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莫非是丁字的?
    “不过。钱再多。也没有人想得病啊!”苏沐随意道。

    “你怎么知道我有病!你敢sī下调查我?”

    唐绣诗听到苏沐的话。情绪顿时变得jī动起来。而就是这一jī动。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她双手竟捧起脑袋。眉头紧紧的缩成一团。曼妙的jiāo躯也开始颤抖起来。整个人滑落在地面上。蜷缩成一团。

    “唐助理。你怎么了?”苏沐急忙走上前。俯下身。想着将唐绣诗给扶起来。却没有想到。唐绣诗看到苏沐伸过来的手。像是触电般。急忙向后倒退。

    “别碰我!”

    “别误会。我没有想着怎么你。只是瞧你突然这样。所以想着扶你一下而已。”苏沐瞧着唐绣诗的样子。并没有继续搀扶。而是站起身道。

    这办公室内可就只有他们两人。要是唐绣诗突然间大声喊叫起来。那苏沐就算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败笔。怎么就忘了开开门。

    幸好唐绣诗并没有想着这样。而是自己控制着站起身来。随后盯着苏沐双眼。沉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有病的事情?”

    “我不知道!”苏沐无奈的耸耸肩。

    “你不知道?”唐绣诗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喊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苏沐道:“我就是随口一说。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想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谁想到你突然间就那么冲动。我还没有问你那。你刚才这是怎么了?我看你的样子。像是头疼。”

    或许真的是自己多想了!

    唐绣诗心底自我安慰道。也是。偏头疼这个病是她的秘密。只要情绪一jī动。就会出现。每次都这样。都会让她痛不yù生。所以唐绣诗尽可能的保持着冷静。不会被一件小事就弄得情绪jī动。

    刚才也只是本能的反应。她以为苏沐知道了自己的这个秘密。现在看来。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我没事。多谢苏县长了。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先走吧。你所说的事情。我会抓紧时间向总裁汇报的。一有消息我就会通知你的。”唐绣诗冷淡道。

    苏沐瞧着这个突然间从刚才的和声细语。变成如此冷漠样子的唐绣诗。心底无奈的一笑。“那就好。这件事就拜托唐助理了。不过唐助理最好能在三天内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因为超过这个时间。我就会另谋其余投资商。”

    “我知道!”唐绣诗点头道。

    “那好。我就先走了!”苏沐走到门口。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猛地一个转身。谁想跟在后面的唐绣诗。脑袋还有些疼痛。有些眩晕的情况下。压根就没有想到苏沐会突然停下。这么一弄。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她竟然直接撞了上去。

    “你没事吧?”

    苏沐眼看着唐绣诗就要倒下。连忙伸出手想去抓她。谁想就在这时唐绣诗也胡乱的开始住抓mō起来。如此一来。阴差阳错之下。苏沐的右手倒是搂住了唐绣诗。但左手却也分毫不差的按上了她的一座山峰。

    咿咛…

    唐绣诗的jiāo躯随着苏沐手掌的按上来。顿时像是过电般。忍不住颤抖起来。性感的嘴chún。发出了一声呢喃声。

    要命的是唐绣诗穿着的是短裙。苏沐恰好又拦腰抱着她。短裙向上顺势便挪了一下。隐约中竟露出了她的底kù。

    “不会吧?莫非是丁字的?”

    苏沐也不是有意。就是本能的向上瞧了一眼。不偏不倚恰好瞧见了内kù。而就是这一眼。让苏沐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没想到唐绣诗这么冷淡的面孔之下。竟然藏着一颗闷sāo的心。

    那内kù赫然是丁字的!

    “还不赶紧放开我!”唐绣诗害羞之下急忙道。

    “啊。啊!”

    苏沐微微错愕过后。倒是很为平静的站起身。没有流露出多少慌乱。很为镇定的将刚才的一幕错过去。那样子那神情。就好像他压根没有看到什么似的。

    “你出去后别乱说!”唐绣诗急忙道。

    “乱说什么?”苏沐瞧着开始收拾起自己衣服的唐绣诗。脸上不由露出一种无奈的笑容。这个女人还真是够行的。难道她以为自己会乱无弹窗无广告//这些吗?不说别的。就冲着自己的身份。怎么可能?

    “没什么!”唐绣诗从慌乱中很快清醒过来。神态恢复到以往的镇定。

    这次苏沐倒是没有再多做停留。直接拉开办公室的门。在唐绣诗的陪伴下。离开了巨人集团的工地。

    “偏头疼。如果可以的话。倒是能够想办法给她解决下!只是这个女人未免也太狠了。刚才那一抓。抓的我手腕都青了。”苏沐瞧着自己有些青紫的手腕。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就在苏沐离开巨人集团这边没多久。正在随意走着的时候。一辆车突然停在眼前。从车上走下来一道人影。迎着苏沐便走过来。

    “苏县长。恭喜恭喜啊!”何笙笑着道。

    “何总。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还是我。”苏沐笑道。

    “那怎么能够一样!你虽然还是你。但现在却已经贵为一县之长了。这可是咱们江大的光荣啊。”何笙大声道。

    “何总。你就别说笑了。怎么样?娃娃鱼养殖还算顺利吧?”苏沐不着痕迹的便将话题给挪开。

    “当然。一切都很顺利。第一批投入的人工养殖鱼苗已经获得丰收。早就投入到市场了。哈哈。苏县长。我这次过来。其实就是想着请你过去吃顿饭。然后顺便向你请教几件事情。怎么样?这都中午了。给我个面子?”何笙笑着道。

    “成。走!”苏沐点点头。“杜廉。告诉张书记他们。就说我中午在这里了。让他们别安排了。”

    “是!”杜廉道。

    “苏县长。要不这样。让张书记他们也过来吧。我都安排好了。正好。我想请教你的事情也和他们有关系。一起听听吧。”何笙说道。

    “那就一起吧。杜廉。你去安排下。”苏沐想了想。没有拒绝。

    何笙作为黑山镇最早投入。也是最快见效益的企业家。准备一桌这样的午饭。倒是没有谁能挑出毛病。至于自己。以前是镇委书记的时候。经常在这里吃饭了。对此更为习惯。没什么好说的。

    反正何笙这个人很会做人。安排的饭仅仅是饭。又不会搞出别的花样来。

    何笙陪着苏沐走向生态园。边走边聊着。他现在都有点佩服自己。当初如果不是自己果断的拍板。将所有资金全都挪过来。孤注一掷的进行生态园的建设。他现在又怎么能够拥有这样的成就。

    如今的鸿丰水产。和以前的相比。那简直是凭空上了一大台阶。以前所经营的那些水产仍然在做。但因为有着生态园在。这里人工繁殖出来的娃娃鱼。更是一下子将鸿丰水产的档次拔高。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说到娃娃鱼。那就是鸿丰水产一家。垄断市场所能够带来的利润。那是难以想象的。

    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我今后就是跟定苏沐了。跟着这样的官员做事。心里踏实!何笙瞧着苏沐的侧脸。心中暗暗起誓。

    这一切的得到。都是苏沐在帮着何笙。虽然最初何笙是因为有着叶惜的关系在。但现在就算没有叶惜。他都会跟着苏沐一条道走下去。

    中午。生态园餐厅。

    何笙果然像是苏沐所猜的那样。并没有准备那些山珍海味。所有的菜品全都是生态园这里出产的。黑山镇领导班子的九人。在张安的带领下全都出席。这样的场合。别说是苏沐前来。就算没有苏沐。冲着何笙的面子。他们都会过来。

    何笙是谁?那可是现在江南省的财神爷。即便是见到厅级干部都能够摆谱的主儿。更别说他们这些科级的。如果不是因为生态园就建在黑山镇。想要让何笙对他们这些人和颜悦色。简直就是做梦。

    当财富累积到一个地步的时候。尽管没有办法和绝对的权力对抗。但在规则的范围内。藐视一些弱势权力。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便是金钱的力量!

    “何总。你的这生态园。现在规模可是越来越大了。你们鸿丰牌娃娃鱼已经成为一个品牌。现在放眼全省。还有谁不知道你们鸿丰娃娃鱼的。”杜健笑着说道。

    “这都要多亏党的政策好。”何笙笑着道。

    是啊。政策好。政策要是不好的话。咱们黑山镇的财政收入靠哪里。杜健可是知道。现在的黑山镇。每年光是税收。都比之前多出了几十倍。真要是等到一切步入正轨的话。相信这个数字还会增长。

    想到这里。杜健对拿下张安。成为这里的镇委书记便越发的灼热起来。连带着瞧苏沐的眼神。都流露出若隐若现的恨意。

    要不是苏沐的话。杜健在赵瑞安的扶持下。早就成为这里的镇委书记。现在那?不但没办法和张安抗衡。甚至镇政府这边。还有周正这样的人作对。周正算什么东西。以前在龙井镇那都是见到自己屁都不敢放一个的主儿。如今可倒好。牛气起来。竟然都敢和自己唱对台戏。

    必须得想办法改变这局面!

    就在杜健琢磨着的时候。何笙突然笑着冲苏沐说道:“苏县长。张书记。各位领导。我之所以让你们过来。是因为有件事想要和大家商量下。”

    “何总。说吧!”苏沐笑着道。

    “这件事便是…”(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