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贼心不死
    别说是狗胆,我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都不敢在这里闹事啊!摆脱苏县长,我是真的没有想着闹事,我刚才只是本能了。再说我就算是本能,也没有想着要怎么你,只是想要拦住你而已。

    天哪,我是冤枉的!

    闫春张开嘴想着辩解,但只要嘴一张开,便会被邬梅将话给骂回去。反正现在她占着理儿,也清楚苏沐是想着给闫春一个教训,既然如此的话,就不能让他再辩解什么。反正大家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也没有谁冤枉你。

    闫春啊闫春,你就认栽吧!

    “天哪,神哪,你们快点来救救我吧!赵县长,您老就别在上面稳坐钓鱼台了,赶紧下来救火吧!”

    闫春心底狂喊着,却不敢将话喊出来。这话要是真的喊出来,闫春知道自己就真的别想再从局子里出来了。

    像是听到了闫春的求救,从楼道那边果然走过来一个人,随着这人的出现,工作人员全都向着两边散开。

    只是等闫春瞧见出现在眼前的这位是谁后,心情更是跌入谷底。

    来谁不好,怎么偏偏是这位那?

    梁昌贵像是一头愤怒的老狮子,冷冷的扫向闫春,“闫春,你疯了不成?竟然敢袭击苏县长,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罪名?你们还都在这里傻站着干什么,快点瞧瞧杜秘书有没有事情?”

    “梁县长,误会。绝对是误会啊!”闫春急忙喊道。

    “你别和我说什么误会,大家都长着眼睛,难道看不清楚事情的真相吗?刚才杜廉的喊叫喝止,别给我说你没有听到。我们在办公室内都听到了,你会没听到?听到了还做出那样的事情,闫春,你这是想要干什么?简直无法无天!”梁昌贵怒声道。

    “我…误会,真的是误会啊!”闫春真的快要疯了。

    “苏县长,你没事吧?”梁昌贵转身问道。

    “梁县长,我没事!”苏沐脸色阴沉着道:“我是没事,但我想这件事的性质太过于恶劣!闫春。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你想见我?这就是你能够冲击政府的理由吗?

    想见我,没有组织程序吗?你敢说你不知道程序?你也真够行的,刚才杜廉都喊叫了,你不但不听。反而在他喊叫后,仍然一意孤行,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有本事你再动我一下试试!”

    动你一下试试,我的老天爷啊。苏沐,你是县长,你是我亲爹,你是我祖宗行不行啊。我哪里敢动你。我压根也就没有想过要动你啊!真要是动你,我也不会在这里。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动啊。

    我难道疯了不成?

    一时间,因为憋屈。闫春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生生憋得脸红脖子粗的。瞧那模样,很有可能只要再刺jī下,就会直接晕倒过去。

    “梁县长,我要去县委向聂书记汇报下工作,这里就麻烦您了。”苏沐说道。

    “好的,你去吧!”梁昌贵点点无弹窗无广告//头。

    等到苏沐转身离开这里时,杜廉急忙跟了上去,而其余人这时再瞧向苏沐的身影,分明多出一种忌惮。

    这里发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他们都心知肚明。每个人都明白闫春又不是傻子,怎么敢对苏沐动手。但苏沐那?却偏偏让闫春给动了手,不但动了手,还给他顺势扣上了这么一顶帽子。

    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做到这样,苏沐的心计绝对是让人叹服的。今后要是不想被收拾的话,就最好别去招惹咱们这位副县长。

    县公安局的人来的很快,并且带队的还是徐铮成,没办法实在是因为邬梅的那个电话太过于渗人。有人竟然敢在县政府,公然袭击县长。这样的罪名,要是坐实的话,绝对够那人喝一壶的。

    因为这起事件性质比较恶劣,又关系到苏沐的人身安全,所以徐铮成自然毫不犹豫的带队前来。

    因为刚才电话里面并没有说清是谁袭击苏沐,也没有说明对方有着多少人,所以徐铮成这次带着小一百人过来。车子停下后,他便带着人赶紧冲进政府大楼,来到了苏沐的办公室外面。

    等到徐铮成瞧见被抓住的是谁后,怒火便蹭蹭的向外冒,闫春闫胖子,没想到竟然是你,这么大胆,敢来袭击苏县长。

    其实真要说到这个闫春,和徐铮成的关系还很僵。原因便是因为谢文在台上的时候,闫春很为嚣张,那在县里都是横着走的角色。一般的副县长都不放在眼里,就更别说像是徐铮成这样的局长,那直接就是无视的。

    徐铮成曾经有次想找闫春,帮忙让一个亲戚进黄云水泥厂,谁想闫春直接便拒绝,当时连面儿都没有见。

    这件事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进徐铮成心里,就因为这事,徐铮成暗地里还调查了闫春很久,手中也有很多闫春的材料。现在又见到来这里闹事的是闫春,新仇旧恨蹭的堆积在一起,爆发了。

    “给我带走!”徐铮成大声道。

    “徐局,徐局,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这是误会,误会啊!”闫春被两个警察搀扶住,急忙喊道。

    “冤枉?你是说县长会冤枉你?有什么话到局里再说,带走!”徐铮成毫不客气道。

    闫春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两边的刑警不知道碰了下哪里,顿时一股疼痛传遍全身上下,别说喊叫,就连张张嘴都难受的要命。

    “梁县长,我保证将这事查个水落石出!”徐铮成敬礼道。

    梁昌贵默默的点点头,脸上的愤怒情绪并没有消失,“简直是混账!竟然敢冲击政府,袭击县长,这是犯罪!徐局,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从严从速从重,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事弄清楚!我倒要瞧瞧,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敢如此胡作非为!”

    “是!”徐铮成敬礼转身离开。

    刚才还很热闹的楼道,随着闫春的被带走,立马安静下来。只不过回到各个科室后,大家都在小声议论着刚才的事情,为闫春祈祷着。

    楼上县长办公室。

    砰!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赵瑞安猛地将手中的茶杯摔到地上,脸色阴沉的像是即将爆发狂风骤雨。

    楼下那么大的动静,赵瑞安怎么可能不知道。但他再敢想都没有想过,闫春会愚蠢到这个地步,被苏沐抓住这样的机会收拾。

    咆哮政府,冲击政府,袭击县长,这三条罪名哪一条是你闫胖子能够抗下来的?简直就是混蛋!

    “县长,其实没有必要这么生气,这事摆明是苏沐要借机闹大,他想要闹就让他闹。”王海坐在旁边冷笑着道。

    没错,这时开口说话的就是王海,以前邢唐县的常务副县长。

    作为赵瑞安最忠心的追随者,王海虽然被调到政协当主席,但平时有事没事的还是会过来,既是汇报工作,又能出谋划策。而赵瑞安的心里,对王海一向很为重视。

    要不是因为王海被调走的话,赵瑞安也不会将何味提拔起来当副县长。虽然说何味也很聪明,但更多时候何味出的主意都有些阴损,赵瑞安不喜欢。而王海的主意,都是那种正大光明的,明摆着来,还让你有苦说不出。

    “怎么说?”赵瑞安点着一支香烟问道。

    “原本咱们是想着让闫春前去逼迫苏沐表态的,谁想苏沐竟然将计就计的闹出这么一出,倒是让闫春给栽了。但这个栽跟头栽的好啊。县长你想想,现在黄云水泥厂那是个什么状态,一触即发的状态,随便一点火苗都能够引爆。

    咱们如果稍微运作下,说闫春是因为苏沐不想解决水泥厂的麻烦而被抓起来的,你说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出现?”王海笑眯眯道。

    王海的话让赵瑞安一阵心动,没错,真要是那样的话,形势将会出现大变化。闫春被抓,就会成为水泥厂的一根导火索,瞬间将这个炸药桶给引爆。要知道闫春虽然贪钱,但他毕竟是水泥厂的厂长。

    要是没有闫春给黄云找钱的话,那些工人的日子还要更加难过。在这样的形势下,就算明知道闫春这人不地道,那些工人都得前来县政府讨说法。

    最好能够酿成一个**,那样的话…

    现在的赵瑞安,为了拿下苏沐,心底竟然想出了这样的招数。要知道这招数可是相当冒险的,真要是被人查出来些什么,那可就是粉身碎骨了。

    王海是谁,跟随赵瑞安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他的性格。遇事净想着占便宜,又不想让人查到自己头上。

    “县长,你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去做,事后谁也查不到你头上的。”王海笑着道。

    “好!”

    赵瑞安一咬牙,沉声道:“王海,这事就交给你了,记得做的漂亮点。你也别着急,等到这阵风声过去了,我想办法把你再弄出来。县政协那地儿,你只是暂时去过渡下,不会老死在那里的。”

    “多谢县长!”王海笑眯眯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