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东郊医院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东郊医院

    苏沐是真的有些愣住了,徐铮成怎么会让徐炎郁闷呐,难道说徐炎做了什么让徐铮成为难的事,结果害得老爹教训儿子不成?要是那样的话,这事自己还真的管不了。

    “徐炎,怎么个意思?”苏沐问道。

    “唉,一言难尽那!还不是因为我和我老爹的关系,现在被人拿出来说事。虽然还没有谁敢当面说,但背地里却是已经传开。你也知道,我老爹是县公安局局长,我却是县公安分局局长。别人不乱说才怪!”徐炎郁闷的一仰脖子便灌了一杯白酒。

    原来是这回事。

    说起来这事也真是够无奈的,就算苏沐知道,徐炎能够上位,和他的工作是密不可分的。但老子儿子在一个地方为官就够让人胡乱猜测,更别说两人还是在同一个系统内。真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倒是可以想想办法,让这种情况改变下。

    徐铮成现在是邢唐县县公安局的局长,真要是再上位的话,成为县政法委书记是最好的。但现在的邢唐县一眼看透,一个萝卜一个坑,是没有可能再有多余的给徐铮成用。所以要么他就是在这里耗时间,要么就是调动到外面,然后在另外一个地方寻找晋升的机会。

    两个办法真要让苏沐选的话,肯定选择后者。原因很简单,徐铮成要是继续留在邢唐县的话,非但没有可能上位不说,最关键的是他的年龄问题。因为你只要错过一届,再想着期待下一届的话,那时间太长。这期间的变数太多,而徐铮成的年纪又摆在那里,没有多少年能耗。

    “算了,不说这事了,提起来就烦心的很。”徐炎皱眉道。

    “徐炎,这事回去后你和徐局长好好聊聊,我这里有个想法,要是徐局愿意的话,不妨去外面干干。”苏沐说道。

    一句话,让徐炎眼前一亮,“老板,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苏沐笑道。

    苏沐原本就想着给李兴华打电话,现在正好有着这个由头,一起解决了最好。他虽然不知道李兴华在那边做的怎么样,但如果有一个知根知底的人过去帮他,相信他是会乐见其成的。

    “哈哈,我就知道老板有办法,成,这事我回去后给我爸说说。来,老板,我敬你一个。”徐炎笑道。

    这边三人正在吃喝的时候,大门再次被推开,樊勺端着一盆子热气腾腾的肉便走了进来,很为小心的放下后,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容。

    “徐局,两位客人,这是小店新做的一道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三位口味。徐局,您别多说什么,这道菜完全就是小店我免费赠送的。三位,就当是给小店品品菜。”

    “这是什么?”徐炎问道。

    “是野鸭!”樊勺笑着道。

    “野鸭?从哪里弄来的野鸭,别是蒙我们的吧。”徐炎问道。

    “怎么可能那!我就算蒙谁也不敢蒙徐局您那。”樊勺偷偷向外看了一眼,凑上前小声道:“徐局,不瞒您说,这些野鸭都是我从集市上买的,据说是那些人从山里打到的。只要你有钱,不但是这些野鸭,野兔,野鹿,甚至天上飞的鸟都能给你弄来,而且绝对保证新鲜。”

    打黑猎!苏沐脑海中倏的出现这样一个字眼,如果樊勺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事就严重了。现在黑山镇正处于经济发展的高速期,旅游作为主打品牌,必将成为一个标志性的产业。要是这时候传出这里有人私自打猎鸟类,这性质可就恶劣了。到时候,绝对会影响到旅游形象。

    “你说这些野鸭是从集市上买的?”苏沐问道。

    “是的,今天早上我刚买的!”樊勺小心的应声道。

    “卖的人多不多?他们真的都是从山里打来的?难道他们不知道县里明文规定,不准私自打猎鸟类和这些动物吗?”苏沐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樊勺说道:“我只管保证我家的狗都是养狗场买的肉狗,来路绝对没问题就成。至于这些,原本我也是当做一个稀罕菜,想着招揽点客人的,我真的不清楚他们是怎么弄来的。”

    徐炎见苏沐的眉头开始皱起来,顿时冲着樊勺道:“我说樊勺,你给我放聪明点,像是这样的野鸭生意,以后少做,真要是被林业部门逮到,有你受的。现在还不给我端下去,还有,以后像是这事,记着多长点心眼,有什么消息的话,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懂吗?”

    “懂!懂!”樊勺擦拭着额头的汗珠,急忙将那盆肉端了下去。直到走出包厢,心跳才稍微放慢点。乖乖,真是不得了,那个年轻人好可怕的眼神,瞧了自己一眼便感觉浑身难受。

    得,这个马屁没拍对!

    “老板,你就别介意了,这样的事情只能够以劝诫为主。真要是处理的话,恐怕还会引起反弹。再说咱们又没有什么证据不是?”徐炎说道。

    苏沐当然清楚徐炎刚才的做法是正确的,真要是和樊勺为难的话,倒是有点离谱。只不过他现在想着黑山镇的旅游事业,生态环境别因为这件事给影响到才是最重要的。

    “这样,徐炎,虽然这事可能只是极为个别人做的,但我们不能当做小事,没准这事背后真的隐藏着什么大黑暗产业链。你放在心上,给我留意着点。有任何情况,及时向我汇报。”苏沐始终是放心不下。

    “明白!”徐炎道。

    这顿饭吃到最后倒真的是很为通爽,尽管期间苏沐没有怎么吃狗肉,只随便吃了几筷子素菜,但不能不否认,这里的狗肉做的的确到位。

    有需求就有市场,你说你不喜欢吃狗肉,但并不能阻止别人吃不是。再说这又不是什么很为严重的问题,只要这里不偷盗别人家养的狗,只是从正规的肉狗场进狗的话,没有谁能说三道四。

    “老板,我来开车吧。”

    三个人走出狗肉馆后,杜廉笑着说道,刚才在吃饭的时候,他仅仅是抿了抿酒,没有怎么喝,确切的说是一点都没有动,为的便是现在这时。

    苏沐喝了一小杯,属徐炎喝的多。毕竟现在是中午,下午还要继续上班,苏沐不能够带头喝酒,耽误工作不是。徐炎反正是没事的,下午时间是自由的,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来,给你开吧!”徐炎笑着扔过去钥匙,很快北京吉普便一溜烟的离开了这家香肉馆。

    现在是中午时分,是快要上班的点儿,所以车开起来倒不能太快。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杜廉开的很稳。然而并没有开出去多久,前面便出现了堵车现象。一辆辆车被堵在那里,车喇叭响个不停,听起来很是刺耳。

    眼看就要上班,这时候堵车还真是够要命的。

    “领导,这县里的交通成问题了,得想办法解决啊。瞧瞧咱们这里的车道,实在太窄。平常闲着的时候还好说,这真要赶个上下班,车堵起来就没清。”徐炎说道。

    “是应该解决了!”苏沐皱眉道。

    “县长,好像不是堵车那么简单,我去前面瞧瞧?”杜廉问道。苏沐点点头,杜廉便打开车门,走向前去,没有多久他便转身走了回来,重新坐上车。

    “怎么回事?”苏沐问道。

    “县长,真的不是堵车那么简单,前面路口有几个初中生模样的孩子在乞讨,好像不知道怎么弄的,现在和一个开奥迪的人吵起来了。不过那几个孩子没有在吵,就是那个开车的男的在喊叫。男的好像是要让几个孩子给他跪下道歉,那几个孩子不肯,所以他便一下子将车停到了路中央,热闹起来。”杜廉说道。

    “什么破事,一个开本田的和几个孩子为难个什么劲儿,走,咱们过去看看。他不走也让大家都在这里等着不成?”徐炎气愤道。

    “杜廉,前面没有交警吗?”苏沐皱眉道。看看时间,自己也差不多该上班了,要是再不走,恐怕就要迟到了。

    “有到是有,不过…”杜廉迟疑了下,还是说出来,“他们站在旁边,没有管。”

    “岂有此理!是谁这么嚣张跋扈,竟然连交警都不敢管。领导,我去瞧瞧。”徐炎说着就打开车门,苏沐略微思索了下,瞧向旁边。

    “杜廉,那里是东郊医院吗?”

    “是的,县长,那里便是咱们县的东郊医院。”杜廉点头道,不知道苏沐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走,咱们也过去看看。”苏沐下车,缓缓的向前走去。只不过他还没有走到前面闹事处,便听到徐炎发出一道愤怒的咆哮声,紧接着便传来一道惨叫声。

    “糟糕,徐炎惹事了,快点过去看看!”苏沐心神一紧。

    徐炎中午喝了点酒,别这时候不分青红皂白,上去就将那个开本田的给打了。真要是那样的话,徐炎可就没理儿了。想到这里,生怕徐炎将事情闹大,苏沐赶紧向前走去。

    等到苏沐走过去后,便发现徐炎满脸愤怒的站着,在他身前一个男子挣扎着从地上站起。男子穿着打扮很为另类,瞧着便给人种不正经的感觉。

    而现在这个男人,胸口的衣服上印着一个脚印,脸蛋有些涨红,站起身后,冲着徐炎便大声喊叫着,“你他娘的是谁?从哪里冒出来的,竟敢管老子的闲事!”

    “你是谁老子?”徐炎说着抬起脚又要踢出去。

    “徐炎,你在做什么?”苏沐生怕徐炎闹事,当场喝道。

    “老板,不是我想闹事,实在是因为这混蛋欺人太甚。老板,你瞧瞧,他们是谁。”徐炎说着将身子错开些,当苏沐瞧清楚他身后的情景后,刚才还让徐炎克制的怒火,蹭的便冒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