冒出来?”

    ……

    被几个门卫围住的陈敬东,神秘兮兮的一笑,老神自在的说道:“这里面的门道深的去了,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想要知道说法是吧?行啊,晚上搞个火锅喝个老酒?”

    副局长办公室中。

    这座财政局对魏天经来说一点都不陌生,以前他就经常出入这里,所以说对每个房间里面坐着的是谁一清二楚。

    而他没想到的是,陈天朗要的竟然是楼最东头的房间,用陈天朗的话说这叫做紫气东来,他要感受每天清晨射过来的第一缕阳光。

    选择顶层更简单,我要站得高看得远,要俯瞰整座财政局。

    因为有门口守卫闹出的这事,所以说魏天经压根没有等李益从后面追赶过来,便直接来到这间办公室前,敲过门后,听到里面传来一道请进的声音便果断进入。

    “你是谁?”陈天朗坐在巨大的真皮沙发上,本能的抬起头狐疑的问道。

    “你就是陈局长吧?”魏天经微微一笑。

    “我是陈天朗。”陈天朗不解的皱眉。

    “我叫魏天经,是咱们有凤市剑铃县的常务副县长,这次过来是因为我们县有一笔专项拨款卡在咱们财政局,据说这笔款项是你陈局长下令拦截的,你能高抬贵手下拨吗?”魏天经不紧不慢的说道。

    魏天经?他就是魏天经?

    以前陈天朗在财政局的时候,魏天经还不是陈谏书的秘书,而他后来被调走,自然也和魏天经没有任何接触。

    但这并不妨碍他听过魏天经的名字,知道他的身份。

    如今看到魏天经就这样站在眼前质问,陈天朗脸色唰的阴沉下来,看过来的眼神也带出一种强烈的不满,说出来的话自然就分外倨傲。

    “魏副县长,你所说的这事我不知情,你听谁说是我签字拦截的?”

    怎么,不认账吗?

    魏天经从陈天朗的眼神变化中就清楚他是怎么想的,这样的花招和伎俩还想要躲过我的双眼,做梦去吧。

    “这事我听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现在就请陈副局长你签字下拨。”

    我客客气气的喊你声陈局长,你倒好直接给我来个副县长,行啊,你这样做,我也配合着你来,不就是副吗?谁不会说。

    魏天经丝毫不让步的说道,眼神清泠。

    “魏副县长,你要是说这笔款项的确是在我们财政局的话,那么这事我会让人去查,不过你也清楚,财政局的事情很麻烦,千头万绪的,很难立刻查找出来。”

    “我这边又刚刚调任过来,很多工作都不熟悉,想要摸透的话也许要时间。要不这样吧,你先回去,等到我这边查清楚这事的来龙去脉后就会知会你们剑铃县县政府。”

    “你放心,只要有这笔款项,我第一时间就会给你们打过去。”陈天朗嘴角露出一抹不经意的笑容,打着很常见的官腔说道。

    这就是在拖延时间。

    魏天经心底冷笑连连,我的消息是绝对可靠的,那笔款项绝对是被你陈天朗卡住的,你现在却给我摆出这样的嘴脸来,是想要玩打太极吗?

    我是不会给你机会和时间的,省的你给我来个拆东墙补西墙,那样的话最后倒霉的还是我们剑铃县。

    这笔款项是招商引资过来的专款,是从省财政厅下拨的,我绝对要拿到手中。

    有这样的想法在,魏天经说出来的话便散发出一股强烈的针对味道,“陈副局长,咱们都是聪明人,所以说有些话就没必要说的多明白吧?”

    “那笔款项你说不清楚,和你没关系,你敢让我彻查吗?你不敢的,因为真要那样做,会查出来是你下令做的。”

    “我现在不和你计较别的,只是希望你将这笔款项准时下发给我们剑铃县就这么困难吗?”

    “要知道以前李局长在的时候,对这些事历来都是专事专办的,绝对不会有任何拖延的行为。”

    “哦,你说的是李啸临吗?”

    陈天朗舒舒服服的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说道:“李啸临已经成为过去式,他的做法有很多都是不严谨不合规的,所以说他才会被调离。”

    “对那些事情该怎么做,用什么样的规范去约束,是我正在做的工作。魏副县长,我还是那句话,你回去吧,这事调查清楚后会给你个说法的,你在我这里继续等着,是没有任何结果的。”

    魏天经深深的凝视着陈天朗的双眸,带着一丝怒火的说道:“陈天朗,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直呼其名!

    被魏天经刺激的恼怒起来的陈天朗,猛地拍案而起怒声喝道:“魏天经,你少在我这里装蒜,你是剑铃县的常务副县长,不是我的顶头上司。”

    “我怎么做事还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我是财政局的副局长,这里的任何事情都归属我管,是我的我会管到底,谁也别想染指。”

    “你想要调查那笔款项是吧?好啊,拿出章程来,没有章程你休想。李益!”

    “在!”李益赶紧从门外面进来。

    “送客!”陈天朗冷声道。

    “魏副县长,请吧。”李益冰冷的说道。

    “行,你很好!”

    魏天经转身就走出办公室,没有再看陈天朗一眼,看到魏天经的背影就这样从眼前消失,陈天朗不屑的怒吼声随即传遍外面的楼道,让每个科室的人都能听到。

    “不管你以前有什么样的背景,现在都要给我老老实实的按照程序办事,想要走后门,我第一个不答应!”

    魏天经听到这话,眼底冷光闪烁。

    陈天朗你够阴险的,要不是说我棋高一着有所准备的话,就凭你这句话就会泼我一身脏水,你这个一朝得势就敢把令来行的副局长,我会和你算账的。

    “老魏,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就在魏天经坐进车内后,胡桂的电话及时打过来,魏天经就将刚才的事简单叙说一遍,然后神情凝重的说道:“胡县长,这个陈天朗摆明是在针对咱们剑铃县,我准备现在就去市委面见苏书*记。我要告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