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暂时性的放松
    nénggou让苏沐流露出这种神情的,自然是méiyou多少人,眼前这个绝对是其中一个,他就是郑牧。【】郑牧真的是说做就做,今晚说到花海县,还真的是将车开到最快的状态。其实郑牧最开始也是有点怀疑,bijing欧阳集团也不小,算是西品市内的一个巨鳄,苏沐说让ziji吃掉就nénggou吃掉吗?

    不过当他得到网络上现在疯传的那三段视频后,这样的怀疑便减弱不少。要是有着这样的事情,想要拿下欧阳集团的话,倒是会比较轻松”“小说。不说别的,光是欧阳集团的少主做出这种愚蠢的举动,形成的那种负面影响,就足以让欧阳集团的股票,成直线式的向下暴跌着。

    要是说这其中再有人为的因素jinháng着影响,这情况就会变的更为严重。要zhidào别管是在哪里,像是欧阳集团这样的大企业,要是面临困境,nénggou被拿下的话,绝对会是很多人乐见其成的。因为那意味着的可是金钱啊!

    “兄弟,我现在就在你的地盘,接下来该怎么走啊,说真的,我现在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郑牧笑着道。

    “放心,不会让你饿死的。这样你开车直接到紫云酒店,咱们在那里碰头。房间我yijing给你开好,你要不就先上去洗个澡再说,我稍后过去,在那里直接等你,位子也都订好了!”苏沐说道。

    “成,没问题!”郑牧果断道。

    这开了一路的车,他现在也真的是gǎnjiào到有点疲倦。尤其是身上出的这身汗,要是不洗掉的话,总是会gǎnjiào到很为难受的。苏沐的这种安排,是很为对郑牧的想法。

    等到将郑牧安排好之后,苏沐就将电话打给了慕容勤勤。这个师姐倒是更干脆,说让苏沐前去接她们。反正苏沐现在也是闲着,所以就直接开车过去。

    “苏哥!”

    当石欢歌瞧见苏沐之后赶紧喊道,说起来石欢歌自从被苏沐说过不必喊他的官称之后,就一直沿用着这样的称呼。在石欢歌眼里,像是这样的称呼也是nénggou更好的拉近彼此的guānxi。在老爹石中羽当时不幸因公殉职的那段shijiān。是苏沐带给了石家。所以在石欢歌心里。对苏沐是真的拥有着一种信赖的gǎnjiào。

    “欢歌,怎么样?最近在这里比较累吧!要是实在太累的话,就休息下。还有你妈在家肯定是会感到孤独寂寞的,有shijiān的话就常回家看看!”苏沐笑着道。

    “是。苏哥。我zhidào了!”石欢歌点头道。

    慕容勤勤并méiyou坐在所谓的后座。而是直接坐到了副驾驶的wèizhi之上。今天的慕容勤勤分明是经过特意打扮的,一系连衣裙,却又连的是那样的恰到好处。正好将她那修长的细腿给绽放出来。让你感到性感的同时,却又不会失去分寸。淡淡的眼影加上随意描了几笔的淡妆,真的是让苏沐有种前所未有的gǎnjiào。

    ziji这个师姐真的是个妙人,稍微打扮下,就nénggou给人种很为迷人的gǎnjiào。都说自信的女人是最为有气质的,现在这样情况就很为适合慕容勤勤。以前的慕容勤勤就算再厉害,始终是处于被动地位。现在的她那?手中掌握着这么大的一个投资公司,真的是呼风唤雨的很。

    在这种能力的衬托下,培养出来的那种自信心,真的是让慕容勤勤有种脱胎换骨的表现。不过就算是这样,慕容勤勤都méiyou过分的嚣张,因为她zhidàoziji的自信是因为谁而得到的,ziji就算是想要嚣张,也要看对象好不好。

    此时此刻坐在ziji身边的这个男人,真的想要嚣张的话,绝对不是ziji所nénggou比拟的。不过慕容勤勤倒是很为好奇,不zhidào今天晚上苏沐让她们过来到底所求为何。

    “我说师弟,你今天晚上怎么会好心好意的请我们吃饭,而且选得difāng还是紫云酒店。我要是méiyou记错的话,这紫云酒店应该是你们花海县最好的酒店吧。莫非你是想要将身上的腰包掏空吗?”慕容勤勤好奇道。

    “我说师姐,怎么说你们现在都是花海县的投资商,我作为花海县的县长,请你们这投资商吃顿饭也要有nàme多的理由吗?再说我又不是请投资商吃饭,我请的是我的师姐,我的朋友。你说那,欢歌!”苏沐笑道。

    “是!”石欢歌高兴道。

    “小叛徒,人家两句话就将你给收买了!”慕容勤勤撅起嘴巴,心底却是猜测着苏沐今天晚上到底是想要做shime事情。

    “别乱想了,今天晚上是万象风投的一次机遇,要是运用的好,万象风投这次说不定nénggou赚取几亿!”苏沐说道。

    几亿!

    当这样的字眼映入两人脑海之中的瞬间,就算是慕容勤勤都不由深深的为之惊愕着。不是吧?shime样的事情nénggou赚钱这么快,动动嘴皮子就nénggou赚取几亿吗?要zhidào苏沐说出来的是几亿人民币,是货真价实的真金白银,而不是所谓的废纸废票。

    不过慕容勤勤也zhidào苏沐是不会再多做解释的,那就不如这样老实的坐着,心中好好的期盼着,即将上演的大戏吧。

    紫云酒店。

    这座酒店当真就是花海县目前最为奢华的酒店,说其奢华是因为这里的消费水平比较高。不过高有高的道理,人家这样的高当真是让所有人都gǎnjiào到是种享受。不说别的,光是紫云酒店里面做出来的饭菜,就比别的difāng要好处很多倍。

    说起来这个紫云酒店的背景苏沐也是zhidào的,之前这里是县委开的招待所,但在县委那shihou,这个招待所真的是赔的一塌糊涂。县财政光是向这里补贴就不zhidào补贴了多少,后来méiyou办法,在李隽的点头下,才将这里给卖出去。而当时花海县一个比较有眼光的商人,果断的出手,将这里花费了大价钱盘下之后,生生的给经营成现在的模样,当真也算是花海县的一段传奇。

    至于说这其中有méiyou别的猫腻事情,苏沐是不zhidào的,他zhidào。当官的真正想要做事的话,每天都是有事情可做的,但要是苏沐真的那样做了,ziji的人生也就算是彻底的méiyou了前途,会一直被这样的事情所纠缠住的。

    因为苏沐是低调过来的,所以紫云酒店这方面倒是méiyou谁看出来苏沐的身份。在包厢之中落座之后,苏沐便冲着慕容勤勤两人笑着说道:“看看菜单,今天晚上想吃shime,随便点!”

    “真的是要宰大户了!”慕容勤勤倒是不客气,直接开始点起来,那边的石欢歌也是心情愉快着,méiyou多少迟疑,也开始点起来ziji想要吃的菜。不过两人始终女,就算是拼命的点,也都是在zijinénggou吃下的范围内点着。

    苏沐接过菜单之后又随便点了两个,全都是样式精致,量却不算是很大的类型。

    “我说师弟,你到现在还要保密吗?都不给我们说说,今天晚上到底卖的是shime药!”慕容勤勤问道。

    “是一味好药!”苏沐神秘笑道:“师姐,稍后你就会zhidào了,那家伙应该是快要过来了!”

    话音刚刚落地,包厢的大门便被推开,yijing洗过澡神清气爽的郑牧,像是翩然少爷般走了进来。说真的和郑牧相比,现在的苏沐就算是再想要练习,都méiyoukěnéng做到像是他那样,骨子里面流露出来一种纨绔的气息。

    “郑总!”慕容勤勤惊诧道。

    郑氏集团的郑牧在如今江南省的商业界内那绝对是一个风云人物,他的起家méiyou靠着郑问知,而是真正的白手起家。这样的人nénggou在最短的shijiān内便将郑氏集团给经营到现在的规模,真的是让很多人都为之佩服着。

    慕容勤勤自然也是其中一个!

    所以说慕容勤勤瞧见郑牧出现在这里,当真是gǎnjiào到有些意外!她是真的不zhidào郑牧和苏沐之间的guānxi,yijing是好到这个份上。瞧着两人现在的模样,分明就是相当熟悉。

    难道说苏沐介绍的人就是郑牧吗?

    有着郑牧出现的场所,真正要说到买卖的话,的确是不nénggou太小,太小的话都对不起郑牧专门出来一趟。

    “兄弟!”

    果然,就在慕容勤勤和石欢歌的起身之中,郑牧走过去,和苏沐紧紧地拥抱了一下之后,便分别坐下。这样的打招呼方式,yijing让慕容勤勤很qingchu的zhidào,苏沐和郑牧guānxi要多铁有多铁。

    当郑牧也坐下之后,苏沐便微笑着道:“我想你们之间就算是不认识,也应该是互相听说过对方,不过为了避免nàme多不必要的,我再介绍下,这位是郑牧,郑氏集团就是他的,是我的兄弟!郑牧,这个是慕容勤勤,万象风投的总裁,那位是石欢歌,是我的朋友,也是万象风投的财政总监。”

    “郑总好!”慕容勤勤笑着伸出手。

    郑牧倒是很为绅士的握了下之后便松开,随后笑着说道:“我当然zhidào慕容总裁的大名,现在谁不zhidào慕容总裁是谁,那可是掌握着最大的风投公司啊!之前还在想着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这样,mingbái了,都mingbái了!”

    你mingbái啥了?

    我还不mingbái那,你就mingbái了!

    苏沐无语的挑眉着!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