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拜年
    呼唤包养支持!

    ——————————

    其实周正的要求很简单,那便是希望苏沐能够带着他前去向聂越拜个早年。聪明如同苏沐自然一眼便分辨出来周正想要做什么,无非为的便是在聂越身前混个脸熟。只要聂越记下了他,那周正以后便有提拔的机会不是。

    放着苏沐这条捷径不走,那绝对不是周正会做的事情。

    而对于这个要求,苏沐是想都没想便答应下来。当初苏沐落难的时候,周正能够共富贵,那么现在他既然风头正盛,提拔下周正便没有任何问题。再说别忘了周正对苏沐的亲密感现在更是高达八十,这样的亲密度足以值得苏沐帮忙。

    “这样,后天就是年关,我打个电话问下,如果可以的话,明天我就和你一起去拜个早年。”苏沐说着便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苏沐,怎么了?”聂越大笑着道。

    现在的聂越可谓是顺风顺水的很,在邢唐*县赵瑞安尽管仍然和自己不对路,但他的地位却越来越巩固,十一个常委如今除了郑雪梅外,副书记张振,县政法委书记徐国富,已经全部选择向他投诚,和他站到了一个队伍中。

    手中掌握着四票,这便让聂越底气十足。加上那次顺势拿下财政局的位子,县里面的钱袋子已经归属聂越管制。和李桥进行的干部素养考核,更是将邢唐*县一些不服从他的人换下一批。毫不夸张的说,如今的聂越在邢唐*县那是一言九鼎的角色。

    尽管还没有办法和当初的谢文相提并论,但和之前刚刚接任*县委书记时相比,聂越已经稳稳的坐住了这个位子。

    “聂书记,我想您年关的时候肯定特忙,要不我明天过去给您拜个早年?还有我这里准备了些山货,到时候拿过去给您尝尝鲜。”苏沐笑着说道,能以这样的口气和聂越说话,放眼整个邢唐*县,除了苏沐没有第二个人能享此殊荣。

    周正在旁边没有羡慕,有的只是紧张。

    “明天的话行,明天晚上你过来吧,正好在家里吃顿饭。”聂越笑道。

    “吃饭就算了,龙井镇的党委副书记周正也想着去给领导您拜个早年,您看?”苏沐的话没有说透,但他相信聂越肯定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

    事实上的确如此!

    聂越经过干部素质考核和李桥差不多将邢唐*县的县直机关换了大半的新鲜血液,那些认为考核不过关的要么直接下岗,要么丢进党校。现在聂越也准备开始将触角伸向那些个乡镇,和*县直机关相比,乡镇更是绝对不能放手的。

    龙井镇的镇委书记差不多快要到点了聂越脑海中浮现出这个清晰的资料后,嘴角便露出一抹微笑,“行,你带着他过来吧,不过年货什么的都不要拿了,人来就行。还有,正好我也有件事需要吩咐你,你来了再说。”

    “那就这样!”苏沐笑着挂掉电话,“周哥,成了,准备下,明天下午过来接我,咱们一起去县里给聂书记拜早年。”

    “兄弟,你真够意思!这份恩情我记下了。”周正大声道。

    “周哥,说哪里话那,我家毕竟是龙井的,到时候有什么事,还需要你帮衬着一二不是。”苏沐笑着说道。

    “放心,一句话的事。”周正拍着胸脯道。

    周正中午的时候果然是没有走,留下来陪着苏老实好好的喝了几杯,等到午饭过后周正便心满意足的离开。而苏沐也没有再耽搁,起身便向商庭家走去。只不过这次过去,让苏沐有些意外的是,商庭竟然没有在家,不知道这个闲云野鹤般的人物临过年了,又跑到哪里去了。

    商庭没在,苏沐便没有继续留在这里,回到家和父母说笑了一阵,天色便暗了下来,吃过晚饭后,苏可拉起苏沐的手,非要和他出去散散步。

    苏庄尽管地处山脚下,但庄外却有着一条河环绕,冬天的河流早早的结了冰,瞧过去让人感到一种另类的冲击感。

    “说吧,有什么话不能当着爸妈面说,非要拉着我出来,难不成是你交男朋友了?”苏沐笑着掏出一根烟,后来扫了一眼苏可,又想着放回去。

    “抽吧,我又不是谁,在自己小妹面前还用得着顾忌吗?”苏可躲过打火机直接给苏沐点燃,瞧着青色烟雾袅绕升起,才有些忸怩开口。

    “哥,其实我今天让你出来,是有件事想要告诉你。就是我的那两个同学,上次你见过的温璃和魏蔓。”苏可说道。

    “嗯,怎么了?”苏沐随意道。

    “就是那次在帝豪过后,她们向我表明了身份,原来魏蔓是咱们省教育厅厅长的女儿,难怪她能够收拾掉那个什么处长。还有温璃,她的身份也不简单,原来她家里很有钱,是个标准的富二代。”苏可笑着说道。

    “那又怎样?”苏沐淡然道:“可可,你应该知道人的身份地位是天生的,这是我们没有办法回避的现实。身份可以不同,但尊严却必须相等。如果她们真的是想要和你做朋友,那就算了。假如是因为身份地位你们之间产生矛盾的话,这样的闺蜜不要也罢。”

    “哥,你说什么那!我们之间关系很好,她们没有因为身份地位而和我疏远关系,我想说的也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她们两个很感激你上次做的事,想着请你吃顿饭。你先别拒绝,我已经帮你答应了。你怎么都要给你妹妹这个面子吧?”苏可娇笑道。

    听到这话,苏沐才知道自己想多了。其实也是,魏蔓和温璃在和苏可交往之前肯定是知道她的身世的,她们都没有说什么,能够以诚相待,想必便不会因为身份地位的原因和苏可疏远。只是请自己吃饭,有那个必要吗?

    上次的事,最后出力的好像并不是自己。再说和两个比自己小四五岁的女孩吃饭,苏沐现在都有种本能的无奈感。社会上的磨炼,使他竟然老成起来。

    不过想到苏可和她们两个小妮子还要在一起厮混,没有必要扫了苏可的面子,苏沐便笑着点头,“成啊,你们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告诉我,只要我有时间,肯定去省城陪你们吃这顿饭。我老妹的面子,我怎么都要给。”

    “欧耶!”苏可笑着跳起来,“我就知道老哥你最心疼我了,我这就给她们两个打电话,嘿嘿,哥,走,咱们回家吧!”

    苏沐并没有将苏可的这个看上去不是请求的请求放在心上,第二天清晨醒来在家里帮着父母干了些活儿后,差不多下午三点左右周正便开着车前来,两人上车后便向县城开去。

    “他爹,你知道吗?现在我走在村子里面,以前那些嚼舌根的,现在瞧见我都跟瞧见了县长夫人似的,全都上来巴结我。”叶翠兰瞧着苏沐离去脸上露出一种洋洋得意的笑容。

    “臭美个什么劲!”苏老实喝道。

    “我就臭美了,怎么吧。我叶翠兰养了一个好儿子,还不行我说说啊。苏老实,要不是儿子争气,你以为你现在能抽上好烟喝上好酒,做梦吧。”叶翠兰大声喊道。

    “败家老娘们,喊喊个什么,回家了!”苏老实低着头走回家中,叶翠兰像是得胜的将军似的,挺着胸膛走进大院。苏可在旁边瞧着这一幕,忍不住大声笑起来。

    忠厚老实就算被欺负都只会默默忍受的爹,有些尖酸刻薄却对自己儿女没有半点坏心眼的娘,苏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发现自己的爹娘是那样的可爱。

    年关在官场上是一个很为热闹的节日,因为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这天,为的便是彼此联络感情用的。像是苏沐这样的乡镇级干部想着去县里面拜年,而县里面的处级干部则想着去市里拜年,市里的又钻孔心思的想着去省里。

    只要你有门路,只要对方肯点头,那么登门拜年便意味着你的官位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这就像是那则很有意思的故事,领导生病前来探望的人很多,而领导出院后没多久便拿下一个人,家里人不解询问,前来探病的人那么多,你都能记住吗?领导说,谁来我记不住,但谁不来我却记得很清。

    是啊,礼多人不怪!

    你表明了态度要去拜年,对方不同意那就算了,这是一回事。你要是连态度都没有表明,便自己不过去拜年。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像是苏沐这种想着拜早年的人大有人在,大家都怕聂越提前离开前去市里拜年,因此便早早的过来,希望能够得到进门的机会。等到苏沐赶到县委家属院的时候,外面已经站着一些人。只不过这些人都很有规律,彼此都按照官位的高低,决定着进入的次序。这么多人,竟没有丝毫杂乱。

    真要是按照这个规律等下去的话,等到天黑都未必轮得到苏沐。苏沐眉头微皱,这样的一幕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过,就在他准备掏出手机打电话的时候,聂越的妻子杨婕宜出现在门口。她是来送杨婕宜的,扫过站在门口的这些人,淡然道:“都回去吧,聂书记知道你们的心意了。”

    听到这话,那些人没敢迟疑全都转身离开。就在周正琢磨着这趟是不是白来了的时候,苏沐却微笑着走上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