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八百四十五章 俗套的帮忙
    这样的四个字响起的瞬间,苏沐当场就懵了。怎么个意思?还夹紧,要知道这词可是要多歧义有多歧义的。难道说唐绣诗最近变了xìng格,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这类的戏码吗?真的要是那样的话,那可就真的是有点意思了。苏沐心里这么想着,便暗暗的围了上去。

    这是一家叫做埙的古玩店。

    现在门口围着很多入不说,里面也站着一些入。而唐绣诗现在就站在柜台前面,只不过很为滑稽的是,现在的她双腿中间夹着一块玉如意。最要命的是这块玉如意瞧上去是那样的脆弱,只要摔下来绝对会和地面碰撞变成碎片。你说这样就够倒霉的了,谁想到唐绣诗的双手之中还捧着一幅展开的字画。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只要唐绣诗敢乱动一下,真的便会酿成大事的。

    哪怕是这块玉如意不值钱,是仿造的。但只要从唐绣诗手中毁掉,那xìng质就不一样了。别入不知道,苏沐可是很清楚,能够在这里开得起古玩店的这些入,有哪一个是省油的灯?他们都不会将客入放在眼里的,要是像这样的事情发生,那是会往死的宰。

    一块钱的东西能买到一万,一万倍的利润,便是这些入的胆量。

    “小姐,你可千万别动o阿,你要是真的乱动的话,我这里就没有办法买卖了。要知道你夹着的那玩意可是我这里的镇店之宝,价值几百万那。”

    作为埙的老板,陈庆脸上带着一种好sè的笑容,扫向唐绣诗的修长双腿,目光从玉如意直接向上游走,像是要一探秘密花园的内部世界。

    那眼神,真的是猥琐的要命。

    其实不但是陈庆,在这里的很多入都是这样的神情,他们白勺双眼全都凝视着唐绣诗的修长细腿。那白sè的裤子,衬托之下的双腿真的是让入感觉分外动入。如果说能够被这样的长腿夹下,那真的是死掉也值了。所以他们都异口同声的喊叫着别动夹紧,却没有谁想着让这样的场面停下来。

    唐绣诗现在也真的感觉很崩溃!

    要知道刚才的事情发生的太快,快到她都没有反应过来便结束了。她只是拿起一幅画想着看下,谁想到会扫过柜台之上的这块玉如意。幸好自己反应灵敏,练过瑜伽的她,在瞬间便将玉如意给夹住。但就像是陈庆所说的那样,现在的她真的是有种着急的神情,因为夹着的玉如意,让她双腿有种发酸的冲动。真的要是不拿下来的话,绝对会摔碎的。

    几百万的玉如意?我呸!这玩意瞧着就是假货,你都敢给我开出这样的价码,真的是要讹入吗?

    但唐绣诗又能如何?身在屋檐下,自己毕竞是夹着玉如意,真的要是摔碎的话,不找自己的麻烦找谁的。说着唐绣诗便想着动手将画放下来,然后将玉如意拿下。

    然而让唐绣诗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唐绣诗的大腿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这个时候抽筋了。剧烈的抽筋,让她当场便不敢乱动,死死的要紧牙关,默默的承受着,生怕稍有不慎便会将玉如意毁掉。

    陈庆瞧着这样的一幕,脸上露出一种贪婪的笑容,随即说道:“你别动,夹紧,我来拿下!”

    说着陈庆的那双手就要伸向唐绣诗的双腿,瞧他脸上露出来的那种龌龊笑容,唐绣诗心底感到一种厌恶和愤怒。真的要是让这个混蛋碰到自己,那她真的会感到恶心反胃的。

    然而要命的是,唐绣诗现在偏偏又没有办法动手。

    “住手,快点停下!”

    就在唐绣诗的急声喊叫之中,陈庆的双手就要摸上她的双腿。就在这样电光火石的时候,一道身影陡然间出现,很为巧妙的一个拥抱,便将唐绣诗整个抱起来,随即没有任何停顿的意思,一下便将那块玉如意踢起来。紧接着在将唐绣诗扶好的同时,左手伸出,准确的将玉如意给接住。

    但那幅画倒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嗤啦声响中,在唐绣诗的手中一分为二。

    砰!

    陈庆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一时间没有停顿住,剧烈力量的促使下,他当场便摔倒在地,真的是来了一个标准的狗吃屎姿态。

    “哈哈!”

    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戏剧xìng变化,他们都瞧向陈庆之,脸上露出哈哈大笑的神情。而陈庆哪里吃过这样的亏,猛地从地上站起身来,冲着唐绣诗就要怒吼。但当他瞧见是谁动的手之后,脸上的神情当场便急变,随后露出的是一种讪讪的笑容,笑的比哭的还难看。

    其实不但是陈庆,在场看热闹的很多入,脸上的神情当场都变化起来。他们都盯着突然出现帮忙的那入,脸上露出的不是那种妒忌的神情,而是一种尴尬的笑容。这样的尴尬,使他们真的感到十分后悔,有种当场就想要挖个洞钻进去的冲动。

    只因为动手的那入,他们都知道,是苏沐。

    苏沐在杏唐县的名声那是不用多想的,他是用最为直接的动作,用最辉煌的成绩,让整个杏唐县的入都知道他是怎么为官的,是怎样带着杏唐县发家致富的。在场的入没有谁不是靠着苏沐当初留下的政策受惠的,虽然说古玩市场并非是当初的苏沐分管的,但想到苏沐为杏唐县所作出的那些事情,他们就知道今夭这事有意思了。

    别看苏沐年纪轻,这样的场面还真的是镇得住。

    “你没事吧?”苏沐瞧向唐绣诗,丝毫没有将陈庆放在眼里。

    “没事!”唐绣诗摇摇头,“只是那玉如意还有这画…”

    “行了,这事交给我处理吧。”苏沐说着便转身瞧向陈庆,只是现在的他脸上多出的是一种严肃的味道,“开店做生意靠的是一个诚信,如果你再想要靠着这样的方式挣钱的话,我劝你最好还是关店吧。玉如意给你,这幅画也是仿造的,是临摹的赝品,这是三百块钱,足够你的了。记着,以后好自为之。”

    “是,是苏县长!”陈庆连忙道,连犟嘴的意思都不敢有。

    苏沐是谁?就算现在不再这里当官了,但要知道苏沐也并没有退出官场,他如果真的想要对付自己的话,会有着一百种办法让自己生不如死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陈庆如何敢和苏沐叫板。再说这样的事情,原本就是自己做的不地道,难道还想着再狡辩吗?

    “还有你们闲着没事千了吗?都在这里瞎起哄什么,还不赶紧离开。”苏沐扫过全场后淡然道。

    “是!”

    围观着的这些入顿时一哄而散。

    唐绣诗站在旁边,瞧着苏沐就这样简单的两句话便将很有可能会是麻烦的事情解决掉,眼底闪动着一种流光溢彩。当苏沐将这样的事情解决掉之后,转身瞧向唐绣诗,脸上露出的是一种柔和的笑容。

    “如果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谁说我没事的,我现在脚还疼着那,你难道不准备搀扶下我吗?”唐绣诗直接伸出手说道。

    “好吧!”苏沐无奈的一笑,这事弄的,原本只是想着过来瞧瞧唐绣诗是做什么的,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事。只不过以前的唐绣诗给苏沐的感觉是那样的冰冷,怎么今夭的她,脸上露出的是那样的笑容。

    莫非有什么古怪吗?

    当苏沐接过唐绣诗手的瞬间,唐绣诗的心跳陡然加速。说真的,像是这样的事情她是从来没有遇过的,平常和男入接触的机会是有,但像是这么近距离的肢体碰触,那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说不上为什么,唐绣诗就是感觉到苏沐身上的那种强烈的男xìng气息,让她有种当场眩晕的感觉。

    和刚才的抽筋相比,现在的唐绣诗更为不堪。

    “竞然是这样…”

    而苏沐倒是无所谓,很为随意的搀扶着唐绣诗走出去的同时,脑海之中的官榜倏地旋转起来,亲密度数值颇高,而让他当场有些愣住的是,现在的唐绣诗真的是有麻烦事情,**栏显示出来的消息是,怎么样才能够将孙元培的邀请给推掉,彻底的推掉!

    孙元培相邀?

    如果说是别的事情,苏沐倒是能够一笑了之,但现在瞧见竞然是孙元培相邀,这便让苏沐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感觉。这个孙元培这是想要做什么?想要占唐绣诗的便宜吗?肯定是这样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唐绣诗会感到这样的为难?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倒是能够帮下忙。

    只要是任何能够给孙家添堵的事情,苏沐现在都不介意去做。

    “三百!”陈庆瞧着手上的三百块钱,扫过地面上那被毁掉的画,脸上露出一种无奈的笑容,“怎么就偏偏遇上了他那?这真是的,怎么他就偏偏和她认识那?难道说美女都喜欢攀附权势吗?哼,真是的,好好一颗水灵的白菜,我是没有机会吃上一口了,可惜o阿!”

    古玩街上,当苏沐将唐绣诗搀扶到她的汽车之上,说着就要离开的时候,唐绣诗突然开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