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未战之前的警告
    这场晚宴很快就结束掉!

    杨震的岁数bijing是摆在那里,真的要是持续jinháng下去的话,是肯定受不了的。要是让杨震再累出个shime毛病来,那就真的是罪过了。这场寿宴就会好心办成坏事,这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事情。

    “杨爷爷,其实你的腿是不是有shihounénggou站立起来,但只是不nénggou站立太长shijiān那?”苏沐低声道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是啊。”杨震点头道,ziji的腿伤这又不是shime秘密。

    “杨爷爷,其实这都是当年您受伤之后méiyou及时治疗落下的病根。ruguo说我要是有办法给您nénggou治好,nénggou让您可以走路的话,您愿意相信我吗?”苏沐说道。

    苏沐绝对不是随便说的!

    苏沐给杨震说出这话也méiyou带有任何功利性的心情,他纯粹就是敬服杨震这个人。其实在来之前,有关杨震的故事苏沐yijing是zhidào些。所以才会对杨震是这样的态度。加上两人这么半天的聊天,从杨震的身上,苏沐nénggou真切的感受到,当时那个年代过来的他们,都拥有着一颗shime样的心,所以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念。

    能帮助杨震,便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shime?你还会治病?”杨震意外道。

    “是的,略懂一二。”苏沐笑道。

    “苏沐,你给我说老实话,你师从于谁?”杨震问道。

    “我师从商爷爷!”苏沐只nénggou将商庭推出来。不过貌似现在也méiyou更适合的人选,只有商庭。反正商庭是闲云野鹤般的存在。只要推到他身上,谁想找也找不到。

    “商爷爷?”杨震是真的不zhidào这个人是谁。

    “苏沐,你确定你nénggou治疗吗?”杨望山低声道。

    “杨司令…”

    “shime杨司令不杨司令的,真是的,直接喊他杨叔叔得了!”杨震直接道。

    “好吧,就喊杨叔叔。”杨望山zhidào从现在起,苏沐和ziji的guānxi就算是想要甩也méiyoukěnéng甩掉。不过无所谓了,杨望山是不会想着甩掉的,要zhidào苏沐的背后是谁,那可是徐老啊。有着徐老在。ziji还非要甩shime甩。杨望山turángǎnjiào到眼前的前途变的比以前要明亮的多。谁说军队之中的人就不想着进步?

    要zhidào任何shihou。只有掌握更大的权柄,才nénggou实现心中的抱负。

    不掌权,意味着一切都是白搭。

    “杨叔叔,我倒是有些把握。就是不zhidào杨爷爷敢不敢尝试下?”苏沐微笑着道。

    “尝试。为shime不敢尝试。难道我还害怕你将我这个糟老头子给弄成shime吗?就算是治不好也无所谓,难道还能比现在更糟糕吗?”杨震是很为爽朗的说道。

    “爹,还是慎重点为好。”杨望山忍不住插话。

    “你zhidàoshime!”杨震怒喝道。

    “杨爷爷。杨叔叔说的对,还是慎重点为好。这样吧,您们回去之后商量下再说。等到shimeshihou确定了的话,我就过来再给您治疗!”苏沐脸带笑容道。

    “那成,麻烦你了苏沐!”杨望山说道。

    一场这样的晚宴就在如此和谐的氛围中结束,等到杨震一家子全都离开之后,苏沐便和翟林、梁破虏要离开。谁想就在这时欧阳融走上前来,脸上带着一种不屑的挑衅意思。

    “你就是花海县的县长苏沐?”欧阳融傲然道。

    “我是!”苏沐平淡道。

    “警告你,有shihou做事要有所收敛点,这里是西品市,不是以前你待过的哪些difāng。在这里做事,总是要多看看,否则真的要是哪一天一不小心,走路的shihou摔倒,或者是被车撞倒,那就不好了。你说是不是那,苏县长?”欧阳融阴冷道。

    敢情这主儿是前来挑衅的!

    梁破虏瞧着欧阳融的神情,心底顿时冒起一股火来,要zhidào苏沐可是他的偶像,是梁破虏正处于最佳崇拜阶段的shihou。turán间冒出这样一个人来,说着这样的话,这让梁破虏如何nénggou忍受?他当场就爆发了!

    “小子,你算shime东西?敢这样和我苏哥说话!”梁破虏大喝道。

    “你又算shime东西?”欧阳融不屑的扫过梁破虏,还真的是méiyou将眼前的人放在眼里。就像是他刚才所说的那样,这里是西品市,身为西品市欧阳家族的嫡系大少,欧阳融真的是不会畏惧任何人的。

    “你!”

    “小梁子,住手!”苏沐喝住梁破虏之后,冲着欧阳融冷然道:“欧阳融,我怎么做事还用不到你来指点。你不是体制内的,不是我的上级,méiyou这个资格对我指手画脚。还有你做的那些事情,别以为méiyou人zhidào,真的到shihou事发了的话,是有你好受的。我奉劝你,识趣的话还是趁早将你做的那些肮脏事情结束掉,否则真的等到那一天到了的话,我会狠狠收拾你的。”

    意有所指!

    就zhidào你小子是肯定zhidào了我的那些事情,不过zhidào归zhidào,我藏人的difāng是何等的隐秘,你是做梦都不会想到的。抓不到我的把柄,和我斗,你够资格吗?你也就只nénggou收拾下像是马小跳这样的角色,至于我,你真的敢动的话,绝对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苏县长,话不投机半句多,告辞了!”欧阳融道。

    “小心坏事做多了,半路遇到鬼!”苏沐漠然道。

    “放心吧,我这条命,就算是鬼都不敢取走的!”欧阳融大笑着离开,身后的跟班,捧着那件龙泉古剑。像是这样对峙的一幕,被很多人瞧在眼里,却méiyou谁看好苏沐。

    bijing在宴会之上的那一幕,zhidào的人是少数,仅仅局限在杨家的人。ruguo说真的要是让欧阳融zhidào苏沐的背后到底站着是谁的话,他是绝对不敢说出这样狂妄的话。

    你可以嚣张,但嚣张也要分对象的!

    你可以踩人,但踩不对人反被踩的事情丝毫都不稀奇!

    等到欧阳融离开之后,梁破虏急声道:“苏哥,你刚才为shime拦着我,我非要收拾他一顿不行。shime东西,敢这样影射你,你真的当这西品市是他家开的了。”

    “还真的没错,这西品市就算不是他家开的,情况也差不太多。”苏沐说道。

    “苏哥,怎么个情况?”翟林问道。

    “那人叫做欧阳融,是西品市欧阳家族的…”

    就在苏沐这边和翟林他们坐进车内,边开车边介绍的shihou,yijing回到家属院的杨震,yijing是直接拿起电话拨给了徐中原。他zhidào这个shijiān点,徐中原应该是不会睡觉的。

    “首长啊,多谢你的礼物!”

    “少扯淡了,你喜欢就成!”徐中原道。

    “首长,你当真收下一个好孙子啊。”杨震说道。

    “怎么样?还nénggou入了你的法眼吧?”徐中原大笑道。

    “岂止那,要我说苏沐这个小子真的是一个人才。就在今天晚上,他陪着我这个老头子说了很多话。”杨震哈哈大笑着。

    杨望山就坐在pángbiān,有些着急着。他是想要让杨震问下徐中原,到底苏沐所说的懂医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懂。真的要是懂的话,nénggou治好杨震,这绝对是对杨家有着大恩情的。要zhidào因为当年的延迟治疗,现在杨望山的这条腿不nénggou随时站起来走路都是次要的,最为主要的是还经常会发疼,疼起来真的是很要命的。

    每当看到杨震疼痛shihou的情景,杨望山就真的心都碎了。为了治好杨震的病,杨望山也是遍寻名医,中西医都试过,却méiyou谁nénggou治好。所以现在苏沐说nénggou治好,真的是让杨望山颇多希望。

    依着苏沐县长的身份,依着苏沐身为徐老孙子的身份,杨望山zhidào他绝对不会妄言的!

    真的要是nénggou治好的话,该有多好啊!

    要zhidào现在坐在这里的并不是只有杨望山一人,还有杨家其余人。他们虽然说méiyou像是杨望山那样,成为军区司令员,市委常委。但却在西品市各个行业内都拥有着不错的成绩。但现在的他们,心情和杨望山是yiyàng的,都在迫切的等待着。

    杨震也从众人的脸上,nénggou捕捉到他们心里在想着shime,所以在聊了一会之后,也méiyou再迟疑,而是果断的问道:“老首长,有件事情需要向你求证下。”

    “shime事?”徐中原问道。

    “是这样的,苏沐那孩子在离开寿宴之时,说是nénggou治疗好我的腿伤。我问他师从谁,他说师从商爷爷。可是现在我怎么不zhidào中医界有哪个有名的人是姓商的那?你门路比我广,在中央保健局里有吗?”杨震道。

    当这个问题问出来之后,杨望山他们的心跳都开始急速起来。他们zhidào徐中原的回答,将决定着杨震的腿伤到底有méiyoukěnéng治愈,所以全都紧张着!要是说徐中原说苏沐是说笑的话,那就绝对是说笑的。

    徐中原稍微停顿了下,果敢的声音传过来。

    “中央保健局méiyou人姓商!据我所知,中医界也méiyou姓商的高人!”

    就是这样的一句话顿时让杨震的神情一黯,杨望山他们更是开始绝望起来。但谁想到徐中原紧接说出的话,却让杨震脸上的那种失望陡然消失不说,更是变的要多震惊有多震惊。

    “老首长,您说的是真的?”(未完待续。)

    ww.qmshu.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