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榜 > 第三百零五章 谁赐予你荣耀?
    “杜秘书,你别误会,我没什么意思,只是凑巧路过这里,所以想着上来看看你。还有就是,有件事情我顺道给你说下,叔叔不是想要在师范路开间门脸房吗?这事我准了。相关的手续什么,我稍后就会给你送来。”刘登科笑着说道。

    “刘局长,这怎么好意思,该怎么样还是得怎么样。”杜廉说道。

    “不,杜秘书,你放心,一切都很正轨,程序什么的也都符合国家规定。其实像是杜叔叔这样的下岗工人,能够选择再就业,我们原本就应该大力扶持的。”刘登科说道。

    “那就多谢刘局长了。”杜廉点头道,没有做别的表态。

    “那行,杜叔叔,阿姨,我就先走了,改天再登门拜访。”说着刘登科便转身离开,跟在他身后的那个人,赶紧将一兜水果放下,随即两人便离开。

    因为只是些水果,所以杜廉也没有真的让刘登科再提走。从进入体制内那刻起,杜廉就知道,以后像是这样的事情是免不了的。只要自己不在原则性问题上犯错,这些都是小事。当然即便是小事,杜廉也没有准备放过,他决定了明天就向苏沐原封不动的汇报今晚所发生的事情。

    其实杜廉知道,父亲一直想要开个门脸房做馄饨,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好,能够有这样一个门脸房终归能补贴点家用。

    “老杜,我刚才没有听错吧?那个人是局长?”黄苏惊声道。

    “或许吧!”杜爸扫了一眼黄云冷然道。尽管他现在心里也有些疑惑,但当着黄苏的面,总不能流露出来。

    “天哪,我可是听说了。师范路那边的门房很贵的呦,但地理位置却很好,守着学校不说,来往的人也多。要是能够在那里开一个小店,以后的生意绝对火爆。行啊,老杜,没想到你不声不吭的便将这事办成了。”黄苏震惊道。

    “小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人是谁?他怎么叫你杜秘书?”杜妈吃惊的问道。到现在她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那个门脸房,他们老两口子光是跑跑就跑了小一个月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跑成。只是怎么这才一转眼的功夫,就有人给他们说办成了。

    “妈。那人是县教育局的副局长,他既然说给爸办成了那就是办成了,不会再出什么意外的。要我说,爸就在家里歇着tǐng好,非要去开什么馄饨摊干什么。”杜廉说道。

    “你这孩子知道什么。我又没有七老八十,老这么在家里闲着,迟早得憋出毛病。趁现在还能动,赚点钱有什么不好的。”杜爸脸色一沉道。

    “好。好,你老喜欢就行。”杜廉连忙道。

    “你这个臭小子!”杜爸扫了一眼杜廉。眼光顺势落到黄苏身上,“你们怎么还不走?刚才不是吵吵着要走的吗?”

    被杜爸拿话这么一刺。黄苏的脸色当场不好看起来。这要是换做平时,她早就甩袖子走人,但现在不行。她还没有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岂能就这样走掉?

    “小杜子,你成秘书了?成什么秘书了?”黄苏问道。

    “就是,小廉,你给谁当秘书了?”杜妈再次问道。

    就算再不知道这官场里面的门门道道,杜妈现在都明白,杜廉绝对是走运了。不然的话,人家堂堂教育局副局长干嘛跑上来给你说这事,而且一下子就是办成了。这还不算,还给你送礼。

    “妈,其实这件事我原本是想着告诉你们的,这不时间紧,工作忙,我一时着急就没有来及给你们说。爸妈,我现在是咱们苏县长的秘书了。”杜廉笑着说道。

    轰!

    一句话像是炸弹般在房间内炸响,这时就连杜爸杜妈都不由有些目瞪口呆。他们是知道苏县长是谁的,要不是苏县长,东郊医院的黑幕能够揭开?现在整个邢唐县,就没有谁不知道苏沐是谁的?

    只是他们再敢想,都没有想到过,他们的儿子,便是苏沐的秘书!难怪了,真要是还和以前一样,教育局副局长怎么会登门拜访?

    “儿子,你说的是真的?”杜妈惊声问道。

    “千真万确!”杜廉点头道。

    “好啊好啊,我就知道老天爷不会对咱们老杜家这么狠心的,我就知道我儿子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的。”杜妈jī动的就要流出眼泪。

    杜廉急忙上前安慰。

    这时黄燕脸上的神情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刚才自己还在说杜廉的不行,谁想一转身,杜廉竟然完成了华丽的蜕变,从一只小青蛙变成了王子。

    苏沐的秘书,邢唐县历史上最年轻县长的秘书,这样的身份便决定了杜廉今后的道路,肯定会越走越好。

    真是该死!

    自己这嫌贫爱富的毛病为什么就是改不掉!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刚才就不该把话说死。算了,不管了,只要能够攀上杜廉这艘大船,就算丢点面子又如何?再不济,黄燕现在心底想到的是,就算做不成杜廉的女人,也不能让杜廉惦记上不是。

    依着杜廉现在的身份,只要随便给刘登科透个气,像是黄燕这样的,收拾起来都不带眨眼的。

    “叔叔,阿姨,我突然想到我没事了,我在这里再陪你们会吧?黄阿姨,你说那?”黄燕急声道。

    “对,对,再坐下说会话,反正回去也没事。再说今晚过来不就是为了相亲的吗?这亲还没有相,就走什么走。”黄苏急忙附和着道。

    杜廉将两人的嘴脸瞧在眼里,心底不由冷笑连连。刚才还是那样,现在却变成这样。你们这两人还真够可以的,这脸皮得要多厚才行。

    “这亲啊,我们不相了,我们高攀不起你们这样的人。我们也没有办法答应你们的三个条件。他黄姨,你走好。”杜妈现在终于找到扬眉吐气的感觉,一下子将刚才的怒火全都爆发出来。

    黄苏现在是真的有些感到羞愧,谁让自己刚才的样子实在太过分。但为了能够攀住杜廉这家,她一咬牙便将脸皮丢在一边。

    “你这说的叫什么话,刚才那都是孩子瞎说的,瞎说的话也能够算数吗?其实你们不知道,黄燕这孩子不错的。今晚出来也是去参加一个晚会,所以才弄成这样的。要是她洗干净的话,绝对不是这个样子。”

    “是吗?”杜廉不屑的挑起眉角,刚要继续说什么。门铃再次响起,这次杜廉没有让杜妈去开门,而是自己走了过去。

    “咦,是你,迟局长。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杜廉惊奇道。

    出现在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卫生局的常务副迟封。他现在已经是以苏系人马自居,额头上都自觉的刻上了苏字。再说他现在一直惦记着卫生局局长的位子。这个代为监管卫生局,毕竟和局长管理有着本质的差别。

    “杜大秘。怎么,我就不能过来瞧瞧你吗?你是瞧不起我还是怎么个意思。还喊我迟局长,直接喊我老迟,或者迟哥就好。现在又不是上班,咱们就不要那么严肃了。”迟封笑眯眯的说道。

    “那行,迟哥,你过来有事吗?”杜廉问道。

    “当然有事,这不我听说前段时间叔叔因为生病在医院住了,到现在为止那个医疗保险都没有报,所以我就过来将这件事办下。叔叔,你好,这是你应该报的保险钱,你收好了。”迟封说着就递过来一个信封。

    “啊,谢谢!”杜爸接过后本能的说道。

    “谢什么谢,我和杜兄弟以后就要一起工作了,这是我应该做的。那啥,杜兄弟,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迟封说着转身就离开。

    “迟哥,慢走!”杜廉送到门口,便被迟封退回去,让他留步。杜廉也没有矫情,瞧着迟封就那样离开后,才关门回到房中。

    这时黄苏和黄燕两人瞧着杜廉的眼神,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那完全就是崇拜、羡慕。别看这医疗保险的报销费是小事,要知道如果没有人的话,拖上你三四个月不给都是常事。最最关键的是,是谁前来送的。

    那可是卫生局的局长啊!

    黄苏和黄燕都是趋炎附势的性格,自然知道刚才冒出来的人是谁,那分明就是县卫生局的迟封局长。能够让他这么自降身段的前来找杜廉,这原本就不正常。

    “儿子,这没事吧?”杜妈有些担心的问道。

    “妈,这能有什么事,就算迟局长不过来,这钱不是照样也得报吗?不过就是提前几天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杜廉笑着说道。

    “那倒是!”杜妈点头道:“咱们又不是受贿,只是要回自己的钱而已。”

    “出息了,真的是出息了,黄燕我怎么给你说的,我就知道杜秘书那是一表人才,绝对是有大前途的人。现在被我说中了吧?你要是能够和杜秘书谈恋爱,那简直是积了八辈子的德。”黄苏笑着喊道。

    太无耻了!

    杜廉现在听着黄苏说话,都有种想吐的冲动。他按捺住心底的不快,沉声道:“我累了,你们走是不走?”

    “走,那我们就先回去了。”黄苏脸皮再厚也知道这时要再不走,真要将杜廉惹火了,后果绝对是她不能承受的。

    “杜哥,以后我会再来找你的。”黄燕走到门口后jiāo声道。

    砰!

    杜妈狠狠的将大门关上,懒得再理会这两人。随着大门关上,房内顿时安静下来。而杜廉也被杜爸杜妈摁着坐在沙发上,开始了严格的询问。

    杜廉最开始还是不经意的应付着,不过后来听着听着,神情突然严肃起来。等到杜爸将那句话说完,他便蹭的站起身,十分严肃的问道:“爸,你说的是真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