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杯酒释兵权
    “记得你答应我的,你还欠我一个条件那!”

    这就是萧潇走上前给苏沐所说的话,苏沐想到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不知道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来,不由无奈的一笑,“行了,知道,随时给我打电话就成。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说完苏沐便和楚铮离开房间。

    当房内只剩下这一家三口的时候,张云霞赶紧道:“我说老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苏县长会这么好说话?怎么不像是外面所传说的那样,是一个凶神恶煞那。”

    好说话吗?

    萧知临扫了一眼张云霞,“咱们的这个县长那也是对人的,你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以后像是这样的问题就不要再问了。现在倒是你萧潇,你是怎么和县长认识的那?”

    就知道萧知临会这样问!

    萧潇也像是早就在等着这个问题似的,坐到了餐桌旁边,“我说老爸,咱们能不能边吃边说啊,我肚子都要饿扁了!”

    外面的车上!

    刚才发生的事情,已经被苏沐早就抛在脑后,收拾李文才这样的小人,对于苏沐而言只不过是很不起眼的事情。像是他这样的角色,真的是没有必要让苏沐费心费力。

    “楚铮,有个叫做李文才的商人,你这两天盯紧下,他的那个建筑队要是没有问题的话就算了,有问题的话,直接赶出去花海县去!”苏沐淡然道。

    “是!”楚铮记下了这个人名,心底为他默默的悲哀着。你真是够倒霉的。竟然被苏沐给惦记上,知道苏沐是谁吗?那可是从来不喜欢主动惹事的。但只要有谁敢惹上他,那绝对都是最为悲惨的下场。

    现在该想着怎么对付马国山了!

    苏沐将之前想到的计划在脑海中过滤一遍之后,觉得是没有任何问题,现在在他的手中有着足够多的证据,虽然说这些证据都不是最为致命的,但他知道只要稍微深挖点,就能够将这些证据给坐实。那样的话,就算是马国山想要翻身都没有可能。现在就是看看马国山知不知道进退。自己不想着每次都动用那种狠辣的手段,但如果说马国山真的不是抬举,那就别怪自己了。

    花舞茶楼。

    在花海县县城这样的地方,能够有这样的一座茶楼其实是有点挺另类的。而且要知道这家茶楼的位置很偏僻,不像是那种开在县城中心的地方,能够有着很好的生意。这里就是一处平常时间都没有什么人前来消费的地方,但这样的地方却硬是能够坚持下去。倒也是真的很让人感到意外。在这家茶楼的顶层包厢之中,马国山就坐在那里。

    马国山是被章锐秘密带过来的!

    真的就是秘密!

    因为除却章锐之外,便没有谁知道马国山现在和他待在这家花舞茶楼之中。现在的马国山脸上已经没有了以前那种意气风发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为消沉落寞的神情。现在的他,是真的有点感觉到无奈。因为在这之前,他怎么说都是花海县的副县长。就算再没有权力,也不是说谁想要欺负就能够欺负的。

    但经过昨天晚上的一处之后,马国山现在才发现,一切好像都已经发生了变化。

    “老章,你就给我交个实底。这次苏沐让我过来到底是想要做什么?”马国山抬头问道。

    “马副县长,苏县长想要做什么那是他的事情。我是不知道的。倒是你,一会如果要还是现在这个态度的话,我想苏县长就算是有心想要给你个好脸色,都会直接压下去的。还有我想要告诉你的是,有时候做人真的要低调些,不能够一味的那么强硬。你以为现在的花海还是以前的花海吗?咱们之间是同事关系,我虽然只是个局长,没有你位高权重,但马副县长,我也知道一点,什么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真的认为李书记那样的人是值得相信的吗?还是你认为现在董学武能够保住你?何去何从,你自己心里想清楚吧。”章锐破天荒的说成这样。

    这也算是提前打一剂预防针吧!

    这些话真的是让马国山开始沉思起来!

    说实话章锐也不知道苏沐到底为什么让马国山过来,不过有了这样的一幕,相信花海县一直停滞不前的政局总会是有所变化吧?而且真的要是能够将马国山拿下来的话,对章锐也是一个机会。孟为谦那边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办法将章锐给运作上去,要是说苏沐能够做到的话,倒是真的很让人兴奋的事情。

    等待着吧!

    十分钟之后!

    当包厢的门被推开的时候,苏沐的身影走了进来,坐在椅子之上的两人,本能的全都站立起来,章锐更是直接走上前去,“苏县长!”

    “章局长,这件事情做的很是不错,我心里有数了,你先回去吧!”苏沐说道。

    “是!”章锐将手中带着的公文包直接递给苏沐之后,便径直离开包厢,从头到尾都没有再看马国山一眼。这就是官场,真的认为你是所谓的副县长就能够高高在上吗?在绝对的权力面前,你之前认为的那些都真的是可怜的笑话。

    当房间中只剩下两人后,苏沐倒是没有直接就冲着马国山说什么,而是走到旁边坐下之后,翻看起来章锐拿过来的那个公文包。里面是有着什么样的东西,能够让章锐这个时候带过来,这是苏沐最为关心的。

    苏沐没开口说话,马国山却不能够装聋作哑不是,他也想着就这样推门离开,但真要是那样做了的话,马国山清楚的很,便和苏沐是绝对的死磕到底。关键是,自己没有死磕到底的本钱啊,那样做无疑是自毁前程。

    “苏县长!”所以马国山毕恭毕敬的喊道,喊过之后就站在旁边,连坐下的胆量都没有。

    这样的感觉,对马国山而言,是真的很为难受的!

    只不过就算是再难受也必须忍着,谁让现在的他不掌握着主动权那。

    这个章锐还真的是够有意思的。

    苏沐将手中的资料翻看过后,心中的底气不由越发的壮起来,手指敲着桌案,这才像是看到马国山似的,微笑着道:“老马,是不是没有想到咱们会在这样的场合下见面?”

    “是的,从来没有想到过!”马国山苦笑着道。

    “就知道你会是没有想过,其实我也没有想过。确切的说在知道你被关押起来之前,我都没有这样想过。但有些事情真的是不以你我的想法为转移的,我倒是认为这样的碰头未免是什么坏事。老马,应该还没有吃饭的吧?说实话,我现在也是很饿,要不这样,咱们在这里要点东西吃,你说那?”苏沐很为和善的问道。

    这样的一幕,越是诡异的让马国山看不清楚。但现在苏沐掌握着主动权,马国山能够说什么,只能够点头,“那我就陪着苏县长你吃点饭!”

    很快花舞茶楼便为苏沐他们准备好午餐,其实章锐现在并没有就那样离开,而是在茶楼外面的车内。之所以选择这里,也是章锐向着楚铮建议的。因为这家茶楼是章锐的关系,是章锐在罩着的。在这里,别管做什么事情都是比较方便的。像是午饭这样的事情,章锐那是早就吩咐好的,花舞茶楼岂敢有任何的延迟。

    这顿饭是马国山吃过的从来没有过紧张的饭!

    苏沐倒是很为随意,甚至直接拿起旁边的一瓶酒,倒给马国山,然后便举起来,冲着马国山道:“老马,你现在心底肯定是有着很多疑惑是吧?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请你喝酒对吧?”

    “是的,苏县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想要怎么样,直接说吧!”马国山现在倒也是想通了,与其这样提心吊胆着,不如直接问出来,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花海县的农业一向都是老马你负责着的,但你敢说花海县的农业在这些年有任何发展起来的迹象吗?”苏沐的语气突然一冷。

    “我…”

    “我知道你肯定会说花海县就是这样的现状,农业一向又是老大难的问题,但这是你能够推卸责任的理由吗?如果说这样都能够成为理由的话,你这个副县长真的是当到头了!”苏沐直接说道。

    “我…”

    “其实我认为像是老马你这样的人,都这个年纪了,也差不多到了快要退休的时间,就没有必要再继续这样耗着了。趁着现在还有点时间,赶紧享受下人生才是最为重要的。”苏沐语气突然平缓起来。

    “我…”

    “风烟镇李村和新天农贸的问题,我想着老马你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定对吧?我希望是这样的,能够搞定最好,你要是没有办法搞定的话,我亲自来的话,那就恐怕控制不住力道了!”苏沐淡然道。

    “我…”

    “老马,该说的我都说了,来吧,喝了这杯酒之后,你就自己在这里再好好的想想。还有这份文件留在这里,你慢慢的看看!”苏沐举起酒杯和马国山遥遥相端之后,一饮而尽,起身便离开包厢。

    从头到尾,马国山硬是被苏沐强行打断着话,四个我字说出来之后,再也没有能够说出任何多余的一句。

    而当马国山拿起苏沐放下的文件,只是看到第一页,脸色便巨变。(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