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七百三十一章 妙哉之哑巴吃黄连
    当事实俱在的时候,你就算是想要狡辩都没有办法狡辩,而这时候能做的惟一事情便是保持沉默,只要保持着沉默,便意味着你仍然有机会能够站起来。真的要是撕破脸皮进行狡辩的话,那不但威严会丧失掉,随之而来的将会是更加惨烈的后果。这样的后果,绝对不是谁都能够承担起的。

    这样的情形说的便是孙元培。

    “仅仅是群殴事件就算了,谁想当时在场的还有前去龙井镇进行投资的许多多,并且在他的授意之下,龙井镇的镇长李振山到来之后,竟然指鹿为马,想着混淆是非的,颠倒黑白。不但如此,稍后感到的黄玲副县长,更是站在了许多多那边,对苏主任进行指责。倘若不是最后孙县长到来的话,这件事情指不定会闹多大。目前李振山镇长已经因为涉嫌贪污,被县委做出暂时停职的决定。”

    当孙元培听着郑雪梅讲述着的话,心情是很为低沉。他知道,在场的人都明白这个李振山是怎么回事?他是自己的人,而如今那?李振山竟然被直接当做弃子抛弃掉,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孙元培对站到他这队的人,真的是没有多少人情可言。这样的人,能够深入打交道吗?

    “是的,就像你们所听到的那样,李振山的暂时停职是我做出来的,现在我说出来就是让大家对这个问题进行一下研究。”聂越淡然道。

    “别管是谁,只要是犯了法。就应该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对李振山这种为地痞流氓进行掩护的官员,更应该进行严格的审查。我的意见是,对李振山马上进行双规,进行立案调查。我就不信,他李振山做出这样的事情,完全就是无意之举!我支持县委的决定。”县纪委书记林中和率先表态。

    “不但是李振山,还有涉案的其余官员。全都要进行调查。像是副县长黄玲,她到底知道些什么,竟然敢过去之后。就那样指手画脚。如果说这事情要是真的话,黄玲也绝对脱不了干系。我的意见是,对待黄玲副县长的问题。进行内部谈话。”梁昌贵毫不客气道。

    这样的毫不客气,像是一把刀狠狠的插进孙元培的心中。他猛地抬起头,盯着梁昌贵沉声道:“梁副县长,你说这话是不是有点太夸大了?要知道当时我也在场,黄副县长是我让她前去解决问题的。至于说她到底有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我想我还是可以作证的。”

    “是吗?”梁昌贵不信道。

    说到和孙元培的对峙问题,梁昌贵还真的是一点都不胆怵,谁让自己眼瞅着就要退休了那?而正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孙元培也不想着和他一般见识。再说要知道梁昌贵不是别人,乃是县政府的常务副县长。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在这里都拥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咳咳!

    会看到这个程度,聂越突然咳嗽了两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后,淡然道:“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公安局那边已经初步审理出来。这个结果稍后,公安局那边会做出通报的。我现在要说的是一点,那就是我们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要不要以牺牲群众的利益来换取这样的投资。

    你们有家,我也有家,如果说我们在家里睡着睡着。突然间房子就被人给拆了,试问下,你们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在自家睡着都不安生,都不安全,这样的事情是谁能够忍受的?而我们这些官员,难道说对这样的事情,就只能够是视如无睹吗?就能够听之任之吗?

    不,这样的行为是极其恶劣的,是对我们邢唐县招商引资计划的一种破坏,是对我们邢唐县形象的一种抹黑。或许你们还不知道,当时要不是孙县长在场的话,就差点发生。同志们,真的要是那样的话,我想咱们县可就真的要出名了,到时候我有责任,你们谁也都别想撇开。”

    最开始的淡然,越说话语却是越来越凌厉。聂越的话就像是一根刺,让孙元培已经开始纠结的心,变的更加疼痛起来。要知道当时现场的实情如何,只要是稍微询问下,你就能够知道。而聂越在这里,却为他如此大张旗鼓的宣扬正面形象,这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的。

    要知道,这样的真相一旦被别人知道,到时候孙元培就更加没脸见人了。

    不行,绝对不能让聂越再这么说下去。

    “聂书记,各位同志们,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县政府做的不够完善,是我们的某些同志在处理的时候,方法不当引起的。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好,当时的实情是有些特殊的,不过还好,最后的结局还是比较满意的。当事人已经不准备追究责任,但在这里,我要说的是,针对负责这起事件的黄玲副县长,必须进行处分。对龙井镇的相关领导必须严格进行调查处理。同时我决定,暂时停止许多多的投资。”孙元培插话道。

    壮士断腕吗?

    聂越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要的就是你这样,你要是不插话的话,我都不知道接下来的大戏怎么唱了。不过就算你这样壮士断腕,我都不会放过这样的就会,不将你打的威信丧失,我都对不起苏沐给我创造出来的这个机会。

    “孙县长的话说的很好,对于这些党内的害群之马,我们就要严格加以处理。林书记,这件事情就交给你负责了,一定要确保事情不偏不倚的一查到底。”聂越说道。

    “是!”林中和点头道。

    就在这件事情看着是结束的时候,县委专职党群副书记李桥突然开口道:“书记,既然今天开了这县委常委会,那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咱们就研究下县内空缺的那些职位吧。早点将这些职位落实,也好早日开展工作,您说那?”

    “好!”聂越点点头。

    “陈部长,你来说说吧。”李桥转身道。

    “好,目前县内空缺出来的位置是…”

    当这样的三个人开始讲话的时候,孙元培心中已经是气炸了。他也不傻,难道还看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吗?如果说聂越要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话,打死他都不会相信的。你聂越要是不清楚的话,能够允许李桥就这样提出来?而且陈泰年分明也早就是等着了。

    最最让孙元培气愤的是,这所谓的调整名单上,列出的那些名字,竟然全都是聂越和李桥以及其余县委常委的人,属于他孙元培的只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是微不足道的。

    但孙元培这时候能说什么?他知道,自己要是真的继续多说一句话,今天这县委常委会便将立马改变苗头,借助拆墙事件,将属于自己一系的人全都拉下来。真的要是那样的话,反而是得不偿失。

    哑巴吃黄连,说的就是孙元培!

    这场县委常委会,开的是分外精彩,最后的结果可谓是皆大欢喜,当然要除却孙元培。

    县长办公室。

    孙元培脸色阴沉的走进来之后,木从容便也跟随在身边,等到她进来之后,办公室的大门便被紧紧的关住。作为县委宣传部部长,木从容是市委副书记温朋的人。而因为孙元培暂时和温朋是一队的,所以木从容自然而然便和孙元培站到了一起。而要知道和黄玲那种玩手段拉到身边不同,木从容那是有意识的接近孙元培的。

    心甘情愿的成为孙元培的女人,木从容为的就是想要靠上孙家这棵大树。木从容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女人,她知道和温朋相比,孙元培更具有潜力,毕竟孙家那是远远将温朋甩出去几条街的人。

    放着这样的靠山不靠上去,木从容岂不是傻子?

    “混账东西!”孙元培低声嘶吼着,神情要多狰狞有多狰狞。

    “消消气,别这么生气,事情已经成为这样,你要是再生气的话,岂不是和自己过不去。”木从容走上前很为柔声说道。这一幕要是让木从容的老公瞧见,非要气死不行。不过这样的一幕,这个男人是注定瞧不见的。

    “苏沐,又是苏沐,如果不是苏沐的话,这件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该死的苏沐,怎么都离开邢唐县,还要和我作对,真的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吗?”孙元培怒声道。

    “苏沐为什么会回县里?”木从容有些疑惑道。

    “这事你不用多想,苏沐回来是因为在古澜市那边,被人给找麻烦了,你或许还不知道,新任的古澜市市长赵天华,是我爸提拔起来的。”孙元培大手一挥道。

    原来是这样!

    木从容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心跳更是加速。自己还真的是没有选错,瞧瞧人家孙家,随便动动手,就能够决定一个地级市的市长人选。啧啧,自己要是有机会坐到市长的位置上,那就太爽了。

    “县长,你说苏沐现在在做什么?”木从容眼珠一转问道。

    苏沐?现在在做什么?孙元培有些疑惑的皱起眉头,瞧向木从容不解的问道:“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