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高手博弈
    “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杨玉琳整个人像是被雷击中般,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魏蔓从眼前消失。魏蔓的家世她是知道的,正因为知道所以才很为乐于见到温璃和她交往。而且魏蔓从来都是乖乖女的模样,尽管气质有些冰冷,但对她还算不错的。

    只是这样的魏蔓,突然间为了一个男人就这么大暴走,甚至不惜冒着撕破脸皮的威胁,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说自己猜错了?那个男人有着别的不凡之处?

    “温璃,这是怎么回事?魏蔓她怎么说走就走,真是一点都不给面子。”杨玉琳嘟囔道。

    “面子,面子,你整天就知道面子,但是谁不知道你就是一个势利眼。妈,你也别嫌我说话难听,你和爸想的是什么,我一清二楚。你们无非就是想让我攀附上一个官二代,好为你们赚取更多的钱。但我想要给你说的是,你这次真的大错特错。”

    温璃是真的生气了,以前杨玉琳怎么胡闹都在她的忍受范围内,但今天的做法着实让她脸面无光。自己邀请苏沐前来,到最后人家不但连口饭都没吃上,还弄得没地儿住。连带着自己老妈还羞辱了苏可,她比谁都清楚在苏沐的心中,苏可拥有着什么样的地位。

    杨玉琳这么做,分明就是仗着有点钱看不起人。殊不知,一个能够和郑牧随意谈笑的人,又怎么会是简单的?

    “我大错特错,我哪里错了?”杨玉琳脾气也上来大声道:“他不就是一个穷光蛋,一个农村出来的穷小子,至于让你为了他和老妈吵成这样吗?”

    “是,苏沐是农村的,但有些事你知道吗?”

    温璃怒气冲冲的喊道:“老妈,你知道吗?苏沐现在才23岁,知道吗?23岁的他已经成为镇委书记,真正执掌着一个乡镇。就在今晚之前,就是你看不起的这个苏沐,他在云海酒吧硬生生让孙宾吃了大瘪,被省公安厅的厅长带走。

    他和省委书记的儿子关系很深,称兄道弟不说,还在年关的时候,出入省委书记家。就冲这些,你能够猜出些什么了吧?魏蔓说你会后悔的,你还别不信。人家真的要收拾咱们温家,动动嘴皮子的事而已。老妈,该说的我都说了,我没心情吃饭了,你自己慢用吧。”

    说完温璃便气呼呼的走上楼,拿出手机就开始拨打电话,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林苏的手机提示竟然是关机。这让温璃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生怕苏沐因此就恨上自己。尽管温璃和苏沐之间并没有什么过深的关系,但她却硬是很害怕,害怕苏沐真的从此不理她。

    “难道说我这次真的做错了?”

    听到温璃的话,杨玉琳当场震住喃喃自语起来,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正是因为什么都懂,所以现在才更加震惊。温璃话语里面透露出来的意思,杨玉琳非但把握住,而且把握的还相当准确。23岁的镇委书记,和省委书记儿子称兄道弟,随便便能动常务副省长的儿子...

    这里的随便一个消息都能让杨玉琳震撼无比,想到这里,她脸色终于变化起来,手指有些颤颤抖抖的拨出一个熟悉的号码。

    “老温,我这次可能闯祸了,我...”

    ..........

    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对那些有势利眼,狗眼看人低的人,你要做的便是狠狠的回扇过去。杨玉琳怎么后悔那是她的事,苏沐压根就不后悔今晚所做的事情。

    从观潮园出来后,苏沐便直接打车回到市区,就算现在是过年期间,有的是酒店开着。他很快便办好手续,走进酒店,舒舒服服的躺下。今天这一天真够折腾的,他现在也的确累了,累了的他都没有留意到手机已经没电,就那样睡了过去。

    苏沐虽然很为香甜的睡去了,但有些人在今晚却是睡不着了。

    “我说你别乱走了,走的我现在都头晕了。宾儿已经被公安厅的人带走了,你再不想办法的话,宾儿没准就要受罪了。我给你说,你要是真的让宾儿受了罪,我和你没完!”

    一座装修的简单中透露出奢华味道的房间内,一个穿金戴银的中年妇女,坐在沙发上,瞧着在眼前晃来晃去的男子大声喝道。

    她便是孙宾的老妈,翟芳。

    被她呵斥着的便是孙宾的老爸,如今江南省的常务副省长孙慕白。

    “你就不能少说两句,难道不知道你得宝贝儿子都做下了什么事情吗?聚众吸毒,要不是你一直溺爱着他纵容着他,他怎么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你还有脸在这里给我吼,你吼什么!”孙慕白站定后脸色阴沉着喊道。

    “你和我嚷什么嚷,你要真有本事就将儿子弄出来。孙慕白,你是不是觉得翅膀硬了?现在不用理会我翟家了?信不信,你要真敢这么做,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翟芳大声吼道。

    “你都胡说些什么那!”孙慕白无奈的喝道。

    孙慕白对翟芳还真的是没有任何脾气,他的起家真要说到底的话,完全就是因为翟家的扶持。要是没有翟家,就没有现在的他。当年翟芳的老爸那可是市委书记,孙慕白就是靠着这个人脉一步步走到现在这个位置。所以很多时候,孙慕白对翟芳都敢怒不敢言。

    不过这也不是说翟芳就能肆无忌惮,她从心底知道翟家的辉煌已经过去,如今能够依靠的便是老公儿子。这不是听到孙宾被抓,她心急如焚嘛。

    “老孙,你说吧,要多少钱我都拿!”翟芳急声道。

    在外面开着一个房地产公司的翟芳,倒是身价颇丰。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维持住孙宾的花销。毫不夸张的说整个孙家,都是翟芳在操持。

    “你真以为有钱就是万能的吗?”孙慕白心底不屑的冷笑着,嘴上淡然道:“这件事你别管了,我想办法办!”

    “你怎么办?梁守业可不是你的人。”翟芳说道。

    “我自有办法!”

    孙慕白站在桌前略微沉吟了下,便直接拿起电话,拨了出去,“郑书记,还没有睡吧,我是老孙,我想向你汇报下工作,您看...好,那我现在就过去。”

    孙慕白放下电话后,冲着翟芳说道:“带上我珍藏的那瓶好酒,和我一起去郑书记家拜拜年吧。”

    “老孙,真的要这么做吗?”翟芳就算再不知道事,都明白孙慕白这次要是过去的话,对他将意味着什么。

    孙慕白淡然一笑,已经决定的事情便再没有犹豫的意思,“去吧,任何事都不如儿子重要。”

    可怜天下父母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