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八十五章是 这就是真相!
    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是有着原因的,méiyǒu任何原因的事情是不存在的,哪怕只是意外,也是有着意外的原因在。武剑飞虽然不zhīdào那三张纸代表着shíme,但心底仍然是被苏沐的镇定弄的有些méiyǒu了底气。要zhīdàozìjǐbìjìng是客场作战,更加上官商的不同对立,这就从根本上意味着武剑飞失去了和苏沐叫板的资格。

    商人真的是富可敌国的shíhòu,所拥有的底气,所拥有的人脉,所拥有的实力,才会让官方不可小觑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三盛集团是这样吗?

    如今的三盛集团到底是一个shíme样的情况,méiyǒu谁比武剑飞更加qīngchǔ。举步维艰,随时都有kěnéng破产。倘若不是仗着有所谓的官场人士关照,给予一定的期限,让三盛集团尽快搬离出邻省,现在早就méiyǒu了三盛集团这个名字。说再多的话都是假的,武剑飞méiyǒu绝对的实力作为后台这是真的,所以说他现在焦虑着。

    董学武那?

    作为整起事件的始作俑者,在被利益和政绩蒙住心之后,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将三盛集团当作zìjǐ翻身的漂亮一仗。只要nénggòu打赢,nàme一切就都好说。只是现在看来,一切hǎoxiàng都和zìjǐ所预料的有着严重的偏差。苏沐为shíme会这样的坚决不同意三盛集团的入住?真的只是因为所谓的环境污染吗?

    董学武不zhīdào,他心情忐忑之下,瞧向了郑文宣。

    郑文宣又如何zhīdào事情怎么会向着这个方向发展?真的要是zhīdào这花海县是这么麻烦的话。他是断然不会让三盛集团前来这里的。除却花海县,西品市还是有着很多县,他们都十分乐意要这笔投资的。

    真是倒霉催的,非要来这里!

    李隽很快便将三张纸看完,抬起头后,盯着苏沐道:“shímeshíhòu拿到手的?”

    “不超过半个小时!”苏沐道。

    “好!”李隽点点头,她也zhīdào苏沐说的没错,因为苏沐之前也méiyǒukěnéng收集资料,bìjìng三盛集团说要来花海县投资也只是临时决定的,苏沐之前又不在花海县。怎么kěnéng就这么凑巧?肯定是觉得不对劲。才让人调查的!

    幸好苏沐做了调查,否则的话,李隽这次就真的会吃个暗亏。

    三盛集团如今竟然是这样的情形!

    三盛集团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外面投资,为的竟然只是转移邻省内的注意力!而试想下。一个在邻省内都méiyǒu建立起严格污染处理系统的厂子。又怎么会在花海县建立?说出去谁信?最关键的是三盛集团招惹到的人。是李隽所zhīdào的。而那个人的能量,也是李隽比较忌惮的。真的要是让三盛集团落户花海县的话,李隽恐怕会倒霉的。

    想到这里。李隽直接起身,将手中的文件放到桌上,“温shūjì,你看看吧!”

    说完李隽便直接起身,走到董学武面前,冲着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在董学武的不知所措中,李隽转身就走,一句让董学武感到胆战心惊的话语悄然响起。

    “董副县长,这件事情我支持苏县长的意见!”

    支持苏沐,也就是说李隽也反对三盛集团前来花海县jìnháng投资?可是为shíme那?怎么会这样?难道花海县不是想着招商引资的话,为shíme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武剑飞当场色变,这shíhòu他yǐjīngzhīdào,事情肯定出现变化了!

    “你们不能这样!你们绝对不能这样!三盛集团是市里引进来的企业,你们这么做,置市里的尊严于何?”郑文宣这shíhòu忍不住有些生气的开始喊道。

    要是再这么沉默下去,郑文宣zhīdào,zìjǐ是méiyǒu办法向何恒交差的!bìjìng三盛集团也是走的何恒的路子,才会从邻省前来西品市jìnháng投资考察的!哪怕是做做样子,郑文宣都必须这样。

    “郑局长,有些事情你现在还不zhīdào,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个三盛集团有问题!”苏沐说道。

    轰!

    就是这样的一句话,顿时让在场的人神情都开始变化着,原来真的是有问题。就说苏沐是不kěnéng这么无缘无故的做出这样的举动,原来是这个三盛集团自身不够硬,出现了问题。只是会是shíme样的问题那?怎么nénggòu让苏沐做出这样强硬的态度!

    温黎将文件看过之后,神情同样是阴沉着!

    作为花海县的第三把手,温黎今晚是想着过来瞧瞧三盛集团是怎么样的,真的要是在花海县投资的话,这对温黎的政绩也是有着帮助的。从骨子里面,他也希望这事nénggòu成功运作。但现在看来,zìjǐ这里是一厢情愿了。而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董学武这样的常务副县长,竟然shíme都不调查,就做出这样的阵仗。

    幸好是苏沐关键shíhòu一锤定音,否则真的要是传出去,说花海县所有县委常委都出席了三盛集团的欢迎宴会,三盛集团却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到shíhòu你让温黎这些县委常委的脸往哪里放?

    想到这里,温黎真的是越来越生气。猛然将文件递向pángbiān,起身狠狠瞪了一眼董学武,和李隽yīyàng的动作,说出的是相同的话语,“董副县长,我也同意苏县长的意见,花海县是绝对不会引进三盛集团的!”

    又是一道石破天惊之语!

    董学武这shíhòuyǐjīng是真正不zhīdào该做些shíme,说出些shíme话,那三张纸上到底有着shíme样的魔力,到底是写了shíme东西,怎么nénggòu让这些人都跟疯掉似的,做出这种前后相差极端的举动来。

    “剑飞,到底怎么了?”吴玉浓低声问道。

    “我也不qīngchǔ,不过应该不是好事。”武剑飞大脑转动着,思索着怎么破局。

    “又是这个家伙,真的是讨厌死的!”吴玉浓扫过苏沐时,脸上涌现出的是一种fènnù。

    这shíhòu的吴玉浓想到的还是,花海县就算méiyǒu办法投资的话,他们三盛集团会前往别的县区。她怎么都méiyǒu意识到,苏沐的态度会是这样的强势,不但花海县拒绝了三盛集团,其余的县区照样也是关门拒绝。

    不是说你有钱你想要投资就能投资的,在现在的社会背景下,哪怕你有钱,也要经过严格的筛选才行。更何况你三盛集团,现在nénggòu说是有钱吗?就是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

    rúguǒ说李隽和温黎的离开拉开了今晚的大戏之幕,nàme现在随着两人的步伐,县政法委shūjì孟为谦,县组织部部长司马山,县委秘书长林宜铎,县纪委shūjì张稳,县宣传部长刘娅,县统战部部长岳群,以及心中对苏沐是真的méiyǒushíme好感,却在这样的场合,不得不也这样做的县委常委,阳新镇镇委shūjì冯天豪,全都起身离开。

    每个人脸上浮现出的都是一种无可奈何的神情,瞧向董学武的shíhòu,都露出可惜遗憾的味道,每个人离开之前,都是很为态度明确的表达着zìjǐ的观点,那便是支持苏沐。

    县委常委会无一例外的齐刷刷支持苏沐,这样的场面真的是颇为壮观!

    董学武被这样的场面所笼罩着,整个人yǐjīng是彻底陷入呆滞状态。为shíme会这样?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个个疑惑就那样浮现在董学武的脑海中,让他处于难以忍受的状态下。

    “为shíme会这样?苏沐,你到底做了shíme?”董学武竟然失态了。

    “董副县长,我希望你注意你的态度和你的言词,你不是我做了shíme,你真的以为靠着我一个人,就nénggòu决定这么多人的态度不成?是你之前méiyǒu做好工作,所以才会有着这样的事情出现。你很想zhīdào为shíme是吧?好,我现在就告诉你!”苏沐说着便将那三张纸直接递给董学武,转身瞧向郑文宣。

    “郑局长,请原谅我的擅作主张,但我这样做也是为了避免花海县走入到一个误区中,真正要是那样的话,花海县再想要从里面走出来,就需要付出惨烈的代价。”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郑文宣问道。

    “郑局长,事情是这样的,这个所谓的三盛集团其实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是邻省之内的shíme大财团。三盛集团现在yǐjīng因为被邻省行政处罚,处于关闭状态,整个集团早就停止运转。他们之所以前来西品市寻找投资的机会,为的便是想着将整个厂房搬移出来。但这样的集团,还有shíme样的成心可言?这样的集团…”

    整个会场回荡的只有苏沐铿锵有力的声音,随着声音的响起,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一种恍然大悟的神情。谁也méiyǒu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这竟然便是三盛集团的真相。méiyǒu谁会怀疑苏沐这些话是假的,因为这些话只要稍微查证就nénggòu得到证实。而幸好是苏沐找到了这些东西,否则的话,花海县就真的要丢人了。

    骗子?谁到底是骗子?

    董学武脸如死灰,他zhīdàozìjǐ在花海县的地位恐怕从此就要彻底陨落!(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